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锋与玲结婚多年,一直非常恩爱,后来玲更诞下一子谦,一家三口,本应乐也融融,但由于锋对警务工作的热衷,反导致锋失去了美好家庭。玲则与前度男友John复合,享受二人世界。正当锋独力抚养谦,父子感情要好之际,玲竟提出要取回谦的抚养权,并揭露John才是谦的亲父,同时间谦被证实血液有问题,锋最后只有放下私欲,让谦随玲及John迁居美国治病,锋只有靠自己及老友秋与荣面对孤单与痛苦。

  另一边厢,兰酒吧因伙记欠下财务公司债项而受到骚扰,锋即挺身而出,为兰解决问题。此事却被刚调派到锋组的丽误会,以为锋钟情于兰,原来当年锋初出学堂,委以卧底一职,调查一案,锋发现多年邻居好友庭竟牵涉在内,由于职责所在,锋只好将庭绳之于法。庭明白正邪对立,但希望锋能照顾跟随自己多年的女友兰。自始,兰无论有任何要求,合理与否,锋均义不容辞,为兰一一解决。

  某次,丽一家投资伦敦金被骗,荣接手调查此案,发觉丽男友─辉,可能牵涉在内,荣向丽坦言相告,反被丽责全心破坏,可是辉终于露出狐狸尾巴,骗得丽多年私己后,夹带私逃,人间蒸发。丽「骗情」一事传遍整座差馆。丽误会荣是放料之人,直斥荣不是。荣不但没有动怒,反觉丽比起以往众多盲从附和的女友,与别不同,不禁对丽产生兴趣。丽欣赏荣的办事能力,但觉荣高傲自我,反之在工作过程中,荣对丽加深了解,丽亦开始对荣印像亦有所改观。而丽自从被辉欺骗后,对感情一直逃避,但在荣诚恳追求下,丽终于软化,接受荣的爱意。

  另一方面,锋的恶运再次出现,他的前妻及夫婿在一次交通意外中身亡,锋再次把「儿子」接收。锋一心与谦重度天伦,可是谦因当日的交通意外受惊过度及觉得被锋出卖的打击,竟不能说话。锋虽然身经百战,但对着这件悲剧却无从入手。幸得丽、兰携手替谦化解问题。最终父子二人和好如初。丽从中更加深对锋的认识,觉锋为人重情重义,由于相处日久,丽竟对锋情愫渐生,而锋亦对丽产生好感,但碍于锋、丽、荣三人的微妙关系,锋、丽只好将爱意埋藏,互相逃避。丽与荣因了解更多磨擦渐频,而丽又清楚知道自己喜欢的人是锋。荣得知此事后,误会锋没义气,虽然没宣之于口,但耿耿于怀,开始与锋关系大不如前,兄弟阋场。

  兰苦等十年,庭终於出狱,兰一直以为对庭的爱意从没减退,直至她与庭再次生活一起,兰猛然发觉对庭已没有感觉。庭与外界隔绝十载,难以适应社会步伐,处处碰壁,更遭白眼。庭失落之餘,决定挺而走险,希望一朝富贵,挽回多年感情。锋与荣接手调查一案,其间,荣觉庭可能牵涉在内,遂事事针对庭,锋觉荣对庭存有偏见,与荣有所争拗,二人关係更加恶劣。在感情路上,丽实在气结,决定坚强起来,忘记过去,就把荣、锋当作是知己良朋,将来的事就让上天安排。

分集剧情:
第1集

  重案组高级督察张国锋与前妻郑蕙玲离异后,父兼母职照顾其子张子谦,两父子关系融洽,怎料蕙玲突然回港,要取回儿子抚养权。一菲佣控告雇主强奸,但欠充分证据,督察周家荣决定从其妻入手,菲佣雇主意图一死表清白,险撞倒刚上任的沙展钱雅丽,家荣取笑雅丽反应欠佳。国锋与家荣分属老友,家荣为子谦完成劳作,往其父周启章的士多取材料,启章视财如命,不悦,妻唐淑燕忙加调停。

  法庭终判子谦的抚养权归国锋,国锋高兴不已。子谦在街上摔倒,竟流血不止,国锋召救护车送他入院,刚巧附近发生持械行劫,由家荣负责并决定以「截进行动」封锁道路,国锋被困在救护车中,大急。幸最终其中两匪徒落网,子谦亦及时进院。子谦需接受输血,国锋始发现他不是亲儿,顿感晴天霹雳。

第2集

  锋质问玲谦生父是谁,玲亦感错愕。玲现任丈夫John才是谦生父,玲与John决定再争取谦的抚养权。荣循线索捉捕漏网劫匪,却因其间发生误会被女工控非礼,荣啼笑皆非。荣与情报科沙展秋与锋多年深交,二人探望谦得知锋苦恼,上前开解。丽发现锋与酒吧老板马慧兰甚为熟络,对二人不存好感。荣发现丽男友蔡子辉涉嫌与伦敦金骗案有关,欲劝她小心此人,丽信辉无辜,对荣反感。锋本全力争取谦之抚养权,但为了治好谦的病逼不得已无奈放手。

第3集

  兰开解锋陪他买醉,最后反要锋照顾她。锋知黑社会丧超欲坐大,决扫场以挫他锐气。荣着锋提点丽小心辉,锋感难为。章的士多被捣乱,责荣未能保护家人,两父子又添新怨。秋热衷赛马,生活琐事均由其母陈年照顾。丽因连累父母蚀掉半生积蓄,感歉疚,但经辉甜言蜜语终接受他求婚并向锋请假,锋愕然。超手下华欲挺身指证超,未几被超另一手下宝所刺,被路过巡警许思咏、赵志豪及李立明等逮捕。秋巧计令宝供出主谋,终令超落网。辉被指控另一宗骗案,丽至此终看清他为人,伤心失落。

第4集

  丽误会荣背后取笑自己,竟向他泼茶,锋加以指责。明、豪执行清拆天台任务时,明因没考虑环境因素,引起居民鼓噪,幸冲锋队及时抵达控制现场,明不忿被珠责骂。丽欲向辉讨回父母血汗钱,反遭嘲讽,丽伤心回家向二老表白。荣被一少女纠缠,见丽文员汪静儿经过,决借助丽等脱身,丽不悦。丽虽不情愿分租与辉买的单位给儿及咏,但为免再连累父母,无奈应承。刀色魔出现,咏因而被发现惧怕见血的弱点,豪与明想办法助她战胜恐惧。兰往探男友梁耀庭监,对当年锋将庭拘捕仍耿耿于怀。锋误会被兰利用,害自己接受内部调查,往找她晦气,兰后知被酒吧伙记所骗,忙向他道歉。

第5集

  荣找丽做饵引刀色魔出现,丽一时意气决定应承。丽以性感衣着放蛇,众人眼前一亮。章的士多门前被纵火,幸无大碍,丽发现荣与章关系不佳,好言相劝。秋在一次行动中发现好友廖秀珠之女萦瞒着家人落有丸仔卖的disco,秋隐晦地劝珠多留意家庭,珠不以为然。明成功咏克服怕见血的弱点,在珠面前邀功。秋在体能测试中,体力不继,宁愿放弃。锋凭直觉找到纵火者,章亦觉自己有不是之处,决放弃起诉。丽见放蛇行动并未收效,向荣提议另选地点,果然引出色魔,却令自己身陷险境。

第6集

  秋约丽等一起唱卡拉OK,制造机会给荣,可惜二人话不投机。荣下属赵郁标在酒吧与一师爷Kevin发生争执,兰因见Kevin被标推出洗手间,口供对标不利。秋往银行找珠丈夫生询问贷款事宜,生却反问珠近况。秋发现珠之女萦偷偷往rave party,萦求他保密。咏本约豪往买书,但因不想浪费戏票陪明去看戏,还被儿取笑。锋再往兰酒吧,替标找寻新证据,果然有所发现。标终洗脱罪名,雀跃万分,感激荣及锋的帮助。

第7集

  荣约会丽,丽却刻意保持距离。一患有精神病的男子程有为在家胁持母亲与警对峙,丽见为情绪波动甚大,替程太担心。荣、丽与社工探望程太,丽送超人给为,荣更欣赏丽。明发现豪表现平平仍有机会见board,不悦。玲与John在美交通失事去世,谦因受惊过度,不能言语。锋本欲交谦给燕看管,章不悦,锋唯有拜托兰。锋与丽调查一宗少女波子堕楼案,见其父母没半点伤心,愤斥二人。兰不慎弄伤谦,急送他入院,锋知谦无碍感放心,但医生却提醒他要谦可能变成自闭。

第8集

  兰带谦游玩,却令谦再度受惊,锋唯有劳烦丽照顾谦。锋查出波子男友浩南有可疑,往调查果然找出证物,南唯有和盘托出。谦终说出话来,丽高兴不已。荣见为跟纵丽,将他制服,丽则感为全无恶意,对荣忠告不以为然。谦不慎弄翻橙堆连累锋被档主责骂,谦讲出真相,锋赞赏。谦与锋冰释前嫌,约荣与丽一起游玩,谦已能摆脱撞车阴影。丽主动约会荣,荣大喜。秋被茵骗去从荣与锋借来给年看专科医心脏病的钱,气煞。荣与丽约会后手拖手,怎料为突然扑出,并胁持丽。

第9集

  荣凭冷静部署,终将为制服,荣与丽经此一役,感情迈进一步。茵厚颜再问秋借钱,秋不肯,年却对茵印象甚佳。丽看书欲帮年,荣不赞同,丽觉荣主观。荣欲向章借钱给秋,不果。丽向锋推荐May做线人,捣破卖淫集团。荣却不赞成。丽按May资料,搜集鸡头操控卖淫活动证据并部署放蛇行动但失败。May被鸡头毒打,丽替May出头,鸡头反控丽伤人,荣与丽为此再起争执。荣收到燕失踪消息,与章争吵起来。燕突然失踪,丽提议报警。锋再将鸡头一案交丽跟,丽决定监视鸡头。

第10集

  荣根据一宗鸣枪案的证人及线索,找到涉案失车及一具焦尸。荣学丽试着迁就章,但章却似全不领情。荣凭着焦尸身分,估计大贼王世康将有行动。丽探望章,荣误会她令章扭伤,向她发脾气,丽拂袖而去。章与荣看罢燕的留书,方知她离去的目的。珠感豪缺乏见board信心,鼓励他。儿发现咏原来喜欢的是豪,错做红娘。庭出狱,与锋相聚。丽监视鸡头有所发现,决搜屋。荣在路上遇康,康发现荣是警察,拔槍指向荣。

第11集

  丽接荣与匪徒驳火消息,与锋赶往探望,当知道荣为买花向自己道歉后感心甜。荣返家又与章起龃龉,丽从二人对话中看出端倪。庭欲给予兰最好的东西,却不懂兰心意。庭呼朋唤友帮衬酒吧,却亏本收场,兰担心。庭发现锋给兰钱入货,重新考虑细兴的建议。荣经丽提点后,终解开与章的心结,并打算接燕回家。茵得年同意搬往秋家住,秋视她如家庭佣工。豪知一老妇森婆因寂寞而常常报案,答应常来探望她。丽见一男子控诉被儿子田鸡打,当丽表明身份后,其父却不欲追究,丽无奈。

第12集

  荣替丽安排行山作为假期节目,丽无奈,荣为看日出,勉强丽赶路。黑帮头子胡须祥被车撞死,手下驹与勇起分裂,荣等估计两班人马会争夺地盘。丽推却荣安排节目后,往锋家游玩,锋见丽与荣不能坦诚相对,感奇怪。咏欣赏豪心地善良,主动约会他共晋晚膳。兰在酒吧见客人遗下一包白粉,大吃一惊,忙扔掉。锋为兰劝庭勿走回头路,庭不以为然。兰酒吧涉嫌有人赌波,荣往调查。豪介绍工作给森婆之孙森仔,森感厌烦。豪知森涉及赌波案中,一惊。兰与锋分别劝庭不要与兴来往,庭不悦。森遭黑帮寻仇累豪受伤,森内疚。燕回家感激丽令两父子言和,邀请她齐往扫墓。

第13集

  锋巡查驹与勇的场所,发现双方地盘皆被人恶意破坏。勇被斩死,锋恐勇手下找驹报复。秋误会茵装病累她晕倒,内疚下反过来服侍茵,茵感动。生突然赴美,珠却未能赶及送机,萦感失望。咏终向豪表白爱意,豪大喜过望。兴找庭协助接手祥生意,兰担心。荣邀丽出席家族喜宴,丽感压力大。丽在行动中因救人离开岗位,却连累一同僚受伤,被责。丽向荣提出分手。

第14集

  丽为失职而内疚,锋好言安慰。丽向荣指出二人性格不合,荣意会丽欲提出分手,逃避。丽胃痛,锋细心照顾,令她大受感动。锋陪丽往探受伤同僚,丽被其家人指责,难堪,丽倒在锋怀中痛哭。豪与咏进一单位救一危坐露台的少女,怀疑屋中一群少年人服食迷幻药神志不清,萦在其中,而在场一名男子更受刀伤。珠迁怒生教女无方,萦出示生的电邮,珠仿如梦初醒。明与豪见board,明对自己充满信心,豪则相反,咏鼓励豪。茵知珠秋曾为恋人,误会秋想乘虚而入。茵向秋说出对他有意,秋苦恼万分。

第15集

  迷幻单位伤人案疑凶落网,萦得脱罪。章与丽见荣对丽未能忘怀,感担心。珠舍命陪萦往海洋公园玩机动游戏,萦感动,母女冰释前嫌。茵对秋百般迁就,秋却刻意刁难她,望她知难以退。荣鼓起勇气探望丽,丽却冷淡对待。燕与章使计令荣与丽有机会相处,丽迁怒荣,荣感无辜。庭到酒楼当部长,锋与兰前往探班,见他被茶客玩弄后欲报复,锋及时制止。丽知锋内疚当日拉庭,而令毁了庭一生,带他往看日出散心。荣从儿口中得知丽有新恋情,并发现锋和丽约会,感到十分惊讶。

第16集

  荣往英国进修,众嚷着要他买手信。秋屈茵偷燕钱,茵不堪受屈拂袖而去,并往珠家当女佣。庭见兰在街当推销员,把心一横决往找兴。锋巧合地与丽赴同一喜宴,二人互有好感,还相约下次一起做伴。年找回失钱,责秋错怪好人。秋病倒,蒙眬之际见茵回来照顾他,遂讲出心底话。荣受训完毕回港,对丽念念不忘,欲重新追求她,锋知道后感矛盾。有证人供出兴主使杀祥,丽拘捕他时被车撞伤。丽下身受创,要做物理治疗,锋及荣皆很紧张。丽知兴已落网,感安慰,为免父母担心,在人前表现坚强,却背后垂泪。

第17集

  丽知荣为自己整夜不眠录歌及煲汤,恐他未能放下感情,冷淡对待。锋发现丽愈来愈倚赖自己,恐她误会,又怕她失去支持,感矛盾。庭行回旧路,兰不满,找锋帮忙。茵求珠令秋以为自己嫁往巴西,秋往找茵揭穿真相,两个欢喜冤家冰释前嫌。丽出院,锋与荣一起送她回家。自兴被捕,海欲反抗庭,二人在酒吧大打出手,兰找锋求助,庭不悦。锋劝荣向丽说清楚,荣怕丽有压力,不敢告之。 庭到酒楼跟海讲数,双方正欲出手之际,锋赶至制止,庭不满兰事事找锋。锋因荣关系对丽冷淡,丽感莫名其妙。

第18集

  秋与茵替锋送物理治疗用品给丽,锋不到丽感失望。荣再要锋代转交腰封给丽,锋感苦恼。明见豪升职试合格而自己落败,不快,及后更见他与咏拍拖,以为二人存心作弄自己。海被车撞死,兰质问庭与此是否有关,庭否认。明参与庆祝豪升职之烧烤活动,感到没趣离开,儿往开解并表其心迹。庭转正搅酒楼生意,却只为巩固自己势力,兰不悦离开庭,并前往锋家,庭却找黑帮中人在锋楼下等兰。锋知丽欲与己单独庆祝生日,遂托词不能相陪。荣趁丽生日送上古董表后,竟见她找锋。锋向丽表明一切,丽感失落。荣往锋住处,质问二人关系。

第19集

  荣与锋关系变得恶劣,偏二人被安排再度合作,二人无奈听命。丽落力做物理治疗,反被责欲速不达。锋在执勤时被古惑仔作弄,荣赶至增援,但二人仍因丽存芥蒂。丽复职,众人察觉她与锋、荣关系有异。众贺豪升职,明视豪鼓励说话为讽刺,拂袖离去。明被儿骂醒,终主动与咏及豪和好。兰不满庭所为,决离开他。兰见庭在酒吧勤奋工作,终回他身边。锋被投诉做假案,需停职查办,众担心。兰知丽怀疑庭陷害锋,但却完全信任庭。丽无意中见庭与指证锋的线人在一起,遂上前跟踪,荣无意中发现丽,即赶忙追上,并发觉丽因追线人而触动旧患,锋知丽为己不顾一切,内疚。

第20集

  荣见丽对锋不顾一切,终茅塞顿开。荣知锋没有探望丽,不悦,秋则指丽可能一厢情愿。兰听荣劝,观察庭举动,果然有所发现并向他报讯,及后感出卖了庭,向锋哭诉。秋劝锋向丽表白,锋若有所思。荣欲与锋一起接丽出院,荣借故有事,不欲前去。叉为求自保,供出被庭收买陷害锋。锋接兰电话后赶往酒吧,没料庭突然扑出并用枪指吓自己。荣致电锋感有异,与丽赶往酒吧,却被庭制服。庭胁持丽往码头乘船逃走却被水警追截,唯有折返,庭胁持丽与警对峙,突然,锋电话响起,锋灵机一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