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明天不一样》剧中主角家全(黄日华饰)及行(郭耀明饰)分别为不同环境长大之大时代青年,全为人粗直,常惹是非,且有一对儿女,是时下早婚爸爸的写照,而力行则是个前途一片光明的建筑工程师,但命运之神的作弄,两人因犯错而入狱,经过在狱中的相互扶持,从此上天将他们的命运紧紧连结在一起。行和妻子婉仪(余诗曼)因处逆境而生嫌隙,走上分居之路,而全则与芷珊(陈法蓉)产生了微妙的友谊。

  在逆境中求生存的全,有志难伸的行,及善良婉柔的仪和乐观的珊,他们在逆境中求生存,感觉就像是你我故事的浓缩,故事尾声,行又恢复了工程师的本业,全也在报业上找到了目标,正当一切都值得庆祝之际,婉仪的哥哥和弟弟竟然为了赚钱不断使用卑劣手段,在工地偷工减料。

  行为了阻止悲剧的发生请求全协助入沙井找出底面层水泥的厚度是否合宜,却遭仪的哥哥,弟弟陷害,一切陷入危机中,幸得众兄弟之支持与鼓励,掉入了沙井的全和行得以脱身,最后行夫妻合好,全也拥有了珊和子女的心。

  节奏明快,友情和爱情环绕的好剧,不容你错过......

  任职地产公司的力与地盘工头全因分别冲动犯事,被判入狱。二人在狱中相遇,经了解化敌为友,更结识了乐于助人的社工珊。力刑满出狱,本欲重新开始,却遭人连番白眼,在岳母的冷嘲热讽下,一时意气与妻仪分居。另一方面,全出狱后,与力一同开设装修公司,昔日同仓囚犯纷纷投靠,公司业务渐有起色。力重新获得专业资格,有机会重新振作,但为个人声誉及前途,竟渐渐疏远一众释囚。全独力难支,装修公司陷入困境,幸得珊鼓励,二人患难见真情。力小叔因为私利偷工减料,引致地盘意外,全等人都被困塌土之中,生命悬系一线……

分集剧情:
第一集

  陈力行巡视建筑地盘时,巧遇工头周家全,由于合力抢救地盘火警互相留下印象,家全独力照顾女儿惠敏和儿子伟杰,因为性情暴躁和惠敏时常发生冲突,惠敏私下参加美少女选举得奖,被家全责骂而离家出走,暂住姑妈周家碧家中。

  力行与妻子麦婉仪非常恩爱,婉仪有喜令力行对她更加照顾;而力行小舅世豪串谋工地判头老李偷工减料,令到沙井不停渗水,家全手下蛇仔明一时贪钱,不惜冒险而葬身沙井,家全一怒之下,用氧气筒打伤老李,被警方控告伤人,而力行因心情欠佳,饮酒后开车而发生交通意外。

第二集

  力行酒后驾驶误杀途人,被警方起诉,心情非常恶劣,加上世豪推波助澜,终被公司辞退。

  家全为了办理蛇仔明身后事及争取合理赔偿,不理会警方警告,四处生事:而伟杰在学校和同学打架,老师见家长时反被家全无理取闹,惠敏因此对家全更加不满,父女关系更加恶化。家全看见老李被自己打至重伤留院,心中有愧便承认伤人罪,被判入狱九个月。大舅世康假意帮力行请来御用大律师,误导力行认罪而被判入狱半年,婉仪听闻判决后晕倒。

第三集

  力行担心婉仪的病情,同时在狱中又不习惯毫无自由的陌生环境,常常被囚犯欺负,而要求福利官代致电回家又不容许,心情非常低落。

  婉仪难产后,虽然身体虚弱但又想去探望力行,却被其母赵美真阻止,而婆婆张玲连日来辛劳,终于晕倒家中。力行因为没有亲人探监,情绪更加恶劣。铺导官司谭芷珊首次入狱介绍工作细则,反叛被狱中囚犯戏弄,而家全和同仓的大丧不和,被调到和力行同仓。力行精神越来越差又不合群,引来仓头李成反感,处处针对他,终于力行精神崩溃而自杀。

第四集

  力行受不到压力想自杀,幸得家全及时阻止,而止珊获知力行因为想知道妻子消息,于是自动请缨致电给婉仪,不过被美真从中作梗,芷珊不能直接和婉仪接触。家全因为得罪大丧,在洗衣房被大丧偷袭,幸得李成和力行相救;而惠敏本想到杂志社追问封面被滥用一事,反被同性恋者YAN说服,答应拍摄写真。

  婉仪为了房子的按揭四处奔走,刚巧房子是旧情人刘仲年的公司所有,婉仪只好请求仲年帮忙,而仲年有意再追她,故乐意相助。芷珊兴致勃勃办旧生会,反叛被大增值利用来向家全寻仇。

第五集

  家全为拯救芷珊,被大丧所伤入院留医,芷珊非常感激而对他的家人更加关心,当知道YAN对惠敏有非分之想,便和好友Connie揭穿Yan是同性恋,令惠敏非常感激,同时,芷珊亦发现家全对管教子女方法有问题,好言相劝但家全不领情。

  芷珊怀疑婉仪和仲年有不轨行为,不惜利用世豪对她的追求而接近婉仪,而婉仪为了生计,接受仲年建议,为他的豪宅重新设计,又找来世豪帮忙装修工作。家全、力行和李成患难见真情,成为好友:一日三人出外剪草,李成不小心跌落沙井,家全冒险入沙井救李成。

第六集

  家全和力行合力将李成从枯井中救出,婉仪知道力行快将出狱,忙着为他收拾房间,又要为仲年的别墅装修而赶工。一众监友为力行庆视出狱,力行感动,但又为出狱后找工作而烦恼。出狱当日不见婉仪来接,感不安。

  有人请力行到大陆做烂尾楼的建筑师,他欣然接受。家全出狱后得同事关照找到工作。可惜判头李公报私仇,家全无奈离开。家全跟踪惠敏,以为她被骗拍三级广告,惠敏愤然离家到Connie家暂住,家全寻至且撞破大门而入,发现屋主竟是芷珊。

第七集

  家全被带回警处,互相指责对方不是,芷珊为息事宁人不予追究,但家全与惠敏关系恶化,唯有到更新之家暂住。判头李四处散播谣言,令家全找工作处处碰壁,心情恶劣。伟杰以为家全不再回家,到球场等候,家全怒责他逃学,掴了他一记耳光,自始伟杰一见家全即产生恐惧,再接受心理辅导。

  力行的工作能力受老板及同事赞许,正感安慰,可惜被一赵姓港高揭穿自己曾坐牢,即被王老板解雇。力行沮丧地回港,看到婉仪盛装赴宴,跟踪后见她竟与仲年约会,怒火中烧。

第八集 (电视剧情大全 http://www.tvpad.cn/)

  力行认为仲年对婉仪心怀不轨才帮助他们,宁愿*买房子也要还钱给婉仪劝阻无效。力行怒掷支票给仲年,要他远离婉仪。芷珊目睹一切,见他情绪不稳,建议他到更新之家暂住一晚。更生会为释囚开设公司,家全为生计负责到其他公司做清洁工作。

  家全见伟杰与同学打架,更从铁丝网上掉下送院,心理医生指家全情绪问题导致伟杰怕他,要他接受心理辅导。世康怂勇仲年收购益辉公司,更私自将婉仪与仲年合照给予杂志记者,力行见到杂志上的合照,醋意大发,要与婉仪离婚,婉仪心如刀割。

第九集

  志伟和美真知道婉仪要离婚,美真非常赞成,志伟则劝她多为力行想想再决定。家全接受心理辅导时显得不耐烦,芷珊好言相劝,还替他约伟杰去玩。伟杰初时对家全仍心存芥蒂,其后见家全打保龄球拿满分,也感自豪,继而芷珊怂勇二人玩碰碰车,父子距离拉近。家全觉芷珊亲切可人,顿生异样感情。

  仲年听到婉仪可能离婚,神情一喜,世康看在眼内,为了攀附仲年,决定拆散婉仪与力行,于是与美真合谋诱骗二人互相签署分居协义,婉仪心痛力行如此绝情,签罢即晕倒。

第十集

  力行申请入住更新之家,芷珊见他落泊模样感心酸。美真建议婉仪到天津散心,机上遇到仲年,婉仪知美真暗中作梗。家全满心欢喜在开心世界等待伟杰出现,芷珊说他不肯出来,二人去玩,希望赢取摇控跑车给伟杰。

  颓废的力行一时万念俱灰下跳海自杀,幸芷珊、家全及时救回。家全等人被鞋店女售货员陷害偷鞋,幸被芷珊找出真凶。酒吧内,女售货员带男女向芷珊寻仇,家全以斗酒吓走他们,Connie见状,对他印象改观,芷珊家全互相发现有微妙感情。

第十一集

  家全在酒吧救了芷珊和Connie后,Connie对他的印象改观,并且产生了好感而千方百计接近。力行自从和婉仪办了离婚,情绪十分低落,幸得芷珊不断开解,重新振作,并且答应和家全一齐在协群工作。

  李成出狱后无所事事,冒认惩教官取得家碧的信任,当遇上家全后,又在家全工作的清洁地点,偷了几支名贵香水,低价卖给家碧的左邻右里,其他还偷家碧的钱,家碧致电家全告诉一切,才揭发李成的恶行。

第十二集

  在家全的请求下,更生会不举报李成偷窃,芷珊到被窃公司求情及赔偿,但却失去唯 一一个顾客;不过,家全和力行在芷珊的鼓励下努力寻找新顾客。

  Connie为了接近家全,自愿代芷珊带伟杰去看医生,并以家人身分和医生理论,令到两父子非常尴尬,不过,两父子因而增加感情,隔膜渐渐打破。在芷珊的努力下,世豪答应聘请协群到公司做清洁工作,以取得芷珊的欢心,而力行并不知道所清洁的地点,便是婉仪的公司,两人见面时非常尴尬。

第十三集

  力行得到芷珊的鼓励,勇于面对婉仪而不自卑,家全看见力行和芷珊情渐有增长,非常不开心但默默忍受。婉仪因为力行在人司做清洁工作,时常心神恍惚,而世豪为了左右逢源,力劝芷珊不要叫力行来清洁,但被芷珊拒绝。

第十四集

  世豪想藉着火警阻止力行来公司,以锡他和婉仪有机会现见,不过,仲年和婉仪不想追究,令到世豪无奈。家全关心惠敏和伟杰的态度,令他们关系日渐改善,而力行有感婉仪环境比自己好,觉得自愧不如。

  世豪借意和芷珊商量 事情有,乘机接近她,芷珊不以为意,世豪乘芷珊有些醉意想轻薄她,幸得力行和家全阻止,双方大打出手,一同带回警处。仲年和婉仪到警处保释世豪,遇见力行大家非常尴尬。家全看见天明和惠敏回来,大力反叛对他们来往,并出手追打天时而令惠敏反感。

第十五集

  家全强烈反叛对惠敏和天明来往,令到两姐弟反感,而家全为了警告天明,跟中农他来到运输公司,看见大丧正和天明的老大大哥龙争执,家全偶然地救了大丧。力行和家全知道大丧曾做过报摊,认为协群可从事此项工作,于是大丧负责联络报摊判头天哥,刚巧新市镇东涌正在开发,答应将报摊判给协群,不过要讨十万元按金,协群等人四处筹钱却仍不够,幸得力行岳父帮助,才解决问题。

  婉仪和仲年感情渐有增长,而家全千方百计阻止天明和惠敏来往,在山顶和天明大打出手,意外地和芷珊滚下山崖。

第十六集

  家全和惠敏因为天明又一次被带回教导所,双方关系更加恶劣;协群接了东涌一带的报档。负责分发报纸,虽然大家非常努力,却因东涌是新市镇,生意并不理想,幸好力行想出上门免费派纸服务,生意大增。

  婉仪经不起仲年的苦苦追求,终于接受了他,但对力行念念不忘,而力行和芷珊的感情亦大有进展。家全的前妻欧丽琪回港寻找子女,相约家全见面。协群因不交保护费给大哥龙,被龙的手下放火烧协群,而婉仪刚送完力行回公司,知道力行在火场,不惜冒险入内。

第十七集

  婉仪为了救力行而受伤入院,两人患难见真情,芷珊看见忐忑不安,大丧知道大哥龙放火烧协群,于是带齐武器去寻仇,芷珊和家全为了阻止他们的行动,不惜冲过警方所设的路障。

  丽琪用物质来满足惠敏和伟杰,令到家全非常不满,而丽琪发觉伟杰情绪不稳,追问家全;协群继续派报纸,令到大哥龙非常反感,于是伏击芷珊,幸得家全拯救,而大哥龙一干人等亦被警方拘捕。仲年向婉仪求婚不遂,知道婉仪对力行余情未了,于是愿意给力行一个机会到他的公司工作,公平争取婉仪。

第十八集

  芷珊害怕力行和婉仪旧情复炽,反对力行到益辉帮仲年,但家全赞成,并鼓励他重新振作;丽琪带惠敏和伟杰到酒店玩,两姐弟和丽琪的外籍丈夫相处融洽,令家全非常不快。

  Connie对家全苦苦痴缠,令家全非常反感,因而发泄在芷珊身上,并说出感情的事要双方面,就像力行对婉仪一样,芷珊明白到力行始终最近的是他的妻子,所以当力行提出分手也非常平静。力行全情投入工作,并得到仲年的支持,世康和世豪知道仲年利用力行来对抗他们,心知不妙。丽琪到家全的公司,争取两姐弟的抚养权,被家全拒绝。

第十九集

  家全和丽琪争夺姐弟的抚养权,惠敏知道后非常愤怒,独自到卡拉OK发泄,得罪了卡拉OK的人,幸得天明相救,逃到公园找芷珊帮忙,而芷珊用计令两父女互吐心声,家全为救惠敏受伤入院。

  力行经过初步的调查,知道有人偷工减料,不过没有证据,经家全提点后,便深入调查每天到达工地的泥头车,期间更得到婉仪的相助,两个隔膜渐渐消除。惠敏和伟杰都不想离开家全随母到澳洲定居,而丽琪亦不勉强他们,便答应带他们到日本旅行。伟杰和同学打架,害怕被家全责骂,竟不理家全呼叫,冲出校园。

第二十集——大结局

  家全发现自己不是位好父亲,差点害死伟杰,于是决定放弃抚养权,答应丽琪带两姐弟到澳洲。力行证实有人偷工减料,不过没有证物证明,世豪和世康知道力行找不到勘查公司,而限期亦将近,所以非常放心,方知道家全帮忙,便布下陷阱,令李成因贪心被捕,影响勘查工作。

  家全等人被释放以后,马上进行勘查,终于找到证据,不过泥土松脱,家全和力行被困地底,生命危在旦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