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继《难兄难弟》之后,
  男版黑玫瑰替天行道
  将错就错,既是贼时又捉贼
  身份被揭,如何还我清白?

  盗贼刘蛟龙﹝温兆伦﹞身手不错,若不是他侠骨仁心,奉行三不偷的原则,他的生活便不会如此拮据。生活清苦,笔友巢诞诞﹝蒙嘉慧﹞是他生命中的清泉。

  一夜间,龙的身份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转变。

  一晚,准备作案的龙遇上了命案,更巧合的是死者华克探长〔温兆伦分饰〕与龙竟长得一模一样!正错愕之际,警察到来了,更把龙误当作华克。龙为免被误会是凶手,遂将错就错,从此以华克的身份出现。

  龙换上了华克的身份后经济不错大为改善,但他同时也得承受华克的过去。华克恶名昭彰,坏事做尽,警探练剑锋﹝钱嘉乐﹞、诞甚至父亲华三省﹝石修﹞均对他深痛恶绝。心爱的诞视己如仇人,龙大为痛心,于是决定替华克改变形象。龙终感动诞,二人共堕爱河。

  正当龙完全代入了华克的角色之际,华克的尸体被发现了!龙誓要把真凶缉拿归案,调查发现,华克遇害当晚诞曾在他的别墅出现。龙正犹豫应否拘捕诞之际……

分集剧情:
第一集

  飞天蟧刘蛟龙为了供养妹飞凤,随师余壁虎以爆窃为生,可惜龙常因妇人之仁而中途放弃,令虎欠债累累。龙化名虫交上一笔友巢诞诞,龙常以书信倾诉心事。凤为了龙,决定放弃放洋留学机会,龙知道后大力反对,并为了她答允虎所安排的艰巨任务。华克探长看上诞,诞却鄙视他的所作所为,多番拒爱。克利诱新调来的探员练剑锋跟他同流合污,失败,便以卑鄙手段待他,锋痛苦。龙应诞之约出席化妆舞会,可惜诞最终仍未能得见龙样貌。龙之艰巨任务原来就是爆窃华家,龙入华家,竟见与自己长相一样的克身受重伤。

第二集

  克气绝身亡,时锋与其它探员至华家准备捉飞天蟧,龙遂以克身分将众人赶走,并将克尸藏于雪柜中,继续任务。锋锲而不舍找克,龙恐行藏败露,放弃潜逃时遭锋打晕。龙受伤送院,众探员因利益受损,痛殴锋。龙迟迟未归,虎被追债时连累凤遭掳走。龙失忆,探员徐三富竟强拉诞回差馆协助「克」恢复记忆,诞弟冬至即向江湖人物紫葡萄求救。龙被逼与诞共处一室,诞狂殴龙,却令龙恢复记忆。紫率众向克要人,龙遂放诞并以克身分向众人道歉。龙失去威信,惟有与虎营救凤,独锋前来增援,却连累凤陷入火场,龙冒险救凤。

第三集

  龙将凤送院治理。锋被龙英勇救人行径所感动,但亦对凤及虎的身分感好奇,追问龙。虎终了解龙当上探长经过,建议他取代克赚钱。锋揭发一女子邵安琪高买,坚持要她赔偿及道歉,琪最终屈服并对锋产生兴趣。锋父练武功经营当铺,欲以武胜锋,令他放弃当差,不果。龙决定取代克,并拿出克记事簿跟众人翻旧账。凤往外国留学,虎即着龙将旧物销毁。虎深知诞痛恨克,着龙对她死心。龙到码头接克父华三省与其祖母华梅暗香的船,香见龙被歹徒胁持的窝囊模样,即夺枪来指着他的头,喝令他回答问题。

第四集

  香以枪指吓龙,只为刺激他恢复记忆。冬模仿龙当日跪地道歉来耻笑他,香上前怒掴冬。虎为了令龙拥有探长的气质以取悦香,带他看戏从中学习,失败。龙等调查一宗富商遇袭案时,龙与锋不约而同发现案中疑点,并携手将行凶者绳之于法。龙不习惯华宅生活,只感香与省在家中行径怪异。冬自荐加入紫的黑社会,紫却为免与龙纠缠,打发冬离开。诞得知冬竟要加入黑社会,怒责他。诞冒险往九龙城找龙,龙为令她死心,留书告别。诞透过收音机广播约会龙,龙终行藏败露,惟有指自己有皮肤病,不能见诞。龙落寞地回差馆,竟发现一宗血案。

第五集

  龙命锋彻查杀雀真凶,锋为摆脱琪纠缠,便着她追查杀雀大猫。南洋富商吴国栋极力追求诞的好友容小典,典决定吊其胃口。龙虽然与克的处事方法回异,但在诞眼中也只是为讨好自己而刻意扮好人。诞自笔友虫不肯相见后,做出来的粉果竟有苦味。虎受龙所托监视冬,他竟带冬往赌场,令冬欠下巨债。诞认定是龙设局陷害其弟,哀求他放过其家人。冬父巢思故染上肺痨,冬却在此时决定离家出走,要跟随紫。龙率众扫荡赌场,严禁同僚将证物分赃,更控告赌场老板行贿罪,气煞局长。琪拉锋找凶手猫,锋却对她表示不会跟她恋爱而影响事业。

第六集

  虎于厕格内触电,危殆,龙感此事并非意外,锋指出行凶者目标其实是龙。虎为免龙涉险,着他尽快大刮一笔后便远走高飞。琪讹称身患绝症,骗锋与自己共舞又吻他,吓坏锋。省久咳多时,却因沉醉于其广播创作中,而不理龙劝说去看医生,终因在广播中咳个不停而被监制中断节目。紫终答允让冬加入黑社会,典不忍冬成亡命之徒,决找紫。龙决定跟局长与江湖大佬讲数,大刮一笔后逃走。诞求龙救冬,龙挣扎。紫以自己悲惨往事向典说明自己不会再讲感情后,发现冬的玉坠,呆住。龙于讲数中,突然改变心意,声称不会跟众人同流合污。

第七集

  诞担心冬安危,幸龙与手下赶到控制场面,冬因惊恐过度,误伤探员伍浩昌,龙为救昌,输血给他,众感动。紫着手下调查冬身世。富受龙感染,竟开口教训局长,众亦感不可思议。典准备跟栋往南洋,诞忧虑典的过去会令她与栋的将来有不良影响。众人探望昌,龙终能与众打成一片。冬获释,巢家各人感激龙帮助。省失踪多天,龙与锋合力打开密室机关将昏倒在内的省救出。龙发现典可能与虎触电一事有关,着锋调查她。锋从资深探员牛津口中得知典与克的恩怨,即率众前往医院救龙。典被缉拿归案,昌竟休假出院替她落口供。

第八集

  典接受龙盘问,却不作任何辩护,其后更在拘留所上吊,令龙等深信她是畏罪自杀。龙、锋再往典自杀现场调查,果然有新发现。诞报案指栋失踪,龙、锋入栋家调查,怀疑凶手是昌。众人果然于昌家中救出栋及昌妻,昌却不知所踪。龙知昌跟着省的广播剧剧情来犯案,要求省更改结局,省坚拒。省以为龙刻意叫虎带自己往舞厅见紫,大发脾气,龙一脸茫然。锋推断昌行凶时间将于半夜,龙遂往找诞,争取见面机会。深夜,众齐集差馆严阵以待,龙最后竟安然无恙。龙致电省感激他帮助,却骇然发现诞正身陷险境。

第九集

  昌要挟省推出广播剧加长版本,龙得知诞在昌手上,担心,锋安慰他。典醒来,将一切和盘托出,栋母送钱要求典离开栋,紫替典出头,可惜栋懦弱不敢逆母意思,典伤心。紫逼故说出冬的身世,故无奈就范,紫心情大好找省,刻意嘲讽他取乐。昌留下线索要龙于一日内找出诞,龙想到对昌动之以情,即着锋与典找昌妻,自己则往找省,打算透过广播感动昌,可惜省被紫嘲讽后自怨自艾,龙几经辛苦才将他骂醒。省与典合作骗昌致电到电台,龙等从电话录音中寻得线索找到昌,龙为救诞奋身为她挡了一枪,而昌亦被众人制服。

第十集

  省与龙父子关系转好。诞向龙索回他于搜查时所取去给虫的信件,龙把握机会劝她忘记过去。龙往精神病院探望昌,问他是否杀克凶手,不果。典继续歌女生涯,却因怀有身孕被客人杯葛。龙终得知紫与省分开原因,决往南洋找当事人回来对质,跟诞道别时,见虎抢老妇钱包,便劝他返差馆。琪为接近锋而投考女警,锋因授命照顾琪,被取笑。锋与诞阻止典堕胎,并着她到锋家住,不料功竟已将房租给琪,锋惟有安排琪住在天台,锋求琪放过自己,琪伤心不已。紫对冬爱护备至,冬感动;紫在狱中的丈夫豹哥误会龙欲吞并自己应得的赃款,遂将自己的计划告诉紫。

第十一集

  豹胁持琪越柙,琪跟他纠缠时一同堕海,锋探望琪时,琪紧抱他并将心事说出;锋发现琪突然失踪,回差馆求助,却无人理会。猪仔荣趁豹下落未明,找紫要求分账,紫还以颜色。锋往香港首富邵振伟家要求见琪,琪告知正准备结婚,锋深信她并非自愿。豹尸身被发现,冬前往安慰紫,紫突遭暗算,仍奋力守护冬,龙回港,无意中得知冬身世。冬被控于华家偷窃,故妻丁世妹不忿香冤枉冬,愤然说出他就是省和紫的儿子,龙也拿出证明,指紫当年是遭克诬蔑与人私通而被逐出华家。荣于豹的灵堂上捣乱时,省带冬来找紫跟她道歉,更要求她随他回家,紫拒绝。

第十二集

  香只肯让冬回华家,坚拒让紫回来,省坚拒从命。紫提出若省能感动自己流下一滴泪,便跟他回家。省遂将二人爱情故事于电台中广播,紫因而遭江湖叔父鄙视,更逼她交出地盘。紫看掌相算命,被指一生孤独,紫怒斥江湖术士,却不久发现被术士言中,但为了报复,紫往找省。锋发现琪的未婚夫沈家明人品不佳,替她不值。省接紫回家,香却敌视紫,省决定与紫共同进退,离开华家,香竟哈哈大笑……锋发现功接收贼赃,因而揭发虎于证物房偷窃,龙见虎不知悔改,痛心地大义灭亲。众前往锋家开解他,锋酒醒后,前往教堂阻止琪举行婚礼。

第十三集

  锋于教堂当众揭发琪的诡计,琪恼羞成怒赶他离开,锋说出前来的原因,琪感动。琪生日,锋悄悄将庆祝计划跟她说出,琪遂将伟为自己预备的生日节目转赠给龙及诞,令二人有一个难忘的晚上,而琪虽与锋吃罐头食物,但仍觉温馨难忘。虎在拘留所中绝食,众替他求情,龙妥协,却使计令虎不能重回旧路。龙与众为多宗虚报炸弹案疲于奔命,及后更收到一署名「木偶」的勒索信。龙明白不能一直用克身分,决定与诞分开,诞难过之际,粉果店发生爆炸,木偶来电索取一百万。香欲借他人之手拆散省跟紫,惜弄巧反拙。龙部署捉木偶,惜木偶魔高一丈。

第十四集

  龙发现虎竟有留下记号的赎款,大兴问罪之师,虎反感。锋包下整间戏院讨琪欢心,又承认她是女朋友,令琪心花怒放。龙往调查片场火药房失窃一事,竟遇诞前来面试,诞获主角一位,典即着手跟她排演,不自觉流露爱慕之情,诞却不以为意。香装神弄鬼企图阻省跟紫注册结婚,不果。琪接受典与诞劝喻,努力工作讨好锋,果然有所收获,并将发现告知各人,龙却感线索来得太顺利。龙终发现凶徒的真正目标,即与众赶往注册署……克别墅传出尸臭味,龙与众前往调查,竟发现克尸身不翼而飞,龙不安。锋欲知龙是否曾跟「飞天蟧」交手,龙以失忆推搪过去。

第十五集

  省为了紫决定举家移民,香否决无效,诈晕博取同情。香发现紫许愿减寿为自己祈福,感动,二人冰释前嫌。典为诞于其新戏记者招待会上作幕后代唱,助她度过难关。诞以为龙以无名氏身分追求自己,责他忽冷忽热,龙不禁抱住她表白爱意,却又指不能与她一起,诞心碎。琪见锋教龙开枪时,举止亲密,即嚷着要学,谁知当锋教她时,态度迥异,琪不悦。琪听见锋的祈祷,怒责他一直欺骗自己感情,锋随即向她提出订婚。琪劝服一打算跳楼的妇人,大感满足。琪回家听父一席话后,前往找锋,琪终想通与锋感情关系。琪于订婚宴上,突然宣布要跟锋分手。

第十六集

  凤随琪兄邵大伟前赴琪的订婚宴,龙恐凤揭穿二人关系,幸凤早已从虎得悉一切,并劝他留下来代克服务大众。紫因香患血压高,延迟赴美,龙决定将克于郊外的别墅给她来开餐馆。典见虎潦倒街头,请他吃面。诞以为典为了自己而放弃跟栋去南洋,内疚。紫无意中在克别墅发现暗格中的秘密。诞往戏院看戏,方知龙一直在等自己,却不信是典从中作梗。诞回片场,惊见受重伤的栋气愤地表示典是为了她而刺伤自己。典向诞表露爱意,诞接受不了。一报章出号外抖出省与未成年少女被捉奸在床的事,省怒斥龙,克亲母阿芳亦突然出现掌掴龙,省惟有说出真相……

第十七集

  省指责克当日知道自己并非华家子孙后,恐分不到家产,设局要挟自己守秘,香顿感晴天霹雳。诞接受不了典的爱意,龙亦感克的家庭关系复杂难以处理,二人同感眼前一切荒谬得难以置信。差馆众人决为龙找出抖出省丑闻的真凶。琪见凤刻意隐瞒其兄行踪,起疑,及后发现凤与龙的照片,告知锋,锋无奈说出凤是龙的情妇,琪不信。诞为避开典,另签新经理人,典痛心。虎拾到典约诞见面的信,决代诞赴约,竟见她割脉寻死,将她送院,并往找诞痛骂她。琪与锋查到龙与凤竟是兄妹时,大吓一跳,即约省着他留意龙。龙于诞新戏首映礼上当众向她求婚,典心如刀割。

第十八集

  虎担心典因龙向诞求婚而做傻事,积极找工作,以身作则激励她重新做人。诞顾虑典感受,要求龙给予一星期时间作考虑。锋与琪跟踪凤见龙,凤维护龙,坚称是他情妇,被随后而至的大伟听到,大受打击。虎责龙自私,牺牲凤幸福,龙难受。典得知诞有机会到美国发展影艺事业,着她把握机会。龙等找到跟省拍照的少女,为省开记者招待会澄清,惜弄巧反拙。龙从多项线索,发现紫的恶行,回家揭发她。紫毫无悔意坦承一切,更说出冬非华家之后,香顿感晴天霹雳。紫带着从省及香转名所得到的财产,离开华家。

第十九集

  龙见香竟有钱赎回大宅,奇怪,原来她与省刻意装成堕进紫的圈套,只望可化解她心中怨气,龙感叹省用心良苦。省欲证实龙身上是否有疤痕,不果。诞资助典开粉果店,典高兴万分。龙知锋与琪已对自己身分起疑,恐夜长梦多,提议跟诞旅行结婚及一起往美国发展。龙告知典准备与诞结婚,典以死相胁却无意中刺伤龙,诞怪责典。克尸身被发现,众往认尸,省指不是克。锋发现省说谎,与琪质问他。锋刻意将克的病历报告留下来,相信龙会自首而不是毁灭报告。诞得知龙就是笔友虫,诧异。龙返回差馆,缅怀过去欢乐的日子后,向众人自首。

第二十集 (大结局)

  龙承认自己就是「飞天逈蟧」,并说出取代克的经过,锋、诞欣赏他能勇于承认过错。众信龙,以为克是昌所杀,不料津为昌做时间证人。诞知证供对龙不利,思前想后下,毅然前往警署自首,典随后至,二人均指克是自己所杀,锋无奈将二人拘留候查。龙杀克的嫌疑最大,众感困扰。龙对众说出遗言后,锋竟说已找到杀克的真凶,龙最后被轻判入狱。琪决定赴美深造,锋挽留无效。紫于外地叱咤风云,却发现患上肺癌,顿感生命无常,回港找省倾诉。五年后,身穿婚纱的诞于教堂等候刚出狱的龙来行礼,克突然出现鸣枪,声言要取回属于自己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