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一宗离奇的家族凶杀安,引了局中人互动式推理,案件似完未完,真凶似是而非!是他、她、还是他呢?

  化妆品大王高卓文(卢海鹏)突然被谋杀,其子高峰(郭晋安)誓要彻查杀父凶手。谜一般的侦探推理,雾一般的扑朔迷离,事件的真相究竟如何?

  文遇害当晚,刚好在公司苦干多年的司徒珊(伍咏薇)知悉自己是文的私生女,她自小患梦游病,怀疑自己杀害文,疑凶有可能是她?!另外,峰与珊查出当晚文大失常性,想污辱峰的表妹周依彤(文颂娴),患有先天弱听的她极有可能在力抗下错手杀了文,疑凶是否她?!而公司内一向诚实勤奋的好好先生张汉明(林韦辰),表面上忠诚工作,暗地里满肚密圈,曾利用峰的前度女友乐佩佩(谭小环)设下一套谋财害命的计划,惜事败,他是否迫不得已将文杀死,以图夺取一切?!就在此时,明突然身亡!峰亦收到一封匿名信揭露其真正的身世,令事件峰回路转……

分集剧情:
第1集

  化妆品公司代理总裁高卓文准备在新产品发布会上,宣布独子高峰接手家族生意。峰在会前向其女友兼代言人乐俩佩提出分手,佩其后竟穿上红旗袍,并在台上胡言乱语。峰发现佩在台上的说话,正是六十年代自杀女星林敏于遗作中的对白。峰好友警察钟智坚正调查一宗女子自杀案,死者前亦曾自称林敏,峰却从肇事现场照片,发现疑点。峰与表妹周依彤翻看佩出事前录像带,认为峰的新助理司徒珊有可疑。又有一自称林敏的女子刘丽婵,跳海企图自杀,令案件更见诡异。峰调查珊身世,在其家中竟有惊人发现……

第2集

  峰将企图跳楼的佩救回,并斥在旁的珊居心叵测,珊得知峰及彤曾到其家,反斥二人。峰认为珊行为古怪,要将她解雇,文竟出面维护她。峰跟踪珊至医院,以为她对佩不利,不料珊竟为婵而来。峰到佩家替她执拾杂物后,决定不理家人反对,跟佩结婚。峰带佩到二人订情的沙滩,忆述二人交往经过,然后双双躺卧在沙滩上睡觉,不知婵持利刀走近二人。佩被婵催促杀峰,幸峰反应敏捷,珊失声大叫,峰避过一劫。佩胁持珊逼峰驾车离去,佩与峰在车上互数对方不是。佩在车上发难,峰突然煞车,珊被抛出车外,佩则从后刺伤峰后,逃离无踪。

第3集

  珊与峰经此一役后,成为好友。佩逃避警方追捕,却因座驾着火及失控,与车一同冲进大海,而婵亦将一切和盘托出。文为装修工人近其密室,大发雷霆,众感奇怪。珊舅父司徒柏年决定与家人来港跟珊一起定居,珊正担心经济问题,却因试用期满,获加薪及房屋津贴,顿感安心。年与文原为世交,一家应邀到文家中作家后不久,文即大嚷有东西不见了,众欲报警,却遭拒绝。峰凭其机智开启密室之门,看见内里陈设,愕然。峰在密室发现一帧烧焦相片,遂展开调查。文要峰交回相片,更罕有地向他发脾气。

第4集

  峰不理管家陈珊云的劝告,继续调查密室失窃事件。文为令峰停止调查,表示失物乃送给初恋情人的首饰盒,惜很快便被峰发现漏洞,遂与彤往图书馆翻查资料。峰见年臂上胎痣,知道他正是相片其中一人,即向他查问,不果,峰骗年进密室,年遂说出当年在布厂的旧事。文走私发迹史被周刊揭发。峰发现舅父于志德所属部门账目不清,加上德与拍卖官过从甚人纠缠间,琳不慎将瓶子摔破,文在外惊呼。

第5集

  峰追问年瓶内的骨灰属谁,年惟有将往事说出,峰恍然文为何刻意掩饰当年事。琳将德偷瓶始末说出,希望峰为德向文求情,不果。珊买理行政总裁,并将现文被杀。坚往高家调查问话,德因曾与文发生争执,嫌疑最大,坚遂决定跟踪琳,终将德缉捕。

第6集

  坚对琳有好感,努力寻找蛛丝马迹,证明了德是无罪的,峰发现珊在后花园找东西,又上了书房,怀疑珊与父亲死有关,峰不小心撞倒珊后,珊在医院向峰说明一切,原来珊是文的女儿。峰怀疑文被杀时间有误,终查出凶手利用冰箱推迟死亡时间,。这时却发现彤彤在销毁证据。

第7集

  峰从彤口中得知她为何杀文,乃毁灭罪证经过后,感难以接爱。峰迟疑应否报警举报彤时,闻彤准备离港,阻止,姑丈张汉明以事件会影响文及公司声誉为由求他放过彤,峰犹豫。珊见明突然请大假,猜彤畏罪潜逃,责峰让她逍遥法外。珊却阻彤离港,不果,峰与坚突然出现,彤遂随坚回警署。彤杀人表面证供成立,峰却深信她会被判无罪,可惜检控官指彤处理尸体手法冷静,难脱谋杀罪,更质疑峰曾遭文削权及当众掌掴,是为了维护彤才诬蔑文,彤不忍见峰被检控官为难,晕倒送院,因而影响其听觉及语言能力。峰再度上庭,竟为彤推翻先前口供,珊不满。

第8集

  珊质疑峰为彤冒险,峰说出彤变成今日模样,全归咎于自己。彤留书自杀获救,却可能变成植物人,峰自责,决定亲往外地请脑科专家救彤。峰知珊为见大客,紧张,遂答应暗助她一把。珊受恶梦因扰,驾车时险撞倒一男子欧文伟。珊在公司招聘会上,见伟应征做化妆品营业代表。伟获聘,且对化妆甚有心得,受众赞赏。珊听伟对女同事们解说梦境代表意义,遂向他请出梦魇中所见景象。珊无意中在高家走廊,看到油书及吊灯,竟与梦中所见相同。珊终从年口中证实幼年曾患梦游,遂找伟介绍的心理专家Dr.Lam,接受他催眠,发现文是被自己所杀,震惊。

第9集

  珊受催眠后的结果因扰,从明口中相信人会受潜意识所影响,忘记曾经发生的事情。珊找坚自首,更带他找Dr.Lam,坚却反先被催眠。坚藉词做事后报告往找琳,其实不知不觉对她产生爱意。珊按梦中景象找出凶刀,确信自己杀文,伤心不已,遂买礼物给家人,又将存折交年保管。凶刀上血渍果属文所有,峰仍不信珊是凶手,伟介绍心理大师志给峰认识,峰初不信任志,后终领教到他的本领,遂将珊催眠后的录音及案中疑点说出,其后更在志办公室有新发现。明送珊往找志途中将她催眠,珊发现真凶是明,惊醒,明得悉珊知道真相,却杀她灭口。

第10集

  明却杀珊时,发现她身上有偷听器,识破是个圈套,坚屘慨叹功亏一篑。峰说出当日从志口中得知明的出身及为人,后更从他所拥有的香水瓶,深信他亦与佩的案情有关。峰劝慧指证明,不果。明以为彤会顶证自己,遂往医院,途中遇志,即出言奚落他。明杀彤后,自知难以脱罪,便将一切和盘托出,其后,却发现原来一切是受志催眠摆布,明指催眠后的说话不能作为证供,不料被慧听到一切,慧决顶证明。峰见一切水落石出,准备全力打理家族生意时,竟得悉文将大部分遗产给予珊,而自己不但一无所得,还遭革除职务,愕然。

第11集

  珊恐未能胜任董事长一职,求峰留下,峰告知已有准备,着她放心。峰记起文在死前一周曾做身体检查,怀疑他改遗嘱与此有关。年一家搬进高家,年妻程婉媚却对大宅诸多意见,云做一日和尚撞一天钟说文生前不许动大宅以免不吉利,媚竟刻意(动土)。珊反对德的人事政策,说出节流方案,却惹怒文表妹张凯伦,更遭德嘲讽。高家接二连三出现奇异事故,媚心虚。志应邀到高家看风水,竟在密室找到化解咒诅的灵符,峰恍然文改遗嘱的原因。德、伦在公司摆风水阵,却令伟受伤。明以头撞破璃送院,伺机逃走,期间遇上峰及珊,胁持珊并刺伤峰,更将珊推落楼。

第12集

  明中枪死,珊获救,峰却因失血遇多需输血做手术,年巧言令珊得免验血。坚探望峰,取笑他与珊对话像情侣。坚知琳恐惧诅咒,乘机献殷勤,因一宗小意外,忆起琳曾救自己,惜琳已忘掉。峰体贴待珊,令珊心如鹿撞。年担心珊恋上峰,珊否认。峰、珊看戏竟遇上坚与琳,坚不违言已喜欢了琳。峰惊觉珊对自己有意,大惊,坦言二人没可能,珊脱口而出指二人并无血缘关系,峰决找年间清楚。德伦听峰、年对话,惊悉峰其实是杰之子,指他来高家复仇。峰决离开高家,云招呼他到自己家暂住。珊入密室调查诅咒一事,惨被困一晚。

第13集

  翌日众从密室救出珊,急向志求助。志发现诅标记出现,晚上珊便晕倒,众更恐慌,不顾代表公司洽谈拓展欧洲市场业务,恐招诅咒,更赞成峰回来主持在局。峰从高家垃圾中找到鎭静剂,怀疑琳搞鬼,遂使计试探她。峰在彤协助下,发现灵符破绽,跟志商量后往图书馆守候,竟是云。峰以为云求财生事端,大怒。云引咎辞职,获众挽留。珊决将名下股权分给峰,并邀他重回董事局,峰坚拒,更认为是云从中作梗,怒斥云后搬离她的家。珊在公司周年晚会上,宣布成立青年企业家基金。伟陪珊往停车场替年取药,途中遇劫,伟为保护珊头部中枪。

第14集

  坚碰上劫珊枪匪,与他驳火时中枪,却唤起琳的记忆,而坚幸有欲送给珊吊坠挡云了弹,才幸免中弹,却失去向琳示爱机会。医生不敢贸然取出伟脑内弹头,珊内疚。经此一役,年为珊聘保镳,珊却使计摆脱保镳,跟峰赛车。峰与珊跟踪坚及珊,见坚带琳往文坟前表白,终获珊接受,峰遂效坚方法,向珊表达爱意,珊心甜。珊见行劫自己的匪徒已死,着年将保镳辞退。伟康复后失忆,峰与珊冯他所持有车牌,认定他是大屿山居民,珊遂陪他走一趟,竟有奇遇。峰对云身分起疑,经多方查探,相信她是自己亲母,找她对质,云坚拒相认,峰即以永不相见逼她表熊。

第15集

  峰终与云相认,云说出当年苦衷,着他将二人关系保密。珊与伟再往大屿山调查身世,从伟妻口中得知伟从前为人,伟决为过去作出补偿,众债主即来追债。峰不忍见云被高家人呼喝,劝她辞职。伟闻妻遭其现任男友豪欧打,与珊赶往了解,伟救其妻的私生子,又将前来挑衅的豪吓退,获众赞赏。一疯汉到伟家洒冥钞捣乱,伟遂与珊跟踪他,竟见伟的墓碑及一副骸骨,报警求助,等候时更险遇车祸,惜警员到来后却寻不着骸骨。峰与彤陪云回乡购新居退休,发现她所隐瞒。峰我意中发现云编毛衣所用的毛冷,与在劫珊匪徒家中所找到的一样,愕然。

第16集

  峰从手冷来源,对云起疑,遂质问年为何隐瞒云身分,年说出隐衷,令峰深信云利用自己在高家报仇。珊、伟与峰遇幪面凶徒袭击,伟引开凶时撞伤头。峰相信凶徒目标是珊,认为是云所为,云虽极力否认,惟峰不信。峰生日,知云没上班,即赶往她家,惊见她服毒自杀。峰发现云遗书及一条染血的手帕,自责逼死云,拥着彤痛哭。珊煲汤给峰,峰因心情欠佳不领情,惹怒珊。珊从年口中知峰与云的关系,质问峰,峰带她见昏迷中的云,并决定跟她分手,珊难过。珊见峰送彤回家,问彤是否喜欢峰,彤却反问她是否值得为上一代的恩怨放弃感情。

第17集

  伟为记起前事,虽明知手术成功率只得一半,仍决定做手术。伟手术成功,珊雀跃。峰接受珊劝告,放弃继续颓废及买醉度日。伟出院后带珊往当日肇事现场示爱,珊却未能接受。伟与珊被一车辆恶意撞击,彤猜测目标是珊,年最具娣疑,加上峰发现年将珊拨予基金的款项一事搁置处理,更显可疑。珊在医院遭绑票,伟自责,峰猜测珊是自愿跟绑匪离去。年交赎款,却不慎掉丢通话器,峰却竟在交收赎款处附近发现伟踪影,相信他才是绑匪。年决独自交赎款,果然见伟挟持珊,伟发现赎款竟内藏白纸,盛怒下欲杀珊,但终下不了手,年张现出真面目。

第18集

  年差点成功瞒骗众人逃脱,幸峰及时发现,年终束手就擒,原来伟就发现其破绽,才与珊布局试探他。峰与珊到羁留室探望年,年几番思量终和盘托出。峰得悉年才是真正杀父仇人,且一直颠倒是非,成功令文更改遗嘱后,便将文也杀掉,还嫁祸与云,并准备杀珊承继遗产,大感心寒。水落石出,峰、珊前嫌尽释,但峰见珊与伟感情要好,又发现伟的示爱录音,黯然退出,珊却因峰若即若离而若恼。彤闻峰表示跟自己一起较舒适,更获他承诺一生照顾自己,暗喜。

第19集

  峰听到珊对昏迷中的云表白,疑虑尽清,决与她重新开始,彤见二人修好,失落。云苏醒,众开心。青年创业基金反应踊跃,珊授权伟负责拨款。峰频接佩的短讯,初以为遭作弄,后愈来愈感不安。云出院着峰、珊结婚,二人试婚纱日,峰瞥见佩身,追出却找不着她。峰告知珊被佩突然现身所困扰,珊却未能体谅。彤为峰调查佩现身事件,却反被珊怀疑一节是彤所造成,彤见峰宁信现亦不信任自己,难过。峰却向珊展示佩尚在人间的证据,珊却以为是峰刻意编故事来逃婚,吵架收场。伟分别开解珊、峰,实趁机乘虚而入。

第20集

  珊信任伟,答允额外拨款入基金。伟见峰仍眷恋珊,暗中进行破坏阻二人修好,不果。峰接佩来电,赶往会面,知她因已毁容不愿相见,遂折返婚纱店等珊,不久即接佩出事消息。峰赶往佩家,开门的竟是伟,原来伟就是佩,峰难以接受,佩淡然说出当日出事后的一切。另一方面,坚、彤及珊亦已找到抽的复仇日记,担心峰。峰得悉真相后,奇怪佩既已达到目的,何不远走高飞,佩坦言对峰未能忘情,要跟他殉情。坚等寻不着峰,珊却似有感应般,凭一帧掉在地上的照片,终找到二人。佩见峰始终不肯对自己说声“我爱你”,推峰一起堕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