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明朝万历四十三年,武当派弟子卓一航,不顾师门恩怨,与闻名江湖的女侠练霓裳相爱情深,因此遭受同门无情的诬陷与折磨,两人历经生死,不但武艺大进而且情愫更增。

  明神宗驾崩,光宗继位,但遭遇奸佞宦官魏忠贤所害,另立年幼的熹宗继位,魏逆掌持朝政,独揽大权,并与女真可汗努尔哈赤勾结,欲颠覆明室,自立为皇。

  慕容冲是练霓裳的师兄,实为女真密使,他为了一统武林,不惜协助女真人入侵中原,并用计使练霓裳与卓一航反目,致使练霓裳一夜之间青丝尽白,愤而出走塞外……

  练霓裳伤心过度,出走塞外。痴情的卓一航远赴塞外寻找,途中又遭到慕容冲的谋害。皇天不负有心人,卓一航与练霓裳这对苦命鸳鸯终得相见,冰释误会。两人遂召集江湖英雄,在山海关击破女真大军,使皇太极一时无法入侵中原。

  熹宗驾崩之后,魏忠贤被崇祯皇帝赐死。崇祯受奸臣谗言,杀害抗清大将袁崇焕,致使明朝江山从此瓦解。卓一航与练霓裳对国事失望至极,双双退隐江湖,永享神仙眷侣的生活。

  无线电视剧《白发魔女传》改编自武侠三大宗师之一梁羽生成名作,由此书改编而成的电影、电视及漫画多不胜数。这部由香港影视红星蔡少芬出演的作品,被评为年度最受欢迎剧集之一

分集剧情:
第1集

  航是官家子弟,自幼被送上武当习文武;当时天都派已向武当下战书,要夺武当的珍藏剑谱,就在天都派获胜之际,都与华﹝天都弟子﹞竟为夺剑谱而自相残杀,武当因而重获剑谱。经此一役,都大胜华,接任天都掌门之位,并坚守不准嫁娶的门规,却原来华早钟情都,华含悢留书归隐,约定廿年后再比武,都此时已追悔莫及,静待廿年后与华重聚。

第2集

  十多年后,航长大成人,被朝廷纳为值殿待卫,光宗耀祖,航祖父亦正式退休,返乡养老。当时明朝奸臣忠与应勾结满州人,并教唆郑妃谋朝篡位,令其二皇爷登基,俩遂合谋制活死人厂陷害一直对他们极威胁的航父子;而皇上洛竟又误信谗言,将航父处死,航则被贤臣灿所救,成通辑犯。灿因而惨被牵连抄家,收监候审。

第3集

  航为父寻冤,决深入调查,跟踪郑妃揭发活死人厂工场,忠、应见事败,竟倒戈相向背叛郑妃,逃过大难,而郑妃则被正法。灿无罪释放,但因曾受酷刑折磨,终伤重不治;航因立功被追封,但航感官场黑暗,辞去官职,带父骨灰返乡与祖父相聚、守孝。都、华廿年比试期至,可惜华因练玉女心经走火入魔,已死多年,只见其徒裳应约,都黯然神伤,决弃浮名,自封黄龙洞口与华灵位厮守,以作补偿。

第4集

  裳自从华死,成绿林大盗,曾大败十八强盗而声明大噪;裳得知航祖父退休返乡,中途将他洗劫济贫,陪伴航祖父上路的南﹝航武当师兄﹞不值向裳挑战,结果被裳在其面上以刀留字,裳因此与武当结怨。航返乡前夕,皇上再度游说航加入战阵,剿灭绿林大帮及头目裳,航视为民除害己任,遂允之;而奸臣应亦招纳武林高手异命,加入战阵灭山寨。

第5集

  裳在抗敌时不慎走火入魔,化为十岁女童;而航则在剿灭时,惊见官兵﹝应与异等﹞向女贼凌辱,心灰意冷下偷带奄奄一息的女童﹝裳﹞离去,不辞而别,而山寨亦被毁。航治理好女童的伤势后,便辞行返乡,而裳对航已暗生情愫,并专注修炼后回復成人身。皇上派人返乡向航行赏,忠、应为剷除心腹大患,派异向送圣旨的钦差下慢性毒药,企图嫁祸航,借刀杀人;不料航发现钦差中毒,并得航治理痊癒,安全返抵朝廷。

第6集

  忠、应虽知事败,仍将错就错,收买乡间命官向航治死罪,控以谋杀官兵;裳得悉,捨身劫刑场相救,航因而上京请皇上翻案,还以清白,可惜却没有足够证据查出真兇下落。裳将化为童身之事告航,并表露爱意,航一时难以按受,婉拒之;裳悲伤下返黄龙洞,竟发现山洞被破,珍传之剑谱亦不翼而飞。另一方面,龙门县庄主龙与武当掌门人阳交情深厚,龙得知阳获重病,遂前赴探望。

第7集

  龙妾待九﹝妓女出身﹞乘夫出门,与奸夫雷﹝异之子﹞幽会,发现雷得裳家传剑谱,九为得绝学,偷剑谱返家与瑚﹝龙之女﹞一起修炼。此时龙返家,发现裳、异夫妇与雷同找九晦气,索取剑谱,龙遂主持公道,将剑谱归还予裳,并将九与瑚赶走以保龙门县声誉,裳对龙之恩怨分明极为欣赏,结拜为义父。而异一家与裳在争夺剑谱时曾起冲突,遂相约三个月后再比武,一决生死。

第8集

  龙与裳相依,知裳被情困,遂安排裳、航见面,促成俩的婚事;航本身亦对裳念念不忘,决抛开门户之见答应拜堂,成为夫妇。不料,当航、裳欲返武当报喜之际,竟闻掌门阳仙游,航因乃阳嫡传弟子,遂被委任掌门;而裳亦因与武当有旧怨,未获武当众老承认,航婚事备受压力,左右为难,于是想出一个两全其美的方法,暂且推辞掌门之位与裳的婚事,返朝廷任命。裳亦体谅航的压力,返山寨重建江山,静待航慢慢化解此事。

第9集

  朝廷内,皇上册封其子之乳娘客氏为太母,在奸臣忠的教唆下,客氏持权在宫中进行荒淫无道的生活;客氏因被忠执「痛脚」,被迫与他合谋,在皇上菜内下慢性毒药。皇上健康日差,适逢航与武当师叔可拜候,石为皇上疗病痊癒,皇上亦乘机封石为国师,为皇上炼小还丹调理健康;航则任命教导小皇爷校武功,更赐一手御予航剋制校的任性脾气,校亦学得一身好武功。

第10集

  忠为剷除武当派之威胁,遂把石炼之小还丹内一种药材偷龙转凤,皇上终因而中毒驾崩,航、石被判处斩,武当派亦被封庄指为串谋。校继位,并不信任忠的说话,替武当派翻案,查出另有内情,将武当众人释放;校更知朝廷有奸臣,为扩大势力,遂把边疆贤臣弼调返朝廷协助调查。忠虽功败垂成,再施计迫客氏﹝校乳娘 ﹞暗杀校,客氏不忍,拒绝之。

第11集

  武当派洗脱罪名,光復在即,需掌门之领导,航再面临压力与抉择,加上石欲把女儿萼许配予航,而皇上亦协助赐婚;航不欲受制肘,决偷走与裳私奔归隐,石知悉,将航禁锢。弼与参赞珂及珂之好友瑚﹝龙之女﹞齐上京候命,不料珂竟误中忠之圈套,被生擒;忠为剷除判逆之客氏,把珂制成活死人,陷害她与珂有染,加上其过往荒淫的案底纍纍,终被皇上眨为庶民,结果客氏自觉含冤吊颈自尽。

第12集

  忠唯恐弼返到朝廷后救珂,遂把珂提前处斩,惜忠仍不及弼快向皇上禀明,珂得以活命,并由瑚护珂上少林用易筋经迫出体内毒针,可惜功亏一篑,珂虽功力恢復,神智却未能清醒,狂性大发,大闹少林,继而失。校对忠开始生疑,封弼为锦衣卫总管,一方面直接威胁忠,另一面可深入调查忠之罪证。航被禁锢后,亦不能违抗皇上赐婚,无奈与萼成亲,并被武当师叔晓以大义,接任掌门之职,兼且公告各派定下重选武林盟主之期。

第13集

  航闭关修炼达摩剑法其中八式,以应付武林盟主选举;而萼亦知航对裳一往情深,决瞒父与航以兄妹相称。另一方面,裳得义父龙指点下练成玉女心经,令她与异一家决斗时获胜,并饶异一家之命;异心有不甘,故意说出航与萼已婚之事,令裳大受刺激,并即跳崖自尽。崖下,裳可幸大难不死,还遇一年老之武当叛徒;他临终前细说武当与邪教过去的恩怨,并将本为邪教所拥有的达摩剑法另外八式赠裳。

第14集

  裳更知悉武当叛徒与邪教之女儿因相恋而备受压力,因而隐居崖下;裳遂估计航结婚可能另有苦衷,决找航问个明白。龙往武当找航,被师叔石从中阻挠,将龙打退,并警告萼要隐瞒裳之死讯,免航分心练武。航卒在武林盟主选举上获胜,裳之死讯亦随之传入航耳中,航伤心欲绝;即时在大会上辞退盟主之职,决归隐一生。大会上引起哄动,武当即时再把航偷禁锢起来,免误大事。

第15集

  此时,邪教出现在大会上捣乱,欲霸佔盟主之位兼向武当索回其达魔剑法之八式,就在武当不敌之际,裳出现助武当驱邪魔外道。不料武当之石竟恩将仇报,把抗敌受伤的裳囚禁;并在盟主大会上力指航与裳之情乃谣言之说,化解各派疑惑,保存武当声誉,令航得以成武林盟主。石再造谣谓裳打伤萼﹝航妻﹞,航竟误信向裳质问,裳只有痛心航之不信任,一怒离去。

第16集

  裳心如刀割,一夜间竟头髮尽白,隐性埋名,浪迹天涯,人皆称之「白髮魔女」。萼伤重垂危,临死前终不敌良心缱责,将真相告航;航痛心被武当欺骗和出卖,决找裳弥补过失。另一方面,珂卒被忠之官兵拒捕,忠发现珂只要一受刺激即狂性大发,胡乱杀人,遂利用珂此缺点引弼上钓,并促使珂向弼袭击,实行借刀杀人,结果俩败俱伤;弼临终前遂把「辽东之兵部尚书」文予可靠之参赞焕转介予皇上,以免军事策略外洩。

第17集

  弼一死,满洲走狗接二连三进攻边土,令朝廷元气大伤,校遂册封焕取代弼之位,镇守边关,以弼之「辽东兵部尚书」抵御敌人之侵佔;焕更带同已变植物人的珂同行,广觅神医替他治理,更与瑚再重逢。自航离武当,掌门之位悬空,由虞、南择日比武夺位;南为夺位竟背叛师门与奸臣勾结,勇夺掌门位,但亦因而被奸臣操纵,迫使任命刺杀皇帝;结果皇上驾崩,收卖御医诊断为中风致死,可谓神不知,鬼不觉。

第18集

  祯﹝校弟﹞继位;年少无知,轻易被忠操纵,派孙往边疆取代焕之位,部署满洲攻入城计划;不料,孙并非叛国贼,与焕同阵线,忠的底细被揭穿,焕、孙只有等时机将忠剷除。瑚重遇好友裳﹝白髮魔女﹞,得裳指引,带珂向阮求医;瑚一直钟情珂,愿意赤身在冰冷的湖水内替珂解毒,最后再以针灸令珂甦醒,可惜珂却变成失忆,神情呆滞,神医亦束手无策。

第19集

  航四处觅裳纵影,竟见一班自称武当中人欺辱妇女,更听到传闻谓武当恃势凌人,勾结贪官;航半信半疑,决夜闯武当,查个明白。航被叛徒南擒,南并得忠献计,以公审航为名,引「白髮魔女」出现,剷除祸根,可是虽由南加忠等合力对付裳,仍不敌之,南因而被迫逃走。航见裳的头髮尽白,深感歉疚,终得阮神医指引,寻觅到一株五十年开花一次的「优昙仙花」为裳医治容颜,无奈仙花含苞待放,不知何时为开花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