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大医院小医师」改编自侯文咏先生同名小说,其内容深刻,文笔隽永,对外在社会现象及内在人性转折多所刻划,侯先生因此曾获多项文学奖。本剧深入医生专业,知性感性兼顾,侯文咏先生曾任台大医院麻醉部主治医师,及肿瘤部兼任主治医师,在「大医院小医师」的原著中,对一个小医师历经外科、内科、麻醉科、急诊室、加护病房及肿瘤科的实习过程,有十分生动的描绘,小医师看似笨拙的成长其实融合了医疗的专业知识及人间的生死百态。  

  「大医院小医师」的导演是金钟奖导演王小棣。王导演为了此片可说是呕心沥血,他走遍各大医疗院所,全部以实景拍摄,在长达七个多月的拍摄过程中,导演力求精确完美。大自急救的流程、开刀的过程,小到X光片的位置,擦酒棉花的动作,都要求严格,以达成制作人杨冠玉所说的,她只是“想拍一部让专业医师看了以后,不会笑话的连续剧”。因此这五位实习医师都是忍受福尔马林的恶臭,缝著猪皮,来达到导演的要求。

分集剧情:
第1集

  阿邦、杨格、Money、阿波和Amigo等人,终于把医学院六年的课程念完。回忆起刚进医学院的种种,让众人觉得感触良深。再最后一场考试测验后,大夥欢喜的在校园奔跑狂叫,并准备迎接一年的魔鬼实习训练。在实习前一夜,杨格在最后一场歌唱比赛中得到冠军,个性杰骜不逊的Money害怕自己不能克服实习中的讥讽与嘲骂,在阿邦的鼓励之下,决定努力向前。

第2集

  众人在一夜狂欢宿醉后,不仅在隔日展开的实习报到迟到,阿邦居然还在开刀过程中昏倒!阿邦和Money被心脏外科沉重的例行实验运作,压得几乎透不过气,总医师的立即测验,也常令两人不知所措。不过阿邦也在一次急诊中,因为受到一位护士的鼓励,而欣慰不已。

第3集

  一名少年因被人砍伤,住院开刀。少年的母亲在病房焦急的哭著,不过少年却对母亲态度冷漠,不予理会。Money在这名少年身上,隐约看到昔日自己的身影,Money因此也特别关注这名少年,并开导他要爱惜自己的身体。而阿邦与Money也正努力的想打进心脏外科学长、主任、教授的圈子里。

第4集

  阿邦和阿波利用拼命拍马屁这招,果然引起主任与教授的注意,不过为了配合主任与教授的喜好与吩咐,阿邦和阿波疲于奔命。阿邦甚至因此将Money千叮咛万嘱咐,急于送检的病患骨髓罐子,遗忘在角落,害得Money因此背了黑锅,给CR海削了一顿。不知自己闯祸的阿邦,以为是Money出错,还特地去找了CR,请CR原谅Money。CR告诉阿邦心脏外科讲求团队,要阿邦别多想。就在心脏外科最混乱的时候,老教授居然在病房里昏倒,更是让心脏外科刹时大乱。

第5集

  Money终于被阿波与阿邦的拼命拍马屁政策给惹火了。在一次众人的聚会中,Money忍不住指责两人的行径,而阿邦也在此时才记得,原来一切的错误都是因为自己遗忘病患送检的脊髓。阿邦和Money在这次的争吵中大打出手,不欢而散。阿邦努力的想挽回自己犯下的错误,他向CR和主任承认错误。在实习忙碌的工作中,也让他忽略了自己的女友牙牙。Money在主任照顾教授的行径中,察觉到他不曾思考的另一种情感层面。

第6集

  昏倒的老教授终于清醒了,阿邦向教授承认自己的罪行,Money和阿邦也握手言好。CR因为病患脊髓检验的事故,没有指派病人给阿邦照顾,让一心想成为心外科医师的阿邦,懊恼不已。忙碌的阿邦屡次与女友牙牙失约,此时牙牙的建筑系学长,对她颇有好感,并展开热烈追求

第7集

  阿邦正准备前去为女友牙牙庆生时,一位患有法禄式四重症的婴儿突然病危,阿邦不得不留在院中处理,让牙牙更不能谅解阿邦。阿邦在拜访老教授的时候,从教授贤伉俪的言谈相处中感触颇深,阿邦决定与牙牙长谈,两人终于重修旧好。同时,由于阿邦热心的照顾罹患法禄式四重的婴儿,并对其双亲做有关病症的详细介绍,于是CR指定将小婴儿交由阿邦照顾。牙牙某日突然到医院探访阿邦,并在Money的导引之下,了解医师的例行工作。看到医师为病患忙的没有自我的时间,反而让牙牙对她与阿邦日后的关系担心不已。

第8集

  阿邦为了拉近与牙牙间日渐疏离的感觉,便每日利用牙牙慢跑的时间,陪她并与她聊聊实习的状况。而牙牙却决定在此时要前往西班牙参加建筑物旅行展。阿邦现在与Amigo同被分配到内科,而内科里的陈CR与周CR,正是呼声最高的主治大夫人选。而陈总医师为了能顺利升上主任,还安排友人刘老板刻意追求周杰。

第9集

  Amigo认为在内科常得不到护士的支援,也常被周CR挑剔,心中不满的认为这是女人在为难女人。为了得到详尽的病患痛史,Amigo央请杨格代为出马,伪装成医师,以取代家属对她的不信任感。但却因问诊的太粗枝大叶,反而让Amigo在会议报告中,被削一顿。她再夜深人静时,忍不住流泪。某晚刘老板约周杰外出跳舞,不料却趁周杰上洗手间之际,在她的饮料内下药。

第10集

  陈CR为了想在主任面前表现领导有方,竟然在阿波和Money报告前,做提示训练。而这样的预备动作,果然令阿波和Money表现优秀。不过陈CR的护航,却也让阿波在临床的巡视上,出现错误与犹豫;Amigo决定用新的心情面对病患家属,也获得不错的回应。不过再一次查询病房时,却被病患恶意吃豆腐。

第11集

  Amigo决定不纵容这名色狼病患,且在另一位护士受到骚扰时,决定提起公诉。此举引来院方的不满;而周CR却在此时为Amigo说情。这时另一位病患擅自离院,让周CR和Amigo疲于奔命。Amigo与Money去找擅自离开病房的病患,并成功的将病患劝回医院接受治疗。Amigo依然坚持对色狼病患提出告诉,此举让周CR受到主任的责骂。周杰数次腹痛不已,学姊提醒周杰恐有罹患子宫癌的危险。不过生小孩是周杰的梦想,所以周杰并不接受学姊的建议。阿波在一次值班中,误诊病患为气胸,受到陈CR的责骂。

第12集

  Amigo看到色狼病患饱受便秘的痛苦,终不忍心,决定以最原始的方法─用手帮他挖粪通便。牙牙从西班牙回来,阿邦看到她神采飞扬的向同学诉说西班牙的点点滴滴时,阿邦突然难过的流下泪来,他知道这才是牙牙希望过的生活。周CR因人工受孕不成,反而腹痛流产,住院休养的她引来陈CR的关注,陈CR除了派Money等人打探消息外,也处心积虑的想抓住周CR的小辫子,以保住他升主治大夫的机会;陈CR发现周CR的一位病患,当初在处理上可能有缺失误判,因此向主任报告。

第13集

  主任下令护理长追查报告。护理长召集所有护士不要再随风起浪,害周CR和Amigo。色狼病患终于出院了,Amigo仍不原谅周CR压她控告色狼病患的报告。内心已被愤怒所蒙蔽的Amigo,讲话、思想也越来越偏激,终于引发Money的不满。阿波和Money告诉Amigo,周CR暗中挺她的事。这时Amigo才知道周CR人工受孕流产的事,Amigo知道自己错了,急著找机会向周CR认错。看到病患出院后参与国际舞比赛,Amigo与周CR都激动不已。Amigo晚上还跑去找Money喝酒。不过由于Money已经睡了,Amigo只好一人喝酒,结果不胜酒力跑到厕所呕吐,Money听到声音赶忙扶Amigo上床休息。Money看著昏睡的Amigo,为了克制内心的爱意,只好藉冲冷水让自己冷静。

第14集

  医院近来忙碌依旧,Money为了分散对Amigo的关心,便与学长参与义工的行列,照顾一些贫困的家庭。一位体操选手在练习中不慎跌伤,又惹得感情丰富的Amigo泪洒病房。而一名患有忧郁症的病患突然发病,抓狂的举止忙坏杨格等一群医生护士 .

第15集

  女病患─婉儿住院,原来她是院内卓大夫的太太。不过卓大夫对婉儿的态度恶劣,加上婉儿手上的割腕伤痕,引起杨格的注意。脊椎受伤的体操选手,在Amigo的鼓励下,终于开始接受物理治疗,Money则继续忙著参加义工。而阿波常常带著不同的女孩回家过夜,终于引起阿邦的不满。

第16集

  阿邦想搬出去,但杨格希望阿邦找阿波好好谈谈。牙牙与阿邦的关系仍持续僵持,而建筑师丁启章的体贴照顾,也让牙牙陷入两难。杨格对婉儿的关心,引来卓医师的不满。卓医师决定替婉儿办转院,杨格只能无奈的接受,却帮不上任何忙。Amigo对体操选手的关心,却让对方变得依赖,也慢慢成了Amigo的负担。就在Amigo找杨格一同前去巡房时,却听到体操病患决定出院的消息。

第17集

  丁启章的无微照顾,慢慢软化牙牙的心,丁启章更在一次送牙牙回家的路上,在车内吻了牙牙。Money的妹妹北上找工作,不过却和一群不良少年鬼混,更在街上与人干架而闹到警局,Money闻讯赶忙前去处理。杨格为了完成婉儿的心愿,居然偷偷的擅自带婉儿离开医院,到儿童乐园玩。

第18集

  婉儿要求不愿回医院去。不过考虑到杨格的处境,婉儿最后还是和杨格一起回院,以免连累杨格。然而杨格这样贸然的举动,仍引起总医师的不悦,下令杨格不准再接近婉儿。Money为了读医科,多年来一直向道上兄弟游命借钱,游命最近想自己大赚一笔,脱离小弟的命运,便要Money窃取医院的药,供他在黑市贩卖。Amigo在门外偷听到这段对话,震惊不已,乃从旁偷偷注意Money的行为。婉儿回院后,杨格仍趁机溜进病房探望,婉儿向杨格表示不想转院的决心。就在杨格与婉儿在病房闲聊时,卓医师与总医师等人正向婉儿的病房走来。 杨格因为违反规定与婉儿接触,被主治大夫限制三天内不准回精神科。杨格情绪受挫,急Call阿邦、阿波、Amigo众好友回基地商讨;不过众人对杨格的行为持反对意见,心灰意冷的杨格,只好自己想办法。

第19集

  杨格被限制不准与婉儿见面,让他的心情十分沮丧,这时婉儿却自杀了。得知消息的杨格,更是备受打击,因此萌生离开医院的念头。总医师知道之后,便特别找来杨格,为他做心理辅导。卓大夫因为杨格与婉儿的事,决定惩罚杨格,因此想尽办法要将他退学。

第20集

  阿邦等人不察杨格心理的创伤,结果杨格失踪了。最后杨格的父母只好向院方请假,暗中期望杨格能够早日回来。Money为了还钱,晚上还在工地打工,Amigo发现后心疼不已,并和Money一起去还钱。Money告诉Amigo他想改选急诊,好利用其他时间去打工赚钱。阿邦受到杨格的刺激,决定也要挑战不可能,他跑去向牙牙告白,表示想考研究所,再为两人的未来作计划,希望牙牙给他一个机会。阿波生日到了,原本大家以为杨格一定会回来,不过等了一天,杨格还是没有踪影。

第21集

  Amigo通过住院医师名单,众人都为她庆贺。阿邦则因为家里关系,也获得别家医院住院医师的甄试,但他想转行,看看自己真正想做的是什么;阿邦努力K书,期望能考上研究所,启章则暗示牙牙要在两人之间作抉择。快过年了,杨格还是音讯全无,院方已下最后通牒,年后杨格再不出现,院方也爱莫能助。

第22集

  牙牙经过考虑后,决定要和阿邦一起努力,这决定却引来启章不满;启章将气出在阿邦身上,与工地工人一起海扁阿邦。Amigo接到美国大学入学通知,她原想召集众人到基地宣布此事,结果阿邦等人却忙著为杨格连署一事,请求院方不要将杨格退学。在会议中,卓医师运用人脉,将杨格的学科当掉,并请他的好友钮CR盯紧杨格;Amigo申请大学一事,就在这些突发状况中,卡在喉间说不出口。

第23集

  一日,杨格轮班时,病患突然休克,钮大夫在急救中,不断要杨格对情况作报告和判断,杨格因为紧张而答不出来,被钮大夫赶出病房;杨格一人跑到别处冷静思考,钮大夫急救出来后发现杨格不在,决定以旷职论,再兴风波。阿邦等人为了帮杨格,恳请学长为杨格恶补;Money怕自己当兵后,义诊的对象无人照顾,想介绍给Amigo,希望Amigo日后能继续照顾这些人。不过Amigo怕自己会出国而不敢答应。牙牙决定搬到基地附近,好习惯医师的忙碌生活。

第24集

  杨格仍用他一贯的热心,关注家属与病人的互动情形。而钮CR则持续盯住杨格和他的那群好友,卓医师也不时在一旁搧风点火。某日,Money的妈妈接到通知,原来是Money的妹妹跳楼自杀,而为她急救的正是钮CR。钮CR为了抢第一时间救病患,紧急之下又自己卷起袖子,捐血给跳楼自杀的女孩。一家属急著让病患出院,杨格考虑到病患的情形,便与家属争辩,因此引来家属的不满。此时Money匆匆赶到医院,钮CR看场面混乱,便出手制止大家,Money情急之下,出手打了钮CR一拳。

第25集

  卓大夫利用Money打人一事兴风作浪,并将所有过错推到杨格身上。Money得知钮CR输血为妹妹急救之后,为自己的冲动行为懊悔不已。此时又送来一名与死神搏斗的孕妇,钮CR请家属决定急救对象,孕妇执意保住腹中胎儿,钮CR只好无奈的尊重病患的决定。在忙了一夜之后,孕妇的宝宝顺利产下,Money的妹妹也脱离险境,Money向钮CR道谢致歉,钮CR则要大家继续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