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三十年代上海,十里洋场。银行界巨贾之独子乐子扬(曾江)在上海担任分行总裁。扬身家显赫兼风度翩翩,极受女性欢迎,唯他不愿受婚姻束缚,年近四十仍然未婚。其父添富(石坚)抱孙心切,竟下令要扬生下儿子才能继承财产,扬遂到处物色少女为他生儿育女。

  由乡下出城谋生的少女阮文清(郑裕玲)虽家贫却纯真可爱,但亦因此被歌女晓虹(程可为)所骗,签下替扬不婚生子的不平等条约。清纵无奈,亦唯有履行合约。后清顺利怀孕,且渐渐爱上了扬,扬也有同感,但仍喜爱单身生活,遂找来旧女友寡妇孙莉萨(黄恺欣)帮忙,图令清对其死心。

  清对莎诸多作弄,引发连场笑话。扬严厉责清,清伤心引起胎动,心乱的扬到底如何抉择……

分集剧情:
第1集

  乐子扬年已三十八,但尚未娶妻,适逢生日,张妈更诸多唠叨,劝子扬早日成婚,了却心事,但子扬不以为然。子扬父乐添富从北京返上海,向子扬软硬兼施,要其早日娶妻,享其儿孙之乐。子扬为使父亲开怀,亦不想父亲财产落在叔父家富手中,遂与好友祥云急谋对策。祥云想出一法,与子扬一起往找旧日女友,希望其中一人能替他生子而不用结婚,但女友多已结婚或已做修女,子扬没有着落,暗自烦恼。子扬决定出重金征求女子替其生子,但仍无一合他心意,子扬感烦闷,与祥云到夜总会买醉,在门外巧遇文清,对文清留下深刻印象。原来文清父欠下高俊伟一笔钱债,无法偿还,遂逼文清嫁与俊伟,文清逼于逃走,往找晓虹商量对策,晓虹劝文清暂觅工作,日后再想办法。晓虹闻得子扬欲以金钱作交易生子之法,遂自动请缨,在丁香介绍下与子扬见面,并与文清同行,子扬却误会文清为应征者,大感满意。

第2集

  丁香误会子扬对晓虹满意,命晓虹翌日到律师楼签署合约,及后晓虹方知子扬属意文清,顿感失望,而子扬愿意增加数倍价钱,求文清替他生子。俊伟查得文清住址,上门追债逼婚,晓虹与子扬赶至,见情势危急,晓虹立命文清签署合约,文清不知何事,胡乱签署,及后方知要替子扬生子,一时不知所措。二叔误会子扬与晓虹相好,遂与二婶两人分别向子扬及晓虹施加压力,希望两人分开,两人皆知一场误会,暗自啼笑皆非。子扬择定良辰吉日与文清履行合约,文清苦无对策,幸得晓虹相助替她购买火车票返回家乡,文清立即动身离开上海。子扬知悉文清要离开上海,顿感失落,祥云替子扬不值,决定找文清算账。俊伟手下查得文清往火车站,在车站附近将她围捕,文清狂奔,手下穷追不舍,此时祥云突出现。

第3集

  祥云逼文清往见子扬。子扬欲强人所难,不计既往,文清内心过意不去,翌日即往找子扬,希望子扬收下借据,子扬却文清不屑一顾。文清硬要子扬收下借据,子扬气愤质问文清能否替他生子,文清冲口而出答应要求,两人即返乐家欲成其好事,但文清腼腆非常,卒不能履行诺言,两人唯有相对闲谈理想,文清得知子扬梦想有一冷艳女子在酒吧中向其投怀送抱,遂立即加以打扮,着子扬稍后到酒吧中会面,两人在酒吧中尽情欢乐,不料为俊伟手下看见,连同俊伟跟踪两人返家,滋生事端,并打伤子扬。文清赶走两人,并替子扬疗伤,一时情不自禁,卒与子扬发生关系。翌日,子扬要文清履行合约,要文清入住其家,并诸多规限,文清感失去自由,不时大发脾气。

第4集

  添富从外而返,文清不知他是子扬父亲,两人破口大骂,添富以为子扬被文清迷惑,十分气恼,欲返北平,子扬为平息父怒气,诈称文清已怀乐家骨肉,老父闻言大喜,但要文清向他跪地敬茶,文清无奈答允。二叔、二婶感文清与子扬不似夫妇,告知添富,添富遂细心观察,子扬知悉老父留意两人,遂要文清与他同房而睡,并处处佯作夫妇,终骗过老父。

第5集

  俊伟决以一死感动文清,遂往乐家欲见文清一面,但被子扬阻止,并召巡警到来将他拘捕。俊伟被捉返警察厅,十分激动,硬要巡捕将他枪杀,巡捕大惊,立将他释放。俊伟将一遗书交结晓虹,托她转付文清,晓虹拆信一看,方知俊伟自寻短见,遂四出找寻,卒在铁路上找得俊伟,对他百般劝解,俊伟感晓虹所说有理,卒放弃自杀之念。子扬替文清安排一切起居饮食,文清被压逼至透不过气,故意将雪柜中啤酒收藏,子扬以为文清喝下大量啤酒,大为紧张,立召医生到来检查,方知被戏弄。子扬多日夜归,文清顿起疑心,子扬支吾以对。子扬命张妈准备两份西式晚餐,文清误会子扬与她共进晚膳,遂刻意打扮,吸引子扬注意,子扬却不满文清穿着紧身衣服,正欲斥责之际,莎莉按铃而至。

第6集

  文清知悉子扬专诚邀请莎莉到来晚膳,不禁一阵心酸,并故意戏弄两人,莎莉气极质问文清来历,子扬诈称乃友人之妻,莎莉信以为真。文清往探晓虹,方知晓虹将与俊伟结婚,思前想后,更觉心酸,遂向晓虹吐出心事,晓虹献计,着文清扮作贤淑,但子扬并不受落。子扬再邀请在家中晚膳,张妈看在眼里,洞悉文清对子扬心意,遂对莎莉冷言冷语,莎莉尴尬不已。子扬与文清往海边垂钓,两人发生龃龉,文清激动之余,不觉走近岸边,子扬眼见文清快要掉下水中,飞身扑救,不料失去重心掉下水中。子扬患病在床,文清关怀备至,但莎莉多日不见子扬,上门探访,张妈与文清诈称子扬已上北平,不料此事为子扬知悉,责怪文清多管闲事,文清气极离开乐家。

第7集

  子扬到处找寻文清踪影,无功而返,却见文清站于乐家门外,文清得知子扬对自己关心,甜在心头。二叔查知文清并非在上海长大,且在家乡有未婚夫,即发电报着添富速返上海查个明白。文清刻意打扮,等待子扬返家一起晚膳,但子扬已约莎莉到来共进晚餐,文清气极,此时添富突返,子扬立命莎莉藏身于离物房,与文清佯装夫妇,但莎莉突走进厅中,子扬无言以对,添富对三人关系顿感疑惑。添富追问张妈文清的来历,张妈和盘托出,但添富对文清十分好感,遂将名贵手镯送予文清,文清受宠若惊。文清酒后吐真言,子扬得知文清对己生情,与祥云商量应付之法,祥云献计,着子扬订购一对钻戒,故意由文清签收,文清以为子扬准备向她求婚,心中欢喜,及后方知子扬将钻戒送予莎莉,以为两人准备结婚,暗自悲伤。

第8集

  子扬告知莎莉他和文清的关系,希望莎莉搬到乐家同住使文清死心。文清果然心灰意冷,但愿孩子早日出世,离开乐家。莎莉终日痴缠子扬,屡屡提及结婚之事,但子扬对莎莉表明无意结婚,莎莉明白一切,立刻搬离乐家。文清与子扬交涉,希望婴儿出生后由她抚养,但子扬拒绝,文清气极,不慎跌倒地上,受伤入院。子扬感到对不起文清,日夜陪伴在侧,幸得母子平安,子扬顿感释然。文清处于昏迷状态,不知子扬终日陪伴在侧,子扬因银行业务无法继续逗留医院,文清醒后以为子扬对她并不关心,更感灰心。文清出院后,子扬聘护士照顾文清一切起居饮食,文清仿如笼中鸟,十分烦厌,张妈也看不过眼,遂助文清逃离乐家。

第9集(大结局)

  子扬知悉文清留书远去,顿感失落,终日借酒浇愁。张妈不齿子扬过去所作所为,收拾行李返家居住。子扬更形孤单寂寞,想起与文清过去一切,越发感触。子扬到处访寻文清下落,但一无所获,反被晓虹、俊伟二人冷言相向。 一日,子扬听闻一大肚妇正欲跳楼轻生,即与祥云同往看个究竟,方知一场误会。莎莉决定与前任夫婿再度结婚,遂将请帖交给子扬,子扬更感心酸。添富见子扬终日神不守舍,子扬坦言不能失去文清,添富老怀大慰,但命子扬早日找回文清,望能享儿孙之乐,子扬内心焦虑不安。究竟子扬与文清这段「错结良缘」会有甚么结果呢?请收看本集大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