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何亚春(李影)早年丧夫,带着五个未成年的儿女挣扎在贫困在线。十岁的长子家成为补家用放弃读书﹔长女家慧要交学校住宿费﹔尚在怀抱中的龙凤胎老四家俊急需三千元手朮费……亚春万般无奈挺而走险,到麻将馆出老千被发现,她匆匆将子女作了安排,到菲律宾被嫁祸涉嫌杀人入狱,为了子女她含冤受辱十八载,终提前释放,亚春满怀希望返回香港,踏上了寻找儿女的漫漫荒路。

  几经周折,亚春终了解到五个儿女的情况,家成(魏骏杰)已娶妻生子,并拥有一家餐厅,但却染上赌博的不良习惯﹔老五家美(简佩筠)由于缺乏家教,成了玩世不恭的不良少女,而在法庭上审判家美的主探官竟是家慧(郑秀文)﹔家慧不想认母,由于对家庭的不幸阴影至今未婚﹔家俊(曹永廉)被人收养,忌恨生母﹔最不幸的是老三家强(钟汉良),不慎坠楼,成了弱智儿。面对五个儿女,亚春心怀愧疚,认为自己没有尽到做母亲的责任,她决定将剩下的生命作为还报。还亲于子女,用爱心帮助儿女们走上健康的人生之旅。

  本剧情感真实,感人肺腑,提示了人类真情的可贵,讴歌了世间母爱的伟大。由李影、张国强、郑秀文联合主演。

分集剧情:
第一集

  春丈夫早逝,带着五子女成、慧、强、龙凤胎俊和美生活。因生活无着而俊急需三千元作为手术费,春逼于无奈,铤而走险,在麻雀馆出千。事败,春被巡场光发现,幸苏丝出现制止光施毒手。春在苏丝威迫利诱下,合作布下天仙局骗标,标因贪图春美色,不虞有诈,中计。春分得五千元。成为帮补家计,放弃读书,而慧则欲到学校寄宿,逃避现实,春不欲一家人分开,大怒。

第二集

  春终被标识穿诡计,在混乱中误伤标表哥胜,胜乃黑社会恶势力,春为恐连累五子女,唯有只身逃到菲律宾避难。当俊正在医院动手术,慧留在学校,成跟发叔卖鱼,而春好友琼则答应替春照顾强及美。春在菲律宾旅馆居住,不幸被嫁祸为谋杀旅馆东主的凶手,判入狱二十年。十八年后,狱中发生火警,春奋不顾身,救出一名初生婴儿。

第三集

  春因英勇救人,提早出狱。春高兴地回港寻找五子女,望可以一家团聚。春巧遇成正在街头赌钱出术,暗暗担心成之烂赌行为。成继承发叔之事业,经营一家饭店,成已婚,妻子娟及育有一个六岁儿子龙。不良少女美向春行骗,又借春过桥,假称春是其母亲,因生病,故藏有咳水,得警察释放。琼往找美,遇到,得知春乃美的母亲。春半信半疑。琼告春强在澳门工作。

第四集

  美对春之出现感到困惑,而春则四出找寻俊、慧的下落。成在饭店偷钱,被怀疑,更被娟单打,默默忍受。美不慎打烂时装店橱窗,要赔偿二万元。春为帮美欺骗成,向成借钱,但被揭穿,众不欢而散。成念亲情,瞒着娟借钱给春。春代美向店主马小姐道歉,义务执拾,美帮忙,却被诬告为小偷,混乱中,误推马撞烂橱窗,马被割伤,美再被指控刑事毁坏及蓄意伤人。

第五集

  慧新任检控官,赫然发现与美、春的关系,而负责的第一件案件,竟是指控自己的亲妹,心中百般滋味。慧见春到医院向马求情,丑态百出,慧始终被正义战胜情感,毅然出庭指控美。慧借题发挥,指责春当日的不顾而去,才令美疏于管教,春感绝望,突灵机一触,为美洗脱罪名。慧暗中到孤儿院删改数据,令春无法获知自己的下落,春怀疑慧是亲女,但慧坚决不认。

第六集

  慧车陷入泥泞,得春相帮,但仍对春非常冷淡,春受伤,得慧男友祖医治。春心急见强,美见状反将春戏弄一番,春知事有跷蹊,美迫于无奈,愤而告之,强因意外已成弱智。琼因没有好好照顾强和美,感非常惭愧。而春亦因当年离去十分内疚,没有责怪琼。春往康复中心探强,见强有进步,两人出外,不慎触及蜂巢,全身被针,祖替两人医治,春被院长警告。

第七集

  春欲带强出院生活,幸得成支持,负起养育弟弟的责任,加上祖的极力帮助,才可申请强出院居住。龙与强相当投契,但娟仍未能接受强。慧、祖同居四年,祖欲成家立室,生儿育女,但因慧有阴影,故双方产生矛盾,而祖亦发现高对慧有意思。龙在公园丢下强一人回家,美获悉后大为紧张,到处找强。

第八集

  强患上感冒,娟为怕被传染,将强锁在天台,春怕有危险,叫丽来照顾强,美获悉大怒。后强为保护龙,被狗咬伤入院,美为此与娟、成发生争执。春为怕多生磨擦,与强搬上天台居住。中心院长觉得强被疏忽照顾,欲接强回院,幸得祖当保证人,强才可留在春身边。慧被派与高赴英公干,慧事业心重,对祖冷淡,祖苦恼万分。

第九集

  美当售货员,被朋友弄花了网球拍,美竟嫁祸俊,俊买下球拍后,向店长投诉,美被炒,竟怪俊,后更为赚钱替人带丸仔。丽初遇俊互相留下好感,美遇丽、俊拍拖,大怒,更阻止两人来往,喷花俊车,又围殴俊,但俊不为所动,坚持要与丽继续来往。强迟迟未返,娟毫不担心,更怪春不专心工作。强得俊送回饭店,而春亦得以认识俊。

第十集魏滕小筑

  春见丽矛盾,不知如何是好,借机撮合,安排两人见面,俊邀请丽参加生日会,但与美同日生日,春安排美在十时开,让丽先去俊处。美获悉春、丽为自己庆祝,十分高兴,但表面仍装作毫不在意。生日会上,春竟意外将俊、美的蛋糕掉转,美更发现丽在俊家庆祝未归,大怒,赶到俊生日会,将弗得放入俊饮品内,俊失去常性,更与美在街头展开飞车追逐,惊险万分。

第十一集

  丽、美和俊发生交通意外,撞伤一名差人,更在美身上搜出弗得,俊则在医院留医。琼迫丽作假口供,指弗得是俊给美的,慧迫于无奈,挺身而出,指证美当日将弗得放入俊饮品内,令俊失去常性,美被判入教导所六个月。强到快餐店上班被欺负,美在教导所又被打到口肿面肿,春见两子女都陷入如此困境,不禁非常难过。

第十二集

  强向快餐店老板求情,保住职位,更工作异常戮力,得老板赞赏。春教强认路回家,强差点迷途,后终能回到饭店,成、春大感欣慰。丽因俊、美之事未能释怀,春见状,又再找机会撮合二人,丽、俊冰释前嫌,重新开始。慧意外有孕,瞒着祖去堕胎,幸得春发现阻止。

第十三集

  春眼见慧不支晕倒,将慧送院。祖至此才知慧有了身孕,遂向慧求婚,但慧不肯接受,祖感无奈,春劝祖不可放弃。春往医院探慧,对慧频频开解,慧似有点回心转意。娟、强在饭店争执,成一怒离家,春带成上琼家打麻雀,成结识了舞女露露,露见成有点家底,介绍成做私烟买卖,成瞒着众人与露开始来往,种下祸根。

第十四集

  慧终于答应祖的婚事,更被春的热诚感动,让春在结婚前夕替自己上头,春携来大包小包东西,好像自己女儿出嫁一样,慧心中感十分温暖,对春的芥蒂亦逐渐消除。春在婚宴重遇黄医生夫妇,获悉俊是自己的亲生子,但为免阻碍俊之前途,决心隐瞒真相。成因贩卖私烟赚了钱,与露关系大好,更在露引诱下发生关系,但被娟发现奸情。

第十六集

  春为成还赌债,向黄医生夫妇借钱,黄太给春五十万作补偿,不幸被俊发觉,俊恨春为钱出卖儿女。成因妻离子散,饭店又被银行查封,欲找露及老千晦气,被毒打及勒索二十万,春往救成被捉,幸琼报警,众人被擒。琼遇光,春始自当年琼与光同居诞下小丽,光更间接令强变成弱智。成饭店结朿之日,娟至,交出屋契,欲与成离婚,成后悔莫及,决痛改前非。

第十七集

  丽终于在琼亲口承认下,得知光是自己的生父,另一方面,误会了俊对春势利,故对俊有点不满。成心神恍惚切伤了手,竟流血不止,后被验出患上了血癌,需作骨髓移植,可惜强与春的都不适合,春求美,美因记恨,不欲救成,但终被春苦苦哀求下软化,但亦都不适合。成为了不再拖累娟,签字与娟离婚。

第十八集

  娟知道成患上血癌后,决与成共度难关,而春偶然发现捐骨髓给成的人是俊,以为俊已原谅自己,可惜俊对春误会太深,春无奈。而丽与俊的误会经春解释后,丽到医院探俊,冰释前嫌。美口硬心软,到医院探成,竟遇丽、俊,美大怒,丽与美说明与俊的关系,不希望美阻碍两人的发展,美含恨在心,决定设计报复。

第十九集

  美设下陷阱,与童党将丽、俊打晕,拍下裸照,勒索俊金钱,春获悉,决定替俊取回照片,由于美执迷不悟,春将秘密告之,美发现俊原来是自己的孖生兄弟,大惊,将相片交出,但被光拾去一张,欲以之勒索俊,丽羞愧之下,愤而自杀,美后悔莫及,与光发生争执,取回照片,而光后来不慎跌下楼梯惨死,时强至,大惊失色,强被控谋杀罪,而美、春皆欲自认为凶手救强。

第二十集(大结局)

  春自首,为美顶罪,被控谋杀。慧为救母亲,竟知法犯法,毁灭证据,以便在证据不足之下,撤销对春的控罪,可惜百密一疏,被高发现她与春的母女关系,慧坦白承认,春十分感动。慧忽作动,送院后诞下女儿,而春则被批准藉词往医院缝针,得以探望慧。再审当日,强突然说出案发经过,知道光是自己不慎跌下楼梯,跌断颈骨而死,春得以无罪释放。春与五子女重逢,而在春感到极度幸福之下,春竟证实患上末期肝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