剧情梗概:大结局
  番禺有青龙、白虎山。数十年前,有马贼十虎据山为患,及后终被地方政府围剿,绳之于法。不过相传十虎曾掠夺之财物珠宝,价值连城,始终无人知悉藏宝所在。时日久远,宝藏已成为当地一个传说......

  香港『某拍卖行』拍卖当年圆明园大水法中的十二兽铜头---狗铜头,引起全城哄动。与此同时,全国最大之动物园为扩建主题公园,竟意外掘出狗铜头。真假狗铜头惹起大学教授招学文的兴趣,经科学化验和历史考证,终辨别出从动物园出土之铜狗头竟是真正的历史古物,更怀疑其它失纵的兽铜头也在动物园之中。

  香港商人何正雄,多年前回国经营食品工业致富,但对保护中国文化甚表认同,出钱资助学文找寻其它失纵的兽铜头。正雄子永佳,沉迷古董,却不务正业,永佳有子峻峰,留学外国归来,天资聪敏,精通天文地理、科学计算机,更有侦探头脑,对解开稀奇古怪事物甚有心得,正雄对峻峰寄予厚望,希望峻峰留在中国,继承自己的事业,然而峻峰母亲沈倩玲,却希望峻峰学以致用,留在香港也可以陪伴自己。峻峰左右做人难,其实心中已打算在外国创立自己的事业,为免得失两人,峻峰只好暂时追随好友张建星,加入动物园工作,二人对动物习性不大认识,当中更产生不少趣事。

  及后正雄着峻峰协助学文找寻其余失落的铜头,认识了学文的学生席可儿,可儿与学长润生本是情侣,谁知峻峰发现润生一脚踏两船,背着可儿另结新欢,峻峰揭穿了润生的真面目,终令可儿与润生分手,可儿却觉得峻峰多事,有心破坏自己的姻缘,从此和峻峰变成斗气冤家。

  建星也在动物园中认识了杂技团之团员路丹,一见钟情,但团长甘霖对路丹等团员管教极严,禁止团员谈情,认为儿女私情会影响表演。但建星对路丹,始终一往情深,更找峻峰帮手,制造与路丹见面的机会。

  路丹本是出色的杂技团员,谁知惹来其它团员的妒忌,暗中破坏路丹不少演出机会,路丹每次都能逢凶化吉,谁知真正陷害路丹的人,却是身边的好友赵兰兰,路丹一直视兰兰为好妹妹,照顾有加,兰兰却为了可以做杂技团台柱,不惜暗中加害路丹,虽然兰兰最终东窗事发,被迫离开杂技团,但路丹却大受打击,对踏上杂技团舞台有戒心,幸得峻峰从中鼓励,终于振作起来,最后成为杂技团的台柱,二人感情大进。

  另一方面,正雄为了帮助国家找寻国宝,派了旧手下礼志协助峻峰,岂料礼志和古董走私商人高坤暗中勾结,也要夺取国宝。凭着峻峰的机智,终于发现一张发黄照片,竟是当年十虎埋宝藏的山洞,照片更见十虎与堆积如山的珠宝财物,当中除了狗铜头外,更有羊铜头的线索,由此证实十虎宝藏不是传说,而是真有其事。

  学文热爱中国文化,为保存中国珍宝文物,决心要从此找出羊铜头,对十虎宝藏并不关心,但宝藏的发现,却惹来各路人马争夺,学文更被暗中寻宝的高坤所害,受了重伤,只能躺在病床上,但学文仍热心找寻铜头,更要可儿与峻峰合作,可儿虽然不情愿与峻峰合作,但受学文所托,亦勉为其难,寻宝过程中,与峻峰反成为欢喜冤家,虽然事事针对峻峰,但峻峰在寻宝过程中,不断凭机智,找出不少线索,二人更屡被奸徒暗算,幸得峻峰每每在危急关头,悉破奸计,才能化险为夷,可儿表面虽然与峻峰针锋相对,但已不自觉爱上峻峰,这时却发现峻峰所爱的却是和自己一见如故,情如姊妹的路丹,不禁认定路丹是破坏自己幸福的第三者。

  而建星眼见峻峰与路丹成为情侣,也错怪峻峰横刀夺爱,竟视峻峰为情敌,峻峰有理说不清,虽然想化解误会,但始终得不到建星谅解。可儿失意情场,与建星同病相怜,彼此都认定是峻峰和路丹令大家失去最爱,同仇敌忾下,对峻峰更是诸多刁难,更意外破坏了峻峰追寻宝藏的下落。

分集剧情:
第1集

  玩世不恭 推搪避职

  峻峰与建星这一对沙煲兄弟,刚从外国大学毕业回港后,二人均被要求打理各自的家族生意。除了峻峰的母亲倩玲要他接手拍卖行外,祖父正雄亦想他随父永佳于制衣厂工作,但建星的舅父礼顺则希望峻峰和建星两人加入动物园;二人什么都不愿意,打算藉词推搪了事。

  二人趁机在番禺动物园游历;建星对杂技团员路丹一见钟情,竟扬言为此留于番禺亦无不可。正当峻峰忧心因建星态度一转而将被逼留于此地之际,动物园里的小白虎却神秘失踪。二人抽丝剥茧,不但将疑人锁定于杂技团内,更旁敲侧击,让嫌疑者不打自招,轻松将事件解决。一向被认为只会吃喝玩乐的二人,原来有着惊人侦探才能的一面,教各人刮目相看。不过未来将被「困」于制衣厂、动物园或是拍卖行的危机对峻峰而言还是挥之不去……

  倩玲回港后主持国宝拍卖会,买家却在途中纷纷临时改变主意,卖家又神秘失踪;最后更传来国宝并非真品的消息。与此同时,扩建中的动物园地盘却发掘出意外之物,而上呈到正雄、礼顺面前的,赫然就是拍卖会中的铜铸狗头……

第2集

  巧破回文 避职暂留

  建星闲极转动地球仪,却令峻峰灵机一动,成功破解正雄的回文诗难题;但峻峰见正雄工作辛苦,又得建星一言惊醒,以出任动物园职务为借口,避过到拍卖行与制衣厂工作,暂时留在番禺。

  学文受邀负责发掘研究工作;终查明铜像被侵蚀原因,为经过蝙蝠粪侵蚀六十年造成,显示六十年前曾收藏于蝙蝠洞内。他亦查出该蝙蝠为南方广东品种;加上铜像和一批圆明园文物曾为法国商人拥有,因在广东被山贼洗劫后下落不明,故推测其它铜像可能亦在番禺。另一方面,峻峰与建星以动物园助理身份四处巡视,协助将白虎送交工作,期间得知番禺十虎的藏宝洞传说;然而因未经甘霖许可参观杂技团排练而被赶,更连累团员受罚。

  各人寻得少数族人后裔福伯,得知铜像原属福伯父亲意外寻得,但因其父翌日患上急病过身而被视为不详邪物,以法器镇压深埋地底。峻峰分析出福伯与孙女同样爱吃的啄啄糖老铺位在东门村,推断蝙蝠洞就在玉笔山上。

第3集

  残旧相片 暗藏玄机

  山洞中仅有相片一张;峻峰遂尝试以相中各人样貌及古董为线索,希望藉此找出十虎宝藏及其它兽首铜像。另一方面,建星以收集意见改善环境名义拜,访杂技团,更借机接近路丹,却又被甘霖训斥赶走。

  峻峰与建星主动前往协助鳄鱼威;更于学习铺巢收鳄鱼蛋时拾得手机。当中发现大量情话传言;查看时发现有可儿的未接听来电,得知手机原来为润生遗失。建星于交还时不慎说出数字密码情话,却发现原来并非可儿所发……

  峻峰从母手中得到资料,查出金佛像曾为田七所有,遂与可儿、润生同往查探;途中润生突接来电,谓友人在南沙过海关时被扣,急往救援,剩下二人前往老人院。

  峻峰与可儿扮田七孙儿夫妇以博取信任;但可儿心急不听劝告,出示相片查问金佛像来历。田七见相发狂,令二人无功而回;后更因坏车未能去南沙往找润生,入夜方回到酒店附近。当行经僻静处时,可儿突然受袭……

第4集

  妙计拆穿 分手收场

  田七曾告戒众人别查十虎之事,否则有性命危险,学文怀疑可儿受袭与此有关;峻峰对此不以为然,先以交通意外导致挤塞为润生制造借口,复与建星安排,卒拆穿润生一脚踏两船。润生恼羞成怒,竟与可儿分手。

  路丹担大旗的演出大收旺场,却惹来家碧、钱丽眼红,借故挑衅奚落;她们更藉药房闲逛时插赃嫁祸,令两人蒙上高买的不白之冤。后虽得峻峰、建星解围,但已无法赶及排练,被甘霖取消演出作为惩罚。

  峻峰携同寿饱礼物为田七做寿,田七大方说出金佛来历;他更叮嘱二人帮忙寻回被卖的三虎之子。二人将经过告之学文,推断余下铜头可能就在宝藏之中,而遗言则暗藏玄机。

  三人苦思林三虎要其子所记遗言中饮水思源、落叶归根的意义;几经波折来到林家祠堂,峻峰逞口舌之强,助侨民外藉养子得以写入族谱。他更灵机一触,想到可能从中找到线索,翻查之下,果然发现林三虎曾捐钱建碑……

第5集

  大胆告白 混战收场

  建星制作告白影碟,更骗说是世界有名杂技团专辑名义,叫路丹一个人观看;不料因器材不合,路丹只得到大厅中播放。结果引来各人围观,适时建星来到,甘霖见状火光上前警告,二人大打出手,扭作一团。

  路丹借机找峻峰倾谈与建星之事;建星却偶然得知国权欲藉约满在即,希望耍手段换团。建星于是冒与甘霖冲突之险,再闯入杂技团排练室向各人告密。

  经过多番尝试摸索,加上被可儿趁机设计报复之后,峻峰顿悟遗言中「黑白分明」与太极有关;他后来更得知原来林三虎乃太极高手,查明首尾招式实暗指位置,也就是「有始有终」的真正意思。

  一行四人循线索到雀仔山太极观,卒找到君子园孝子亭;可惜至此却线索尽断,正当各人苦思不果之际,学文笑指其中一诗意有所指,更解明内容喻八月十五月光所照之处,峻峰明白后找大志携同大光灯仿真,果然在砖下有所发现……

第6集

  献计相助 徒劳无功

  各人正为银蛋一事未有头绪之时,建星却为杂技团去留一事费神;在峻峰提议下,建星自作聪明欲出主意。不料原来甘霖早有准备,亦已安排家碧练习;建星亦藉此盛赞路丹,说她既有天份又肯努力,认为她必能成功。

  可儿与峻峰在酒店内追逐嘻笑,却为倩玲撞见;因在研究银蛋时,可儿故意扮成峻峰女友,令倩玲误以为二人有所发展;。

  建星继续追求路丹,因得知礼顺借猴群骚扰团员排练,不惜求峻峰出手相助解困。可惜襄王有心,神女无梦,路丹无心儿女私情,只为剧团闭门苦练。

  正式表演当晚,家碧因脚伤困扰失准,路丹临危决意代行,表现完满博得全场掌声雷动,创出佳绩之余,更被各人公认为杂技团救星。

  可儿受学文所托折返,意外撞破有贼摸黑进房,追出时撞见大志却被指不见有人,经查看发现藏于夹万之内的银蛋犹在,所幸未有损失;然而事后大志鬼鬼祟祟,却原来与假冒狗首铜像的神秘卖家有所图谋……

第7集

  开解关怀 重拾信心

  杂技团员以为续约有望而兴高采烈,并预祝路丹将成为明日之星;不料甘霖当众质疑路丹擅作主张,成功只是一时侥幸,令路丹大受打击。幸得峻峰借待产白虎开解,路丹重拾信心,更获甘霖安排负责压轴表演。

  可儿与峻峰再因润生一事起争执;可儿更因勾起被花言巧语欺骗的不快经历,愤然破坏建星精心安排,于浪漫星空下对路丹的表白。

  可儿更大骂其虚情假意自私可耻,拉着路丹离开;建星却因此顿悟前非,认真反省,望重新发展。因可儿将返港,路丹特意于鳄鱼吧为她饯行;可儿却因感触借酒浇愁,令建星误会可儿有心藉猜枚灌醉路丹,结果双双醉倒收场。峻峰因不忍可儿酒力发作醉卧街头,特意背返酒店妥为照顾;此举令可儿对他的印象改观。

  路丹在园内遇劫,得峻峰机智之助幸保不失;却意外发现随身项链上的图案竟与银蛋上的十虎标记如出一辙。众人惊觉路丹身世与宝藏有关,为查明真相,一行决意随路丹返乡,希望从三婆身上找到线索。

第8集

  查探遇险 恩怨难清

  因三婆不愿透露往事,各人均一筹莫展;峻峰却从米通的风味中,判断出三婆并非当地人,于是与可儿同往邻村调查。不料原来三婆曾被指串通十虎洗劫村庄,而视为叛村仇人,连累二人险被村民痛打。

  不得已之下,各人串同大志以坏车为名使开路丹;可儿更讹称各人是十虎后人,大鱼村村民之后等,借口寻回至亲以套取三婆口风。可惜当三婆信以为真将说出真相之际,却因路丹闯入而功亏一篑。因各人不忍再欺骗三婆,就连学文也准备放弃之时,大志却受高坤催促下心生一计;趁建星与路丹被困河上时,与可儿合谋骗说路丹被人绑走,指要救人就得解开宝藏之谜云云,不料峻峰意外撞破二人谎言,更令可儿被各人问罪责难,泪洒当场。

  峻峰因受学文之托,安慰内疚自责的可儿;他并指出艇上铜环曾被人做手脚,事件并非意外而是有人悉心安排,终试出擅作主张始作俑者正是大志。不料在欲进一步查问之际,从路丹口中传来三婆不知所终的消息……

第9集

  悲情往事 娓娓道来

  三婆终透露与罗四虎原为青梅竹马,更道出罗四虎成为山贼的缘由;亦交待了铜头跌在毒刺满布的山头,因四虎手下留情而保住性命等往事。惟各人发现三婆痴心一片等待四虎归来而神智不清,担心不已。

  学文发现玉佩背面图案酷似麻雀牌,加上罗四虎成为山贼等事,全因打牌出千引起;他遂从麻雀起缘、糊牌和地名等方面找寻线索,可惜均徒劳无功。

  最后因建星将一索误作花导致诈糊一事,发现玉佩实为暗谕四虎亡母之名,峻峰更领悟花中花之意,成功从墓地花瓶之下找出隐藏的另一只银蛋。

  另一方面,为解开三婆心结,峻峰借玉配和墓穴机关巧计安排,令三婆接受罗四虎已死的事实,更鼓励三婆珍惜自己,好好生活下去。

  事件终告一段落,三婆亦终肯接受手术,但毕竟年事已高,令路丹担心不已;建星见状听峻峰建议扮田鸡,终逗得路丹笑逐颜开。惟路丹发现是峻峰安排后,内心却闪过一丝怅然……

第10集

  发展密切 惹来不悦

  三婆手术成功,更道破各人细心安排,而各人亦为表敬意孝心尽力帮忙打点后,携同银蛋返回番禺。路丹返回杂技团后,将经过一一告知甘霖,适其时建星亦携三婆手制的米通作为手信,并约路丹出席峻峰家中晚宴,惹来甘霖不悦。

  学文为详细分析两只银蛋,特意安排送往大学进行研究;他更取笑可儿为峻峰找寻水饺资料,笑其口是心非,更着代为将三婆赠与的米通转交峻峰。可儿心不甘情不愿被冷待,遂以手机拍下峻峰工作时被动物戏弄的滑稽模样,不料为倩玲撞见,笑指二有人情趣之余,更相约午膳,两人饭局上言谈甚欢。

  另一方面,峻峰因惊闻永佳在古董店被指非礼,急往调解;其后意外撞见一兜售古刀不果的男子,峻峰只觉古刀似曾相识……

  峻峰发现宝刀原来亦在十虎照片之内,遂与建星、可儿往找卖家;虽成功得到宝刀,更证实他为十虎后人,却被卷入追债袭击而受伤。峻峰更误以为可儿被毁容,不料原来并无其事,却让可儿发觉峻峰的关切细心,好意日浓。

第11集

  风水玄机 误中副车

  为找出刀上刻字含意,一行人到达二虎故乡访寻,虽无所获;但得知其世代均为风水大师,遂找精于风水的礼顺研究个中玄机。但除发现二虎的风水阵令后人克金莫财外,却未有所获;建星趁机查问姻缘,反而阴差阳错令可儿错记峻峰生辰。

  家碧因自恃是台柱心高气傲,被甘霖借路丹教训;心有不甘之下又命钱丽在服装上做手脚,令路丹在表演时走光出丑。事后各人更互相指骂,被甘霖指责有损团队精神,全体受罚。路丹本欲找峻峰倾诉,但缘悭一面只遇上可儿。

  另一方面,银蛋宝剑证实内有暗格,但因藏炸药,强行打开可能会爆炸,不得已之下惟有循术数方向继续推测;此时可儿因教授迁往宿舍而被倩玲邀往峻峰家中同住,惹来风波不断之余,亦意外发现刀身所刻并非后字,而是咸字的真相。

  峻峰经礼顺指点,得知咸字应与易经中的咸卦有关,却苦思而不得其解,可儿与倩玲为各人准备下午茶时,却因分神以从饼模中发现破解刀柄装饰与咸卦之间的关系,卒解开宝刀内藏秘密……

第12集

  阴差阳错 误会生爱

  峻峰与可儿将刀内布条交学文分析,惜未有结果。

  可儿见峻峰拚命追回相机及自己的书本时,因她不知峻峰实为宝刀资料犯险,以为峻峰为自己而受伤;加上再同乘脚踏车浪漫而回,令她对峻峰情意更浓。 建星为动物园工作时,意外启发峻峰对宝刀照片的怀疑,惊觉连串事件俱经人精心策划;他更怀疑有人故意泄密,欲坐收渔人之利。另一方面,国权欲偷窥不果,惹来家碧指为路丹故意设局陷害,甘霖以勿影响演出为由从中调停,不料其后家碧却失手受伤,路丹顶替反博得观众热烈支持,掌声雷动。家碧心有不甘,特找来医师顶证,更在路丹行李中找出药材,指她存心将补血药换成凉血药,导致体弱失手;甘霖见状再出面调停,强将事件平息。

  峻峰听建星进言,故意冷待可儿以让其死心;不料反令可儿更死心塌地。但此事竟意外启发峻峰解破刀内布条谜团;但当三人携同宝刀往大学找学文商议时,却被人设计袭击,宝刀更被抢去……

第13集 为夺宝藏 各怀鬼胎

  原来峻峰对此事早有准备,宝刀非但没有失去,更成功试出泄密者正是大志。

  大志夺刀不成,惹来高坤责难。但另一方面,峻峰却不知道竟然另有幕后黑手,策划从大志和高坤等手中夺去宝刀……

  路丹虽得甘霖力证,但始终因人赃并获,于是被其它团员群起杯葛。

  峻峰与建星获悉后,特意跟踪调查家碧等人;但建星因向家碧报复不成反被擒。

  家碧趁势将矛头指向路丹,更以拉队离团作为威胁,逼甘霖作出公正处理;路丹忍痛作出离团决定,以平息各方纷争。峻峰欲开解路丹;不料路丹藉其畏高弱点,指峻峰亦有做不到的事,令峻峰词穷。

  后来路丹终于成功获得平反,全赖峻峰妙计下找出私下换药之人。

  峻峰与路丹二人关系因而再进一步,但又各为建星、可儿的误会而苦恼不已;就在可儿为正雄张罗大寿,建星则抱着小鳄鱼向路丹招手的时候,二人断然澄清一切……

第14集 得悉真相 拒绝失恋

  面对峻峰、路丹的坦白,但建星与可儿都不肯死心。峻峰与可儿查探地图上各点时,发现有人跟踪……

  峻峰与路丹不期而遇,更因见痴心猿猴为夺芳心屡败屡战,感慨万分。

  甘霖惊见二人冒雨漫步,大兴问罪之师,直指峻峰存心玩弄;路丹却不以为然,甘霖在表演期间瞥见路丹与峻峰四目交投,一时妒火中烧,大意失手直堕地面。

  甘霖受伤令各人心急如焚;国权却在此时召开紧急会议,欲趁机打压;他更指因表演腰斩导致损失,令马戏团声誉扫地,扬言要无限期终止演出。

  幸礼顺及时出现,加上各团员团结一致,成功力保得以继续演出。

  峻峰一心到医院探望,反被激动的甘霖赶走;峻峰遇上因失常闹事,受伤送院的田七;另一边厢,可儿则在房外无意间听到甘霖向路丹的剖白,惊觉二人与峻峰纠缠不清的复离关系……

第15集 感怀失落 由爱生怨

  甘霖出院返回马戏团,见各人热心练习,顿感已无容身之处;路丹在妙思的建言下,细心安慰开解甘霖。但可惜只令甘霖悲痛怒火有增无减。加上高坤威逼利诱,招揽瓜分宝藏,驱使甘霖暗下决意。

  发现峻峰与路丹已为一对的建星、可儿,虽表面上故作洒脱,却处处密谋报复;他们竟欲藉自助餐向二人下泻药戏弄一番,岂料反而自食其果。

  峻峰从正雄书法笔顺中,领悟宝藏图的解谜方法,确定宝藏位置;但因大志通报,高坤刻意安排甘霖以苦肉计骗得口诀,更成功夺取两枚银蛋。峻峰一行将计就计,反令高坤一行以为银蛋已炸毁,令他们前往地图真正所指地点查探;峻峰等更利用银蛋成功开启秘道大门。

  建星与可儿诱骗峻峰、路丹二人进入秘道,不料恶作剧弄假成真,设法再开启时更意外触发机关,一时落石毒矢乱飞。当两对男女各自被困之时,却有人进入洞中,念出了峻峰等人所不知的口诀,开启另一度密门……

第16集 机智脱困 疑虑去向

  峻峰利用手机电池短路引发爆炸,成功脱困;但却发现学文受伤。

  因洞穴可能崩塌,众人只得带同陶器佛像碎片撤回;因得悉有人打宝藏主意,加上学文受伤,各人不禁努力打算计划未来。

  建星、可儿欲藉峻峰训练大象之机捉弄报复,反惹来狼狈收场;峻峰意外发现路丹的玉佩花纹与金蛋上的相同,更成功开启金蛋取出内藏酒杯。可惜欲开启另一只银蛋时却无功而还。

  大家猜想甘霖既为十虎后人,身上可能有开启锁匙;甘霖一改原先冷淡,更交出颈链扣以开启银蛋,可惜始终未能成功。学文办公室突然起火;甘霖请缨冲入火场救人,但学文送院后却一直昏迷不醒,令各人担心不已。

  峻峰与建星用计逼使大志安排会见高坤;二人更扮成外国帮会,但在最后关头被识破而身陷险境;幸得礼顺带人解围。但就因此被正雄严斥,更以危险为由,要将二人送回香港,不得再染指宝藏一事,然而事实真相却是……

第17集 不为所动 孤身调查

  学文终转醒,虽有短暂失忆的问题,但捡回一命;反观峻峰与建星、可儿、路丹四人的感情问题却无甚转机,建星与可儿更不约而同搬离大宅。峻峰被正雄要求回美国发展;但峻峰不为所动,反独自一人着手调查办公室大火真相。

  在倩玲邀请下,路丹到峻峰家作客;期间却饱受二人身分悬殊之苦。正雄更借玉石为喻,直指二人不应勉强在一起,应让峻峰离开番禺。

  原来这一切是正雄以免峻峰再被卷入十虎宝藏事件之中的苦策;另一方面,建星与可儿虽离开峻峰家,但却意外碰面;更在阴差阳错之下互相揭发对方故作潇洒。

  二人借酒浇愁互表心迹,在迷糊之下双双醉倒酒店房内,翌晨酒醒虽尴尬狼狈万分,但同时亦不知不觉中二人萌生了好感。

  学文在电视上目睹甘霖昔日的表演,勾山洞内受袭的记忆;峻峰综合十虎后人身分,推断定甘霖可能与事件有关,随即往杂技团查探。峻峰更设局诱使甘霖上当,务求得出真相;是夜,甘霖果然摸黑进入学文病房之中……

第18集 原形毕露 变本加厉

  峻峰虽成功诱使甘霖上当,相反甘霖没有投鼠忌器,反而变本加厉;他竟向峻峰施压要挟,先是安排客货车撞伤路丹,继而以参观为名安排接待三婆。最后甚至不惜在器械上做手脚,令路丹在排练时发生意外。

  几番转折,建星与可儿卒以地下情方式发展成情侣关系。

  适逢三婆被邀至杂技团作客,期间甘霖借故多番挑衅峻峰不果,复自残身体诬告峻峰;路丹等各人均信以真,就连建星与可儿亦不齿其所为。

  此举成功令峻峰与各人关系破裂,路丹更向他提出分手。翌日,峻峰欲向正雄提出离开番禺时,却在餐厅内遇上甘霖、三婆等各人;甘霖发觉正雄与三婆碰面时神情有异,他更发现三婆所有的十虎照片,甘霖心中随即暗自盘算……

  峻峰终决定继续追查,更在大学发现问题照片;他随即联络可儿安排设局,成功令礼顺中计。但就在峻峰满以为一切水落石出,并劝顺自首以减轻罪名之际,真正的幕后黑手终于出现眼前……

第19集 披露往事 财迷心窍

  在正雄讲述前因后果,透露自己了与十虎的关系;峻峰亦卒解明藏宝地点所在。当正雄准备放弃宝藏转交国家之时,礼顺却以欠下巨款为由,发难持刀威胁,惜终因二人机警而失败。峻峰却因不忍揭发正雄而苦恼不已。

  礼顺往找甘霖商量,不料被高坤发现;在宝藏利诱加上形势所迫,两人竟绑走永佳、倩玲和路丹向正雄要挟,令所有宝藏秘密均落入其手中。

  他们再以路丹性命为要挟,迫使峻峰加入协助解开谜团。当大伙进入后,只见藏宝洞内机关重重;财迷心窍的高坤手下果然中伏,就连正雄亦受牵连而受伤。峻峰成功利用机关与路丹摆脱高坤等人,夺回金银蛋逃到深处。可惜高坤等穷追不舍,上演一幕追逐与遭遇战。 可儿与建星在收到峻峰短讯赶到,更在洞内碰见正雄与礼顺等人。

  几经波折,可儿与建星终与峻峰、路丹二人会合;不过引爆金银蛋以炸出通路解困时,峻峰却被山洞崩塌的余波卷入,性命悬于一线……

第20集

  峰昏迷不醒,丹情急下帮峰做人工呼吸,不果,于是激动地拍打他的胸口,反而使他苏醒过来。峰、丹、儿与星终于发现真正的十虎宝藏,众被数之不尽的金银珠宝着迷,幸好峰首先清醒过来,没有财迷心窍,并找到羊首铜像。此时,坤、霖、顺也来到宝库,峰引爆银蛋,制造混乱,救出雄。顺终觉悟,替雄挡了一枪而受伤,坤则被金樽压死。霖用刀胁持丹,威胁峰,峰眼见爱人生命受到威胁,还可以想出妙计救佳人吗?狼心的霖又会不会得到恶果呢?峰和丹、星与儿,这两对小情侣最终又能否有情人终成眷属?十虎宝藏到底最后又会落在谁人手中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