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原任职警察的高中正(苗侨伟)自儿子进星两年前失踪后便退下火线,转而开设私家侦探社,手下计有文启超(陈国邦)、万大宝(廖碧儿)和林欣欣(杨秀惠)。

  正边工作边找寻星的下落,他因工作而认识了临时演员领班黎筱(吴美珩)。筱偶然发现星的失踪竟与自己有关,出于歉疚,她卖力助正找寻星,竟又给笨手笨脚的她理出头绪!失踪案的背后,原来牵涉正的离婚妻子和好友刘国伟(黄智贤)。正知悉真相后大受打击,筱遂以自己的身世来开解他。

  另方面,正与筱日久生情,但二人结婚之日竟有突变,筱下落不明,再出现时性格大变,正再一次面对至亲好友离奇变异的境况……

分集剧情:
第1集

  警员高中正接获线报,得知牵涉入一桩连环凶案、绰号“玫瑰杀手”的歹徒在某大厦出没。正率众跟踪,却遇见儿子进星。星缠着正,要跟他玩兵捉贼,正怒喝他离开,却因而惊动玫瑰杀手,被他逃脱。正返家欲替星庆祝生日,发现他并不在家,正遍寻不获,星俨如在人间蒸发了般。两年后,正已跟妻子何绮文离婚,并脱离了警队,开设了一家私家侦探社。正的手下万大宝及林欣欣扮作按摩女郎,成功取得目标人物的犯罪资料。黎秋是一临时演员公司的老板,一日,其女儿黎筱带着小演员钟小杰到正的公司,请他寻找杰父钟志平的下落。正和表弟文启超调查得知平因欠债而被杀。杰突然失踪,正认为事有蹊跷。筱看过星的照片后,想起曾在星失踪当日见过他,不禁内疚不已。

第2集

  正知道筱曾经见过星后,赶往找她。不料秋竟找来小演员来扮作星,正失望而回。秋一时大意,令正两年前打算在星生日当天送给他的球鞋掉到街上。欣的外公郭青到侦探社,希望寻回25年前失去的球鞋。原来青是当年香港足球队的“黄金右脚”,然而他自从失去了幸运球鞋后便一蹶不振。正向当年的球迷着手,惜未有所获。筱四处寻找跟星同样型号的球鞋,可惜该型号已卖光。有人掉了钱包,筱发现钱包内有星的照片,她赶忙通知正,因而得知物主正是文。筱劝文原谅正,怎料却弄巧成拙。筱终于找到星的绝版球鞋,惊喜万分。筱送球鞋给正昤欲言又止,令正大是疑惑。

第3集

  筱向正细说当日遇见星的情景,又带他到遇见星的地点。正至此才恍然星当日看到自己被上司杨刚责骂,误以为自己令星被革职,所以吓得不敢回家;正自责。筱代红星Ann拍摄出浴戏,期间巧遇曾与她有一面之缘、专画素描的Joey;时Ann带着爱犬拿破仑至,Joey看见即走避。仑失踪,筱请正帮忙寻找,正认为仑是跟了熟人离开,又发觉Ann对事件有所隐瞒。筱看见Joey和仑在一起,Joey说仑本是属于她的,又指Ann抢走了她的男朋友。筱发现仑对星的手帕有特别反应,怀疑牠曾与星接触,筱遂希望利用仑的鼻子来寻找星。仑走失了,筱和正寻至一空置的房子,发现墙上贴满了Ann的照片。正推测那里是玫瑰杀手的巢穴。二人其后发现Ann和Joey倒卧在树林内。

第4集

  Ann被掐死,Joey重伤昏迷。正带总督察官青云到房子调查后,怀疑玫瑰杀手是为了报复而掳走星。正希望参与调查,惟却遭刚拒绝。Joey醒来说出被袭经过,然而她却未能说出凶手的样貌,叫云失望。筱再做Ann的替身,期间Ann的鬼魂突然出现,筱大惊失色。宝为了追查凶手并替正找回星,跟踪云到Sophia Café。云姊兼Café老板秀华以为宝对云有意,云感尴尬,宝则失笑。正怀疑Ann的忠实影迷肥康是凶手,筱愿意再次扮Ann以引凶手出现,正请旧同僚刘国伟保护她。云逮捕康,却发现真凶另有其人。筱到Joey家,Joey突然失常,掐住她的脖子,并叫她Ann。原来Joey的爱人是Ann,失常的她拉着筱,要与她一起跳楼。

第5集

  Joey要与筱同归于尽,幸正和云及时拉住筱。Joey堕楼,脑部受损,成为植物人,正表现激动,追问她有关星的下落。伟劝正放弃找寻星,正却说要北上找名医治好Joey。云接到华哭诉的电话,赶去café始知道café遭盗窃后。华要云找回保险箱,并不许他报警。云偷偷翻看她的日记,竟发现内里一片空白。云请超等帮忙寻找保险箱,宝更扮作云的女朋友以接近华。宝和云发现华并没有写日记,反而正跟某人通信。超终于找到保险箱。云指责华不知自爱,遭华怒掴。文质问正为何星的失踪与玫瑰杀手有关,正无言以对。正等再利用仑的鼻子追寻星,终发现星失踪时所穿的衣服,衣服上染有血迹,文激动不已。

第6集

  文认定星已遭不测,伤心过度,晕倒送院。文醒来,指责正招惹杀手害死星,正自责。云到侦探社请宝等帮忙调查谁是华的秘密情人。宝早知华的情人是富商方家信,她请秋找来临时演员假扮信,并着华在云面前上演一场分手戏。云大赞宝效率高,问她为何不投考警员,宝闻言面色一沉。秋不解华为何不计较名分的跟着信,华自言能较信妻江丽萍更了解信,满足感很大。宝到监狱探访父万勇,喜闻他快要出狱。失明钢琴家江辉欲寻找曾以琴音鼓励他、但与他素未谋面的女子Alice。超、宝和欣发现孤儿院的赵姑娘隐瞒跟Alice认识一事;另方面,辉也拒绝透露失明前的往事。超等三人设计引Alice现身,宝赫见她竟是萍。萍向她细诉与辉的关系。

第7集

  时辉追至,宝情急下要欣冒充Alice。辉雀跃,说Alice是最接近其心灵的人,又说不愿再见到生母,萍闻言伤心。超指责宝和欣欺骗辉,宝不以为然。萍暗中为辉找寻名医和新居,并以哑巴兰姐身分的照顾他。富家子纪子谦到侦探社,要求帮忙寻找人生目标,超赶他离开。正意志消沉,筱劝他替谦找目标,藉工作助人助己。超透露当年因为谦而转当突发记者,他因采访一场大火而获普立兹奖,但同一场大火却夺去了他好友Fanny的生命。正与谦父天成谈话后,要求他不再在经济上支持谦。谦无家可归,筱收留他。勇出狱后在酒楼当泊车服务员,他工作时重遇前妻萍,萍追问二人已去世的女儿葬在哪里。勇支吾以对之际,宝出现,大叫爸爸。

第8集

  萍追问勇宝是否其女儿,勇支吾其词。信质问萍与勇的关系,萍即反问他跟华的关系。正要谦自力更生,筱提议他当临时演员。谦认真演戏获导演赞赏,谦大受鼓舞,决定以演戏作为人生目标。成反对谦当演员,并透露其亲母正是因为演戏而过世,谦至始才知生母原来另有其人。成细诉谦母往事,更答应让谦做他爱做的事,谦大喜。谦到片场探望筱,表示会去纽约攻读戏剧,临行前欲向筱示爱。勇向正透露当年跟萍分手和入狱的原因;萍告诉他辉是其亲儿,勇错愕。勇指责萍没有好好照顾辉,要与他相认。宝奇怪勇和萍在一起,更找到一帧二人的旧照片。宝向勇的朋友泉查问,始知亡母凤之死跟萍有关。

第9集

  萍和勇一起参加辉的演奏会。开演前,萍惊悉辉已发现自己的身分,并听到他说此生最恨的人便是她,萍心如刀割。原来宝为了报仇而向辉透露其真正的身分,勇知道后大怒,掌掴之;宝对萍的恨更深。辉宣布取消演奏会,更折断左手手指,不再弹琴。萍从医生口中知道辉不可以再弹琴,自责。宝有心躲避勇,正凭线索推测宝会到医院探望辉。宝和萍双双失踪,此时勇接到昔日黑社会头目罗豹的电话后便匆匆离开。宝知道萍才是生母,自责令辉伤残。宝和萍从豹口中得悉勇一直是卧底。正怀疑宝和萍遭绑架,使计引豹向信索取赎金。华突然接到信电话,惊喜。然而二人见面后华对信大失所望,华更拂袖而去。华遇秋,秋开解之,又自荐当她的新男友,华失笑。

第10集

  云对秋自称是华的新男友一说半信半疑。华为配合秋戏中角色,给他围上围巾,期间情不自禁地吻他,秋陶醉。萍为着辉愿意接受勇和宝为亲人,但却不肯原谅她而伤心。萍不适,欣看见后陪她往检查,萍求欣不要泄露她的病情。信不想再偷偷摸摸,劝华跟他母亲林淑妍见面。云终发现华仍跟信来往;云买醉,宝开解他。云误会自己与宝发生了关系,向她表示会负责任,宝暗笑。辉获通知可做眼角膜移植手术,宝、勇大喜。辉重见光明,欣为他朗读萍寄给他的信,辉由此想起萍对他的关爱,决定原谅她。辉、宝等怀疑欣有事隐瞒他们,众人最后凭线索赶到医院内的教堂,骇见正为萍举行葬礼。

第11集

  辉透露将作世界巡回表演,萍将与他同行,他会用萍的眼睛看世界;勇和宝依依不舍。云为华对他不瞅不睬不快;宝为助他而挥拳打向他,此招果然令姊弟俩和好如初。华送亡母的玉镯子给宝,宝错愕。宝无意中知道假护照案与星有关,云着她保守秘密。正拜祭星时遇见文,二人一起晚餐,文坦言正不够浪漫。秋看见母王小甜与年轻外籍人士威廉约会,担

  心她会被骗。甜失踪,正觉威廉貌似五十年前荷里活的明星威廉亨特,并凭线索找到甜的下落。甜细诉当年的一段情,并着筱穿上旧舞衣以完成其心愿。正看见悉心打扮的筱,惊艳。宝送手表给云,云竟怀疑她想安装偷听器。宝为报复,在云家安装针孔摄影机;宝听到云与手下的对话,大为震惊。

第12集

  云等查出假护照案的首脑是Kill标,并推测星仍未死。云发现宝在其家安装了十三个针孔摄影机,出言戏弄她。宝听说标的卡拉OK店有大批北姑,心有决定。正想重新追求文,于是以筱为仿真对象,筱不知就里,开开心心的去赴约,最后失望而回。筱为正和文张罗烛光晚餐时,遇见文购买领带,以为是买给正的。文看着烛光晚餐,坦言已有男朋友,正失落。云与手下龙到卡拉OK店调查,惊见宝扮作北姑接近标。云得宝的帮助,得以捣破假证件工场。另边厢,标知道宝是卧底,打算置她于死地。正喜闻星尚未死,可惜线索在此中断。筱看见伟的领带,推测他就是文的男朋友,筱追问他时刚巧被正听到。

第13集

  伟梦见正知道了他们把星藏起来一事,不安。翌晨,星嚷着要见正,文即欺骗星正还未原谅他。Joey终于苏醒过来,她否应掳走了星,正于是决定到澳门调查。伟和文趁机带星去玩模型飞机,星赞成她和伟结婚,文喜出望外。伟为救星而被车撞倒,他为怕警察看到星,着文先带星离开。筱押着发高烧的正返港,正表示不会放弃寻找星。伟知道星惦记着正,遂偷偷地带他找正,结果被文发现,文哭着说不会被正抢走星。正看见星在其楼下,不理会自己有病在身便冲下楼,正晕倒前看见星握着他的手。正怀疑文和伟把星藏起来,遂跟踪伟到教堂。伟细说为何要把星收起来,正顿感晴天霹雳。伟带正往见星,父子重逢,相拥而泣。

第14集

  筱惊见星在正家,始知文和伟一直把星藏起来。筱告诉秋星并非正的亲生子,又说假如自己非秋亲女,一定会恨他,秋闻言一凛。星哮喘病发作,秋带治哮喘汤料到正家给他煮汤;正与秋一席话后豁然开朗。伟向警方自首购买假证件,更愿意做污点证人。正看见星关心伟,又知道伟为了星所受的压力,心有决定。华发现送给宝的玉镯子尚在云房间,云坦言二人是假拍拖,时宝来电,华着云找紧机会。云欲借酒醉向宝示爱之际,竟遇见宝发现其男友一脚踏两船。伟上庭聆讯,星折幸运星给他。正决定把星让给文和伟,又将侦探社交给超,然后到加拿大工作。超带星赶到机场,正狠心地掌掴星,又说已不再爱他。

第15集

  星哮喘发作,伟彻夜相陪,星要伟当他的新爸爸。伟和文筹备婚礼,秋劝筱向正示爱,筱和甜反着他找个伴。秋欲向华示爱,不果。秋告诉云他决心追求华,同时怂恿云向宝示爱。云当众向宝示爱并吻她,宝得知秋是他的幕后军师,怒掴云一记耳光。超与宝到时钟酒店替客户拍捉奸的照片,超惊见女方竟是好友Betty。Betty要求超还她照片,超以专业守则为由拒绝。Betty反怒斥当初就是他的专业把女友Fanny害死,超心中一痛。宝从筱口中知道Fanny的事,看到超揭穿客户存心利用照片勒索Betty后,对超对爱情的专一及专业精神大为欣赏。伟和文遇上空难身亡,正返港接星回家,星说讨厌他,嚷着要找文和伟。

第16集

  由于国伟与Winnie在空难中身亡,所以中正便成为星仔唯一的亲人,但中正当初为了令星仔死心,曾狠狠伤透星仔的心,故一时间亦未能重新接受中正,幸而得到黎筱的开导,星仔终能再次接受与中正展开父子的新生活。 富商纪天成突然往侦探社找中正,原来纪子谦发生了意外,头部受到重创,瘀血令他丧失所有记忆,他唯一可以记起的竟是黎筱;子谦更声称曾以钻石戒指向黎筱求婚,众人对此亦大为不解。为了令子谦可以恢复记忆,黎筱带子谦重游片场,可是没有太大的收获。

  另一方面,中正有感自从黎筱出现之后,他的生命起了很大的变化,而一张贴纸相,令他知道黎筱对自已的重要性,放是鼓起勇气向她示爱。

  启超等人终能解开子谦计算机上的密码,但计算机中只记录了有关他与神秘女子吃「东甩」的事情,当子谦看到这些资料之后,竟想起和他一同吃「东甩」的女子竟然便是黎筱,正当他要将事实告知中正之时,黎筱出现,并声称很挂念他……

第17集

  黎筱终于接受中正求婚,虽然黎秋意属子谦,但黎筱心意已决,黎秋也无法阻止。

  另一方面,子谦失忆回港,天成对他爱护有加,而且更有意将纪氏集团交给子谦打理,令一直努力工作的大志、琳琳甚为不满。

  天成将重要工作交予子谦处理,怎料子谦在处理文件时,发现有人亏空公款,而且数目达六千万之多,为了解此事,天成特意找中正协助调查。而从证据显示,嫌疑最大的便是大志。黎筱突然约子谦见面,而且说他曾以十二个数字表达他对自己的诚意,但子谦却对此毫无印象,唯有找中正求助,希望可以找出这些数字的真正意义。为了调查纪家各人,大宝以美色混入「私窦」调查琳琳,怎料发生火警,大宝被困火场,幸青云及启超及时赶到,将她救出。

  在结婚前夕,中正竟见到黎筱与子谦出双入对;及后当他发现子谦提及的十二位数字原来是银行户口号码。经调查后,原来这户口是子谦与黎筱联名在纽约开设的,而存款正是纪氏被亏空的六千万,中正一怒之下悔婚离去……

第18集

  中正查明子谦亏空公款,再加上琳琳服食软性毒品,天成大怒,决定将纪氏主席一职交予大志,而他亦过份激动而晕倒。大志成功成为主席,一神秘女子致电给他,以揭发他的阴私为胁索一百万,大志无奈答应……

  自与黎筱闹翻后,中正心情烦燥,不能专心工作,但黎筱突然失纵之后,中正立刻赶往找寻。黎筱突然返回家中,而且对中正诸多回避,而且对子谦亦决绝拒爱,令中正大感不解。由于黎筱声称自己对子谦的事毫不知情,令中正心中难受。原来在中正悔婚之日出现的神秘人便是黎筱失散多年的孖生姐姐莫慧姿,二人相认之后把臂同游过往生活过的地方,最后二人回到慧姿家中,由于黎筱换上了慧姿的衣服,被大志的手下误会身份,结果被迫跳下悬崖而昏迷入院。

  中正怀疑亏空公款另有其人,再次展开调查。大志恐奸计被识破,竟然将昏迷的黎筱掳走,威胁慧姿协助他将中正铲除,慧姿唯有从命。慧姿趁启超不备,将他在手机上的秘密相片传给杂志社,设计令中正的侦探社名誉扫地。

第19集

  大宝与启超因男女关系而处于极为尴尬的位置,不过在工作上二人合作无间。纪琳琳服软性药物的照片被公开,天成震怒,向中正大兴问罪之师,中正百辞莫辩,亦直接令启超与中正发生不和;启超思前想后,怀疑黎筱出卖侦探社。

  启超向中正陈述自已的判断,但中正并不相信,二人再起争执。启超大为气结,独个儿到酒吧卖醉,却遇上青云,青云亦相信启超不会作出这种不法行为。

  大志为保地位,主动提出离开霞飞路工程,不要与子谦有任何冲突,天成大为欣赏,决定再将主席一职交予大志。大志大权在握,遵守承诺将黎筱交回慧姿,慧姿为了保偿黎筱,决定要在她苏醒之前将中正改造成完美的丈夫。

  子谦得中正之助,终能恢复记忆,大志奸计败露,天成将他逐往美国德州工厂。但子谦仍对黎筱苦苦痴缠,更向他求婚……恰巧,送黎筱返家的中正遇上被子谦送回家的慧姿,真假黎筱在中正面前出现……

第20集

  黎筱决定自认为慧姿,离开中正,弥补姊姊所受之苦。慧姿不忍妹妹受拆磨,本欲向中正表明身份,奈何一直没有机会,令她苦恼不堪。子谦为了可以与黎筱结婚,一再与天成吵架,更声言为了黎筱,甘愿放弃纪氏主席。

  子谦引退,琳琳顺理成章接任纪氏主席,而子谦则筹备与黎筱的婚事,刚巧遇上中正与慧姿,子谦以为中正欲抢走黎筱,竟胁持慧姿到天台,要与她同归于尽,真正的黎筱赶至,公开二人的身份,但神智不清的子谦竟以玻璃樽向中正攻击,黎筱为救中正而被刺伤垂危;幸得慧姿输血,黎筱才得保性命。子谦服食大量「K仔」后狂性大发;经过中正多番的调查,发现原来是司机炳叔所为;不过,炳叔却要警方保证对此事的真相保守秘密才肯自首。

  青云得启超之助终明白大宝心意,三角关系完满解决。家信与母亲突到访秀珠家,并希望秀珠与他结婚,之后到英国定居。青云通知黎秋,黎秋终以真诚打动秀珠,抱得美人归。中正与黎筱亦再次步入教堂,但中正竟突然放弃眼前的黎筱,转投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