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敏乃七十年代的经济孤儿,父亲因为在大陆经营贸易不善,以致经济困难,终选择了自杀,走上绝路,母亲受不了刺激而精神崩溃,后来亦郁郁而终,敏遂成了孤儿,后被领养家庭收养,以为可重新过家庭生活,岂料又遭到性侵犯,敏几经辗转之下,最后搬进由花担任家长的儿童之家入住,故与花的感情极其深厚。

  敏虽经历种种不幸,但凭借自己的努力,终完成大学课程,当起社工。敏因为曾经历不开心的童年,明白儿童的需要,故决心在儿童之家辅助和关心家庭有问题的不幸儿童。

  敏在儿童之家内遇上院童郑乐童,童的遭遇跟敏甚为相似,令敏对童更加倍关心和爱护。同时,敏对冷傲孤高的富家少爷力弘本来没多大好感,但见力弘竟对童关怀有加,致令敏对弘渐有改观,及后竟发现原来把童一家推至绝境的人正是力弘,毅然跟力弘反目。

  另一方面,敏、毅拍拖多年,加上敏有不幸的童年,令敏更渴望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家,生儿育女,可是毅一直推说为了要让敏得到幸福,所以要有足够的储蓄才会结婚,敏都欣然接受,然敏渐感到毅跟自己正走着不同的路向,毅只一心向上爬,作风亦越来越官僚,惹起敏的不满。

  敏对院童的热诚亦同时感染了力弘,敏、弘一起合作下,帮助了不小不幸儿童重过家庭生活,二人亦因此渐生情愫。可惜好景不常,敏眼见力弘家业几陷入被吞并危机,但都无法施以援手,敏有感二人始终属于不同世界…。

分集剧情:
第1集

  东骏副董事胡力弘因服食及藏有违禁药物,被警方拘捕。法庭上,当女友裘莉为力弘辩护时,力弘忆起发生此事的经过.......

  力弘与助手廖志勤巡视好友郑家昌的杂志社,遇家昌妻爱珍及其女儿乐童,力弘得知爱珍患上抑郁症,决再批准家昌公司的贷款,但其父胡贯泽与下属裘永亨则反对,志勤遂带同执达吏查封杂志社。

  家昌烧炭昏迷入院,「儿童之家」社工林小敏带乐童探望家昌,力弘则躲在一旁偷望家昌及乐童,时爱珍至抱着家昌大哭后失踪。爱珍跳楼,幸得力弘与小敏合力救回。力弘回家与贯泽大吵后买醉,遇一迷幻少女,将违禁药物放入力弘饮品及口袋内,刚好警方查牌将力弘拘捕,力弘最终被判有罪。

第2集

  力弘罪名成立,贯庭大为震怒,认为他身为名门之后,受高深教育,不应行为不检,影响前程,更令他尴尬,力弘觉得父亲只关心公司,完全漠视他的感受,大感失望,父子关系恶化。后力弘得知原来是贯庭、志勤和裘莉合力想借家昌财政困难而乘机吞并杂志社,借他与家昌的关系方便行事,力弘惊讶三人的自私和深谋远虑,一怒之下请辞。裘莉对力弘的请辞莫名其妙,认为他未免小题大作,力弘认为二人价值观有异,感情不知不觉间起裂痕。

  力弘履行社会服务令,社署未能安排适合其专业的工作给他,唯有安排他到儿童之家服务,途中与儿童之家家长翠花的丈夫鲁财发生冲突,力弘被逼让步,自觉倒霉。力弘做不惯粗活,闹出不少笑话,被翠花冷嘲热讽,幸得小敏帮助,才逐渐适应。志勤乘力弘离去,向贯庭游说,接手力弘的工作,更私自坐入力弘的办公室,借机约会裘莉,藉此打倒力弘,爬上高位。

  乐童因父母先后入医院而大受打击,小敏陪她看心理医生,医生谓她因家庭创伤,对人对事缺乏安全感,小敏对她深表同情,更对她多加照顾。乐童和力弘均担心家昌而承受很大压力而发恶梦,力弘更觉得自己是害到家昌家破人亡的祸首。裘莉劝力弘放下,却不果,力弘对志勤大为不满,认为他对家昌太无情。

第3集

  乐童精神压力过大,导致尿床,力弘维护她,替她说谎隐瞒,但小敏认为他不应助乐童说谎。家昌醒来,小敏陪乐童探访,家昌向女儿道歉,时志勤拿着杂志社放盘文件到病房,逼家昌签署,小敏对他咄咄逼人的态度大为不满,二人不欢而散。力弘知志勤对家昌苦苦相逼,也感不满,但志勤劝他应以公事为先。翌日,小敏陪乐童回杂志社取回家昌所有的东西,志勤处处刁难,小敏气愤,后小敏得知志勤是力弘的下属,对力弘恨之入骨,更叫他离开儿童之家。力弘自感没趣,向裘莉诉苦,表明不欲再做坏人,裘莉认为他太感情用事。

  小敏向社署申请调走力弘,上司美宜劝她应冷静面对力弘。力弘鼓起勇气到医院探望家昌,家昌并没怪他,反自责自己想不开做错事连累家人,更主动签署放盘文件,力弘得到他的谅解,放下心头大石,内心计划助他东山再起。

  志勤向贯庭建议把杂志社分拆出售给朱太,朱太不信任志勤,更把收购价压低,贯庭责志勤办事不力。时力弘拿着家昌所签的放盘文件赶回,反建议朱太重新起用家昌,改革杂志。朱太终于答应,但要求一切由力弘主理,贯庭和裘莉乘机叫力弘回公司,力弘答应。力弘把好消息告知家昌,家昌知力弘苦心,大为感激,承诺会好好振作,并会好好照顾乐童,力弘和小敏感安慰。

第4集

  杂志社重开,家昌兴奋不已,特别邀请小敏和力弘当嘉宾,小敏和乐童见到志勤,忍不住戏弄他,令志勤大为尴尬。乐童终可离开儿童之家一家团聚,小敏为她举行欢送会,邀请力弘出席,乐童和家昌对小敏和力弘的帮助,大为感激。小敏就之前要求力弘离开而向他表示歉意,力弘见帮到家昌和乐童非常高兴,觉得做社会服务令甚有意义,亦对小敏的热心助人,生好感。

  方雪峰因母亲方菲失踪被送到儿童之家,小敏为他开欢迎会,但雪峰态度嚣张,行为自私,令所有小朋友都不喜欢他。翠花之子天佑刚大学毕业,未找到工作,却大量花费,令翠花非常担心。小敏男友何进毅忙于进修,小敏体谅,进毅答应升职后会跟小敏结婚,小敏芳心暗喜。

  雪峰与其它院童发生冲突后,离家出走,小敏与力弘四出找他,雪峰态度恶劣,小敏不知如何是好,苦苦相劝仍不果,大感头痛。小敏好不容易找到雪峰的外公方汉东,汉东为一保守的老师,不苟言笑,小敏要求他照顾雪峰,但汉东拒绝,更表明不会理会方菲。小敏担心雪峰,但苦无对策,时汉东到来,要求当雪峰的监护人,小敏喜出望外。汉东接雪峰回家,但雪峰对他的严肃和古板,非常抗拒,更乘汉东带他到游乐场玩耍时逃走,此时汉东身体不适,突然晕倒。

第5集

  雪峰见汉东晕倒不知所措,幸小敏和力弘赶到,汉东醒来向小敏告知方菲的往事。汉东自七十年代从内地到港,剩下方菲,后来方菲到港,因童年艰苦而不择手段向上爬,更不惜拍三级片。汉东对女儿的叛逆感痛心,父女互相憎恨,老死不相往来。汉东见方菲沦落至此,自觉后悔,决定收养雪峰,雪峰起初拒绝,但敌不过血缘,答应跟汉东过新生活。力弘工作表现出色,贯庭大为赞赏,希望他能承继自己的衣钵,刻意安排他出席商会舞会,但力弘拒绝,宁愿到儿童之家,令贯庭和裘莉非常不满。

  小敏为雪峰开欢送会,众小朋友对雪峰非常泠淡,汉东劝雪峰向小朋友道歉,众人和好。此时一身名牌的方菲突然到来,不由分说带走雪峰,并侮辱小敏和汉东等人。方菲接雪峰回家,但方菲的家早因欠租而被封屋,方菲大发雷霆,原来她欠下高利贷,已走投无路,但又不相信汉东是真心帮她,才带走雪峰。方菲苦无对策,把雪峰送回儿童之家。

  方菲向志勤兜售名牌手表筹钱还债,从言谈间无意中得知力弘的身份,方菲乘机向力弘借钱,力弘不胜其烦,交由志勤负责。裘莉劝力弘陪同出席舞会,力弘勉强答应。方菲得知力弘出席舞会,故意在舞会中亲近力弘,扮成力弘的女友,更被记者拍下亲热照片,令贯庭和裘莉大为不满,力弘百词莫辩。

第6集

  方菲四出宣扬是力弘的亲密女友,裘莉出言讽刺她。宝欣劝裘莉不要逼得力弘太紧。贯庭斥责力弘不应招惹方菲,力弘认为他只关心自己的面子,而非关心他,父子隔膜更深。力弘与方菲的绯闻全城皆知,翠花等对力弘指指点点,小敏警告二人不得多口,免雪峰难受,但雪峰早已知晓母亲的所作所为。方菲再次向力弘借钱,力弘拒绝,雪峰见力弘对方菲恶言恶语,又用汉堡包掟向他,小敏见状,劝力弘暂时离开,力弘大感无辜。

  小敏劝众小朋友要好好支持雪峰,小朋友答应。高利贷恐吓方菲,若拒绝还钱会对雪峰不利,方菲见走投无路,往找汉东帮忙,汉东认为她死性不改,拒绝伸出援手。时高利贷赶到,欲劫走雪峰,幸小敏和力弘到来协助,力弘更被打伤,最后警察到来救回众人。力弘被送入院,小敏大为紧张,力弘感动,时进毅赶到,力弘得知二人关系,闷闷不乐。

  贯庭见力弘为儿童之家工作过于投入,荒废工作,今次更受伤而回,大为不满,裘莉劝力弘转换另一分社会服务令,力弘拒绝,反要求裘莉助方菲申请破产。裘莉为讨好力弘答应助方菲,期间见力弘与小敏状似亲昵,主动表明与力弘的关系。方菲办好破产手续后,留书出走,请求汉东代为照顾雪峰,她却往上海找寻机会,等待成名的一天。

第7集

  力弘遇上一个非常粗鲁的男子文海,原来他是力弘细叔贯泽介绍来向公司申请贷款,力弘见他身无分文,但又不想令贯泽为难,把他转介给志勤处理。志勤审核文海的财政状况后,不同意力弘批出贷款。贯泽虽身为名门之后,但对家族生意不感兴趣,独自经营儿童画室,以教小朋友画画为生,贯泽为人怕羞,思想单纯,与力弘最为友好。力弘担心贯泽,遂找他问个究竟,贯泽表明文海是其学生秀秀的父亲,他要求贯泽帮他向力弘借钱。文海借钱不成,指摘贯泽,更把秀秀强行交由贯泽照顾,贯泽疼爱秀秀,无奈下答应文海的无理要求。

  秀秀因病送院,力弘见贯泽慌张,主动帮忙,文海赶到,见贯泽和力弘友好,认为可以利用力弘的身分来借钱,便心生一计,逼贯泽当他的贷款担保人,贯泽胡里胡涂地不知大祸临头。文海遗下秀秀离去,贯泽未能好好照顾秀秀,力弘建议他把秀秀暂时送到儿童之家,由小敏看管,文海无奈答复。

  贯泽亲自送秀秀到儿童之家,见环境理想,大为安心,更很快跟其它小朋友打成一片,成为众人的开心果,而秀秀亦喜欢不已,令小敏和力弘放心。贯泽的画室被高利贷追债,贯泽不明所以,原来文海以他的名义借贷三百万后,逃之夭夭,债主向贯泽追讨。高利贷到画室泼红油,吓坏贯泽,令他不知所措。

第8集

  贯泽的画室被捣乱,力弘与小敏赶往帮忙,见贯泽不知所措,便把他和秀秀送到酒店暂住。力弘代贯泽查清欠债详情,认为非贯泽的责任,吩咐志勤代为处理,志勤以东骏汇泰之名压倒对方,力弘松一口气,志勤则得意洋洋。贯泽欠债和志勤出手二事被贯庭发现,怒不可遏,认为志勤不应乱用公司名义,更怒斥贯泽愚不可及,力弘不以为然,决定助贯泽到底。实质贯庭仍关心贯泽,与宝欣暗中支持贯泽的画室。

  力弘告知贯泽已把债务处理好,贯泽大喜,但追债事件传遍邻居,学生纷纷退学,令贯泽失落非常。文海找贯泽出气,更抢走秀秀逼他借出三百万来还高利贷,贯泽无计可施,找贯庭求助,贯庭气他懦弱,拒绝助他。力弘借钱给贯泽,贯泽交钱给文海时,文海表明会把钱用作逃亡之用,置秀秀于不顾,贯泽大怒,二人大打出手,幸警察到来救走贯泽。贯庭怒斥力弘帮助贯泽,力弘反驳,父子不欢而散。

  秀秀寄养在儿童之家,贯泽探望之,更教院童画画,深得院童欢迎。天佑欧游归来,更签下数万元信用卡帐项,翠花和鲁财担心,但天佑毫不在乎。贯泽的画室学生流失,令他失落非常,小敏带院童到来,找他教画画,但贯泽仍闷闷不乐。贯泽自觉无用,为免连累他人,决定结束画室。力弘答应支持画室,但贯泽反觉得长贫难顾,决定结束。 进毅与小敏庆祝考试及格。

第9集

  天佑毕业,翠花和鲁财带同众院童观礼,天佑不满,进毅同日毕业,小敏为他打点,遇上翠花等人,小敏大为兴奋,但进毅对小敏过于关注院童,心感不耐烦。小敏和美宜四出找人赞助儿童之家的课外活动,小敏想起贯泽,若能安排社署与贯泽合作办画班,画室或可经营下去。于是小敏安排美宜会见贯泽,但贯泽词不达意,美宜对他没有信心,对合作有保留。后美宜见贯泽对教小朋友特别有耐心,对他印象改观。

  贯泽在画室结束前一日,与小敏、力弘和众院童联欢,小敏和力弘见院童以绘画表达情绪,深有同感,二人互诉童年往事,距离渐拉近。时美宜对访,答应支持合作计划,众人大喜。

  翠花和鲁财为天佑所欠下的咭数大为苦恼,但天佑对找工作,蛮不在乎,心头甚高,令父母担心不已。翠花不敢承担信用卡高息,向小敏借贷,小敏见她心急如焚,借钱给她应急。翠花告知天佑已找清咭数,天佑反指摘翠花不尊重他的私瘾,翠花无奈。翠花把一肚子气发泄在力弘身上,力弘默默忍受,翠花想起力弘是富家子,变面要求力弘聘请天佑,力弘一口答应。天佑面试态度嚣张,但力弘碍于翠花情面,勉强请天佑,但天佑不知好歹,处处驳斥力弘,被志勤讽刺。翠花和鲁财感激力弘给机会天佑,力弘有苦自己知。

第10集

  志勤叫天佑到裘莉的律师楼取文件,天佑大为不满,不小心遗失重要文件,被力弘和裘莉指摘,天佑死不认错,力弘解雇他。翠花得知天佑被解雇,怒骂力弘,更处处刁难他,但力弘默默承受。小敏知翠花因天佑之事,迁怒力弘,婉言相劝,叫翠花向力弘道歉,翠花草草道歉了事,小敏感啼笑皆非。小敏私下代翠花向力弘道歉,更对力弘的修养大为欣赏。

  陈景阳因父亲忙于工作,无暇照顾,被送到儿童之家暂住,景阳脾气暴躁,因小故与其它小朋友打架,令小敏头痛非常。小敏为景阳开欢迎会,邀请力弘参加,小朋友对景阳冷冷淡淡。景阳借故跟其它小朋友打架,小敏劝阻,时景阳父亲陈志坚到来探望,小敏告知景阳爱打架,志坚大怒,狠狠地打了景阳一顿。小敏观察志坚父子,估计景阳是因父亲的影响下,才崇尚暴力,志坚虽疼爱景阳,但不懂得表达亲情,导致父子关系欠佳。

  力弘与小敏讨论景阳的个案,力弘以自己的童年经历,去分析景阳和志坚的心态,小敏佩服,二人有进一步了解。志坚在连锁寿司店工作,其寿司店长期亏蚀,打算放盘,裘莉代表东骏汇泰收购,裘莉只求做好寿司店的帐目,对员工的欠薪置之不理,力弘见状,深感不安。裘莉约见寿司店各股东,以软硬兼施迫众人答应收购建议,但志坚知员工欠薪无法追讨,反对收购。

第11集

  翠花担心天佑,天佑告知已找到新工作,原来他在财务公司任收数员,他对公司的收数方法不以为然。志坚经常买暴力漫画给景阳,令他有暴力倾向。志坚为员工薪酬而借下高利贷,经常被追数,令其母美卿非常担心。天佑负责再上志坚家收数,志坚对他恶形恶相,美卿借钱给志坚还债,志坚拒绝,叫她不用担心。

  小敏带景阳和其它院童到贯泽的画室学画,景阳所画的全是与暴力有关,令小敏不安,其它院童嘲笑景阳,景阳失控,与他们打起来。贯泽认为景阳所画的正好表达他内心的感受,他深受暴力影响,只要耐心辅导,他会改善暴力倾向,小敏认同他的看法,但美宜却不以为然。

  高利贷向美卿追讨志坚的欠债,美卿大惊下往银行取出积蓄,银行职员担心她受骗送往警局,小敏往探望,反被美卿指摘。美卿代志坚还债,小敏阻止,混乱中美卿被高利贷推倒,志坚知道后,怒气冲冲往找高利贷算帐。志坚被高利贷打伤,景阳赶到维护父亲,高利贷暂时放过志坚。志坚被打,愤愤不平,决定向高利贷寻仇,景阳哭着求志坚不要再报复,志坚感动放弃以暴力解决问题。进毅见小敏过份关心院童,对她加以劝阻,小敏反驳,二人不欢而散。小敏见景阳被其它院童排挤,对他加倍关心。天佑决定辞职,但一次机会,令他受老板赏识。

第12集

  进毅向小敏道歉,并告知准备买楼与她组织小家庭,小敏甜在心头,但当进毅要求进一步亲热时,小敏拒绝,进毅大感没趣。志坚探望景阳,并答应以后不再以暴力解决问题。志坚向裘莉和伟东追讨出售寿司店股份所得金钱,裘莉以转让期已过为由,拒绝支付,志坚大怒,一时情急打伤了裘莉和伟东。小敏保释志坚,见到力弘认识裘莉,遂求裘莉放过志坚,但裘莉坚持追究。景阳担心志坚,小敏同情,答应帮志坚。

  小敏多次致电约见裘莉不果,无计可施之下,向力弘求助。力弘明白小敏的忧虑和此官司关系景阳的未来,遂厚着头皮约会裘莉。裘莉见力弘约会自己,非常兴奋,但见力弘只是为志坚说项而来,心感不满但口头上仍答允与小敏会面。裘莉约见小敏,裘莉以法律观点驳斥小敏,坚持追究志坚,小敏失望。

  进毅准备带小敏睇楼,但小敏念念不忘的是志坚的官司,进毅反感,二人不欢而散。力弘再次求裘莉放过志坚,裘莉认为力弘并没站在她的立场看事物,更对小敏的爱心非常厌恶。小敏决定申请法援,力弘见她辛苦,自动陪景阳学画,见他为父亲担心,于心不忍,以二人感情要求裘莉放过志坚,裘莉勉强答应。裘莉说服伟东放弃法律诉讼,并给予志坚应得的五十万,事件完满解决,小敏感谢裘莉,但裘莉讽刺她利用力弘。

第13集

  志坚一事解决,景阳离开儿童之家,小敏为他开欢送会,志坚感激小敏等帮助,众院童与景阳互相谅解,喜气洋洋。志坚谓会以伟东的赔款来经营小本寿司店,力弘等祝贺他。小敏告知力弘,每次送走院童也觉安慰,因她把院童当成自己的孩子,由衷地希望他们幸福,力弘欣赏她的爱心。

  力弘向裘莉道谢,裘莉不明他何以那么关心儿童之家,二人距离愈远。美宜支付画班薪金给贯泽,贯泽决定请小敏和院童开大食会庆祝。裘莉与力弘冷战,影响工作进度,志勤做和事佬,约力弘和裘莉吃饭,但力弘因要赴贯泽的大食会而失约,裘莉怒不可遏。力弘出钱出力助贯泽预备大食会,小敏告知众人将跟进毅买楼,众人追问二人何时结婚,小敏笑眯眯拒答,但力弘不是味儿。天佑把薪金交给翠花,翠花大喜,但鲁财却劝他事事小心。

  贯泽见画室遂渐上轨道,决定把租金交回贯庭,他告知力弘,画室所在的大厦是贯庭的物业,他一直没收取租金,现在画室赚到钱,应该交租。但贯庭认为租金金额少,收与不收也没关系,但力弘认为这是贯泽的心意,是他自给自足的表现,劝贯庭收下。志勤知裘莉的朋友有意收购旧楼重建,便提议他收购同泽大厦,该大厦正是贯泽画室所在,志勤告知贯泽,大厦快要清拆会有一笔钱赔偿给贯泽。

第14集

  志勤告知宝欣,有意出售同泽大厦图利,宝欣不置可否。小敏见贯泽心事重重,细问后知大厦出售,怒斥力弘,力弘莫名其妙。力弘找贯庭,力保同泽大厦,贯庭否认出售。翌日志勤在会议上建议出售同泽大厦,被力弘和贯庭斥责,志勤不忿。志勤向二人道歉,但不获接受,更被二人削权,大为不忿。

  贯泽担心画室不能经营下去,忧心忡忡,小敏安慰他,力弘赶来告知他公司并没出售大厦之意,但贯泽自卑感重,为免连累贯庭和力弘,决定结束画室。力弘不满贯庭罔顾贯泽的自尊心,父子又吵起来。宝欣见三人关系恶劣,主动调解,劝贯泽接受贯庭好意,时贯庭到来,表示支持他所选择的路,贯泽感动,决定发愤做好画室。

  进毅与小敏到律师楼办新楼按揭手续,巧遇裘莉,裘莉乘机打听二人关系,知二人快将结婚,心中暗喜,主动协助办理买楼的法律程序。裘莉告知力弘帮小敏一事,力弘知小敏快要结婚,略感不快。志勤被公司削权,闷闷不乐,心生一计,密谋将东骏的钱借给其私下所开的财务公司,赚取息差图利。志勤吩咐其财务公司的负责人龙哥预备一分假计划书往公司借贷,龙哥叫天佑帮忙。天佑写的计划书,深得力弘赞赏,批出大笔低息贷款,志勤喜出望外,对天佑甚欣赏。

第15集

  天佑建议志勤拓展外籍人仕借贷服务,志勤接纳,并提拔他。天佑得意洋洋,回儿童之家向翠花炫耀,翠花大感安慰,母子对力弘冷嘲热讽。龙哥等人讨好天佑,带他到夜总会,更鼓励他以暴解决问题,天佑乐此不疲,踏上歪路。

  蔡立本和马洁芳分别向力弘借贷,力弘表明二人计划相近,只会借给其中一人,二人争执起来。立本和洁芳本是夫妻,但因金钱和感情而反目,为事业和独生女小薇的抚养权终日吵闹,甚至大打出手闹上警局,小薇被社署安排入住儿童之家。裘莉是洁芳的代表律师,为她争取抚养权,裘莉以自己和力弘的关系,想力弘批出洁芳的贷款,但力弘却秉公办理。

  小薇家境富裕,性格反叛,更自我为中心,对儿童之家环境处处挑剔,开罪所有人,小敏多番劝告无效。小薇自觉美貌,经常做出性感挑逗行为,令翠花不满,鲁财尴尬。小薇见力弘一表人才,学识渊博,心生好感,故意亲近。小薇生活苦闷,四出惹事,被童党滋扰,幸得小敏帮助,小敏劝小薇应注意衣着和行为,要好好检点,但小薇毫不领情,更斥责小敏多事。小薇借故戏弄小敏,乘小敏和进毅约会,叫所有院童偷看二人拍拖,小敏尴尬不已。小敏与小薇理论,小薇不服及要求洁芳早日带她回家。

第16集

  进毅约小敏为新居买家俬,小敏斤斤计较,但进毅却豪爽,二人发生争执。小敏和力弘撞见到小薇胡乱花费,对她再三劝告,小薇怒目相向,与友人离去。力弘见小薇难于管教,小敏表明不会放弃她,力弘答应支持她教好小薇。

  小薇从朋友中得到软性毒品,力弘见状欲劝止,小薇反约他外出谈判。小薇逼力弘陪她到的士高,更趁乱把药物放入力弘的饮品中,力弘不小心饮下。小敏发现二人失踪,请进毅陪同四出找寻,进毅不满,认为她过份紧张。药力发作,力弘迷糊之际致电小敏,小敏赶赴的士高,进毅见状,大为妒忌,一见力弘,不由分说要报警举报他。力弘大惊,担心再惹官非,幸小敏及时带走力弘。警方到场找不到力弘,进毅愤愤不平。

  小敏送力弘回家,小心照顾,更不惜对进毅说谎,力弘感激。进毅约见力弘查问,表明会揭发力弘再食软性毒品。小敏为力弘解释,但进毅并不相信,更怀疑二人有私情。小敏向美宜报告小薇一事,美宜决定把她送到女童院。进毅恨极力弘,怒打他被拉上警局,小敏保释他,并求力弘不要追究,但裘莉拒绝。力弘吩咐裘莉停止诉讼,裘莉不满,认为他因小敏而是非不分。进毅因伤人罪被处分,升职无望,更与小敏吵起来,二人感情破裂。小敏斥责小薇闯祸,连累力弘,但小薇仍不知悔改。

第17集

  洁芳为争取小薇的抚养权烦恼,裘莉劝她应在抚养权和贷款中选取其一,洁芳选择了贷款。裘莉约见立本,劝他应把贷款权让给洁芳,以取得女儿抚养权,立本答应。

  裘莉向力弘示好,但力弘不加理会,裘莉苦闷,常找伟聪相陪,志勤见二人状似亲密,认为有可疑。志勤为讨好力弘,跟踪裘莉,暗暗找她不忠的证据,并带力弘去健身院欲撞破裘莉和伟聪。志勤找裘莉时,伟聪先遇上力弘,对力弘大有好感,更摸手摸脚,力弘尴尬之际,裘莉出来给二人介绍,原来伟聪是同性恋者,志勤大感没趣,但裘莉甜丝丝。

  力弘约见洁芳和立本商讨贷款事宜,洁芳因立本放弃取得贷款,后立本无意中得知洁芳和裘莉串通,令他放弃贷款,大感不满,决定放弃抚养权,跟洁芳争贷款。力弘对立本夫妇和裘莉的机心感惊讶,对裘莉加以斥责,但她认为这是对二人最理想的安排,力弘不以为然。

  立本财困,志勤见状乘机向他介绍到自己所开的财务公司借贷,立本以高息借钱,陷入危机而不知。立本和洁芳分别向小薇表示放弃抚养权,小薇痛心,四出购物发泄。小薇将零用钱花光,竟高买名牌手袋,逃走时被店主伟聪捉住。志勤的财务公司生意理想,欲扩充业务,天佑想出不少新提意,志勤大为欣赏,加以提拔,天佑得意洋洋。

第18集

  小薇情绪突变,经常躲在一角哭泣,对周围事物也不感兴趣。一日,鲁财无意中见到小薇在浴室用水淋自己,大吃一惊,欲问她发生何事时,不慎跣脚拥抱她一下,鲁财即放手。鲁财担心自己的行为,欲向翠花透露,但苦无机会。

  天佑追数点子多多,令龙哥等佩服,天佑收数时抢夺债仔的名牌手袋,借花敬佛送给翠花,翠花喜出望外。鲁财不小心掉了该手袋,刚好该手袋与小薇的一样,翠花误会是小薇所偷,斥责她一顿,但小薇一反常态,一言不发,翠花与小敏感奇怪。小敏对小薇的变化甚担心,多番向小薇询问却不果,遂跟美宜商讨,决定暂延把小薇送到女童院,对她再加辅导才决定她的去向。

  小薇深夜痛哭,鲁财见状加以慰问,但小薇不理会,时小敏回来见到二人不自然的反应,感奇怪。是夜,小敏不断发恶梦,忆起自己童年的可怕回忆。翌日小薇失踪,小敏等四出找寻,鲁财在天台发现小薇,小薇情绪激动,欲跳楼自杀,幸鲁财及时救回她,但迟来的小敏,却误会他想侵犯小薇。

  小敏通知立本和洁芳,二人赶到儿童之家,小薇只哭不说任何话,小敏质问鲁财,鲁财承认曾不小心拥抱了小薇,但绝无不轨行为,翠花大怒,小敏和立本夫妇一口咬定是鲁财侵犯了小薇,决定向鲁财和儿童之家追究责任。

第19集

  小敏陪小薇到警局,但小薇因惊慌过度不能说话,但经检验后,确认她曾遭性侵犯。众人怀疑是鲁财,翠花与小敏怒斥鲁财,更要他离开儿童之家,鲁财百词莫辩。翠花身体不适,小敏让她休息,自己负责带院童到画室,秀秀不小心弄脏衣服,贯泽替她清洁时,小敏反应紧张,误以为贯泽欲侵犯秀秀,贯泽莫名其妙,贯泽和力弘对小敏的过敏感奇怪。

  鲁财找力弘吐苦水,力弘相信他,后来鲁财醉酒撞车,跟翠花患难见真情,相信他是无辜。翠花发现天佑言谈粗鲁,行为大异于以往,大为担心,加以追问,但天佑支吾以对。力弘劝小敏不要主观判断,应按证据来判断鲁财是否坏人,小敏却另有心事。小敏陪小薇见心理医生,对小薇的心态异常了解,因她想起自己的童年往事,才对此事特别紧张。

  裘莉告知小敏,进毅一直没交楼宇按揭的尾数,小敏内疚自己忽略了进毅,找进毅商量,进毅告知小敏因自己未能升职加薪,不能负担楼宇按揭,小敏答应帮忙,进毅感动。小敏发恶梦,进毅陪伴,但小敏赶走他,进毅大怒认为她太过保守,更怀疑她与力弘有私情,二人大吵一回。

  小薇偶然遇见伟聪,失控狂奔,小敏和力弘追赶,小薇躲起来,经小敏劝告下才自揭心事,小敏身同感受,但小薇情绪激动,用刀割伤小敏,小敏突然晕倒。

第20集

  力弘送小敏到医院,知小敏压力过大以致晕倒,力弘心痛不已,由怜生爱。小敏在睡梦中忆起童年被性侵犯的往事,突然惊醒,幸得力弘相陪。裘莉因受力弘冷落,找伟聪相陪,大吐苦水,时警方到场以性侵犯小薇拘捕伟聪。裘莉任伟聪的辩护律师,力弘大为不满,裘莉以伟聪是同性恋者及相识多年,坚信他是无辜,并借此案证明社工不一定对的。永亨劝裘莉不应为此官司开罪力弘,以免影响二人多年的感情,但裘莉对自己充满信心,认为可藉此令力弘回心转意。

  小敏陪小薇到警局认人,小薇情绪激动,但仍一眼认出伟聪,伟聪被控告。伟聪向裘莉辩称小薇曾到他的时装店偷窃,被他捉住故冤枉他。鲁财求翠花准他回家,翠花答应,翠花与小敏同向鲁财道歉,鲁财如释重负。翠花见天佑的行为愈来愈古怪,与鲁财商量应如何劝告儿子,但却不知从何入手。

  裘莉到儿童之家调查小薇的日常生活细节,众人大为反感,更被翠花赶走,力弘对裘莉不满,二人吵起来。法庭之上,小薇变得神经质,情绪时好时坏,小敏加以安慰。裘莉攻击立本和洁芳对小薇疏于管教,甚至为申请贷款而放弃女儿的抚养权,因而令她变成问题少女,企图向父母报复,更揭穿小敏曾想送小薇到女童院,证据对小薇不利。

第21集

  裘莉传召鲁财上庭,揭露小薇曾冤枉鲁财非礼她,由此攻击小薇的口供不可信,控方律师见小薇情绪激动,建议小薇用视像系统作供,立本和洁芳担心小薇未能应付,小敏答应陪伴她,并详细解释视象系统的应用,小薇放心。

  小薇虽克服心理阴影,但敌不过裘莉的攻击,小敏见小薇哭得厉害,心痛不已。力弘对裘莉强硬的态度不满,裘莉以当事人最大利益为由,拒绝让步。洁芳认为裘莉利用她的抚养权官司资料来打伟聪一案,是出卖她,裘莉狡辩,二人反目。

  志勤乘力弘忙于小薇官司,暗中扩大自己财务公司业务,更对立本的贷款疯狂加息,立本不甘被屈,拒绝清还附加的利息,志勤却令龙哥向立本追债。龙哥派人骚扰立本一家,吓坏洁芳和小薇,立本承认欠下高利贷,洁芳答应以积蓄助他还债,立本感动,夫妇和好。小薇因要上庭,经常发恶梦,令小敏担心不已。小敏陪小薇上庭,碰见裘莉,小敏求裘莉放过小薇,裘莉对她大加讽刺,拒绝了她。

  裘莉不断攻击小薇,小薇在裘敏支持下讲出真相,当日因得悉父母齐放弃抚养权,心情恶劣,疯狂购物发泄,因不够钱一时萌贪念才在伟聪的店偷窃,伟聪以隐瞒小薇偷窃为条件,向她施行性侵犯。小薇作供后,法官对小薇表示同情,裘莉见形势逆转,对小敏更为憎恨。

第22集

  法庭之上,裘莉咄咄逼人,小薇激动下坦言供出伟聪以隐瞒她偷窃一事为由,性侵犯她,伟聪哑口无言,法官同情小薇,裘莉苦无对策。力弘对裘莉阴险的个性大为不满,自觉与她性格不合,提出分手,裘莉愕然,未能接受。小敏同力弘互诉心声,二人各有不愉快童年,感情大有进展。裘莉见力弘与小敏状似亲热,大为妒忌,认为是小敏破坏她与力弘的关系,遂约小敏见面。裘莉情绪失控,载住小敏在公路上飞驰,时伟聪找裘莉,要求她为他的官司出力,伟聪与裘莉的车失控,三人受伤。

  力弘赶到医院探望,裘莉无大碍,但小敏的视觉神经受损,暂时失明,力弘对裘莉大感不满,二人吵起来,关系决裂。力弘向小敏表示爱意,小敏又惊又喜,未能实时接受,但脑海中满是与力弘的一切。力弘对小敏细心照顾,翠花看在眼内,劝小敏考虑他。力弘见小敏视力未恢复,多加照顾,小敏甜在心头。小敏出院,因行动不便,回儿童之家暂住,院童开欢迎会,翠花对她更特别照顾。

  力弘向永亨和贯庭,表示已与裘莉分手,二人只是工作上的伙伴。永亨见裘莉失恋而不快,劝她事业为重,裘莉会意,继续与力弘合作。小薇在官司过后,被送往加拿大升学,小敏替她开心。志勤借东骏汇泰名义向立本追债,立本不胜其烦。

第23集

  立本还钱给高利贷龙哥,但龙哥疯狂加息,立本认为是勒索,决不再还。小敏眼睛康复神速,力弘毫不知情,对她仍多加照顾,小敏亦乐意被他照顾。志勤下令以恐吓手段追债,天佑与手下拿动物内脏拋到本家外,小敏见到天佑,欲捉住他,但被他逃去。天佑等逃走时,打伤警察,志勤得知后大怒,命令哥龙与天佑等避风头。立本见高利贷手段恐怖,为免祸及妻女,决定报警。天佑流落乡间,大感不惯,又挂念父母,忍不住联络翠花,被同党斥责和怀疑。

  天佑突然失踪,翠花担心,时警察到儿童之家拘捕天佑,翠花更忧心,警方从翠花手中找到志勤的名片。力弘发现志勤先前所交的计划书有问题,时警方找志勤调查天佑和龙哥,志勤大力否认同二人有关系。力弘得知志勤在外经营财务公司,更涉嫌放高利贷,大为愤怒,尽管志勤多番解释,也不接纳。志勤心知自己在公司地位不保,暗想办法。

  小敏眼睛康复,力弘替她高兴,二人关系大有进展,时小敏突然接到进毅电话。进毅自觉前途黯淡,决定辞职到外国留学,委托裘莉售楼,裘莉表明楼宇的首期化为乌有,更要赔差额,进毅要求小敏承担部份损失,小敏无奈答允。裘莉告知力弘,小敏为进毅负上钜债,力弘担心,欲帮她还债,但小敏坚决拒绝,并冷却二人关系。

第24集

  小敏到银行借贷,虽要支付高息,仍被逼借下。翠花担心天佑,心情恶劣,发院童脾气发泄,小敏劝告她。力弘的社会服务令即将完成,顿感若有所失。力弘提出助小敏还债,并告知自幼丧母,与父亲关系疏离,童年并不愉快,小敏感同情,渐接受力弘,力弘答应会好好照顾她。

  天佑等躲在乡间,被村民发现,志勤为免麻烦,叫天佑等逃回内地。天佑舍不得父母,约见二人告别,被小敏发现,小敏劝天佑自首,天佑犹豫之际,其同党欲带走天佑,幸小敏早已报警,警察拘捕一干人等。翠花与鲁财自觉教子无方,致天佑走上歪路,感内疚,但天佑经此事后,反省自己过去实在不知天高地厚,才闯下大祸,决意改过,翠花夫妇感安慰。

  力弘翻查志勤所批核的贷款,志勤大感没趣,时警方对公司拘捕志勤,志勤机警逃走。志勤发现自己被通缉,感走投无路欲自杀了断,但却没勇气,向力弘求助,力弘陪他到警局自首,时永亨到警局为志勤保释。原来贯庭为保公司声誉,请永亨代志勤处理官司,表示只要志勤能偿还骗取公司的钱,可保留现职,不作追究。志勤答应,并承诺不再犯事,但力弘认为贯庭包庇志勤,为公司声誉破坏公义和法律,大为不满。贯庭觉得力弘满口理想,忽略现实,非做大事之才,永亨在旁观察,若有所思。

第25集

  永亨替志勤打官司,令志勤脱罪,而天佑被判入狱,翠花与鲁财探望,天佑答应悔改。翠花痛恨贯庭包庇志勤,令天佑入狱而志勤逍遥法外,连力弘也讨厌,不断刁难他,小敏劝解她,叫她要公私分明,翠花知错。力弘在工作上处处针对志勤,但志勤为求赚钱还债,一味死忍,等候机会翻身。

  美宜与小敏和宝欣等富太合作举办儿童画展为儿童之家筹募经费,贯泽和众院童大感兴奋,但美宜不满富太只想借画展出风头,罔顾院童感受,并歪曲画作,画展差点腹死胎中,幸得宝欣斡旋。永亨建议贯庭拓展内地信贷市场,贯庭吩咐力弘和裘莉跟进,但力弘忙于筹备画展,无暇处理,贯庭大怒,力弘表明对事业没野心。贯庭身体渐差,欲力弘早日继承公司,对力弘无心工作,感烦恼,永亨答应代为劝告。

  力弘为画展忙碌,更不惜送外卖和扮公仔娱宾,小敏感动,宝欣见力弘为小敏费尽心思,又感小敏心地善良,二人属佳偶,暗替二人高兴。画展好不容易才开幕,众人兴奋,画展场地的清洁工人梁好,工作时突然晕倒,力弘与小敏陪她送院,医生谓她患上肝癌,情况不感乐观,其子浚豪担心不已。梁好求小敏别对浚豪讲出她患上绝症,小敏答应,但力弘强烈反对,因力弘见豪,仿如见到童年的自己,格外同情,不忍欺骗他。

第26集

  力弘思念亡母,回忆当年父亲并没告知其母患上绝症,令他没好好与母亲过最后的日子,此事成他一生最大的憾事,小敏安慰之。贯庭劝告力弘应专注事业,但力弘反问他有否思念亡妻,贯庭愕然。永亨叫贯庭应及早拓展公司北上计划及安排接班人,贯庭苦恼,裘莉别有打算。志勤的丑事传遍全公司,公司同事对他避之则吉,志勤大感没趣。

  浚豪因母亲患病被送往儿童之家,小敏发现浚豪生父李贵在狱中服刑,特往探望,但李贵却无意照顾亲儿。浚豪告知小敏痛恨李贵拋弃自己和母亲,又经常在外惹事生非,拒绝由父亲照顾。宝欣邀请贯庭参观画展,贯庭犹豫不决。贯庭忙于收购盛世财务一事,因工作劳累感不适,遂往医务所检查,医生劝他要小心身体,贯庭无奈。贯庭要求力弘多放时间在工作上,力弘感厌烦,拒绝了贯庭。

  志勤因前事被公司削权,同事排挤,只感没趣,欲亲近裘莉父女,不果。李贵出狱后到儿童之家探浚豪,但态度恶劣,众人讨厌他。小敏约李贵往探望浚豪,李贵满口答应却失约,浚豪失望。及后李贵却到儿童之家找浚豪,原来到来偷东西,被院童揭发,他竟把罪名推落浚豪身上。浚豪默默承受,向小敏和力弘表明不能拆穿父亲,唯有自己受苦,小敏和力弘欣赏浚豪懂事,又可惜其命苦。

第27集

  贯庭感不适,往看医生,得悉患上冠心病,医生劝他早日动手术,贯庭以忙为由推迟,医生劝告他若感不适要及时服药。宝欣邀贯庭参观画展,力弘特别向贯庭介绍小敏,贯庭见力弘与小敏相处愉快感安慰。众院童齐声嘲笑力弘和小敏拍拖,二人甜在心头。裘莉见力弘和小敏行为亲密,妒忌不已,但把恨意藏在心里。

  画展反应平平,众担心未能为儿童之家筹足经费,贯庭知悉,捐出五百万以补贴儿童之家一年所需。美宜和贯泽拒绝贯庭的捐助,认为他抹煞院童的努力,力弘指摘他专横,忽略别人感受,贯庭一番好意主动帮忙被拒,大感没趣,恼恨贯泽和宝欣。贯泽因贯庭与宝欣闹翻而内疚,向美宜吐苦水,表明当年是他介绍宝欣与贯庭相识,自己本对她有好感,但宝欣却钟情于贯庭,自己知难而退。然而贯庭与宝欣长期维持男女朋友关系,未能结为夫妇,如今二人不和,婚事更无望。

  李贵到画展探望浚豪,但他竟偷取善款,逃去无踪。梁好病危,危在旦夕,浚豪担心,更为李贵感羞愧。李贵得知梁好病危,到医院探望她,对母子二人细心照料,浚豪与父亲亲热,梁好见状感安慰,事后浚豪对李贵表明痛恨他,他所做的只为母亲,不欲她难过。后李贵偷偷到儿童之家归还所偷取的钱,更向众人道歉,但浚豪仍痛恨父亲。

第28集

  小敏开烧烤会为画展庆功,众人感激宝欣,但宝欣想起因此事开罪贯庭,大为心烦。贯泽感因自己而伤害宝欣和贯庭感情,内疚不已。贯泽找贯庭解释,指宝欣对他一往情深,劝他好好对待她,贯庭斥他多事,时力弘回来,见到贯庭呼喝贯泽,大感不满。李贵洗心革面,对梁好多加照顾,但浚豪仍对他怀有戒心,小敏劝浚豪应接纳父亲,李贵向梁好和浚豪郑重道歉,并努力工作谋生,一家和好。小敏见三人和好,劝力弘应原谅贯庭,力弘拒绝。

  贯庭病情严重,欲力弘早日接手公司业务,但因力弘拒绝接手东骏与盛世合并工作,贯庭惟有独力处理。志勤无意中得知合并计划,凭自己对中港贸易的认识,被贯庭批准参与。

  志勤发现永亨和裘莉做假帐图在合并中得益,欲告知贯庭和力弘,遂暗中把永亨和裘莉做假帐的证据放到贯庭办公室,但贯庭事忙没空看,而力弘又冷待志勤,叫他少管公司事。志勤把心一横用来威胁裘莉和永亨,欲分一杯羹,永亨犹豫,但裘莉痛恨志勤为人卑劣,拒绝合作。永亨权衡轻重,决定接纳志勤,三人合作对付贯庭,却被贯庭识破,原来贯庭一早看了志勤的文件,得悉二人奸计,贯庭反客为主,把永亨、裘莉父女财产抢夺,二人对贯庭恨之入骨。贯庭见志勤见利忘义,下令解雇他,并要他立即清还欠款。

第29集

  李贵代替梁好担任清洁工人,浚豪帮手,父子关系好转,后来李贵遇上旧日黑道朋友,被邀请做不轨事,李贵犹豫。裘莉和志勤被揭穿阴谋,为求自保向力弘求助,请他向贯庭赔罪,力弘虽不知内里底蕴,但明白二人阴险拒绝接受。力弘见贯庭身体欠佳,劝他减少工作,被贯庭拒绝,力弘遂往外走逃避贯庭。

  贯庭逐永亨和志勤离开公司,三人争执时,贯庭病发,永亨竟把贯庭的药物踩碎,贯庭中风昏迷。贯庭出事后,力弘才知父亲病危,对自己忽略父亲,内疚不已,决定向永亨和志勤报复,小敏见状,劝止力弘,但力弘拒绝。

  永亨见贯庭病重,认为有机可乘。永亨派志勤到医院逼昏迷中的贯庭签文件,力弘大怒,誓要对付永亨和志勤。永亨以贯庭不能履行职务而另选公司主席,力弘因有案底不能任主席,永亨顺利当选。永亨企图把公司资金调走,力弘无奈,幸贯庭早留下文件把公司股份分给力弘、宝欣和贯泽,更对三人表示谢意,三人感动不已。力弘推举贯泽当公司主席,贯泽心惊胆震,力弘从旁指引,三人联手,罢免永亨,重整公司。力弘服务令将满,感患得患失。裘莉要求探望贯庭,力弘拒绝,裘莉怪他过分绝情。贯庭终于苏醒,但未能说话,力弘见状感心痛,决定专注工作,替父亲打理公司及对付永亨和志勤。

第30集

  志勤被逐出公司又被追讨欠债,怀恨在心,走投无路,与匪徒合谋绑架力弘,以求赚一大笔后逃亡。梁好病情好转,浚豪开心,李贵答应重新做人。力弘大肆改革公司,清除永亨党羽,贯泽劝止,力弘拒绝,认为必须趁机会重整公司架构。儿童之家为力弘开派对庆祝他完成社会服务令,但力弘忙于工作,迟迟未出席。力弘收到小敏和院童电话,感心甜赶到儿童之家,但途中被绑架。而绑架他的竟是李贵和他的黑道朋友,李贵知肉参是力弘大感不安。

  小敏得知力弘出事,大为担心,贯泽和宝欣决定交赎款救力弘。裘莉无意中知道永亨和志勤合谋绑架力弘,劝止二人不应知法犯法,但永亨表明他们已无退路,只好对付力弘,裘莉对父亲的转变大失所望。李贵良心发现,偷偷致电告诉小敏藏参之地,小敏赶往救人,却被绑匪捉着并意图强奸她,小敏危机之际,想起童年被性侵犯的往事。幸警方及时赶到,救走小敏和力弘,但小敏因受惊过度,被吓至痴呆。永亨和志勤被捕,裘莉见香港已无值得留恋的人和事,决定出阁另求发展,特别向力弘告别和请求原谅。

  贯庭死过翻生,决定提早退休,把公司交给力弘,与宝欣结婚旅行,力弘和贯泽也替二人高兴。小敏变得痴痴呆呆,怕见人,连力弘也认不出,但力弘对她仍不离不弃,陪伴左右,等候她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