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娥早年为救家人,诬陷凤杀人,凤不忿被冤枉,越柙而逃,失去踪影。

  十八年後,娥长子光(刘青云)长大成人,任职惩教署,与女唱片骑师玲(陈法蓉)发生一段无花果式恋情,最後与华(黎美娴)共堕爱河。

  而凤之子龙(黎明)则误入歧途,被判入劳役中心,重遇光。龙故意与光为难,光有愧当年母亲所为,细心引导龙回归正途,重重波折後,龙终谅解光,二人和好,龙更与光妹宜(罗慧娟)相恋。

  另一方面,凤重回香港寻找儿子,娥幼子基(林文龙)利欲薰心,先杀凤养子伟(戴志卫),更冒认是凤之子,藉此掌握黑帮势力,无恶不作,还为灭口而错手杀死娥。

  光见基丧心病狂, 决大义灭亲,与龙联手对付基……

分集剧情:
第1集

  娥早年为救家人,诬陷凤杀人,凤不忿被冤枉,越柙而逃,失去踪影。 十八年后,娥长子光(刘青云)长大成人,任职惩教署,与女唱片骑师玲(陈法蓉)发生一段无花果式恋情,最后与华(黎美娴)共堕爱河……

第2集

  志光不忍父母为经济困扰,决拿出自己与弟妹的储蓄帮助父母,令贤、娥大为感动。 奕龙见雪娥等很久没到医院探他,精神很低落,幸医院中一修女开解。 一日,细凤借醉回家,索钱之余,竟欲强奸雪娥。伟贤持刀与他对峙,细凤挟持志基要胁,危急之下,雪娥骗称志基乃其子。细凤信以为真,情绪稍告平静。 细凤手下连根至,表示因婚事未能跟随他往泰国发展,二人争执间,大打出手,连根不慎失足坠楼,当场惨死。伟贤乘机诬控细凤杀人,连同坊众捉拿细凤交给警方……

第3集

  九零年代初期,伟贤因病故世多年,而志光等亦相继长大成人。 另一方面,雪娥多年来遍寻奕龙下落不果,耿耿于怀力求补偿,但仍未能如愿。 志光毕业后即任职惩教处,成为家庭支柱之一,闲时更助雪娥坚持父业,实行顺应潮流将凉茶铺大事装修,但生意仍不如前。 静宜常自恃聪明灵巧,品学兼优,且被家人视为掌上明珠,性略带反叛;相反她的同学兼好友尚敏华却怯懦柔弱,缺乏自信,加上家庭背景复杂,幸得静宜鼓励,才能振作起来。 志基以优异成绩毕业于大学经济系,欲与女友狄宝娜往美国深造,志光为培养他,答应肩负其学费,但志基急功近利,游说得雪娥转让凉茶铺,令志光大表痛心……

第4集

  雪萍走私往马来西亚,因失手被囚,坐了十多年监,直至后期因证实患上绝症,获准释放,欲回港见奕龙最后一面,发现奕龙失踪多年,大受刺激,病情恶化。雪娥为使雪萍安息,着志光冒认奕龙与她见面。 黑社会头子尚波远行在即,派手下硬捉敏华回家见面。志光在街上见到,以为敏华被欺负,立跟踪至,始揭发敏华的身世……

第5集

  红番对奕龙怀恨在心,带领手下围殴他,刚巧被警方发现,将一干人等拉回警署,奕龙被判入劳役中心。 敏华被房东逼迁,计划另觅居所之际,雪娥力邀她暂住其家。宜、光亦乐于有伴,戮力为她布置新房。 敏华本不想打扰刘家,欲搬回波家,但被其后母从中作梗,使她决定原意住在刘家……

第6集

  奕龙在一偶然机会下知道志光的身份,痛恨其一家当年诬陷其父,屡次与志光作对。志光对当年之事深感内疚,忍气吞声,静待机会向他解释。 静宜得知因救自己而间接被判入劳役中心的人,原来是童年时玩伴奕龙,大为惋惜,决定等待奕龙出狱后,诱导他改邪归正。 敏华尽管尝试自立,仍未能养成独立性格,工作上处处碰壁,幸得志光多次相助……

第7集

  知道奕龙与志光的恩怨后,亦以为志光存心陷害,对他亦表痛恨,决伺机联合对付他。 静宜得悉敏华对志光有意,欲加撮合,鼓励她向志光示爱,可惜敏华缺乏自信,一直抱着暗恋的态度。 有利施计致电一电台节目,向主持人叶芷玲揭露劳役中心黑幕,宣扬志光公报私仇之事,被志光接见,领手下阻止有利,将他囚于隔离仓内……

第8集

  志光几番欲向奕龙解释当年误会,可惜奕龙对他积怨已深,拒绝与他对话。 芷玲留学法国时,曾有一男友Pierre,其后因与他性格不合,提出分手,但Pierre仍苦缠不休,令她烦厌不已,但又苦无脱身之法。 静宜在街上见到芷玲,设法接近她,向她编说志光受其冤枉的惨况。芷玲信以为真,内疚非常,相约志光吃饭道歉,二人因此展开友谊……

第9集

  一日,奕龙与静宜出街时,被仇家袭击,静宜硬要与他共危难。奕龙害怕连累她,极力阻止,静宜激动下表白爱意,令奕龙大为感动。 志基患病,致电告知家人。雪娥担心其子病情,立即往美国探望他。 Pierre对芷玲死缠烂打,每次出怪招希望她回心转意。芷玲无奈以志光为挡箭牌。志光处于二人之间,被搞得啼笑皆非。 奕龙不想静宜终日不务正业,鼓励她振作,并安排她入读一夜校,令她大为感动……

第10集

  有利母患病,而他因中心规则而未能申请外出见其最后一面,种种抑压之下,愤然欲逃离中心,更误伤一督导员。有利以为自己杀人,恐慌之余奔上宿舍天台欲自寻短见,与志光等对峙了大半天。有利要求见芷玲一面,但因联络不上。当芷玲赶至时有利已坠楼,奄奄一息,送院急救。 志光与芷玲均感内疚,通宵在急症室门前守候,终接获有利不治消息,伤心不已……

第11集

  曱甴对志光含恨未消,串同一油脂妹阿珍诬陷志光非礼罪名,令他无端惹上官非,含冤莫白。 芷玲相信志光无辜,为他四出奔走询问律师,并在自己的节目中呼寻目击证人,为志光辩护,令他大为感动,对她渐生情愫……

第12集

  雪娥多年来对当年细凤之事深感歉疚,又恐防一家人与奕龙之仇恨愈结愈深,决定不理家人劝阻,独自寻找奕龙之居所。 雪娥见到奕龙面后,告知他当年事件的一切经过,并答应他往警局投案,为细凤翻案。奕龙得悉以往因由后,方知父亲的所作所为实在令人发指,遂与雪娥一家解释……

第13集

  再度与红番结怨,自知势力不如人,向奕龙求助。奕龙接受静宜劝阻,为表示决心离开黑社会,实行办理“洗底”手续。 静宜等见奕龙重新做人,找得一份的士司机的工作,大表安慰,并鼓励他依循正路发展下去。 奕龙开工时遇上红番等,被其当街围殴留难。其后义忿填胸,强为奕龙出头,不敌受伤,还让红番扣留,要奕龙露面决斗……

第14集

  志基本欲借助女友狄宝娜父亲的资产大展拳脚,可惜娜父一向对志基毫无好感,拒绝支持他,令他大表失望。 志基因敏华的关系,认识了尚波。他见尚波财雄势大,可助他发展事业,便自动请缨,献计给尚波发展生意,尚波大为赏识,决定打本与他合作。 芷玲要志光陪她向Pierre摊牌。Pierre以为二人为情侣,终于抽身退出此三角关系,以成全他们。志光更欲乘虚而入,向芷玲展开追求……

第15集

  狄宝娜对志基痴心一片,曾为他向父亲借钱,竟给家人反对,更与父亲反目,决从此把终身托付给志基。 另一方面,志基发觉狄宝娜已无利用价值,开始对她厌倦,设计哄她先回英国,并言稍后待事业有成,会到彼邦与她结婚。狄宝娜果信其词……

第16集

  奕龙驾驶的士时,受到乘客的无理取闹,几次想发火,得静宜劝解,才平心静气地努力工作,雪娥为助奕龙发展正行生意,提出再开一凉茶铺给他打理,家人大表支持……

第17集

  敏华本以为当芷玲离港,志光感情空虚时,可助重新发展二人的感情,怎料芷玲决意继续留港,令她大表份外失望。 尚波与志基巡视夜总会业务时,见到其合伙人细爷的养子郑伟气焰迫人,不值其所为,发生冲突……

第18集

  志基将敏华被奸之事告知家人,众大表惊愕,替她不值。志光自觉连累敏华,大表内疚,决往报警,务求将郑伟绳之于法……

第19集

  志光知道敏华对自己的苦恋,深感内疚与矛盾,顿对她产生怜爱之心。 志光为替敏华掌握线索,设陷阱引郑伟暴露罪证,偷录在录音带内,怎料临急被他发觉,穷追他交出录音带。志光被郑伟手下所伤,终能逃脱。 志光将录音带呈上法庭,虽不能作呈堂证供,但能唤起陪审团的注意,加上志基极力指证郑伟,对郑伟不利。 郑伟不甘被定罪,再以更高报酬收买志基,着他在法庭上故意露出破绽,推翻以往所有供词,令郑伟当庭被释。 尚波饱受打击,一病不起,终告病发身亡。志光为使他瞑目,向他隐瞒敏华沉冤不雪的事……

第20集

  敏华自尚波死后,心灰意冷,欲寻短见,幸好志光及时制止。 志光眼见敏华的遭遇,深表同情,日夜相伴在侧,令她对生命重感希望。 志光知道敏华对自己余情未了,心感矛盾,一度出于怜悯之心而勉强自己与敏华一起。 芷玲知道敏华不能失去志光,主动向志光提出分开一段时间,给大家冷静考虑。志光左右为难之下,终让芷玲到外国定居,忍痛与她道别。 郑伟对志基怀恨于心,暗派手下放火破坏刘家的凉茶铺,被奕龙发觉,及时制阻,因而与郑伟结怨……

第21集

  奕龙与郑伟交涉时,无意中见到其幕后大老细,怀疑为失踪多年的亲生父亲细凤,遂托志基调查。 原来细凤当年中枪堕海并未身亡,却潜反泰国匿藏,十数年间从事黑帮买卖,成为黑道中巨富,遂派其子郑伟返港拓展势力,并且追寻其子下落。 敏华得志光鼓励下,终能重新振作投入一份新工作,并一改以往懦弱消极的态度,令众人大表安慰,而志光亦安心到英国受训……

第22集

  正当志基与雪娥手忙脚乱运尸时,刚巧细凤至,见到志基已害死郑伟,派人殴打他出气。 雪娥为救志基,再次要志基冒认细凤为亲生父。细凤回想当年印象犹新,深信不疑,更助志基把郑伟的尸体埋葬。 细凤恼恨雪娥当年连累自己沦落,欲禁锢毒打她,幸得志基求情,才答允先让二人回家……

第23集

  奕龙在街上偶遇细凤,更怀疑其父尚在人间,回家告知雪娥。雪娥内疚于心,精神压力更为沉重,迫志基及早向细凤表白内情。 欠下贵利赌债,迫于运毒还债,被警方揭发,穷追到奕龙的凉茶铺,幸得奕龙机警毁灭证据。 奕龙无意中发现郑伟与细凤的关系,追查至凤家,欲向他求证,怎料他刚巧启程回泰国,途上遇上志基,被他从中阻挠。奕龙心有不甘,欲赶至泰国追寻细凤……

第24集

  奕龙受陷害,终告罪名成立,琅珰入狱。志基冷眼旁观,自觉奸计得逞。志光在英国受训期间,遇上芷玲转到彼邦工作,二人他乡遇故知,隔膜全消。志光写信给敏华,坦言常与芷玲游玩之事。敏华感志光为人磊落。 对奕龙被冤狱之事,心有不甘,不断调查,揭发志基所为,遂到刘家找晦气,被雪娥知道……

第25集

  志光惊闻母亲死讯,恍如睛天霹雳,立刻回港奔丧。芷玲恐他会受不住刺激,决与他一起回港。 怀疑雪娥受志基所害,立向奕龙告密。奕龙冒险硬闯监狱办公室致电志光,向他道出志基奸计,并着他从速调查。志光几经调查下,证实志基与细凤来往密切,迫志基说出真相。志基无奈和盘托出……

第26集

  志基为求自保,派人杀奕龙灭口,幸奕龙机警,只受轻伤,被困羁留病房。志基受细凤资助,开始发展自己的事业,意气风发之时,回凉茶铺向志光示威。志光决意与他断绝手足情。 志光眼见志基泯灭天良所为,大表痛心,决义不容情,四出搜集资料,终能掌握志基身世证据交给细凤,怎料志基早知有此一着,预早施计,令细凤不信志光所言……

第27集

  郑伟的尸体被人发现,警方追查到细凤,要求他协助调查。在盘问期间,警方发现线索,怀疑细凤与凶案有关,扣留他的旅行证件。 细凤畏罪潜逃,要手下安排他屈蛇往大陆暂避锋头,怎料他在大陆无端惹上纠纷,误杀一公安人员,恐会判死刑,急电向志基求救。 志基恐细凤一旦死后,其家产会被政府没收,连忙带一律师到大陆,为他办理产业转名手续。 奕龙找到志基的出世纸,欲凭此到大陆拆穿其诡计。 当奕龙与静宜出发前,被志基派人抢去证明文件,曱甴因帮奕龙而遭杀身之祸,令奕龙更为悲愤。 奕龙上大陆法庭听审,知道细凤非但不作答辩,还一力承担杀郑伟之罪,当庭被判死刑。 奕龙欲见其父最后一面,却被细凤以为他白撞,拒绝接见。

第28集

  细凤接受死刑之时,苦候志基不见,怎料最后关头,奕龙赶至叫唤他,使他明白一切,终含恨而逝。 奕龙引志基会面,与他谈判,但志基不肯会面。奕龙灵机一触,暗偷去细凤的遗嘱,然后乘机逃身。志基被其抢去重要文件,未敢将奕龙置诸死地。 奕龙回港后,情绪大表低落。志光恐他会意气用事,与芷玲等不断安慰他,劝他暂且忍耐,合力搜集证据使志基受到法律制裁。 志基不忿财产化为乌有,不惜吞声下气求奕龙交出遗嘱,奕龙乘机勒索一千万,以补偿给志光一家。 志基施调虎离山计引走志光等,然后派人搜查龙家,却找不到遗嘱,却引起志光等戒备。

第29集

  奕龙约志基到新界交易,志基早有此一着,派人掳走敏华,以她之性命与奕龙谈判。 志基威胁奕龙交出遗嘱,怎料奕龙回港时,途中不慎遗失了遗嘱。志基以为他故弄玄虚,坚持不释放敏华。 志光挂念敏华安危,要求志基念在手足之情,立刻放走敏华,怎料志基坚拒所求。志光苦思无法下,惟向警方求助。 敏华被禁锢在货柜箱内,孤苦无援,还受饥渴之苦,但仍顽强与死神搏斗,望有重见天日的一天。 志光与芷玲几经调查下,终找到敏华被禁之地,发现她已奄奄一息,立即把她送院急救,幸无生命危险。

第30集(大结局)

  静宜恐奕龙会奋不顾身向志基报仇,欲以婚姻束缚住他,怎料奕龙以大仇未报,拒绝婚事。奕龙逃避与静宜见面。静宜心急如焚之余,不惜登报宣布与奕龙婚事之期,以图迫他现身。志基几经调查下,发现遗嘱落在一旅客身上,遂设法取回。奕龙不甘被志基得到遗嘱,持枪与他决一死战,究竟谁胜谁负? 另一方面,静宜在婚礼举行之时,召集各亲友等候奕龙的来临,究竟他会否到达呢?请看本集大结局自有分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