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新官上任开心鬼,粗心大意勾错魂

  得老公要「驳」命,「搏」命再去追老婆

  著名唱片经理人梁德华﹝方中信﹞与兼职计程车司机刘福荣﹝谢天华﹞本风马牛不相及。一晚,华上了荣的计程车,车子失事,二人昏迷不醒。勾魂使者牛一一﹝袁彩云﹞糊里糊涂地把气数未尽的荣带到阴间,把该死的华留在医院里。牛知道犯了大错,答应助荣回到阳间。荣欢欢喜喜地返回阳间,却发现身体已被火化!荣要留在人间,唯一的办法便是借用华的身体。荣纵使万二分不愿意,却也别无他法。荣不错是留下来了,但由于躯壳属华,所以连妻子孙小玥﹝郭羡妮﹞也认不得他。荣无奈,但也只好靠华的身份,希望重新照顾玥,再续前缘。玥其后知道荣的死实由华所致,因而恨透了借用了华身体的荣。舞蹈名家刑浚﹝陈豪﹞追求玥,并介绍她到唱片公司工作,玥在那里重遇荣。二人关系开始时并不好,一次玥女儿险遭车祸,荣不顾一切救女儿脱离险境,二人关系渐渐改善。荣开始接受华的身份之际,华的灵魂却死心不息,要找回自己的躯壳

分集剧情:
第1集

  装修公司老板刘福荣,与妻孙小玥及女翠儿过着幸福生活。玥本在广州当舞蹈员,为荣放弃跳舞。荣为实现买大屋梦想努力工作,兼职夜更的士司机赚钱。梁德华是唱片公司高层,生性风流,因与歌星傅星梦在车上争执,与荣的的士相撞。荣、华均重伤入院,荣被阴间勾魂使者牛一一误勾魂魄,伤重不治。荣知道后要求返回凡间。一带荣回家,见玥伤心欲绝。一答应替荣借尸还魂,但却安排荣借昏迷不醒的华还阳。荣虽耿耿于怀,但亦别无选择。「华」终苏醒,引来大批记者采访。

第2集

  荣以华身分出院,同事谭冠希与梦送他回华的豪宅,觉其举止古怪。荣要重新适应华之身分,大感不惯。荣欲向翠表明身分,被一以泄漏天机阻止。梦骗玥车祸因荣而起,玥对「华」感歉意。荣藉词拜祭再回家,与玥一起用膳,感觉温馨,玥觉其小动作似荣。装修师傅文不念荣曾多次借钱解困之恩,向玥追欠薪,荣为玥如何肩负家庭重担而担心。一在阴间向华取得提款咭密码欲助玥,始知华是空心大少,只好扮荣吓退文,令其还清旧债。玥忆起以往与荣的甜蜜片段,伤心不已。

第3集

  玥生意周转不灵,一教荣工作赚钱助玥。荣重回华的工作冈位,在一襄助下随机应变,众人只觉眼前的华有别于从前。老板KK要「华」催促作曲家路仁秉交新曲,却给荣误打误撞完成所有音符。玥因疲劳过度在凉茶铺晕倒,荣刚在,与老板叶兰一起送玥入院。文不肯履行职务,荣不忿把文教训一顿。KK不满新人邢丰的唱片封套,又要荣跟进。荣妹福梅建议玥把生意结束,玥不忍心放弃荣多年来的心血,坚持死守下去。梅被星探骗去万多元,向玥的职员郭思源求救。玥主动借钱给源,但债主临门,要挟将货搬走。

第4集

  荣用公司交际费代玥还钱,为令玥接受,藉词是家中装修费订金。荣母赵丽琼求得灵符,却被一男人不小心撞跌,气结。翠的老师建议玥与翠一起参加学校的亲子舞蹈比赛。荣为找屋让玥装修烦恼,一施计令希答应装修其住宅。丰不满秉所作的新曲,秉为修改新曲一事与KK僵持不下。荣见同事方美斯力劝秉,始知二人乃情侣,劝秉珍惜斯。玥与荣商讨装修事宜后一起用膳,奇怪他对自己喜好了如指掌。荣与同业阮先生商讨跳槽事,婉拒台底交易。梅在街上派传单,被荣看到。

第5集

  梅向荣透露只爱唱歌,荣始觉从未了解梅真正意愿。梅常夜归,玥担心其学坏而劝告,惹梅不满。丰之兄浚为翠的学校做舞蹈比赛评判,对玥留深刻印象。荣与斯及台湾客食饭,始知华以往与斯有暧昧关系。梅被流氓调戏,源为救梅闹上差馆。玥保释梅后责备之,后经荣解释始知错怪梅。玥上舞蹈学院收数再遇浚。荣为避梦痴缠,到希家暂住。玥带装修材料到希家,在楼梯不小心摔倒扭伤脚,荣大为紧张小心掺扶,被街上被狗仔队偷拍,梦为此大发雷霆。

第6集

  周刊以玥、梦为荣争宠大造文章,玥对荣开始避忌。丰到机场接母崔婷,遇浚,丰态度生硬。KK答应力捧丰以令婷入股公司。浚向荣打招呼,但荣对他毫无印象,浚原来是华的旧友。玥再到舞蹈学校,始知是浚所开。浚自荐为玥重新编排舞蹈,令玥不用因脚伤而退出比赛。原来浚自小得华支持下学舞。玥想多赚点钱,几经考虑,终肯到荣的唱片公司工作,但上班首天便被同事戏弄。曾撞跌琼灵符之梁贵全到琼的大厦当管理员,二人冤家路窄。梦因玥问题与荣吵闹,令玥无意中知到车祸真相。

第7集

  玥不想再受荣恩惠,辞职不干。荣向一求助,一欲利用琼迷信心态令玥回心转意,但奸计被玥揭穿,玥怒把荣赶走。婷不满丰新唱片造型,提议制造家变新闻以助宣传,荣斥责,希、斯觉他跟以前判若两人。琼扭伤脚得全协助,对全改观,出租天台小屋给全。原来全乃华父,但两父子久未联络。全知华害死荣,后悔没好好管教华,令华学坏及偷窃。浚见婷为助丰宣传上电视大打”温情牌”,不满,向荣诉说婷自小爱出锋头,荣劝浚应珍惜母子感情。玥、翠在舞蹈比赛得冠军。

第8集

  翠遇险,荣及时相救,一乘机令玥改善对荣的印象。玥终原谅荣,并愿重返唱片公司工作。荣处处维护玥,令玥尴尬不已。斯刻意留难,命玥一晚完成工作。玥为免招闲言拒荣相助,终凭实力令斯另眼相看。玥告诉斯荣对她特别照顾的原因,斯燃起与荣再续前缘的希望。丰接受访问时失言,幸玥替其解围。KK提议丰给假口供以推卸交通意外罪责,荣不值,将实情说出。玥在浚学校教跳舞,浚不禁忆起已撞车身亡的女友。荣带丰到医院向交通意外的伤者道歉,丰的形象因而大为改善,玥开始对荣改观。

第9集

  秉想与斯续旧情,斯却态度冷淡。荣误会玥以电邮约会自己,到达餐厅却只见斯出现。斯包下餐厅制造浪漫气氛,想与荣重拾旧欢,一再次助荣脱身。秉又与客户争执,荣劝解秉,秉向荣诉苦指有第三者。荣内疚,叫一扮作自己女友令斯死心。斯伤心借酒消愁被流氓调戏,幸玥替其解围。斯为情无心工作,玥不计前嫌替其完成工作,斯感激。荣知浚与玥到深圳,要一施计破坏二人约会,由荣代浚位置。全见荣送玥回家即破口大骂,荣不明所以。全恐玥被骗,告知荣人品差兼风流的往事。

第10集

  玥不屑荣为人,加上斯为荣服毒自杀,对荣成见更深。华的躯壳快到期,为免到时令身体不受控制,一教荣做两件事替华赎罪:令斯与秉复合及令全原谅华。荣鼓励秉追求斯,并献上哄斯之计,斯大为受落。玥推荐浚为丰排舞,但婷意见多多兼奚落浚,两人闹翻。浚斥婷对他从不认同。玥劝浚参加国际比赛以证实力,浚乘机邀玥为舞伴。玥重燃对舞蹈的热爱。荣、一施计令斯觉得被人暗恋,心神荡漾。浚约玥参加舞会,玥扮得明艳照人,荣见二人跳舞,不禁妒火中烧。

第11集

  荣知浚有意追求玥,怕玥把持不住,一教荣试探玥,荣始知自己在玥心中地位。斯约暗恋她的人见面,始知原来是秉,虽失望但亦被秉的深情对话感动。斯、秉几经转折终和好如初。荣继而向全认错,但全不为所动。浚带玥到电视台观看舞蹈彩排,恰巧荣跟随全做义工带长者至。长者大赞荣有孝心,全亦觉他性情大转。翠身体不适,玥关掉手提电话,琼联络不上,误会玥只顾与浚看表演疏忽翠,不满。荣悉心照料翠,劝玥与浚应有所避忌。玥澄清与浚只属拍档关系,别无其它。

第12集

  玥为疏忽照顾翠感歉疚,荣劝玥放弃跳舞。浚见玥刻意与自己保持距离,在荣怂恿下向玥查问,更坦言有追求之意。玥为避嫌欲放弃参赛,浚自觉因此埋没了玥的舞蹈才华,后悔不已。荣为令丰如期在老人院作慈善演出,不听从KK临时要丰出席另一表演之命令,全大为欣赏。梅因丰迟到,被临时拉夫献唱,后更与偶像丰一起合唱。玥知荣为做善事被KK责备,支持荣。梅与同学打赌可约丰吃饭,不小心被误会行骗,闹上差馆。玥、浚保释梅,琼见状,对二人关系误会更深。

第13集

  浚不值玥再遭琼误会,将玥为避闲言而放弃理想的事告知。琼深感愧疚,借翠劝玥重新跳舞。荣发现一的新任务是勾琼的魂魄,极力阻止下,琼终逃过一劫。浚陪身体不适的琼前往算命,琼被算出有大劫,纳闷,向浚倾诉心事。琼向玥交代后事,又向全诉说曾破坏兰姻缘的往事。琼见全、兰投契,欲撮合二人。荣想助兰找到归宿,解琼心结,结果弄巧反拙。兰知琼动机,告知往事全属误会,琼终释怀。浚教琼跳舞健身,琼对浚改观,邀浚一起参加家庭聚会。玥也主动邀荣参与,荣觉与玥关系转好。

第14集

  琼觉浚是个好男人,劝玥珍惜。全酒后吐真言,荣终获全原谅。一因琼事被阎王罚受火刑,荣带一到雪房降温而冷病,一大受感动。玥藉词探望荣,关怀备至。梅歌艺获KK赏识并答允力捧她。梅日渐走红,源只好默默支持。希在顺水推舟情况下,将梅、丰组成情侣档。梅对丰早有好感,二人开始拍拖。梅从源处知丰仍与梦一起,盛怒下失场兼要与丰拆伙。KK要梅赔偿损失,荣欲调停被KK阻止兼削权。荣约阮先生重谈过档一事,但阮存心玩弄,在场的斯、玥目睹一切。

第15集

  玥对荣的动机感茫然,荣辩称只想将功赎罪。梅因拒与丰合唱遭KK控违约,玥烦恼不已。浚知丰只利用梅宣传,向婷求情。婷开出苛刻条件。梅遭雪藏,源、荣劝梅重择路向,但梅不肯放弃唱歌。荣的位置被希取代,希指地产界朋友欲重新规划老人院后再重建,游说荣劝老人搬出。全觉老人院残旧,亦表赞同。浚与翠相处融洽,再向玥示爱,玥答允考虑。荣陪玥、浚上广州替梅洽谈表演合约,见二人表现亲密,醋意大发,借酒销愁醉倒。玥细心照顾,荣对玥表爱意。

第16集

  荣故意让浚知玥为照顾自己留宿酒店。秉无意中知悉「华」、斯往日奸情,怒火中烧。荣百词莫辩,幸秉终想通原谅荣。希的地产界友为答谢荣帮忙,以优惠价售楼予荣。但老人院重建后,发展商取巧加价,众斥全串通荣出卖老人院。荣追问希,反被斥其已受惠。全误会荣利用自己谋取利益,对荣彻底失望。希向KK诬告荣为阮做「秘捞」,荣遭革职。荣得知发展商是阮,始知自己被陷害。全受刺激中风昏迷入院,情况危殆。荣有感肉身到期,恐不能再见玥,向玥真情表白。

第17集

  浚见荣向玥示爱,怒打荣。玥坦言对浚心中感觉,最后玥终接受荣。荣肉身到期而身体不适,一替荣输入阳气,并提醒荣,若全在没有原谅「华」情况下一病不起,荣将烟消云散。荣恐玥再受伤害,忍痛提出分手,更鼓励浚再追玥。玥因荣的态度突变而心伤,收拾心情重新练舞。阮入主星艺,联欢宴后送梅回家时意图不轨,幸丰出现替梅解围。阮迁怒丰,开记者招待会诬蔑丰吃摇头丸。阮封杀丰,婷要求退股。浚、玥夺得舞蹈比赛冠军,荣偷到现场观赛。玥乍见荣,不顾一切追出。

第18集

  玥知荣逃避自己的苦衷,互相剖白后终再一起。荣珍惜与玥相处时间。阮想公司旗下歌星改走性感路线,玥、斯不赞成,集体辞职。婷邀荣率原班人马过档其新公司,再做丰经理人。荣想出怀旧桥,丰、梅在婷、兰重新包装下形象焕然一新。兰、婷这对因误会反目的旧拍档,终和好如初。浚将冠军奖杯送婷,母子冰释前嫌。荣想藉怀旧演唱会为老人院筹款,阮从中作梗。一为帮荣,牺牲重返阴间的能量。兰、婷以金兰姊妹花演出,观众反应热烈。全开始有知觉。

第19集

  浚得婷支持赴莫斯科深造。荣知玥要放开对「荣」的感情,心情矛盾。华为向荣取回肉身,从阴间逃走,将借来的肉身画成跟「荣」一样,更以「荣」身分见玥。玥听罢其阳寿未尽理论,不能置信。玥因未能适应,华以「荣」身分暂与全同住,全觉「荣」动静像极其儿子华。荣知华动机,但一已失去能量不能对付华,自己又不能将真相告知玥,感无助。翠再与父一起,开心不已。华故作神秘向琼、梅借钱,荣误会其心怀不轨,当众斥责。华说出买屋真相,荣枉作小人,更被以为因妒忌才中伤华,荣百词莫辩。

第20集

  荣见玥与狼为伍却无能为力。玥几经考虑,向荣提出分手。华用尽方法激荣交回肉身,冲动间打伤荣。全对荣的关心,跟以往与华的截然不同,华不解,全细述原因。一制止荣喝全所煎的药,全不明,荣只好将借尸还魂事相告。华知自己身分被全识穿,绑走全,并以伤害玥一家逼荣在其阳气最弱时见面,一劝阻,但荣救玥心切,决不顾一切。华诡计骗得荣、玥同车,要将当晚车祸重演一次,取回肉身。荣、玥生命悬于一线……判官着华要守游戏规则……全宁愿减阳寿求儿子觉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