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革命的豪情与浪漫的爱情,交织出清末革命女先烈秋瑾传奇的一生。

  秋瑾﹝汪明荃﹞出身官宦,冰雪聪明,思想开放,她力倡女权、率先破除传统进学堂读书,还暗地习武。

  偶然机会,瑾与金逸之﹝刘江﹞狭道相逢,两人互不相让,遂起争执,瑾不满其玩世不恭的态度,出言相讽,金不以为意,反以「夫人」戏称,瑾怒打狂徒,却为金制服,大出洋相。日后,两人纵有相遇,总是斗气收场。

  后瑾邂逅翩翩风度的王廷钧﹝谢贤﹞,一见钟情,经自由恋爱而结合。出嫁前夕,瑾母透露瑾与金曾指腹为婚,瑾追忆初遇情景,不禁怅然。婚后,两人赴港蜜月,因而认识孙逸仙、陈少白﹝任达华﹞等革命先驱者,接受革命启蒙。不久,再与金不期而遇,且发现他为孙等至交,瑾惊讶不已。

  王往北京捐官,瑾随夫居北京,又遇金,亦结识徐锡麟等反清义士,备受影响,开始对满人深恶痛绝。王急功近利,思想、作风与正直纯良的瑾逐渐拉远,后来更与另一女子闹出不寻常关系,瑾忍无可忍,婚姻破裂。

  瑾逃情往日本留学,金遽失瑾,始顿悟爱瑾已深,乃抛却一切,赴日寻瑾,两人共堕爱河。及后,瑾发现金乃满州贵族后裔,内心痛苦万分,后终毅然舍弃,回国革命。

  瑾返国后,以办学为名,实则积极进行地下革命,受到清廷密切注意。及后徐锡麟等被捕,瑾被牵连下狱。金闻讯,返中国冒死相救,未果。瑾终被判枪决,临终受审,慷慨陈词,且绝笔「秋风秋雨愁煞人」为口供,然后从容就义。

分集剧情:
第一集

  出身於封建官宦家庭的秋瑾(汪明荃),思想开放,力倡女权,她打破传统走进学堂读书及习武。瑾与风度翩翩的王廷钧(谢贤)一见锺情,经自由恋爱而结合。婚後,瑾认识了革命先驱孙逸仙、陈少白(任达华)及反清义士徐锡麟(杨泽霖),始受革命启蒙,对满人深恶痛绝。期间,瑾多次重遇其斗气冤家金逸之(刘江)......

  钧追求名利,攀附权贵,与瑾背道而驰,终令婚姻破裂。瑾往日本留学,逸之始知自己深爱瑾,遂赴日找瑾,两人共堕爱河。好景不常,之竟为满族後裔,瑾痛苦万分,终舍弃他,回国进行地下革命。及後起义失败,瑾被清廷逮捕,被判死刑,就义前挥笔写下「秋风秋雨愁煞人」......

第二集

  众父老突见秋瑾率众至,为顾存面子,立即改口反对歌舞团上岸表演,秋瑾向逸之要人,兰丝迫于形势说出真相,秋瑾至此才知枉作好人,对逸之更为反感。

  校长下令学堂之运动场由男生占用,女生无权使用,秋瑾对此甚为不满,决组织女生会「木兰社」为女生争取权利。此时,秋瑾在学堂初遇王庭钧,庭钧对秋瑾之才学颇为欣赏。

  寿南获知贵福秘密出巡,有心结交,邀其往秋家晚宴,贵福与秋瑾甚为投契,贵福提议收秋瑾为契女,寿南欣然答允。

  学堂举行运动会,秋瑾为女生争取出赛权利,向男生挑战,男生却只报以嘘声,无人应战,秋瑾感窘迫之际,庭钧挺身应战,结果二人赛和,秋瑾由此对庭钧产生好感。

  一日,秋瑾返家途中,忽下骤雨,秋瑾避于檐蓬,遇逸之,逸之调笑秋瑾,秋瑾一怒冒雨离去。再遇庭钧,庭钧带秋瑾往学堂科学馆参观,秋瑾对庭钧更添好感,二人与小玉及林宽等一起郊游,尽兴而回。其后庭钧约秋瑾看戏,秋瑾欣然赴约。

第三集

  秋瑾到戏棚,却接获讯息庭钧有急事要往湖南,秋瑾赶至码头向庭钧追问原因,庭钧却似有隐衷,无言地离去。逸之在暗中目睹,以口琴奏出欢乐乐曲嘲弄秋瑾,秋瑾厌恶地离去。贵福随着到来,原来他是逸之姨丈,二人并合作暗中偷运洋货。

  秋瑾为情所困,向贵福倾诉,贵福开解之。及后贵福离秋家返回北京,秋瑾依依送别。

  寿南被调职往湖南,秋瑾闻讯,想起就快可与庭钧再会,又惊又喜,但与小玉等好友饯别时,又自有一番伤感。

  秋家一行众人乘船往湖南,同船有富商丁一发、本明和尚及朱红灯等人。本明欲偷取一发之财物,却又被红灯暗中监视,秋瑾发觉,将朱红灯打下海,本明则乘乱盗去一发之钱财。

  秋瑾抵湖南后,赶往王家,在王家门外见挂有白灯笼,以为是庭钧有不测,心中一慌,向家丁询问,方知道死去的是庭钧的妻子,秋瑾闻讯知庭钧已婚,恍如晴天霹雳,迷惘地返家,倒在母亲怀抱中痛哭。

  数日后,秋瑾决收拾好心情,忘记庭钧,独自出外散步,适逢庭钧前来找秋瑾解释,秋瑾却冷眼相对。

第四集

  庭钧写信向秋瑾解释,求香莲代为转交,香莲拒绝,庭钧甚为怅然,秋瑾闻讯后赶至,庭钧已将信撕毁后离去,秋瑾望着撕碎了的信纸片片随风飘荡,百般滋味涌上心头。

  庭钧因做生意而认识逸之,逸之为讨好庭钧以便做成买卖,教庭钧怎样向秋瑾解释,但秋瑾见庭钧与逸之一起,更为不满。

  秋瑾无意中发现本明行踪,忙着人通知寿南派兵围捕,本明危乱中挟持秋瑾逃去。本明向秋瑾道出身世,秋瑾甚为同情,劝本明自首,本明不允,秋瑾凭着机智,终逃离险境,本明亦被捕下狱。

  秋瑾说服本明改邪归正,出任衙门捕头,并向寿南苦苦求情,终获寿南答允,但本明却被朱红灯救去,并将他说服,加入义和团。

  秋瑾对本明甚为失望,四出寻找,终遇上本明,二人发生争执,庭钧路过,忙上前助秋瑾,二人不敌晕倒,逸之赶至,与本明大打出手。

第五集

  秋瑾与庭钧醒转后,见本明晕在一旁,不明所以,庭钧猜出是逸之所为,秋瑾并不领情,对庭钧不瞅不睬。

  秋瑾回家细想,亦感庭钧有相救之恩,着人送药酒给庭钧,庭钧大喜,往找秋瑾,二人终和好。在其后一段日子中,二人常相往还,感情一日千里,决定结婚,但寿南获悉庭钧曾结婚,坚决反对,秋瑾甚为苦恼。

  义和团作乱,追杀传教士威尔信,威尔信逃往秋家,本明率领团员将秋家包围。

  秋瑾求逸之运走威尔信离去,逸之坐地起价,秋瑾虽反感,亦无奈答允。

  秋瑾刚带威尔信离开秋家,团员旋即冲入秋家,缚起寿南等质问威尔信下落,庭钧赶至,巧言骗走众人,救回寿南。

  秋瑾带威尔信至码头,本明及朱红灯赶至阻止,逸之鎗伤本明,将二人缚上船载走。船开行后,朱红灯伺机逃去,逸之教训本明应学习洋人之长处,本明亦感是道理。

  寿南感庭钧救命之恩,答允二人婚事。秋瑾出嫁前夕,瑾母说出原来秋瑾有一指腹为婚之丈夫,秋瑾为之愕然。

第六集

  秋瑾与庭钧婚后到香港度蜜月。一夜,庭钧因与朋友叙旧,秋瑾独自外出散步,却不知当时正处戒严时候,秋瑾遇陈少白,少白带秋瑾逃避警察追捕,返回酒店。秋瑾对此次惊险遭遇留下深刻印象。

  酒店内,秋瑾遇本明及逸之,逸之送一玫瑰花予秋瑾,祝她与庭钧白头到老,秋瑾却不屑离去。

  秋瑾染病,庭钧陪她往找医生,遇少白,少白替秋瑾睇症,却遇警察追捕,少白赶忙逃去。后秋瑾得知少白乃革命党,并有杀手正追杀他,秋瑾忙往通知少白,却遇逸之,方知少白与逸之乃好友。

  秋瑾与逸之合作助少白逃离香港后,二人被杀手跟踪,逸之智退杀手。

  杀手追杀秋瑾,逸之命翠鳯带秋瑾往凤之酒吧暂避,秋瑾来不及通知庭钧,留下字条,怎料却因此被杀手追至酒吧,本明挺身抵抗杀手,翠凤乘机带秋瑾逃往坪洲。

  逸之遇杀手,将杀手杀退,并通知庭钧往坪洲与秋瑾相会。

  少白在伦敦被捕,秋瑾求逸之助少白,逸之拒绝,秋瑾一怒离去。后逸之得知威尔信预备往伦敦,忙找尤列商讨救少白之法。

第七集

  秋瑾终日挂心少白被捕一事,庭钧要秋瑾放开怀抱,秋瑾亦自觉对庭钧略有疏忽,遂收拾好心情,与庭钧四处游玩,无限温馨。及后秋得知少白已被释放,更为快慰。

  杨鹤龄受杀手袭击,临终前求逸之助少白由澳门逃回香港。逸之与翠凤往澳门,遇秋瑾夫妇,秋瑾见逸之举止有异,跟踪之,逸之设计激走秋瑾,然后往见少白。

  逸之助少白乔装返回香港,但杀手早已埋伏在码头。少白本可瞒过众杀手,却于紧急关头被秋瑾认出,少白见形势危急,拔足狂奔,杀手欲开枪之际,警察及时加以阻止,秋瑾知自己险坏了大事,甚为惭愧。

  秋瑾获知少白匿于面包店,欲找他道歉,却遇杀手袭击,幸为逸之所救才脱离险境。

  杀手为杀少白,遂在面包内下毒,弄至多人中毒,秋瑾往通知少白,却见少白中毒昏迷于地上。

第八集

  秋瑾扶少白逃避警察追捕,正感彷徨之际,遇本明,本明抱少白避上一艘船上,并通知逸之赶往替少白治疗。

  庭钧亦因食物中毒而入院治疗,但秋瑾不知所踪。庭钧甚为不满,接受治疗后返回酒店,却遇上三杀手,杀手挟持庭钧往凤之酒吧向翠凤质问逸之下落,翠凤无奈说出一切。

  杀手追往船上,为本明及逸之连手打退,后逸之与秋瑾送少白出公海乘船往广州。回程中,秋瑾与逸之共坐一艇,秋瑾在连场惊险下亦渐对逸之改变印象。时小艇触礁,秋瑾遇溺,为逸之救回港,送往医院。

  庭钧赶往医院,知秋瑾数日来俱与逸之一起,妒火中烧,与秋瑾发生口角,一怒离去。后翠凤告知秋瑾有关庭钧遇险之事,秋瑾亦感内疚,而在翠凤调解下,秋瑾与庭钧终于和好。而庭钧获悉秋瑾已怀孕后,更为高兴。

  庭钧与秋瑾决离开香港返回湖南,向逸之辞行,逸之颇有不舍之意。

  一日,贵福夫人往找逸之,逸之欲避而不见,却已为贵夫人见到。

第九集

  贵夫人要逸之随她返回北京,有要事商量,逸之唯有收拾细软随着贵夫人离开。

  贵府,贵福欲告知逸之身世,逸之想起父亲金洪当年在法国被革命军害死之惨况,心情激愤。及后贵夫人更告知逸之他原是满清贵族,其父因得罪太后被满门抄斩,贵夫人救逸之脱离险境,交由金洪抚养。逸之获悉自己乃满人,不能接受,留书出走,到酒吧借酒销愁。

  秋瑾誔下一子沅德,庭钧欢喜之余,同时获知捐官一事成功,更为得意,但秋瑾对捐官一事却颇为不满,后庭钧答允秋瑾,定必为官廉正,秋瑾才释然。

  秋瑾陪伴庭钧到北京上任后,获悉林宽与小玉亦已到了北京,并开了一间书斋,甚为高兴。

  一日,庭钧突接获吴芝玲邀请见面,与秋瑾赴约。芝玲见秋瑾气质独特,另眼相看。

  小玉与一贝勒来往,被骗失身,找秋瑾哭诉,秋瑾转告林宽,林宽怒找贝勒算帐,却反被贝勒打倒。

第十集

  林宽返回书斋,将所有古玩字画打烂撕毁以作发泄,秋瑾加以开解,林宽经思量后,决定原谅小玉,与她结婚。

  一日,芝玲带秋瑾到维新学堂参观,秋瑾感活动教学方法甚有意义,自动请缨出任教师,庭钧虽感不满,但为尊重秋瑾,亦加以答允。

  慈禧下命剿灭义和团,本明及朱红灯被追捕,逃进学堂,徐锡麟义救二人,并晓以大义,秋瑾对锡麟之见识甚为佩服。

  小玉发觉有孕,知是贝勒之骨肉,自感对不起林宽,离家出走,林宽与秋瑾四出寻找,时八国联军打至北京,时势混乱,林宽及秋瑾更为担心小玉之安危。及后林宽终找到小玉,但小玉却中流弹,含恨死于林宽怀中。

  祸乱平定后,秋瑾重返学堂,与锡麟谈起国家大事,对满清之腐败有进一步体会。时庭钧对秋瑾谓因上司不满秋瑾在学堂任教,要秋瑾辞职,秋瑾甚为气愤。

  一日,秋瑾在学堂中遇见逸之,二人俱感诧异。

第十一集

  秋瑾再遇逸之,倾谈之下,秋瑾发觉逸之改变不少,对他有所改观。

  秋瑾往贵家探访贵福,贵夫人知道秋瑾身世,暗中告诉逸之,原来秋瑾就是逸之指腹为婚之妻子,逸之闻讯为之啼笑皆非。

  徐锡麟突辞去校长一职,秋瑾甚感愕然,追问原因,锡麟却不允透露,秋瑾疑惑不已。

  贵福生日,庭钧夫妇到贺,汤寿潜欲借助庭钧与贵福之关系而升职,但徐锡麟突出现,与汤寿潜明争暗斗,秋瑾见锡麟竟涉足官场,甚为不满。汤寿潜送一厚礼予贵福作生日礼物,贵福不欲欠下寿潜之人情,着逸之使计将礼物送回给汤寿潜。

  庭钧求秋瑾替汤寿潜向贵福说项,秋瑾因痛恨锡麟,答允庭钧,但逸之却劝秋瑾切勿冲动。果然秋瑾终于获悉锡麟乃替光复会做事奉命涉足官场,秋瑾甚感后悔。但此时贵福已将汤寿潜之荐书递出,秋瑾向逸之求助,二人偷入汤府偷去汤寿潜作恶之证据交给贵福,汤寿潜因此被革职。

  庭钧获悉秋瑾所作所为后,甚为愤怒,痛骂秋瑾。秋瑾见庭钧只醉心官场而不分是非,万分痛心。此时庭钧却获消息汤寿潜之空缺由他升上,兴奋不已。

第十二集

  秋瑾对庭钧不满,离家出走,寄住贵家,但又恐庭钧寻至,遂由逸之带她往一僻静之古老洋房居住,二人有说有笑,逸之并替秋瑾绘画了一幅人像,对秋瑾情意更深一层。

  庭钧往芝玲家找秋瑾,适芝玲苦闷难耐,二人一时冲动,发生肉体关系。

  秋瑾因小事再次与逸之发生误会,一怒之下将人像烧掉,然后执拾行李离去,逸之心下怅然。

  秋瑾往芝玲家,却发现庭钧衣衫不整地在玲之房内,明白一切,伤心失望,不理会二人之解释,决定与庭钧离婚,并搬往学堂之宿舍暂住。

  逸之获悉秋瑾离婚后,情不自禁,向秋瑾示爱,但秋瑾未能接受,将逸之赶走。秋瑾心烦意乱之余,决定往日本留学。临行前,吩咐香莲好好照顾沅德。

  秋瑾至香港,认识到服部繁子,二人甚为投契。在留学生大会上,逸之突然出现,再次当众向秋瑾示爱,秋瑾大怒,为免逸之纠缠,在繁子协助下,即晚起程往日本。

第十三集

  秋瑾到达日本,找到宿舍,但一班中国学生吴樾等对秋瑾却存有敌视态度,只有胡适南较为友善。吴樾等却欲陷害胡适南将他赶离宿舍,却为秋瑾识穿,二人更为不和,此时秋瑾却意外地重遇林宽。原来林宽与樾等人正积极搞革命宣传,秋瑾自告奋勇加入组织。

  逸之重遇本明,才知本明已与兰丝结婚,并开了一间烧腊铺,两口子生活乐也融融。本明劝逸之早日物色对结婚。逸之闻言,万分感触,终决定抛弃一切,前往日本找秋瑾,翠凤苦苦哀求逸之留下,但逸之心意已决,对翠凤之爱意只感歉然。

  逸之到达日本后,进入秋瑾就读之学校读书,适逢秋瑾正与冯自由竞争中国学生会主席,二人票数相同,逸之投冯自由一票,使冯自由当选。秋瑾突见逸之出现,甚为愕然。

  逸之与繁子来往频密,秋瑾恐逸之欲欺骗繁子,往找逸之,要逸之停止与繁子来往,并要他立即退学。逸之胸有成竹,依言退学。

第十四集

  繁子对逸之一片痴情,见逸之突然退学,甚为烦闷,往逸之家探访,对逸之体贴关怀,秋瑾对此甚为担心,告知铃木,铃木却知逸之只钟情秋瑾,对此毫不担心,并谓瑾内心深处其实是对逸之非常关心,使秋瑾自己也疑惑起来。 林宽欲进行暗杀行动刺杀载泽,需要两枚炸弹,秋瑾以激将法使胡适南答允制造。

  金逸之对繁子坦然说出对秋瑾之爱意,繁子难过之余决返回九州岛,临行前劝秋瑾考虑接受逸之的爱意。

  胡适南无意中知道暗杀计划,恐祸及自己,大惊逃去。林宽等唯有自制炸弹,并抽签决定由林宽及吴樾前往天津进行暗杀。秋瑾虽识穿吴樾抽签时使诈,但见他一腔热诚,也不加以拆穿,严肃地送别二人。

  秋瑾逐渐接受逸之,二人把臂同游,心情畅快,更机缘巧合地得一洋人赠送秋瑾一支手鎗。

  翠凤追至日本,假装怀有逸之的骨肉,使秋瑾对逸之再次产生误会,逸之为证明清白,揭穿翠凤之奸计,翠凤冲动之余,抢去秋瑾之手鎗,射向秋瑾。

第十五集

  翠凤向秋瑾开鎗,却原来鎗内没有子弹,逸之自此感与翠凤两不相欠,与秋瑾离去。

  少白到日本,与逸之及秋瑾叙旧,对二人之关系甚感意外,并劝秋瑾于革命一事上不要太急进。此时林宽暗杀行动失败,吴樾壮烈牺牲,众人革命情绪更为激昂。

  秋瑾自责害死吴樾,颓丧不已,铃木鼓励下,教秋瑾剑道,使秋瑾回复斗志。在少白之劝导下,秋瑾亦明白到教育下一代之重要性,遂决定转读师范。

  满清政府透过外交关系要日本政府递解林宽回中国,林宽为免累及其它人,毅然就范,但满清政府却派出杀手将林宽杀死,冯自由等对满清政府愤恨至极,决立即起程返回中国,唯秋瑾决定留下至毕业时才回国。

  秋瑾无意中获悉逸之乃满州人,晴天霹雳,适逢徐锡麟来信邀她回国相助,秋瑾心中有所决定。

第十六集

  满清政府施行高压手段,缉捕义和团余党,朱红灯首当其冲被捕。同时,不少革命党员亦无故失踪,徐锡麟为此事而忙碌奔走,当秋瑾抵埗时,亦只由麟妻徐振汉招待。

  秋瑾返回王家欲探沅德,但庭钧已命香莲送沅德返湖南,秋瑾甚为失望。庭钧试探有否复合可能,秋瑾坚决否定。

  锡麟安排秋瑾到大中学堂任校长,秋瑾欣然答允,而由于芝玲乃该校校监,锡麟知秋瑾仍心存芥蒂,恐二人未能融洽合作,遂从中替二人调解,秋瑾为大局着想,同时亦明白到芝玲心有悔意,终原谅芝玲。

  本明决意救朱红灯,事前托秋瑾照顾兰丝及孩子。及后,本明单身劫囚车,虽救走朱红灯,但自己却已牺牲,暴尸街头,秋瑾带仵工替本明收尸,黯然下泪。谁料清兵却连兰丝也杀死,秋瑾悲愤莫名,决定将此事写出刊于报纸。 朱红灯刺杀恩铭,事败逃去。而恩铭获悉秋瑾在报章上批评满清,遂将她列入黑名单。

第十七集

  朱红灯加入同盟会,锡麟观礼,并与秋瑾商量合作偷袭紫禁城,秋瑾答应由同盟会负责经费及军火,并在大中学堂设立秘密基地,众人壮志激昂。

  秋瑾因在报章上批评义和团一事而被捕,秋瑾虽理直气壮,但仍遭监禁。贵福暗中替秋瑾说项,秋瑾终被释放。时逸之对秋瑾说出指腹为婚一事,秋瑾亦自感与逸之有微妙之缘份。逸之要求秋瑾随他离开中国,秋瑾不肯,倒转要求逸之共同起义,但逸之却不愿涉足政治。

  陈少白助秋瑾等将炸药运至天津,但由于京城关卡搜查严密,众人苦无计策将炸药运入京。及后秋瑾等获知有一亲王正由天津运送先人骨灰至返北京,遂决定将亲王杀死,然后以偷龙转凤之法将炸药运送入京。但正当众人欲动手之际,却发现该亲王赫然是逸之。秋瑾不忍杀死逸之,遂设计将逸之引开,由朱红灯负责假扮逸之随从将炸药运送入京。

  正当秋瑾千方百计将逸之拖延之际,才发觉通行令牌仍在逸之身上,尢烈遂以迷药将逸之及秋瑾迷倒,偷去令牌赶送给朱红灯。

  翌晨逸之醒来后,知秋瑾使计利用自己,怒斥秋瑾。

第十八集

  尢烈及时将通行令牌送交朱红灯,众人有惊无险地将炸药运送入京。

  众人获悉逸之已返回北京,恐防他泄漏消息,秋瑾遂决定冒险,往访逸之,逸之毕竟对秋瑾情深,答应不作计较,却要秋瑾以后不再插手革命,辞退校长一职返回湖南。而逸之自己亦打算辞官与秋瑾一同起行,贵夫人加以劝阻。

  贵福安排逸之及秋瑾与恩铭会面,席间恩铭泄漏口风,秋瑾知大中学堂有事发生,连忙赶往,但大中学堂已被搜查。众人知恩铭已开始对付秋瑾,逸之乘机要求秋瑾立即返回湖南。

  秋瑾到达湖南后,替锡麟将一封起义密函交给光复会湖南分会,却为汤寿潜发现,获悉偷袭紫禁城一事,忙赶上京通知恩铭。

  秋瑾回家,寿南知秋瑾参加革命,但无法阻止,唯有劝秋瑾好自为之。

  在北京,恩铭对锡麟等展开搜捕行动,锡麟等知事败,决定提前起义。

第十九集

  恩铭为讨好逸之,故意向他泄露口风,逸之知秋瑾处境危险,立即赶往湖南找秋瑾。

  另一方面,秋瑾在湖南因担心锡麟等人之安危而焦躁不安。及后,秋瑾知起义一事已泄漏风声,不禁自责,连夜起程赶返北京。

  锡麟等依计划起义,但恩铭早有准备,锡麟等大败,死伤惨重,锡麟冒死闯进提督府,与恩铭同归于尽。

  清兵在许昌将火车截停,追捕革命党,逸之因而巧遇秋瑾,时秋瑾正被清兵围捕,逸之助秋瑾逃脱,劝她放弃革命逃离中国,秋瑾对逸之之深情甚感动,但仍坚持继续革命,时清兵追至,将秋瑾拉去。秋瑾被押往见汤寿潜,汤寿潜见旧仇得报洋洋自得,逸之赶至,要陪秋瑾同返北京。

  汤寿潜对秋瑾恨之入骨,欲设计杀秋瑾,刻意制造机会让逸之救走秋瑾,乘机杀死二人。逸之不察汤寿潜之奸计,果然助秋瑾逃脱。

第二十集(大结局)

  逸之正欲与秋瑾逃去之际,秋瑾察觉事有蹊跷,不欲连累逸之同死,拒绝逃去。寿潜一计不成,欲先斩后奏,为逸之智退,并使寿潜答允保证秋瑾安全押返北京受审。

  寿南赶往北京,求贵福帮助秋瑾,但清廷对秋瑾一案甚重视,决定三司会审,贵福亦只能尽力帮忙。

  逸之四出奔走设法相救秋瑾之际,少白突然出现,誓要助逸之救秋瑾。此时,汤寿潜恐逸之阻碍其计划,借口将逸之拘捕入狱,逸之为免祸及秋瑾,不加反抗。

  贵福在寿潜施加压力下,忍痛判处秋瑾死刑,众人伤心悲愤。贵福内疚之余,暗中使秋瑾与寿南夫妇及沅德等见面,众人生离死别,伤心落泪。

  少白设计偷得监狱钥匙,由庭钧暗中交给秋瑾,但秋瑾知若自己逃脱,逸之、父母、儿子及贵福等人必受连累,毅然放弃逃走机会。

  行刑当日,法场上鼓声喧天,秋瑾昂然步入。

  监狱内,汤寿潜见奸计得逞,释放逸之,逸之奔往法场欲见秋瑾最后一面,却在途中体力不支晕倒;法场内,秋瑾写下遗言:秋风秋雨愁煞人。贵福含泪下命行刑,秋瑾誓不低头,咬牙昂首,刽子手麻木无情地挥下大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