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堂堂大唐公主,为避父迫婚,连夜奔逃,流落龙蛇混杂的长乐坊,竟遇上一个令她刻骨铭心、甘愿为他赴汤蹈火的人……无线九七贺岁剧(醉打金枝),由关咏荷再任女主角,与欧阳震华携手合作,将这个家传户晓的民间故事重新演绎,引发狂笑与你贺新岁!唐代升平公主(关咏荷)冰雪聪明,文韬武略,善蹴蘜马吊,却一直未能觅得如意郎君。皇上有见及此,遂安排她嫁予回纥皇子。升平不甘,决出走逃婚,并辗转混入长乐坊,认识了郭暧(欧阳震华)。郭为人风趣,不拘小节,见识广博,与升平不打不相识。

  二人几经波折,患难见真情,终排除万难,入宫成亲。借宫中规条繁多,人事倾轧,婆媳轇轕,权贵白眼等等,都令二人误会重重。夫妇不和竟被奸臣利用,郭险遭抄家,最后被发配边缰:而升平则被迫再婚和番,究竟刚烈刁蛮的公主与生性不鞯的驸马能否破镜重圆?

分集剧情:
第一集

  唐朝太平盛世,有赖郭子仪平定安史之乱。一年一度的东西宫蹴鞠比赛又到,经过激烈争斗后,最后由东宫的升平射入决定胜的一球。皇帝为平找对象,即颁令全国广招驸马,经过多轮比赛后只余四人,连公主也对回纥王子阿诺安德有好感,故特意设打麻雀来助他胜出。可惜及后平发现德在比赛中作弊,而且在庆祝会上大出恐怖的食相,令她却步,更连夜与近身侍婢如意离宫逃去。皇帝命郭子仪把平追回。平在一市集与男子郭暧发生争执,最后暧把平的包袱踢入海。

第二集

  来到长乐坊,原来暧是这里的人,与平对簿公堂。县官不在,李白顶替但被平发现,平用此来大吵特吵,最后真的县官回来放人了事。暧不服气,与友合力整蛊平令她自动跳海,一口气才下来。另外,仪与密探追至,平与意躲入染坊中,认识也是逃债的名妓绿翘,因平讲义气,二人成为好友,后翘投靠温柔乡,平为她出主意设赌局夺花魁,望为她筹欠债。暧好友大力不幸于一夜输了整间赌坊给平,力叫暧翌日与平再拼过。

第三集

  暧不敌,唯有出术打败平,平输了亦即是翘没钱还债,平指暧没人性,暧自责为翘还债,但条件是将平买回家做妹仔,平居然接受。平入住暧家引来不少闲话,连翘也来质问她,使她莫名其妙。平为了向暧报复,给了他吃哑药,使暧病了多天。平与意分开后不久,意被仪捕获,但她守口如瓶,没有把平的行踪说出。李白妻花雕家用不够,平带她往温柔乡工作,白即往查看。

第四集

  力、八、卜、暧与白冲入温柔乡找花,暧命平离去,后来发现平叫花来做梳头工作,知怪错了她,马上冒雨出外找她回来。力收了掩护费保一批茶叶往琉球,后查出是军火,即联同各人把运军火者捕下交官惩治。仪似是色魔被打晕,意把他藏在暧的酒箱中,很久才逃出,勾起二十八年前与小玉的一段往事。后他追及平,平求他多给她十天。平对暧生爱意,找机亲近点他,但暧却表现得满不在乎。

第五集

  外来恶势力凌坤入侵长乐坊,目的是抢力的揸刀人角色过来。平赠暧一玉佩,暧发觉平已爱上自己。仪在街上遇上玉,发现她便是二十八年前的爱侣,仪更追问暧是否她的儿子,玉不满他故假说不是。 坤派人来捣乱各铺,力不得不站出来与他决一死战。玉与花恐怕暧及白出事,借故想他们离去,但二人不是没义气的人,一心要与力对抗坤的入侵。

第六集

  力不敌坤,坤接管长乐坊。五虎抽签去杀坤,暧中签,但他暗中通知坤,四虎与平指他不义,兄弟右倾因而破灭。暧用迷药迷了各人,坤把平与花送往温柔乡预备施暴,但被埋藏在暗隔中的力所制,原来暧出卖兄弟只是演戏而已。可惜县官石是坤的人,又把五虎加二女降服,幸子仪及时出现把石与坤击退。仪要平跟她回去,暧誓要护她。

第七集

  仪把暧及平送入了宫才在玉口中知他是自己的亲子,于是向帝求情。帝决让德与暧再次比试看谁夺得公主归。升平不欲嫁德,找机会往丞相府把试题找下,交给暧准备,但此事被淑妃看见,转通知帝。 帝把试题更改,暧在第一回合已落败。在第二回合擂台比武中,平已打定输数,但德却无意地被暧按中涌泉穴,倒了下来。第三回合陈丞相搬出蚊缸,全场吓呆。

第八集

  德没胆识,暧用计骗帝送来二十种酒,他混好后假意与公主饮最后一杯,其实是将这种“鸟兽散”倒遍全身,于是一手将缸内的珠钗取出。暧与平即日成亲,反过来暧在入新房前要被宫女们糟质,但最后仍能顺利闹房。科举试有人作弊要重考,暧感白的机会来了。仪择吉日娶玉过门,但玉却以母鸡顶替,仪出丑当场。花为白准备上京考试,但最后花不支突然晕倒。

第九集

  白扶花回家,又错过考期,已决不再考公名。后平知此事,刻意安排白在放榜后与状元等人同坐,博帝赏识。白初不接受,最后被平劝服。面对圣上,白打爛了夜光杯面对受斩之处分,但他临危不乱,对答如流,除没被斩更被封为翰林供奉。暧在宫内的行为不检,令平被父皇指责。力等以暧名攻入琉球使馆,迫大使签押退出灵芝岛的约。事后大使入宫讨公道,要帝割地赔款,幸白机智反指他擅闯禁地,此事才平。不过帝大怒,迁怒于公主。

第十集

  暧因此事与公主吵起来,后知怪错了她。而新春将至,众驸马预备节目表演,暧亦答允。仪三子说会带他去杭州过年,仪喜更将下人放假,可惜三子临时爽约,仪孤身留屋中。暧在年初一的表演中找人顶替,事败帝大表不满,平更面目无光。平为暧在兵部预备一职,但他只爱饮酒,没有上班,后在街上遇见仪。王与暧找仪,见他倒在地上,为他包扎,但仪口硬说没事。平不满暧多次失职,与他理论,小玉劝无效,与平斗把暧的酒扔来扔去,暧惨被扔中。

第十一集

  暧极不满平为他决定一切。在兵部他自主更改士兵的操练时间表,便被仪怒赶出去。意与祥在市集相遇,意春心动决与祥有缘。另外,仪送给玉的九珠花错误地落在意手,意误以为是祥送的提亲礼物。平与玉有误会,玉返长乐坊居住,暧大怒,与其余驸马终日饮酒作乐。帝命白勤加锻炼身体与天竺力士角力,白感无奈独自饮酒,在酒坊认识了一位公子。

第十二集

  此人是玉真公主,她多次戏弄白,更诱他创入钱府,用此来威胁白要陪伴她。及后白发现真是女人,吓了一跳。意知过了二十五岁便要离开,故设法尽快与祥结婚,但祥反指她偷九珠花,双方反目起来。白与真饮酒被花看见,花哭叫不停。意想出绝计,把喝醉了的祥抬去客栈,翌日当祥醒来,发觉意睡在旁,大叫一声,头也不回便走了。

第十三集

  天竺使节病逝,仪叫白速读梵文以祈能升任,暧对他说真是理想之才,叫他向真学习。意限祥十天内接她过门,更搬出平为她拿主意,仪亦决祥有责任照顾意。原来祥曾经多次与不同女子定亲,但每次家中都有人死去,所以他不愿与意成亲。白与真在史馆内修读梵文,但刚遇平来找书,二人吓得不知所措,真终于走避不及,被平发现。

第十四集

  平看出真与白有问题,与花跟二人至一客栈,平找他们理论,花心伤至极。真不满常被平指骂,向母淑妃诉苦,淑对她说西宫已开始抬头,原来她有心铲平东宫。祥不肯成亲,用钗指吓意,仪怒制服他,但失足弄伤脚跌在地上,意、祥成亲无望。帝回想与八皇爷的往事,不禁惊至冒汗。淑第一个对象就是仪。仪伤了脚不能走动,暧来服侍他洗澡,仪安慰。

第十五集

  仪断了脚仍想带兵攻吐蕃,但为平所阻,仪心灰意冷,暧想出办法终使仪振作起来。玉半来郭家照顾仪,仪甚高兴。暧早了一张轮椅给仪,推他四出游玩,仪更高兴。帝病太子适代他上朝但遭大臣诛多反对,平向父皇提议为适设智囊团,更推荐暧助适。暧本想陪父游杭州,但平已为他决定,极不满。 绿翘来长安开酒坊,暧重遇翘甚觉亲切。暧知四驸马被迫带了绿帽,极替他不值,本想为他取回公道,但四公主先发制人,设陷阱指夫召妓,四叫暧救他。

第十六集

  帝其实一早已知四公主的不当,但因顾及国体打算打发四驸马离去,而平亦赞成。可惜暧打闹金殿,指四公主的不是,帝被迫放人。暧请华十八为仪治脚。帝信松鹤道长之言,改信真能利他,相对平开始失宠。平见暧与翘态度亲切,生气,但暧并不加以解释。花不跟李白去天竺,留下信便走了,她在快活林遇健,健收留她暂住。

第十七集

  真亦来到天竺,向白表明爱意。淑与逸引帝往市集看人民为仪祈福,帝大怒,回宫后即叫仪交出兵权及逸。华来为仪医脚,看出是御医封了其穴及乱给他吃药,暧大怒但苦无证据。健同情花的处境,趁夜他潜入宫中把龙椅翻倒,帝以为是暧所为。平因被帝召见不能向仪拜寿,暧觉无面,趁醉返驸马府怒掴平。

第十八集

  平向淑诉苦,帝大怒,判郭家诛九族,平才知中了淑计。老宫女娥说出八皇爷有免死金牌,平即往快活林找。遇花,花叫健帮平,健引平至把墓,花才知健是八皇爷煤气市金牌是假的,但平却用它骗了帝把仪一家免去死罪,只逐出长安。平被帝禁止离宫,故不能与暧一起,其弟适也遭软禁起来。帝向白迫婚,要他娶真。

第十九集

  白允婚事,花看皇榜后发呆。健暗中通知平叫她引白来见花,花白相见才知是被迫,真来平府大发脾气,她以不放平在眼内。健在报国寺找来皇后的紫绶袍,叫花在白成亲日往金殿争夫。暧扮鬼扮马依计来到,但白改口说她勾汉,花哭成泪人,后遇暧才知是计。白与健用计骗帝离宫,更把他藏在棺材中,淑知帝失踪,马上封城追查。

第二十集

  暧大呢感把帝运出城,帝醒后见身处棺材及八皇爷,大惊。淑收健信叫她交出玉玺,欲立逸继位,平与适反对但全没用,连白也支持淑。逸带大军进迫黑石林预备对付八皇爷。到底他为何会这样?帝、暧及八的生命是否危在旦夕?平与暧又会否有机会重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