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阳光为他拍掌
  清风给他鼓励
  他在赤柱重拾希望!

  范天朗(郑嘉颖)的父亲范光荣(刘丹)病倒,刚与女友高卓琪(陈敏之)闹翻的他遂搬回成长的赤柱居住。

  朗在赤柱重遇童年好友彭澄(陈松伶)。身兼滑浪风帆教练和机械工程师的澄知道朗急需出售游艇后,即日以继夜地为他维修游艇,助他渡过经济难关。一关刚过一关又来,琪欲返回朗身边,令他与澄刚起步的恋情就此打住。另方面,朗的家庭亦遭逢巨变,叫他伤痛莫名。

  赤柱风光如画,充满阳光活力。回归这里的朗,能否与心中最爱,携手于生活上破浪前进?

分集剧情:
第一集:

  范光荣在赤柱经营「大众理发厅」多年,与街坊感情深厚。其长子天朗则在市区开设高级发廊「飞短留长」,因技术及口才了得,深受顾客信任。荣因二子天明未能考上英国大学而怒火中烧,朗欲调停却弄巧反拙。朗青梅竹马好友彭澄为人随和乖巧,受众人爱护。其父彭根为新任街坊福利会理事长,提议举办盆菜宴,荣等支持。

第二集:

  升父何坚当年被根揭发偷窃后,父子被逐出赤柱。荣闻坚已于荷兰逝世后难过。升重临旧地原来另有目的。名模Christy对朗有意思;她邀朗一同外游但被拒,竟出言诋毁朗。升与荣、英等投契,明对他却甚表不满。澄是机械工程师,于根的船厂工作;升欲重游船厂,澄表欢迎,惟澄舅父陈坤仍对升存有偏见。

第三集:

  升声称要代父报恩,四处打听芳芳留产所的容姑消息。福利会发现香油钱被窃,根认定是升所为,荣独排众议。朗被胡议员的孝心感动,决破例替其母理发,因而想到自己从未为英理发,决回赤柱找她。售货员林慧姿与「大众」的伙计凑分子投资,并向众人展示投资单据。英替升换床单,升紧张万分。

第四集:

  朗接荣送院的消息后,即抛下琪在游艇,琪伤心。朗从医院回家,发现琪通宵流连酒吧,与琪起龃龉。升在赤柱四处打听容的消息。朗重新安排工作,准备接荣出院,没料荣却提早出院。根看拍卖翡翠的报道起忆起往事,瞎猜差升经常往山上走是为了取回赃物,更以为他欲借着追求澄来复仇;澄、升啼笑皆非。

第五集:

  朗放假回家陪父母;朗却发现荣、英甚重视升,明更为此而向他大吐苦水,朗遂表示翌日要请父母喝早茶,惜事与愿违。朗在赤柱无所事事,更感到那里的生活枯燥,澄却不认同。朗终履行承诺与父母喝早茶,升却识破他为怕不能早起而彻夜不眠。朗发现明依赖父母,终日玩乐,遂教他理发,望他有一技之长,明却不感兴趣。

第六集:

  朗一再误会升的为人,荣不悦。朗认为只要解决了明的前途问题便能令荣舒怀,遂安排明上午学理发,下午在船厂当学徒,明叫苦连天。明受澄妹彭洁激励,矢志成为滑浪风帆,代表香港参加奥运,朗见他的决心,遂与澄等安排他与风帆教练作赛;荣终支持明。升返回荷兰在即,与澄合照留念,根见状直斥升意图不轨。

第七集:

  朗识破琪未能改变挥霍的习惯,琪老羞成怒,要跟他分手。朗逼明操练体能,明苦不堪言。升决留在赤柱生活,在酒楼当厨子,大受街坊欢迎。朗受根怂恿调查升过去。姿偶然得到一帧容的旧照片,竟藉此串通婆婆好姑向升诈财。朗迁出琪的居所。朗发现明逃避练习,明不甘被责,说终于明白为何琪受不了朗。

第八集:

  澄男友Vincent为富家子,自一年前与澄分手便赴美发展,惟她对澄始终念念不忘,向她表示准备创业,同时希望与她重新开始。Vincent母、姊均为朗的顾客,朗深感她们一家不好相处。朗邀家人乘他的新车子郊游;出发前,荣得悉朗找人调查升,父子再起冲突,幸得英、升分别开导二人,往兜风的计划才不致告吹。

第九集:

  Vincent与澄蜜运,朗却要面对琪的绯闻和她对自己的纠缠。朗的顾客程晓雪在发廊意外滑倒撞到头部。Vincent向澄求婚,澄虽感到甜丝丝,却表示要待他事业上二轨道后才作决定。荣从容面对朗的绯闻,朗感詑异。升探望好,终揭发姿撒谎。升其后见其子聪维护姿,姿又被高利贷毒打,决定助她一把。

第十集:

  雪父母向朗表示要朗付三百万才肯接受庭外和解,朗苦恼。澄鼓励朗探望雪,朗看到雪的情况及其父母后,终下决定。琪无意中向荣、英透露了朗要独自承担赔偿,荣虽曾愤称不会插手朗的事情,但最后仍与家人一起筹钱帮助朗。「大众」的员工欲向姿取回投资所得的回报,姿诸多推搪。姿正苦恼间,闻坤欲觅配偶后心生一计。

第十一集:

  澄遭鱼炮所轰,幸被渔家妹叔、妹婶所救。澄隐瞒耳鸣的情况,陪朗探望雪。升知澄为朗而遭震伤一边耳膜,明白她对朗的心意。朗为筹集雪的医疗费用而苦恼,却又拒绝父母的好意帮忙。姿向老板、街坊借粮借钱后不知所终,众竟迁怒升。升赶往找姿,发现她有定期存款却仍四处骗财,不禁在聪面前指摘她。

第十二集:

  澄、朗翌晨醒来,尴尬下船回家。澄回家后被根、洁质问彻夜未归的原因,二人得悉她原来跟朗在一起时,即大感兴趣。升不屑姿在兜售按摩机时卖弄风情,带聪前来揭穿她。姿恼升所为,好却劝她珍惜升。澄跟英学做菜,升取笑澄;英感澄、朗没有发展的可能,澄感不是味儿。

第十三集:

  朗感澄为自己付出太多,升提醒朗不要将情义与道义混淆。朗闻琪经济出现问题,托朋友介绍工作给她。英跟姿分享家事心得,令姿对她更加佩服。朗带澄治疗耳疾,澄知道朗请假陪她后,不安。琪上购物成癖,欠债累累,幸接到新工作;琪与好友Mia庆祝。朗、澄相约上山看赤柱晨曦,惜终未能欣赏美景。

第十四集:

  澄在朗陪同下接受针灸治疗后,耳疾终痊愈。根见朗、澄过从甚密,恐朗利用澄来填补空虚,冷言令朗知难以退。明于练习赛中因轻敌而落败,遭教练责备,颓然回家。姿设局引诱升,被升识破奚落,姿老羞成怒。英无意中听到明与朋友通话,决送他按摩膏代替零用钱,鼓励他努力练习。

第十五集:

  英横死,范家一片愁云惨雾,朗、升为免荣伤心,刻意营造轻松气氛,惟明仍难掩伤痛。荣见众街坊怀念英的好处,既安慰又伤感。朗以工作麻醉自己,全力筹备大型海外活动。荣误会明沉迷计算机游戏,怒斥明一顿后,突改变态度,给他零用钱并好言开导。明向澄倾诉不欲回家的原因。

第十六集:

  朗认为荣怀念英没有甚么不对,升惟有指自己过虑。姿为替聪转到名校就读,求升冒认聪父,升拒绝,姿找威帮忙却被识穿,聪自尊心受损,出走。姿、升四出寻聪,幸有惊无险,升教训姿两母子一顿。澄、琪在街上遇露体狂徒,二人惊魂甫定后一起对付他;经此一役,二人成为好友。

第十七集:

  澄向朗表示他对琪的心意与行为表里不一,决回复二人的朋友关系,朗失落。琪得悉澄病倒,带同食物前来探望澄。琪表示欲与朗重拾旧欢,还叫澄支持她,澄难受。朗发现明没有练习风帆,怒掴他,荣为兄弟反目而伤心。朗终察觉荣问题严重,欲劝父看精神科医生;荣发怒,升令荣冷静下来。

第十八集:

  朗在东京的演出成功,琪力邀澄出席庆功,又当众宣布朗、澄为其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并吻向朗。根发现澄偷泣,洁遂往关心澄。根责备朗用情不专,令荣对朗的误会更深。荣决定为英建玻璃屋,并接受升劝导往看精神科医生,朗感慨升比自己更像荣的儿子。升得荣资助,荣升老板;姿来道贺却被升冷待。

第十九集:

  朗得悉Christy的恶行后,不惜开罪她来替琪出一口气。升搬离范家,并指荣只是以英之保险金相赠,并非投资在他的酒楼,荣大受刺激。众不齿升所为,决抵制他。明取药膏给朗疗伤时,发现英生前对自己的心意,难过痛哭。明痛定思痛决重新练习风帆。荣发现两子藏起英为自己所换购的毛衣,大发脾气。

第二十集:

  琪惊见朗、澄相拥,误会澄横刀夺爱。Mia 以为琪自寻短见,大惊。朗向根保证会真心对澄;根释怀,澄却有隐忧。升惊悉姿、聪已搬家。琪企图令朗回心转意不果,竟求澄放弃朗。众庆祝玻璃屋建成,荣为兑现了对英的承诺而高兴。朗于此时宣布喜讯,不料荣突然发病,自责害死了英,众担心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