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夏松荫小时父母因交通失事双亡,从此成为孤儿。松荫从小立志做警察,为人最讲「义」气,做事一向正直不阿,疾恶如仇,最讨厌淫荡女子。

  松荫长大后终当上警察,因松荫突出表现,预备调职至O记前,立即被上司黄锦仁选为卧底,渗入黑社会话事人宋波的犯罪组织中,目的搜集其犯罪证据,锦仁遂对松荫进行一连串卧底训练,要松荫成为古惑仔。

  松荫在一次意外跌伤,昏迷期间竟见自己九百年前竟是武松,于景阳冈醉打老虎,被潘金莲情挑,更于奈何桥与林冲等梁山兄弟共饮稀释了的孟婆汤,并指今生壮志未酬,立誓来生再续「替天行道」之约。松荫苏醒后渐发现自己不论身手、口味、习惯与之前截然不 同,更懂得人体穴位,松荫始怀疑自己是九百年前,梁山一百零八个好汉之一的武松。

  松荫于受训期间,遇上同是O记同袍、警界灭罪新星-林子聪,子聪精明能干,知人善任,但子聪于一次行动中因为贪功,却被松荫看到整个自编自导的一幕「警匪大战」,松荫不屑子聪行径之余,子聪亦因出丑于松荫前,心中有刺,以致日后处处针对松荫。

  松荫正式展开卧底任务,以新移民身份于宋波的桃花源芬兰浴室当按摩师,凭其机智终能进入宋波社团成为家臣沙胆手下,并认识以当古惑仔为荣的梁家乐。

  松荫为隐藏身份租住了显达楼天台屋,更认识了居住于楼下的万丽冰,丽冰当小巴司机为生,松荫亦因与丽冰十分投缘遂生母子情,后来才知丽冰乃万凤莲的母亲。松荫曾为凤莲赶走色狼,但松荫认为凤莲因衣着太性感而招惹色狼,凤莲却认为是男人先动歪念,二人继而辩论,因而认识。

  子聪喜放纵情欲,享受一夜情那没有负担的感觉,一晚于梁山泊酒吧遇上老板娘凤莲,以为其是一个放荡、滥情的女子,一次于派对中误以为与凤莲有一夕欢愉,更误会凤莲拿去其父亲留下的古董表,欲求取回,凤莲欲误会子聪以此为藉口来追求。

宋波与三大家族竞争日趋严重,松荫以其智慧助宋波对付之而立功,松荫渐渐上位,因此亦惹来子聪更多的针对,但松荫慢慢留意到子聪的口头蝉、转笔动作、其身手与前世影像,认出子聪前世就是豹子头-林冲大哥,松荫多次欲与子聪相认,但子聪以为松荫疯癫,对松荫更憎厌。

子聪一直以维护法纪责任重大,故多年来只接受一夜情,松荫向其解释子聪因前世未能保护心爱妻子而抱憾终生,以致今世难去接受感情,但子聪只觉鬼话连篇,继续放纵情欲,松荫为使其反省,重演一幕「林冲雪夜上梁山」,用雪埋之,子聪因而得了肺炎,对松荫更加痛恨,子聪因病险死,却产生前世幻觉,子聪认为被松荫令自己陷入混乱之中,十分苦恼。

  另一方面,凤莲无意中发现丽冰秘密,原来宋波乃生父,与丽冰大吵一场,及后凤莲刻意招惹宋波,丽冰为阻止凤莲,被宋波得知真相,宋波欲对凤莲作出补偿,凤莲觉天经地义,照单全收,更要松荫当其保镳,藉以戏弄之,二人相对日久生情,但因松荫始终认为凤莲乃潘金莲,故拒绝之,凤莲失落。

  子聪于一次行动为了贪功,不惜冒险阻截易军的毒品交易,刚巧松荫亦受宋波之命去对付易军,不料遇上易军反抗,正当子聪危急之时,松荫舍命相救,终暴露了其卧底身份,子聪亦无意地使出了「玉环步鸳鸯腿」,是次松荫、子聪虽能脱险,亦告受伤,但期间二人竟造了同一个前世梦境,子聪更回复前世记忆,终相信松荫是其好梁山兄弟。

  但子聪因是次犯错而被贬军装,亦因投资失利以致车、楼全失,不单受尽同僚、朋友白眼,就连对女子的魅力也尽失,潦倒非常。幸得至善雪中送炭,但子聪仍未能接受。松荫回复警员身分,对子聪多方鼓励,子聪回复信心,与松荫联手,终戴罪立功。

分集剧情:
第1集

  子聪调查军火买卖

  为人正直的夏松荫,一次在巡逻发现属湾仔警署伙记的车违例停泊,也毫不手软照抄牌。林子聪调查宋波涉及洗黑钱等非法勾当,发现宋波四出搜寻贵价饱鱼,追查之下,发现原来是为了讨好台湾的连茂林进行军火买卖。

  两名新警员夏松荫和费文斌即将到湾仔警署上班,徐慧心先让林子聪拣蟀,结果拣了费文斌,而黄锦仁则拣了夏松荫。

  夏松荫对女性相当抗拒,在街上遇到衣着性感的万凤莲被人非礼,虽出手相助,但忍不住教训她,万凤莲则认为自己并无不妥。林子聪在万凤莲经营的梁山泊酒吧寻一夜情对象,欲结识万凤莲,但她不为所动。

  夏松荫和朋友饮酒,发现有人遗下十几万现金,路不拾遗,实时报警处理。林子聪部署拘捕正在进行军火买卖的宋波,差馆内另一死对头黄锦仁却又到场,将宋波以涉经营外围波而拘捕,将林子聪的整个行动破坏,令他无功而还,宋波最终亦被释放。林子聪坐驾再被夏松荫抄牌,深深不忿,誓要找出是谁做。田婆婆事无大小均报警,夏松荫处处表现出其耐性,又替其找寻离家出走的孙女。黄锦仁暗中观察夏松荫的表现,发现他的品格好和身手不凡,决定派他去宋波身边做卧底,搜集宋波的犯罪证据。

第2集

  夏松荫前世是武松

  夏松荫在街上跌倒令后脑震荡,竟唤起前世的记忆,感觉自己是水浒传内的武松,又看到和林冲并肩杀敌。醒后,无论说话动作都像武松上身,开始意识自己前世就是武松。

  夏松荫助田婆婆寻回孙女,却被人追打,意外地再被玻璃樽击中头部,脑海再次浮起武松的画面,随即拿起木棍使出棍法,击退坏人。

  黄锦仁预备训练夏松荫成为古惑仔,夏松荫竟煮他以前未煮过的乞儿鸡来招呼,不好杯中物的他,又狂饮中国烈酒,加上说话经常手指指,令夏松荫对前世是武松的感觉愈来愈强烈。

  宋波新酒楼开张,由宋波的情妇叻姐做话事人,子聪怀疑是用作洗黑钱,率手下前往踩场。夏松荫开展其卧底生涯,搬离旧居觅新寓所,因而认识了住在楼下的业主万丽冰。

  万丽冰的女儿万凤莲,被大着肚子的余太走上门,哀求她离开她老公Simon,万凤莲表示二人清白,但余太却想淋火水自焚,幸得夏松荫及时出手制止。夏松荫看在眼里,更加认定了万凤莲是淫妇。

  Simon到梁山泊见万凤莲,万凤莲怕再惹麻烦而拒绝他,纠缠之际,林子聪扮她的男朋友助她解围,万凤莲向他道谢。

  林子聪与伙记见到可疑车辆遂跟踪,发现原来是贼人准备打劫金行,双方几经枪战,子聪一人追贼人到天台,恰巧夏松荫目睹追至,贼人正胁持一名老婆婆做人质。

第3集

  夏松荫埋宋波身

  贼人和林子聪在天台上对峙,林子聪弃枪躲藏,贼人拿去手枪,夏松荫耍棍法意外令贼人堕楼死亡。林子聪从贼人处取回手枪,被夏松荫看到,林子聪循例盘问后放他走。

  夏松荫约黄锦仁到天台见面,向黄锦仁说不值报纸赞林子聪英勇破案,誓要破宋波赌波集团。

  夏松荫到宋波常到的芬兰浴接近他,替宋波按摩,宋波留有好感,夏松荫乘机表示想跟宋波,被他拒绝。松荫发现宋波十分重视一个随身携带的护身符。林子聪接受万凤莲电台访问,后在电台外遇到余太向万凤莲大吵大闹,林子聪助她解围。

  黄锦仁带手下到芬兰浴藉词搜宋波身,乘机拿去他的护身符,交给夏松荫。宋波找夏松荫按摩,发现不见护身符,众人搜寻,夏松荫扮找到物归原主,宋波大喜,答应让松荫跟他。

  万凤莲的朋友Wing和其男朋友庆在梁山泊饮酒,庆对她心怀不轨。万凤莲返家,万丽冰指因为她乱搞男女关系,连累自己被狗仔队跟,而登上杂志封面,两人大吵。万凤莲到发型师Wilson搞的面具派对,遇到子聪和Wing,Wing向凤莲表示觉得庆古怪。Wing和林子聪大醉,子聪以为Wing是万凤莲,两人发生了一夜情,Wing拿走他旳的古董手表。

  铜锣湾话事人黑豹病危,宋波恐有人趁乱生事,沙胆率手下查看,与人打斗,夏松荫大展身手击退众人,林子聪到场盘问众人,令沙胆羊症发作。

第4集

  子聪以为与莲一夜情

  夏松荫抢救沙胆,林子聪见状尴尬。万丽冰送鸡给松荫,又令夏松荫想起武松因为赶退山贼,而获村民送鸡。林子聪到梁山泊问万凤莲取回手表,令她一头雾水。夏松荫到梁山泊酒吧,适逢举行水浒传扮大赛,夏松荫连抽三次都是武松,林子聪戏言自己是林冲,结果真的抽中林冲。夏松荫不忿,二人打架,夏松荫被控袭警带返警署。

  阿庆到梁山泊约凤莲食饭,Simon与老婆又到场,众人吵起来,其间Simon老婆跌倒极痛,万凤莲鼓励二人,Simon最终与老婆和好。林子聪再追到电台,追问她取回手表,令她感到烦厌。

  沙胆带手下到夜总会,离去时夏松荫遇旧同学至善,原来至善到来找松荫的兄弟梁家乐。康至善欲相认,夏松荫却使走她。

  夏松荫往接梁家乐到自己屋企暂住,乐见到康至善即拔足狂跑,康至善欲追却弄伤脚,松荫送她返家,发现乐原来是康至善的同母异父弟弟,即放下心头大石。夏松荫问乐有关康至善的事,又问她有没有男朋友。

  黑豹死,三大家族聚头,奇哥称受黑豹所托睇住环头。叻姐收到料,指三大家族之一坤叔的可卡因被奇哥起尾注。宋波遂摆计夺回该批货。松荫不用一枪,就取回批货,又用调虎离山引开子聪,顺利将货送走。

第5集

  子聪救至善脱险境

  宋波召三大家族饮茶,指坤叔失窃的货已找到,坤叔误会宋波起尾注而大骂,宋波教训他,指此事是另有其人,但没有供出奇哥,其后宋波提议铜锣湾由其手下易军负责,奇哥无奈同意。宋波赞夏松荫不用流血便解决问题。

  康至善去夏松荫家找乐,指两日后会挂牌行医,阿乐又将钱交她转交母亲邓玉珠。康至善探邓玉珠,劝她不要只顾购物,要多关心阿乐。二人去银行,遇上贼人打劫,一贼人中枪,康至善替他针灸止血,其后又夺去贼人的手榴弹,令她动弹不得,林子聪赶至现场,巧妙地解除危机。

  夏松荫得知康至善遇贼人,到她家屋企附近扮找阿乐,林子聪此时致电给康至善,谓可安排睇心理医生,对他留下好感。林子聪是康至善父亲康福泰的病人,到至善医馆睇医生,二人相遇,其后夏松荫往贺康至善,与林子聪发生争执。

  Wing想将林子聪的手表送给庆被他拒绝,万凤莲发现Wing的手表属于林子聪,遂知道当晚一夜情的事。Wing将表以速递送给林子聪。庆再到梁山泊找万凤莲,林子聪戴着手表到场,林子聪才知道与他一夜情的是Wing,庆知道后更加憎恨Wing。夏松荫得宋波赏识,开始让他涉足外围波。Wing找万凤莲理论,指她先搞Simon后搞阿庆,夏松荫听到后,便联想到万凤莲是潘金莲。

  夏松荫到梁山泊,见林子聪在场,发现他的言行和林冲相似,之后二人相约擂台比试,松荫狂打林冲企图唤起前世记忆。

第6集

  松荫被劝睇医生

  林子聪被夏松荫狂打,仍不能唤起记忆,林子聪要他看心理医生。夏松荫再使计引林子聪到鹅颈桥底,令林子聪在街头跌倒,希望能引起脑震荡,惜失败而回,更被林子聪狂追。康至善遇到夏松荫,知道他以武松自居,也劝他看医生,并在他面前盛赞林子聪够英勇。

  黄锦仁相约夏松荫见面,劝他不要再接近林子聪,否则会暂停他的职务。林子聪往看中医,发现病人大排长龙,但没有人光顾康至善,便建议她要够恶,令病人对她有信心。

  万丽冰受颈伤,夏松荫到梁山泊通知万凤莲。庆又到梁山泊苦缠万凤莲,遂打电话给Wing令庆死心,岂料Wing语无伦次,万凤莲担心出事,往探她但被她赶走,万凤莲为失好友伤心。庆等万凤莲,林子聪再帮她解围。万凤莲探万丽冰,二人为锁事又起争执。

  宋波手下易军增加外围波艇仔的佣金,令三大家族不满,向宋波麻雀耍乐时有弦外之音。梁山泊侍应Sue为增加外围波收入,与其它艇仔夹份加大注码图取更多佣金被揭发,被人寻仇,林子聪力劝她做其证人接受保护。阿庆痴恋成狂,往停车场找万凤莲,万凤莲身处险境,林子聪和夏松荫分别赶到。

第7集

  宋波手震疑患柏金逊

  夏松荫和林子聪在停车场救回阿庆送院,阿庆撞到头部失常,说自已是西门庆。夏松荫直斥万凤莲是潘金莲,劝子聪不要接近她。林子聪送万凤莲返家,凤莲邀他回家饮酒,子聪以为有下文,凤莲却表示不可以。子聪和下属开会,要搜集宋波经营外围波的犯罪证据。

  众手下在宋波家中,起哄要宋波表演徒手劈西瓜。翌日松荫车接宋波,说有一手下的母亲患金逊入院,宋波听后感不安,又手震,松荫车入隧道,宋波大惊叫他兜路,松荫疑惑。

  宋波约奇哥食大闸蟹,二人倾谈,奇哥直指宋波想油尖旺地盘,奇哥大怒拂袖而去。万凤莲知道Sue做外围波艇仔,和子聪一起劝Sue放蛇引宋波等人,Sue答允。Sue约沙胆等人见面,之后子聪跟踪沙胆等人。宋波知道会被警察睇实,遂设计令警察错跟奇哥。奇哥在外围波中心,被擅自行动的费文斌和广叔捉个正着。

  子聪到医馆睇医生,见到康至善对病人态度够恶,病人亦愈来愈多感开心。凤莲和至善一起上高温瑜珈班,发现男导师经常手多多,于是合力整蛊他。两人之后互诉心事,二人成为朋友。

  梁家乐一时贪玩,偷去易进新买的跑车,至善在街头见到阿乐靓车,感到奇怪,遂致电给松荫,松荫发现阿乐的车原来是易进的车,但阿乐已被易进等人捉个正着,松荫和至善赶至火锅店迎救,易军开出条件,要松荫五分钟内吃光火锅,就放他走。三人最后离开,松荫食至失声,至善大骂二人。

第8集

  宋波讳疾忌医

  康至善往探阿乐,阿乐避她,至善放下药包便走。一病人到医馆睇病要求医生纸,因为康福泰不可以签医生纸,被讽冇用。奇哥获保释,大骂遭宋波陷害。子聪到医馆,福泰不在,至善帮他按摩,闲谈间子聪得知至善未拍过拖,遂教她要着鲜色衫,吸引异性。松荫恰巧到医馆找至善执药,见子聪和至善言谈甚欢。其后松荫找子聪,指至善是认真的人,叫他不要打至善主意。

  至善和万凤莲上瑜珈班,至善知道凤莲有偏头痛,叫她随时到她的医馆睇病。之后二人相约逛商场买衫,此时宋波亦一个人到时装店想买CD,突然感晕眩倒地,与凤莲相撞,其后宋波被指偷丝巾,凤莲挺身帮宋波,宋波向凤莲道谢,宋波之后却发现走了CD忘记付钱。

  松荫往接宋波,要他行经隧道往取车,宋波感晕眩。之后听到电台节目讲有关金逊症,宋波以为自己有金逊,叫松荫陪行书局买参考书。

  宋波打本给Janet经营珍多美减肥食品生意,Janet为找代言人而翻杂志,宋波提议找万凤莲,Janet赞同。凤莲到医馆找至善做针炙,送她颈巾,又将珍多美交给她查药品成分。子聪与至善在街头相遇,子聪大赞至善穿得漂亮。凤莲出席珍多美代言人记者会,宋波出席,奇哥送残花赠庆,众人大吵,有人报警,子聪到场摆平事件。

  宋波在酒楼晚饭后遭枪手伏击,松荫保护宋波脱险,但宋波被吓至手震大哭,事后松荫替宋波包。宋波向松荫透露怀疑自己有金逊症,但不敢睇医生怕被人知,要松荫保守秘密。易进不忿宋波看重松荫。子聪到宋波家调查事件,又说可向他提供保护,宋波欣然接受。宋波指此举是令警方估不到他的底牌。

第9集

  丽冰骂凤莲黐宋波

  夏松荫黄锦仁见面,松荫为可与子聪一齐捉宋波感到兴奋。松荫经常借机会接近子聪,子聪跟他划清界线。宋波返工,吩咐易军睇紧外围波,军指奇哥保释后失了踪。宋波手下和子聪等人护送宋波到酒店,原来宋波约了女医生在房内做身体检查。事后宋波向松荫表示医生话可能是金逊,松荫安慰他。Janet见杂志写衰珍多美和万凤莲大怒,宋波替凤莲辩护。

  万丽冰见凤莲又登封面,与松荫一起到梁山泊找万凤莲。丽冰骂她跟黑社会有关系,凤莲则指松荫也是波的手下,丽冰气煞离开。

  瑜珈班临时取消,至善见凤莲不开心,遂电单车一齐外出兜风。至善开解凤莲,又告诉她珍多美含类固醇。Janet和宋波食日本菜,约凤莲见面,凤莲表示不想再做代言人,又指产品含类固醇,Janet大怒,宋波则帮凤莲。

  众人陪宋波到芬兰浴,易军收料话奇哥想过台湾,又说翻爷已经吼实奇哥地盘,军想先下手为强,宋波则着他要慢慢来。浴兰浴火警遇枪手,宋波被警方和手下等保护离开,子聪和松荫则合力对抗枪手,子聪为保护松荫而受伤。

第10集

  松荫睹子聪卑鄙行为

  夏松荫和林子聪送院,松荫指伤痕和九百年前被利箭穿心的位置一样。易军指枪手是奇哥安排的,松荫叫阿乐帮手画并图。宋波躲在家不敢出街,松荫屡劝不果,宋波又指自己经常冇记性。杂志报道珍多美含类固醇,Janet大怒,觉得万凤莲有心靠害,叫阿乐去教训她。

  阿乐到梁山泊指凤莲卖假酒,恰巧子聪出现,松荫目睹子聪屈阿乐等人收藏丸仔,要他们离开不要搞事。宋波叫Janet不要再搞凤莲。松荫见宋波冇记性,遂买录音笔送给他,着他有说话便录起来。宋波记性渐差,但听到双星情歌却忆起和万丽冰的一段情。

  奇哥约宋波去拜祭阿豹,易军献计,叫波应承出席。松荫报料给锦仁。结果宋波没有去,易军带手下去,而松荫则扮成宋波坐宋波的车离开,引开子聪等人。松荫的车引来枪手出现,松荫穷追不舍而受伤,锦仁追上但意外地险堕楼。子聪见锦仁危而不救,幸得松荫及时赶到救了锦仁。子聪狂追枪手,但追至半路,枪手却被货Van撞死,货Van不顾而去。子聪被上司慧心称赞,但松荫不值他的所为。

  松荫睇电视得到灵感,遂迷晕子聪,安排一场林雪夜上梁山,企图令他回复前世记忆。

第11集

  易军不满松荫

  林子聪醒后见到林的幻象,对下属又客气,众人大惊。杀手被货Van撞死,子聪和松荫分别认为是灭口,各自分别到出事附近的停车场调查。奇哥罪名成立被判监,宋波和两大家族翻爷和坤叔食饭,宋波食龙趸引起二人不满,大吵起来。宋波在家做运动跌倒,宋波和松荫倾偈,指不想Janet紧张所以不告诉他患金逊症,又指现在最信任松荫。易军和易进要见宋波,松荫传话,易进不忿,混乱间松荫丢掉了录音笔,被易军发现,幸宋波及时出现指录音笔是自己,宋波又着易军将外围波消息告诉夏松荫,易军易进开始不满松荫。

  原来松荫将录音笔偷龙转凤,约黄锦仁见面后听录音笔,宋波说要培养松荫做接班人,松荫即联想宋波会否是九百年前的宋江。

  易军兄弟打台波,原来杀手的事是易军所做。夏松荫和宋波食日本菜,安排至善替宋波睇症,被至善诊断为心惊乱,即惊恐症,而手震只是因为劈西瓜引致手骹移位。子聪到医馆找至善,之后外出晚饭,子聪原来想问有关林幻象的事,至善安慰他可能是工作压力太大有关。至善煲药给子聪,子聪特意带女伴出现,至善伤心,到梁山泊找凤莲,凤莲开解她。

  凤莲意外发现丽冰年青时和宋波曾经一起。几十年历史的西餐厅即将结业,松荫陪宋波去食饭怀缅,丽冰一个人到餐厅遇到松荫,宋波目睹,但记不起她是谁,后来松荫告知她的名字是万丽冰,宋波遂记起一切,还登门找丽冰。凤莲回家,丽冰即赶走宋波。凤莲追问丽冰和宋波的关系,知道自己是宋波的女儿,决定借机会找宋波做访问,将以前的情史写出来,为丽冰出一口气。杂志出街后,易进说要教训凤莲,叫松荫去淋她漒水,丽冰到梁山泊找莲,叫她不要搞宋波,之后松荫和阿乐装成要淋万凤莲漒水,惜事败,遇子聪被带返警署。子聪盘问松荫,松荫又问他最近行为有没有异样,子聪重申和他正邪不两立。

第12集

  宋波知凤莲是骨肉

  万丽冰约宋波到餐厅,告之凤莲是他的骨肉,请他不要伤害她。两人说起当年,丽冰指他当年一走了之,又说宋波休想认回凤莲。宋波命令手下不可以伤害凤莲。松荫陪宋波到医馆,宋波病情稍有好转,给康至善巨额诊金,但至善说只想家乐做好人。宋波安排家乐做英雄楼部长,至善感激。

  宋波和松荫到梁山泊找凤莲,见客人Andrew痴缠她,宋波打发他走。松荫为淋漒水一事向丽冰道歉,丽冰知道他当晚早将漒水换掉,心存感激。Andrew到梁山泊求凤莲不要再找人打他。

  宋波向易军说外围波赚大钱,又叫军替他接见泰国毒贩,宋波一向不掂毒品,军即识趣地说会打发他走,又说会将夜总会改成的士高。凤莲找宋波指他找人打Andrew,波说只想保护她。凤莲和至善到鞋铺,波派人将凤莲试过的鞋买起,凤莲不领情退回给他。

  易军兄弟决定在的士高场内卖丸仔。宋波送名贵礼物给凤莲,又将爱的宣言登报,凤莲以母亲名义登报拒绝他。丽冰劝凤莲不要接近宋波。

  林子聪在街上截古惑仔套料,知道宋波最近常接近凤莲。阿庆从精神病院偷走,到梁山泊找凤莲,宋波、松荫和子聪在场制服他。松荫为保护凤莲齐上瑜珈班,落堂后至善和松荫大谈往事。宋波到场送黄钻给凤莲,她拒收。

第13集

  松荫被康至善拒爱

  凤莲看穿松荫暗恋至善,遂在至善面前戏弄松荫。黄锦仁告诉松荫易军有新的士高,松荫表示最近只负责保护凤莲,又说为感情烦恼。

  邓玉珠向梁家乐讹称自己有病,家乐遂给她二千元。至善知道玉珠病情,遂带她回家住。林子聪受林冲幻象困扰看心理医生。至善明白松荫心意但婉拒他。松荫在梁山泊闷闷不乐,凤莲讥笑他。至善与福泰和玉珠到英雄楼饮茶,有人向玉珠追债。

  福泰按楼借来二十万给玉珠还债,岂料大耳窿坐地起价,之后子聪到场拘捕大耳窿。子聪跟至善等人回医馆按摩,事后至善约他去酒吧睇波。玉珠约家乐见面,话有朋友走鲨鱼瘦身丸水货,想他有帮手散货,家乐指那些是摇头丸,家乐于是将错就错找买家。子聪收到料指湖南帮遗失一批摇头丸。

  军找曲尺问那批摇头丸的下落,曲尺说有越南帮索价三百万元才可让货赎回。易军的士高开张,凤莲到贺,拉宋波跳怀旧舞戏弄他,众人以为凤莲是宋波的情妇。Janet由欧洲赶到,表示听到宋波有新女伴的消息。家乐扮越南帮赴约,见到易军等人,遂放假手榴弹脱险。

  凤莲在梁山泊后巷被人淋漒水袭击,被阿庆赶走,但阿庆胁持凤莲,松荫救了凤莲,令他狂性大发,拿起漒水狂淋,凤莲被玻璃伤眼,松荫脚部被漒水弄伤。

第14集

  凤莲入住未波屋企

  松荫住院时梦见潘金莲,醒后见凤莲向她大发脾气。子聪到医院问松荫家乐的下落,松荫说不知道。子聪又向凤莲说Janet已返来,着她要小心。宋波知道Janet搵人淋凤莲漒水,宋波向他大发脾气。子聪和至善约会,其实想问他家乐的下落,至善刚巧接到电话指医馆出事,二人遂赶回去。

  松荫约家乐,被子聪和易军两帮人跟踪,松荫巧妙地摆脱。松荫知道摇头丸的事,告之锦仁。易军向宋波说摇头丸和家乐有关,但宋波仍相信松荫。

  凤莲到宋波家,说要入住宋波家,宋波大喜,但Janet误会二人有染大发脾气,宋波被逼公开关系。松荫知道凤莲想撮合丽冰和宋波,劝她要顾及丽冰的感受,又着她要提防Janet。

  至善找家乐时遇到子聪,子聪于是设计,要至善将装有偷听器的平安符交给松荫,松荫识穿。子聪跟踪松荫,其间见到怀疑有人想拐带小朋友,被松荫摆脱。子聪被慧心劝放大假,子聪说会尽快破案。锦仁被慧心赞赏。子聪破案心切,偷入锦仁房间手罗线索。

  松荫载家乐约大拆家在山头交易,锦仁装扮成买家,二人交易期间,松荫发现子聪的车,即着锦仁带家乐走,松荫就用自己的车挡着子聪的去路,让锦仁二人逃脱。子聪大怒,二人在言语上纠缠起来,子聪拔枪将松荫带返警署。

第15集

  宋波丽冰和好如初

  家乐怀疑锦仁报警,遂跳车逃脱。松荫在差馆最后获释。宋波向手下公开和凤莲的关系。凤莲返丽冰家,见松荫在场,以为丽冰知悉一切,自爆和宋波的事,丽冰知道后大发雷霆。

  宋波要松荫想办法和令他和丽冰和好。宋波向易军说知道有人借他名义交易丸仔,易军即推说是家乐,但宋波不信。锦仁要松荫追求凤莲搏取宋波的信任。松荫向凤莲献计令宋波和丽冰复合。宋波用钱令皇妃餐厅重开,凤莲和松荫刻意安排和丽冰宋波莲到餐厅吃饭,二人最终和好。凤莲对松荫渐生好感。

  家乐被曲尺等人追,锦仁和松荫扮路过迎救他,之后锦仁以警察身份拘捕他们,劝他们做污点证人。锦仁扮买家鳄鱼标找易进,指该批摇头丸已找回,又说家乐和松荫在他手上。锦仁出高价买易进手上的丸仔,易进因欠波缆数,想将货卖给他。进找军谈交易,军不允,说事情太巧合。子聪得悉鳄鱼标见易进,怀疑是锦仁假扮,遂开始怀疑松荫身份。

  易进私下和锦仁交易,最终交易不成,易进要带松荫和家乐走,锦仁不允,混乱间家乐暴露了锦仁的身份,易进车逃走,子聪车经过,二人的车撞进了货仓,易进逃脱,子聪救了家乐,货仓起火,松荫冒死入火场救他,令子聪唤起前世记忆,二人相认。

第16集

  宋波仍然相信松荫

  子聪和松荫被送院,子聪问锦仁松荫的身份,锦仁只说他是线人。易进见宋波,易军说自己不知情,两兄弟做戏,宋波只说现在先要搞掂警察那边。家乐和玉珠做污点证人,获锦仁安排住安全屋暂避。子聪以林冲的身份,唤醒了松荫,但松荫没有暴露卧底身份。

  松荫被警方邀返警署,锦仁闭门扮审问松荫。之后松荫被人追斩,觉得有古怪,于是拼死回英雄楼见宋波,易军想乘机杀死松荫,但被宋波阻止,表示仍然相信相荫。

  松荫陪宋波到桑拿浴室,宋波怀疑易军有份卖丸仔,又同意松荫和凤莲交往,并说会将生意逐步交给他。

  子聪回复记忆后,性格改变不少,主动将宋波资料交给锦仁。子聪带一酒醉女子回家,恰巧至善到访,该女子认得出至善曾拿汤给子聪,至善知道子聪是怕她喜欢他才这样做。

  Janet找丽冰告之有孕,丽冰遂决定退出。凤莲不知就里,找Janet理论,Janet诈跌倒被送院。丽冰到院,Janet则作委屈状,凤莲激气发恶,被丽冰赶走,松说她当初低估了Janet。但原来Janet的BB,经手人是另有其人。

  松荫开始学洗黑钱,并用软件破解计算机密码。易军对松荫起疑心,率手下到英雄楼捉松荫,恰巧子聪拾到易进的手机,知道他们的行动,便早一步到英雄楼替松荫解围。

第17集

  子聪知松荫是卧底

  松荫破解计算机密码当晚,子聪扮擅闯英雄楼取资料,而和松荫扮打架,事后松荫保住卧底身份,但子聪则被宋波投诉。慧心指子聪情绪不稳,勒令他交出配枪。子聪向松荫说自己已醒觉,又说为了警恶惩奸,被处分也值得。

  宋波接受松荫的解释,又宣布和Janet摆酒。凤莲怕丽冰触景伤情,建议和她去旅行,丽冰则表示自己看得开。凤莲送古董表给宋波做贺礼,Janet不悦,松荫怕她生事拉她离开,二人拍拖回家煮宵夜,丽冰回来撞破二人。

  至善教子聪学整食,子聪表示欣赏至善性格,至善收到家乐失踪消息,和子聪寻找家乐,最后在网吧找回家乐。锦仁往找松荫,知道子聪已知悉松荫的身份并暗中帮他。凤莲和松荫返丽冰家,见宋波和丽冰,凤莲不悦,丽冰开解她,丽冰又叫宋波不要叫松荫做犯险的事。

  宋波将当年准备送给丽冰的戒指交给松荫,要他给凤莲幸福。易进见的士高员工拾到他的电话,易军见状即联想英雄楼当晚的事。锦仁被慧心看重,调查大案件,但子聪则被投闲置散。子聪在街上遇到湖南帮曲尺,通知铁男和小师妹,但二人发生意外,子聪遂拾起小师妹的枪追上。子聪跟众人至货仓,而松荫亦被宋波手下以宋波之名召到货仓。

第18集

  Janet易军二人有染

  易军叫齐兄弟和宋波到场,踢爆松荫的卧底身份,军要松荫杀子聪以示清白,刚巧凤莲到场,松荫被逼公开身分,之后锦仁率手下到场拘捕众人。子聪被慧心责骂,说她拿去小师妹的配枪,犯严重错失。松荫回复警察身份,而子聪则要等候聆讯。

  松荫和宋波在桑拿浴室见面,宋波虽可惜松荫做不成他的接班人,但重申二人的对敌的身份。松荫和丽冰道欺,凤莲返家,松荫被她狠骂。家乐失踪当日原来见过易军,易军给了他着数,所以表示失忆,不愿合作。宋波打赢官司,但身体不适,Janet遂劝他将生意交给易军打理,宋波同意。易军陪Janet做身体检查,二人原来有染,易军承诺会尽快搞掂宋波。

  至善和子聪遇到易进等人,易进出言侮辱至善,子聪暗中打电话通知松荫,松荫到场戏弄易进,将他改装了的汽车拖走。子聪和松荫为爱情烦恼饮酒,松荫说这些事情愈早交代清楚愈好。至善到子聪家,子聪向她说明一切,至善伤心之极,主动献身给子聪,可惜子聪仍不为所动。

  凤莲开解至善,并替子聪讲好说话,而至善亦赞赏松荫。松荫见凤莲在街头避雨,遂冒雨买雨伞给她。至善找松荫倾吐心事,至善伤心伏在松荫肩膊哭泣,凤莲到天台欲将雨伞还给松荫,但见状,回头便走。

第19集

  松荫邀子聪一齐住

  至善开解松荫,说不应因宋波而影响和凤莲的感情。锦仁开会,说泰国毒贩偷渡到港倾毒品交易,要众人跟踪易进等人。松荫和小师妹等向威水套料关于泰国毒贩上岸地点不果,子聪路过出手相助,但只知道该地方的暗号。松荫知道子聪搵屋搬,建议他和自己一起住。

  凤莲约子聪到泰国菜馆吃饭,子聪得灵感破解该暗号,通知松荫等人。宋波到的士高找易军,指收到风泰国毒贩来港,易军讹称他只想做军火交易,但波决绝地表示不可以和他合作,易军即说会和他取消交易。锦仁手下开始跟踪宋波和易军。

  子聪搬到松荫家,松荫说惊凤莲是潘金莲转世,今世是回来债,子聪则说凤莲不是淫妇,是表里不一。子聪发现松荫暗恋至善。

  至善约松荫帮手搬旧衣柜送给张婆婆,被张婆婆误会二人拍拖。至善想睇魔术表演,但买不到门票,松荫遂向她表演简单的魔术但错漏百出。子聪与凤莲在餐厅吃午饭,遇记者追问子聪是否她男朋友,子聪否认。后子聪车载凤莲,子聪说本来想在记者面前认是凤莲的男朋友,但怕吃凤莲柠檬,凤莲暗示会接受他。

  松荫见易军买名贵手袋觉可疑,遂跟踪易军。易军带一女子上酒店房,但原来是与邻房的Janet见面,易军送她名贵颈炼和手袋,Janet丢去宋波送给她的丝巾,松荫拍下Janet相片,约宋波会面,将相片和丝巾交给他,暗示易军和Janet有染,但宋波不相信他。

第20集

  易军Janet背叛宋波

  宋波怀疑Janet和易军,约易军见面骂他反骨。易军露出真面目,除了沙胆外,全部人已暗地里归易军。易军要胁宋波要助他完成和台湾连茂林的交易,否则会对丽冰和凤莲不利。宋波借酒消愁跳海自杀,被救送院,但惊恐症发作。子聪到梁山泊找凤莲说宋波出事,梁山泊的bartender刚巧请假,子聪自动请缨做替工。丽冰到医院探宋波,只见宋波大吵大闹。

  松荫和至善因替张婆婆寻找失猫而开始拍拖。宋波约连茂林见面,说以后易军会接手生意,着他和易军接洽,倾谈之际翻爷突然出现想着数,易军无奈答应。

  松荫收到料易进和泰国毒贩在货仓做丸仔交易,原来是易军设局,子聪收到线报,及时通知锦仁和慧心,锦仁等人没有损伤。子聪报料易军和连茂林做军火买卖,但二人没有出现,只有翻爷被捕。宋波避过易军的线眼逃离医院。

  子聪获慧心赞赏,锦仁和众手下向慧心求情,慧心无奈,说只可以等待翌日聆讯。子聪接受聆讯,终可恢复职务。锦仁一众到梁山泊替他庆祝,至善发现子聪和凤莲已一起,而凤莲也知道至善和松荫拍拖,二人尴尬。凤莲一个人在街上被人捉,松荫在场击退坏人,凤莲大惊,松荫则说会保护她。凤莲忍不住问他心里有没有她,松荫说没有,凤莲气煞离开。子聪和宋波相约见面,宋波将一叠钱交给子聪,二人关系扑索迷离。

第21集

  凤莲答应子聪求婚

  宋波约子聪见面,子聪说自己想做好人,宋波说现在大家也不可返转头,叫聪帮他对付易军。松荫向子聪说凤莲被袭击,松荫觉子聪有古怪,问他有没有事隐瞒他,子聪表示没有,松荫着他回凤莲。子聪找凤莲,以为她想结婚,凤莲发脾气否认。宋波见完子聪后没有返疗养院,独自回家。宋波借故闹Janet,被丽冰见到,丽冰遂留下照顾宋波。子聪叫众同事帮手,到梁山泊向凤莲求婚,凤莲为激松荫答应,丽冰则劝凤莲要再三考虑。

  波报料给子聪说易军和泰国毒贩交易,子聪和松荫到场,二人分别追捕易军和泰国毒贩,子聪捉易军,想乘机开枪杀他,惜被松荫见到事败。松荫开始怀疑子聪。子聪告诉凤莲丽冰和宋波一起,凤莲到波家找丽冰,劝她回家,子聪乘机和宋波见面,向他表明不想替他办事。至善和凤莲倾偈,至善说没有和松荫接吻,又说二人似知己多过似情人。

  凤莲子聪影结婚相,但子聪迟到,凤莲硬要和松荫先影相,又向松荫表白,但他只说和子聪是好兄弟。凤莲约子聪一齐窗廉,子聪失约,但叫松荫陪凤莲,松荫和凤莲回家后,凤莲吻松荫,但凤莲又推开他掌掴他,说他勾二嫂。

第22集

  松荫至善做回朋友

  松荫为凤莲烦恼而吸烟,给子聪发现。松荫陪至善回医馆,发现福泰不知道子聪和凤莲结婚。家乐出狱,即被易军兄弟接走。家乐易军见面,易军说将的士高给他打理,让他做持牌人,家乐大喜。易军和易进说就算出高价也要买军火和泰国毒贩交易。

  泰国毒贩在的士高厕所放火,要军十日后预备好军火。松荫和至善发现二人没有爱情感觉,二人决定做回好朋友。至善到梁山泊找凤莲睇结婚相,向她说和松荫已经分手。子聪找凤莲,凤莲说不想结婚,子聪无奈。

  松荫到梁山泊拚凤莲,莲说松荫对自己仍有情,子聪在场仆倒,凤莲和松荫送他到医院。林雪诗查到资料,说宋波以前做好多足球活动,被松荫发现子聪和宋波十多年前因足球活动而认识。宋波离家被易军手下发现,宋波和子聪见面,被荫发现,二人打起来,兄弟反目。

  子聪找凤莲箍煲不果,后来被易军捉去和他见面,易军说知道他和宋波的事,要胁子聪要帮他。子聪返松荫家收拾东西离开。

第23集

  宋波向丽冰认扮傻

  凤莲和至善说要去上海,短期内不回来。宋波暗地里向丽冰说自己扮傻,丽冰担心。宋波约子聪见面,松荫跟踪之下见到宋波,波对松荫说他只想对付易军。子聪向宋波建议先铲除松荫,宋波无奈接受。宋波离开,易军出现,警告聪不要吃两家茶礼。

  至善向松荫表示凤莲要离开,松荫送至善回家,至善制造松荫和凤莲独处的机会,但凤莲却藉词离开。易进要见宋波见连茂林,波用特别铃声通知子聪。松荫估对了连茂林和易军饭局地点,跟踪至,易军和连茂林驳火,松荫追连茂林枪伤他,岂料却被埋伏的枪手杀死他。

  松荫子聪返差馆,松荫指子聪是宋波的人,子聪拿出松荫和宋波见面的证据,指松荫才是宋波的人,锦仁要松荫暂时停职。宋波知道子聪是易军的人。至善劝凤莲暂时不要离开,但凤莲坚持。丽冰说波哥宋波不见了,凤莲叫丽冰放弃他。

  松荫到梁山泊找凤莲,叫她小心子聪。聪到场听到,二人争执。凤莲对松荫说相信他,二人见到宋波落泊出现,凤莲将他接到丽冰家。泰毒贩要胁易军,说无军火就不客气。易军想劫回上次给警方扫走的那批军火要子聪协助给资料。

第24集

  子聪枪杀至善堕海

  宋波住在丽冰家,丽冰要凤莲拿汤给松荫,松荫外出,不理凤莲。子聪将枪械库资料给易军。凤莲决定不去上海。家乐见到的士高内有人卖白粉,遇到沙胆,被沙胆闹醒他。家乐向易进表示不想再做,易进找人对付家乐,家乐找至善,约他在码头等。

  至善找子聪一同前往,岂料途中遇易军追截,至善知道子聪帮易军做事,易军要子聪杀至善,子聪无奈开枪,至善堕海失踪。子聪勾起了九百年前林失去妻子的一幕。子聪和松荫争执,松荫受伤,凤莲鼓励松荫,但被松荫闹走他,凤莲伤心。

  凤莲被易军的人捉走,易军要子聪帮手打劫枪械库。子聪到易军家,引松荫入局,松荫被逼在凤莲面前扮成是易军的人,而子聪则扮成无辜,但凤莲对松荫说无论他有多坏,都会钟意他。易进想非礼凤莲,凤莲被焗晕。丽冰找宋波,说凤莲失踪。

  子聪藉词调查,带手下到枪械库,松荫则匿藏在车尾箱。松荫打劫军火。

第25集

  警方内奸另有其人

  子聪和松荫用警车将劫来的军火,运到一货仓给易军和泰国毒贩,原来子聪并没有变节,和松荫一齐拘捕易军等人。易军被捕,在差馆内打晕差人扮成军装警察离开,终试出周国贤才是警察的内奸。凤莲被藏在有炸弹的地方,韦家雄提供有限线索让松荫子聪找寻。

  松荫到一停车场,打电话给凤莲,凭电话铃声在爆炸前一刻将她救出。凤莲醒来,见松荫和子聪没有反目,二人解释由宋波自杀开始便布下的局,宋波一开始和警方合作,二人做戏也是为了可以拘捕易军。凤莲知子聪和她结婚也是计划之一,子聪则向凤莲说知道她是利用他来激松荫。

  至善向凤莲说被子聪枪杀之前,早已在子聪车上穿上了避弹衣,事后找重荫才知道整件事,松荫着她躲起来不要见人。宋波替警方拍摄反黑短片,在差馆见Janet被捕,被控洗黑钱,丽冰说会替他照顾BB。宋波将被判监,向丽冰求婚,丽冰欣然接受。

  子聪向至善表白心迹,说向她开枪的一刻很心痛,二人子聪至善终于一起。凤莲决定去上海发展,松荫竟无动于衷,究竟凤莲和松荫会否走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