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女警官舒敏好不容易抓了一名“杀人凶手”,却被大律师倪博文出庭辩护使其无罪释放。从此,舒敏处处为难博文,弄得他很是难堪。后来真正的凶手被警方抓获,敏很内疚地向倪认错道歉,由此冤家变成了情侣,进而成为了夫妻。

  小两口婚后生活甜蜜,但由于博文未告诉敏自己还有一个患精神病的母亲,也由于倪的养父之女傅雪薇热烈追求博文,还由于警方与贩毒阔少霍英杰的斗争。霍施展了一系列的阴谋毒计,使敏和博文产生了矛盾误会,两口子深深陷入苦恼之中,弄到分居地步。通过一段时间冷静理智地思考,更由于有真诚的爱情基础,加之霍和傅家伟的阴谋诡计彻底破产,敏和博文又重新开始了亲亲热热、甜甜蜜蜜的幸福生活。

分集剧情:
第1集

  一天,在香港,一所打造金器的作坊遭到抢劫,此时警铃大作,劫匪正仓惶逃跑,这时碰巧女警察舒敏路过,见此情景,她大显身手,擒住了二名匪徒,因此受到了上司的表彰和同事们的热烈祝贺。舒敏年轻漂亮,但却不是等闲之辈,她已经是领导着十几号人马的年轻督察了。之后,在一次追捕逃犯的过程当中,老警察龙叔不幸身亡,舒敏和同事们悲痛不已,发誓要替龙叔报仇。经过三天三夜的潜伏侦察,他们终于抓到了一名疑犯名叫盲标。然而,到了审讯的当天,替盲标辩护的是盛名远播的大律师倪博文,在傅文的雄辩之下,法庭竟然以证据不足为理由将盲标释放,舒敏因此怀恨在心。

第2集

  舒敏及同事为了盲标的案子败诉而转对倪博文大为光火,一次在街上偶然遇到倪博文,便借故将他扣留。谁知博文仿佛知道似的,泰然处之,舒敏无奈只好放了他。博文有一位亲如兄弟的朋友,也是律师名叫傅家伟,两人常常在一起练习击剑。而家伟的妹妹傅雪薇对博文早已怀有爱意,只可惜的是博文仿佛并不知道,好像也无此意,令雪薇大感失落。一天,倪博文又在雨中遇见了舒敏,正准备送她一程,谁知又遭到拒绝,只好放下雨伞而去。另一方面,舒敏到目前为止还一直视倪博文为冤家对头,在一次朋友的舞会中,舒敏竟然当众用蛋糕掷向博文,令他在众人面前十分尴尬。

第3集

  傅家伟在这次的舞会上认识了舒敏的女朋友姚佩姿,便约她同舒敏一起练剑。姚佩姿对傅家伟一见倾心,独自暗喜,便约舒敏一起赴约,却不知傅家伟钟情的却是舒敏,只是用佩姿作为一个籍口,可惜眼见舒敏对他并无感觉,所以只好将这份爱念隐藏心中。这时倪博文也来了,他斥责舒敏公报私仇,而舒敏竟然怒打了傅文。之后,在一次侦察的行动当中,舒敏无意间发现了一名可疑的男子名叫谭成,在经过深入的调查之后,发现谭成才是真正的凶犯。舒敏至此才知错怪了傅文,于是她心绪不宁,不断的自责,她专程去向倪博文道歉谢罪。

第4集

  舒敏向倪博文道歉,谁知两人言语之间又生误会,于是舒敏在气愤之下用沙泥自掷,博文见此急忙劝阻。两人的误会终于冰释,双方好感大增。博文送舒敏回家,而舒敏的父母误会博文为女儿的男友,令舒敏无言以对。在倪博文回家后,傅雪薇却埋怨他失约,在听到博文解释后竟然大发醋意。傅家伟在电话中邀约舒敏见面,被敏拒绝。在之后家伟又得知她已经与博文来往,于是决定黯然身退。倪博文与舒敏温步于海滩,两人通过交谈,感情飞速发展。谁知博文回家后,接到一个电话,便飞车而去。

第5集

  原来博文飞车的原因是为了一个名叫何翠莲的女人,她正是倪博文的亲生母亲,因为患有精神病,所以和博文分开住。何翠莲在倪博文的劝慰下,情绪渐渐平息。博文回家后,傅祖尧便把他叫入了书房,向他分析何翠莲的事与傅文事业之间的冲突,叫博文不要张扬,否则会影响他律师的前途,此番说话令博文深感矛盾。雪薇跟踪博文,终于发现了他与舒敏约会的事,不禁大发醋意。博文终于向雪薇表白自己爱的是舒敏,雪薇不禁大为伤心沮丧,但却扬言永不放弃。博文远赴英国出差,不久却突然传来班机坠毁的消息,舒敏听了焦急如焚。正在大家安慰她,为她举行生日聚会的时候,门铃突然响了起来,门外之人竟然是博文!

第6集

  原来博文因为耽误了班机而逃过大难,舒敏喜极而泣。雪薇眼见舒敏与博文的感表日益加深,决意用行动加以阻挠。她暗中约舒敏见面,甚至以死相胁,舒敏终于答应雪薇离开博文。博文对舒敏对他的态度突然改变而不解,在几经波折之后终于了解到了内情,决心与舒敏结合。在警察局门口向舒敏求婚,眼见至此雪薇伤心而退。与此同时,舒敏的手下关淑芬频频向汪炽华表示爱意,炽华却推三阻四。而炽华在一次执行任务的时候,救下了被歹徒挟持的人质——原来是刚刚从国外回来的舒婷,在谈话间,却发现原来她竟是舒敏的妹妹。舒敏屡次被父母催婚,也觉得与博文感情已经成熟,于是终于答应。在教堂外,气氛热闹,在众人齐声的祝贺声中一对新人沉浸在幸福之中,而雪薇却在一角独自观看。

第7集

  傅雪薇触景伤情,暗自垂泪。傅祖尧眼见女儿如此伤心,急忙安慰,并告诉她苦恋并无结果,可惜雪薇却仍然执迷不悟,决定还是夺回博文。舒敏与博文蜜月归来,两人的浪漫温馨羡煞旁人。舒敏返回警署工作,傅文仍然每日送花,因此被舒敏的同事取笑。舒婷到孤儿院工作,谁知刚刚上班就遇到了女童欣欣受伤,却是通知她的监护人,谁知急忙赶来的欣欣的监护人却是汪炽华。在餐厅内,舒婷与炽华仔细谈起欣欣的事,却遇见了富家子弟霍英杰,此人的气焰迫人,与炽华发生了冲突,霍英杰控告炽华伤人,炽华因此被军警拘捕起来。

第8集

  炽华被霍英杰诬告,无奈大家只好等候法庭的判决。舒敏见此情况于是请博文博助帮炽华解困。同时傅家伟却也成为了此案的控方律师。博文于是特地向家伟“议和”,可是家伟碍于自己是霍氏企业的法律顾问,于是拒绝了博文的请求。案件的审理终于了结了,炽华被判无罪释放,不过炽华仍然感到气愤难平。在相处的过程当中,炽华对舒婷渐渐产生好感。志华为了约舒婷吃饭,谎称是欣欣生日,最后被舒婷识穿,但是志华出于好意,舒敏没有怪他,志华开心不已。

  舒敏工作忙,冷落博文,博文感失落,次日清晨舒敏补做早餐给他,博文终开怀。

  佩姿被房东迫迁,舒敏只有暂让佩姿到自己家中住,谁知第一天,就闹出误会,博文感尴尬。舒敏临时有事让票给炽华与朋友去看电影,炽华约了舒婷去看,谁知却撞上了佩姿,炽华怕被舒敏取笑要求佩姿保密,佩姿有所要求,炽华只有向她买了保险。佩姿搬到舒敏家后给博文带来了不便,引起博文不悦。

  炽华收到线人消息,有人打劫霍英杰的表行,于是去埋伏,遇上霍英杰,提醒他小心有人打劫,霍英杰知道后一点也不担心,原来打劫表行一事是霍英杰主使。

第9集

  劫匪成功抢劫表行,炽华被上司训斥办事不利,心情不快,找寻线人大嘴昌,最终找到奄奄一息的大嘴昌,并从其嘴中知道抢劫一事是霍英杰主使,炽华组织下属找寻脏货,终在一废屋找到失表。 霍英杰得知表被寻回,与劫匪闹得不欢而散。英杰涉嫌犯罪,幸其爷爷回来替英杰安排一切,英杰平安无事,更加嚣张。

  博文向舒敏提出不愿佩姿同住,博文认为佩姿不识情趣,让他与舒敏的新婚二人世界不太愉快。佩姿总是破坏文敏的二人世界,舒敏也忍受不住,提议让佩姿居住娘家自己房间,博文知道后终于释怀。

  炽华与舒婷约会,得知有对从外国回来的夫妇想领想欣欣,炽华乍听之下,心情不快,炽华想自己领养欣欣,却因为单身而不够资格。炽华在舒婷的劝说下一同说服欣欣随那对夫妇走。欣欣要走了,炽华允诺将来会去国外看欣欣。

  舒敏向佩姿转交炽华的保险金,由此得知炽华与舒婷拍拖的秘密,舒敏作弄炽华,炽华怕被舒敏取笑,找借口支走舒敏不成,反被取笑。

  炽华与舒婷相互坦诚,终成情侣。

  博文母亲失踪,博文遍寻找到母亲,倪母好似有点点清醒。

第10集

  博文向舒敏隐瞒母亲的事,引起舒敏不快,独自回娘家。舒敏向佩姿建议找家伟帮忙追讨房租。佩姿提醒博文珍惜小敏,博文听后觉得应该珍惜小敏,买花向小敏陪罪,而小敏也做好烛光晚餐向博文道歉。

  家伟替佩姿追讨房债,却遭到黑社会分子恐吓,家伟找英杰帮忙解决此事。佩姿为报答家伟,答应做家伟舞伴。舞会上佩姿遇上霍英杰,英杰对佩姿有兴趣,主动结识佩姿,佩姿得知家伟找英杰解决自己的难题,对英杰印象不错。家伟见佩姿与英杰相谈甚欢,心里不愉快。

  舒敏因着便装出席晚会,被门卫禁止入内,又被英杰羞辱,搞到不欢而散。

  家伟与英杰同时邀约佩姿,佩姿推掉家伟赴英杰的约,撞见家伟,英杰要求家伟主动放弃佩姿,家伟无奈答应。

  舒敏与博文为英杰之事反博文发脾气,生气跑回娘家。

第11集

  霍英杰在车上对佩姿动手动脚,佩姿掌掴他后逃下车。博文探视母亲,发现母亲有所好转,感欣慰。博文去傅家吃饭,雪薇对他还是念念不忘。

  佩姿被星探看中,找她拍广告,佩姿做起了明星梦。原来一切都是霍英杰在幕后指使,想追求佩姿。佩姿得知有电影公司找自己拍戏开心不已,前往签约后,才发现英杰是幕后老板,想反悔,被英杰的甜言蜜语所打动,原谅他以前的无礼。

  佩姿与英杰上律师楼向家伟道谢。家伟炒伦敦金,结果亏钱,被父亲教训,家伟表示不想当一辈子小律师。

  佩姿约舒敏吃饭,告诉她自己正在拍电影,老板是英杰,舒敏提醒她小心英杰,这个人底子坏,佩姿表示不用担心。

  佩姿的戏还未上映,外界的反映却很强烈,英杰借机约佩姿庆祝,英杰再次对佩姿动手动脚,佩姿拒绝,英杰强暴了佩姿。英杰事后给佩姿支票,佩姿伤心不已打电话打小敏,结果小敏因公事繁忙没有及时理会佩姿。佩姿回家后极力想洗掉自己的不幸。佩姿想着一无所有,拿着支票去兑现,结果支票不能过户,下定决心后,向警局报案,舒敏方知佩姿被强暴之事。

  英杰被扣留,家伟前来保释英杰,结果因为情节严重,不能保释。舒敏一家为佩姿深深不忿。

第12集

  家伟奉霍爷之命找佩姿庭外和解,佩姿拒绝接受。霍爷一心找博文打官司,家伟前去劝说博文替家伟打官司,博文因为舒敏的关系坚绝拒绝霍爷邀请。谁知而后霍爷托傅祖尧约博文帮忙,博文严词拒绝,傅祖尧对博文坦白自己曾受霍爷帮助,为报恩自己愿意牺牲一切,博文有感祖尧的恩情无奈答应替英杰辩护。

  法庭上博文的辩护令众人都无反驳之力,炽华找到因事没有出庭的证人杨六妹,可是博文的辩护却令众人都到达崩溃的边缘,结果佩姿败诉。

第13集

  虽然有了电影厂的女工六婶作为霍英杰强奸姚佩姿案件的订证人出庭,但是由于倪博文的出色辩护,竟然使得陪审团判霍英杰无罪释放。霍英杰因此洋洋得意,而姚佩姿气愤不已,这令博文深感难过,却又不知怎么开口,他也是不得已而为之。佩姿萌发了轻生的念头,决定跳海自杀,却被博家伟碰巧路过相救。家伟深深明白佩姿是真正的受害者,不禁深感内疚。倪博文到郊外去探望母亲,谁知雪薇竟然暗中跟踪,发现了博文的生母及患有精神病的事情,顿时感到大为吃惊。

第14集

  博文眼见雪薇到此,只好将事情的原委全部告诉了雪薇,但却为如何去告诉舒而感到十分的为难。雪薇却表示会为其保密的。雪薇对倪博文的母亲精心侍侯,倪母十分喜欢她。舒敏渡假回来,在机场上却不见博文的身影,暗自惊讶。原来正赶上博文和雪薇一起去探望母亲。待博文回来后,急忙向妻子道歉,但是舒敏却仍然不满意。霍英杰仍然生活在花天酒地的生活当中,他又看中了一名新星依娃(EVA)。他于是和家伟商量,利用拍片的合约迫使依娃再一次掉进他的陷阱,好让英杰奸计得逞,于是给了家伟一份巨额报酬,但是家伟却甚感不安。雪薇又去探望倪母,两人在散步的时候,遇到无赖的纠缠,倪母发狂一推,那无赖竟然跌在地上死了。

第15集

  眼见无赖死了,雪薇惊魂未定,心下知道闯下了大祸。于是急忙与倪母逃跑,但是很快就被警察拘捕。博文知道以后急忙赶到警局,舒敏这下才知道面前的疯妇竟然是自己的婆婆。博文这时也无从解释,而舒敏却为自己被欺骗的事既生气又想不通。另一方面,霍英杰对依娃很快的厌倦了,于是便威迫她拍“脱”戏,依娃不愿意,于是求助于警方,博文为其细心分析了所谓的合同,实际上并没有任何法律效力,而家伟却因为非法修改合约,而被律师公会调查。家伟因为这件事而迁怒博文,两人因此而关系破裂。

第16集

  倪博文因为其母的事情之后,接她回家与其共住。舒敏与婆婆相处还好,但是由于倪母害怕警察,令舒敏无法接近她,再加上雪薇常常来探望倪母,这令三个人之间的关系就更加的微妙了。舒敏准备参加升级考试,可是她的报名表格却被倪母发狂的时候撕毁,令舒敏败试而归,十分的沮丧,倪母见舒敏生气,癫狂病复发,竟然冲向了大街,结果遭遇车祸而死。倪博文见状当场惊呆,而舒敏则自责间接的害死了婆婆。家伟被律师公会勒令停牌,他独自一人到酒吧借酒消愁,喝得大醉,路过的佩姿见状将她扶回,佩姿对他说这是补偿所欠的人情。

第17集

  倪博文经常对着母亲的遗物发呆,而雪薇这时来了,对其安慰,又与博文共进晚餐。舒敏回来欲约博文出去解闷,谁知遇到博文心情不佳,夫妻俩吵了起来,舒敏十分气愤,于是一气之下回到了娘家。博文想清静一下,决定到外地去渡假,而舒敏却很为难,不知道该不该去见一面,在思前想后,终于决定赶往机场送行。汪炽华因追踪霍英杰贩毒的案下而与霍结下了冤仇。霍英杰与傅家伟密谋,派人去刺杀炽华,谁知却误中舒婷。

第18集

  舒婷终因伤势太重而返魂无术,香消玉殒。大家十分伤心。炽华悲痛欲绝,从此他性情大变,甚至有一点点带有自毁的倾向,舒敏见状暗暗担心,却也不知从何下手。此时,舒敏突然接到电话,才知道博文在外地的山上失足受伤,于是又急赶往医院,在医院中两人互相不禁的流露出了夫妻间的关怀,心结渐解。另一面,姚佩姿在酒吧巧遇到傅家伟,家伟渐渐的掉入了情网,而实际上姚佩姿却是在实施离间计,离间家伟与霍英杰之间的关系。这一切家伟全然不知。在一次酒会上面,佩姿又遇上了霍英杰,便用酒泼向霍英杰,英杰恼羞成怒当众打了佩姿一个耳光。

第19集

  姚佩姿期望家伟能够帮她出头,家伟为了心爱的人,终于决定帮她对付霍英杰。时逢结婚周年纪念日,舒敏回到家中欲与傅文共进晚餐,两人隔阂渐渐消释。傅文在经过深思熟虑之后决定向雪薇表白自己还是深爱舒敏的心意,这令傅雪薇彻底伤心无望,于是割腕自杀,大家无不对此深感难过。零英杰与家伟密谋排除掉几个黑帮头目,而达到势力扩大的目的。谁知霍敬生怒骂霍英杰野心太大,却返被霍英杰送到了养老院。汪炽华在霍家的门口准备伏击霍英杰,却反被霍用利刃杀死。

第20集

  舒敏接到了傅家伟的匿名电话,急忙赶到海边,眼见炽华的尸体,大为吃惊,而警局的同事们也流下了伤心的眼泪,大家发誓一定要抓到凶手为炽华报仇。佩姿约舒敏见面,将从家伟那里得来的消息告诉了舒敏。舒敏拘捕了霍英杰,只可惜缺乏证据,所以只好放他回家,这令大家十分不舒服。傅家伟终于醒悟到佩姿利用自己同霍英杰反目。佩姿对他也将所有的话都说明白,在两人发生冲突之间,佩姿被一辆疾驰的汽车撞伤,在垂死之际她向家伟表示仍然爱他,家伟十分伤心,于是决定除去霍英杰,想出了一招借刀杀人之计。他分别引出霍英杰与舒敏到一个货仓,先杀死了霍英杰,然后打晕舒敏并将手枪塞在她的手上,舒敏醒后大为吃惊。好在博文想法替舒敏洗脱了罪名,博文与舒敏终于和好如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