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甘元─一个自幼与马结下不解之缘的人,同时他的好友徐耀东、陆颖彤、陆颖怡等亦因赛马改变了他们的一生的命运。

  甘元中学毕业后,一直只在父亲的水电装修小铺内帮手,但其实元对水电工程全无兴趣,心中一直希望闯进入赛马场成为最出色的练马师,终于在廿五岁一年,获录取行出练马师的第一步。另外元有两位好同学兼好朋友徐耀东和陆颖彤。耀东父母早逝,剩下他和哥哥耀南相依为命;耀东中学毕业后任职报馆,凭着努力终于坐上发行部副经理位置。而颖彤天生美貌与智慧并重,成绩一向优异,但在颖彤升读大学其间,颖彤父亲出走,留下母亲和另外两名妹妹,颖彤面临失学危机,时耀东为了帮助颖彤,甘愿放弃自己的学业,踏进成人世界,支持颖彤完成大学课程,这令颖彤非常感激,因此事二人感情大进,成为至死不渝的恋人。颖彤大学毕业后,与耀东一同工作,她期望在传播界一展所长,可是颖彤在报馆旋即与上司发生冲突,并被调往马经版,幸得元鼓励,明白倘若干得出色,成就将更加惊人,颖彤遂决定与元闯马圈。甘元进入马圈后,才知自己只是井底之蛙,在机缘巧合下认识了退休练马师林赞,并受赞的启发,令一匹老马重燃斗志并赢取漂亮一仗,而甘元也因此奠定了在马圈地位。那边厢,颖彤也打破世俗成为首屈一指的女马评人。就在甘元、颖彤的事业开始起飞之际,耀东却在事业上一蹶不振,最后更连原有的职位也失去,后得一机会接手一间餐厅,偏偏又不够本钱,遂起侥幸之心,希望赢得一场冷马发一笔横财,岂料从此影响了耀东一生,堕进万劫不复地步。

  感情上,甘元一直以来,精神感情都放在赛马上,从未认真发展过一段感情。在偶然下透过颖彤认识了她的二妹颖怡,并萌起爱意。陆颖怡是一个和姐姐性格完全不同的人,姐姐好胜,妹妹却平易近人,颖怡初遇元时,只觉元是个不学无术,沉迷赌马的人,后接触渐多才发现元背后原来是一份对赛马的热诚和执着。而元初时只爱对捉弄颖怡,但渐渐发现颖怡关心别人,凡事都以人为先,实是难得的好女孩,禁不住对颖怡产生感情。

  与此同时,陆家小妹陆颖恩,也投身马圈,成为历年最出色的女见习骑师。颖恩乃陆家孻女,性格反叛好动,因为邂逅华藉骑师新秀冯达昌,为了和昌发展,投考见习骑师;后遇上教练刘天成,及同学郭炳安,以为毕业便可与达昌一齐当骑师,想不到却改变了自己的一生。

  颖彤自知对赛马只是半途出家,开始时靠着甘元的帮助,后来为求上位,评马风格有哗众取宠之嫌,与甘元渐见分歧,后来更为争取电视台主持的职位,不惜以手段逼走圈中老前辈,元自此与彤决裂。后来甘元自己在马评界开始赢得声名,对颖彤有了威胁,颖彤心里妒忌不已,及后元被卷入造马风波中,在紧急关头下颖彤击退业内劲敌竟出卖元友,自此元亦离开马圈。而颖怡亦因元事件对颖彤完全失望,决定离开颖彤,重拾自己的梦想,再建护苗社。

  元离开马圈后,赴纽西兰探望赞,赞再次令元领悟到只有不屈不挠的人生,才是有意义的人生,只要有斗心,人生才感丰盛,元听罢豁然明白,重新思想自己的目标,誓要回港成为出色的练马师,并从赞牧场亲自挑选了一匹名不经传的黑马一同再战香港马圈。在一场重要的大赛中,元带着亲自挑选的黑马出赛,这不单是证明元相马眼光的一战,也是颖彤证明自己不会输给元及颖怡一战,更是炳安和颖恩实力感情拉锯一战。

分集剧情:
第一集 马痴甘元

  甘元踏单车赶往交油漆予做水电工程的父亲甘国华之际,因闪避突然出现马路中的陆颖怡而受伤,油漆亦报销。国华因赶不及再限期前完工,不单收不到尾数,还要赔偿客人损失,要甘元向妻子方婉兰解释,甘元却以国华的投注彩票作为要胁。

  婉兰发现国华赌马,遂提出离婚,甘元替国华求情,婉兰旧事重提,指国华赌马累及甘元一生前程。婉兰苦口婆心劝甘元专心考水电师傅牌,又鼓励他追求好友徐耀东之女友陆颖彤,令甘元不胜其烦。

  颖彤自大学毕业后便入职于耀东任职的报社,颖彤不满上司任志明常借故对女职员毛手毛脚,出手教训他。甘元见颖彤苦无专访题目,遂讲出儿时与马王「小飞象」的奇缘,更带她潜入骑术学校见「小飞象」,甘元因不忿小飞象被打,与马夫理论而被控擅闯私人地方。颖彤见甘元醉心于赛马,灵机一触,决定以他为专访对象。

  颖彤交专访特稿给志明,却被他取笑,颖彤为显示专访之说服力,遂以一场赛马结果决定专访命运及自己的前程。「小飞象」久休复出,甘元对牠寄望甚殷,却在赛前再遇颖怡还被她撞伤,大叹倒霉。

第二集 颖彤被调往马经版

  颖怡与母猪妈在马场兼职卖雪糕赚取外快,猪妈虽贪钱,但爱锡三名女儿,即使颖怡为理想转往一份薪金微薄的工作亦表支持。颖怡之妹颖恩不甘常被困于家中,偷偷爬窗离家,颖怡发现后利诱她回家。

  志明以「小飞象」赛败为由暗示颖彤要守诺离职,老总却突然出言挽留颖彤,颖彤知耀东暗中相助,不悦。颖彤回家告知众人要辞职,众默不作声。颖怡有感家中负担重,愿意再次牺牲自己,放弃转工以成全颖彤,让她安心离职。颖怡回漫画社,厚着面皮向老板庄有为说要留下来。

  甘元研究为何「小飞象」赛败,国华却指他马后炮。国华知甘元要面试做马夫,大为紧张,恐被婉兰发现。甘元替耀东箍煲,颖彤更被他将人生与赛马相比的理论所吸引。老总将颖彤调往马经版,颖彤知耀东再次干预自己事业,当众指责他。颖彤发现颖恩因攀窗堕楼受伤,及后得悉猪妈再度沉迷股票买卖中,怒火中烧。

  甘元往马会见工碰上颖怡,顿起不祥预感,面试时又再见马术学校的负责人祈彼得,更感绝望,怎料峰回路转……婉兰得悉甘元要当马夫,大表反对。

第三集 甘元与「小飞象」再结缘

  甘元接受马夫训练,结识同学唐少甜。甘元对酷爱马匹,专心受训,少甜却大叹马夫生活艰苦。耀东约甘元往其兄耀南任职之餐厅试菜顺道庆祝他升职,颖彤亦带同颖怡出席,二人甫见面即互数对方不是。颖彤回家发现猪妈被邻居陈太缠着认购新股,不悦,颖恩替猪妈解围。婉兰被街坊取笑甘元替马拾粪,甘元见状驳斥众人。

  甘元第一天往马房工作,国华送子上班途中遇上少甜,二人因国华兜错路而迟到,被副教练郭耀森责骂。甘元与少甜被派在马房中做杂务,见当中论资排辈,大为诈舌。甘元发现彼得所辞退的打马的马夫,原来正是耀森之侄儿,大惊。

  颖怡得知有为为了照顾女儿真真而要求她加班,颖怡愿当其临时褓姆。颖彤被上司高超作弄要她往拍马匹相片,因不得其法唯有要求甘元替她违规往马房拍摄,耀森发现后将小事化大,副练马师马池不悦。耀森派甘元打理「小飞象」,甘元大喜过望,管拾却指耀森存心靠害。甘元经退休练马师林赞暗中提点,喂「小飞象」白兔糖,却被耀森发现。

第四集 颖彤立志在马圈中上位

  耀森对甘元未经许可喂饲马匹一事大发雷霆,更声言要他辞退,马池却不以为然。甘元从管拾口中得知提点自己的人正是著名练马师林赞,并他当年被怀疑毒马的事迹。甘元见小飞象竟自动吃马料,原来糖掉进马料内,兴奋地告知马池。

  高超存心陷害颖彤,提议总编桌一棠由她代替请假的长胜写专栏,颖彤唯有向甘元求救。甘元代颖彤影马匹近照,险被发现,幸有惊无险。练马师左国柱吩咐人替小飞象上鞍,怎料牠一见马鞍即发狂,甘元上前欲制止时还被牠踢伤。

  林赞知甘元为了小飞象而没精打采,上前告诉他小飞象从前的马夫是上海人。婉兰本不肯救甘元上海话,但见他对工作认真,终心软教他。甘元以上海话跟小飞象交谈,牠果然有反应,甘元大喜。一棠赞赏颖彤贴中冷马,高超却认为她只是撞彩。颖彤认为在马圈中不会有发展,甘元却唱反调,颖彤感有道理遂激发其上位之心。甘元碰到颖怡后大叹倒霉,怎料却赢了马,终悟出激怒她便可赶走衰气之歪理。甘元为了解除小飞象对马鞍的恐惧出尽法宝,马池赞赏。

第五集 甘元终激发小飞象斗心

  甘元得知小飞象可出地堂操练感兴奋,但牠却不肯跑,甘元失望。甘元只顾埋首苦思怎样才能令小飞象重拾斗心的方法,耀东与颖彤无奈。猪妈见颖恩呕吐大作,误会她有孕,经颖怡讲解后猪妈释怀。颖怡将颖彤给予的马会嘉年华门票给颖恩,让她可轻松一下,而她则与有为带真真同行。在嘉年会上遇到甘元,二人互相斗嘴。颖恩趁众人不察大胆骑上马背,险送性命,幸骑师冯达昌及时救她,颖恩对他留下深刻印象。

  耀森挑剔甘元只顾小飞象,疏忽打理其余他负责的马匹,甘元被骂后,小飞象竟自动行出地堂。甘元给小飞象看其以往战绩,希望刺激其斗心,不果。颖彤弹耀东已传统方法做建议书,又重提耀东没有学士学位,直言其手下Tony是他升职劲敌,耀东闻言大发脾气,颖彤拂袖而去,最后要甘元做和事佬。

  国华被婉兰发现赌马,又嚷离婚,经甘元调停后,国华乖乖交出银行存折。甘元翻查马会资料有所发现,最后令小飞象兴奋大叫。国柱见小飞象表现后,决定让牠出赛,甘元欣喜万分。小飞象出赛,众人紧张不已。

第六集 小飞象爆冷胜出

    小飞象由达昌策骑,终险胜,怎料达昌被抗议在赛事中途干扰其它马匹,虽经马会聆讯后才有判决,众人感焦虑。最后经马会裁决后,小飞象名次得保,甘元大喜。国华悄悄将赢得彩金收于花盆底,甘元取笑他。一棠赞赏颖彤贴中大冷小飞象,颖彤乘机要求开新专栏,高超大泼冷水,一棠却给予机会。颖彤见耀东在升职一事败给Tony后,仍对Marco卑躬屈膝,不悦。耀东心情欠佳,一时意气竟在耀南餐厅内一掷万金,耀东翌日宿醉醒来下定决心进修讨好颖彤。马主李兆敬打赏马房手足,更大赞甘元,又打算将其余马匹也给左国柱马房打理。马池见甘元跟其它马匹说外语,不禁莞尔,马池教他马匹各有不同性格,着他随自己多学多做,甘元感激。管拾见甘元博上位,不尊重自己表不满,幸得少甜提醒,甘元忙向他道歉。甘元得知林赞编撰马匹天书,欲向他借阅,林赞否认有天书,更认为他想走快捷方式,不悦。甘元买计算机时遇上颖怡,甘元笑有为欲追求她,颖怡疑惑。甘元往颖彤家取烧录小飞象战绩的光盘,颖怡见他又与他顶嘴,怎料甘元离开后不久即来交通失事消息,颖怡大惊。

第七集 甘元恋上颖怡

  颖怡赶往医院,以为甘元已死,伤心难过,怎料甘元却笑笑口出现眼前,颖怡向他怒掷毛巾,甘元发现她可爱之处。甘元与少甜随林赞回家欲找「天书」,二人发现他览尽马匹书籍,大感配服。甘元听林赞之言往图书馆借「马渊」,怎料却是本简体书,甘元得启发决定由浅入深,先由漫画着手,正看得津津有味时遇上颖怡与真真,甘元借真真向颖怡道歉,颖怡见他认真工作对他改观。甘元发现国华用颖怡的毛巾,大发雷霆。

  颖恩自动请缨替颖彤到马场找甘元取资料,遇上达昌却不承认自己其实欲见他。颖恩欲参加赛事见习学员计划,但却欠骑马经验,遂向猪妈取钱学骑马。有为突然送钻石炼坠给颖怡,颖怡不知所措之际,甘元出现冒认是她男友打发有为离开。颖怡见甘元好学,借意送他电子辞典看马匹书籍。

  耀东为考TOEFL而害颖彤与甘元苦等,颖彤却误会他为了替Tony办事而爽约感不满。颖怡发现甘元紧张自己的毛巾及电子辞典,既惊且喜。颖彤得知颖恩不考会考,猪妈陪她去马会面试赛事见习学员,大发雷霆。

第八集 耀东遭挫折

  耀东遭挫折

  颖彤得知颖恩不考会考,猪妈陪她去马会面试赛事见习学员,大发雷霆,在颖怡说服下,颖彤终肯让二人往面试。猪妈在面试时得知颖恩要入住宿舍,大喜,颖恩没好气。林赞要甘元看蒙古马及人体穴位的书籍,还要他记下笔记,甘元不明所以。甘元听到颖怡称赞自己感心甜,二人感情跨进一步。颖怡知有为要加自己双倍人工,吓得实时要离职并表明心迹,有为忙加掩饰否认追求她,暗地生气。

  甘元试探林赞当年毒马事件,林赞直认毒马并怒赶他走,其妻麦可秀问他为何不告诉甘元真相,林赞指出希望甘元自己有理解能力分析整件事。耀东考TOEFL试失败,心情欠佳,再与颖彤为Tony一事弄得不欢而散。耀东与颖彤分别忆起当年走在一起的一刻,原来颖彤最初心仪的竟是甘元。甘元兴高采烈地说有机会做骑马人,管拾指他未学行先学走,恐他担当不起。Tony刻意在颖彤面前呼喝耀东,耀东自尊受损下再见他搭颖彤肩膊,怒然挥拳打他,被辞退,颖彤不加安慰反责他处事冲动。

第九集 颖恩为爱屡犯校规

  甘元带耀东往骑马散心,耀东却没有兴致。甘元欲约会颖怡,怎料却被颖彤临时拉夫往找历届马王资料,甘元无奈。颖恩入双鱼河受训认识郭炳安等同学,学校校规甚严尤其不准离开宿舍及用手提电话,颖恩表不满。颖恩常玩食字,众同学大赞她有幽默感。双鱼河刘天成有魔鬼教练称号,众感战兢,颖恩大胆提出要加设电话,不果。炳安觉颖恩鬼马精灵,对她生好感,经常帮她完成指定工作。颖恩的马上平衡功夫不错,天成心中赞赏。甘元假装在图书馆巧遇颖怡,更约她往骑马,颖怡暗喜。颖怡悉心打扮跟甘元去骑马,甘元暗示自己专一及认真,颖怡却指他充满自信的表现与颖彤相似,二人更相约下次去双鱼河看马碌地沙。婉兰发现甘元有约会,连加追问,甘元没好气。达昌到双鱼河找颖恩,一吻夺芳心。颖恩偷偷出宿舍应达昌之约,天成发现有人曾偷出宿舍,炳安替颖恩隐瞒,颖恩感激。达昌再次约会颖恩,还指她不到便约会其它人,怎料天成指颖恩偷偷打手机,要惩罚她,颖恩发晦气再次偷出宿舍跟达昌约会,回来时暗叫不妙。

第十集 颖恩专心受训

  颖彤得悉颖恩因擅离宿舍要见家长,决与猪妈往双鱼河要她退学,颖恩不肯离开,还指天成针对自己,看不起女学员,校长祈彼得决给她一个机会,颖彤不悦。耀东往双鱼河接颖彤及猪妈,二人修好。颖恩下定决心要完成天成的每项训练,更致电达昌自己要专心受训,不见他三星期。

  耀东见工屡试屡败,大感失望,加促欲顶让耀南现时工作之餐厅Malino的决心。颖怡期待与甘元约会,甘元却因有机会与马池学习操马而押后约会日期,颖怡不悦,大发脾气,漫画社众人被吓得目瞪口呆,有为乘机落井下石。

  颖彤有感高超在工作上不能合作,向一棠要求聘请一名助手。颖彤“筹徐”满志与甘元商量找摄影师杨敬基过檔,希望合三人力量开拓新领域。颖怡对甘元态度冷淡,甘元苦恼。颖彤游说敬基合作成功,介绍他给众人认识。耀东与耀南努力筹钱,却仍欠二十万,心感苦恼。炳安见颖恩为爬绳弄致伤痕累累,送上药膏慰问;颖恩最终顺利过关,众人大喜并相约庆祝,但颖恩却一心趁假期到马会找达昌,怎料却见他与一女子状甚亲热。

第十一集 耀东赌马赢餐厅

  达昌知颖恩看到自己与Connie亲热一幕,往双鱼河找颖恩解释,炳安见达昌回颖恩,感失落。少甜欲向林赞取必赢贴士,不果。少甜听可秀之言向甘元父母埋手,诸多借口上甘元家,打算投其所好与国华一同赌马,却不知婉兰最痛恨人赌马。国华决定不入股耀东之Malino,耀东失望下想起甘元之言,决定孤注一掷。

  耀东终顶下Malino,还不计前嫌续聘部长蔡子莫,令他大为感激。甘元知耀东得钱途径大为惊讶,劝他不要尽信贴士。颖彤与甘元及敬基相量后欲做「银行马」特辑,并制成光盘随报附送,一棠认为她的构思值得一试,高超冇瘾。颖恩向炳安问有关感情事,炳安难受。真真提议颖怡主动致电甘元相约看马仔碌地沙,颖怡不愿。

  少甜千方百计取马房贴士,众人不屑,少甜却指全为了国华。少甜又尾随甘元回家找国华赌马,婉兰不悦,甘元感烦恼。耀东爱上赌马,少甜相陪并教他赌马之法,又教他着当旺战衣。Malino生意成绩甚佳,耀东意气风发。达昌爽约,颖恩不满,亦影响了她学习心情。颖恩无意中发现达昌所指的妹妹竟是大马主之女ConniePoon。

第十二集 真真当红娘

  颖恩不满达昌欺骗自己,达昌终向她提出分手。颖恩失恋无心受训,宁愿接受天成的惩罚,炳安心痛。颖恩欲骑癫马「任我跑」发泄,天成带她看曾骑任我跑的师姐的下场,但忠言逆耳。真真对甘元说出颖怡一直等他带二人看马仔,颖怡大感尴尬。甘元履行诺言带真真与颖怡看马仔碌地沙,又向二人讲解马的特性,三人更相约下次约会。

  有为刁难甘元迟了带真真回来,还借口留下颖怡找档案,要甘元独自离去,可惜奸计未能得逞。颖怡与甘元看电影后回家,猪妈取笑她拍拖,颖彤不以为然。甘元与颖彤及健基所泡制的光盘大受欢迎,甘元送光盘给林赞以为会被他赞赏,怎料被他骂得体无完肤。

  颖彤介绍一棠与食家蔡明往Malino食饭,经蔡明在杂志上介绍后,餐厅生意大好,耀东高兴不已,对前景充满希望。颖恩出席达昌在双鱼河演讲,更出言顶撞,颖恩被罚。颖恩一时冲动打伤达昌,彼得要她退学,天成却认为她有潜质,正替她说好话时传来颖恩骑任我跑的消息,天成赶至被马踢伤,颖恩则被拋下马。

第十三集 耀东分股份给甘元颖彤

  颖恩心中有愧没勇气探望天成,却遇上师姐,师姐将天成比喻为马蹄铁,宁愿牺牲自己令学员能得到最佳的发挥。颖恩向天成道歉,天成感欣慰。颖恩康复后回双鱼河跟炳安道谢,更表示经此一役才发现身边人如此爱惜自己,因祸得福。

  Malino生意大好,耀东将两成股份送给颖彤及甘元,二人大喜。颖怡因老人院有事推却甘元约会,甘元失落,婉兰却以为颖怡有心吊高来卖,但经亲身到老人院看颖怡后,则对她完全改观。颖彤以「彤德」为名撰文揭发练马师与人底交易,马迷们专程到报社答谢她,后来发现原来彤德是名女子,啧啧称奇,高超却不满她连累社会可能被练马师告诽谤。富豪第二代董浩楷往Malino晚饭见颖彤,认出她是彤德,上前邀请她共晋晚膳,耀东不悦。

  耀东有感颖彤工作渐有成就,决心要搞好餐厅生意。甘元为免错失与颖怡一起的机会,决定跟她一起到老人院当义工,少甜跟踪而至,甘元不胜其烦。可秀藉替林赞做大寿约少甜与甘元家人一起晚饭,怎料婉兰骗颖怡一同前往,更指她才是甘元女友,颖怡尴尬。

第十四集 颖怡尽得人心

  甘元被逼送少甜返家,少甜乘机亲近,甘元不胜其烦,更串同的士司机摆脱她。少甜经可秀提点后决定改变形象,怎料适得其反,贻笑大方。有为发现甘元约颖怡看电影,刻意要她加班,怎料甘元带同外卖往杂志社探望颖怡,气煞有为。颖彤主动往电视台报料,人气急升。耀东为取悦颖彤欲开分店,耀南却恐操之过急。耀东知浩楷约会颖彤,呷醋,颖彤却指二人纯粹倾马经网站事宜。耀东带颖彤看新铺,更向她讲出自己的理想。少甜送上亲手磨制豆浆往甘元家,却无人领情,大感失落,向可秀诉苦。可秀建议与少甜一起往老人院做义工,却无意中发现原来与婉兰是同乡,二人同声同气。少甜与可秀一时不慎弄?p>龙婆,幸得颖怡上前解围A可秀亦赞赏颖怡的爱心,少甜顿失信心,自感比不上颖怡,颖怡开解她。炳安被勒令减磅,颖恩为帮助他送上减肥餐盒,炳安心甜。炳安父志雄对儿子寄望甚殷,在假期中不忘带炳安往马房,跟众人建立关系,炳安感压力大。耀东知颖彤喜欢曾拒绝浩楷所赠的房车,不惜一掷千金买下送给她。

第十五集 耀东发现十年前的秘密

  颖彤见甘元对颖怡关系大改,顿感奇怪。耀东看杂志指浩楷正追求颖彤,更被指在各方面都不及浩楷,大发雷霆。天成责炳安胡乱吃减肥餐单,颖恩想出办法替他减肥,怎料弄巧反拙,更遭李sir责罚。志雄听颖恩一番说话后,体谅炳安决不再加以压力,炳安顿感轻松,更发现自己已达到理想体重,感激颖恩的帮助。

  耀南见耀东因买了房车给颖彤,而不够钱周转作新铺装修费,遂向颖彤讲出实际情况,颖彤大责耀东。甘元向颖彤及健基提议在专栏中加插笑话,颖彤乘机要他在颖怡生日那天交稿,甘元不肯,二人为此起争执。耀东向甘元大吐苦水,讲出往事时甘元始知当年颖彤喜欢自己,却不敢告诉耀东。

  颖彤问颖怡与甘元感情的发展,又指二人并不相衬,颖怡忐忑。甘元正与颖怡在老人院庆祝生日,颖彤适时接报指有另一马房爆发传染病,遂叫健基通知甘元,甘元赶回马房,幸发现虚惊一场。颖彤终证实甘元正追求颖怡,回家后向颖怡指出甘元紧张马多过她,颖怡不快。耀东无意中发现当年颖彤的心上人,原来正是甘元。

第十六集 耀东误会甘元与颖彤关系

  耀东自发现颖彤的心上人是甘元后,对甘元改观。耀东知颖彤跟甘元一起工作,责颖彤不开无线电话,颖彤只觉他无理取闹。马池往外国受训,耀森升上副练马师一职,意气风发,众感不屑。耀东从猪妈口中得悉甘元正追求颖怡,但见颖彤指二人不夹,心中戚然。甘元趁国柱与耀森一起,向他提出欲报读马房管理课程,耀森却诸多借口不能让甘元读这课程,甘元不忿。耀东对甘元与颖彤关系,渐起疑心。颖恩知颖彤没有约颖怡打球,讲出颖彤喜欢独占众男焦点的性格,颖怡心中忐忑。在阴差阳错下,甘元与颖彤二人打羽毛球,健基更将二人在自己家中洗澡一事来开玩笑,耀东不悦。耀东指出颖彤爱的是甘元,又怀疑她与甘元关系暧昧,颖彤怒掴他。耀东因迟迟未付第二期装修费,师傅要停工,耀东迁怒甘元,甘元唯有与国华另找他人装修。耀东向颖怡表示要跟颖彤分手,还告诉她颖彤其实一直喜欢甘元,颖怡欲开解他,不果。颖怡叫颖彤多关心耀东,颖彤却置诸不理。耀南发现存款不翼而飞,发现是耀东所为,愕然。

第十七集 耀东迷信

  颖彤有感耀东的转变全因自己而起,愿与他从新开始,耀东则立誓戒赌。耀东用户口透支还钱给耀南,更叫他另找人看数,耀南明白他苦心,更苦口婆心劝他以事业为重。颖彤为使耀东对自己有信心,每日向他报告行踪。颖彤把握时机向大老板何生指有另一马报先一日注销自己的贴士,何生决定彻查事件,高超因而被炒,一棠开始对颖彤有戒心。 真真将有为的暴力漫画稿丢掉,有为责打她,及后发现真真不见了,漫画夜众人紧张四出寻找,有为则后悔不已,自责骂真真,颖怡上前开解他。真真终被寻回,两父女冰释前嫌,有为更向颖怡表示正找寻漫画社的出路,颖怡大表支持。一棠不满颖彤夸过自己向何生呈交网页建议书,对她态度大变。颖彤约甘元往Malino倾谈搞网页事宜,甘元见耀东对自己态度冷淡,一头雾水。耀东发现了颖彤向自己说谎,对颖彤与甘元关系存疑,一时想不通下竟再沉迷赌博,不单赌外围马,更前往澳门赌钱,还欠下贵利。耀东见好运战衣破了一个洞,迷信心理下,竟听信相士之言买灵光巾,又在颖彤房悄悄摆金鸡阵。

第十八集 颖彤被耀东连累

  颖怡不认同颖彤对追求者来者不拒的态度,为了她而致自己心神恍惚,有为开解她并建议一起往日本洽谈漫画的香港代理权。耀南见耀东沉迷赌博请求颖彤帮助,颖彤建议先封锁耀东经济,免他继续沉沦下去。耀东发现颖彤与甘元从酒店步出,误会二人关系,对甘元挥拳相向,甘元始明白耀东为何怒视自己,颖彤则对耀东彻底失望。颖彤发现床下金鸡,更决心要跟耀东分手。颖怡知颖彤要与耀东分手,恐怕耀东失去颖彤会承受不了,更指颖彤导致耀东今日的光景,颖彤却不以为然。耀东买下钻戒向颖彤求婚,怎料她却提出分手,耀东失意下见人在海边自杀不遂,反激发他求望发达的意志。耀东偷取耀南的银行存款,令耀南因没钱出粮给餐厅员工,众员工打算旷工,颖彤为了个人声誉,与甘元分别向家人借贷让餐厅渡过难关。颖彤贴中大冷三T,但因没有下注而错失千万金元,颖彤虽感走宝,仍为得到上位机会而感自豪,怎料耀东以为她发了财却不肯借钱救自己。传媒追访颖彤遭财务公司追债事件,令她大受困扰。

第十九集 颖彤目睹耀东堕楼

  耀东向颖彤及甘元跪地求原谅,甘元心软?>家求婉兰将住宅加按借钱给耀东。耀东将Malino的股份转给甘元及颖彤后,?>想当日三人立志要闯一番事业,不胜唏嘘。一棠知颖彤跨越自己向何生呈交网页计划书,大感不满。耀东突然召开记者招待会,指被颖彤与甘元骗去感情及侵吞其餐厅股份,众人愕然。

  健基向颖彤表示有关与电视台合作需搁置,而一棠更乘机要求颖彤放弃网页工作,颖彤无奈。颖彤欲找耀东当面对质,遂与耀南一起往离岛找他,怎料耀东突然出现更将颖彤捉走。耀东完全丧失理智,竟以一注三T决定与颖彤前程,幸颖彤机警令甘元与耀南寻至,将他制服。耀东被控以伤人罪,耀南以为他经历此事后已想通一切,感宽心,万料不到耀东往找颖彤,问她最后一条问题后不久,竟在她面前跳楼,颖彤当堂晕厥过去。     

  传媒对耀东之死大造文章,甘元与颖彤受尽千夫所指,二人痛苦不堪。颖怡返港误信报章报导,颖彤有感颖怡也像众人一般见识,怒视颖怡。甘元与颖彤阅耀东遗书后,难以释怀,二人相拥而泣。

第二十集 三角关系逆转

  颖怡晨早到医院探望颖彤,见甘元整夜留守病房感奇怪。甘元不懂如何面对与颖彤的新关系,颖彤以为他不接受自己,但当甘元说希望一切顺其自然,即令她重燃希望。颖怡往找耀南始知耀东自杀内情,深感对颖彤不谅而歉疚,于是向颖彤道歉,姊妹冰释前嫌。颖怡经有为鼓励下终向甘元表白爱意,怎料甘元闻言更感苦恼,借回马房逃避她。国华与婉兰得悉颖怡曾向甘元表白,大喜,怎料甘元却说出不能接受她爱意。颖彤等不到甘元的电话,知颖怡约会甘元,暗下决定。颖彤故意说出跟甘元曾发生关系,颖怡顿感晴天霹雳。甘元向颖怡坦承与颖彤关系,颖怡却难以接受他的坦白,回公司痛哭,有为知道后开解她。健基带来电视台聘请颖彤的消息,颖彤却显得毫无斗志而回绝了,颖怡有后感只有甘元才能鼓励她,遂找甘元帮忙游说,甘元对颖彤以往积极的性格改变亦感奇怪。甘元到南丫岛找颖彤,知她为二人关系仍耿耿于怀,鼓励她并答应陪她一起走过难关,颖彤暗喜。颖彤拜祭耀东,将心底话讲出,从新开始。

第二十一集 颖彤带甘元回家示威

  颖彤带甘元回家,猪妈与颖恩看傻了眼,颖恩更不屑颖彤抢走颖怡的男友,颖彤不理。颖恩等在双鱼河受训完毕,众人被分配到不同马房实习,炳安虽被分配到志雄工作的欧实习,却因未有把握操马机会而被志雄薄责。婉兰见颖怡以工作麻醉自己感心痛,刚巧社区中心来了个自称Leon的捣蛋精,只有颖怡耐性地关心他,婉兰回家大赞颖怡有爱心而冷落到访的颖彤,国华不禁责她厚此薄彼。颖彤开始到电视台当赛马节目记,为免影响事业,对甘元表示要低调处理二人感情。赛马节目主持人何原中是老行专,漠视颖彤令她感不忿。浩楷出席电视台慈善节目,颖彤刻意让记拍摄二人一的照片,提升个人知名度。颖恩在左实习,凭着乖巧的一张嘴及勤奋工作令耀森甚感满意。颖恩知炳安为欧不会签自己而闷闷不乐,开解他。甘元与耀森因工作安排而发生争执,颖恩讲出事实却开罪了耀森。颖怡揭穿Leon的真正身分,Leon感她真正关心自己,二人成为好友。颖怡回家遇甘元,自觉回避不是办法,遂上前与他打招呼,二人芥蒂尽除。

第二十二集 马池开仓

  颖恩见左已收炳安做见习骑师,但自己仍无落脚处感沮丧,甘元开解她并请缨替她说项。耀森发现甘元向国柱指自己公报私仇不聘请颖恩,二人互相指责,国柱相信耀森。耀森不准甘元入马房见小飞象,甘元气忿。众人贺马池荣升练马师,甘元欲跟随他开仓,又表达对耀森的不满。有为跟印刷商等以团体名义合购一只新马,到左参观马房时跟耀森发生龃龉,遂游说众人将马改放在马池之新,令国柱以为马池有心抢自己马房的马,加上耀森在旁煽风点火,以为甘元从中作梗,欲将甘元辞退。颖彤被节目主持胜哥投诉临时改稿,颖彤乘机在王监制面前表现自己。社署保障主任冯伟文怀疑林家强一家骗取综缓,拒绝接受家强的解释,家强一时冲动挥拳相向,伟文控他蓄意伤人。原来伟文是达昌的大哥,与马池是表兄弟关系,伟文游说达昌协助马池替池当主帅。胜哥因吃了有味精食物敏感不能上镜,王监制让颖彤补上,颖彤表现出色,连老行尊忠叔亦赞赏她。颖恩得知池聘请她,开心不已,但得悉达昌亦转到池,心情矛盾。

第二十三集 甘元被炒焉知非福

  众人搞火锅庆祝颖恩到池实习,颖彤为讨好婉兰及国华亲自下厨,果然让婉兰对她印象改观。甘元见耀森无理使唤炳安,与他理论,耀森实时辞退甘元。少甜与管拾偷偷让甘元在离开前进马房见小飞象,甘元感激。甘元得悉林赞拒绝到澳门马会做练马师,不明所以,惟有可秀明白林赞心事。颖怡得知康仔(即Leon)与母阿娴被烂赌父亲虐打,带二人到和平之家寻求缓助,不果,幸有为仗义安置娴两母子在漫画社暂住。马池聘请甘元当策骑人,少甜亦过檔池池开仓后第一场赛事即胜出,众兴奋不已。颖怡见阿娴申请公缓被拒,到社署找伟文理论,伟文冷然答复,颖怡气忿不已。有为答应请阿娴当清洁女工,而颖怡则替她找到平租单位,阿娴感激不已。颖怡想到为单亲家庭设立热线提供缓助,婉兰及可秀等大表支持。颖怡在街上见伟文拋不中垃圾往垃圾箱,竟向当值警察举报伟文乱拋垃圾,伟文气结。国华与婉兰彩排热线服务,甘元取笑婉兰紧张,颖彤见热线将设在兰家,隐觉不妥。

第二十四集 颖彤当三陪女郎

  众实习骑师打赌看谁最先有机会试闸,本来颖恩有机会试闸,但最终告吹,颖恩以为达昌公报私仇,往找他晦气。颖彤为提高马网页的浏览人数,向浩楷提出增加「我系马王」竞猜游戏,还打算亲自跟优胜脚及畅游澳洲,甘元却对她的宣传手法及没有跟自己商量而感不悦,颖彤为求出位不以为然。

  颖怡在热线接获家强因伟文终止其综援欲自杀,颖怡等匆匆赶去,不单好言相劝还出钱以解他燃眉之急,当她知道这个案是由伟文处理,即往找他理论,不果。颖恩终可试闸,达昌熟习马匹特性故在赛前教路,颖恩得以顺利试闸。颖彤与马网得奖者共晋晚餐,引来记采访,颖彤自感成功,颖恩却认为她cheap。

  浩楷欲单独约会颖彤,颖彤巧言欲拒还迎。胜哥向王监制投诉颖彤经常迟到,怎料监制却劝他息事宁人。家强因被逼迁及遭伟文控告,决定全家自杀,颖怡等为他举行抗议,伟文本欲出面与众人对质,但被上司劝阻。颖彤见大搜索为报导颖怡的抗议行动而押后播放自己的访问,大感丢脸,再听到浩楷赞颖怡,颖彤脸色大变。

第二十五集 颖怡被封为正义之花

  颖怡被传媒封为正义之花,众人更误以为抗议成功令伟文离职,兴奋不已。浩楷捐款十万给颖怡等的她作为基金,颖彤虽感不悦亦不放过替网页宣传的机会。达昌为颖恩出头,跟耀森打赌她能在五次试闸内获出赛牌,又向她透露已跟Connie分手,劝她不要为针对自己而逞。颖恩在达昌督导下,果然五次试闸后成功取得出牌,雀跃万分。

  颖彤如愿当上赛马节目主持,吩咐颖怡替她取套装上镜,颖怡因此而扭伤脚踝,甘元请缨替她涂药油。颖怡发现家强欺骗自己,上前跟他理论,家强欲打她,颖怡再度扭伤足踝,伟文恰巧经过送她去医院。伟文教训她凡事不应只看表面,颖怡因误会他因此事被炒,心中歉疚。Marco找颖彤替报社写专栏,颖彤在一棠面前意气风发。颖彤见甘元对颖怡受伤表关切,又见他自愿帮颖怡接听热线,不悦。颖彤工作接踵而来欲找颖怡分担工作,更要她放弃热线工作,颖怡为难。颖恩首次出赛,众人紧张不已,达昌为减轻她的心理压力,故意指马匹状态不好,没机会胜出,结果‥‥‥

第二十六集 伟文成为颖怡老师

  众人为颖恩庆祝,炳安见颖恩一颗心系着达昌,感不是味儿。颖彤没征询颖恩意愿便替她安排访问,颖恩不悦,怎料出来的访问被删剪,颖彤大发脾气。颖怡被取录入读社工课程,婉兰担心她身兼数职应付不来,颖彤亦重提要她放弃热线工作,颖怡却坚称能应付一切,终在漫画社不支晕倒,有为虽不舍亦无奈让她离开漫画社。

  颖怡首天上学发现讲师竟是伟文,大感尴尬。炳安在颖恩生日那天送上花束及礼物,颖恩隐觉不妙唯有逃回家中。颖恩知道达昌在日本赢出赛事,又收到他以速递送来的生日礼物,感心甜。炳安鼓起勇气向颖恩示爱,颖恩坦言对他没有感觉,炳安失落离去,达昌见状乘机上前与颖恩重修旧好。

  一男子曾国权指斥单亲天地热线唆摆其妻离弃自己,颖怡因不懂处理遂向伟文请教。颖怡见伟文与国权的妻阿芬在一起,误会他藉辅导工作介入别人家庭,与他的教导不符,感不悦。原来阿芬是伟文前妻,当初因阿芬贪财离他而去。伟文向颖怡解释二人背景后,认为她是理想人选辅导国权夫妇,希望她接手跟进。

第二十七集 达昌一沉百踩

  阿芬决心离开国权,伟文见颖怡劝阻无效,先安抚阿芬的情绪。国柱欲找达昌策骑他仓的马匹,达昌反建议他起用颖恩,国柱犹豫。伟文回家竟见阿芬预备了烛光晚餐,伟文冷静向她分析她的心理状况时,达昌回来见阿芬出现,怒赶她走。达昌送上巨额支票给伟文,声称是赢取杯赛的奖金。颖恩策骑左马,果然胜出,国柱感满意,颖恩则感激达昌赛前教路。颖怡在伟文的指导下,终成功令国权夫妇复合,高兴不已。炳安见颖恩己有成绩,而自己则尚未有机会出赛感气馁,颖恩安慰他。炳安终有机会出赛,还与达昌同场,炳安决心要赢达昌,怎料适得其反,还被国柱指责他不依策骑指示;而达昌亦因他而乱了步速,与马池起了争执,而被颖彤在网上大造文章,达昌深深不忿。伟文代课生涯告终,颖怡竟聘请他到单亲天地做导师,伟文乐于接受。伟文教婉兰及可秀等「社工三宝」,二人对他印象大好,有意撮合他与颖怡。伟文找马池大谈童年往事,马池明白伟文所指,二人却不知道达昌已跟少年时不再一样了……

第二十八集 颖彤出卖颖恩感情生活上位

  达昌终再赢出赛事,马池满意终能向马主交代。甘元发现颖恩与达昌复合,颖恩因有感二人同属一马,恐有不良影响,要甘元守秘密。甘元认为达昌赛绩起跌太大,存疑,颖恩则劝他不要胡乱猜想。众人取笑颖恩做主帅夫人,原来是颖彤在网上爆料,颖恩有感被出卖,大怒,幸马池并未加以责怪二人。颖彤以退为进要抽身网页,浩楷挽留,颖彤即要求要做股东并分取红利,甘元无意中听到二人对话,不悦。颖彤欲跟甘元分享成功一刻,甘元却不值她的所为。

  颖怡从少甜处得知甘元心情欠佳,带他往海边大叫,甘元经她开解后,顿感轻松不少。颖怡有感要放下对甘元的感情,决定将马仔漫画书统统送给真真以忘情。颖怡陪颖恩往见达昌家人,不料竟是伟文,二人更一起爬独木舟。颖怡发现伟文原来早已在马会找到工作,表达不满,伟文向她解释。达昌与外围马主持昆哥在一起时,遇甘元,有所顾忌。达昌豪爽的请众练习生往卡拉OK消遣,众人尽庆而归。其后炳安见同房阿捷配戴名贵手表,隐觉不妥。

第二十九集 颖恩发现达昌造马

  达昌不时款待众练习骑师,出手绰,炳安不以为伍,反被甘元取笑他在意颖恩与达昌的一段情。颖彤为讨好甘元不单送礼,还自愿接受他训斥,二人言归于好。甘元见猪妈收达昌名贵首饰,隐觉不妥,着颖恩要按马池的策骑指示,颖恩明他所指,唯有劝达昌收敛其豪爽作风。颖彤以达昌的收入与开支大造文章,达昌直指甘元搞鬼,乘机要马池辞退甘元,马池为难。

  炳安经阿捷规劝后,参加达昌所搞活动藉以扩大社交圈子,达昌欲拉拢他,但见他正直不阿,唯有放弃。炳安临时替代他人策骑出赛,令达昌计划大乱,昆哥迁怒炳安,派手下教训他,却不知道他们的所为已暗中被人监视着。颖怡见伟文在马会慈善部上班处事利落,更添佩服,亦赞同他工作具意义。

  颖恩无意中发现达昌身怀巨款,达昌坚称为赢马所得,并向她表示欲提早挂靴,与她享受人生。炳安再度被恐吓,于是悄悄找颖恩,劝她不要跟达昌同流合污,颖恩大感苦恼。达昌以为颖恩在自己掌握之中,对昆哥表示十足信心,自信能制造赛果。

第三十集 健基惨成代罪羔羊

  颖恩欲劝达昌收手,达昌以二人将来的幸福游说她,更送上戒指向她求婚,颖恩犹豫。达昌见颖恩终按其指示跑出,大喜,准备与众人庆祝之际廉署采取行动,将众人带返廉署问话,众人均否认控罪,唯独颖恩与廉署合作。伟文因被搜出藏有大量现金,被廉署冻结其户口以作调查,但他仍深信达昌不会造马。颖彤因颖恩涉嫌造马,向她恩大兴问罪之师,独颖怡关心颖恩心情。颖彤见伟文被查问,叫颖怡去了解情况,希望做独家新闻,颖怡断言拒绝。伟文追问达昌有否造马,达昌极力否应,并声称廉署所搜到的钱全是赌马赢得,伟文信以为真。达昌阅报后怒上颖恩家,伟文追至,达昌质问颖恩为何出卖自己,并要她改口供,伟文至此方知真相。颖怡不满颖彤误导网民说伟文与造马案有关,颖彤辩称清者自清。颖彤知道国柱被廉署问话后,叫健基跟踪他,颖彤以蒙眬照片大造文章暗示国柱与昆哥有交往,连累国柱撞车。国柱决定控告颖彤诽谤,颖彤竟将责任卸给健基,健基找她晦气,甘元和颖怡亦不值她所为。

第三十一集 林赞暂代练马师

  伟文欲劝达昌认罪,以求法官从轻发落,达昌拒绝。伟文向颖彤说出达昌今日的改变可能是自己间接所造成,颖怡开解他。颖彤不满甘元避见自己,颖怡直指她不是之处,颖彤为自己辩解。林赞暂代左练马师,更聘请甘元协助自己,令甘元本来沉郁的心情一扫而空。颖怡向甘元替颖彤解说,希望二人重修旧好,甘元却指颖彤不会改变。

  林赞首日到左上班,对耀森的奉承并不领情,耀森感无瘾之际,竟发现甘元能回左,更感不悦,但甘元得再见小飞象,则高兴不已。甘元以处事方式不同为由,决定不再参与网页,颖彤为保感情,接受。颖恩因造马一案,而被令停赛,甘元与炳安开解她。颖怡与同学们探望伟文,众人对社会服务均有抱负,发起义工队,更邀请伟文担任顾问。

  健基在报章口诛笔伐颖彤所为,颖彤决定控告他毁谤,健基找甘元求救。健基终开记者招待会,承认一切罪状,希望颖彤能放过自己,甘元大感痛心,终要与她分手。颖怡为颖彤向健基道歉,健基则劝她小心颖彤。

第三十二集 耀森出术事败

  颖怡反复思量健基的说话时遇甘元,甘元说出已与颖彤分手,并感叹男女朋友可分开,但姊姝情不能分割,颖怡听罢伤心落泪。国华与婉兰知道甘元与颖彤分手消息,虽替他担心,却感焉知非福。林赞见耀森不尊重自己,私自约马主到马房,不悦。耀森为私利笼络马主何生,打算在小飞象身上做手脚令牠不能出赛,好让何生的马补上,却被林赞悉破,又责他只顾讨好马主不理马房整体成绩。炳安策骑小飞象胜出,重拾自信。兆敬准备竞选区议员,欲做善事增加竞选筹码,甘元遂提议他赞助颖怡的单亲天地,做荣誉顾问,兆敬更愿平价租出单位做会址。颖彤瞥见甘元与颖怡在一,又见甘元宁愿将Milano股分让予耀南也不愿再见自己,竟设计逼甘元来求自己。颖怡知道颖彤要卖Milano,痛心指责她自私自利,从不理会是否伤害到别人,对她彻底绝望。达昌要求伟文去找颖恩,劝她改口供,伟文却不肯防碍司法公正。伟文在单亲天地中心遇颖恩,想到达昌的前途,思潮起伏。法庭上,颖恩对是否指证达昌也内心交战。

第三十三集 达昌被重判入狱

  达昌被重判入狱

  颖恩被辩方律师指她为报复达昌曾拋弃她,故诬告达昌造马,感委屈。达昌打算弃保潜逃,伟文与颖恩往渡假屋找他,希望劝他回头,怎料他竟不知悔改还一度胁持颖恩。达昌最终被重判入狱,颖恩经此一役对他完全心死。伟文探望达昌,怎料他因迁怒他而叫他以后不要再来,伟文难过。

   颖恩再次出赛但败北,被指以前靠造马才能赢马,颖恩亦开始自己实力。甘元为讨好颖怡,亲自为单亲天地做家俬,但见她与伟文谈甚欢,冷落自己,隐觉不妥。颖彤经浩楷介绍认识朱育德,见可向他内部认购他的新网股,感有利可图,决定落重本向他认购,怎料网股失利,育德要她尽快找数,颖彤竟他提议在她搞的网页慈善马王杯赛中,由颖恩策骑他的马匹出赛,胜出则将欠他的款项作为慈善捐款给颖怡的单亲天地,以陆家「慈善三姊妹」的绰头助他出风头,育德觉有可为。

   颖怡在考虑众人意见后,终接受颖彤建议,并希望可如颖彤所说令颖恩重新振作。红色暴雨警告下,颖怡看见甘元及伟文分别拿伞来接她,顿时不知所措。

第三十四集 颖怡被指侵吞善款

  甘元为出现情敌而苦恼,婉兰及国华以他较青春来鼓励他不要放弃。有为告诉颖怡自己与阿Cat拍拖,颖怡替二人高兴。颖怡为不知如取舍两段情而苦恼,有为开解她,不果。甘元发现颖怡说谎逃避见自己,错愕。颖怡向甘元以饮品比喻现时的感情状况,甘元认为自己仍有机会。

   马匹拍卖会上,颖彤针对甘元的马房抢着竞投,甘元却不以为然。颖彤因要靠颖恩胜出才能填补向育德认购新股的款项,故非常紧张,还送幸运马鞭给颖恩。颖恩感压力大,出赛前整晚发恶梦,结果出闸即堕马。颖恩送院,颖彤不单没有关心,还怒责她故意堕马,颖恩感委屈。

   颖彤以为育德的太太来找她追讨欠款,大急,当知道二人决定仍捐钱给单亲天地时,顿松一口气。颖彤将好消息告诉颖怡,但却推说因行政问题要迟些才给她钱。健基发现捐款下落不明,心忖是报复的大好机会,联同一众记者向颖彤及颖怡穷追猛打。颖彤终告诉颖怡自己私自挪用捐款填数,颖怡错愕。颖怡为了单亲天地的声誉决定召开记者会澄清,怎料颖彤突然出现否认一切。

第三十五集 小飞象载誉而逝

   颖彤出现记者会反指责颖怡说谎,还指她与甘元有私情才合谋对付自己,颖怡与甘元呆住,幸伟文拿出证据还要求她与育德当面对质,颖彤语塞,竟一走了之。颖彤回家后力斥颖怡全心靠害,要断绝姊妹关系。传媒争相报道捐款下落不明及三角恋事件,甘元气愤,颖怡为怕纠缠向传媒指伟文才是自己男朋友,甘元闻言怅然若失。 颖彤向浩楷借五十万来周转,浩楷即要颖彤入住其空置豪宅作为条件,颖彤无奈孤注一掷。颖彤制造证据向记者澄清捐款去向后,借势离出陆家。林赞勤操小飞象,认为牠大有机会破千六米纪录,更希望自己和牠一起再创高峰后才光荣退休。甘元恐小飞象跟不上顶班马,又得知「宙斯」也将一同出赛彭福纪念杯,更感难与匹敌。 耀森与桥发现象有异样,竟秘而不宣。小飞象出赛前夕,甘元发噩梦,甘元欲劝林赞取消让象出赛,不果,还被林赞责他长他人志气。炳安策骑小飞象,小飞象果然不负众望,还刷新纪录,林赞及甘元大喜,怎料小飞象回马房时,终告不治,甘元伤心。

第三十六集 甘元无心恋栈马圈生活

  甘元怒责林赞自私,为自己个人荣誉累死小飞象。炳安为自己未能及早察觉小飞象有异样而向甘元道歉,甘元劝他不必自责,二人更有以歌悼念小飞象。甘元见兆敬只视小飞象为摇钱树,及不忿耀森在小飞象死后说风凉话,愤然辞职。林赞以甘元下季便可升No.3,劝他不要感情用事,甘元感与林赞立场不同,决不再认他为师,林赞痛心。

   甘元自辞去马会工作,百无聊赖,众人担心。颖彤向猪妈提议换楼,更建议她搬进豪宅同住,猪妈以为一家人可再住在一起,欣然接受,颖怡亦以为可与颖彤修好。岂料颖彤说只打算跟猪妈住,暗示颖怡应自力更生。有为欲买新马,耀森见有利可图,说介绍经纪给他,有为不虞有诈。少甜将小飞象骨灰交予甘元,着他将之带回纽西兰安葬。伟文愿分租颖怡,解她燃眉之急,颖怡感激。

   甘元见颖怡搬入伟文家,又见她与伟文俨如一家人,黯然神伤。林赞无意中得知耀森隐瞒小飞象曾流鼻血一事,大发雷霆,却苦无证据告发他。甘元到达小飞象的家乡安葬牠,回忆与牠一起的日子,默然。

第三十七集 猪妈一入豪宅深似海

  婉兰与国华恐颖怡跟伟文日久生情,往伟文家打算搞破坏,怎料二人却不经不觉被伟文的学识与修养所折服。甘元在纽西兰突然见林赞出现,恍然自己来纽西兰全是他搞鬼,当得悉小飞象被隐瞒曾流鼻血一事后,始知错怪了他。甘元与林赞见一患上皮肤病的马要人道毁灭,请缨替牠治病。 猪妈搬进颖彤豪宅后,被当作菲佣般使唤,颖彤跟浩楷幽会时更着她出外留连,累她被误为老人痴呆而被带返警署,猪妈向颖怡哭诉。颖怡往找颖彤晦气遇浩楷,颖彤恶人先告状责颖怡专来抢她的男友,二人不欢而散。伟文与颖怡同被手足之情所困扰,二人分享如何解舒解不快时刻。有为经耀森介绍所买的马,竟在出第一场赛事后便要人道毁灭,有为大受打击。颖恩再次出赛,却因欠缺信心而惨败,遭马池怪责。颖怡为伟文找到绝版黑胶碟,二人随着音乐起舞,互感异样。甘元与林赞将病马医好,高兴不已,二人前嫌尽释。颖怡得知甘元在纽西兰撞车送院后,心绪不宁,更表示要往纽西兰,伟文顿感失落。

第三十八集 甘元重拾斗志

  颖怡因联络不上林赞,急于购机票去纽西兰探甘元,伟文感心酸,但仍替她安排。颖怡抵纽西兰见甘元只受了脚伤,感宽慰,甘元知她仍关心自己,深情剖白,颖怡心动又心乱。炳安见颖恩毫无斗志,好言相劝却惹来满肚怒气。炳安以激将法重燃颖恩斗志,又抢去其背囊跟她斗快踩单车,果然令恩重新振作。颖怡要回港,甘元告诉她撞车的始末望能留住她,颖怡感难以接受,并坦言看不见二人的将来,甘元不敢勉强。伟文见颖怡独自返港,重燃希望。甘元经林赞提醒后,决为颖怡创一番事业,认为曾患皮肤病的马有潜质,替牠改名小福星,决定将牠操练成为马王。颖彤见浩楷跟特区小姐传绯闻,知他对自己生厌,遂大吃大喝发泄,又向猪妈大发脾气及赶她离家,猪妈伤心地投靠颖怡。颖彤结识一马贩,亦深知靠浩楷非长远计,顿起了做贩马经纪的念头。甘元回港后再加入池当No.3,又游说有为以十八万买小福星回来,但当有为兴致勃勃见牠时,却嫌牠又瘦又奀,担心自己再投资错误。

第三十九集 为食小福星报捷

  颖彤嘲讽有为买的小福星是「狗饼」,甘元出言反驳,结果小福星试闸时摔掉骑师,自己跑回马房大吃特吃,颖彤借机揶揄元,而马池和有为也感失望。颖怡为单亲天地筹款,有为以为小福星无表现,遂答应将小福星胜出的奖金捐出;另一方面,伟文亦替单亲天地找到慈善基金支助,颖怡感激不已。

  颖恩以自创新方法策骑小福星,令牠首度出赛即以大冷胜出,颖彤爱驹与别不同,颖彤大怒。炳安借口替颖恩庆祝,乘机送金链示爱,颖恩推拒间将金链丢掉,二人赶忙拾回。颖彤利用浩楷公司名义以七百多万买下澳洲马王「杜拜飞驹」,浩楷不悦。颖彤晕倒送院,原来她患了暴食症,却又因怕胖而扣喉将食物吐出,因而虚脱,颖彤见甘元与颖怡一起探望情绪激动,颖怡担心。伟文开解颖怡说颖彤的占有欲,着她毋须理会颖彤,还酸溜溜说自己会祝福她与甘元,颖怡心头一震。

  小福星屡次胜出,颖彤气结,接着知浩楷将她踢出网页,更是气愤。马池答应替小福星报名参加泥地王大赛,甘元雀跃万分,翌日竟发现小福星出事。

第四十集(大结局) 颖彤不堪刺激

  小福星泻出唇膏及对薄荷味敏感,甘元决定自己照顾牠。杜拜飞驹首次出赛即压倒性胜出,甘元担心。颖彤向各马主推销马匹不得要领,反而有马主请甘元帮忙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