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西元一九九三年,大陆西安一处发掘古物的墓穴中,记载当年寻不死药的古画出土。特技演员烈风(方中信饰)与朋友同赴西安旅游,却意外地於古墓中重逢二十年前的救命恩人步荆红(王菲饰演),惊觉其容颜青春美丽一如往昔,从此念念不忘…… 荆红乃入墓盗画者,画中清晰可见秦舞姬胭脂容貌,而荆红与画中胭脂,竟是分毫不差,一模一样。

  原来步荆红即是当真寻获了长生不死药,由秦朝活到现代青春不老的胭脂;孤独千年,一心只为寻找藏著能使自己变回普通常人的秘密------不死鸟传说古画。不料竟遇到对荆红飘逸神秘感吸引的烈风,炽情烈爱仅管已渐将冰封的心融化,荆红仍强自压抑,不愿再接受任何感情。

  另一位不死人已化名为盛世秦的秦将军嬴战(单立文饰),其於秦朝时对荆红早有垂涎之心,二千多年来历经无数女子,却因体质异变未能与普通人生儿育女,更加强了世秦不惜任何手段都要得到荆红的决心,但荆红对其残暴不仁的个性厌恶非常,多番躲避。最後终於无可避免地让世秦遇到苦恋中的烈风与荆红,除一心拆散两人之余,更要破坏荆红变回普通人计画。一段段纠缠不清的多角恋情,一幕幕惊心动魄的生死决战,掀起汹涌澎湃的孽爱波涛……

分集剧情:
第一集

  烈风六岁时失足堕崖,濒临死亡边缘,为一飘逸如仙似的白衣女子飞扑相救,慌乱间扯裂了女子肩头的衣裳,清晰地见到一嫣红印记,却遗憾未能目睹该女子真容。他经此奇遇后,激励了凡事无不可能的斗志。成年后,选择了专向高难度挑战的特技人作为职业。而每当作危险动作,生死悬于一线,此女子的影像就会清晰如昨地闪现他眼前。

  烈风与克洋情如手足,齐邂逅聪慧可人的贺千惠,都有爱慕之时,各出奇谋追求她,却未伤及感情。烈风在梦中见到「仙女」面容,告知千惠当年真事。千惠认为他沉迷武侠小说所引致的幻觉。风、洋计划到夏威夷度假。烈风突获悉陕西有千年古墓出土,勾起异样感觉,竟抛下克洋,跟随千惠到大陆采访。克洋以为他重色轻友,大表不满。

  千惠其实心许于烈风,在途中与烈风发生关系,但烈风脑海中不时浮现出「仙女」的形态。翌晨,烈风被奇幻歌声惊醒,披衣外出,茫然失了方向,不慎跌落了正发掘古物出土的墓穴,见其中终有寻找不死药的古墓,有美女模样,惊艳之际,忽见如画中美女一般相貌的荆红出现,抢走古画。烈风其后被塌下横梁击晕,醒后被公安控告他盗走国宝,险惹杀身之祸,幸克洋、千惠合力救他,幸免于罪。

第二集

  荆红生于秦朝,十六岁时被征入宫为舞姬,后奉秦始皇之命随军出发往寻长生不死药,机缘下成就了其青春不死之身,开始其茫茫,无尽头的时光岁月。她目赌身边至亲终敌不过生老病死,令她不断面对周而复始的孤独和痛苦,开始厌恶长生不死,千方百计欲寻解脱之法。荆红于唐朝时重识当年随军出发的画画师屈池,惊见他已回复成普通人,安享晚年。他终于向荆红揭示解脱秘密藏于一古画「不死鸟传说」,可惜古画失落,荆红惟一路辗转追寻。

  荆红收养一孤女宝蝶,待如亲母,但到现在宝蝶容貌已比她成熟,彼此已成知己。风、惠回港后,感情突飞猛进。烈风带千惠回家见祖母那拉氏,知她乃满清皇朝最后一个公主,日常起居仍依照满人习惯,令她啼笑皆非。千惠爱上烈风,即触发如火一般的激情,倾心忘我全情投入,克洋睹状,只好把对千惠的深情埋于心里。烈风在郊外遇见荆红,见她故意逃避,穷追不舍。荆红忙乱中遗下一串银铃,登广告引她再出现。荆红无奈赴烈风约,欲施法夺回银铃,双方争夺下,终于烈风相信荆红是当年救他一命的白衣仙女。

第三集

  烈风为一讲述秦代长生不死故事的电影作特技人,并参予演员的造型设计,刚巧荆红路过,凭覑她熟知古代史实,轻而担任电影的美术指导。宝蝶知烈风知道荆红的秘密,恐有碍她查出古画下落,欲先下手为强斩草除根,荆红见烈风并非作歹之徒,劝止宝蝶。宝蝶欲千方百计为荆红夺回银铃,不果。烈风见荆红为银铃之事忐忑不安,送回给她,荆红感激。风、红在片场经常见面,烈风对荆红的飘逸神秘感觉莫大的吸引力。克洋被派协助一中国公安调查古墓画失窃之事,遂向烈风索取口供。烈风虽知是荆红所为,却未将她供出。千惠知荆红身份特别,欲采访她,被她所拒。千惠对荆红生敌意。烈风找机会知会荆红,有公安手持并图通缉她,但荆红毫不领情。荆红重遇三十年前相识的魔术师司徒方,要求他设假局令人相信古画已被焚毁。烈风追查线索,识穿司徒方魔法。

第四集

  风、红工作完毕,烈风送荆红回家,途中荆红突药力发作,渐失常性。烈风混乱中见到荆红肩上嫣红印记。荆红虽知烈风对自己情深,但时刻警惕自己,若不能变回普通人,不要去爱人与被爱,故在烈风面前摆出一副冷漠神情。

  荆红忽然感觉一种强烈的不安。原来当日成就了长生不死的除了荆红外,还有现今化名为盛世秦的秦将军嬴战。嬴战于秦代时,已对荆红有垂涎之心,二千年来始终未能对荆红忘情,加上他体质变异,未能与普通女子生儿育女,除非同是长生不死之人才能有后,遂不惜任何手段追寻荆红得到手,实现他成就千秋霸业的野心。荆红探查得富商贺俊夫有一古画「长生不死」,希望一睹其中奥妙,设法投其所好亲近他。俊夫业荆红一见倾心。千惠带烈风见俊夫,发现夫、红在一起,令烈风产生莫名不安。

第五集

  世秦发现荆红隐姓埋名藏于香港,四出侦查其下落,一次驾车追擪时,混乱中被烈风从无意中破坏,大感气结。烈艳一向骄纵任性,言行举止惹火豪放,常引来狂蜂浪蝶,一次在的士高引起桃色纠纷,幸克洋在场以警员身份镇压。烈艳于拍摄一辑化妆品广告认识了世秦,被其风流倜傥性格深深吸引,终敌不过其醉人魔力,迅速发展超友谊关系,但为覑自尊,故意在他面前卖弄架子。荆红藉词进入俊夫的保险库一睹古画,却意外地与烈风被困其中。烈风乘机试探荆红秘密,不果,迷朦中被荆红带出保险库。

第六集

  荆红避无可避,终被世秦找覑,但扮作视他如陌路人,却被其带点邪气的魔力影响,浑身不自然。世秦施计引荆红出现,逼她表露真正身份,幸荆红机警瞒过,世秦深感不忿。俊夫开办一展览会,展示其名贵古画。荆红计划冒险冲破重重保安设施,偷走古画。烈风看穿其心意,劝她收手,不果。荆红依计行事,堕进警方所布陷阱,被克洋捉覑,幸烈风及时出现,击晕克洋后助荆红逃走。荆红混乱中跌失古画,被克洋醒后找到,向俊夫交差。烈风追问荆红盗画目的,荆红承认急须古画。烈风顿感怜悯,助她偷走古画,让她探查秘密。克洋知烈风与偷画之事有关,忙加追问,烈风三缄其口。另一方面,俊夫虽怀疑烈风,但知千惠深爱烈风,亦不必追究。

第七集

  烈风因瞒骗千惠偷画之事而内疚,几欲表白。千惠信任他有其道理,亦不加追问。荆红得到「长生不死」后,与手上另外三幅合并,对于「不死鸟传说」的整体尚欠一幅,令她心急如焚。世秦查得荆红在片场工作,往找她,不果,一怒之下放火,刚巧烈风至,认出世秦,却被他逃走。烈艳自与世秦一夕缠绵后,对他神魂颠倒不能自拔,主动再向他投怀送抱,但世秦说出她并非自己所爱的对象,对她百般凌辱,令烈艳初尝失意痛苦的滋味。烈风屡撞破世秦好事,还知道他正玩弄烈艳,对他恨之刺骨,却无法对付他。烈艳明知世秦对自己无真心,但为求取悦他,在肩上纹上一段红印记,竟勾起世秦段段记忆,精神错乱,向她蹂躏一顿,令她身体严重创伤,昏迷在院。俊夫嫌弃烈风无出色,反对千惠与他发展下去,怎料烈风感与千惠恋爱成熟,率先向俊夫提亲,令俊夫哭笑不得。

第八集

  烈风怀疑烈艳受伤与世秦有关,可惜苦无证据,对他恕恨更深。司徒方病重垂危,命不久矣,要求见荆红最后一面,荆红又再承受死别之痛。烈风没法开解,仍未能改变荆红的感受。烈风本答应陪千惠往内地公干,却因他心情烦乱。千惠亦愿放弃升职机会,留港陪伴覑他。荆红受重重打击,欲离此伤心地,但宝蝶坚持在此地寻找出最后一幅古画,劝她留下。另一方面,烈风的感情已渐将荆红冰封的心融化,可惜她仍强自抑爱,时刻警惕自己若不能变回普通人,永不要去爱人与被爱,内心矛盾。

第九集

  千惠生日前夕,烈风未能抽身陪她,激发她怀疑风、红暗中发展感情,向克洋诉苦。俊夫为千惠搞一生日派对,欲当众宣布惠、风订婚,怎料临急烈风向千惠坦言已爱上荆红,拒绝婚事。千惠伤心之余,决成全二人,只身离港。

  另一方面,荆红为逃情而离港,往机场途中获悉烈风找她受伤昏迷,立赶往医院。当烈风清醒后,她无勇气与他见面。烈风千方百计迫荆红现身,质问其身世,荆红终坦然表白身世,烈风对其一往情深未有动摇。

第十集

  烈艳昏醒后,精神因受双重刺激而未能平复,烈风追问她受害真相,指出世秦所为。烈风联合克洋,欲逮捕世秦,控以「严重伤害他人身体」之罪,可惜苦无证据,让世秦保释。世秦心生不忿,到医院恐吓烈艳。当克洋再向烈艳索取线索时,她犹有余悸,不敢将内情透露。烈艳不堪再受刺激,欲自杀了断,幸然烈风及时制止,见烈艳已至精神错乱,痛心不已。荆红避无可避,结果被迫与世秦相认。世秦欲以柔情蜜意打动荆红,表示二人才是命中注定天生一对,但荆红对他全无爱意,宁千年孤独,将世秦断然拒绝。

第十一集

  荆红被世秦缠覑,两天未回家。烈风担心不已,到处找寻她。烈风找到荆红,向她示爱。荆红硬覑心肠拒爱,但烈风仍不放弃,似火浓情不断地向荆红冲击,最后打动了她。荆红卒选择了可相守数十年的烈风,也不选择同是不死人,可世世代代相伴的世秦,但最后不忘夫寻「不死鸟传说」秘密,与烈风做对平凡的配偶。克洋以友烈风忘情弃爱,大表不满。俊夫恳求烈风追回千惠。烈风找到千惠,见她不堪打击而自我摧残,大为痛心,努力劝解。千惠接受他劝告,收拾心情重新振作。

第十二集

  世秦怀疑荆红的拒爱,全因烈风对她的纠缠,于是他多番挑战,烈风天生性格不服输,誓与世秦斗到底。另一方面,世秦为搏荆红好感,在她面前扮作改邪归正。烈风看穿其诡计,更加鄙视。千惠回港后,仍未能对烈风忘情,卒宁委曲求全痴心地等待他。俊夫睹状,大表痛心。克洋目睹千惠惨况,难过非常,遂更加默默守候其身旁,悉心照料她,希望尽量使她回复昔日的活泼潇洒。世秦不断向荆红苦苦痴缠,向她灌输与荆红无法得到幸福,令荆红动摇,忍痛向烈风提出分手。烈风以为她玩弄感情,与她闹翻。

第十三集

  烈风情场失意,精神沮丧。千惠睹状,主动提出关心,令二人介蒂顿销。千惠见烈风肯主动与她见面,以为有机再燃点爱火,顿精神大振。克洋知她对烈风仍存幻想,担心她再受打击,会一蹶不振。烈风察觉千惠心情,恐防她误会,故意逃避与她见面。千惠再受打击,精神失常,被送入医。克洋往探千惠,欲安慰她,反再刺激她。千惠情绪激动,在病床上割脉自杀,幸克洋及时制阻。烈风获悉千惠之事,内疚非常,但恐见面时再刺激她,不敢探她。

第十四集

  烈风因千惠之事情绪低落,借酒销愁。荆红睹状,提出劝告,二人关系缓和。世秦恐破坏风、红不成,故意在烈风面前与荆红亲热。荆红虽作避忌,但烈风冷眼旁观,不是味儿。烈风拍戏再试危险动作,满以为「白衣仙女」必会护助,可惜终告受伤。荆红获悉,大为紧张,始自知已深爱烈风,决与他一起。烈风约会荆红,临时接到千惠电话,声言要见他最后一面。烈风赶至医院,见她将呕心沥血的小说作品焚烧,并表示以后不会再烦他。烈风恐她做出傻事,陪覑她。世秦见风、荆一起,故意带荆红走,讹称二人再续前缘。荆红信以为真,拒绝与烈风见面。

第十五集

  千惠不想烈风再受感情痛苦,往向荆红解释她与烈风此情不再,且更要克洋与她结婚,以图令荆红放心去爱烈风,克洋乐意与千惠结婚。红、风经历重重波折后,回想最快乐便是与他一起的时候,决不再计较时间长短的问题,尽情去爱烈风。红、风相恋,令世秦妒心如狂,选怒于烈艳,施法术支配她的言行,以向烈风报复。世秦控制烈艳的思想与身体,以刺激烈风。烈风不服气,决向他报复。荆红告知烈风世秦柔秦朝大将军,与她一样是个不死人,根本无法与他比拼,劝他放手。烈风不甘心,决与他斗争到底。荆红请求世秦放过烈风,世秦以婚事相迫,荆红不肯就范。

第十六集

  风、秦相约决斗,荆红恐世秦会伤害烈风,答应婚事,但要五十年后才与他结婚。世秦果守信用,放过烈艳,令她康复回家。烈风惊讶她无恙归来,且似对被欺凌之事忘得一乾二净。荆红以为摆脱世秦,可与烈风安享有限的欢乐日子,但世秦不时仍向她骚扰,令她大受精神压力。荆红指责世秦反口,大吵一轮。世秦老羞成怒,声言会令烈风无好日子过。荆红受刺激,竟晕倒。烈风激愤,决依宝蝶之计,以高压电棒对付世秦,以图令他烟消云散。

第十七集

  风、蝶合力对付世秦,混乱中世秦受伤流血,毒血流入荆红的伤口,令她丧失理智,宝蝶被连累死去,而世秦亦被困海底,无法遗害人间。荆红毒性入侵,料下次月圆之时会狂性大发,伤及身边至爱,决不辞而别。千惠与克洋结婚后,发觉付出比克洋少得多,大感内疚,但克洋却不介意。烈风获悉俊夫由瑞士购入一幅唐朝古画,竟为「不死鸟传说」的第五幅,恳求他出让。俊夫余怒未消,不肯出让。俊夫为求驻颜之术,接受一医生注射激素,怎料产生副作用,令他颜容迅速转衰老,大为担心。俊夫四出找寻回复青春之法,同时获悉荆红为不死人,知其体内细胞必异于常人,设法找其皮肤样本化验。

第十八集

  俊夫引荆红至一化验室,禁锢她,迫她说出长生不老之法,怎料荆红狂性大发,她不想伤及无辜,欲逃走,却被俊夫捉回。世秦月圆之夜静极思动,在海底挣扎成功,返回地面寻找荆红,见俊夫时,狂性大发将他害死,然后被荆红带走。洋、风找到俊夫尸体时,已发现荆红失擪,克洋怀疑荆红失常害死俊夫,四出找寻她。世秦得知荆红却寻古画,绝不让她有机会变回普通人,而绝了自己的希望,于是欲恶意破坏,与烈风搏斗一轮。

第十九集

  风、秦搏斗一轮,终被烈风找到古画,交予荆红,荆红喜出望外。世秦心深不忿,几番向风、红破坏,不果。荆红参透「不死鸟传说」,欲得到解药之途,风、洋努力帮她研究。正当风、红对前途充满希望,烈风被证实患上血癌,晴天霹雳,却不敢向红、洋说出。烈风怀绝望的心情,陪荆红到新疆一带寻解药的路径,意图改变这必然悲剧的命运。世秦心有不甘亦追擪而去,决意将二千多年的纠缠一朝了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