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烧饼皇后朱秀容生性爽朗,相貌标致,人缘极好,所大不幸的是因为有一个刁钻古怪的瞎子母亲,年过三十还滞留闺中,唯有秦简没有被吓退。一天早上,一个衣衫破烂的女孩,一口气吞了三个烧饼,秦简一眼便认定这个女孩正是被皇上下令满门抄斩的霍正气遗孤霍香,而她硬说自己叫李小牛。

皇后萧璃整整三年没有见过皇上,而当朝皇帝,三十好几整天钻在木头堆不理朝正。为了重新找回做女人的感觉,萧璃苦思苦想,在混入宫里的小牛的帮助下,让皇上相信在宫廷之外有个“天下第一”的女子,一身女衣,飘飘然木工活做得极好。

不料祸起萧墙,由此引起一段充满杀机、啼笑皆非的故事。当四处寻找皇后的宫中侍卫,不容分辩地把朱秀容请回宫去的时候,真皇后又被想当皇后的梁凤死命追杀,误入烧饼铺,引起了秦简和梁凤的一场恶斗,于是两个背景完全不同的女人,互相开始了完全陌生的生活。

 山坡上一位头戴藤草的少年一次次出现。李小牛几度萌发拯救之心……远处有眼睛紧盯着这对少男少女的接触,更远处一份善良的好意呵护着李小牛。秀容得知皇上必须在三十五岁前得到龙子……宫中蓄谋已久的阴谋露出...

分集剧情:
第1集

  「皇后烧饼」铺前,朱秀容将刚做好的烧饼送给众乞丐。此时,神医霍正气之女霍香,全家遭满门抄斩,唯她死里逃生,流落至此,被好心的秀容送上烧饼。秀容未婚夫秦简认出她是自己的恩师霍正气之女,不过,此时,捕快在追捕化名为李小牛的霍香,秀容将小牛交给舅舅将霍香送出城外。不料舅舅反将霍香交给王捕快。  皇上寿辰,众衙役在民间到处找秀女送入宫,秀容、秦简想救小牛,不过小牛不领情,还要去做秀女。丞相梁伯之妹梁凤想当皇后,设计陷害娘娘,将几位秀女毒死。霍香嗅出酒中有毒,逃跑中误入娘娘寝宫,发现娘娘萧璃与卖烧饼的朱秀容长得十分相似,娘娘贴身仆人初一却怀疑霍香是梁夫人派来的人。

第2集

  皇上与娘娘大婚三年,却从未进过娘娘的寝宫。娘娘利用霍香的新面孔,将沈溺木工的皇上引出宫外,声称宫外有木工高手天下第一。娘娘扮作天下第一,在宫外等候皇上。梁凤得知娘娘出宫,遂带领五丑飞奔出宫,欲杀娘娘,秦简叫人抬着聘礼,来到皇后烧饼店铺,准备迎娶秀容。此时,梁凤等人追到,将卖烧饼的秀容当成娘娘,大开杀戒。为保护秀容,秦简将梁凤等人引到别处,丞相得知妹妹梁凤在外闹事,派许付统领保护娘娘。秀容在逃命中,遇上许付统领,硬把她当成娘娘,送进宫中。  梁凤等人追杀至天下第一的住所,娘娘中了梁凤一剑,幸被秦简救起。秀容在宫中被当成病人天天灌药,其中只有初一认出娘娘换了人。霍香来到娘娘寝宫,也错将秀容当成娘娘。

第3集

  秀容看出霍香在宫中的动机,决定留下来保护霍香。秀容家中,萧璃被朱母和舅舅说成是鬼附身中邪了,请来道士驱鬼。宫中梁凤逼秀容,奏求皇上废了正宫娘娘的位子,事成之后,送她出宫,否则就将她全家满门抄斩。初一获悉,要求秀容在找到娘娘前,帮其保住娘娘的后宫之位,否则就把秀容的假娘娘身份说出。霍香让皇上到静安宫去找天下第一,梁凤得知有个天下第一夺去皇上的心,将霍香抓住逼她供出谁是天下第一,紧急时刻,丞相待卫吴非赶到,将霍香救出。皇上突然来到静安宫,见天下第一竟是娘娘,心中大喜,让阿秀一定要把手艺传给自己。

第4集

  霍香被带到丞相府,意外见到丞相府供奉霍家灵位,丞相自称霍家是自己的恩公,令霍香十分感动,此时在暗处的吴非将霍香身份证实,丞相命吴非查出是何人将霍香救走。萧璃只身来到应天府衙,说自己是娘娘,让张大人派人将她送回宫中,张大人备了软轿,亲自护送娘娘回宫。  皇上告诉秀容,自己三年没来寝宫,但以后就会住在这里,吓得秀容拉着霍香来到城门口,秀容命人打开城门,但皇上、李南凤等人赶到,此时,萧璃的轿子也来到城门口,张大人看到城内的玉辇,认为是萧璃冒充娘娘,险此将萧璃杀死,被跟踪的秦简救下。秀容惦记着自己的娘娘和秦简,霍香代他给秦简写了一封信,让初一送去。萧璃被秦简救回,仍念念不忘自己是娘娘。 第5集

  初一给秦简送来了秀容的信,让秦简吃了一颗定心丸。周吕坚持要去请道士,为萧璃驱鬼,梁凤带众丑到秀容家,要接娘娘回宫,见到来势汹汹的梁凤,萧璃不敢承认自己是娘娘,朱母叫来众街坊,赶走了梁凤等人,并告诉萧璃,从明天起开始做烧饼,萧璃无奈答应。不废皇后,梁凤心不安,为了取得皇上的欢心,众丑为梁凤设计了一出勾引皇上的闹剧。  皇上三年冷落娘娘,但秀容现在就是不给机会,皇上怀疑娘娘在外面有男人。按照霍香的主意,皇上来到娘娘寝宫,试探娘娘对他是否真心,不料全被霍香说中,还遭秀容指责,说他根本没把心思放在老百姓身上,只顾玩乐,不料,秀容朴实的语言竟触动了皇上,更觉秀容如此关心国家大事,真是难得的贤内助。

第6集

  皇上身边有李南风保护,霍香始终找不到杀皇上的机会。皇上得不到秀容的心十分不快,霍香想皇上先出宫,再设法杀之,于是鼓励皇上出宫,往找偷了娘娘心的秦简。  朱母与周昌逼萧璃做烧饼,可惜娘娘没有这手艺。皇上带着李南风与霍香出宫寻找秦简,霍香设法让皇上把李南风换走,自己再寻机会下手。皇上与霍香来到同安堂药铺,秦简拿着秀容的信,皇上更确定娘娘是在跟他私通,提出用五十家药铺换他一个药铺,条件是秦简离开京城,但遭秦简拒绝。皇上又谎称秦简家后院井里不洁,在井边霍香终找到机会,把皇上推入井,皇上则误会是秦简陷害自己,幸好李南风及时赶到,将皇上救出。

第7集

  霍香从李南风口中得知,将霍家满门抄斩的圣旨可能是假的,霍香答应李南风在事情没查清前不杀皇上。秦简让皇上穿上自己的衣服,端茶倒水,必恭必敬。皇上怀疑他知道自己的身份,秦简求皇上要逼他离开京城,成全他与阿秀的婚事。  小竹屋内,承九少爷得了一种怪病,且病情越来严重,如再找不到良方秘药,恐怕过不到秋天,梁伯焦急万分,不知华佗药谱在那里。秀容回到寝宫,看到皇上穿著秦简的衣服回来,误以为是秦简,扑了上去,并说很想念秦简,令皇上妒火中烧,指责阿秀在外偷情,且将阿秀给秦简的信拿了出来,初一与秀容恍然大悟,在宫外自己的家里一定是真娘娘。丞相带霍香来到按照当年霍家大院仿造的霍神医家,表示要寻得霍家后人,纪念霍神医的恩德。 

第8集

  在丞相设计下,霍香在梁伯面前承认是霍家后代,并深信丞相,托其查出传圣旨的人,丞相借机询问霍香华佗药谱的下落。李南风告戒霍香,要看清是非。秀容知娘娘和秦简一起感到不放心,而初一也要想找娘娘,两人化装成太监,溜出宫外。为断秦简与秀容的关系,皇上下旨将丞相之妹梁凤许配给秦简,秦简接旨后遂决定逃婚。丞相为得霍香的信任,把传旨将霍家满门抄斩的吴非交给了霍香。  秦简带着萧璃一起逃婚,皇上获悉,命李南风去追。初一与秀容回到家,却被朱母反锁在家,半夜两人逃出。梁凤带着五丑追赶秦简与萧璃,为救萧璃,秦简身受重伤,危难时已跑掉的萧璃赶回将秦简救走。霍香跟着李南风来到郊外,寻找秦简,按照皇上的旨意将秦简带回去,与梁凤结婚。萧璃将秦简救往小茅屋,生命垂危,声声叫着阿秀,令萧璃感慨万分。

第9集

  秦简昏迷不醒,萧璃只好以口给秦简药,此景恰被秀容、初一看见,秀容醋意大发,大骂两人后离去。而李南风与霍香也寻到此,南风请娘娘回宫,萧璃却说自己是卖烧饼的,霍香见萧璃对秦简的温柔,也误认为是秀容,李南风只好让他们离开。秀容遇上梁凤等人,梁凤认定她是娘娘,欲杀之。李南风、霍香赶到,吓走了梁凤等人。宫中元老白望之又劝皇上生太子,否则皇上三十五岁前,不能册封太子,就须退位让贤。皇上要秀容生个太子,秀容、霍香费了不少唇舌,才令皇上明白,有一个跟秀容长得一样的萧璃。虽然弄清谁是真娘娘,但皇上已深爱直谏的秀容。萧璃、初一细心照顾受伤的秦简,秦简表示待其复原后,就送萧璃回宫,然而真娘良已不想回宫。

第10集

  秀容劝霍香直接询问皇上霍家之事,皇上承认圣旨的大印是自己的,但对内容全不知情,皇上答应会彻查。皇上找梁伯对证,梁伯表示没有见过此圣旨,梁伯为表清白,陪皇上到尚书省,经查却是一份假圣旨。皇上气得大发雷霆,不过同时醒悟自己不理朝政,害得霍家无辜丧命。秀容提醒皇上,宫里只有丞相权力最大,故嫌疑亦是最大。皇上派李南风暗查此事,被丞相虚情假意蒙蔽的霍香,不信假圣旨是丞相下的。  皇上被白望教唆,大清早跑去帮秀容做烧饼,惜被秀容教训。秀容朴实的做人道理,又让皇上茅塞顿开,回到御书房,即召梁伯命寻找真娘娘。梁凤见皇上宠爱秀容,往找哥哥商量,却遭到痛斥。恼怒下,梁凤戳穿梁伯的野心,想让自己的儿子承九继承皇位。身患重病的承九一直把梁伯当成叔叔,不知自己是亲生父的一颗棋子。

第11集

  各州府接到圣旨,寻一名叫萧璃的女子,假冒娘娘寻到后就地处斩。秀容找白望之,称自己再见不到娘亲与舅舅就要出宫。白望之与皇上接到告,秀容要出家为尼,两人赶到护国寺,情急下白望之急忙回到朱母处,叫朱母快去救秀容,然而朱母坚信秀容不会出家。梁伯获悉一切,则迅速将朱母、周昌接到了娘娘的静安宫。秀容终在静安宫见到了娘与舅舅。初一、萧璃在船上照顾受伤的秦简,吴非找到在船上的娘娘,初一为保娘娘性命,投河自尽。霍香来到丞相府,告之有人假传圣旨,要丞相帮忙调查,梁伯引出霍家遭满门抄斩是由华佗药谱而起,而霍香却说从未见过华佗药谱,临走时霍香见一枚印有初一及璃字的金钗。

第12集

  大家觉得初一可能出事,霍香求李南风去查金钗的事,应天府张大人来向李南风报,他们接到皇上密旨,要将娘娘萧璃杀死。皇上命南风务必将密旨追回,李南风去质问丞相,为何要篡改圣旨杀娘娘。  霍香来到丞相府后山采药,无意间见到不能见光的承九,忆起父亲霍神医临死前的告诫,若见到一个患销魂蚀骨症的人,绝不能救他。早朝,众文武百官询问皇上娘娘是否怀上龙种,否则,就将退位。不料,此时娘娘丫鬟来报:「娘娘怀孕了」。静安宫,秀容、霍香正忙着做假肚子。秦简、萧璃逃到一小屋,钱大娘收留了他们,深夜,他们被梦游的钱大娘吵醒,却发现当年陈留郡太守贺庸的绝笔信,信中揭露了当年丞相假造圣旨,将神医霍家满门抄斩的真相。娘娘怀孕,白望之忙碌非常,又送补药及补品。梁凤找来太医,命其将堕胎药放入秀容的补汤里。

第13集

  皇上亲自给秀容送汤,并告诉她,不愿意为保皇位而欺骗百姓。秀容喝了堕胎药后,开始闹肚子。白望之有口难辩,被关入天牢。梁凤来向哥哥报功,弄掉了娘娘肚里的孩子,又把白望之送进天牢。不料,梁伯大义灭亲,反把梁凤送入天牢。秀容为帮皇上,决定继续装下去,丞相向娘娘报告抓了下药的人。梁伯要李南风从霍香处找到华佗药谱,否则将杀掉霍香,李南风深感江湖险恶,劝霍香不要再追查灭门一事,随他隐退江湖,但霍香不肯。钱大娘与萧璃、秦简来集市,意外发现被人从河里救出的初一,不过初一患了失忆症。李南风向丞相求情,若弄到华佗药谱,请丞相放过霍香,但遭到拒绝。御膳房专司娘娘补汤的小桂子自杀了,白望之与梁凤也被释放。皇上命李南风调查丞相。

第14集

  秀容和霍香又叫李南风绑架承九,南风如实向丞相汇报了,丞相要其按秀容的意思绑架承九。深夜,霍香与秀容回到烧饼铺,找霍香藏在这里的华佗药谱,跟踪在后的梁凤以为找到药谱即向哥哥报功,不料拿到的是一本皇历。李南风来到承九住处,却已不见了承九。承九独自外出,碰上了姑姑梁凤。萧璃、秦简等人来到霍家大院过夜,吴非也追杀到此,钱大娘被活活吓死,吴非见到被自己杀死的初一出现在眼前,以为碰鬼,吓得落荒而逃,而初一突然恢复了记忆。秀容要霍香去试探李南风,把华佗药谱交给他保管,看他会否交给丞相。李南风去找丞相表示如果不杀霍香才交出药谱。丞相得到密报,秀容怀孕是假的,此时梁凤来见秀容,告诉其哥哥梁伯阴谋造反。

第15集﹝结局篇﹞

  皇上到静安宫告诉秀容,民间都在传娘娘的肚皮是假的,叫她不要再装怀孕了。秦简听到宫里娘娘怀孕的消息,也误认为秀容不检点。而萧璃已爱上秦简,不愿回宫,她打扮成秀容模样,来到秦简处,秦简又把她当成了阿秀。 朝廷上,秀容、白望之、梁凤等人共同揭穿了梁伯篡位的野心,李南风在皇上、救命恩人梁伯与自己所爱霍香的面前,拔刀自尽。一切真相大白,朝廷风波已过,秀容终于可以回到秦简身边,不料,回到烧饼铺时,见到的是秦简与另一个长得与自己一样的朱秀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