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徐永邦(郑少秋)痛恨身为银行家兼香港十大首富之一的生父叶胜(关海山)当年抛妻弃子,视之为仇人。邦自幼受养父徐坚(鲍方)薰陶,长大后加入警队;坚亲生子徐家立(罗嘉良)大学毕业后亦投身警界,不久晋升为高级督察。

  一宗牵涉邦同父异母弟叶永基(潘志文)的命案,令邦与上司罗子建(张智霖)遭停职。后得线人陈飞行(张兆辉)帮助,邦替基洗脱罪名,并与建冰释前嫌。邦与建姊罗惠芳(伍咏薇)发展恋情,却波折重重。

  建与好友叶家少爷承康(古天乐)同时爱上善解人意的方巧容(陈松伶)。另外,立被基幼女叶晓冰(张可颐)深深吸引,惜冰只钟情于建;张雪凝(宣萱)一直暗恋立,但立却不为所动。

  邦因一宗命案而无辜入狱,出狱后竟发现立为真凶!立本决意改过,但又被叶永昌(李子雄)利用,无恶不作。胜为保家业,托邦对付立、昌。一段段豪门家族斗争、两代恩怨情仇、感情纠葛将如何了断?

分集剧情:
(第一部)

第1集

  华业银行发生命案,死者为银行总经理叶永基的女秘书珍妮,从高处堕下至大厅中央,当场暴毙。据目击者银行职员方巧蓉称,珍妮死前表现轻松,没有自杀的迹象。死者只有母亲,身在外地,占时无法取得联系;而验尸报告显示,死者已有三个月的身孕。警方到死者家中侦察,发现有死者与叶永基的合影照,而旦死者生前已预约了时间进行堕胎手术,并定了之后的飞机票,准备去美国。

第2集

  方巧蓉到警局报案称被人抢劫,劫匪手臂上纹有一"莲"字,。警方查出叶永基曾过户20万元至珍妮帐户。叶永基成嫌疑犯。职员李陈刚证明叶永基按法当时不在现场。警方因证据不足,释放叶永基。命案再发生,死者是珍妮的母亲,刚从广州回香港,凶案现场发现留有叶永基的指纹,叶永基被拘捕。

第3集

  李成刚的口供被证实是假的,叶永基不准保释,被押候审。徐永邦觉此案可疑,认为以叶永基的财力,根本不需杀人,更不可能会留下如此明显的线索,怀疑有人栽赃嫁祸。徐永邦与叶永基是同父异母的兄弟,上司惟恐永邦会有私心,遂下令永邦停止调查此案。永邦偶然发现珍妮死前遗下一卷胶卷。是她与男友到泰国旅行时所摄;此外,酒吧女老板宋亭亦将一盒录像带交给警方,真凶揭露在即。

第4集

  叶承康加入银行,一心协助发展家族生意,叶家高兴不已。督察罗子建与姐姐罗惠芳相依为命,但惠芳俨如"管家婆",把子建薪水存起来,每天只给70元零用钱。徐家立在事业上颇有野心,为前途着想,刻意讨好上司戴树标到酒吧寻欢,遇上了性感的叶小冰,小冰乃是叶永基的二女儿。小冰留下戒指,被家立拾到,以此成为接近小冰的借口,可惜,小冰没有在酒吧露面。

第5集

  犯人李陈刚从裁判署逃脱,去找叶永基。以叶家在黑道20多年来洗黑钱的磁盘证据想叶家勒索500万,及安排他潜逃台湾,叶永基为保叶家声誉,派叶永昌安排交易,其料永昌为斩草除根,竟私自派人将李陈刚杀死灭口,。叶承康进入华业银行,从基层开始做客户部主任,竟重遇一直暗恋的芳巧蓉。徐永邦对罗惠芳有好感,有追求之意,却发现慧芳已有亲密男友。

第6集

  机缘巧合,罗子建、叶承康不约而同爱上方巧容,子建为成全好友,不惜放弃追求之意。怎知,兜兜转转,子建得到一个机会,帮助巧容之姊还债,巧容对子建好感日增。宋婷乃叶永昌之情妇,一日,永昌接待日本大客户山本到宋婷开的酒吧寻欢,山本看上宋婷,借故侵犯,永昌大怒打了山本,却失去了几百亿生意。野胜大发雷霆。对杀永昌在银行的权力。

第7集

  叶永昌把心一横,决定与宋婷合作走私毒品,并收买警司戴树标疏通警方缉私的障碍。方巧容的姐姐把罗子建给她还债的钱又拿去赌博输光,由于子建已无力再帮助,遂转告叶承康,承康向母筹借,替巧容解困,叶晓冰与罗子建可谓不打不相识,晓冰被子建不买帐的性格吸引。

第8集

  徐家宜与惠芳成为同事,家宜是实习教师,缺少经验,管不了两名落后学生,他们放学后帮助飞行卖翻版CD以至无心读书,家宜要求见家长,飞行假冒之,被拆穿。飞行被家宜锲而不舍的精神所感动,于是向家宜道歉并要两名落后学生勤奋读书。惠芳一直催促阮文泰将两人合买之楼宇加上她的姓名,但文泰总是推搪,惠芳和文泰去照了婚纱照,经同时不断怂恿,终于定下了婚期。

第9集

  文泰失踪,惠芳如梦初醒,方知他是骗子,财、情俱失。晓冰作弄子建,誓要他屈服讲就范,怎料,子建还以颜色,令晓冰当众出丑。叶永昌经戴树标介绍滔爷,进行走私毒品的大买卖,怎料事败,永昌欠下滔爷两千多万。

第10集

  滔爷仅宽限一星期,扣下宋婷作抵押。永昌 走投无路,手下郭立文提示,可去抢劫自己银行的解款车应急。另一方面,陈飞行与几名贼搭上,知晓他们要劫解款车,飞行乃徐家立的线人,遂把线索告诉他,家立提高线人费,叫飞行加入劫款行动 一求一网打尽。岂料行动前夕,家立喝醉召妓模糊中把他与飞行的对话录入妓女的电话内。围捕计划失败,飞行唯有驾车逃走,其中一贼人劫持了方巧容与叶承康,危机中罗子建瞄准劫匪开枪,不料承康亦扑击,替劫匪当了一枪。

第11集

  方巧容挣脱出来,劫匪被击毙,承康送医院急救,取出子弹,终于度过危险期,但双腿失去知觉。期限已到,永昌仍无法还钱,滔爷再次延期。陈飞行被通缉,家宜向家立报告,拘捕飞行。飞行误会家宜出卖自己,家宜内疚不已。

第12集

  方巧蓉托慧芳将信转交给子建,心中道出深爱子建。子建在方巧蓉楼下等她,一反解释,二人终于冰释前嫌,和好如初,倍加恩爱。戴警司听过妓女柔斯交出的徐家力与陈飞行对话的电话录音带。怀疑家立失职,立即要其接受停止调查。

第13集

  叶永基出差后返港,滔爷趁机暴露银行劫案真相,永基带其弟永昌贷款给滔爷,宋亭得以释放。家立被小冰戏弄一翻后,与雪凝和好如初。子建与巧蓉往医院探视承康,承康突然苏醒,经医生证实,承康双脚因受坐骨神经影响,全无反应。巧蓉竭力支持承康用心做物理治疗,经常关心及鼓励,承康越来越开朗,子建亦同意巧蓉的做法,由于租约到期,慧芳另租新屋,与永邦成为邻居。近水楼台,永邦借故亲近慧芳,慧芳对感。家宜知道陈飞行罪名成立,判刑对家立恨之入骨。

第14集

  巧蓉与子建恋爱,前往时,被小冰在承康面前说破,承康驱房。开始自暴自弃,拒绝再做物理治疗,,与永邦分居的阿玲,见永邦与慧芳两人好,心里不是滋味,遂约慧芳见面,要其离开永邦,并找机会与永邦复合。慧芳不想破坏。承康终被伯母劝通,原谅子建与蓉蓉,送蛋糕祝承康生日快乐。

第15集

  阮文泰重新出现,把所有事告诉慧芳,慧芳不但没有原谅他,还给了他一巴掌,警方抓到另一劫匪啊九,啊九不帮找陈飞行认人。飞行从相片中认出抢逼住自己撞车的劫匪,老九无法抵款的幕后主使人是叶永昌,戴警司暗示要扶永昌,永昌果然识相,以新楼抵给戴,换取了老九看病的时间地点,老九在医院洗手间内。家宜代表教会去探视陈飞行,飞行侮辱家宜后离去。飞行终于被家宜打动放弃仇视徐家。阮文泰重遇女骗子兼女友,不料却被打伤,辛得慧芳扶他回家搽药,才有好转,不料永邦看见文泰从慧芳家里走出。

第16集

  永邦打伤文泰,被家人一再道歉,慧芳终于原谅他,二人和好,永邦不在爱加玲,提出离婚,玲一时找慧芳摊牌,纠缠间阿玲被车撞倒,行动有点不便,慧芳内疚不已。小枫回国,入主华业银行为助理总经理,永昌心中暗惊!戴警司介绍阿?作开大型夜总会,只出两成股本,其余永昌开出,徐家立收到永昌赏识,又帮忙小枫找回被盗的汽车,拉上关系。

第17集

  阿玲想留住永邦,于是上演一场"跳楼"的活剧。惠芳为救阿玲住院。阿玲终于答应与永邦离婚,前往澳洲工作。永昌接承康出院,承康扶着拐杖走出,百感交集。叶家上下喜气洋洋,承康翌日即回银行上班,爷爷叶胜批准他同时主管贷款部业务,其父永昌暗喜,盘算着日后会有很多方便机会。梦幻城夜总会发生命案,死者乃一卡拉OK少女,经法医证实,因注射过量药物而死。永邦查出老板阿洪有贩毒前科,戴警司将案子交给扫毒组处理。

第18集

  华美轩附近有偷车活动,家立赶至,发现文件箱内装满大量毒品,永昌拿出一箱钱收买他,家立不禁眼前一亮。永昌拉拢家立成功,二人在贵宾房对饮庆祝。永邦收到信息,与子建驾车追踪郭立文,怀疑文贩卖毒品,但文命女友被验出曾吸可卡因。戴警司责骂永邦不应插手调查此宗毒品案,子建也感没去。永邦巧遇宋婷,答应安排她的亲生女儿珊善于她见面,宋婷接女儿回家,负起做母亲的责任。情人节家立与雪凝烛光晚餐,收到传呼找借口离开。

第19集

  家立知叶晓枫暂时没有男朋友,为讨好她,故意约她往迪厅跳舞,并假称其女友发脾气爽月,晓风心如鹿撞,不知家立用意何在。家立开车送雪凝父母往机场返加拿大。雪凝相反因昨晚的事而向家立道歉,立问心有愧。家立将两张雪凝买的《茶花女》歌剧票转送给晓枫,并称到时陪她去欣赏。家立向雪凝说谎,称警局有事,已将戏票送给警司。得寸进尺,雪凝不知有诈,亦乐意接受。

第20集

  家宜得知雪凝与二哥分手,目睹家立与晓枫挽臂同行,目瞪口呆。家宜在家人面前"曝光"家立所为,家立拂袖而去。晓枫邀家立回家吃晚饭,晓冰寻机揭露家立追晓枫的目的是想进入豪门,无意被叶永基听到。戴警司把一张二百万支票给永昌,说是生意上赚的盈利,永昌知戴赚自己,大表不满,永昌将五十万支票给家立,原来是戴树标让他退回家立的股本。

第21集

  家立怀恨在心,抢走戴树标手下一箱白粉,作为与戴交换永邦被配枪的交换筹码。宋婷急呼永邦,说珊珊失踪,永邦陪她开车到处找珊珊,但始终找不到。深夜,家立往魔鬼山见代数表,进行交换,立受骗,与戴纠缠,戴中枪身亡,被星目睹一切。家立将凶器扔入海,换上新衣并把旧衣烧掉,毁灭证据,神不知鬼不觉。梁警官发现凶案现场有几粒药丸,袋上面写有"徐永邦"三字,同时军火专家真是戴警司身上留下的来复线,跟永邦以前开枪纪录一样。永邦涉嫌杀人凶手,被警方正式拒捕。许远光律师出庭为永邦辩护,主控官引证人和物证对永邦极为不利。

第22集

  在法庭上,宋婷的供词亦不能有力证明案发时永邦不在现场。从大陆偷渡来的星认出家立乃杀人凶手,原来星被捕前曾到过魔鬼山。家立大惊,将星送入拘留所。由于当事人还有一证人需要联络,许律师要求法官批准押后一星期再审,法官批准。聪作证案发当晚目击永邦与宋婷寻找珊珊,并不在现场,但因毒瘾发作,供词全无说服力,陪审团暗自摇头……线人赶来报告,称目击者已被解返大陆。子建与自强经过连夜侦查,发现档案文件显示星已被解返东莞常平,子建与家立通过当地人终找到星。星逃上平台,失足跌下惨死!高院法庭内,主控与律师结案陈词,经陪审团退席商议后,一致裁定永邦罪名成立。永邦蒙冤,惠芳等内心难受。

(第二部 如此兄弟)

第1集

  徐永邦蒙冤入狱,陈飞行借机报复,经常和他作对。徐家立前往监狱探视大哥,永邦要他早日捉到凶手,为自己洗冤。罗惠芳努力钻研法律,决心找到新证据,为永邦提出上诉。监狱球场内,陈飞行被大傻打伤,永邦为救助飞行,亦被大傻扎伤手部。

第2集

  原来飞行几年前曾供出大傻使其被捕。患难真情,永邦与飞行竟成为好朋友。阿忠找方志勇走私白粉,志勇借助罗子建的汽车顺利过关然而子建因卷入毒品案,被谭警司停职查办。方志勇经此教训,痛改前非,改行在停车场代客停车,方巧蓉相信哥哥今后重新做人,高兴万分!惠芳终于找到案子的疑点,许律师认为不能作为永邦翻案之用,但惠芳表示绝不放弃!

第3集

  罗子建与司徒自强看见阿忠上了方志勇开的车,子建与自强持枪扑上,而人束手被擒。方巧蓉知道事有蹊跷,志勇可能被利用,求子建查明真相。谁知子建把案发当日阿忠、志勇进行毒品交易和盘托出,二人被裁定罪名成立,志勇狂呼冤枉,巧蓉对子建的承诺大失所望,遂与其分手。陈飞行父亲因病离开人世,临终时托家宜转告飞行要改过自新,重新做人。巧容一家得知勇在监狱中被阿忠等人打死,伤心欲绝……

第4集

  子建查出志勇被阿忠所杀,临死时屡称被忠诬陷,果然冤枉了志勇,内疚不已,巧蓉对子建痛恨加深。子建工作出色,上司派他往英国受训三年,临行时他要求见巧蓉一面,但遭蓉拒绝。许律师与惠芳探视永邦,永邦意志消沉,对上诉失去信心,劝惠芳珍惜青春,但惠芳对永邦一往情深,决心等他一世。子建受训返港,前去探视永邦,久别重逢,不胜感叹!

第5集

  子建约巧蓉见面,巧蓉难忘兄之事,不愿见子建。子建在酒吧饮闷酒,对巧蓉失约耿耿于怀,叶承康到来,担心二人重拾旧情。上司名子建于警方卧底联络,侦破一宗三千万毒品交易,子建带领各部下,缴获全部毒品,并拘捕一个叫肥龙的贩毒头目。另一边,叶永昌损失严重,徐家立怀疑有内鬼,决心清理门户,消灭警方卧底。陈飞行刑满出狱,在大排档送外卖,徐家宜关心飞行,隔膜全消。惠芳因永邦拒她探视,精神憔悴!

第6集

  许远光律师向惠芳示爱,芳以有男友为理由拒之……远光心灰意冷,打算去欧洲旅游散心。惠芳被远光细心又体贴打动,终于接受了光。人约黄昏后,远光送惠芳回家,巧遇自强,自强往徐家通风报讯,徐家人议论纷纷。自强又向永邦报讯,永邦外表大方,其实内心悲痛!惠芳灵机一动,记起永邦曾说过事发当晚有对夫妇向他问过路,于是在纸牌上贴上永邦的照片,写上"寻人"二字,与远光、宋婷在大会堂演唱会门口展示,终寻到当年问路的女证人。

第7集

  开庭前,许律师前往机场接女证人,却没想到女证人乘飞机时心脏病发作而暴毙!许律师恳求法官将审讯押后一个月,原因乃女证人因心脏病突发逝世,无法上庭作供,需要时间找到女证人的离婚丈夫陈文信出庭作证,法官只批准延期一星期再审。许律师查出陈现在法国,遂去寻找他。

第8集

  峰回路转,许律师终于找到陈文信来港作证人,案情出现曙光。法庭内,人证物证俱在,经一番审讯,陪审团一致裁定,被告徐永邦上诉成立,法官判当庭释放!永邦终于沉冤得雪,腥私源髿g喜!子建与巧蓉见面,巧蓉始终不能原谅子建,舍他而去,子建在酒吧喝酒,满怀心事。巧蓉工作很努力,晓枫安排她与承康前往上海洽谈生意,巧蓉见机不可失,答应下来。许远光向惠芳坦白,承认自己扮演失忆证人,助嫌犯华无罪释放,原来华曾帮助远光为造陈文信证件及找适合人选来扮演陈文信为永邦翻案。

第9集

  许远光受到律师团指责,被吊销律师牌照,惠芳深受感动,决定嫁给远光。永邦向远光、惠芳祝贺,千言万语在心中。许远光和罗惠芳婚后投资开办房地产公司。巧蓉被其姐姐点化,开始接受子建,子建呼蓉蓉见面,但BP机留言两次被嫉妒的叶承康故意洗去……

第10集

  徐家立达到目的,对晓枫开始冷淡,晓枫提议双方冷静一下,对大家都有好处。警方侦破美属处女岛贩毒集团,永昌、家立损失惨重,家立不甘心。永昌要家立先与晓枫和好,因晓枫对家立会起一定作用。家立向晓枫大献殷勤,諔┫蛩 狼福瑫詶骱荛_心。雪凝终于被子建点醒,对家立死了心。

第11集

  雪凝的父母从加拿大返港,雪凝因车祸住院,子建去探视雪凝,怎料其父母竟误会子建乃女儿的男朋友,雪凝倍感尴尬。老包因移民,将"老包记"餐馆转让,永邦失去工作,子建主动帮他留意找工作。叶承康终于向方巧蓉示爱,巧蓉拒绝,晓枫鼓励承康不要放弃。

第12集

  巧蓉向晓枫递辞职信,晓枫竭力挽留,巧蓉无奈!家立见时机成熟,突然向晓枫求婚,晓枫拥抱家立,默许。叶、徐两亲家喜气洋洋,忙办婚礼之事。叶胜关心永邦,顶下"老包记"餐馆交给永邦负责经营,永邦对"老包记"情有独钟,答应下来。教堂内,婚礼结束,子建做和事佬,促巧蓉与承康冰释前嫌。家立度蜜月返港,之永昌开了几家公司,向银行贷款数千万扩展贩毒生意,永昌、家立踫杯,预祝成功。

第13集

  人算不如天算,交易进行时,毒贩大头东被子建枪伤而死,毒品与赃款全部被警方缴获。永昌、家立损失惨重。雪凝决定去加拿大生活,临别依依,子建百感交集。还款期尚余两天,家立计上心头,偷取了晓枫的银行密码卡,永昌命郭立文将密码卡输入计算机,将还款期限改为一个月。晓枫推波助澜,怂恿承康向巧蓉示爱。巧蓉终于接受了承康。

第14集

  自从刘大厨退休回家,"老包记"生意大不如前,幸得叶胜亲自出马,游说到大厨回心转意返回"老包记"帮手,生意才日见起色。叶晓冰生活过于放荡,遭坏人拍下裸体照片,向其父叶永基勒索。永基怒火中烧,责骂晓冰下贱,结果,晓冰离家出走!子建在屋檐下避雨,忽见雪凝持着雨伞出现。久别重逢,恍如隔世。子建鼓起勇气向雪凝示爱,四目相望,两人相拥定情!

第15集

  永昌还银行钱款的期限越来越近,家立把心一横,让郭立文将永基绑票,向叶胜勒索五千万。叶胜救子心切,派永昌将赎金送往绑匪指定地点,永昌顺利地填补了欠银行的贷款。家立驾驶永昌的汽车前往林骞……

(第三部 善恶终有报)

第1集

  徐永邦进入银行上班受到大家欢迎。阿良药永邦回家见晓冰,晓冰已改过自新,在保险公司做雇员。方巧蓉无意中在徐家立的汽车里发现自己为叶永基生前配的那条心型钥匙,怀疑钥匙与绑票案有关,遂将之给叶承康。承康以钥匙为证,揭露叶永昌与徐家立合伙杀害叶永基,永昌无奈,点头默认。郭立文之弟武拿着文签的支票往银行兑现,但文的账户已冻结,永邦在支票背面抄上郭立文的身份证资料,嘱职员照付。

第2集

  罗子建得悉郭立文因争女人,在台湾被黑帮砍死。三婶把拾得的钥匙交给方巧蓉,竟能打开叶永基书柜。巧蓉把钥匙交给永邦。家立看见钥匙,解释它是永基生前遗失的,巧蓉半信半疑,承康见到家立颠倒是非,令巧蓉尴尬,永邦打圆场。阿欣母亲生日,叶永昌送上一条钻石项链,并称散席后来接妻子,原来永昌往酒吧找情妇宋婷。叶胜出绝招,问永昌要江山还是要美人?永昌心情矛盾。

第3集

  郭立无以其兄留下的录音带向永昌、家立勒索50万,但因车祸而丧生,警方于是展开调查。罗子建要求叶晓枫打开郭立文的保险箱,可能会有线索,但徐家立胁迫承康取出保险箱中证据,比子建先行一步。方巧蓉从保险库内监视器显示,见承康打开保险箱,取走录音带。后承康向巧蓉解释及道歉,但巧蓉始终不能原谅他。承康将取得的录音带交给永昌,并称为了维护他,甘愿违背良心,放弃自己唯一钟爱的方巧蓉。

第4集

  巧蓉正式向晓枫辞职,与承康分手,叶胜挽留不遂。永昌终向现实低头,与阿欣和好如初。宋婷心灰意冷,珊珊也感其母被永昌欺骗,把他逐出家门!承康酒后向雪凝吐真言,承认昔日拆散子建与巧蓉的感情而应得报应。雪凝担心子建对巧蓉旧情复燃,忐忑不安。承康决议离开香港,希望永昌赶走家立,及早收手。更提醒晓枫要防范家立,家立可能是她的敌人。

第5集

  罗子建白忙中抽空陪张雪凝,二人冰释前嫌。陈飞行、徐家宜终举行婚礼,这时子建突然接警局急呼,原来已查出持枪劫案中有粒子弹是3年前徐永邦所失的配枪射出的,徐家立闻言大惊!家立已半醉,将空酒瓶朝海中扔去,谁知翌日潮退,有发现空酒瓶出现眼前!家立恍然大悟,相信失枪已落在劫匪手中。

第6集

  叶晓枫揭穿徐家立乱搞女人,并指责他向客户收取回扣,利用银行帮外边的公司洗黑钱。家立遂向晓枫辞职。罗子建抓到劫匪,证实手枪乃徐永邦3年前所失的那支枪。子建与永邦找到卖枪人阿炳,阿炳供出此枪乃3年前一个开白色轿车的人扔到海里的。子建怀疑家立,永邦不愿正视。

第7集

  杨洪从台湾返港,指证家立与戴警司之死有关,家立收买杨洪,杨失踪!徐永邦得知决定引蛇出洞,家立果然中计。家立企图毁灭证据,经出手打伤永邦。叶胜见永邦被打伤,派虎叔教训徐家立,但被晓枫劝阻。家立由律师陪同去警局落口供,制造不在场证据。律师并指责警员阿祥出口伤家立,起诉阿祥。阿祥失去升职机会,要找家立算账,被永邦劝阻,以免惹祸上身。

第8集

  宋婷与叶永昌分手。张雪凝独自打壁球,徐家立要求重拾旧情,雪凝婉拒。家立契尔不舍,雪凝称自己曾为他自杀过,问家立能否为爱情牺牲,他无言以对。

第9集

  子建正式向雪凝求婚,与雪凝拍摄了婚纱照。叶胜派永昌去美国出差,然他飞夏威夷因会宋婷而失一宗生意,叶胜将永昌免职。雪凝暗示子建在她生日时为她放烟花庆祝,但子建公务缠身无法承诺,雪凝生日不见子建而失望。这时,雪凝收到一束鲜花,卡上印着清水湾等你,不见不散。但来者却是徐家立。

第10集

  演化燃放,雪凝激动地拥抱家立。家立炒房产失败,幸得晓枫暗中相助。家立向晓枫致谢,并承诺晓风去瑞士过新生活。子建见雪凝与家立谈情便故意避开雪凝,雪凝去警局找他,他亦避而不见。雪凝终与子建分手。

第11集

  永昌希望家立与晓枫重修旧好。晓枫接到家立打来电话,忙到机场把家立留住,不去瑞士发展。晓枫宣布与家立和好如初,叶胜接受。永昌与家立合伙使华业银行爆出投资失败的消息,结果华业银行被万恒集团收购,徐家立成为万恒集团委任的华业银行董事会主席!叶胜知晓永昌与家立合伙,气得旧病复发。

第12集

  永昌此时才知被家立玩了一把。永昌造家立报仇,汽车发生爆炸,永昌丧生,家立跳车受轻伤。家立被绑匪们勒索一千万。子建收到报告,见家立交款时从暗处冲出,一网擒获!家立被保释。

第13集

  绑匪改口供说子建收买他们诬告徐家立,子建遭停职调查。家立发现雪凝写给子建的信,信中指明证人改口供的真相,激动中不慎把雪凝堕下悬崖。家立和胡世荣编造谎言,制造雪凝被劫杀的假像。警方在山坡下发现摔伤的雪凝,送院急救。

第14集

  承康派人劫走两名改口供的证人,因证据不足撤销起诉子建。承康对永邦和盘托出家立乃亲手杀死叶永基,逼死父亲的凶手,永邦悲痛欲绝。虎叔无意中听到一切,愤怒离去。虎叔欲驾车撞死徐家立,为永基、永昌报仇,然失控被警拘捕。家立否认杀死永基,永邦挥拳打家立,徐坚也和儿子断绝关系。永邦不想叫叶胜再受刺激,吩咐家人保密。永邦不忍虎叔坐牢,让陈飞行安排他逃走。子建终放虎叔一马。自强查出雪凝曾在机场提款,子建推测雪凝被熟人劫持上飞蛾山。家立被传讯,否认雪凝曾到过机场,并制造她不在场证据。

第15集

  叶晓枫向徐家立提了离婚。巧蓉发现雪凝于案发前写给子建信指两名证人改口供之事,子建怀疑徐家立为了灭口,将雪凝推落悬崖!律师告诉家立,只要雪凝一日未醒,难定家立罪。徐远光突然胃病复发,经医生证实,胃癌细胞逐渐扩散。

第16集

  警员阿成目睹家立陪一女子出机场,子建安排阿成往医院认人。因雪凝头缠纱布阿成认不清,家立放下心。雪凝苏醒,子建问雪凝是谁将她推落悬崖,雪凝记不起,医生证实她可能失忆。子建带雪凝重返案发现场,希望能想起当日情景。这时家立赶至,雪凝惊慌后退,回忆起被家立推落悬崖!

第17集

  徐家立正式被拘捕。胡世荣欺骗徐家宜称要指证徐家立。高等法院内,雪凝指控徐家立推她下山。经一番审理,辨方律师反指控方误导证人,控方证人的口供又有疑点。陪审团最后一致裁定被告罪名不成立,当庭释放。

第18集

  徐远光病入膏肓,送医院急救。未目睹刚出世的宝宝而与世长辞!华业银行众经理不满家立作风提出辞职,家立竟提升永邦为总经理顾问,实则夺去其权力。雪凝父母定购机票,打算与雪凝共返加拿大。临走前,雪凝要子建陪她往沙滩回味昔日的甜蜜。胡世荣告知家立雪凝同家人搭机离港,家立计上心头。雪凝突然失踪!

第19集

  雪凝见家立跟踪自己,拼命跑回家。但因精神衰弱再度入院,医生证实她的病情不稳定,不能再受刺激,需要住院修养。家立心有不甘,往子建家找雪凝,子建推说雪凝已与家人搭了另一班机返加拿大,隐瞒家立与永邦。胡世荣终查出雪凝的所在,家立用迷药把雪凝掳走,藏于山坡别墅中。

第20--25集

  谭警司认为案件并非发生于自己管区,嘱子建不要插手,子建把枪交出,向警司请假。雪凝逃出别墅,世荣与家立发现巧蓉接了雪凝走,驱车狂追,雪凝匿入加油站厕所,巧蓉驾车引开荣与立。世荣用汽车拦住去路,巧蓉撞车受伤。经医生抢救,巧蓉因脑神经积血,导致双目失明……雪凝及其家人前往机场,雪凝借口往厕所,又消失。原来雪凝去找家立,一刀插入其背,雪凝竟跳楼身亡!但家立只是受了伤,并没有大碍!

  雪凝去世后,子建处于痛苦之中,承康等人尽量帮助他走出阴影。家立到灵堂去探望雪凝,遭到众人谴责,誓要子建也失去最爱的人。巧蓉双目失明后,子建一直关心她,俩人又重新萌发了感情的火花。叶胜年老体衰,突然心脏病复发,昏迷入院,结果不治而死。永邦痛失老父,悲痛欲绝,下定决心,完成叶胜的遗愿,回到叶家,与晓枫、承康一起重振华业。家立彻底失去雪凝后已接近于疯狂的状态,绑架并活埋了失明的巧蓉。子建历尽艰辛冒着生命的危险终于找到了巧蓉。巧蓉担心自己会成子建的累赘,而离开了子建,子建决定去澳洲寻找巧蓉。远光去世后,永邦经过努力,终于和惠芳走到了一起。二年后,子建独自一人从澳洲回到香港,又来到了那棵还原的榕树下,为早日能见到巧蓉许下愿望。当他离开时,又见到了双眼已经治愈的巧蓉,两人紧紧地拥抱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