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走在迂回曲折、荆棘满途的人生路上,试问有多少人能真正战胜重重挑战,为个人目标前进呢?

  励志时装长剧《挑战》,环绕着几个年青人与现实的抗衡而发展;揭露了大企业的权力争夺,亦描绘了小人物的争扎向上。

  故事主人翁周剑虹﹝梁朝伟﹞,由于其母当年的一段三角恋爱,导致他出世后竟不知生父是谁。剑虹的母亲生产时难产而死,他由两个父亲周荣及邹有共同抚养。剑虹大学毕业后,先后结识女督察谢碧华﹝翁美玲﹞及女律师林少文﹝陈敏儿﹞,两人均在他心里留下深刻印象。

  剑虹在一珠宝公司觅得理想工作后,便努力争取表现。在一次洽谈生意中,发现上司及一些同事竟然瞒着公司从中渔利,遂向董事长杨兆安投诉,因而甚受赏识。

  兆安之外孙江天伟﹝吕良伟﹞经剑虹介绍而认识少文,积极展开追求。与此同时,少文知悉剑虹只视自己为知己,故接受了天伟的爱意。但剑虹、碧华、天伟及少文间的感情发展。忽离又合,始终纠缠不清。

  此外,兆安无意中查悉周荣竟是他与前妻所生之子,剑虹亦是其孙,大感兴奋,决定要栽培剑虹,准备使他日后接掌珠宝公司。此事给其子杨志坚知悉,大感愤怒,故设计欲令剑虹离开,清除异己,实行他的夺权计划。

分集剧情:
第三集

  碧华为息事宁人,劝长有与周荣和解,时谢启昌适逢其会,在旁煽风点火,终使长有起诉周荣。碧华对启昌此举甚为不满。剑虹对长有及周荣不满,对二人态度冷淡。有、荣为使剑虹原谅,唯有和解。剑虹于一偶然机会下认识林少文,二人工作上俱未如意,互相勉励一番,颇为投契。剑虹目睹劫匪阿希抢劫珠宝,事后并充任证人,认出阿希,但事主与警方俱错认吕子良为劫匪,起诉之,子良向剑虹求助,剑虹向碧华证明自己之超人认忆力及辨别颜色能力,碧华虽相信剑虹,但对整件案情于事无补。剑虹介绍子良往找少文求助,子良对少文却毫无信心,少文激发起雄心,加倍努力接办此案。审讯之日,少文表现出色,杨兆安聆讯,对剑虹之辨别颜色能力极欣赏。及后碧华提出剑虹乃子良老师,少文处于劣势,要求押后审讯。剑虹决助少文查案。剑虹邀荣、有等人帮助追查阿希,碧华亦率众警侦察,最后荣、有等人误事,惊动阿希,阿希抢去警枪,挟持剑虹。

第四集

  碧华及时赶至拘捕阿希,子良得以洗脱罪名,但已因此失去工作。剑虹介绍他与沈国杰等人合资经营小型钻石工场。何佩佩从台湾回港,不知已被国柱抛弃,见自己住所为有、荣所租住,三人发生误会,佩佩欲找国柱询问,国柱命启昌讹称自己已往日本,避而不见,有、荣见佩佩可怜,收留之。荣、有对佩佩俱有意,大力讨好佩佩,二人各出奇谋,及后周荣痔疮发作要入院动手术,佩佩对他悉心照顾,周荣甜在心里。而长有亦不甘后人,与佩佩晚晚到处狂欢,亦乐也融融。剑虹洞悉二人心事,常故意作弄二人,使荣、有尴尬不已。

第五集

  剑虹劝荣、有二人尽早作出抉择,但二人俱坚决不肯放弃佩佩,继续展开竞争。剑虹往启昌处查询佩佩之身世,碧华误会剑虹对佩佩有意,天才加以解释,碧华乘机打探剑虹之身世。荣、有向启昌查询佩佩身世,启昌洞悉二人动机,讥讽之。及后启昌发现谢文超乘坐荣之的士离去,启昌惊愕之余,向荣、有追问文超所往何处,反被二人玩弄。剑虹助启昌寻回文超,文超对剑虹不满。而启昌获悉文超讹称自己在加拿大读书,其实在港金屋藏娇,启昌教训文超一顿。国柱欲与佩佩重修旧好,命启昌从中撮合,佩佩欣然重投国柱怀抱,搬离周家,荣、有误会被启昌作弄,三人扭打一起,佩佩欲劝解,反被推出街外,险被汽车撞倒。

第六集

  荣、有不忿失去佩佩,互相指摘对方,再起争执,剑虹悉心调解,才平息风波。玉珍等人筹备开山寨厂,因不懂英文条约,托剑虹往找少文帮忙,剑虹因而睹文父向少文索取金钱,少文尴尬不已。周荣在超级市场中与莫爱发生争执,周荣对莫爱留下坏印象。及后莫爱认识剑虹,主动到虹家驱邪,再遇荣,莫爱心中实喜荣,但周荣则甚讨厌莫爱。剑虹到高雅珠宝公司见工,江天伟接见,天伟对剑虹甚满意,征得兆安同意下,聘请了剑虹及另一人谭登。剑虹需十万元铺保才可上工,佩佩有心帮忙,但国柱不允。荣、有欲向莫爱求助,莫爱对周荣有意已久,加以答允。

第七集

  剑虹到高雅上班,与谭登同跟随郑保罗负责珠宝推广工作。保罗要二人于一星期内交出推广红宝建议书。兆安介绍少文与天伟认识,天伟对少文印象颇佳,邀少文为高雅之法律顾问,少文欣然答允。剑虹画鬼脚输了,要在周末下午返回保罗之办公室喂鱼,途中遇少文,邀之同往,二人进入保罗之办公室后突然停电,二人无法开启电门,被困于办公室内,剑虹触动火警钟求救,终被救出,剑虹与少文因此而互相有更深认识。剑虹依期交出建议书,甚得天伟赞赏,保罗嫉妒不已,向杨志坚告状,志坚欲使天伟辞去剑虹,天伟却坚持公事公办。少文因其父之劣行而自卑,剑虹开解之,少文向他说身世,剑虹亦说出自己的,藉以劝勉少文一番。红宝推广计划中,剑虹与保罗发生意见,剑虹向天伟争取,天伟认为剑虹越级,不予理会。

第八集

  天伟向保罗暗示一番,保罗自知理亏胆怯,伺机将责任推往剑虹身上,剑虹乐于无拘束的发展其计划。一大客户从外国到港,兆安欲试天伟之办事能力,命他往接洽生意,天伟失败而回,志坚出马,一说即合,天伟气愤不已。及后剑虹无意中查悉该客户乃骗子,忙通知兆安,拆穿骗局,在事件中,志坚被发现从中落格,兆安甚感不满,对剑虹则更赏识。江扬帆被邀替歌星苏珊娜之演唱会作服装设计,因而早出晚归,宝琪甚感不满。苏珊欲借高雅及宝琪之珠宝穿戴演出,扬帆向志坚询问,志坚反对,并向宝琪煽风点火,导致宝琪与扬帆发生争执,天伟对宝琪相劝,宝琪终肯借出珠宝,但扬帆自尊心受损,借酒销愁,醉后乘坐长有之的士,晕倒,长有扶他回周家,扬帆与荣、有颇投契,剑虹通知天伟、宝琪前来相接,宝琪误会荣、有乃帆之猪朋狗友,三人展开骂战。

第九集

  天伟苦劝扬帆回家,扬帆坚决不肯,要暂居周家,自力更生。宝琪为迫使扬帆回家,对他经济封锁,荣、有不值琪之所为,鼓励扬帆,剑虹亦让扬帆替其广告负责服装设计。扬帆雄心万丈,欲借高雅之名贵首饰配衬其服装,剑虹向天伟请示,天伟不允,剑虹转向兆安征求,兆安感其热诚,答允。荣、有邀佩佩任模特儿,拍出来之广告甚得兆安赞赏,兆安并藉此安排机会让扬帆与宝琪和好,而虹、伟亦消除隔膜,开始发展友情。天才对碧华死缠烂打,碧华烦扰不堪,故意与柏刚亲热,欲使天才自动死心,谁知天才更变本加追求碧华,碧华反感不已。

第十集

  天才为讨回碧华欢心,将责任推在剑虹身上,碧华对剑虹不满,剑虹获悉后欲向碧华解释,碧华不理,舜玲冷眼旁观,察觉出碧华对剑虹之情意。少文见剑虹紧张之情,亦感不安。剑虹再向碧华解释之时,碧华被匪徒袭击,剑虹为救碧华而受伤,荣、有因而对谢家更不满。天才向碧华说出真相,碧华自知错怪好人,赶往向剑虹道歉,二人冰释嫌。马骝头因屡被碧华拘捕,痛恨碧华,设计陷害碧华贪污,碧华因而被调查,烦扰不已,对剑虹的态度亦因而冷淡,剑虹向少文诉苦,少文自知与剑虹无望,遂与剑虹合作证明碧华之清白。玉珍及子良等人因得剑虹之助而接得高雅之生意,完工后邀剑虹、碧华及少文往郊外度假,天伟为亲近少文亦不请自来。天才突然反锁自己于度假屋内,声称碧华若不相爱便自杀殉情。

第十一集

  剑虹发现天才乃装假局,遂与众人作弄天才,教训他一顿。国柱将所有物业转名给佩佩,佩佩兴奋之余,向荣、有倾诉,荣、有气极,互相发泄一番。国柱突然失踪,佩佩向启昌查询,得悉国柱原来早已欠下巨债,只是利用佩佩作替死鬼还债,佩佩为之颓丧。荣、有获悉此事,怪责启昌助国柱害佩佩,因而对碧华亦有不满,三人发生争执,产生误会。剑虹劝荣、有莫再迷恋佩佩,荣、有不理,对剑虹不满。佩佩因避债而失踪,荣、有苦苦追寻下终找着佩佩,适逢贵利阿胜、阿威迫佩佩还钱,长有假扮警察吓走二人。长有陪佩佩散心,遇威、胜,威、胜拆穿长有身分,将二人绑走,勒索周荣,荣为筹钱,找天伟欲卖半粒家传红宝石,兆安为答谢荣曾助帆,以私人身分高价买去宝石。剑虹获悉此事,要通知碧华相助,荣不肯,单独赴会,时警察至,威、胜一怒下斩伤荣。

第十二集

  威、胜斩伤荣后,巡警至,二人再斩伤警察,夺去警枪,碧华率众至,众人驳火,威受伤,胜逃去。碧华迫威说出匪窦地点,柏刚率警围捕胜,长有伺机制服胜,众人终脱险。荣、有邀佩佩往周家暂住,佩佩恐负累二人而婉拒,荣、有以为剑虹从中作梗,迁怒之,剑虹无奈答允若佩佩于三个月内能洗尽铅华,改邪归正,便一切任凭荣、有作主。兆安发现荣所卖之半粒红宝石乃自己当年赠与妻子之物,遂怀疑荣、有其中一人乃其儿子,多番追查之下,兆安见回静英,得知妻子已死,兆安相信荣乃自己亲生子,命阿齐加紧追查。佩佩之坏习难改,荣、有苦口婆心相劝亦无效,不禁大发脾气。

第十三集

  荣、有终不忍难为佩佩,由她往夜店唱歌,佩佩反复思量,终觉悟前非,放弃唱歌,往传呼任职传呼员。佩佩决定另觅新居,却找不到价钱适合的,长有用计骗得莫爱答应廉价租一房予佩佩。佩佩下定决心重新做人,一切劣习尽改,荣、有开心不已,剑虹亦另眼相看。兆安查出周荣确实乃自己亲生子,欲相认,却因不知荣之为人,遂从旁观察其性格,时荣因长有追佩佩占上风,心情烦躁,兆安睹状知荣非可造之材,不禁失望,及后又发觉剑虹办事出色,遂决心加以栽培。天伟邀剑虹担任其助手,剑虹答允。但兆安为磨练剑虹,调派他往助志坚,剑虹感奇怪,仍决定番力以赴,志坚及保罗却感不满,决心整蛊剑虹。

第十四集

  剑虹自知保罗必不会教自己珠宝业的专业知识,遂向天伟求教,但天伟忙于工作,亦只能教知剑虹一二,其它的就要剑虹自己领悟。天伟对少文展开追求,但少文对天伟之追求术不大接受,心中仍然对剑虹未能忘怀。淑仪生日,天伟大阵仗式替她庆祝,藉此讨少文欢心,但少文自感二人背景悬殊,亦不能接受天伟之阔少作风,对天伟颇感烦厌。淑仪发现患上肾病,只余数年寿命,少文伤心不已,找剑虹倾诉郁闷之情,二人再互勉一番。天伟替剑虹向志投诉保罗不肯教剑虹专业知识,志坚表面敷衍,然后责难剑虹一番。

第十五集

  柏刚策动拘捕大毒枭谭锡永,碧华兴奋不已,众人齐心合力,终将锡永拘捕,锡永向卓建基求助,建基挑选众精英协助,少文落选,失望不已。剑虹鼓起勇气向兆安投诉学不到半点专业知识,兆安表面上不加理会,暗地里制造机会予剑虹与锦叔来往,锦叔虽脾气古怪,但经验丰富,剑虹求锦叔收他为徒,锦叔答允。少文为筹钱替淑仪医病,亦决定干一番事业,苦苦思量后,替锡永想出一条脱罪之策,令建基对她另眼相看。剑虹一次出外公干时遇劫,失去珠宝,志坚及保罗乘机推卸责任,要辞退剑虹,锦叔看不过眼,与志坚据理力争,志坚老羞成怒,要一并辞退锦叔,锦叔向兆安投诉,兆安顾全大局,只好劝锦叔退休,剑虹失望之余,自动请辞,兆安不批准,剑虹故意失职博炒,兆安因而教训剑虹一顿,并说出二人之关系。

第十六集

  剑虹获悉身世真相,顿感惘然,并立即往找静英求证,静英无奈承认一切,并要剑虹保守秘密。剑虹仔细考虑后,仍决定离开高雅,兆安徒叹奈何。剑虹介绍锦叔往助杰、良等人,锦叔见杰、良等态度诚恳,加以答允。碧华因少文替锡永辩护而甚感不悦,剑虹获知,往找少文查询,时少文正被锡永痴缠,乘机藉剑虹脱身,却因此惹起天才及启昌之误会,启昌更将此事告知碧华,碧华与剑虹因此而产生误会,幸终能互相体谅。锡永在少文之辩护下终无罪释放,碧华甚为不忿。而少文内心亦甚感矛盾,自责不已,到酒吧买醉,剑虹赶往相劝,搀扶少文离去,碧华闻讯而至睹状,妒意再起,一怒离去。

第十七集

  剑虹扶少文回家,发觉淑仪陷于昏迷,连忙送她入医院,幸并无大碍,剑虹因而明白少文替锡永辩护之苦衷,十分同情。剑虹往探淑仪,佩佩跟至,与淑仪甚为投契,并自告奋勇照顾淑仪。碧华知剑虹曾在文家彻夜未归,甚为愤怒,天才欲替二人调停,却弄巧反拙,碧华误会更深,少文知悉,亲往找碧华解释,碧华不加理会,二人不欢而散。玉麟珠宝公司亏本,欲找人顶让,志坚乘机设计陷害天伟,天伟中计,私自决定购下玉麟,事后债主临门要天伟替玉麟还债,兆安获悉甚为不满。

第十八集

  天伟失意之余往酒吧买醉,醉后与人发生争执,闹上差馆,兆安因此事而对天伟更失望,遂定重掌高雅之大权,并欲再次栽培剑虹。兆安托锦叔教导剑虹珠宝知识,锦叔故意向剑虹透露兆安之苦况,剑虹遂下决心学珠宝,并搬往锦家暂住,以便专心学习。舜玲为替碧华及剑虹调停,往锦家找剑虹,途中遇大鹏,二人一见如故,感情发展迅速。而剑虹在舜玲之劝告下,本欲找碧华解释,锦叔却要剑虹专心学习,剑虹唯有放弃。剑虹苦练之下,短短三个月时间便学晓了锦叔所授之知识。时一大客户向高雅购一巨型黑钻,兆安乘机藉此考验剑虹。

第十九集

  在此买卖中,剑虹与天伟俱因欠缺经验而有所错漏,而兆安原心中早有打算,做成生意后,藉此事教训二人,增加二人处事经验,并要二人以后好好合作。虹、伟二人经一事长一智,二人合作买钻石,大有收获,二人甚为兴奋。有、佩参加电视台之有奬游戏夺标,获双人免费旅游夏威夷,荣因此而甚感不快,佩佩察觉,为免顺得哥情失嫂意,决定让荣与有去旅行,但荣、有却因而同时放弃。莫爱为夺得荣,遂助长有追求佩佩。长有向佩佩求婚,佩佩六神无主,向剑虹求助,剑虹亦感左右为难,爱莫能助。佩佩见长有向自己示爱在先,遂决定下嫁长有,荣获悉后不禁自怨自艾,向佩佩倾吐爱意及求婚,佩佩顿感难以抉择。

第二十集

  佩佩苦苦思量后,发觉自己爱荣较深,遂决定下嫁荣,长有愤怒之余痛殴荣,又多番游说荣放弃娶佩佩,但失败。静英反对荣娶佩佩,长有落井下石,使秀兰与静英反面,弄成僵局,荣、佩烦恼不已。兆安为撮合荣、佩,往找静英谈判,静英气极晕倒,被送入医院急救,荣因而怪责兆安,兆安被逼说出二人父子关系。兆安向众人宣布与荣之关系,众人反应不一,宝、坚则甚感不快。兆安更着荣、虹搬往杨家居住,长有极为不满。秀兰不请自来往杨家探荣,伺机偷走宝琪之珠宝,宝琪发现失宝,大吵大闹,志坚调解。及后荣发现此乃秀兰所为,欲暗中将珠宝放回宝琪房中,为宝琪发现,二人起争执,志坚煽风点火,时虹、伟于生意上亦各持己见,争持不下,四人闹作一团。

第廿一集

  虹、伟等人一发不可收拾,大鹏赶至劝开,志坚落井下石,天伟对剑虹已感猜忌不满。天伟不听取剑虹之意见而做了一宗亏本生意,兆安查问此事,天伟误会剑虹将此事陷害自己,二人再起争执。天伟找少文解闷,但少文仍态度拘谨,及后淑仪病发,剑虹陪少文送她进医院,天伟不知就里,误会二人关系,对剑虹更为痛恨。碧华与柏刚假扮情侣查案,遇剑虹。剑虹误会二人,及后真相大白,剑虹乘机欲与碧华和好,启昌亦怂恿之,碧华却甚为好胜,未加答允。

第廿二集

  碧华原来因恐被误会为贪慕虚荣而不肯与剑虹复合,舜玲加以开解,碧华终接受剑虹之约会,但态度仍冷淡,剑虹再次保证与少文之朋友关系,消除碧华心中之忧虑,二人终和好。天伟按捺不住对少文之情意,强带少文往山顶,不顾尊严地对少文诉尽爱意,少文虽受感动而对天伟之态度软化,但内心仍十分矛盾。荣自搬往杨家后,生活枯燥无聊,往找长有斗气,二人一时感触,互诉心声,但长有感二人身分悬殊,劝荣返杨家。荣不理,决定搬回与长有同住,兆安闻讯大怒。

第廿三集

  剑虹欲与荣一起搬离杨家,荣劝他留下陪兆安。剑虹为使兆安明白荣,安排兆安往访周家,兆安目睹荣、有之生活情况,亦明白一切,不再怪责荣。天伟与少文约会,偶遇剑虹与碧华,少文态度异样,天伟知少文对剑虹情意未忘,甚为激愤,少文在淑仪相劝下,对天伟态度较为亲切,但又拒绝与他作进一步发展。天伟对少文忽冷忽热的态度无所适从。少文自感此举亦对不起天伟,向天伟坦言需要时间培养感情,天伟亦欣然决定与少文慢慢发展。天伟对剑虹心存芥蒂,公事上秉公办理,与剑虹再起争执,剑虹在荣、有相劝下,欲转往「玉麟」工作,兆安明白剑虹之苦况,加以答允,天伟因而自觉过份,与剑虹冰释前嫌。天伟发现志坚私自用去公司一笔巨款,欲向兆安报告之际,宝琪加以阻止。

第廿四集

  原来此次盗用公款,宝琪亦有份,天伟无奈,唯有暂时将此事隐瞒。志坚故意煽动天伟与剑虹不和,谓兆安一直暗中扶助剑虹,天伟向兆安追问,兆安作出含糊解释,天伟不快,约少文一起晚饭,巧遇文父与女友寻欢作乐,少文羞愤离去,天伟加以安慰。文父到高雅扰攘,志坚为拉拢天伟,聘打手逼文父在淑仪面前作痛改前非状,淑仪甚为快慰,天伟向少文说出此事真相,少文对天伟再添一重感激。志坚经此事后,再进一步拉拢天伟,给天伟一笔巨款,天伟终将款项收下。静英病愈出院,荣、虹接她回周家,但静英对佩佩仍非常不满,冷言嘲讽,佩佩难堪不已。

第廿五集

  静英坚决反对荣、佩之婚事,长有及莫爱以为有机可乘,合作欲争回荣、佩,却弄巧反拙,使静英明白佩佩之为人,答应二人之婚事。荣、佩将此事告知兆安,安亦感欣慰。志坚用公款炒外汇亏本,为填数而决定买贼赃,天伟被逼同意此决定,心中忐忑不安,及后天伟发现兆安对买贼赃之勾当甚为痛恨,心中更为惶恐。刘耀山将来港,兆安打算请他往高雅查看有没有贼赃,伟、坚不禁震惊,志坚决定请陈青找人打劫高雅,抢走贼赃,天伟见别无他法,唯有答允。兆安陪耀山到高雅巡视,大丧等奉陈青之命至打劫,并枪伤兆安。

第廿六集

  兆安被送往医院急救,众人担心不已,志坚伺机警告天伟不可揭穿内幕。及后兆安脱离危险期,众人才舒一口气。警方向伟、坚问口供,志坚唯恐天伟乱说话,暗中通知少文往助天伟,藉此箝制天伟要小心说话。柏刚负查调查此案,仔细调查下,怀疑有内鬼,命碧华等小心追查。另一方面,陈青命大丧等离开香港暂避,大丧因不舍离开阿娟,静静留下。志坚趁机擅自掌权高雅及玉麟之大权,对剑虹无理取闹。宝琪因此而怪责天伟不应该让志坚夺权,天伟烦恼不已。剑虹为免兆安担心,唯暂将此事隐瞒,在兆安面前仍与志坚装作和好。耀山私自追查此案,找到大丧,严刑逼供,大丧供出乃陈青主使,坚、伟更为担心。陈青则以为坚、伟有心作弄,找天伟质问。

第廿七集

  陈青向天伟勒索款项,伟、坚势成骑虎,无奈答允。天伟作贼心虚,整日疑神疑鬼,痛苦不已,一次醉后找少文倾诉,语无伦次,少文转告剑虹,要剑虹小心照应天伟。耀山苦苦追查案情真相,陈青走投无路,再向志坚求助,志坚恶向胆边生,着陈青自动往见耀山,将事情嫁祸予剑虹。天伟反对无效,即向剑虹暗示小心防范,剑虹却全不着意。志坚巧妙安排下,陈青向耀山无出剑虹乃主谋,耀山甚为激愤,志坚要耀山将此事瞒住兆安。耀山派人捉剑虹,幸碧华在场,剑虹才脱险,但亦已受轻伤被送入医院,天伟良心不安,欲向兆安说出真相,志坚赶至阻止,并对天伟恐吓一番。兆安无意中获悉耀山派人殴伤剑虹,忙找耀山质询。兆安要耀山莫再伤害剑虹,耀山不理,再派人殴打剑虹,幸天伟及时相救。兆安不惜以反面为借口,终使耀山罢手。兆安发觉天伟神情有异,劝天伟不妨说出心事,天伟将一切说出,兆安大怒,天伟痛苦不已,向宝琪发泄,宝琪急往向兆安求情,兆安不理。

第廿八集

  天伟找少文陪伴,整夜尽情狂欢,少文甚感奇怪。及后琪、帆再向兆安求情,兆安终允放过天伟,但撤除他在高雅之职位。志坚欲恶人先告状诬陷天伟,兆安痛心不已,斥责志坚,要立即调他往新加坡,不准回香港。耀山知被志坚所骗,欲教训志坚,志坚向兆安求救,兆安亲送他到机场,离港往新加坡。兆安将高雅全盘交与剑虹打理,剑虹甚感惊愕。碧华捉到殴打剑虹之凶徒,剑虹不欲再生事而假装认不出该人,碧华甚感奇怪,往找荣、有商量,荣、有猜此事定必与杨家有关,要剑虹搬离杨家。兆安反对剑虹搬走,与荣、有争持不下,剑虹决定留下,并好言安慰兆安一番。

第廿九集

  天伟决另觅发展,与琪、帆及大鹏合资开火锅店,少文获悉,为助天伟一臂之力,决定加股,天伟喜出望外。兆安见昔日热热闹闹之家庭变得冷冷清清,大受刺激,精神失常,健康一落千丈,并决定要荣与佩佩结婚。兆安亲到英家说服静英答应荣、佩之婚事,静英虽见兆安神智失常,但仍不答允,兆安失望,独自离去,在郊野中徘徊不去。虹、伟等人不见兆安影踪,大为焦急,众人往找静英,一起四出寻找,终找到兆安,静英见兆安凄凉貌,于心不忍,答应荣、佩之婚事。兆安约耀山见面,要耀山答允照顾杨家一家安全,耀山答允。荣、佩新婚当日,兆安命天伟返回高雅工作,与剑虹齐心合力搞好高雅,但剑虹不可让志坚重返高雅,剑虹答允。及后,兆安终与世长辞。

第三十集

  依据兆安立下之遗嘱,剑虹继承高雅百分之五十股权,天伟只得百分之三十,宝琪甚为不忿,天伟亦感不快。志坚乘兆安之死返回香港,耀山却限志坚办完丧事后,立即离去,志坚却另有打算。志坚施计分别在宝琪及剑虹面前装神弄鬼,使二人回心转意,让他留下,耀山甚为不满,声言从此不管杨家之事。碧华发现剑虹与耀山有交往,甚感奇怪,四出调查耀山之底细,耀山被逼返回新加坡,并误会此事乃剑虹指使,对剑虹甚为不满。剑虹为稳定与碧华之感情,向她求婚,碧华答允,二人决定先行订婚,荣、昌欣然答允。碧华追查到大丧行踪,大丧向陈青求助,青着大丧往找剑虹,剑虹答应给予大丧巨款。交款时,碧华率警跟踪而至,大丧挟持剑虹为人质。

第卅一集

  大丧见被警方包围,情急下枪伤剑虹,然后跳水逃去。剑虹重伤性命垂危,要立即动手术,荣、有赶至,担心不已。时碧华接获通知快要被派往外国受训,心情更感烦乱。而荣、英怪责碧华连累剑虹,碧华更感委屈,幸长有对碧华颇同情,加以安慰。志坚见有机可乘,欲重返高雅,天伟不加理会,而荣一时冲动,答应代剑虹管理高雅。荣上班,对一切文件往来全部不懂,保罗揶揄之,少文赶至解围,劝荣将一切交给天伟处理,荣自知不能胜任,加以答允。碧华往探剑虹,与静英再起冲突,荣痛骂碧华,碧华受尽委屈,不禁有点灰心。天伟拒绝让志坚重返高雅,志坚找陈青往恐吓天伟。

第卅二集

  碧华起程往外国深造,因剑虹并没有显出太大反应而不满。天伟往访剑虹欲与之商量志坚重返高雅一事,剑虹却声言一切由天伟拿主意,天伟决让志坚重返高雅。志坚重返高雅,立心除去剑虹,利诱秀兰相助,欲向荣、有埋手。秀兰屡次欲诱荣入局,幸佩佩从旁提醒,荣才没有中计。长有与美美拍拖,志坚藉此机会,由美美灌醉长有,然后派一未成年少女与长有发生关系,拍成录像带,藉以逼长有签下悔过书。剑虹出院返回周家养伤,见长有自暴自弃,甚感奇怪。及后志坚约会剑虹,利用录像带及悔过书逼剑虹让位,剑虹激动之际,伤口爆裂,再度入院。

第卅三集

  剑虹为救长有,忍痛将高雅全权让与志坚,志坚不禁自鸣得意。剑虹在亚齐之协助下,请得耀山来港对付志坚,但志坚计高一筹,以山之兄嫂性命威胁,耀山无功而退。淑仪病发,被送入医院急救,医生表示淑仪时日无多,少文悲痛不已。淑仪要少文尽快与天伟结婚了决心事,少文却表示未必下嫁天伟,淑仪以为少文与剑虹相好,告知佩佩,引起众人误会。少文心烦之余,邀剑虹一起往长洲度假解闷,藉以向剑虹试情,剑虹洞悉少文心意,不知如何是好。另一方面,天伟不见少文踪影,甚感不安。

第卅四集

  少文鼓起勇气向剑虹求婚,剑虹婉言拒绝,少文颓丧不已,剑虹欲在淑仪面前假装与少文结婚,少文拒绝。剑虹劝天伟尽快向少文求婚,天伟却表示不愿意乘势逼少文下嫁。舜玲讹称启昌病危,骗碧华回港,欲使华、虹重修旧好。碧华往访剑虹,适值荣正设宴招待少文,剑虹乍见碧华,惊喜万分,荣、英则以为碧华有心捣乱,将碧华赶走。碧华欲即乘机返回英国,剑虹赶至解释一切,但二人一言不合,又再反目,碧华终下决心,翌晨即乘机返回英国,剑虹怅然若失。

第卅五集

  天伟向剑虹质询与少文结婚一事,剑虹说出因由,天伟见少文宁择虹帮忙而不选自己,失望不已,但仍尽最后努力,决捐一肾与淑仪。少文获知天伟捐肾一事,大为感动,并因此发觉自己对天伟实亦有深情,仔细思量后,向天伟提出婚事,天伟立即答应。志坚乘虹、伟因少文一事而分心之际,骗去高雅大笔金钱,并令高雅债台高筑,然后辞职,逃去无藮。虹、伟为挽回高雅,四出奔波,但徒劳无功。时欧叔提出欲收购高雅,剑虹反对,要尽最后努力挽救。伟、文结婚当日,剑虹往找银行大班商谈贷款,几经哀求才获答允,但另一方面,天伟于婚宴上,醉后与保罗大打出手,并当众宣布放弃高雅,银行大班因而取销贷款,剑虹大怒,痛斥天伟。

第卅六集

  天伟往找银行大班解释,被拒见,剑虹亦原谅天伟,二人共同寻求解决办法。长有见高雅之倒闭危机皆因自己而起,自责之余锁自己于房内,虹、荣苦苦相劝后才平息风波。宝琪招呼一班阔太到杨家玩乐,天伟感不满,但宝琪原来欲游说众太太起会,好替高雅筹钱,无奈众太太不肯,但天伟已甚为感动。荣、有为尽一点力,往找志坚求情,志坚侮辱二人一番,三人剑拔弩张,剑虹赶至,带走荣、有。大鹏欲顶让桃园,筹钱救高雅,但剑虹知大势已去,决定将高雅卖予欧叔,一切手续办妥后,虹、伟才发现志坚是幕后收购人,不禁恨得咬牙切齿。剑虹四出找工作,但因其特殊背景而失败,时鹏、玲宣布订婚,杨家添上一层喜气。订婚宴上,剑虹重遇受训归来之碧华。

第卅七集

  虹、华重遇,二人虽有说有笑,但剑虹感觉到碧华已失去了昔日之深情,剑虹不禁惆怅。剑虹见天伟终日无所事事,邀他一起往助良、杰等人,但锦叔对天伟不满,天伟唯有婉拒。宝琪为怕天伟意志消沉,往找志坚,求他请天伟回高雅帮手,志坚亦正用人之时,亦自信可控制天伟,加以答允,而天伟在剑虹鼓励下,亦毅然重返高雅。志坚与霍昆合作,利用高雅改装贼赃出售,引起警方怀疑,柏刚派碧华负责调查此事。而天伟亦开始怀疑志坚,命阿齐暗中调查。阿齐查出真相,天伟欲立即离开高雅,阿齐却要天伟留下作内应。天伟为接近志坚,故意到私人会所赌钱博输大钱,引起志坚注意。

第卅八集

  霍昆与志坚见天伟堕落之模样,深信不疑,认为可进一步利用,给予天伟一大笔金钱,并介绍昆之契女安娜与天伟认识。天伟获悉少文有孕,不愿再冒险作卧底,阿齐甚为失望,时柏刚出现,游说阿齐合作调查志坚之罪证,阿齐犹豫不决。阿齐约天伟见面,逼他再作卧底,天伟坚决不允,阿齐以当年罪证威胁,柏刚亦现身表示支持,天伟无可选择,无奈答允。天伟为应酬霍昆及安娜而冷落少文,少文本已不满,及后少文目睹安娜对天伟亲热之态,更为伤心。子良被逼往助匪徒拆货,子良不允,找剑虹求助,时碧华追捕而至。

第卅九集 志坚走私证据落天伟手

  碧华谓已逮匪徒,要子良往认人,子良不敢,告知剑虹高雅与收贼赃有关,剑虹即往向天伟查询,天伟顾全大局,故意扮作堕落之模样,剑虹失望不已。志坚命芬妮走私钻石衣往日本,但阴差阳错,衣服辗转落在天伟手中,天伟藉此要挟志坚带他往见霍昆,要参与走私,霍昆无奈答允。少文见天伟多日未归家,与剑虹一起上高雅找天伟质问,天伟碍于志坚在场,被逼与少文反面,少文一怒搬离江家。宝琪上坚家怒斥志坚教坏天伟,天伟敷衍之,宝琪悻悻而退。在天伟协助下,柏刚展开行动拘捕霍昆等人。

第四十集(大结局) 剑虹天伟合力拘捕志坚

  众匪一网成擒,唯志坚及时逃去,天伟向柏刚自告奋勇,与剑虹合作布局捉拿志坚。剑虹知天伟一切恶行全属假装,不禁喜出望外。天伟引志坚一起返杨家,与剑虹合作教训志坚一顿,吓得他魂飞魄散,在兆安遗像前承认一切罪状,然后将志坚交与警方。少文获悉一切后,亦原谅天伟,二人和好。剑虹欲与碧华重修旧好,但碧华表面上态度冷淡,剑虹不禁灰心,长有睹状,从中撮合,而碧华在柏刚相劝下,亦坦然与剑虹见面,二人互诉心曲,终重拾旧欢,但碧华要荣亲自提亲才答允婚事。荣一向坚决反对虹、华来往,剑虹有甚么办法令荣回心转意?收看本集大结局自有分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