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一九三零年广州,赌业蓬勃,当地土豪洪彪、洪豹父子野心并吞全市赌场,幸得「南眼神」罗四海(谢贤)镇压捣乱,洪父子怀恨在心。谭小棠(汪明荃)是当地著名花旦,弟谭升(任达华)出千被四海所擒,小棠为救弟与四海谈判,期后更发展了一段感人的爱情故事。洪彪陷害四海不遂,聘北方千王卓一夫(杨群)与四海斗法,两人打成平手。洪彪唯有另立阴谋,改以收买南北千王于旗下。在一次鸦片买卖中,南北千王被洪彪利用,幸得小棠相救。惜两人最终逃不过洪彪的种种阴谋,四海被害致双目失明,一夫则被挑断手筋。为报血海深仇,两人决集千术之精华授予谭升……

分集剧情:
第一集

  艳棠红剧团的小武谭升与师弟花天娇,到赌场尝试千术,失手为「南神眼」之称的罗四海所擒,升之姐是剧团的著名花旦谭小棠,她为救弟,约四海出而谈判,他们便因此结为至交。经此一役,谭升十分仰慕罗四海的身手,欲放弃戏剧,跟罗四海学习千术。小棠见他无心学戏,死怕误入歧途,请求罗四海引他上正路。罗四海初时并无意思,后见谭升甚有耐性及为人机灵,遂答允他跟随。

第二集

  当时,广州赌业发展蓬勃,当地的土豪恶霸洪彪、洪豹父子野心勃勃,欲并呑广州所有的赌场,他们第一步向骆宾开刀,不消三日骆宾赌场被洪的爪牙搅到天翻地覆,幸罗四海出面,镇压住流氓的捣乱;洪彪父子对此怀恨在心。

第三集

  谭升在雪撬场,偶然与洪盈盈认识,两人均留下深刻印象,她无意在家里透露与升约会,被大哥洪豹觑机向升下毒手,盈盈懊悔万分。洪彪父子几次陷害罗四海不遂,始感觉到不是他的对手。于是北上重金礼聘北千王-卓一夫南下,望能一挫罗四海。

第四集

  由洪豹情妇曼儿担戏的剧团卖座不理想,曼儿埋怨戏院地点不佳,使出谄媚手段,要洪豹想办法与艳棠红剧团对调地方。豹遣人往恐吓,但给小棠等人轰走。老羞成怒之下,豹把艳棠红男角阮玉郎毒哑,使他不能上台演出。小棠心事重重往探升病,被四海看出心事,暗中派人查探,及时粉碎了流氓火烧艳棠红剧团的阴谋,洪豹再次遭受赔了夫人又折兵的失败。小棠感激无限。自从小棠认识罗四海后,他们两人间的感情有所进展,但罗似有难言之隐,不敢接受小棠的爱,令小棠尴尬不已。为阮玉郎被毒哑事,四海亲自与洪家父子讲数,要求赔偿艳棠红剧团及阮玉郎的一切损失,在声势汹汹之下,老奸巨猾的洪彪一一俯首答应,洪豹看不过眼,数说父亲的软弱,彪解释是缓兵之计。卓一夫终于接受洪彪的聘请,到广东对付罗四海,养女卓莉欢欣雀跃,佣妇韩妈提醒小莉,不要忘记报杀父之仇。

第五集

  洪彪父子在酒家设宴招待卓一夫,刚好与罗四海和小棠相遇。洪彪态度傲慢,邀四海三日后到此与卓一夫较量高下,四海欣然应约。小棠忧心非常,恐怕四海与一凡所赌博的并不是钱那末简单,而是性命!她央求四海千万不要赴会,但四海则认为此乃千载难逢的机会,他一定要去见识一下。小棠负气而走。谭升透露姐姐对四海的关心,情同夫妻一般。四海默言不语,他想起了失散十多年的旧恋人。小棠心神恍惚,失足跌下舞台,受了重伤,四海衣不解带的在床前看护,直到小棠苏醒,他才返家休息,但距约会时间只剩一天了。四海信步踱到海滩,想藉海风平息那紧张的心情,保镳杨坚一直尾随着,他鼓励四海冷静应付一切,并表示:他将誓死保护四海。四海感激有他这个生死之交。罗四海与卓一凡经过一番龙争虎斗,终打成平手,他潇洒的向众人告辞,但发觉去路均被洪手下围截,进退维谷,情况非常危殆。

第六集 (电视剧情大全 http://www.tvpad.cn/)

  在千钧一发之际,杨坚机智的用枪挟持洪豹,一直护送罗四海安全冲出重围。分析此次失策原因,实是阿满从中做鬼头仔所致,司机亚九痛恨弟弟的卑鄙行为,含泪亲自了结了阿满一命。洪彪暗算罗四海的计划失败后,赌业总监霍万亭建议他改用收买手法,以优厚的条件,来收购南北千王在他旗下。最初,四海与一夫却没意思加盟,但因种种因素,令他们同时答应下来。原因是四海在洪家的和头酒中,发觉彪的三姨太酷似失散十八年的恋人容惠清。为证实此事,四海便决定委身洪家,借机会调查真相。卓莉的生父被一夫用家法处死,自幼含恨在心,时常都想报父仇,奈何上海是一夫的地盘,难以下手,今次随养父南下到广州,是复仇最好良机,因此诸般借故留在广州。一夫爱女心切,毅然答应莉的要求,于是也留在洪家做事。当然,一夫自然不会知道莉对他的阴谋。

第七集

  罗四海向小棠坦言说出留在洪家的原因,小棠心里如打翻了的五味架,立刻夺门而出。谭升见状追出,大感莫名其妙。小棠避而不见四海,匿居在旅店里,谭升深知姐姐的脾气,直往客店找她。升见姐烦恼,不禁感叹,造物主真会作弄人,他们本是洪氏死对头,为何他却偏偏要爱上盈盈及师父四海又会与洪彪作事呢?这都是不可思议的。小棠幽幽问他对容惠清的印象,升不知就里,直说她是个温文尔雅的女性。小棠为了认实四海与容惠清的关系,有意安排他们一起观看她主演的首本戏,见四海对惠清一往情深,心如刀割。四海尝以说话试探惠清,但清处处回避,绝口不提往事。洪彪有批鸦片自香港转回广州,不料,途中却被香港黑帮徐老健起尾注,为争口气及把货物夺回,洪彪派卓一凡与罗四海往香港,连手对付徐老健。卓莉施用手段向升打听来港目的,老实的升不堪对方相激,坦白道出来由。

第八集

  当到港后,卓一凡以上海大享李福豪身份出现,而罗四海则是他的随从。他们在赌场、舞厅、跑马场等地方一掷千金,使徐老健另眼相看。在一次事件中,一凡施用苦肉计,对四海拳打脚踢,把他不像人看待,徐老健忍不住上前劝架,从而四海得以进一步接近徐。四海装作可怜状,欲转投徐旗下,献良策对付一凡,并可多榨取他的金钱,徐意动,不觉陷入四海的圈套里。谭升往接近香港渡假的盈盈出外游玩,惠清看着他们的背影,脑海中泛起了她与四海年青时的情意绵绵,不觉流下泪来。四海突然造访,要求惠清延续他们的爱情及追问盈盈是否他的女儿,惠清手足无措,她强作镇定否认是容惠清,更以死要挟四海离开。四海见她如此绝情,痛苦的离去,临走时,他放下了一条绣有「早归」的手帕。惠清缓缓拿起手帕,无限伤感的目送着四海的背影。卓莉吵嚷要升陪她到夜总会跳舞,升不胜烦扰,冲口说他明早要出海接货。

第九集

  罗四海与卓一夫以脱将手法,骗回所失去的鸦片,过程十分顺利,正想凯旋回归之际,卓莉向徐老健通风报讯,徐即布下天罗地网,迅速把四海和一夫逮捕,而且还将容惠清和盈盈一并捉去,藉以勒索洪彪付出七十万元赎金。升亡命逃脱,奔返居处,卓莉见他安然无事,大吃一惊,即装出受惊的样子,要求升的保护,升不虞有诈,极力安慰她。洪彪得回全部的鸦片,心头放下大石,认为罗四海等人性命已不足惜,父子两人轻松往上海办事,置徐老健的打单电报于不顾。小棠接到升求救电报,心急如焚,即赶去找洪彪,但不果,迫得采用缓兵之计,冒彪之名覆电给徐,谓赎款即到,以拖延徐下毒手。小棠只身到港,与升商议营救大计,卓莉伪装病倒床上,暗里则监视小棠姐弟的行动。

第十集

  小棠用美人计诱骗徐老健,觑机下手杀死他,正当事情进行时,卓莉又来电话告密,徐即摆出阴险面孔,持枪指吓小棠,欲对她不利,幸升及时赶至,姐弟两人合力制服徐老健,挟持他往地牢救人。徐的手下眼白白的看着罗四海等人离去,却又莫奈他何,而卓莉恨得咬牙切齿。罗四海当机立断直接雇船上广州,机智的避过了徐老健的阻截。四海满怀歉意的请求小棠原谅,惠清终于承认了他们过去的关系,盈盈的确是他的女儿,为了他们,他是不惜任何代价的……小棠强忍着泪,祝贺四海一家子团聚,她只叹息命运多舛。惠清内心矛盾,后悔与四海相认,恐怕洪彪会对他不利;对四海负了小棠更觉不安。劝四海忘记她和盈盈,与小棠建立幸福生活。四海痛苦无言。卓莉一直暗里偷听各人的说话,一夫叫她不要多管闲事,莉否认,一夫笑骂女儿是骗不过老子。莉语带相关的回答:也许,有一天她能骗倒一夫。

第十一集

  因一些小误会,四海不谅解小棠,小棠愤然往佛山演戏,而升则不满四海对姐的寡情薄义,两人引起争论,四海怀疑卓莉是其中的内奸,但升认为莉未经世面,不会如此狠毒,二人不欢而散。卓莉向洪豹献媚,亲热的在夜总会共舞,有意的把四海与惠清的事绘影绘声一番。洪彪得知此段不寻常关系,怒不可遏,对惠清毒打。惠清失足跌下栏杆,遂酿成半身不遂。四海悲痛莫名,誓死要救出惠清,当他潜入惠清的房间时,中了洪豹的埋伏,四海奋力反击,意外的斩去豹的手指,但洪的手下越来越多,眼看不敌,杨坚突然出现,协助四海撤退。彪下不了被剃眼眉之气,利诱一夫出面对付四海,但遭一夫拒绝,因为四海是他的好朋友。他声言将返上海,置身事外,洪父子对一夫的强硬态度,束手无策。卓莉献计,布局被绑架,诬蔑四海为幕后主谋人,一凡爱女心切,冲动地与四海下了决战书,洪等人见计得逞,大喜。

第十二集

  卓一夫认为对付罗四海,首先要翦除其羽翼,也即是说利用杨坚爱好擦鞋的缺点,攻其不备。杨坚不幸中计,被杀身亡。四海惊愕一夫出此毒计,认为其中定有内情。升到佛山与姐会面,小棠劝他返回四海身边,此际四海很可能需要他的帮忙,人是不能感情用事的。洪彪隆重地为杨坚发丧,意欲逼使四海出面。四海明知此是陷阱,但有必要火中取栗,在险中求胜。杨坚大殓之日,洪家手下紧张策划一切,务置四海于死地。紧张时刻到了,外国使节陪同四海出现,洪手下目定口呆,迟疑不敢动手;霍万亭突然到席,暗中警告他们不可乱来,免致发生国际纠纷,洪彪父子只有恨恨的目送四海施施然离去。一夫冷静分析四海并不是普通人;一计不成,会再有别计。现急要知道的是他的藏身之地。豹准备派人捉拿谭升,但莉认为不必如此,况且硬来,升也是不肯就范的。果然,升抵受不住莉的诱惑,轻率的透露了四海的住处。

第十三集

  当升醒悟中了莉计,急赶往现场,但已来迟一步,四海惨被豹挖去双目。升发难救出四海,经医生一番抢救,四海的眼睛终告失明,而四海的手下,也在一夜之间,遭洪氏父子消灭,幸九只身逃出生天。升哀痛万分,不断向四海忏悔,诉说遭莉出卖。他冲动的出门要找洪豹拼命,九向之晓以利害,好汉不吃眼前亏,他们应尽快离开此地,避过洪的追杀。而四海执意的要救出惠清母女,才允一起同行。升、九扶着四海潜入洪家后花园,但因无法分身照顾两名残废人,行动维艰,惠清为免拖累四海等人,毅然自杀身亡。四海悲恸欲绝,抚尸大哭,升见势不对,击晕四海,拉着盈盈匆匆离去。四海等人正讨论逃亡大计,小棠刚从佛山回来,目睹四海的颓丧,恍如隔世之感,她激动的拉着四海的手,声声说永远都不会离开他。四海心灰意冷的谓不愿连累他们姐弟,惠清已死,他将与盈盈相依为命。小棠回复刚强本色,即安排四海等人暂匿居农场,以图他策。

第十四集

  小棠与九出外购物,洪豹跟踪至农场,到处搜索罗四海不获,竟兽性大发,把盈盈强奸;复把她带走。匿在地牢内的四海与升无力加以援手,心如刀割,痛楚万分。盈盈精神大受刺激,整日痴痴呆呆的吵嚷着自杀,洪家人不耐其烦扰,于是把她送去尼姑庵避世。小棠姐弟掺扶着四海,星夜逃亡,当来到一荒屋歇息时,遇一哑童送来干草,升以为遇到贵人,大喜。哑童报讯洪手下,众至,并放火烧屋,却不见四海踪影,原来小棠早看出哑童诡计,领着四海与升躲在高树上,才避过了一场厄难。后来,他们历尽艰辛,终于到达香港。卓一夫挫败了四海后,准备收拾行装返回上海,卓莉有意做成与豹有了关系、不得不结婚的事实,使一夫答允她下嫁豹。当婚礼举行之日,一夫喝下了莉的毒酒,莉始露出狰狞面目,大肆将他凌辱,更宣称她要为父亲报仇,命人把一夫的手筋挑断,令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雷电之夜,卓一夫爬着离开了洪家。

第十五集

  卓一夫满怀希望返回上海,以为在老巢里可得到喘息机会,但不料,他在上海的地盘尽失,全避洪氏所吞占了。在走投无路之下,再次南下往澳门,投靠旧友。四海等人投宿在一小客店里,九与升在码头当搬运工人;小棠则到各戏班求职,但因为班主碍于徐老健的势力,不敢聘用小棠。小棠垂头丧气返回客店,遭店东追交欠租,小棠求情宽限数天,店东言语尖刻,说她可凭姿色出卖色相,四海愤怒无比,冲出门追打店东,小棠力加劝止,才不至酿成恶斗,唯四海的内心创伤更形严重。四海感怀身世,欲悬梁自杀,幸升抢救及时,小棠对四海的自暴自弃,大感伤心,认为他是个不肯面对现实的懦夫。升鼓励他支持下去,为与盈盈团聚和北上复仇,他必须要勇敢的生存下去。一夫来到澳门,访友不遇,又因双手残废,不能工作,沦落街头,以讨乞过活。

第十六集

  徐老健驾车在路上飞驰,险些撞倒横过马路的四海,仇人见面,份外眼明,徐老健狠狠把四海毒打一顿,并要挟他不得在香港久留,否则将对他们不利。在无可奈何之下,四海等人只好逃到澳门去。日子一天天的过去,小棠艰辛的勉维生计,瞒着升把母亲唯一的纪念品也拿去典当。四海感激小棠的照顾,但有感于自己的残废,处处躲避小棠的爱意,但小棠仍一往情深的表示:她愿意等待,那怕是付出一辈子的时间。卓一夫在澳门大三巴行乞,见四海策杖摸索着拾级而上,大吃一惊,欲上前扶他一把。就在此际,升前来找四海回家吃饭,见一夫向他点头招呼,升怒火中烧,不由分说举拳挥向一夫,直把他打倒在地,动弹不得,才扬长而去。四海怀疑一夫落魄的消息,决定亲自登门造访,以求证实,两雄相见,无限感慨,前嫌冰释。四海邀一夫返家共住,以便互相照顾,更准备集两人千术之精华传授谭升,俟机重返广州报仇。

第十七集

  小棠忍气吞声,屈就做曼儿的二帮角色,富家子贺川与仆人顺伯正在欣赏演出,川对小棠印象深刻,认为她的演技驾乎曼儿之上,极欲与她结识。剧团因小棠的加入,场场卖个满堂红,通道上摆满了戏迷捧场的花蓝,曼儿妒火中烧,在后台里大发脾气,颐指气使班主辞去小棠。升在四海与一夫的指导下,每日苦练技艺,见姐被欺侮,愤然要找曼儿晦气,四海斥责升的「忍」功仍未到家,如此小事而不能忍,那怎能做大事?实在他们对升的期望是很大的。升惭愧得抬不起头。此后,升更为发奋,进步神速。碍于顺伯的情面,班主陪尽了笑脸,央请小棠重返剧团。贺川满怀欢喜守候后台,情深地送束玫瑰花给小棠,并约之散场后,齐去宵夜,小棠傲然的拒绝了。但川对小棠的追求并不气馁,渐渐的小棠被川的诚恳态度感动,两人的来往也频密起来。川在学校里演出话剧,小棠前往捧场,与川的父母见面,小棠心里忐忑不安。

第十八集

  小棠落落大方的举止,深得贺榕的赞赏,他破例的请小棠回家吃饭,川见父亲默许他追求棠,喜出望外,而小棠对此极感矛盾,似有犯罪的感觉。当她回到家里,见到四海又在幽怨的拉着二胡,小棠忍不住伤心泪下,问四海是否还想念着惠清?四海黯然谓他心中只有仇恨,劝棠莫为他蹉跎了岁月。卓莉嫁入洪家后,深得洪彪父子的宠信,洪的姨太们对她恨之入骨。彪往上海公干,把事务交给老臣子牛叔和忠叔打理,豹不服,在莉面前诉苦,莉心生歪念,献计豹趁机谋朝篡位,而莉则用美色收买霍万亭,从而轻易得到霍在幕后的支持。彪从外返来,意想不到大权落在叛逆的儿媳手上,不堪刺激,中风倒地。豹见计得逞,暗喜,遂计谋逐步铲除彪的忠臣。彪病在床上,痛苦不能言语,莉有意向他灌以热粥,烫得彪大声惨叫,莉还不止此,不断用恶毒说话挑拨他,彪激愤无比,老泪纵横。最后,终自杀死去。

第十九集

  洪彪自杀身死的消息传到澳门,四海等人大为愕然,一夫认为莉能够迫死老奸巨猾的彪,肯定她的心计又更进一层,若升他日上广州复仇,非提高万二分警觉不可。川大胆向小棠求婚,小棠见避无可避,坦言她只对四海一人倾心,她与川的关系只限于朋友,请求川的原谅。升从曼儿冷言冷语中,知道小棠与贺川来往,误会姐贪慕虚荣,气冲冲往质问小棠。当小棠向他解释因由后,升始释然,并要求她多些时间陪伴四海。小棠与四海在散步,小棠怀着希望,试探他复仇后的打算,四海回答他将会孤独隐居一世。棠的情绪终于爆发了,她大声疾呼:她会达成四海的复仇愿望。小棠毅然答应下嫁贺川,但附带条件是贺家借给她二十万元,以作四海等人复仇的活动费。四海得知消息,恍如晴天霹雳,深感小棠对他的情深,他是不能失去小棠的,于是与升及九赶去容府。四海把支票交还小棠,说他宁愿不去复仇,而得回小棠,棠热泪盈眶,忘形地拥抱着四海。

第二十集

  在婚礼中,小棠突改变主意,贺川痛苦若狂,冲动的想把四海等人杀死,场面混乱不堪,贺榕鸣枪制止打斗,请南北两老千入书房详谈。当他得知事情的真相后,要求他们帮忙杀死徐老健,以作为释放他们的条件。四海与一夫因为本身残废,正犹豫着,升毛遂自荐,认为藉此可考验自己,一夫经过考虑,也觉得升已到及锋而试的阶段了。升与九到达香港,有意的暴露身份,前往戏班找方玉麟,透露要混个角色打发日子。徐老健的保镖鬼眼,及狼狈为奸的王探长,对升虎视耽耽,不时设下陷阱,诱他踏入,惟升今时不同往日,他比前更成熟,他机智的识破了对方的调虎离山计,从容的杀死了徐老健。升小试牛刀,大胜徐,凯旋回归澳门,大大的增强了返广州为南北千王报仇之信心。

第二十一集

  一夫教导升以千斗最高的心法 — 六亲不认。原来千门之人是不能存有感情的,若达此境界,就是一个成功的千王了。升突有所悟,在他坚决的脸上,一天比一天冷酷。小棠见他如此转变,心里不禁升起阵阵寒意。升等一行人到达广州,他以马来亚商会代表陈沙巴的身份,活跃于广州的上流社会里,豹见报上消息,大为恐惧,着人到处查探消息;卓莉明目张胆与霍万亭公开来往,视豹如无物,夫妻感情势同水火。豹心情烦闷往舞厅买醉,醉眼中恍惚见到四海与一夫的身影,豹以为自己神经紧张,匆匆返家休息,欲平静情绪,孰料四海来电把豹戏弄一番,豹精神终于崩溃,陷于歇斯底里的状态。众大惊,送他入院医治。升四处访寻盈盈的下落,终于在一庵堂找到她,但她的态度已变得极之消极,与以前的天真活泼判若两人。升心中虽然哀痛,但面上仍保持冷若冰霜。

第二十二集

  莉有意住在霍家,藉以诱杀洪豹。豹妒火冲天,持枪到霍家找晦气,要挟霍万亭交出卓莉,两人正理论间,莉领杀手出,无情的向豹扫射,豹实时倒毙当场。莉独霸洪家赌业的野心,终得偿所愿。四海与一夫的仇人已去其一,剩下的卓莉是他们今后要全心全意对付的。四海认为莉有霍支持,恐怕不易,唯升却满有信心,直叫师父放心,四海见升态度如此,顿然感觉与他已有重重隔膜。升出高价竞逐商会名誉会长之位,得手后,却拱手礼让给莉,莉莫名其妙。升更继而收买报纸编辑,刊载影射霍、卓的丑闻,做成舆论,令霍难以下台。四海与一夫大赞升的招数毒辣,孺子可教。升邀请小棠出面义唱筹款,当记者招待会进行期间,贺川突然蓬头垢面的出现,他罔顾众人的劝阻,直斥小棠的过去,指四海等人是拆白党,欺骗他的钱财;小棠尴尬得手足无措,最后贺川给人架走,莉把一切看在眼内,胸有成竹的暗自窃笑。

第二十三集

  贺川并不罢休,苦苦纠缠着小棠,并欲对她不利,为了自卫,升迫得向他施以毒手,并把他的尸体抛下河里。莉得到消息,即遗人报告警方,但已来迟一步,升等人闻风遁去,躲匿在花天娇的家里。花天娇见利忘义,竟出卖好友,升与一夫走避不及,给捉将官里。小棠目睹事情急剧恶化,六神无主,她不惜冒着被补的危险,私自向莉求情,却遭拒绝。四海分析日来的一切,感觉其中大有蹊跷,可能是一夫与升所布置的假局,但小棠则认为,升是她的亲弟,肯定他不会瞒骗姐姐的,除非他是个冷血的人,四海只有苦笑。升与一夫在狱中安排一切,做成种种事实,使霍万亭误会莉对他不利,两人终告反脸。在法庭判处升罪名的当日,贺川突然奇迹般的出现,证明升是无辜被人陷害,升与一夫因而无罪释放。经此一役,小棠越觉升不可理喻,她执着的迫问升,所有的假局是否他策划?升不得不承认,并保证只此一次,小棠至此才虚弱的嘘一口气。

第二十四集

  升的所为已尽被四海所知,他意味深长对升说,他的千术的确已经登堂入室,但不能做得太绝,若继续下去,他付出的代价将会很大。升傲然的回答:他会不惜一切。四海后悔导升走入千门,更后悔让升跟随一夫,因为一夫的仇恨心太重,已引升入了邪道,现时的升已进入不择手段的可怕阶段。小棠骇然。她试用亲情感动升,劝升就此收手,以后隐姓埋名过其恬淡的日子。升豪情的谓:他要取代莉的位置,没有人能阻止他的。升的疯狂行为日渐升级,他收买所有帮会的头目,背后又买凶把他们暗杀,从而嫁祸给莉,使帮会人加深对莉的深仇大恨。小棠忍受不住升的腥风血雨的生涯,黯然迁入尼姑庵避静。莉终于反扑,双方正面火并,九与花天娇不幸中弹丧生,双方损失惨重,升受伤,跌下海里失踪,四海与一夫落在莉手中,被囚禁在莉家的地窖里,莉声言找到谭升后,将释放他们。

第二十五集

  莉如常的亲自接送辉仔上学,升有意在校里纵火,在混乱中乘机掳走辉仔,要挟以辉仔交换一夫与四海的自由,莉谓辉仔是升的亲生骨肉,望手下留情,升讥笑莉,此是最劣的谎言。莉容颜憔悴,诚心的向神祷告,祈求赐辉仔平安无事,更透露辉仔千真万确是升的儿子。盈盈无意在旁偷听,大急,即通知棠赶快阻止升的行动。升把炸药绑在辉仔的身上,教他见到母亲,即扑入她的怀里,使他们母子同归于尽,棠远远见辉仔移动,大惊失色。以后的剧情发展迂回曲折,莉的下场将会怎样?四海与小棠是否有情人终成眷属?升有否觉悟前非,回头是岸?一切的答案均在「千王之王」的大结局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