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超人气巨星刘德华昔日佳作,在《宝芝林》演绎少年「猪肉荣」!一想起「宝芝林」,便令人想起一代人民英雄黄麒英及黄飞鸿之名,当然不少得叁名子侄:牙刷苏、猪肉荣及梁宽,以发扬「宝芝林」之威名。无线于1984年的清装武打剧《宝芝林》,由五虎中的两虎刘德华、汤镇业合作,与当年「靓绝五台山」、首次主演古装剧的蓝洁瑛主演。而当中汤镇业、刘德华及蓝洁瑛叁角错是剧中的主线,汤镇业饰演的纳兰正德因妒忌林世荣得到欧阳菁菁的真爱而不断加害别人,最後悲剧收场,演技令人赞叹。

  林世荣(林世荣饰)靠卖猪肉养活自己的姐姐(高妙思饰),并且结识了欧阳菁菁(蓝洁瑛饰),彼此产生了爱慕之情。之後,荣结识了梁宽、黄骏义,并且认识了黄的父亲黄飞鸿(刘江饰),最後叁人以及牙刷苏(廖伟雄饰)都成为了黄飞鸿的徒弟。荣醉心于武术,忽略了菁菁,这时菁结识了才华横溢的纳兰正德(汤镇业饰),两人堕入情网。当荣再一次像菁表白的时候,已经太晚了,菁已经决定嫁给德……

分集剧情:
第一集

  黄俊义与牙擦苏在茶馆中因小事而与亚坤及沙尘超发生争执,黄飞鸿至,严词责备俊义及牙擦苏,在旁的林世荣见飞鸿正气凛然,甚为钦佩。 镇威武馆开张,俊义不满石震岳目中无人,与鬼七及牙擦苏往捣乱,石震岳因而向飞鸿追究,飞鸿当众向震岳道歉,但震岳已对飞鸿怀恨在心。 牙擦苏对陈英有意,梁宽察觉,假意指点牙擦苏追求陈英之法,实则整蛊之,牙擦苏中计,陈英责骂一顿。

  三宫诞将至,各商行俱派代表争夺招福牌,飞鸿应黄氏宗亲会所邀,派俊义出赛;梁宽则代表纸扎行,而震岳亦派出阿坤与沙尘超。另一方面,世荣在林玉批准下,代表肉行商会出赛。

  比赛进行时,沙尘超与阿坤茅招尽出,世荣为救俊义而受伤,而招福牌则为梁宽夺得。

第二集

  众商会台宴刘永福,梁宽赴宴途中,遇震岳,二人一言不合,展开武门,俊义与世荣经过,义助梁宽,但三人联手仍不敌,震岳嚣张离去。

  彭济材奉段霸天之命行刺永福,永福负伤逃至林家,济材追至,正欲下杀手之际,林玉返,济材仓忙逃去,遗下护身玉佛,为林玉拾得。霸天命震岳代为追查玉佛之下落。

  梁宽决定留在广州发展,欲拜黄飞鸿为师,藉此出名,但飞鸿感梁宽锋芒毕露,拒绝收他为徒。

  欧阳夫人生日,菁菁邀世荣往其家,世荣衣着普通赴会,欧阳夫人对世荣更为不满,但见菁菁对世荣一片痴情,亦无可奈何。

  震岳查出玉佛落在林玉手上,通知济材,济材乘林玉与菁菁等往观音庙拜神时拦途截劫,并欲杀人灭口,危急之际,世荣赶至。

第三集

  济材夺得玉佛后逃去,菁菁因世荣只顾救林玉而险弄至自己横死,甚为不满,世荣向菁菁陪罪,菁菁才转嗔为喜。

  梁宽为学得黄飞鸿之功夫,要牙擦苏私自传授,牙擦苏乘机要梁宽撮合他与陈英好事,梁宽答允,此事为陈英获悉,冷言讥讽。

  黄飞鸿对世荣甚为赏识,欲收他为徒,亲向林玉说项,林玉知世荣醉心学武,为免世荣失望,终答允。

  梁宽知飞鸿收世荣为徒,妒忌不已,同时又被陈景华误会为流氓而将他拘捕入狱,幸牙擦苏替他担保才获释放。后梁宽才发觉景华原来是陈英之兄长,更觉冤家路窄,陈英乘机将他逐离纸扎铺。

  纳兰正德路过琴社,听到菁菁弹奏之琴音,甚为神往,决意结交。

第四集

  霸天命济材再次行刺永福,却于济材行事之时将济材捕杀,藉此灭口,但永福已对霸天产生疑心。

  梁宽为能搬回纸扎铺居住,替景华设计捉漏暴伦入狱,官仔秋因而对梁宽痛恨不已,设计陷害梁宽杀人,梁宽中计,以为自己真的杀死人,仓忙逃去。

  飞鸿获悉此事,一方面命世荣找梁宽下落,劝他自首;另一方面则奔走各乡绅之间替梁宽求情。结果梁宽终听世荣所劝自首,却在狱中惨遭漏暴伦等人凌辱,此时飞鸿亦得各乡绅联名担保向永福要求保释梁宽,永福亦觉此案甚多疑点,答允飞鸿所求。

  正德千方百计之下,终能见到菁菁,惊为天人,决心追求。另一方面,世荣因梁宽此次事件而对学武产生疑惑,遂找飞鸿指点。

第五集

  梁宽终被证实清白,并因此一改轻佻性格,飞鸿见状,答允收梁宽为徒,并同时教训各徒凡事要忍让。

  俊义等到芙蓉阁庆祝,与震岳及颂般发生冲突,世荣劝各人忍让,震岳见奸计不逞,气忿离去。

  震岳为迫使飞鸿与颂般交手,命颂般向梁宽等撩事斗非,又打伤俊义,世荣等知震岳必另有居心,遂忍气吞声,调查真相。

  颂般往宝芝林捣乱,被飞鸿制服,震岳乘机藉词摆和头酒,却于度间要飞鸿与颂般比武,却被飞鸿一语解围。

  世荣因终日只顾练武而冷落了菁菁,正德乘虚而入,博得菁菁好感。林玉察觉,正欲提醒世荣之际,梁宽赶至,谓俊义为颂般所捉,世荣赶往相救,但颂般人多势众,世荣与梁宽几经艰难,终救走俊义。

第六集

  震岳四处宣扬大败俊义等三人之事,飞鸿获悉,甚为气愤,俊义等为挽回面子,免拖累宝芝林名声,决躲在纸扎铺秘密练武,务求打败颂般。

  正德向菁菁展开追求攻势,细心殷勤,欧阳夫人对正德甚为满意,劝菁菁慎加选择,菁菁心猿意马,欲与世荣详谈,但世荣却只专注练武,菁菁甚为失望。

  飞鸿暗中观察世荣等练武,见众人方法错误,心中不忍,遂分别授世荣与俊义虎鹤双形拳及五郎八卦棍,时颂般到宝芝林生事,世荣等三人应战,仍不敌,飞鸿从旁指点,世荣终打败颂般,震岳睹状,心中悻然。

  世荣往找菁菁,适值菁菁与欧阳夫人应正德之邀到纳兰家作客,世荣闻讯,微感愕然。

第七集

  正德博学多才,能文能武,对菁菁百般讨好,菁菁亦不禁意动,正德把握时机,派人向欧阳夫人说亲,菁菁对世荣本已灰心,再加上欧阳夫人推波助澜,毅然决定下嫁正德。

  世荣闻悉菁菁婚讯,仿如晴天霹雳,伤心之余,自暴自弃,梁宽等加以开解,世荣不理,到芙蓉阁喝花酒解闷,醉后胡闹一番,梁宽等夹手夹送他回家,林玉感世荣落泊之模样,不禁伤心痛哭,劝勉世荣要重新振作做人。

  骗子周大中借戏班王班主与俊义之关系,骗得俊义作其担保人,骗走钱庄银票后逃去。

第八集

  正刚从香港返回广州,请求飞鸿批准他在香港以宝芝林之名开分馆,飞鸿见正刚大有作为,欣然答应,俊义乘机请求随正刚往香港,飞鸿为磨练俊义,答允其请求。

  世荣终日对菁菁送予他的衣服而痴痴呆呆,梁宽看不过眼,将衣服偷走,辗转落在菁菁手上,菁菁知世荣对自己仍一片痴情,不禁感动,正德察觉到菁菁心意,甚为不快,故意制造机会在世荣面前与菁菁亲热,菁菁甚感尴尬,世荣则黯然神伤。

  百二友到乐善戏院捣乱,乘机榨取保护费,姜老板向飞鸿求助,飞鸿由于要送俊义往香港,未能亲自出马,遂命世荣协助姜老板,藉此鼓励世荣重新振作。

第九集

  陈英往镇威镖局收数,震岳别有居心,提议收她为徒,陈英为与梁宽斗气,一口答允。梁宽获悉,与陈英再起争执。

  震岳为铲除世荣,与官仔秋安排毒计,使百二友与清兵在乐善戏院打架,适逢菁菁亦在看戏,世荣为救菁菁,受伤浴血苦战,杀死清兵,时正德赶至,镇压混乱场面,世荣逃去。

  景华派出官兵缉捕世荣,梁宽行险,藏世荣于纸扎铺内疗伤,更设法送世荣往香港暂避,世荣不愿,梁宽找菁菁劝世荣,世荣黯然答应。

  正德发现菁菁对世荣余情未了,妒忌不已,对世荣恨之入骨。

第十集

  梁宽因苦无良策助世荣逃离广州而烦躁,对陈英恶言相向,陈英以为梁宽过桥抽板,一怒之下向景华说出世荣与菁菁之关系,景华向正德查问,正德因而对菁菁更为不满。

  景华利用陈英,使世荣中计,差点被捕,幸及时逃脱,但世荣对逃亡生涯已感厌倦。梁宽提议由菁菁助世荣逃走,世荣恐因此而令正德误会,大力反对,但菁菁已决定帮助世荣。

  正德见菁菁行动有异,向亚兰严刑逼供,得知一切后,赶至渡口,目睹菁菁助世荣逃走,不禁妒火中烧,霸天乘机煽风点火,正德不禁向菁菁质询,菁菁见正德无理取闹,斥责之,正德一腔怒火无处发泄,率众往宝芝林将其招牌抢走。正当梁宽等束手无策之际,飞鸿从香港回到广州。

第十一集

  飞鸿向梁宽查清事件经过后,斥责之,并亲往正德家,愿意设宴向正德当众道歉,正德在菁菁婉言相劝下,欣然赴会。席间,霸天乘机要飞鸿采一高青,然后才将招牌交回,飞鸿无奈答允,与梁宽合作,几番惊险,终将招牌夺回。

  景华与亚忠前往香港追查世荣下落,正刚与俊义闻讯,在一猪肉档工作,被景华发现,展开追求,世荣机警逃去。其后,俊义千辛万苦终找到世荣,在正刚安排下,到一酒家之厨房工作。

  阿芳不甘被其父卖落妓寨,离家出走,为世荣收容,阿芳感激之余,对世荣产生爱意。

第十二集

  芳父查出阿芳下落,前往荣家,以死相胁,阿芳无奈随父亲离去。世荣为救阿芳脱离火坑,求得正刚出面,终将阿芳赎回,阿芳对世荣更是感激。

  一日,景华发现世荣,二人展开追逐,世荣避入雄少之烟馆,景华追至,二人纠缠,弄至秩序大乱,世荣乘机逃去,景华则被雄少捉住,正刚利用与雄少之关系,将景华逐离香港,返回广州。

  陈芳对梁宽一片痴情,但梁宽却不解温柔,贵叔点醒梁宽,终使二人共堕爱河。

  景华因世荣一案而被贬为狱卒,灰心不已,再加上感到官场黑暗,毅然辞职,决定往香港谋求发展。

第十三集

  景华与陈英及梁宽结伴到香港,重遇世荣等人,梁宽等以为世荣对阿芳有意,调笑二人,世荣忙加解释,众人不信,以为世荣只是对菁菁未能忘怀,遂教阿芳装扮成菁菁之模样出现,却令世荣极之反感,但对阿芳义无反顾之爱意亦甚为感动。

  梁宽与陈英返回广州,世荣托二人送一礼物予菁菁,正德知晓,甚为愤怒,霸天煽风点火,正德誓要杀死世荣泄愤。

  雄少看中阿芳,要娶她为妾,阿芳迫于雄少之势力,无奈答允。世荣获悉,欲找雄少算帐,俊义恐世荣冲动,将他灌醉,然后自己前往,却被正德错认是世荣,将他杀死。世荣酒醒后,发现俊义惨死,以为是雄少所为,到烟馆大事捣乱。

第十四集

  雄少率众往宝芝林找世荣晦气,正刚替世荣求情,雄少答应只要世荣在宝芝林内便不报仇。阿芳得知俊义惨死,前往拜祭,发现世荣已潜出宝芝林,连忙找寻世荣下落,时世荣正被雄少手下围杀,阿芳以死相迫,使雄少放过世荣。

  世荣不惜冒性命危险,坚持要亲自扶柩回广州。抵后,又不敢将实情说给飞鸿知道,遂将俊义之尸首停放于海幢寺,并与梁宽等商量,众人一致赞成先将此事瞒住飞鸿。

  俊义三七之日,正刚从香港赶来拜祭,遇见陈英,知飞鸿仍蒙在鼓里,正刚知此事迟早要给飞鸿知道,遂向飞鸿说出一切,飞鸿闻噩耗不禁悲痛欲绝。

第十五集

  飞鸿悲痛之余,决将五郎八卦棍传予世荣。世荣努力练习,再加上圆通和尚从旁指点,世荣终学会五郎八卦棍。

  永福到海幢寺找飞鸿,再次请他出任教练。飞鸿为国为民,毅然答应,并替世荣求情,永福答允替世荣出头,使官府撤消通缉世荣。

  震岳不满世荣就此脱罪,率众往荣家捣乱,却反为世荣打至落荒而逃。

  霸天与法国人串通,要杀死刘永福,以错杀俊义一事要胁正德,正德对世荣恨之入骨,亦自愿与世荣决一死战。

第十六集

  世荣与正德对阵,正德不敌败走。世荣凭此事而怀疑俊义乃正德所杀;飞鸿命世荣向菁菁查问,菁菁不肯相信,二人不欢而散。及后菁菁查出真相,向正德质询,正德却毫无悔意,菁菁肝肠寸断。

  飞鸿亲向菁菁查问正德于俊义被杀当日之行,菁菁不肯说出真相,飞鸿无奈。另一方面,菁菁对正德十分失望,毅然搬返欧阳家居住,正德愤怒不已,往欧阳家要菁菁回家,菁菁要正德放弃杀世荣,正德不允,誓要杀世荣才甘心。

  正德获悉飞鸿开始怀疑自己,担心不已。霸天煽动正德绑走牙擦苏,然后布下陷阱,欲藉此杀害飞鸿及世荣,飞鸿不慎中陷阱,为世荣以五郎八卦棍法救走众人。梁宽由此发现飞鸿己将八卦棍法传予世荣,认为飞鸿偏心,甚感不快。

第十七集

  飞鸿请永福出兵缉捕正德,但正德已逃去无。永福猜想广西即将有变,向飞鸿借得世荣与梁宽同返广西。

  世荣知梁宽因八卦棍一事而耿耿于怀。说服飞鸿答允传梁宽棍法,但飞鸿因伤未愈,命世荣代授。世荣教法严谨,梁宽以为世荣有心整蛊,二人产生误会。

  霸天知永福之女少珠暗恋正德,遂煽动正德逃往广西,利用少珠消灭永福及世荣等人。

  正德到广西后,幪面率众掳走少珠,对她百般折磨,在少珠精神临于崩溃之际,正德以本来面目出现,救走少珠。

第十八集

  正德向少珠诬陷永福对下属手段残忍,又称自己乃冒性命之险救走少珠,少珠对正德本己倾慕不已,加上感激之情,失身于正德。

  世荣与梁宽随永福到广西,一日,梁宽遇见景华,时景华穷途潦倒,梁宽遂带他返军营,荐他在军中任职。

  正德向少珠施苦肉计,使少珠答允往永福军队偷取永福之行军地图。同时,景华原来是霸天所派出之内奸,在营中伺机刺杀永福。

  少珠找到永福,永福见少珠无恙归来,甚感安慰。少珠假称害怕再次被掳,留在永福军营内。时景华至,乘永福不备,拔刀刺杀永福。

  景华行刺永福,世荣及时相救,擒住景华。永福将计就计,终大败安南军及法国军,永福对世荣赞赏不已。

第十九集

  世荣查出少珠乃受正德诱骗,激愤不已,告知永福,永福对少珠加以安慰,决定陪她回桂林居住,藉此忘掉此次事件。陈英随飞鸿往访永福,梁宽恐陈英知景华一事而受不住刺激,要世荣代为隐瞒。但少珠却不知就里,对陈英说出一切,陈英忙往探望景华,却于途中被霸天掳去。世荣见陈英迟迟未归,追查之,亦被霸天所捉,正德乘机对世荣百般折磨,重伤其右手。梁宽及飞鸿先后前来拯救,展开混战,飞鸿将霸天杀死,正德见大势已去,连忙逃走,并乘乱以飞刀射向世荣,梁宽见形劫危急,挺身挡了一刀。

第二十集(大结局)

  世荣右手受重创,但飞鸿要留下照料梁宽之伤势,遂命世荣先行返广州,找圆通和尚替他医治。

  正德潜返欧阳家,要菁菁陪他逃往北方,时欧阳夫人正病重垂危,菁菁不允,但答应等欧阳夫人死后便随正德逃亡。

  菁菁获悉世荣秘密躲在海幢寺疗伤,前往探望,世荣说出正德在广西一切恶行,菁菁痛心不已。

  欧阳夫人病重而逝,菁菁在海幢寺替她作法事,并拒绝随正德离去,正德遂约世荣决一死战,但不敌世荣,死在世荣棍下。菁菁目睹正德惨死,毕竟对正德未能忘情,抱正德尸体远去,世荣无限感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