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怀玉多次遭陷害,总被康熙适时解危,康熙为表对怀玉的真情,更不惜与太后反目,然而在此同时,怀玉不可告人的身世却被揭发出来,原来怀玉实为前皇帝的女儿,但这时的她早已身许康熙,并且怀了龙子;成韵一心要登上皇帝宝座,得知怀玉身怀龙种,更意图加害怀玉;应熊虽奏旨娶了建宁公主,但仍然对怀玉恋恋不舍;康熙因怀玉敏感身世,饱受太后及文武百官的莫大压力;它们的命运究竟会发展成一个怎样的结局?

分集剧情:
第1集

  兰姨提醒怀玉不能对皇上或应熊动心,怀玉否认。太后欲借成韵怀孕一事迫康熙立成韵为后,康熙面有难色,令成韵极为难堪,遂背地里挑拨建宁对付怀玉。康熙夜探怀玉倾诉衷肠,怀玉忍痛拒绝,康熙伤心离去,离开时被成莹撞见,傅王府上下因此惴惴不安,德福晋于是主张为怀玉找婆家。怀玉坚决不从,被福晋软禁。建宁女扮男装探望应熊,应熊漠然待之,建宁气极欲杀应熊,却又下不了手。韵贵人欲见康熙被图德海挡回,大骂图德海是“狗奴才”,康熙出现责骂成韵。建宁得知便向太后告状,太后出面婉劝康熙看在成韵怀有龙种的份上善待成韵。

第2集

  应熊不愿与建宁成婚,欲离开京城回云南,临行前到傅王府与怀玉告别。傅荣假托怀玉不在,但答应帮其传信给怀玉。怀玉得知应熊离京,遂设计逃出王府前往劝阻。而康熙误以为两人私奔,龙颜大怒,亦前往阻止。太后为应熊与怀玉同时失踪而大发雷霆,命傅正一天之内找回怀玉,否则按照大清律法处置。福晋大受刺激,说出怀玉不是傅王府的女儿,引起傅荣怀疑,傅正只好对其说出十五年前的故事。

第3集

  怀玉与应熊同行前往云南,欲在途中说服他回京。康熙担心二人安危,派人四处寻找怀玉,引起韵贵人不满,两人发生争执,韵贵人气晕。南下途中怀玉将应熊打晕并运回京城,谁知却被成安父子在岸口布下的杀手抓住,投入牢笼。为挽救傅王府,成莹进宫见成韵,求成韵在太后面前为傅王府说情,反遭成安辱骂。

第4集

  应熊醒来,得知怀玉并非真心与他回云南,顿时心灰意冷。太后与朝中大臣联合要求严惩应熊与怀玉,康熙无奈之下只好下令将傅家举家流放。应熊与怀玉巧计逃出牢笼,回到傅王府却发现王府已被查封,府内空无一人。图德海及时出现告知情况,怀玉悲愤之下前往劫囚,康熙得知急去救助。而此时平西王吴三桂突然出现,形势急转直下,康熙命令将有关人等带回京城听候发落。

第5集

  怀玉平安归来,傅家大小化险为夷。平西王带兵入京使康熙心生疑窦,遂与军事大臣商议加强防范,欲除平西王。平西王进宫为应熊求情,并答应一定让应熊与建宁公主成婚。康熙大喜,马上赦免了应熊。面对父亲的威逼,应熊表示宁死也不娶建宁为妻。建宁公主假借怀玉之名写信约应熊相见,并向其表白心意,应熊断然拒绝。建宁伤心欲绝冲进雨里,并扬言要杀死傅怀玉。因淋雨受了风寒,建宁回到皇宫便生病了。太后前往探视,成韵趁机煽风点火,道出公主生病的原因。太后召见吴三桂父子,应熊当面悔婚,太后正要发作,康熙赶到,不准应熊退婚。康熙对应熊晓以大义,应熊终于明白康熙的苦心,同时亦答应去探望为他而淋雨的建宁。

第6集

  应熊探视建宁,建宁大喜过望,两人首次在见面的时候没有发生争吵。怀玉接受嫂嫂成莹的规劝开始学习女红,在皇上送给她的黄缎上绣了“龙在天涯”四字。青青又惊又喜。吴三桂登门造访傅正,以言语打探怀玉身世,傅正夫妇深感忧虑。是夜,吴再次派人潜入傅王府,刚好听到傅正夫妇与傅荣的谈话。兰姨在追赶吴三桂密探的过程中显露了身手,被大家发现,顿生疑心。为保怀玉安全,兰姨只好将其打晕并带离傅府。怀玉失踪,傅王府上下心急如焚。在运送怀玉出城的过程中,兰姨等人与守关的清兵发生争斗,怀玉被官兵救回。

第7集

  怀玉失踪,应熊怀疑是吴三桂所为,遂要求他释放怀玉。吴三桂道出怀玉身世,并以不揭穿怀玉身世为条件逼迫应熊娶建宁为妻。应熊左右为难。怀玉获救后被送至乾清宫,昏迷中仍呼唤康熙名字,令康熙大为感动。成韵得知怀玉在乾清宫,便在太后面前挑拨是非。太后等人来到乾清宫欲捉怀玉,却扑了个空,临走时不忘命令康熙疏远怀玉,以免遭人非议。怀玉醒来,康熙提出要将怀玉召入宫中长相厮守,怀玉拒绝,表明只愿与家人团聚。

第8集

  吴三桂带领应熊进宫面圣,要求早日为应熊与怀玉成婚。康熙生疑,无奈应熊守口如瓶,康熙只好答应早日为其完婚。怀玉回到傅王府,成莹无意中透露出应熊与公主即将举行婚礼的消息,怀玉深感意外。应熊欲见怀玉,被傅荣拒之门外。傅荣劝应熊注意自己额附的身份,应熊承诺不再见怀玉,并暗示吴三桂也将不再找怀玉的麻烦。傅正等似有所悟。应熊在酒楼买醉,口中还喊着怀玉的名字。怀玉赶到,应熊对其表白心意。这时建宁赶来,却刚好看见应熊拥怀玉入怀,深感受了愚弄,于是决定回盛京,康熙劝不住,只好将她软禁宫中。

第9集

  建宁负气逃出皇宫,怀玉与图德海带上酒醉的吴应熊前往阻止。但是建宁宁死不嫁,以性命相逼,却误伤应熊。建宁后悔莫及,遂马上打消了回盛京的念头。回到宫中,太后召见傅正夫妇及怀玉,让怀玉代替她去白云观颂经礼佛,为大清祈福。太后对怀玉委以重任,傅正夫妇在感到荣幸的同时也深感意外。怀玉与建宁促膝长谈,表明自己爱的是康熙,与应熊之间只有兄妹之情。建宁终于平静下来,并开始思考如何才能得到应熊的真爱。

第10集

  应熊进宫向建宁请罪,建宁又与其怄气。建宁得知太后派怀玉去白云观颂经礼佛的真正目的后,顿时坐立不安。怀玉即将前往白云观,托傅荣将玉佩还给应熊。傅荣再次询问怀玉是否喜欢上了皇上,怀玉无言以对。成韵假意建议康熙等怀玉回来之后将其接入宫中,康熙疑窦顿生。怀玉前往白云观,应熊不顾吴三桂阻止,一路护送。傅荣在酒楼遇见应熊,替怀玉将玉佩还给应熊,伤感之下应熊将玉佩摔碎。应熊与康熙一同狩猎,表示退出竞争,将怀玉的幸福交给康熙,并请求康熙一定要保护怀玉。

第11集

  成韵联合太后,降旨命令怀玉到白云观出家为尼。怀玉不从,太后便借抗旨之名欲杀怀玉与青青。千钧一发之际康熙赶到,救下二人。而此时兰姨等反清人士得到消息,亦赶到白云观行刺康熙。混乱之中康熙身受重伤,生命危在旦夕。回到宫中,康熙得知怀玉被囚天牢,以生命抗争,发誓一日不见怀玉,一日不疗伤。太后盛怒而去。成韵又在太后面前献毒计,欲趁皇帝病重杀怀玉于狱中。

第12集

  得到太后密令,成韵亲自到天牢审讯怀玉,并用私刑逼迫怀玉承认在白云观勾结乱党、行刺皇上。幸亏建宁与应熊及时说服太后,赶到天牢,救下怀玉。为救皇上,太后同意让怀玉进宫见康熙,但条件是只要皇上一康复,怀玉就必须回到白云观出家为尼。怀玉无奈只好答应。乾清宫内,康熙一度昏迷,众人皆以为皇上驾崩。但怀玉不愿放弃,不顾一切为其喂药,终于使康熙起死回生。

第13集

  皇上病情好转,太后令人追查白云观刺客一事。成韵闯入乾清宫,正撞见怀玉手拿“龙在天涯”的黄缎带翩翩起舞,妒火中生,于是大闹乾清宫。康熙盛怒之下将成韵打入冷宫。太后为其求情,却被康熙断然拒绝。建宁与应熊两方周旋,无奈太后与皇上均不肯让步。太后更出言相逼,若康熙废了韵贵人,她便下旨命怀玉剃度出家。成泰父子得知成韵被打入冷宫,遂与太后密谋除掉怀玉。

第14集

  嫣红探望冷宫中的成韵,说出太后为成韵的事与皇上闹翻,成韵深感无望走出冷宫,痛苦不已。为迫使太后全力救助自己,成韵假装自杀,太后果然中计,以携怀玉出家作为要挟,让皇上释放成韵。眼看形势进一步恶化,建宁与应熊提议皇上赦免成韵并立其为后,同时太后赦免怀玉,立其为妃。矛盾得到暂时的缓和。成泰父子拜见成韵,得知成韵是假怀孕,极为恐慌。但事已至此,只有继续隐瞒下去。

第15集

  太后假意询问怀玉对立后一事的看法,怀玉不防有诈,径直说出自己的看法,惹恼了太后与韵贵人。怀玉不愿受封为妃,留下一封信给康熙之后离开皇宫。皇上正为怀玉不愿受封而借酒浇愁,建宁又送来怀玉给康熙的信。因信件被撕,众人对信的内容各有各的理解,康熙、建宁与应熊产生误会,后图公公将信补充完整,方知是一场误会。为了隐瞒怀玉私自出宫的事情,图德海献计让建宁假扮怀玉,卧病在床。成韵欲探虚实。

第16集

  成韵听说怀玉得了天花,欲往怀玉阁一探虚实。机灵的建宁扮成满脸麻子将其吓跑。怀玉出走,皇上四处派人寻找。怀玉与青青在路上遇到尚之信强抢百花楼艺女芸儿,怀玉出手相救。混乱之中青青被尚之信捉住。傅正夫妇进宫见康熙,劝康熙放弃对怀玉的感情,康熙不肯。为助芸儿拿回东西,怀玉重回百花楼,不料却被老鸹迷昏,重新落入尚之信手中。成泰、成安进宫见成韵,带来怀玉私自出宫的消息。成韵心生毒计,安排成安盗走传国玉玺,嫁祸怀玉。

第17集

  传国玉玺被偷,皇上传令封锁全城。成安身负重伤逃出皇宫,眼看不支,得芸儿相救返回成府。成安对芸儿一见倾心,不惜违抗成泰之意将芸儿收留。由于成韵的设计,太后等人亲往怀玉阁探视,怀玉出宫之事暴露。成韵趁机在旁煽风点火,将怀玉私自出宫与玉玺被盗联系在一起。

第18集

  太后下令成泰父子搜查傅王府,皇上阻止,太后盛怒之下摆驾回慈宁宫。成泰与成安在房中密谋杀害怀玉,被前来送茶的的芸儿听见,成泰欲杀芸儿灭口,成安极力维护,与成泰大打出手。为救怀玉,芸儿女扮男装混入尚王府,反而被尚之信捉住。为了报答芸儿的救命之恩,也为了让芸儿完成心愿,成安出面救了三人,并将怀玉、青青放走。怀玉回到王府,才发现自己已经成为通缉要犯。

第19集

  芸儿被成泰逐出成王府,又累又饿,昏倒在大街上,被微服出宫寻找怀玉的康熙救下,并为其煎药治病。多年隐居在外的太皇太后孝庄思念皇孙玄烨,特地摆驾回宫,入住颐寿园。太后因康熙多日未向其请安,心生不悦,带领成韵前往御书房。幸亏建宁想出办法让应熊假扮皇上,在思亲堂颂经思过,瞒过太后。怀玉亲眼看见康熙与芸儿在郊外的草房生火煎药,态度亲密,误以为皇上移情别恋,又与其发生争执。芸儿终于知道二人身份,极力解释,怀玉终于原谅了康熙。

第20集

  成韵对皇上在思亲堂颂经思过之事心存怀疑,于是唆使太后再次一探虚实。太后不悦,责怪成韵工于心计,走火入魔。成韵再次闯入思亲堂找茬,而此前建宁与应熊刚闹别扭,应熊拂袖而去,堂内空无一人。成韵满以为捉住了他们的把柄,不料这时皇上却突然出现,成韵落荒而逃。怀玉回到宫中,路过颐寿园,图公公告诉她这里是宫中禁地,擅闯者死,怀玉感到十分奇怪。怀玉为私自出宫之事向太后请罪,但坚决否认玉玺是自己所偷。建宁与应熊赶到,提出疑点,并将疑点的矛头指向成亲王一家。成韵让太后将怀玉骗入密室验伤,却对她动用私刑,意欲使她屈打成招。怀玉不服,奋起反抗,带着青青逃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