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笑看风云变,道尽豪门兴衰

  廿多年前,永业淡江银行创办人蒋承天(关海山)兴长子文山(曾江)争恋何雪梅,梅怀山骨肉,避往马来西亚。之后,梅子蒋进(万梓良)长大被叔文杰(朱江)赏识,邀回香港永业工作,及后进得知天、山之恩怨,拒绝再在银行工作,杰再三挽留,进允留任。

  杰全心全意为银行工,却遭母钱惠珠任用之外戚百般留难,杰虽有红颜知己梦舒亭(李美凤)所助,终亦由心康(刘锡明)接替杰之职务,康女友徐美珍(林颖娴)恐康蹈杰覆辙,与康分手。

  进与亭相处日久,渐生情愫,时叶满枝(恬妞)由马来西亚来港投靠梅,与进、亭展开一段三角恋。

  经历连番金融界风波后,进渐得永业之大权,山不忿,与进展开夺产斗争,父子不但对薄公堂,山更枪伤进……

分集剧情:
第1集

  1991年,蒋进在演讲时被其父蒋文山开枪打伤,蒋进被送医院急救,途中半昏迷间回忆起往事。1981年,蒋进在马来西亚古晋之永业银行分行任职。永业总经理蒋文杰与方舒亭到马来西亚巡视业务,与蒋进相认,蒋文杰赏识蒋进才干,派他负责开设分行。永业水乡分行开业,生意蒸蒸日上。

第2集

  文杰邀蒋进出席承天寿宴,蒋进本以为与爷爷见面会十分亲热,但承天反应十分冷淡。惠珠得知蒋进身份,本要立即逐他离去,文杰不肯,舒亭开解,惠珠罢休。蒋进与文康见面,二人话甚投契,文康邀蒋进一起拍全家福,惠珠拒绝合照。

第3集

  惠珠被雪梅打伤,盛怒之下要控告雪梅,舒亭好言劝解,惠珠才打消此念头。文山向蒋进等说出当年与承天的恩怨,蒋进决定与欢欣一同辞职。健儿对欢欣有积怨,设局整蛊他,欢欣愤慨。文山工厂周转不灵,本欲向文杰借钱,但碍于面子,文杰看穿文山心思,吩咐舒亭随时协助文山。

第4集

  蒋进到医院探望蒋文杰,文杰趁机邀他回永业,蒋进婉拒。蒋进到舒婷家借参考书,刚巧惠珠到访,幸亏蒋进躲到窗外,才瞒过惠珠。惠珠为了让舒婷多教导健儿,硬要舒婷搬到蒋家去住,舒婷无奈答应。满枝到港旅游,暂住在文山家,水生见满枝貌美,为之倾倒。

第5集

  满枝带病工作因体力不支晕倒,蒋进从而揭穿她是黑市劳工,并怒斥满枝,满枝才向蒋进说出苦衷,蒋进深感同情并安排其到永业工作。文山的工厂接到一笔大生意,文山雄心壮志,决定大展拳脚,雪梅劝文山不要太激进。

第6集

  文杰与舒亭的婚事盛大举行,在婚宴上,文杰突发心脏病晕倒,在场医生立即施救,文杰苏醒后,马上找在场律师立下遗嘱。文杰在送往医院的途中猝然而逝。永通见文杰已死,工作态度散漫。舒亭为完成文杰遗愿,打理好永业,决定平复心情,不理会惠珠的反对,回公司主持大局。

第7集

  蒋进祭拜文杰,遇到承天,两人谈到银行业务,意见虽未一致,但蒋进对承天的工作能力十分佩服。文山为获得永业贷款,竟伪造假文件,水生不忍蒋进受拖累,揭穿此事,雪梅痛斥文山,文山羞愤不已,蒋进不忍见死不救,甘冒险与文山合作讹骗。

第8集

  文山巧遇台湾客,得知原来是惠珠从中作梗导致他破产,文山痛殴惠珠泄愤,再次被警方控告。蒋进要求承天公平处理,承天不满文山打惠珠而拒绝。文山在法庭上公开当年承天对雪梅之恶行。舒亭向承天辞职,承天欲加挽留,惠珠冷嘲热讽,舒亭去意已决,承天只好任命文康为总经理。

第9集

  几年后,永业业务蒸蒸日上,蒋进已升职为经理与舒婷合作愉快,蒋进得知舒婷仍深深怀念文杰,劝她释怀。蒋文山在监狱中修读大学硕士课程,承天得知也心感安慰,但蒋文山对蒋承天的怨恨则有增无减。

第10集

  承天决定退休,将银行全权交予文康打理,但文康欠缺自信心及经验,幸得蒋进及舒亭加以指点,文康感自己无能而大发脾气,舒亭婉言开解,并教他增加自信心,文康依舒亭之言习泳,险遇溺,惠珠因而对舒亭更感不满,但文康对舒亭的爱意却油然而生。

第11集

  文山出狱,为人变得踏实,雪梅等大感放心。舒亭处处回避蒋进,令蒋进大感苦恼,舒亭要求蒋进给她时间考虑。满枝跌伤脚,蒋进与舒亭陪她去看医生,被永通夫妇撞见,误会二人有私情。

第12集

  蒋承天亲自接见蒋文山,蒋文山要求公平处理,蒋承天让其参加笔试,以其成绩来最后定夺。满枝在舒婷的鼓励下,在蒋家等候蒋进回来坦言示爱,却阴错阳差与水生发生关系,还误以为对方是蒋进。

第13集

  永通公报私仇,要文山洗厕所,蒋进向承天投诉,承天努斥惠珠及永通一番。文山酒后吐真言,尽爆对承天的怨恨。水生因自责而变得有点失常,文山提议到深圳工作一段时间,水生同意。

第14集

  承天鉴于文康生性柔弱多病,不宜担当永业大权,欲委任于蒋进,但蒋进拒绝,劝承天应传位于文山,承天考虑后,决意接近文山加以了解。惠珠生气出走,但蒋承天并未因此而让步,永通等见失去靠山,更是变本加厉利用职权牟利。

第15集

  舒亭生日,蒋进安排特别形式替她庆祝,舒亭感动不已,蒋进乘机向舒亭求婚,舒亭答允。蒋进事业多年来均一帆风顺,性格大改,变得独裁,不肯听别人意见,更不理股市隐伏之危机,在文山怂恿下,将大笔资金投于股市,舒亭劝阻,蒋进不理。

第16集

  文康动手术之时,正是股市重开之日,文山出任永业董事局主席酒会又同时举行,蒋家各人疲于应付。文山在酒会上病发,激发起他对承天之怨恨,闯至蒋家,与承天互诉恩怨,文山更虐待承天,承天不堪刺激而死。

第17集

  蒋进大受打击,整个人变得颓废消极,满枝紧伴其左右,加以劝解,雪梅找文山斥责一顿,更声言与他断绝关系。舒婷怀疑蒋文山与犯罪集团进行洗黑钱,告知文康,文康大为激怒,决定与舒婷返回永业继续调查。

第18集

  舒亭劝蒋进要重新振作,才有能力照顾满枝,蒋进终被打动,重新投入工作,而满枝病情亦有进展,进、亭更充满希望。文康查出文山的犯罪证据锁在保险柜内,遂向蒋进、舒亭提出一起合作将其偷出,蒋进、舒亭劝文康不要冒险。

第19集

  蒋进声言争取永业股权,文山不敢轻视,命手下全面监视蒋进行动。蒋进要求舒亭与他一起去日本谈生意,满枝要求同行,被蒋进拒绝,并把行程完全保密。

第20集

  蒋文山主动向蒋进求和,要求蒋进以巨款交换其股份,然后离港,蒋进同意。谁料蒋文山此乃假局,实则暗中安排股东大会,企图说服股东同意出售永业大厦,令他有资金与蒋进周旋,蒋进闻讯立即赶往阻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