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悬疑推理侦探剧集「刑事侦缉档案」,内容描述沙展张大勇(陶大宇)及干探李忠义(梁荣忠)抽丝剎茧成功破案的过程。他们在侦查连串的案件中,揭宠了令人震栗的案情,布局出人意表……

  本是一宗毫无可疑的殉情案,几经番查下,却揭发死者是被谋杀而死。另一宗碎尸案原来案中有案,起因本是为骗取保险金,但充情妇因不甘被利用,于是演变成一宗谋杀案。

  还有在一宗谋杀案里,死者原来是多宗勒索案的主谋,但在查出疑凶之时竟发现凶手是另有其人!故事内里几位主线人物的感情发展亦相当迂回曲折,容金枝(苏玉华)本是勇青梅竹马的女友,但她嫌贫爱富,离开勇后又与义发生过感情。

  曳与女记老高婕(郭可盈)亦在查案中爆出爱火,但婕早有男友,二人关系进退两难,最后在一宗绑架及杀夫案,勇、睫因查案关系,两人感情亦因此有新突破……

档案一:杀人案中案

案情:周晋杰和李文芳夫妇开车意外撞死一女子,李文芳怂恿周晋杰将此女子尸体伪装成自己的尸体,由周晋杰出面认尸,企图骗取保险金,更砍下自己手指留在现场以迷惑警方。周晋杰一方面去认尸,一方面将妻子藏在郊外小屋中,谁料周晋杰一心想要摆脱的情妇Daisy跟踪而至,杀了李文芳。

档案二:天使杀人

案情:钟洁儿误服药物产下畸形儿,偷偷送给了孤儿院,而后嫁入名门。此事被秘闻记者胡森知道,想要勒索她。钟洁儿妹妹钟可儿为了姐姐,巧妙利用忠义做时间证人,用箭射死了胡森。

感想:这个案件的案中人可儿是忠义的第一任女朋友,我很喜欢她,蒋文瑞演的不错,尤其是最后她被警车带走的一幕很感人。另外这个案件中的姐妹情深也很感人。可儿还曾演过张智霖版射雕中的瑛姑,感觉她还是现代装好看。

档案三:假殉情真谋杀

案情:王谢婉婷为了嫁给王维安,害死了恋人邓峰。婚后,她发现丈夫王维安爱上了蓝恩美,一气之下与JOHN发生婚外情。最后,他为留住丈夫,摆脱情夫,就杀了蓝恩美和JOHN,并造成他俩殉情的假象。高婕不相信好友蓝恩美会爱上洋人,便让姐姐帮忙假扮蓝恩美的灵魂,让警方为其翻案。

感想:这个案件是高婕翻查出来的,案中人分别是高婕的好朋友和上司。总以为王维安会爱上高婕,没想到在第二部中两人真有发展。这个案件中看到了久违的张延和钟汉良。

档案四:录影带的秘密

案情:舞女白媚分别以迷药诱惑程家希、何子明、刘永富和丁守礼与其发生关系,再继以录影带勒索。程太太、何太太、刘太太三人背着丈夫联手将白媚打伤,后因害怕离开。白媚情人王强来到后为财产问题将白媚杀害。

感想:大勇上司的丈夫牵涉进此案。三位当事人的太太很可怜,舞女很可恶。

档案五:假戏真做

案情:高敏为了测试丈夫简志超对女儿棠棠的亲情,遂和母亲合谋假意绑架了棠棠,谁料棠棠真被绑架。原来简志超的弟弟简志远知道乔楚喜欢大嫂高敏,遂怂恿他绑架了棠棠。简志超交赎金时认出乔楚,于是被杀灭口。乔楚一心想和高敏远走高飞,简志远怕他泄露绑架机密,自己分不到家产,就将乔楚杀害,并设计嫁祸高敏。

感想:陈美琪在“监证实录”中也演了一个类似的角色:女主角的姐姐,前任男友和现任丈夫都死于同一个案件;更巧的是,骆应钧在“监证实录”中演她前任男友,凶手是他哥哥,在这里又演她现任丈夫,凶手是他弟弟!

分集剧情:
第一集

  张大勇于假期中被召回,原来发现了一具无头女碎尸,勇感嘆倒霉之际,雷肖凤更令勇要照顾新入职探员李忠义,不过此案死者被斩得支离破碎,令勇、义两人大伤脑筋,验尸官江宇轩推断死者乃女护士李文芳(方晋杰之妻),可是大勇竟查出死者可能另有其人。

第二集

  后来勇、义两人凭断指DNA验证,发现被害者可能有二人;正盘问杀妻疑犯晋杰时,却发现真正的李文芳,竟伏尸西贡。原来晋杰联同其妻把意外撞死的陈采玲支解,以骗取保险。勇再深入调查,发现Daisy才是杀杰妻之兇手,可是苦无证据。。。。。。

第三集

  两人以辞职威胁,要上司搜查晋杰情妇Daisy住所,Daisy亦知已事败,直认是杀人兇手,这宗碎尸案才真相大白。大勇被记者高婕于杂志上称为神探,大勇以为高婕对自已有意,实情她是江宇轩的女朋友。

  高婕摄得白粉交易的情况,可是白粉祥却恐吓婕,勇见到白粉祥后,白粉祥掉头就走,但勇仍能截住白粉祥告诫一番,并打本让祥转行。义在街上遇儿并同往上班,可儿因吹沙入眼,义替儿吹走。但同僚却误以为义与儿拍拖。后得勇解围才能脱险。

  枝因欠租两个月被迫迁,寄住在勇家,初时勇只准枝住两日,可是后来怕了枝,勇才迁住义家暂住。

  勇知义爱上儿,并安排义表白,但义害羞,不敢表明爱意,后来儿找义相约看歌剧,吃晚饭时相约星期六放纸鸢,初时因义要调假而拒,后来得勇帮助,令义可约儿放纸鸢。到了星期六,他们到龙虾湾放纸鸢,途中遇一男子插着一枝箭,断气前说是被「天使」射死。

第四集

  警方查出死者叫胡森,是一个秘闻记者,专门揭名人私隐,再向当事人勒索,怀疑死因是寻仇。胡森在死前吐出「ANGLE」(天使)一字,便成为唯一线索。

  婕想多些时间见勇,故向编辑提议写一篇有关警察工作的文章,并跟勇去查案,可是勇指婕要先得警察公共关系科批准,婕后得批准,于是跟勇去查案,岂料枝因有约会,故要勇协助照顾恆仔,可是勇要去查案,故带他们到龙虾湾。

  义到饭堂找儿,可是同事指她请病假,义往探望,并跟她一起煮粥吃。

  队员往夜总会找Angel,可是妈妈生指Angel无上班,指她还要借了三个月人工。

  勇、义往森家搜出存摺,发现有15万乃最近存入,又发现死者所说的「天使」乃舞女Angel,在夜总会工作,当勇问她时,她表示不认识森,但义被命令24小时监视Angel。

  之后义再上可儿家,今次他们同看电视,期间义手成功拖着儿,更亲热起来。

  之后勇、义到Angel家调查,知道她在下午三时红磡火车站乘直通车北上,勇、义即赶至,及时截住并带她回署接受调查,说是因为男友多,一时忘记了胡森。勇、义继而找看更陈伯,陈伯指平时没有人找她,可谓「独家村」。

  义之后走到街上打电话之际,突然看见Angel,Angel欲逃避义目光不遂,更在逃走时被车撞至垂危,临终前说出因撞死已变心的男友,才被森勒索15万,事后义大感内疚,要勇安慰。

  勇着陈伯到警署砌拼图以查出谁人找过胡森,但陈伯认不出人,可是陈伯到升降机附近时,便感到有人相貌相似,可是疑幻疑真。

  义再上可儿家,义发现了一条颈巾,可儿却指原本想给义一个惊喜,可是当义再问下去时,儿却要义离开。

  之后,勇回忆陈伯的说话,又忆起之前可儿在一提及Angel时神色慌张,故知会义,可是义一直也不信。可是勇指儿一个月前是长头发,可是现时是的头发是曲的,这就是令陈伯疑幻疑真的原因。

  于是勇便着儿到认人室,可是在认人前,陈伯却因服用过量安睡药致死。但婕认为牛奶樽只有陈伯的指纹,显得有点不寻常。而义到警署饭堂找可儿,但可儿的同事不慎把儿的记事簿碰跌在地上,义拾起记事簿,可是义在记事簿内发现有森之存摺号码,令义大感诧异!

第五集

  义查出儿曾提取15万现金,与第二笔存入森户口乃同日。儿约义往龙虾湾,勇、婕驾车跟踪,儿在女厕内安排好一切,勇见儿举弩向义发射,便开枪喝止,但义扑前以身挡住,肩头中枪倒地,儿直认是杀人兇手。

  勇对此案存疑,遂跟儿之姊到儿童院,到步时,竟发现该院名「天使儿童院」!

第六集

  勇查出儿童院内的残缺儿童,是在母体时受禁药影响所致,儿承认曾买错药予其姊服食,以致诞下畸胎而遗弃于儿童院,亦令其姊再婚时被死者森勒索,儿为赎罪才杀森。儿姊终于向现任丈夫告知真相,并出庭作供以减轻儿罪名。

  勇、义与枝往大屿山途中,勇被人调乱背襄,后接一女子电话要求索回自已背襄,勇按址前往,竟发现失主已于一年前去世。

第七集

  勇、义翻查档案,知道死者叫蓝恩美,于一年前与男友殉情自杀。之后又发现一封五年前由美写给邓峰的信。仔细查找之后,发现峰、翰及阔太婷有关系,峰曾与婷相恋并于五年前于日本堕崖而死。义、勇往美学校,发现美、婕当年是同学。

第八集

  婕、美指出当年美之死,实与婷之丈夫安苦恋,致被婷所害。勇、义翻看美、翰的验尸报告,悉两人死前服用过量安眠药,又知道翰常与另一女人往案发的渡假屋幽会。

第九集

  勇、义翻看婷的口供,发现当日是婷的结婚周年纪念,其夫安证明当晚与婷庆祝;唯在琪的口供内,却显示翰当日曾有多次找婷不遂。

  勇又得度假屋主协助,将一幅翰的蝴蝶画从美国运返港,竟见画上图案俨如字母「J4E」;又得知翰爱在树上吊睡觉,更在山边拾得翰吊床的残骸;种种迹象,勇等推测婷乃翰的地下情人,布局造成美、翰殉情,以保声誉。

第十集

  勇、义并末有足够证据提出翻案,婕并末放弃,往拜祭美时竟遇上安,得知他间中到村屋避世,于是婕假扮成美,然后借故亲近安。

  不久,婕终得安信任,套得婷杀人的动机只因妒忌,而下嫁安则因为钱,两人根本无感情;直到安认识美才得到真爱,但因案发当晚,安被婷灌醉,加上无勇气,故不敢指证婷。

  后婕冒充美的鬼魂写信予婷,表示会化蝶报复,又把翰的吊床残骸寄予婷,令婷吓得魂飞魄散。

第十一集

  婷终答应在蝴蝶谷与婕详谈,但其时婷以枪指吓婕,原来婷早派私家侦探调查,知被婕识穿一切,且知她与夫来往亲密。幸安、勇和义早跟踪赶至,婷跟跄逃走,结果因汽车失事而死,婕好友美寻冤得雪。

第十二集

  舞女薇伏尸家里,发现一盒色情录影带,男主角竟是帮办凤的丈夫礼。按验尸报告的显示,薇胸部中刀,背部中枪,头部受硬物击碎头颅,体内中甲醛毒药。

  勇往找妈妈生,得知薇数年前与道友泉来往甚密,并合谋向舞厅顾客埋手,布局捉黄脚鸡勒索,薇后被辞退,泉则年前被债主噼死。

第十三集

  礼从澳门回港,旋即被补。供出有天在街上遇到自称身体不适的薇,遂被要求送她回家,怎料薇在咖啡内落下催情剂,向礼勒索20万,礼于案发当日,震怒下曾想拿起铜像向薇袭击,后终放弃离去。案发时,礼自称在街上游荡,却苦无时间证人,礼暂被拘留。

  警方从薇的银行保险箱内再寻到三名受害者:富、明和希,但三人都有证人证明当日不在场。

第十四集

  警方见希妻脸上有被抓伤的痕迹,同时死者指甲内遗下一些皮肤籤维,经化验后证实?合,希妻被警方跟?,发现她参与富妻、明妻聚会,即拘捕三人查问。警方又查到一化工原料厂曾卖过甲醛药予希妻;三人只好说她们串谋向死者索取录影带不遂,更遭侮辱一番,气愤下先后以毒针、刀及枪向死者袭击。

第十五集

  三人被落案起诉,唯真兇乃袭击死者后脑的人。

  婕专访一妈妈生,偶然听她有一红宝石贼赃项鍊,曾交死者脱手。勇细查贼赃交易,终查出是强,勇大肆搜查强家,套得强的指模与铜雕像的指模?合,终于天网恢恢,强认好赌,找死者时见她重伤,借钱不遂,于是愤而用雕像袭击,强被控以谋杀罪。

第十六集

  高敏乃退休歌星,嫁予富豪超,育有一女棠,唯超生性多疑,终日怀疑棠不是亲生。

  敏旧情人楚从外地回港,欲与敏重修旧好。敏与母娟合谋布局绑架棠,以测试超对棠的亲情,谁知棠真的被绑架。

  超弟远一直在印尼替超打理生意,超着远卖出印尼股票,兑现赎棠。

第十七集

  超独自交赎款,一去末返。而辉两日前被捕,控以刑事毁坏超车,但超两日来都未到警署认人,勇到超家,才知道这宗绑架案。

  勇与远赶往废置唐楼找超,竟发现超陈尸当场,但赎金不翼而飞。辉嫌疑最大,但后发现,辉案发生时刚好遇车祸。

第十八集

  勇游说敏成立专案热线,希望有市民提供线索。设立专案热线后不久,有市民提供资料,谓于案发时间见楚身染血迹。

  警方装偷听器在楚的酒店房内,发现他与敏多次约会,于是亦派人监视敏;不久,楚约敏到长洲见棠,警方赶入长洲,但在荒屋内找到楚横尸在地上。

第十九集

  警方在现场发现有烟头、长头发及一只耳环,细查下,头发及耳环是高敏的。敏唯有供出楚放人质的条件是与敏远走高飞,此事只有远知道。警方细查下知道远是二奶仔,若超死的话,高志远会得到所有遗产。

  不久,远女友妮报案,供出案发当日曾协助远暗中带走棠。

第二十集(大结局)

  妮供出棠在其家中,警方赶去救人,同时远并赶赴妮家欲杀棠灭口。

  几经追逐,远被补,远不敌良心谴责,终供出将棠藏在货箱,大勇几经艰辛,终把奄奄一息的棠救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