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陈慧珊、林保怡再度携手合作,抽丝剥茧,侦破悬疑奇案。

  女法医官言(陈慧珊)与督察原(林保怡)分手后离港,后因其姐意(陈美琪)结婚而返港并复职。言、原二人重遇,但言看穿小棠(李珊珊)对原仍未忘情,遂有所保留。小棠为成全二人,和言下属伦(刘恺威)扮作情侣。

  另方面,津(钟丽淇)与乔(鲁文杰)因性格不合而分手,后与男模特儿明(海俊杰)展开恋情。乔感无奈,迁怒于明妹晴(陈采岚),两人成为斗气冤家。

  言、原终复合,并合力侦破不少案件,感情一日千里。当二人得悉小棠和伦伪装情侣时,决撮后她与有为律师杰(蔡子健),却不知间接令她堕入死亡陷阱……

分集剧情:
第1集

  垃圾站发现尸体残肢,初步证实死者曾隆胸及堕胎,警方旋即展开调查。原见修对棠百般呵护,觉棠已觅真爱而感安慰,但实际上,棠对原仍存爱意。言返港复职,原欢喜若狂。

  聂家上下为意和俊的婚礼雀跃万分,惟独津仍对俊存有芥蒂。再发现属于先前同一死者的残肢,从各迹像显示,警方找来曾替死者做隆胸手术的光返署协助调查。言终被原感动,两人再续未了缘。地盘内发现女性人头,肢解案的女死者身份渐有眉目。

第2集

  肢解案死者证实为模特心,原率领人在心家内搜出她与旧情人明的可疑合照,明更曾存款十万元于心户口,使案件更添扑朔迷离。奇撞破修与 Amy痴缠,众人与棠皆不相信,独言对修起疑。

  警方怀疑心因隆胸失败,找光晦气而招至杀机,光坚称无辜,请来杰为他辩护,光最后被盘问得精神崩溃。化验显示,死者身上发现的纤维含有晒药水,原即忆起摄影师一手臂上纹身与心的相似,令涉案者增添一人。

第3集

  一声称已做结扎手术,且对婷从一而终,绝无可能与心有越轨行为。然而婷却证明一所做的结扎手术失败,夫妇更因心的出现而曾起争执。原等人到访一的工作室,观察各种陈设后,怀疑该处便是分尸现场。

  当预备再作深入搜查时,工作室竟突然起火,婷家中的视像电话内资料又无故被洗掉,显然事有跷蹊。棠终发现修不忠,愤然提出分手。忠明白棠其实对原一直余情未了,爱女心切之下,主动向言提出,要求她能将原割爱。

第4集

  为成全忠的要求,令棠能重投原怀抱,言决定不动声色地疏远原。妙在偶然机会下结识荣,知道荣是健身中心老板,且与娱乐圈中人来往甚密,于是希望藉与荣关系能当上明星。

  荣捉著妙的心理,轻易骗得将她迷奸。津等人陪同妙报警,惜所有口供都对妙不利,结果荣被判无罪,妙悲恸极。言连日来对原的不瞅不睬,原决定放大假散心去也。一封匿名信寄到警署,棠打开后,竟发现内附有一张原卧尸浴缺内的相片,众人大骇。

第5集

  原安然上班,大家终松一口气,警方辨出该相片曾被人移花接木,相中人原是康。之后,原不断接到康的骚扰电话。曾家惊魂未定之际,原又收到内藏猫尸的包裹。言刻意避开原。

  原以为是因杰对言展开追求所至,令两人关系更疆。康再次给原骚扰电话,是次却给大细当场将他拘捕。康以精神病为由,警方未能将他入罪。球被神秘人用气枪射伤,原深信是康所为,盛怒下上门找康晦气,未几,康被发现陈尸家中,原即成为凶案疑犯。

第6集

  原涉嫌杀康,言答应陪原到车公庙转运,惜言为劝止伦与杰的争执而迟到,两人缘悭一面,言认为此乃天意。从各方证据显示,警方推断康家并非凶案第一现场。

  棠查得敏与康有暧昧关系,敏亦承认卧尸相片是她帮康伪造,用意吓原。敏的丈夫豪原来曾是康同事,令原忆起当年拘捕豪后,豪在狱中自杀的往事,案件越见曲折,言在敏家中觅得康的门牙,重要线索在手,言欲赶往揭发,途中却被人从后用硬物击晕。

第7集

  敏所绘的画稿上,留有康血迹,棠等人再到敏家中进行血渍化验测试,证实该处为凶案现场。棠欲拘捕敏时,珍却称自己才是凶手,婆媳二人争认罪。

  珍以不满康追求敏为由,二人因此起争执而动杀机;敏则说康欲强奸自己而将他杀死,婆媳各执一词,一时间难确定谁是真凶。言对原冷漠,棠开始内疚,于是求伦帮忙,二人扮作情侣,好让言安心。自从妙被荣迷奸后,经常疑神疑鬼,一次,明好心扶她一把时,妙竟大呼明非礼。

第8集

  棠与伦扮情侣,众人信以为真。经过重重波折,原和言终能走在一起。荣当街侮辱妙,妙按不住地发狂走到健身中心找荣晦气,混乱间妙误伤明。妙怕会被明起诉,生只得关切地从旁安慰,最后津找明求情,明亦首肯。

  明因伤而痛失到日本当模特儿机会,气忿难平。荣伏尸写字楼内,尸身手臂上发现断针,现场染血纸巾中,验出有碎钻成份,原等人即往找妙协助调查,却竟发现妙亦吊死家中,现搜获一只并非属于妙的指甲,不排除是奸杀案。

第9集

  明曾与妙有过节,警方不排除他杀妙的可能,津无意中发现一直对妙关怀备至的生,尾指指甲已脱掉,深信生便是杀妙真凶,原等人即展开盘问。调查所得,荣曾向丽和辉勒索巨款。两人即成为被追查目标。

  晴知明对津有意,于是暗中撮合他们,两人倒是十分投契。种种误会令乔跟津起冲突,一杀间乔被津完全冷落。从断针上血液,验出有爱滋病毒,辉有同性恋倾向且经常到台湾医治爱滋病,众人眼见杀荣真凶似已出现。

第10集

  辉虽有爱滋病,但验血后,证实其血液与断针的不吻合,令案件增添悬疑。乔以为津因南的出现而疏远自己,决跟踪二人,此举却成为他们分手导火线。乔目睹津和明手拖手状,不无伤心,终决定与津分手。

  棠查得丽于案发当晚,曾到健身中心,再者,丽亦验出有爱滋病,谁属真凶,心里有数。原陪言往拜祭昭及海洋父子,娴看在眼里甚为激动,誓要令言从今不得好过。乔帮言领取邮包,打开后,邮包突爆炸,乔与忠首当其冲,被碎片弄伤。

第11集

  原推断,娴因认定言害死昭及洋父子,弄得她家破人亡,于是设炸弹加害言,经调查后,证据确凿,娴终落网认罪。俊陪同龙找年洽谈生意,龙中途被绑,区家上下大为紧张。

  培往交赎款,原等人一路尾随,但绑匪最后亦能成功夺取赎金,培被庆骂得狗血淋头。培突被发现死于家中,原等人经查问过屏与培的大细妈,原对培死因起疑,龙被释放后送院调养,当龙得悉培死讯后,其反应令原怀疑。各人遂先向屏著手,展开培死因调查。

第12集

  屏承认一直隐瞒区家她有私生子,并娓娓道出案发晚去,各人再将目标转移至龙身上。棠发现伦对她的态度似是戏假情真,于是提出再上演一幕分手戏,伦顿感失落。

  多方线索显示,全亦被受嫌疑,众人欲向全盘问之际,全却死于家中,看更证实龙曾到全家,现场亦发现龙留下的烟头。龙供出绑架是二人联手布局,后知道全是杀培真凶,于是盛怒下杀全。原却从全尸身上所发现的血迹,怀疑真凶另有其人。

第13集

  案情新进展,茅头直指向竹。事缘当年鹏之死,竹一直认为是遭培夫妇所害,于是与全和龙联手上演一幕绑架戏,再瞒骗龙,制造培内疚自杀假像,以报子仇。最后,竹悲痛揭发,原来鹏之死是全所为。

  龙和竹于案发日均曾到全家,原已掌握真凶属谁。伦吐露对棠已动真情,惟被棠拒爱。经晴刻意牵引下,明与津恋情顺利展开。枝对言一家存偏见,原经常被当磨心。津送南一本意新著作的书,南由此知道津是意亲女,立时一呆。

第14集

  俊得知南是津生父,命南远离意和津母女。津发现此真相后,强装决绝,提出与南断绝来往,年与忠因误会而结成好友,杰亦因他们关系而结识了棠,对棠更是留有深刻印象。言与原合作制造机会撮合二人。

  一次交通意外中,津终接受和南的父女关系。意知道后大为愤怒,偕俊前往找南晦气。意遗留了手提电话在南家,俊捷返南家代意取回。翌日却发现俊中枪倒毙于南家,当原认为南的可疑最大时,竟又接到南中毒身亡的死讯。

第15集

  经调查后,怀疑杀俊和南的凶手是同一名女子,东从美返为南办身后事,再为警方提供有关南的资料。南生前透过林代为改遗嘱,只要验出津和南有血缘关系,南的遗产便全部交与津,东闻言气怒。

  伦一直认为其姊美的失踪,杰要负上全责,当得悉杰和棠相爱,不无激动。可疑女子欣持枪埋伏津,原等人追截再将欣拘捕,期间棠受枪伤。欣承认两宗命案皆与她有关。原查得东与欣为情侣关系,且案件涉及东的利益冲突,怀疑东亦有参予命案。

第16集

  凶手终和盘托出杀人动机与命案发生始末经过,意终首肯津到美国办理南丧事。棠留医期间,杰对她关怀备至,状甚温馨。言重遇旧同学成,得知成患肺癌且生意不景,为了助成解困,言邀得明入股成的甜品店,生意即转危为机。

  私家侦探华跟踪言及成。枝相约绫和言到家中用膳,途中雯激愤尾随,雯以为言和成有染,一声不响下,当众给言一记耳光。枝对此大为愤怒,结果两家人不欢而散。杰向棠求婚,一时间令棠犹豫不决。

第17集

  棠终答应杰的求婚。伦始终对杰仍存有敌意,加上仍未能放低对棠的感情,故当知道他们婚讯时,顿感失落。各人正戥杰和棠高兴之际,突收到发现成尸首的噩耗。

  雯道出成与思有奸情,激愤表示此必乃思所为,目的是夺取保金。惜案发当日,思却有不在场证据。华提出对雯不利的证供,大家便以为元凶就是雯,却又发现思与成及华之间,原来有纠缠不清的关系,怀疑当中有人谋财害命。

第18集

  警方发现一具曾做驳骨手术的骇骨。棠蜜月归来后,经常呕吐头晕,原额外关怀,二人表现出的态度,令年觉他俩有染。伦从美的遗物中,发现内附X光照片,细看下竟与先前的骇骨所有特徵吻合。

  伦激动表示杀美者必是杰,原找出当年埋掉美尸首的月,从而得知美与月夫佳曾有奸情。月相信佳是因提出分手不果而杀美,再畏罪潜逃,惜遇上意外身亡。原听罢则怀疑杰接受不了美所为而动杀机,棠证实怀孕,原深怕棠难面对杰是疑凶的打击。

第19集

  杰一直隐瞒美与佳曾有奸情,令众人对他更起疑心,经年挑拨下,杰质问棠心里是否仍记挂著原,二人争执间,棠滑倒。棠被送院急救后终告小产。杰惊讶原比已及各人更先得悉棠怀孕。

  棠的无言,令杰悲痛认为棠心目中,原才是最爱,原及言亲睹他们对话更觉难受,言因而自责不该和原发展感情,此举令原愤然搬离言家。棠突然被发现死于河中,众人皆感悲伤,杰再度丧妻,事有凑巧,伦深信杰再次杀人,遂插赃嫁祸杰,为求将他入罪。

第20集

  原等人均认为杰是两宗命案元凶,独言深信杰无辜,二人意见分歧起争执,面临分手危机。原查得六年前,君曾是杰未婚妻,从而掌握一丝破案线索,同时,言在杰家发现年车有可疑之处。

  棠临死前,自拍了一盒影带给杰,刚巧凶手亦被拍在镜头内,各方证据显示下,凶手终难逃法网。棠对原始终念念不忘,言为此一直耿耿于怀,加上棠被杀害,更觉与原之间存有心结,决意再次离开香港,原赶往机场追截言,希望尽最后努力解开言的心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