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反黑组干探高喜(吴毅将饰)个性刚强,从不妥协,屡破奇案。奈何高喜惯于独断独行,未能配合其他同僚,特别是其上司贺非凡(黎耀祥饰)及刚加入的常健康(陈浩民饰),遂萌退出之间。后高喜与常健康合作多了,了解日深,终成了知心友。常健康更令高喜重拾冲劲,与一众队友周来弟(邵美琪饰)草蜢仔(洪天明饰)佛爷(关青饰)等,合力侦破不少重案,如“慈云山庄霸王”、“学校风云”、“渔市场风暴”及“幻影英雄”等等。

  这群反黑先锋在情感方面,都各有际遇:常健康与贺非凡在查案过程中,分别认识了任教师的单解心(何韵诗饰)和卖鱼女周年娇(苏玉华饰),展开恋情。但高喜的爱妻芝(杨婉仪饰)在一次意外中丧生,高喜伤痛欲绝,暗恋高喜多时的周来弟默默安慰扶持,那么,究竟她与高喜最后是否会走在一起?

分集剧情:
第1集

  康自少立志要成为一位杰出的警员,当差屡建奇功,被上司赏识转入便装,转职前最后一次巡更,巧遇反黑组的喜,喜加入警界多年,经验丰富,不过为人鲁莽,不被同期出身上司林Sir赞赏,幸得好友兼拍档贺非凡从中调停。

  当喜和凡布下天罗地网捉拿毒贩丧彪时,康差点破坏大计。康受训期间表现出色,被林Sir罗致加入反黑组工作,第一项工作便调查黑社会集团勒索小巴司机,怀疑主脑人是雷公,并得到线人潮州金指证和合作。反黑组派康负责保护线人,当执行任务时竟遇到母亲宝同一部小巴,康不知所措。

第2集

  康被宝揭穿卧底身分,雷公机警不上当而气愤离开,康对此事非常内疚;喜知道雷公以清洁费变相收黑钱,强扫雷公的地盘,引致林Sir不满。凡和包租婆争吵,于是搬到喜家中居住。

  喜觉得事业不如意,幸得贤妻芝从旁开解,拍档弟未婚有子辉,得到喜多番照顾,对他暗恋;康陪宝购买二手车时,遇到心,误会她是童年恋人意。雷公的黑社会集团侵入居屋装修地盘牟利,指派手下子弹负责,因为其中一个装修公司不服而被子弹打伤,于是喜及康奉命捉子弹,却遭子弹反抗。

第3集

  康和喜合力捉拿子弹后,子弹得知被雷公陷害才被警方追捕,于是吩咐手下傻豹威胁证人何老板的家人,令他不出庭指证他而无罪释放。弟因工作阻误而错过往学校接辉,四出寻找不获而忐忑不安,幸得喜从旁开解,最后在其家找到辉。

  弟父亲旺因不满弟未婚生子,父女关系恶劣,姑姐娇在两人之间做和事佬。子弹令警方搜集足够证据落案起诉雷公,自己则成为集团主脑;康因黑社会入侵学校,到学校调查时再遇心,但康误会她是意向她追求。

第4集

  心在百货公司无意间发现其中一位学生亚平盗窃,企图跟踪他却被同党发现,幸好心机警逃过大难,于是心说服亚平和反黑组合作,把偷货集团绳之于法。康误会意便是心,向她追求,无意中才得知自己一直弄错。

  凡以为同事丽对自己有意,便向她表白心声,原来丽当他是长辈,令他非常尴尬,刚巧弟不能陪娇去听歌,于是双双约会,不过娇看见凡太过市侩,双方不欢而散。子弹以洪记装修公司向居屋业主勒索,反黑组向弟家人借居屋引子弹入局,娇要凡摆和头酒才答应要求,凡无奈只好答应。

第5集

  凡为获得娇的合作,只好请她吃饭,娇施计令凡请众街坊吃饭,令他非常肉痛,而娇不小心泄露计划,令子弹不上当,反黑组上下非常不服气。康有心追求心,对她处处表示好感,并藉词以电脑接近她,后来知道心已有男朋友非常失望,但仍然非常关心她。

  子弹因居屋装修工程获利不多,于是指使手下到各居屋户主进行恐吓,必须将装修工程交给他们,不服者便大肆破坏,而娇的家因为帮警方做卧底,破坏严重,于是娇要凡负责装修。子弹为减低成本,到各地盘偷取材料,并找了喜舅仔强参与,反黑组在追查时遇到子弹、强等人反抗。

第6集

  喜不满林Sir怀疑他包庇强,愤而辞职,凡和弟屡劝无效,而妻子芝则全力支持。虽然林Sir阻止喜继续调查子弹的罪行,不过喜并不理会。强不愿指证子弹而和喜反目,芝夹在中间左右为难;喜被调去追查黑社会入侵学校,认为大才小用。

  子弹因为警方的介入令生意大受影响,只好偷工减料,马虎完成装修便向业主勒索金钱,反黑组得到业主的协助,成功地设下陷阱将子弹等人入罪。凡和康追查大厦被学生偷信一事,怀疑正是心所教之中学学生,到学校调查时被校长诸多阻拦,心不服校长所为亦无奈。

第7集

  心发觉学生荣等人偷取信件,正想阻止却给他们逃掉,原来他们均被黑社会头目Turbo利用,校长追查时他们用调虎离山计,将信件收藏在同学安书包内。由于Turbo以收学生为目标,所以在学校圈子内势力强大。喜和芝四处寻找合适的 位,弟非常羡慕他们两夫妻恩爱,娇看见弟对喜的暗恋,无意间说出,却被芝听到。  

  Turbo利用荣等人用偷来的信用咭四处购物,当反黑组查到Turbo的罪行,立即派手足跟踪,终于捉拿了荣,不过荣维护Turbo,独自承担罪行,荣的三婆向心求情,而荣亦听Turbo所讲扮乖,不过,校长仍坚持要荣退学。

第8集

  心对教学所持的抱负,得不到家人及男朋友华认同,只有康支持她并一同回学校向校长求情,校长答应但条件要荣考试合格,于是心为他补习,而荣亦非常用功。Turbo从事卖淫活动,其中有一少女不服从,意外从楼上跌下来受伤,引起反黑组注意,深入调查Turbo旗下各行生意。

第9集

  凡到娇家中修理水喉后,一时贪方便在浴室冲凉,当娇家回家时以为凡是弟向他吐露心事。荣考试合格,又得到法官缓刑,但荣不知悔过重新再投靠Turbo。Turbo有一宗丸仔交易,花言巧语令荣为他效命,而反黑组知道Turbo有丸仔交易已埋伏捉拿。

第10集

  芝因吸入浓烟过多而死亡,喜伤心得不能入睡,时时回忆他和芝相处的愉快日子,当知道凶手是人时,便想公报私仇,幸好弟及时阻止,而Turbo以三十万安家费给人,使他不供出自己便是主脑,最后人被判入狱四年。心觉得和华格格不入,考虑分手时华表现细心令心继续与他来往。喜因芝离去而放弃发展事业,被强痛骂一顿。Turbo向街市伟所借的三十万安家费无力归还,于是串同荣绑架安,初时勒索一百万,当安父付款后,再勒索多五百万,安父只好报,另一方面,心记得曾去过藏地点,于是便和康寻找安的下落。

第11集

  心和康终于发现定安被藏的地点,正想拯救时却被荣阻止,同时亦遇到Turbo回来,Turbo再以安威胁安父付款。而康机警脱险,还捉拿Turbo后因得到荣指证,终于可以落案控告Turbo。心觉得自己适合从事社工,于是辞去教职,不过,家人及华大力反对,令心进退两难,幸得康默默支持,因而引起华不满。喜闷闷不乐在家中,弟和凡鼓励他继续当差,而凡更为了保留喜的工作,不惜和林Sir反目,最后,喜复职,反黑组同事都非常高兴。街市伟利用渔市场主席祖请他做保安,在渔市场向小贩放数,引起反黑组注意。

第12集

  街市伟无法无天,令卖鱼胜走投无路,和警方合作,于是反黑组假扮渔贩搜集证据。凡在娇对面开,由于经营不善及要自负盈亏,凡想出简易煲汤包,非常受街坊欢迎,令娇既气愤又佩服。喜幸得弟开解,终重新投入工作。而心不理众反对坚持做社工,华用外父政策逼心和他结婚,令心非常反感,提出分手。街市见凡的鱼档生意滔滔,恐吓他们,反黑组设下陷阱令街市伟入罪,而祖却狼入室,来了更犀利的鹏。康之父栋突由美回港,宝建议将钱存入定期,但栋顾左右而言他,原来栋在美国给人捉黄脚鸡。

第13集

  宝打听到栋被人捉黄脚鸡,非常生气,而栋心中有愧,决定回港定居,并从事海鲜批发生意,凡看见有利可图,说服娇合作寄卖于头,由于娇对凡有意,当然答应。林Sir的太太施迷信占卜,特别对董居士深信不移,而宝因栋的事心烦,和施一同找董居士问卜,原来董居士只是个神棍。鹏的手下在渔市场乱收费用,令人反感,不过祖虽有微言也无奈。弟热心为喜筹备生日会,众人察觉弟对喜有意,喜感到与弟只是拍档关系,对她表明立场,令弟非常失望。

第14集

  自从喜拒绝弟之后,弟处处逃避他,令喜十分无奈,而康和心的感情越来越好,不过,祖对康仍有成见。娇和旺到渔市场卖货,但被鹏手下留难,原来鹏瞒天过海以平价鱼充当贵价鱼,更打伤旺,令弟非常愤怒,独自去找他们,幸好喜即时赶到,阻止弟的冲动。林太和宝被神棍董居士欺骗,带了大量金钱去种金,还被下迷药迷晕,幸得栋机警跟踪,通知康来拯救,而两夫妇因此事和好如初。鹏的势力入侵渔市场,威胁祖,于是祖与反黑组合作,反被大鹏控制局面,令祖无技可施。

第15集

  凡感觉到娇对他有意,为了证实便假装生病,果然娇服侍周到,令凡暗中高兴。而弟为免再和喜一起尴尬,于是要求调职,全组人积极挽留,但喜则鼓励弟调职,可以照顾辉。鹏越来越过分,甚至威胁鱼贩不交鱼到渔市场,自己暗中交易,令到祖忍无可忍,于是和反黑组合作,成功地将鹏等人赶出渔市场,不过因证据不足不能起诉鹏。尖东一带以东为首,他将黑社会企业化,投资拍电影,一日刚遇弟,原来当年欺骗弟便是东,于是弟避而不见,终于在东苦苦相缠下,弟诈称当年的腹中BB已死。

第16集

  弟受到东的纠缠,非常苦恼,喜看见也爱莫能助。鹏推举克做新一任的渔市场主席,令祖非常生气,而鹏重新再控制渔市场,变本加厉,令到渔市场上下都不满,于是康说服祖合作,指证鹏的罪行,而经此事后,祖对康表示好感,不反对心和他来往。凡得到娇对他的关怀,自命得意,不过又不想和她结婚,于是假装有遗传病疏远娇,娇不计较行为感动了凡。此外凡的大男子人主义,令娇非常生气。东根据蛛丝马迹知道辉是自己的骨肉,带辉四处游玩,令到弟不满。

第17集

  弟为了避免东的纠缠,说喜才是辉的爸爸,但东半信半疑。东所开设的海鲜店,为免黑道中人的勒索,于是利用两帮人基哥和妹姐共同管理,然后引起他们的仇恨,终于两败俱伤。娇因为对凡不满,处处针对他,为了刺激凡,不惜倾情卖鱼胜,并答应往卖鱼胜的生日会,凡力追更刺激了娇贸然答应嫁给卖鱼胜。康全身投入工作,忽视对心的关怀,令她非常心烦,加上意的推波助澜,心开始怀疑康对她的感情。东调查辉和自己的关系,终于用DNA证实辉是他的骨肉,当看见弟、喜和辉三人的亲密非常生气。

第18集

  娇慌忙到警署找弟告诉文失踪了,原来辉被东接走,还带他四处游玩,满足他的要求,令辉对他产生好感。弟一时怒愤,竟然出手打辉,而东刚发律师信给弟争取辉的抚养权。辣鸡清除了基哥和妹姐之后,集中对付谷爷,于是谷爷派人暗杀他,幸得强相救,于是强便跟随他,当喜得知强自甘堕落,但念著亡妻份上,不惜去冒犯辣鸡,逼使强改邪归正。心因康对自己的忽视非常烦恼时,收到留学英国的申请被接纳,心情十五十六,但康忙于应付警察试,当知心有升学的计划,反而鼓励她赴英。

第19集

  弟连日因和东争取辉的抚养权而闷闷不乐,东则搏取辉的好感,又收卖褓姆李太作证,对来弟不利,幸得喜搜集了东曾经在台湾犯罪入狱,逼使东放弃辉的抚养权。娇面对卖鱼胜难于启齿,于是交予凡对他说明,凡使用色诱手段,终于令卖鱼胜不和娇结婚。康对心的忽视,经过意的提点后,对心细心温柔,令心甜在心头。东大力发展非法活动,并进行跨国的外围赌档,势力非常庞大。强并不体谅喜对他用心良苦,反而处处针对,令喜非常无奈。东致力扩展赌马集团,辣鸡和强落力四围拉客,成绩满意,但引起反黑组闪电采取行动拘捕他们,但因证据不足只好释放他们,东更加意气风发。娇被街坊四周说被卖鱼胜抛弃,甚至谣传她有喜,于是年旺逼她和凡结婚,凡只好答应,但为酒席烦恼,娇则要求凡送她一只钻石戒指,凡出蛊惑送了一只朱义盛钻石戒指给她,因一次卖鱼胜被人追赌债,发现戒指是假的,非常生气不理凡。东为了得到辉,不惜派强去带走辉,刚巧遇上喜开车赶到,大家展开追逐而发生车祸。

第20集

  辉因交通意外脑震荡昏迷,弟一时愤怨找东并开枪射他,因而被警方停职。东的赌马集团势力庞大,竟串通马圈人士共同参与,康追查时遇华,希望他可以和警方合作,却反被奚落,后来华无能力归还赌债被辣鸡打伤,华决定和警方合作指证他们。反黑组布下天罗地网,经过大陆公安的配合,终把东绳之于法,并取得有力证据光碟。心不愿下离港到英升学,康因忙于工作没有送机。辉做手术所要的血液,只有东才适合,于是弟请求东帮忙,东利用此机会,乘机逃去并胁持一名女病人和弟作为人质。东胁持弟及女病人逃走后,深深不忿欲取回光碟,不惜以弟生命威胁喜,而喜为救弟,竟到证物房私下偷走光碟,却被凡发现阻止,但喜反抗并打晕凡。原来喜和凡反目,目的是引东中计,终于成功把东捉拿入狱,当弟往狱中探望东时,感觉东死不悔改非常失望,幸得喜安慰,两人同时计划结婚。凡为节省金钱,说服喜和草蜢一齐举行集体结婚。康趁工作完毕,到英国伦敦探望心,但心不知康会来找她离开伦敦,两人缘悭一面,令康失望回港。究竟康和心二人情归何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