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李慧慧任职保险公司高级经理,自命现代女性的慧慧,每天拼了命在公司的保单营业表上闯新高峰,但总被死对头同事罗密欧领先一步,幸得上司梁仲文不时介绍新客,才不致受罗密欧鄙夷。

  梁仲文外表俊朗,年方三十出头已贵为地区经理,为保险界中声名超卓的翘楚,更是公司众女同事眼中的钻石王老五,即使慧慧一向对异性诛多挑剔,也不得不承认仲文确有过人吸引力。仲文每当慧慧当月业绩稍有落后,即会介绍新客给慧慧,同事们都惴测仲文对慧慧有意,虽然慧慧声声否认,但实心暗喜。

  一次,仲文忽然相约慧慧于酒店房间相会,慧慧又喜又惊。喜的是仲文终于决定表白,惊的是约会地点竟然是酒店房间,莫非仲文打算来个单刀直入。表面开放,内里保守的慧慧经过一轮内心争扎之后,勇敢地赴会。果然,仲文向黛姿示爱,慧慧芳心暗喜,但仲文竟然飞擒大咬,慧慧立即大惊奔逃。

  慧慧刚吁口气,却立时被探员莫作栋找上,原来仲文被发现死在酒店房间内,而慧慧是仲文死前最后一个见过的人,立时成为嫌凶。

  基于慧慧是最后见过仲文的人,又是仲文的下属,兼且保险公司中传说二人关系密切,在公在私,慧慧都是仲文身边最亲的人。因此,即使慧慧被查出不是凶手,探员莫作栋仍对慧慧苦缠不休,务求在慧慧身上找出仲文被害的线索,令慧慧烦扰不堪。

  经作栋的死缠政策,查出仲文介绍给慧慧的几位客人,都是上流社会的阔太或女强人,且都与仲文有不可告人的关系。原来一表人材的仲文,竟以男女关系为踏板,令自己事业不断飞升,慧慧为自己的自作多情抹了把汗。

  作栋查知众阔太都不是杀仲文的凶手,反而对案中主要证人酒店经理招德勤起疑。招德勤一直对作栋的调查提供不少资料,全靠他,作栋才知道仲文一直以该酒店作为和阔太们幽会之地。究竟此案是否一宗单纯的桃色情杀案?又会是何种「情」杀?

分集剧情:
《秘密情人》

  李慧慧任职保险公司高级经理,自命现代女性的慧慧,每天拼了命在公司的保单营业表上闯新高峰,但总被死对头同事罗密欧领先一步,幸得上司梁仲文不时介绍新客,才不致受罗密欧鄙夷。

  梁仲文外表俊朗,年方三十出头已贵为地区经理,为保险界中声名超卓的翘楚,更是公司众女同事眼中的钻石王老五,即使慧慧一向对异性诛多挑剔,也不得不承认仲文确有过人吸引力。仲文每当慧慧当月业绩稍有落后,即会介绍新客给慧慧,同事们都惴测仲文对慧慧有意,虽然慧慧声声否认,但实心暗喜。

  一次,仲文忽然相约慧慧于酒店房间相会,慧慧又喜又惊。喜的是仲文终于决定表白惊的是约会地点竟然是酒店房间,莫非仲文打算来个单刀直入。表面开放,内里保守的慧慧经过一轮内心争扎之后,勇敢地赴会。果然,仲文向黛姿示爱,慧慧芳心暗喜,但仲文竟然飞擒大咬,慧慧立即大惊奔逃。

  慧慧刚吁口气,却立时被探员莫作栋找上,原来仲文被发现死在酒店房间内,而慧慧是仲文死前最后一个见过的人,立时成为嫌凶。

  基于慧慧是最后见过仲文的人,又是仲文的下属,兼且保险公司中传说二人关系密切,在公在私,慧慧都是仲文身边最亲的人。因此,即使慧慧被查出不是凶手,探员莫作栋仍对慧慧苦缠不休,务求在慧慧身上找出仲文被害的线索,令慧慧烦扰不堪。

  经作栋的死缠政策,查出仲文介绍给慧慧的几位客人,都是上流社会的阔太或女强人,且都与仲文有不可告人的关系。原来一表人材的仲文,竟以男女关系为踏板,令自己事业不断飞升,慧慧为自己的自作多情抹了把汗。

  作栋查知众阔太都不是杀仲文的凶手,反而对案中主要证人酒店经理招德勤起疑。招德勤一直对作栋的调查提供不少资料,全*他,作栋才知道仲文一直以该酒店作为和阔太们幽会之地。究竟此案是否一宗单纯的桃色情杀案?又会是何种“情”杀?

《神龙性教》

  旺角一带近月突然出现一批卖淫的少女,来自各阶层,年青貌美,但全部没有同类案底,但全部于数月间放弃家庭朋友,转操皮肉生涯。警方怀疑这批*女幕后另有操纵者,决定展开调查行动。

  莫作栋受命往淫窟放蛇,正欲将一*女拘捕,但该*女竟然由窗口跃下,宁死不愿被拘捕。莫作栋查知死去的*女于不久前加入一新兴邪教,名为「神龙性教」,作栋怀疑此教借宗教为名,引诱女子卖淫。

  经过一轮调查后,警方查出神龙性教的“教主”原名厉昌,已婚,有一子。厉昌一方面是教众尊为神明的一教之主,同时却又活跃于旺角的黄色事业,与黑社会份子有利害关系。由于卖淫女子全部否认有人逼良为*,警方明知厉昌乃幕后操纵者,却无法将厉昌绳之于法。

  正当苦无对策之际,厉昌突然神秘被杀。厉昌之妻李秀芳乃厉昌的保险受益人,而吴慧慧正是此份保单的经纪。作栋遂通过慧慧,向秀芳入手,希望查知厉昌的一切。作栋骇然发现,厉昌在外既自封神人,又和黑社会关系密切,但在家中却是慈父一名,无论妻子秀芳、儿子立志,均视之为好丈夫、好父亲,而秀芳两母子,更对厉昌在外所作所为,一无所知。究竟杀厉昌的凶手是谁?杀人的动机是恨?又抑或是爱?

《君士坦丁堡之血泪》

  一颗闪闪生辉,绽放著五彩光华的巨钻------“君士坦丁堡之血泪”,叫谁看了,都恨不得据为己有,但谁又知它光辉背后,却带著令人不寒而懔的传说…。

  传说是这样的,中世纪是欧洲史是最黑暗的一页,民不聊生,原名为“君士坦丁堡之星”的巨钻本来戴在某国皇后的脖子上,但国民革命把暴政推翻,皇后亦紧随著暴君被推上断头台,行刑官本想先把钻链摘下,但这条钻链有一奇怪之处,就是易戴难除,弄了半天,“君士坦丁堡之星”还是安然挂在皇后颈上,行刑官只有放弃,反正头断了,钻链还不是一样可以取到手…。

  向来邪恶的皇后临终前不但坚决不肯摘掉钻链,更向钻链下了毒咒,谁戴了这条钻链,谁就不得好死…最后,皇后的鲜血浸染了这颗完美无暇的宝石,自始,“君士坦丁堡之星”亦被易名为“君士坦丁堡之血泪”,传说,亦从那时开始,而宝石,亦从此消失…。

  数百年后,在某个车房内,这颗了诅咒的钻链重现人间,立时引起国际珠宝界的哄动,目光都落在它的价值,而它染血的历史,却已被宝石的光辉所掩盖。

  这串钻链的新主人决定把宝石卖掉,适时,香港正在举行大型国际珠宝展览会,各地买家云集,拍卖行借著声势,决定在香港把“君士坦丁堡之血泪”拍卖,而拍卖前的预展会,由名模mia首度把宝石展现众人之前,但钻链一经戴上便难以除下,最后唯有请拍卖行的宝石鉴证专家叶兆良,才得把“君士坦丁堡之血泪”除掉,此后,亦只有叶兆良,才有方法把这条钻链解开,仿佛,钻链与叶有一种说不出的缘份。

  翌日,名模mia竟然无故暴毙,接二连三,所有佩戴过这“君士坦丁堡之血泪”的人,不是离奇失踪,便是发生意外,邪恶的诅咒传说又再度出现,一时成为城中话题…但是,这颗钻石的光茫足以把所有黑暗照亮,拍卖如期举行,而竞投买家亦很拥跃,不乏城中显赫富豪,其中,便有曾荣登世界富豪榜的何国添。

  何发添乃一个成功商人,感情生活向来多姿多采,最近又被人发现搭上了社交名缓高捷,高捷为了成为正室,刻意高调地透露与何发添的关系,为的是逼令何的元配退位,最少也令世人知道自己与何的关系,从中保证自己的好处,而何亦实在对如花似玉的高捷著迷,处处让她,甚至不惜一掷千金投得“君士坦丁堡之血泪”,为的是让红颜一笑。

  但是宝石的诅咒并没有因为甚么人而停止,高捷亦不例外,未几便被发现死似意外,时谣言四起,一说是诅咒的灵验,一说是何的元配买凶杀人,而负责调查的莫作楝虽不相信迷信的传言,但若说是元配买凶杀人,那么之前的死亡事件又如何解释?莫一时亦陷入迷惑之中…。

《七个陈七》

  “陈七”,大家惯于用这两个字,代表一个人人如何的普通,没有特色。其实,大多人的姓名都没甚么特别,小小一个城市里,和自己姓名一模一样的人,说不定就有一百几十个。

  作栋被指派去调查一宗骇人听闻的连环谋杀案,死者各式各样,有借破产拖欠员工薪金的老板、有爱上网识女仔再骗财骗色的医生、有已婚但仍日日嫖赌饮吹的货车司机…来自不同行业、不同背景、不同阶层,共同之处就是大家都名为罗志华。

  作栋翻查资料,务求找出所有罗志华,查看有否关连,没想到身边居然也有一名罗志华,而这人正是自己的上司兼好友史高拔。原来史高拔因为母亲改嫁,改从后父姓,连名带姓改成现在的“史高拔”。

  拔知道自己竟然也有可能是凶手的下一个目标,吓得吃不安,坐不宁,急向作栋施压,催促早日破案。但作栋一直未能找出任何线索。正是一筹莫展,束手无策之时,慧慧提出了有公司专门收购各种企业的客户资料,再作邮寄宣传时,作栋决定换个角度,实行以如何得知个人资料的方向来调查此案。果然一如所料,所有死者都曾收到一所广告公司寄出的宣传单张时,作栋决定锁定此广告公司为目标,对此公司的员工再三追查,监视跟踪。

《死亡的价值》

  三十年前油麻地一场神功戏,栋母刘并蒂(龙凤剑)以反串武生演出,果栏大佬江义海一见惊为天人,死缠烂打一亲芳泽。最后幸得年青督察栋父莫为*拔刀相助,代蒂出头,加上西医余大剑从中调停,蒂才得以解困。

  蒂因此和栋父结上良缘,海亦不计前嫌,刘并蒂和莫作*结婚之日,亲到恭贺,剑则做伴郎。从此海、蒂、剑三人结成好友,时有来往。

  时光飞逝,三十年过去,海早已收心养性,金盘洗手,由于当年一批手下和老苦力,仍敬佩海的义气,退休之后,把积蓄交给海代管,海遂用这些钱开设一老人院,让众人安享晚年。

  剑因海交情,不时到老人院义诊,蒂重遇海之后,亦常到老人院助海照雇老人。海一次找剑验身,发现身患严重心脏病,原因竟是近期过量服食壮阳药,而喂食者是其助手程情。

  程情原是大陆戏社反串武生(和蒂当年一样),到香港之遇上江义海,海一见程情和当日蒂有几分相似,移情作用关系,古井扬波,竟迷恋上程情。程情在港无人无物,亦喜得一大*山,不惜牺牲色相,委身跟海,表面是海的助手,实质是海情人。程情和海搭上,内心虽委屈,但本来亦想和海终老,但竟发现自己只是爱的替身,作为海当年对蒂追求不遂的填补。

  程情满腔委屈遂成怨恨,对海些微的感恩亦失去,一心拿回自己应得的东西,先是死缠海把自己的保险受益人写上她的名字,暗中则不断给海服食壮阳药物,表面想海大振雄风,享受人生,实则想海早日心脏病发,以取得保险金。

  怎料海为了自己死后,保险金肯定用于老人院,并坚信蒂的人格,因此把受益人改写上蒂,但此举加上重重巧合,令蒂被误会谋财害命,栋为助母亲洗脱罪名,全力进行调查。

《影子》

  慧慧依旧为著保险业绩四出奔波,所有亲朋戚友已无一悻免的给慧慧缠上,但总是不得要领。事情终于有了转机,慧慧千方百计得到一张公司聚会的邀请卡,宾客大都是大公司要员,在场内竟遇上中学同学沈端儿,慧慧热情相认,才发现其丈夫何子敬是某大公司高层,慧慧当然不肯放过这黄金机会,大力向夫妇二人兜售大额保险,子敬也乐于跟慧慧再约时间洽谈。

  慧慧眼见成功在望,与子敬相约见面,子敬对慧慧提出的保险全无意见,反对黛姿主动亲近,慧慧感到子敬另有所图,慧慧只好设法应付。慧慧发觉端儿与子敬的夫妻关系存在问题,认定因端儿个性怯懦,只懂呆在家里,且不善装扮,才令子敬忽略端儿,四出拈花惹草,遂决定当端儿的改造顾问,以自己多年来吸引男人的行为及装扮传授给端儿,令子敬对端儿重拾好感。

  端儿为了维持与子敬的夫妻关系,多年来默默忍受子敬的风流成性,然而忍耐终已到达极点,遂与子敬发生激动的争执,造成了交通意外,二人双双送院,子敬终伤重不治,端儿则被救回。

  慧慧又再投入找寻新单的奋战当中,生活一切如常,但渐渐感到自己有所异样,不断听闻自己在某处干了一些令人不耻之事,慧慧却想不起自己有此行为,但同类型事件越来越多,且所有目睹的人均认定是慧慧所为,慧慧迷惑之馀,也引起了作拣的好奇,事件就像是慧慧的影子,瞒著慧慧四处行动,然而更可怕的事终于发生。詹沾被发现遭人杀害,有目击证人指证,与詹沾进入凶案现场的人就是慧慧。慧慧成了最大的嫌疑犯,惊愕之馀,亦无法替自己开脱。作栋展开侦查,虽证明慧慧没有杀詹沾的证据,但始终解释不了慧慧出现凶案现场的铁证,就像真的是慧慧的影子杀人。

分集:单元介绍 分集剧情 返回页面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