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林世荣(猪肉荣)结识了曾于西方留学的马莉,惊为天人,遂展开追求。原来马莉与父勾结洋务官保罗走私国宝,欲利用林世荣作为掩饰。

  林世荣以为夺得了佳人,沾沾自喜,在事业爱情皆得意之下变得趾高气扬。其表妹阿娣见此苦口规劝,无奈忠言逆耳,阿娣极为气愤。另一方面,京城密探细凤在调查被盗国宝“金缕玉衣”下落时,与阿娣展开一段情,但却因林世荣介入,令三人陷入迷惘……

分集剧情:
第1集

    每天清早,荔湾村镇村之宝-阿荣的猪肉档门前必人头涌涌,争先购买阿荣的猪肉,可见阿荣在村中的受欢迎程度。

  在荔湾村「打横行」的恶霸何老大常看阿荣不顺眼,特意找来「九省猪王」向阿荣挑战猪刀法, 但被阿荣轻松击败。 阿娣的爱猪「大花白」生下一胎十八只小猪,但阿旺为了还赌债而将这十八只小猪卖掉套现。阿娣得悉恶耗後大兴问罪之师,矛头直指阿荣就是杀猪凶手,令二人反目成仇。

  何老大再次挑战阿荣,并要他输掉後退出猪坛。决战中分为文斗及武斗两部份。

第2集

  阿娣因怀恨在心而替何老大出战文斗,但二人未分胜负,以和局收场。而武斗就由细凤出战,但他只顾斩阿荣而不是斩猪,结果被阿荣打败。 阿荣痛斥村民沉迷黄赌毒,众村民深感惭愧,决定「戒绝黄赌毒,齐齐食猪肉!」 阿荣因为无猪可,所以阿旺偷了阿娣的爱猪「大花白」给阿荣,但原来大花白发了猪瘟,阿娣知悉後勃然大怒,到街市跟阿荣算帐。

    阿娣的猪栏因大雨而倒塌,幸得细凤顶住屋顶,阿娣的宝贝猪才不致被压死,细凤因此受伤,阿娣留他在家疗伤。阿荣因无好猪卖而不开档,众村民却因无猪肉食而死气沉沉。

第3集

    鲁保长为了重振荔湾村士气而请阿荣举办全猪宴,但鲁保长在宴会中晕倒。

  鲁保长病到唔清唔楚,何老大便请了个黄绿医生到荔湾村危言耸听,话鲁保长之病全因食猪肉所致,众村民信以为真,并埋怨阿荣有心靠害,令阿荣显得十分无奈。

  阿荣有如丧家之犬,被村民当街咒骂,更被何老大封铺,令阿荣决定从此收山。 何老大趁鲁保长年事已高,故意要他四出奔波,令他当众出丑。於是何老大就乘机提出要鲁保长让出保长的职位,将他激到不支晕倒。

  荔湾村需要一个新保长,何老大自荐升任此职位,幸得鲁保长及时拿出一份至高无上的保长守则,列明保长要由村民一人一票选举产生,而且要身家清白,德行高尚,体魄壮健才可担任。

  何老大为了玩残阿荣,著手下推举阿荣选保长,阿荣硬著头皮接受。

第4集

    阿荣原来只是孤儿,鲁保长为免他不能通过身家检查,所以替他的身世作了一个故事,幸而能瞒天过海。

  选保长的体格测验中,何老大出古惑,用棉花代替米来长跑。阿荣则因出手救人险些被取消资格,幸得玛莉替他求情而得以继续参选。 阿荣被玛莉吸引到神魂颠倒,将阿娣冷落一旁。

  阿荣在答问大会中被众人问到口哑哑,令阿荣陷入苦战的境况。玛莉找了个心脏科医生替阿荣洗脱「猪肉杀人犯」的罪名,令何老大十分气愤。

第5集

    玛莉请医生向村民讲解令他们重拾对猪肉的信心,於是何老大对玛莉恨之入骨。

  玛莉全力协助阿荣参选,阿荣对她十分著迷,令阿娣心中不是味儿。玛莉想阿荣协助她发展荔湾,令阿荣知悉後决心登上保长宝座。

  阿荣紧握玛莉所赠的香水瓶,彷佛如信心的泉源。 何老大为夺保长职位用钱买票。竞选当日,阿娣把香水瓶打碎,阿荣又惊又怒,被碎片割伤亦无知觉。何老大信心十足招呼投票的村民,反而阿荣则失魂落魄。选举结束是何老大大比数胜出,阿荣失势离去。幸玛莉把何老大买票的相拿出,才令阿荣可当选保长。

  阿娣等人想阿荣重开猪肉档,但玛莉却怂恿阿荣放弃,叫他去建设荔弯。众人在档口已为阿荣打点一切,而等候买「保长猪肉」的村民亦已大排长龙。

第6集

    阿荣从村民口中知何老大迫烂赌二卖女还债,於是遂以保长身份命何老大放人,还劝告村民莫沉迷赌博。

  阿荣决定不再卖猪肉,与阿旺一起离开档口。阿娣猜到玛莉在阿荣身上打主意,欲向她问个明白,玛莉觉阿娣无礼特登策马吓她,弄得阿娣衣衫破烂,手脚受伤。但玛莉反向阿荣告阿娣拉停其马而令她堕马受伤。阿荣回家後怒斥阿娣,阿娣把阿荣的衣物搬出,赶他离开。 玛莉在浴间被两高手袭击,玛莉将两名向她袭击的人击退,又安排阿荣住在隔壁房间。阿娣与细凤一起重修猪栏和养猪,细凤时常偷看阿娣。

  玛莉替阿荣起一所办公室,何老大带同洋务官家保前来恭贺。家保欲和玛莉重修旧好,但遭玛莉拒绝,家保威胁要揭发她的底势。

  阿荣在街市见阿娣与细凤合力开档,加上玛莉远行,阿荣顿感落寞……

第7集

    中秋时节,阿旺拉阿荣回家,但阿娣对阿荣仍心存芥蒂,并无挽留之意。

  家保在拍卖会上见洋人对玉佛甚感兴趣,玛莉乘夜把玉佛偷走,告知家保玉佛埋藏的地方。

  玛莉引阿荣留意何老大,欲转移玉佛被盗的视线。 阿荣及阿旺跟踪何老大,却撞破何老大的偷情。细凤早料何老大并非飞?,带同阿荣等人到桥口埋伏。阿荣其後寻回玉佛,家保欲枪杀阿荣,但被玛莉阻止。

  阿荣寻回玉佛,庭芳在祠堂内表扬阿荣,又赏赐黄金十两。但庭芳实与家保为偷玉佛的同党,二人见财化水,决除去阿荣这个绊脚石。

第8集

    庭芳假以委托阿荣担当捉拿飞?之重任。阿荣在十三行扮小贩,等候飞?出现。入黑时份,飞?现身,阿荣冲出追?,忽被黑网困住。

  阿荣欲擒飞?,却堕入官兵所设的陷阱。阿荣还被指为飞?,被收入监牢。 玛莉知阿荣被收押,决返回上海。阿娣等人知阿荣出事,商量营救阿荣,又恳求金老太相助。金老太见阿娣情深地对阿荣,答允帮她。

  阿荣在狱中被黑衣人救出,此人正是当日的飞。此时大群官兵出现,将黑衣人擒住,庭芳还说是他报警局以阿荣引飞现身。芳向家保说要放荣一马。

第9集     玛莉离前知阿荣获释,改变主意找回阿荣。金老太对阿荣讲出阿娣对他有意的事,但阿荣只表示对阿娣纯属兄妹感情,令阿娣心伤不已。

  

第10集

     玛莉为了嘉许阿荣擒?有功,特地替他大排筵席,於是阿荣有机会与洋人接触,令他兴奋莫名。另方面玛莉要求阿娣离开阿荣,并以一串珠链作为补偿,阿娣愤然离去。 阿娣因避车吓至晕倒,醒时已身在家保的屋企,家保劝她待脚伤康复才返家。

  家保带阿娣出席十三行的周年晚会,阿娣打扮得如天仙下凡,众人皆被她吸引。

第11集

    玛莉故意在宴会上令阿娣大哭出丑,不料,缅甸伯爵就是要找一个会哭的女子当模特儿,所以阿娣意外地被选中。

  阿娣以为阿荣恃权戏弄她,令她感到非常不满。阿娣常用教训的口吻对阿荣说话,吩咐阿荣像随从一般,阿娣与阿荣回家探金老太,二人都感到以前的日子比现在快乐得多。 家保与玛莉都以为对方见阿荣与阿娣一起而呷醋,其实二人各怀鬼胎,只为「赤之泪」而接近阿荣与阿娣。

  家保放字条在裙内,提示阿娣逃走,阿荣终找到阿娣,劝阿娣离开家保,阿娣仍不听。家保提议用一个保护罩陷害阿荣。

第12集

  玛莉因找不到武器能对付保护罩便决定与家保合作。阿荣发现有?潜入,便劝告阿娣不要离开保护罩,但当阿娣见阿荣被袭,便走出来帮手,二人逃至三元里与玛莉会合,但却被?打晕了,还抢了「赤之泪」。阿荣与阿娣被救,但遭庭芳怀疑二人存心欺骗,乘机抢了「赤之泪」。 阿娣、阿荣以为宗、耀、旺三人已死,而突然见三人出现面前,十分愕然。庭芳更怀疑二人监守自盗。   庭芳知「赤之泪」已?家保、玛莉偷去,还嫁祸给阿荣及阿娣,於是便向家保、玛莉勒索,但家保却没有理会。若太知道只有庭芳才能救二人,便诬告庭芳非礼她作威胁,庭芳只好答应放一人。阿荣只好一人顶罪。

第13集

  阿娣获释。阿荣在处死前要游街示众,阿娣见阿荣被人用烂番茄及石头掷,感到非常内疚,阿娣便想到利用何老大的影响力救阿荣。 阿娣利用何之名声,使全城混乱起来,把阿荣从囚车救出。同时,石亦认出?人是玛莉。玛莉与家保仍互不信任,把「赤之泪」放在要用两条锁匙开启的保险箱中。

第14集

  阿荣躲避官兵的追捕,本来最好的方法就是离开荔湾,但阿荣却想证明自己清白,要揭发家保、玛莉才是真正偷「赤之泪」的人,家保得悉最近又有另一件宝物,从朝廷偷?入荔湾,加上城中又出现了几个像太监一样的人,令家保证实这个传言是真的。玛莉在家保的怂恿下,成功偷了宝盒,但被盒中的暗器所伤。 玛莉被宝盒内的机关所伤,还发现盒中没有「玉白菜」,便怀疑家保设局意欲杀她,独得「赤之泪」。回家後,家保反怀疑玛莉已得手,只骗他失败而回。

  阿荣常与石相比,使自己失去自信,经阿娣及石的教晦後,阿荣重拾自信。家保为了杀玛莉及独得「赤之泪」,便约玛莉到货仓与买家交易,实质家保已一早埋伏,但玛莉亦有备而来,一场激战後,家保夺得藏有「赤之泪」的手袋,却已被暗器所伤,玛莉出手杀了他。

第15集

    玛莉到码头交易,但被阿荣知道,摧毁了玛莉之计划,她感到无奈。

  阿荣为了尽快洗脱罪名,便潜入玛莉家偷「赤之泪」,但被玛莉发现,玛莉还利用阿荣分散在码头守卫的注意力,顺利过关。各人见阿荣出现,疯狂地追著他,因捕获阿荣会得重赏。 阿荣逃至码头,指证玛莉才是真正偷「赤之泪」之人,而玛莉身上的「赤之泪」在混乱中亦被人抢夺,继而玛莉胁持著阿娣逃走,阿荣、石追至山边已发现人去车空。阿荣在猪肉档怀念以前与阿娣一起的日子,发现了阿娣被玛莉胁持,玛莉死在阿荣刀下。石获得平反,恢复大内侍卫的职衔。阿荣因此更声名大噪,各地的人都慕名而来请阿荣当保安主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