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话说一对名为大不良(杨群), 小不良(苗侨伟)的男子, 劫走了一前往西方国家, 准备参加飞行竞赛的热气球, 却因气流侵袭而降落三不管地带的妓院!三不管地带乌烟瘴气却又十里洋场兼而有之, 其中最风靡四周的, 是一所以奇技表演引人入胜见称之妓院. 妓院老板娘常念奴(李司祺)对《催眠术》, 《传心术》, 魔术及一切中西文化甚有心得, 众人皆对她大表倾慕. 此时正值岁晚, 奴占卜得知祸害将至, 但只要容纳祸害便可让灾害化险为夷. 奴因此私下收留了乘坐异物兼身份不明的大小不良. 大小不良精灵滑头, 在妓院大受欢迎, 更惹得众妓为他们争风吃醋, 奴为此大伤脑筋. 与此同时, 妓院又来了一个记忆全失的绝色少女~ 野孩子(冯宝宝), 官府亦加紧追查异物及大小不良的行踪, 一切风月奇情怪事亦随之而生...

分集剧情:
第一集

  话说琉球群岛之一个气球,准备前往西方国家参加飞行竞赛,但因遇气流侵袭,发生意外,被逼降落台湾海岸。 大小不良二人遭日人追杀,于是趁机抓着气球升上高空,气球一直飘至中国沿海地带,被当地农民误为怪物,纷纷走避。

  妓寨的主持人常念奴,对鬼神之事十分迷信,所以当祥林嫂不慎将吕祖爷灵位推倒,也被念奴责骂。最近,念奴心绪不宁,认为必有怪事发生,除往占卜问卦外,还命众人处处小心,这时气球一直飞至念奴居所,将灵犀、相思、元宝、金锭等吓至惊惶失措,立刻跑往告诉念奴,后气球被吹往阳台,金锭、元宝用棍敲打藤篮,小不良一个不小心跌出藤篮外。

  念奴质问二人来历,大小不良诈作言语不通,用手语交谈,令众人摸不着头脑;恰巧官兵经过,念奴准备将二人交给官府,及后方醒起占卦之事,以为二人乃白虎天狗临门,急忙将二人藏在地牢。

  官兵巡至念奴居,念奴等人极力掩饰气球之事。

第二集

  淑人到地窖浴池洗澡,大小不良以为毕专员等官兵回头抓捕二人,立刻潜入水中,但因呼吸困难,二人先后冒出水面,淑人吓晕。

  念奴为免大小不良逃走,将二人用手扣锁着,大小不良知横眉能用勾魂眼移动对象,遂请求横眉替二人解开手扣,但横眉怕念奴责怪,不肯答应,大小不良无法,只好自行施展功夫脱困。脱困后,潜出地牢,无意中看见寨中各人练功情况,知众妓女技艺不凡,因此处处小心。

  树林中时有黑色物体闪过,祥林嫂以为苦儿未死,但念奴十分怀疑,金锭、元宝献计,捕捉黑色物体。

  一日,念奴居招待外国游客,命祥林嫂预备酒菜,祥林嫂在厨房发现泥人脚印,及后泥人野孩子被元宝所设之陷阱所困,倒吊在树上,及后方知野孩子原来是女儿身。

  另一方面,念奴又发觉日间道貌岸然的毕专员,夜间则变成喜欢让人使唤的怪人,令念奴摸不出头脑。

第三集

  莲叶、莲蓬替野孩子梳洗一番,穿上朴素的女服,念奴赫然惊为天人,尤其野孩子一双大眼睛硲硲生光,令人神往;但念奴追问野孩子的身世时,野孩子毫无反应,后更放声大哭,各人猜想野孩子身世可怜,而淑人则怀疑野孩子乃其故乡蟾蜍之妹,却找不出证据。

  大小不良在相思及灵犀面前讲述旧事,故意编造英雄事舻,令众婢女十分倾慕,元宝及金锭不值大小不良被崇拜,常设计捉弄二人。

  野孩子到火炉找回泥衣,被小不良发觉跟踪而至,并抢去泥衣内的物件,野孩子气急败坏,一怒而去。

  念奴为追查野孩子身世,将催眼药让野孩子服食,但一无所获。不过众人从野孩子的说话中,怀疑野孩子是杀人犯。

  念奴丈夫卢有剑漏夜归来,念奴对卢十分忌讳,却仍对卢装出关心的样子,念奴居内上下人等听闻卢甫归,纷纷到来拜见。

第四集

  念奴与卢有剑倾谈之际,野孩子突走进堂中,卢见野孩子目光呆滞,心感奇怪,念奴将野孩子的来情一一告之,希望卢将野孩子的面貌绘画,发散给附近数县,找寻野孩子的亲人。

  卢有剑欲得气球之踪迹,于是着手追查,念奴本早知气球及大小不良收在念奴居,但因为卢在钱银上有所争执,不肯告知,让卢空手而去,并吩咐各人不准对任何人说出气球之事。

  一日,野孩子找大小不良,希望小不良能助其追查身世,因为她对往事,毫无记忆,但小不良却说事不关己,己不劳心,没有理会她。

  念奴居安装电线,众人感好奇,纷纷前往观看,不久即灯火通明,众人一阵欢呼。

  念奴鉴于年近岁晚,发生种种不祥之兆,于是到慈航庵请求大师指点迷津,岂料遇见毕专员及其妻子正在上香。

第五集

  毕妻阿琴昔日已与念奴相识,但碍于身分,并有侍女在旁,不敢相认,及后毕妻谴走侍婢,与念奴略谈旧事,但念奴表现不安之色。

  卢见念奴自制的骽卷被随处抛弃,怀疑念奴与他人相好,于是向淑人追问,淑人一时哑口无言,幸金锭人急智生,诈称骽卷乃被人偷去,卢始息怒意。

  一道士冲入念奴居,表示进来除去妖魔鬼怪,横眉一直尾随道士往后山,道士将两包药粉交给横眉,谓药粉可除去女小人,横眉深信不疑。原来道士乃琴派去,欲以药粉害死念奴。

  姚副官带同兵士到河中打捞一洋人尸体,并向念奴探问线索,但念奴毫不知情。

  野孩子原来懂得弹琴,念奴认为仍有可取之处,安派野孩子在姚副官跟前表演,博得姚之赞赏。

  野感纳闷,到河边呆坐,忽见一大布袋飘流而至,于是与小不良拆开布袋细看,赫然发现一衣着名贵的女尸藏于布袋内,唤起野孩子的记忆。

第六集

  野孩子从女尸胸前拔出硬物,一看竟是长约五寸的金属条,惹起野孩子一阵思潮起伏,想起前尘往事,悲从中来,不禁泪如雨下,但为免小不良察觉,强装若无其事,同时二人为免惹祸上身,合力掘开泥地埋藏女尸,并取去女尸身上名贵饰物。

  姚副官威逼利诱,要念奴作媒,收野孩子为黑市夫人,以传宗接代,但野孩子坚决不肯答应,幸翩翩及双飞将姚灌醉,并由念奴设计,命野孩子诈称当晚已成好事,怀有姚之骨肉,以暂避姚之苦缠。

  横眉与念奴不和,暗把道士的药粉落在念奴的药中,念奴喝后,欲火焚身,向大不良投怀送抱。不久祥林嫂的瓜田又遭受虫害,念奴知是琴所为,十分愤怒。

  野孩子与小不良日久生情,一起与众人往河上垂钓,各人正在畅游之际,上官梦魂突然出现,野孩子一见梦魂,立刻发足狂奔。

  梦魂到念奴居中说出野孩子的身世,小不良知梦魂原为野的旧情人,十分伤心。

第七集

  琴对念奴仍怀恨在心,派两名军官到念奴居,假称要念奴往官府答问有关气球之事。念奴不虞有诈,跟两人离去,岂料到达一荒地后,被两人扎起吊在树上,虐待一番,琴更指责念奴虐待毕专员,虽然念奴道出毕患有怪病,但未获琴相信,后来还在树的周围放火。

  小不良见念奴迟迟未返,以为念奴已把收藏二人的事招供,欲乘夜逃走。逃走时,小不良想从念奴的八宝箱中取回女尸饰物,被元宝及金锭阻止,同时上官梦魂亦来到,企图抢去小不良手上饰物,及试探饰物的来源,但不得要领。

  大小不良知卢有剑归来,逃跑至山林,忽见念奴俯伏在地上,原来念奴被琴折磨一番后,终被释放,念奴知卢回来并非好事,于是立刻赶返念奴居。

  卢知念奴原来一早已把气球及大小不良收藏于地牢,十分气愤,念奴又指责横眉放走大小不良,横眉反唇相讥,指念奴与人鬼混,卢本气上心头,幸金锭、元宝替念奴解围,卢气难下,不久即离开念奴居。

第八集

  野孩子希望念奴主持正义,对付上官梦魂。于是念奴假作招魂上身,逼上官说出实情,才知河上的女尸乃梦魂所杀,野孩子痛恨上官的为人,对之斥责一番,但上官仍咄咄逼人,野孩子引梦魂跳入魔术箱,由金锭及元宝设陷阱将梦魂冲出大海。

  相思、灵犀吃下横眉的药后,翌日脸上即起了一大黑眼圈,念奴虽知是横眉所为,却无能为力。

  念奴为琴所逼,预备新年后暂停营业,直至毕专员夫妇离去后才重张旗鼓,淑人为此事十分伤心,对着毕抱头痛哭,琴知毕夜间到念奴居被淑人鞭打,于是女扮男装到念奴居带毕离去,琴一见毕怪模样,十分气愤,并向淑人发泄怒气,一剑刺向淑人,却阴差阳错下反刺中自己,晕倒地上,琴醒来后,毕与之一起离去。

  横眉对相思及灵犀之事感到内疚,于是向念奴道歉,并决意离开念奴居。

第九集

  相思、灵犀眼病痊愈后,请求念奴撮合她们与元宝及金锭好事,获念奴答允后,快慰异常。另方面大小不良经过多日修补气球后,已将气球修理好,准备新年后另往别地方。

  年廿八之夜,卢有剑迟迟未返,念奴更是心烦意乱。而小不良与野孩子因为上官梦魂的事,至今仍耿耿于怀,小不良更对野孩子出言侮辱,野孩子怒不可遏,怒掴小不良,小不良方感歉意。

  横眉在火车上遇见卢有剑,但横眉不敢回念奴居,只托卢向各人问好。卢返念奴居后,向念奴提出要暂时到康港避风头,念奴不料有此一着,喜出望外,而淑人因终日闷闷不乐,卢答应带淑人同往康港散心,念奴亦乐得摆脱卢,临行嘱咐淑人及横眉照顾卢。

  念奴知小不良对野孩子念念不忘,于是设计撮合二人好事。

第十集(大结局)

  常念奴与野孩子为要试探小不良的诚意,便施行苦肉计,由念奴当着良面前把野孩子推下火车,小不良中计,终日郁郁寡欢,大不良冷眼旁观,知悉常念奴的计谋,要念奴对小不良说出真话。念奴见小不良对野孩子真的是情深一片,便对小不良说出野孩子藏身之所,小不良飞奔赶往相见,经此一事,二人间之感情更为巩固,并计划一同乘气球远走他方。

  另一方面,大不良与常念奴早已暗生情愫,但却又不敢把真情流露。此时,祥林嫂的叔伯要把她捉回去改嫁,祥林嫂便向念奴求助。大不良见状,乘机讨念怒欢心,把祥林嫂之叔伯教训一顿。但念奴却仍不为所动保持其冷傲。

  大不良见念奴不为所动,便与小不良乘气球离去。起飞之际,念奴终忍不住内心感情,恳求大不良留下,但此时气球早已飘远,同时,野孩子苦候亦不见小不良踪影,心灰意冷,独自离去,到底常念奴、野孩子与大小不良这两对欢喜冤家能否终成眷属,请留意收看大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