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社会奇情剧集《人海虎鲨》写商业社会中的尔虞我诈,弱肉强食,人性的弱点,极尽披露。

  华裔青年施文﹝黄日华﹞到香港办理父亲的葬礼后,寄居姨丈梅仲平家,获表妹梅思敏﹝李婉华﹞垂青。在一偶然机会下,文认识富豪容东成,成叱咤商场,战无不胜,为达目的不惜杀人。文受成赏识,加入其财团,扶摇直上,惹来成之助手郭锦安﹝黄允财﹞留难。

  其间,文认识成子容树佳﹝关礼杰﹞之女友卓家琳﹝杨宝玲﹞。琳父生前乃成的好友兼法律顾问,故成视琳如亲生。但琳发觉成与其父之死有关,并怀疑文父也是成所杀。

  文被名利冲昏,拒信琳所言,两人感情决裂。后文从安处得知成杀人之事,猛然醒觉,决意将成绳之于法……

分集剧情:
第三集

  苏美倩年轻时本为风尘女子,自认识伯谦后从良,并替他诞下一女,本藉其照顾而生活无忧。伯谦死后,顿感生活逼迫,欲向施文讨得一点接济,却被他误会乘机敲诈,出言侮辱一顿。施文寄居梅家日久,大为欣赏思敏开朗的性格,彼此相处融洽。另一方面,思敏虽逐渐对施文倾心,但未敢将心意透露。施文因工作关系认识家琳。两人虽各有不同的抱负,惟对工作的热忱是相同,故二人交往日子虽浅,却十分投契。锦安凭其精明头脑,投东成所好,大事计划扩展业务,甚获东成赏识,迅速成为其得力副手。锦安看穿东成报复心强的心理,设局陷害永田,令他经济遭遇困难,迫于申请破产。

第四集

  大明不值东成处事意气用事,好言相谏,反触怒东成,彼此间心病暗生。美智独自往海滩晒太阳,遇上大明。二人结伴玩乐整天,美智回家告知东成,东成闻后大表不快。原来当美智年轻时,曾周旋于东成与大明之间。其后她虽嫁予东成,仍视大明为异性知己,但东成内心暗存芥蒂。永田失意之时,得思聪从中开解,对前途重拾信心,决与思聪并肩作战,为东山再起之事奋斗。美倩欲藉其女,再向施文索取生活费,可惜施文不为所动,拒绝帮助美倩度过难关。苏澜不满其妹美倩被欺负,向施文找晦气,因而与武馆教头哈林与伍健仁大打出手。其后彼此惺惺相惜,反成好友。美倩为着生计,尝试充当劳动工作,却不甘刻苦,迫于重操故业,硬着头皮生活下去。

第五集

  东成在收购兆宁集团风潮中,涉及很多法律问题,惹起廉署注意。大明被廉署召见协助提供数据,令东成大表紧张,对大明的供词甚表猜疑。大明多年来为满足东成在事业上的发展野心,使用不少非法手段,惟内心却感不安,及至锦安受东成重用,认为是自己抽身引退的好机会,却不为东成谅解,彼此误会加深。施文与家琳相处日久后,彼此发生感情。锦安在公司内极力提携施文,欲培植一己势力。另一方面,施文为报锦安知遇之恩,在工作上努力不懈,迅速在公司内扎稳根基。施文与锦安陪客时遇上美倩,彼此迎面招呼。锦安被美倩美色所迷,千方百计约会亲近她。

第六集

  大明与东成游船河时,向东成提出辞职。东成把心一横,乘大明游泳体力不支时,故意不加援手,让他溺毙海中。东成虽对老友之死而悲痛,但内心感为消灭其罪证而值得。家琳饱受亡父之痛,顿感失落,惟寄情在事业与爱情上,与施文间感情更进一步。思敏借得哈叔的武馆拍外景。怎料弄至场面凌乱不堪,令哈叔大为震怒。健仁在旁替思敏说好说话。其实健仁早对思敏暗恋多时,由于他出身寒微,自觉比不上她,故对其恋情一直抱着战战兢兢的心态,不敢存有奢望。施文带家琳到梅家吃饭。思敏眼见二人亲热状,心感不是味儿。仲平见自己的祖居日渐破旧,欲花一笔钱修葺。思聪认为地产市道好景,要其父出卖祖业,父子二人因意见不同而发生争执。

第七集

  仲平被一大客骗去大批昂贵海味,令其店铺经济陷于困境,忧心不已。施文睹状大表同情,自动提出接济仲平之急,令思敏大为感动。东成赏识施文才能,派他开拓一新发展区域,令施文受宠若惊。施文发现仲平的物业被列入发展计划内,劝他趁高价出卖祖业,可惜仲平仍坚持己见。树佳与家琳自小青梅竹马,却从不涉及男女间感情,及至她与施文恋爱后,始发觉自己早对家琳情根暗种,遂介入三角矛盾关系中,烦恼不已。家琳提起勇气,向树佳拒绝爱意,令树佳大受刺激,借酒销愁,以致酒醉驾车失事,被送入医院。家琳大表难过。锦安受命游说各业主出让物业,仲平依然拒绝。锦安遂向公务局投诉该幢楼宇结构有问题,立封为危楼,令仲平大感彷徨。

第八集

  仲平见祖业与海味铺不保,大表消沉。其后他终听从施文劝告,答允将物业转售予东成集团。思聪往与锦安商谈卖地细则,怎料锦安藉词该物业为危楼,故意压低价钱。仲平一怒之下再拒绝交易。其后思聪用横手以低价迫仲平卖地。施文不值锦安所为,却不敢出头主持公道。哈叔受拆楼影响,迫于另觅地方,与健仁继续经营武馆。他临搬前与仲平依依不舍。树佳为博取家琳好感,转而奋发于事业,要求东成支持他入股于永祥制衣厂内,东成欣然答允。思聪见仲平的海味铺结束后,终日无所事事,极力游说他入股永祥制衣厂,仲平不惜倾囊附和。

第九集

  东成发现永祥制衣原为一空壳公司,遂埋怨锦安累他蚀本。怎料锦安成竹在胸,居然安排永祥制衣借壳上市,然后将股价炒上一倍。东成见锦安机智过人,对他倍添信任。仲平因投资永祥制衣,无端使财产加倍,欲将手头上股票卖出,但思聪认为其股价会继续上升,阻止其父卖出。美倩从锦安处获悉永祥制衣有利可图,遂不惜以高价大量买入该股票,作短线投资,果如其所愿。树佳乘家琳生日,送一名贵钻石手表给她示爱,但家琳以礼物过于贵重为理由,婉拒接受。施文本计划与家琳庆祝生日,怎料原来美智已预早为她安排一生日派对。家琳不欲辜负其一番心意,未能与施文共渡良宵。

第十集

  树佳急于创出一番成就,利用永祥公司的职权,力邀家琳为顾问,锐意进军电影界,重用思敏与思聪,并不惜落重本,务使一炮而红。家琳在永祥公司工作后,发现其订货单全为假的,内部且存在很多问题,立告知东成,东成嘱她严守秘密。东成感在永祥制衣的股票上已谋到足够利润,遂渐抛售手上股票,加上永祥公司势力崩溃的消息外泄,形成股民恐慌性抛售,致股价滑落至最低点而停牌,仲平等大呼倒霉。树佳要求东成出面扶助永祥制衣渡过难关。东成非但拒绝,还坦言藉股票赚钱的事由来。树佳大受刺激,顿心灰意冷。美智皆不值东成所为,决自资扶助树佳完成电影工作。仲平以为施文串同东成诈骗其血汗金钱,一怒之下赶他出梅家。施文无词以辩,欲向东成辞职以表清白。其后他终经不起东成盛情挽留,改变初衷,继续在东成集团工作。

第十一集

  施文离开梅家后,倍感孤单,羡慕思敏等能共享天伦之乐。敏因知道美倩为工作而将爱女寄居亲戚家,着施文抽空代父照料其妹,藉此建立感情。施文往探望其妹时,刚巧遇上美倩,二人间芥蒂全消。美倩表示从锦安口中,得知伯谦之死与东成有关,顿感事有蹊跷,提醒施文审慎调查真相。施文向伯谦生前的同事调查,并未掌握到线索,一直耿耿于怀。施文奉命接待一大客户,忙于草拟一周详计划书,因而冷落了家琳,彼此间渐生隔膜。东成眼见大客负责人韦小姐对施文有好感,故意拉拢二人关系,并安排二人同往外地公干,被家琳发现,醋意暗生。

第十二集

  树佳为首部电影摆下庆功宴,众记者皆以他与思敏的「煲水」感情为宣传目标,健仁睹状大表嫉妒。仲平从报章上看到思敏与树佳拍拖的新闻,信以为真,极力反对二人来往,令思敏啼笑皆非。哈叔见健仁对思敏情深一片,鼓励他提起勇气追求思敏,并游说仲平撮合二人感情,仲平大表赞成。施文出差回港,即约会家琳,却遭她冷淡对待。其后施文向她甜言蜜语,家琳终怒意全消,与他重修旧好。韦小姐威胁施文与她过夜,才肯签署与东成合作的合约。施文为着前途而就范,怎料被家琳无意中发现,大为震怒,刻意疏远施文。

第十三集

  仲平为打发时间,决定顶让一士多经营,请家琳为她办理有关法律文件,怎料士多老板李伯获悉家琳为大明的女儿后,坚拒家琳为他办理。家琳为查清大明与李伯间的仇怨,决假冒思敏亲近李伯。原来当年东成与大明为并吞李伯东主的遗产,竟伪造遗嘱,并出言恐吓李伯等。李伯虽不为所惧,但苦未能掌握其罪证,只好多年来让二人逍遥法外。家琳不能接受其父卑鄙所为,大受刺激。其后得美智开解下,决以后多作善事为父赎罪。树佳为新片举行试影会,被片商指为欠缺娱乐性,要他在片中加强一些色情暴力镜头,思敏坚决反对。健仁眼见思敏与树佳来往甚密,醋意大生,竟一时意气质问思敏。思敏不理解其心意,与他发生争执后,拂袖而去。健仁心有不甘,不问因由怒殴树佳一轮出气。树佳不加追究。树佳被绑匪标参。众人皆以为健仁所为,健仁含冤莫白。

第十四集

  警方几经调查下,发现健仁与树佳被绑票无关。健仁得保清白后,决自动请缨协助警方捉拿绑匪,作为对树佳的补偿。健仁从绑匪致电东成的谈话中,发现绑匪为健身院的学员,要施文调查及埋伏,终将匪徒绳之于法,而健仁却受伤。东成托思敏送一笔钱予健仁,作为对他舍身救树佳的报酬,但健仁生性硬颈,拒接受东成好意,令思敏大表为难。健仁奋救树佳之事全城轰动。东成认为此事有助新片的宣传,遂托人事关系安排影片在黄金档期上画,令树佳等大表雀跃。

第十五集

  东成发现锦安利用公司的职权中饱私囊,遂藉提升施文任职一高位,将其权势移在施文身上,令锦安大表不服。思敏的新片试映后,甚获好评,令一干工作人员大表振奋,决再开拍第二部戏。施文抵受不住家琳的冷淡态度,向她苦缠求谅。家琳被其真诚所动,答允与他重拾旧欢。树佳发现东成暗中疏通,才使其电影有上映机会,非但不感激他,还以为他用以标榜自己的势力,其后经东成解释下,父子前嫌冰释。东成收购一纱厂,在合约上订明要继续经营工厂业务,怎料东成见地产市道旺盛,将其地皮改建高尚住宅。家琳因为替东成办理合同文件,被人以为与东成同流合污,令工人失业,家琳内疚非常。

第十六集

  锦安不甘被东成削权,引诱他投资私运军火生意,然后从中谋取厚利,东成揭发,大为忿怒。锦安见再不能在公司立足,自动向东成辞职。家琳翻看公司的旧会议纪录,发现内里提及伯谦来港审核东成集团的贷款,令她记起大明临死前,曾被商业罪案调查科查问有关公司的事,还怀疑二人之死与东成有关。家琳告知施文,二人感事有蹊跷,决合作调查,不动声色地掌握东成的犯罪证据,准备将他绳之于法。施文自觉事业有成,向家琳求婚,但家琳感到父仇未报,还劝施文勿再被东成利用。施文不理会其劝告。锦安在外自立门户,欲与东成争一日之长短,却处处被东成斗垮,令他在经济上面临崩溃。

第十七集

  锦安走投无路之际,迫于将公司卖予另一财团,怎料该财团的幕后主使人为东成,将他赶尽杀绝。锦安失意之余,借酒销愁,醉后向美智吐出大明与伯谦被东成所害之事,令她大表震惊。家琳不断催促施文搜索东成的罪证。施文虽表现甚为戮力,但为着自己在公司的地位,仍不敢正面与东成冲突。锦安从美倩口中,得知施文为伯谦之子后,竟要挟施文,以图减低东成对施文的信任。施文不为所惧,锦安声言报复。施文故意翻查以往公司的秘密文件,发现东成曾贿赂财务公司换取贷款上的方便,几经追查后,证实当年其父因不肯同流合污,竟招杀身之祸。当他发觉自己一直为杀父仇人卖力,顿感内疚非常。

第十八集

  美倩渐觉与锦安格格不入,决与他提出分手,自资小本生意,自力更生,过着平淡安乐的生活。家琳见施文证实其父死因后,仍替东成效力,大为反感,渐对施文心灰意冷,决与他斩断情丝,令施文难于接受。锦安获悉东成乘金价动荡之时,下重本炒「淡市」,还游说江兆宁及一日本财团,连手「托市」,令东成阵脚大乱,迫于出售其公司证券套现「补仓」,令东成集团元气大伤。东成为挽救公司陷于经济危机,四出要求援手,疲于奔命,终告体力不支,晕倒车上,被送入院休养。

第十九集

  东成挂虑着公司的经济救亡工作,拒绝留院休养。美智眼见东成为工作狂而不理健康,担心不已,精神大受压力。树佳与思敏接触日久,彼此间感情渐趋成熟,到谈婚论嫁阶段,仲平闻讯大力反对,但思敏却不理会。锦安失意潦倒之时,想起毕竟美倩对自己真诚关怀,决向她求婚。美倩被其真情所动,终答应婚事。韦小姐从加国回港,欲与东成合作跨国业务,东成求之不得。另一方面,韦小姐仍对施文有兴趣,引诱他幽会,被施文拒绝。美智终抵受不住精神压力,再向东成提出离婚。东成苦劝无效,着她在树佳婚礼后再办理手续。家琳逐渐掌握到东成的商业犯罪证据后,将资料交予廉署调查。东成恐被牵连事业与名誉扫地,对家琳起杀机。

第二十集(大结局)

  树佳不相信家琳会陷害东成,预先走上家琳车上,迫她作出解释,怎料东成已派人破坏汽车零件,令二人遭遇交通恴外,树佳奋勇救家琳跳车逃生,而自己却葬身崖下。美智受亡子之痛,大受打击,在灵堂上呼天抢地,当众指责东成害死树佳,令东成更加难过。东成受到重重打击后,顿觉繁华梦醒,对一切采取消极态度,竟亳不挽留美智,答应签字离婚。施文见东成得此下场,劝家琳放弃出庭指证其罪行。家琳以为施文始终帮着东成,决狠心离开施文。其实东成心灰意冷之时,欲将一切产业交给施文,究竟施文会否接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