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东(欧阳震华)为人圆滑,口才了得。一次当代课老师,认识了超龄女生红(邵美琪)。红好学不倦,不断发问,令东哑口无言。东以为红有心作对,遂处处针对她。后因东帮红照顾其顽皮的小姨甥,二人才冰释前嫌,更发展成情侣。

  红妹兰(钟丽淇)乃大学传理系高材生。兰透过电脑互联网结识了东弟南(鲁文杰),并和同学打赌可令南拜倒她裙下。南不虞有诈,与兰展开恋情,后揭发兰存心戏弄,盛怒下与她分手!

  时东与其上司华(陈启泰)之私人助理兼秘密情人喜(陈芷菁)成为网上好友,却被华误会二人有奸情,更设计陷害东。东愤而辞职,但华仍不心息,诱使东损友诬蔑东,令东遭警方起诉。东无助,幸得喜不顾一切出庭指证华,才获判无罪。东此时始惊觉喜对他的深情,究竟在红和喜之间,他会如何抉择?而兰又能否令南回心转意?

分集剧情:
第一集

  浩东是华协洋酒公司金牌推销员,对公司同组人员十分关照,人称“救生圈”。浩东买电脑时,在街上碰到警察查抄无照摊贩,帮他搬电脑的同事威亭被小贩惠红的推车撞伤,浩东追上去理论,因此和惠红大吵一架。一群人到威亭家去探望,浩东答应替威亭到会考补习班代课。浩东没有备课便到补习班去敷衍,被惠红抢白一顿。第二次再上课时,浩东有备而来,大受学生欢迎。

第二集

  惠红的妹妹惠兰为写报告找舞女GiGi做采访,为了不带偏见,想找一个非记者同伴从旁观察。在网上,她认识了浩东的弟弟浩南,于是惠兰假冒从大陆来港的新移民GiGi去见浩南,并要他帮忙寻找GiGi姨婆的下落。惠红到补习班测验迟到,答完卷后到麻将房找浩东交卷,并责备浩东不负责任。新任总经理Sam(家华)到公司上班,被伟宝等误以为是新来的推销员。Sam向浩东透露要进行部门裁员,名单被伟宝发现,威亭因浩东出卖他而十分气愤。浩东连夜来到水果摊,却被众人误以为是纵火者,当场遭到痛打。惠红发现错打了好人。

第三集

  浩东被打伤住进了医院,惠红很愧疚,到医院来探望。浩东视她如鬼神,敬而远之。威亭因营业额上升两倍而获得嘉许,原来浩东用挣得的外快为他做单,平息了裁员风波。Sam的私人助理Mon(凤喜)新官上任要整治公司制度,浩东要伟宝暂停挣外快,但伟宝竟以浩东的名义向志远推销劣质酒。天得为街坊摆海鲜宴,浩东所订的红酒被伟宝换成了劣质酒。街坊们尝出了酒味,指责天得骗人,使得天得到华协投诉。志远从伟宝处买的酒被认出是劣质货,收不到钱,便向惠红诬陷是被浩东所骗。惠红到华协找浩东算帐,令浩东莫名其妙。

第四集

  浩东与伟宝拿出单据给惠红看,惠红才知自己错怪了浩东。浩南找到GiGi的姨婆住在长洲安老院。惠兰见姨婆患老年痴呆症,心生同情,继续假扮GiGi前去探望。惠兰到夜总会劝GiGi去看姨婆,被浩东及伟宝误会成舞女。浩东看到浩南与惠兰的合影,发现惠兰是他见到过的舞女,担心浩南被骗,忙赶往长洲找他;惠红错以为惠兰与浩东同去长洲,也急忙到长洲救妹。浩东与惠红寻浩南和惠兰未果,却在凉亭中被人打劫。

第五集

  浩东向浩南说出惠兰真正身份,浩南找惠兰求证,惠兰无话可说。伟宝发Mon生活细节上的爱好,特意到Mon常去的餐厅假扮与Mon投缘。Mon以为浩东和伟宝合谋作弄她,由此对二人更加仇视。浩南失恋,同学帮他在网页上将惠兰的脸移到色情片上。惠红见状找浩东算帐,忽见旧情人家明驾车经过,不顾一切狂追,家明却不认惠红。大家见惠红反常,议论纷纷。

第六集

  惠红见到家明,终于死心,而与浩东关系也逐渐缓和。惠兰向浩南道歉,并约他去安老院。浩南见到惠兰与Roy有说有笑,妒火中烧。阿彩见到了失踪多年的儿子仁,但仁的再次出现,令阿彩担心Helen(家华的太太)请众人到家里吃饭,Mon见Helen与家华非常恩爱,心里很不是滋味,借酒浇愁。浩东送Mon回家途中,发Sam和Mon言辞之间态度暧昧。

第七集

  浩东力劝伟宝放弃Mon,伟宝却认定浩东要挖他的墙角。惠红与潇洒跟踪阿彩,潇洒追打仁,惠红拉阿彩离开。仁假装可怜,志远等人劝惠红让仁回家。惠红见家人都想仁回来,只好让步,并希望仁从此好好做人。公司在日本料理店开庆祝会,浩东独自回家时,撞上Sam和Mon亲热,第二天浩东无故得到提升。潇洒借酒向惠红示爱,却被惠红误以为不轨。

第八集

  Roy以浩南和惠兰的名义用E-mail约二人见面。浩南犹豫地赴约,却见Roy赶来陪伴等候多时的惠兰。浩南见二人并肩离去,生气又心酸。伟宝以为Mon与浩东约会,便去捣乱。浩南赶在餐厅门口截住了他们。浩东正要离开,碰到Helen到餐厅来找家华。Sam说浩东是Mon的男友,于是浩东与Mon只好演了一出戏。浩东回小学参加筹款活动,交校刊给惠红,突然发现校刊上惠红姓刘。

第九集

  伟宝模仿小说男主角上网,认识了包子。浩东到Mon家演习假扮情侣,偷看Mon的电脑,发Mon正是Apple。Mon叫Sam陪她回围村参加婚礼,谁知Sam竟叫浩东陪他前往。Mon在围村遇到阻拦,浩东帮她解了围,使Mon父女关系开始缓和,Mon与浩东逐渐亲密。浩东和伟宝在卡拉OK遇到志远和仁正谈论入股搞卡拉OK的事。浩东回学校筹款时,听修女谈起惠红的真正身世。

第十集

  志远找到惠红的出生证明,阿彩只得承认惠红是养女。志远对惠红冷言相向,仁也在一旁煽风点火。惠红决定离开庄家。浩东与潇洒找到惠红,并建议惠红住在其家的阁楼。惠红与包子在天台收拾时,包子打趣说惠红与浩东有缘,暗示二人有发展的可能。浩东与Mon以情侣身份到Sam家做客,Mon又喝了酒。在客房,Mon酒醉失态,而浩东也意乱情迷,正在这时,Sam突然闯进屋来。

第十一集

  家华拿止痛药闯进屋,凤喜一怒之下提出分手。浩东的车坏在了公路上,惠红很担心,到处找他们。浩南逞强与Roy比赛,结果触动旧伤倒地。惠兰十分紧张,被惠红看破心事。惠红做小贩被捉,凤喜建议她改做啤酒女郎。伟宝和包子速战速决,都想进入豪门,分别找来浩东和惠红作家长见面。见面时两人身份均被揭穿,当即原形毕露,扭作一团,跌入了游泳池。

第十二集

  潇洒叫一帮兄弟到酒吧捧惠红的场,谁知却发生误会使惠红丢了工作。浩东提议她到华协面试。惠红被编入阿平一组,令惠红充满信心。凤喜等候家华看电影,但家华没有去。凤喜只好叫浩东出来陪她,浩东鼓起勇气向她示爱。凤喜为浩东追求自己而感到矛盾,但她在网上的朋友榴莲和大力却怂恿他接受浩东。凤喜见惠红为人老实,便和她玩起榴莲所教的心理测验,惠红告诉她这个心理测验是浩东发明的。凤喜打电话给榴莲,说自己感情失败要自杀。浩东大惊,忙赶到她家来阻止。凤喜发现榴莲确实就是浩东,便冷然指责他。

第十三集

  凤喜伤心地赶走了浩东,浩东到酒吧喝酒。伟宝得知包子抄股赔得很惨,良心发现主动送钱给包子。之后伟宝借故离开,在停车场发现了凤喜与家华的暧昧关系。餐厅内,凤喜向家华提出分手,但家华却向她求婚。Helen听到家华的话,十分激动。公司传出家华和凤喜离职的消息,浩东赶到围村,知道凤喜已经离开香港。从凤喜留下的图案中,浩东悟出凤喜要重新做人的心情。

第十四集

  惠红无意中知道自己童年时所遇到的胖男孩并不是浩东,顿时觉得自己表错了情。浩东收到凤喜E-mail,方知自己只是凤喜的救生圈,倍感失落。Sam用计重返华协,仁的卡拉OK涉嫌黄毒被查封,仁因举报而被阿龙追杀,惠红因维护仁而受了刀伤。潇洒卖了海鲜店来帮庄家还债,惠红觉得无以回报,决定放弃白领工作,与潇洒合作卖水果。志杰将卡拉OK的酒钱转入自己户口为股票补仓,但卡拉OK突然被封,八十万酒钱又要及时清还,浩东只好想办法帮他借钱。老杰却被家华利用,指证浩东骗取酒钱。

第十五集

  浩东被指控骗取公司酒钱,浩东发现家华与老杰互使眼色,才知道是被人害了。潇洒帮惠红搬家,浩东见惠红离去,不禁感到失落。仁和远决定去大陆做生意,惠红见二人改过,十分安慰。卡拉OK一事使浩东在红酒行业再也无法立足,他见家人辛苦,决定放下尊严到百货公司做推销员,结果被惠红和包子撞上。浩东到市场来找惠红,却见到惠红与潇洒亲热地在街上一起走,难过地黯然离去。谁知惠红竟捧着榴莲来到浩东家,两人默默相望。

第十六集

  惠红叫浩东尝尝榴莲,浩东尝过后竟接受了榴莲的味道。威亭帮旧情人照顾儿子小新,威亭找浩东暂时照顾小新几天。小新表面上伶俐乖巧,实际上非常难缠。浩东只得带他回威亭家住。Cookie的手袋被强盗抢走,幸好潇洒帮了她。Cookie被潇洒的英勇迷倒。浩东带小新去上班,但小新借机逃走,幸好被惠红遇到。惠红带他回家,浩东却发了脾气,列举小新恶行和连累他丢掉工作之事,小新号啕大哭,惠红和浩东只好带他去餐厅。潇洒见浩东与惠红的行为亲呢,气得拿蛋糕砸向浩东。

第十七集

  潇洒喝醉了酒,Cookie全心全意地照顾他,刚好被惠红撞见。Cookie怕惠红误会,躲避到了衣柜里。包子拉伟宝排队注册结婚,伟宝百般推搪。包子心生一计,让伟宝误以为她怀孕了,要去深圳堕胎终于使伟宝答应结婚。惠红无意中发现浩东收藏着与她一起的照片,又听到小新说浩东希望能与她一起生活,令惠红心有感触。小新带惠红和浩东去看楼,售楼处保安员下班时不知道他们在里面,锁上门离开了,他们只好在样板楼里过夜。小新偷看到二人趁对方睡着时偷吻对方的举动。

第十八集

  威亭终于鼓起勇气向小娟表白,并决定一起到澳洲生活。Cookie频频到市场找潇洒,潇洒只好摆出一副流氓相吓走了她。后来潇洒才发现自己对Cookie有触电感。伟宝给浩东一张潇洒与惠红的结婚请贴,浩东赶到注册处大厅,还打电话向“新娘”示爱。惠红在旁听浩东一番表白,乍惊还喜,二人终于走到一起。情人节当天,潇洒和惠红的两段地下情暴光,四人均松了一口气。包子和伟宝结婚当日,伟宝听到包子与惠红讲起假装怀孕的事。伟宝得知自己受骗后脱下礼服便离开了。浩东和惠红只好留在酒店司长拾残局。二人正打情骂俏时,凤喜突然出现。

第十九集

  凤喜找浩东商议合作开洋酒代理公司,浩东招兵买马,找伟宝、Cookie、Cindy等帮手。包子发现自己真的怀孕了,开始不知所措。惠红鼓励她把孩子生下来,还买了一大堆孕妇用品,不料惠兰和阿彩误以为惠红怀孕了,遂跑到郭家催浩东与惠红结婚。浩东决定拿到洋酒代理权后再与惠红举办婚事。cindy向伟宝表示自己有华协大门钥匙,可以去偷看投标书的内容。Cindy和Sam在浩东公司的电脑上做手脚,浩东被调查员带走,并有证据控告浩东偷取华协投标书。凤喜出面为浩东顶罪。

第二十集

  伟宝与浩东、Cookie在酒吧遇见志杰,志杰表示愿意找出家华陷害浩东的证据。浩东和伟宝恐吓Cindy,说有证据显示她给了假口供。Cindy经不起恐吓,答应转做污点证人,凤喜打电话叫家华打开电脑收电子邮件,浩南、Roy和惠兰同时利用电脑程式解码,并拷下所需档案。凤喜沉冤得雪并取得红酒代理权。浩东与凤喜在北京做成生意后,凤喜表示要直接回法国定居。于是浩东决定在北京多留一日陪凤喜,并打电话给惠红说要迟一天回港,但惠红查到班机并未取消。浩东兴冲冲地回家,才发现惠红失踪了。浩东四处查问惠红下落,众人均表示不知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