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亚洲电视重头自制剧集【亲子情未了】乃戏剧科总监陈宝华加盟亚洲电视后第一部精心策划的戏剧,参与演出的艺员包括:李婉华、尹天照、陈芷菁、黄智贤、陈丽斯、黄子雄、珈颍、袁文杰、李妮、张炜、潘冰嫦、张同祖、谭倩红等、更邀请得亚洲电视总顾问张立首度客串演出。凝聚份量十足的红星阵容,配合澎湃的真情演绎,为万千观众献上浓得化不开的亲子情未了!

  【亲子情未了】是一个爱情与亲情从俗世中苏醒过来重生的故事;是三代爸爸对亲子责任再作承诺的故事;是一对离婚夫妻重逢,重新认识自己及对方,再次相爱的故事;是一个孩子给父母爱的故事。

  康仲文是个和出身名门的大学生,年青时于一次参观片场下,邂逅龙虎武师陆国才,两人一见钟情,不顾背景差异,学历悬殊而发展了一段秋天童话式的爱情,其后仲文更怀有才的儿子。当仲文的母亲美璇知道这事后,大为愤怒,但仍然是爱女心切,认为未婚产子会影响女儿一生的前途,于是串通医生在仲文诞下一男孩后更讹说儿子已夭折了,暗中把其儿子送往给才照顾,从此各不相欠。才因为年少不懂负责任,辗转间把孩子托送返内地寄养,彼此之间的情从此一刀两断。仲文往外国修读广告包装,而才则继续留在片场当他的龙虎武师。

  陆国才的父亲陆一帆是个出狱的老人家,当年因为仗义疏财,替朋友担保而被拖累,弄至负债累累,在一时冲动之下误杀仇家,被判入狱十数载。白发苍苍的他重返家园,见回长子陆国才及次子陆国豪,三父子因多年来欠缺沟通,选择逃避及各有各天地来相处。一帆为了弥补多年来对家庭的责任,父兼母职,努力表现。

  且于老友阿坚的介绍下,于天星码头作人力车夫,每天拉着外籍游客拍照,他知道自己还有一个孙子在国内,他很想把这下一代带回身边。

  帆独自返乡找回孙儿兵丁,一个六岁,从不说不,脸带笑容的男孩,拥有一颗赤子之心,懂性之心。在爷爷的奔走下,兵丁来港了,才的刚愎自大,事业一直未见起色,只沦于电视台当龙虎武师,一向潇洒走一回的他当然不乏女人,一个电视台二三线女明星锺曼怡已像贴身膏药般把他贴着。才重见孩子,令他有点手足无措,因大男人的他,从不懂负责任。另一方面,仲文在诞下兵丁后,凭努力,事业上巳有一定的成就,并且有一相当要好的医生男友伟生,伟生得悉此事后,于是支持她重见兵丁。才与仲文重见对方后,知道当年的分开是美璇在从中作梗,但巳感慨万分。

  因为兵丁一次在街突然晕倒,医生诊断患了血癌,在苦无对策下,医生建义才与仲文再诞下一孩子来延续兵丁的生命。为了儿子,两人不得不面对困难,最后弟弟的出生能否真的令才与仲文爱情重生,兵丁生命又是否得以延续………?

分集剧情:
第一集

  斯文有礼的陆一帆为了朋友而背上严重伤人罪,坐了二十年监;现只有好友谭坚及二子陆国豪接他出监;长子陆国才痛恨一帆当年丢下年幼的自己与弟,感到一帆没出色,极看不起一帆。自小没有父亲的康仲文与拍档兼好友杨家宝二人为广告创作人、在业内享负盛名。仲文有一医生男朋友唐伟生,在医院极受护士欢迎,因他医术出众亦有医德。二人拍拖三年,极为恩爱、合拍。伟生希望与仲文同居,使关系进一步发展,可是仲文拒绝,显得对二人感情仍有保留。陆国才是一电视台武术指导,为人极有义气,故赢得一班手足之信任。与开金鱼店的洪伟更是肝胆相照的好兄弟,但洪伟之妻芳不喜欢国才的不羁性格,看不起他,怕洪伟会像他一样没出色,常不满伟与国才来往。国才有一电视台花旦女友锺曼怡,好出风头爱面子,情绪化;正好武艺高强而不羁爽朗的国才与她臭味相投,正是一对欢喜冤家。在说话鬼马的谭坚影响下,国才与一帆渐渐互相适应对方的存在。一帆回到陆家,见到仲文与国才的结婚证书,又见一家与前妻的旧照,怀念「家」的感觉,记起以前从亲朋口中得知自己有一孙儿陆兵丁在大陆,于是四出查探,终找到一小孩。

第二集

  一帆把孙儿兵丁接回香港,途中结识了大陆女子姚海琳,海琳应在港的商人「丈夫」郭振发之邀到香港生活,海琳对新生活充满憧憬,但她亦明白自己只是的情妇,内心充满自悲。怡希望得到被爱的感觉,设计使才为自己打架,却失败。怡又主动提议把自己的门匙给才,才拒绝,可见才与怡的关系,并非想象中般融洽,彼此均对此段感情没有信心。帆带丁回陆家,丁样子可爱,豪一见便喜欢,才在帆、豪及坚之劝说下,又见丁始终是自己亲儿,终接受丁,唯对丁要见其母亲之要求不置可否。宝带刚回港的文母胡美璇律师,到新上任的广告公司找文,璇见广告公司的规模,感到女儿事业有成,满怀安慰。文又带璇与生食饭,言谈间璇欣赏生的性格、学识和对女儿的关怀,心中已当了他是女婿。生向文再次求婚,在生的真诚感动下,文不想再婚的意念亦动摇。一天在公路上的一个红绿灯位置,文驾着房车停车,刚巧才亦驾着电单车在文车旁停下,二人不经意的四目交投,文认出是前夫才,文慌忙驾车离去,才急起直追,却因电单车失灵而追不上。才是晚回家,才即发雷霆,把一切怨愤发泄在丁身上,并要帆马上带丁回内地。

第三集

  文重遇才后,回想起往事。原来当年文曾为才怀有一子兵丁,可是当兵丁出生后,才的不羁性格仍没改变,更对文两母子疏于照顾,文最后更得重病,璇为让文重过新生活,竟与医生串通,骗文说兵丁因感染了文的肺病而病逝,实是璇把兵丁带走了,可是才其后从璇手中强抢走了兵丁,故文一直不知道自己儿子未死。文把自己所知的一切过去告诉生,生却表示不介意,更不会因此离开文。当文告诉璇自己重遇才时,璇极担心往事败露。豪要负责找寻高质素的女临时演员,巧碰上护士余咏琪,豪邀请琪协助拍摄,琪拒绝了,豪对琪潇洒硬朗的性格留下深刻印象。帆与丁在街上失散,帆四出找寻,并致电告诉才。才却爱理不理似的只顾工作。璇刚巧到电视台见客,见才以拳脚为生,与六年前一样没出色。璇警告他别再见文,才视其话为耳边风。怡问才璇是什么人,才把往事如实说出,怡惊觉才的过去原来如此覆杂。原来琳在街上见丁独自一人,丁又不知陆家在那里,琳便暂收留了丁。另一方面,璇嚷着要搬回美国,因她以为文竟回到才身边,浪费了她多年苦心,文不明所以,追问下,璇不打自招,让文知道丁原来未死。

第四集

  帆与才因不见了丁,到警局报案。才却不清楚丁的特征和数据,相反帆对丁了如指掌。才平日虽对丁爱理不理,但此刻丁失踪了,亦表现得无心工作。另一方面,豪印了寻人单张,托琪帮手到医院派发,并再邀请她协助拍摄,琪坚拒。护士长责怪琪把传单带回医院,幸得生出言相助,琪被生气质吸引。巧合之下,生也取了一张传单,而琪则拾到生遗下的求婚介指,却苦无机会还给他。文得知自己的儿子仍然在生,希望见其一面。宝为满足文,出手相助,却又要替文保守秘密,弄出许多笑话。璇怪文不爱惜自己、再缠上才,但在宝的协助下,璇终与文冰释前嫌。同时,生亦知道文之子未死,生虽愕然,却没有大反应。琳依靠丁蒙糊的记忆,带丁回家,经过多次失败,二人终回到陆家。另外,生从文口中得知其子叫兵丁,并发现琪在医院派发的传单,正是寻找兵丁的,于是自行替文到陆家找丁,巧合下与才碰个正着……

第五集

  生跟才谈话间,才知生的身家背景胜过自己而感到自卑。才亦表示文当年丢下丁,今日便无资格见丁,二人尴尬而散。同时琳亦把丁安全地带回陆家,丁对琳感情甚深,豪送琳离开,感到琳是个麻烦女子、对其毫无好感。生回到家,文向生表示即使面对才与丁两父子,亦不知说什么才好、宁愿不见,故生没将到访陆家之事告诉文。才见到生后,想起与文邂逅的往事。文亦想起当年与才一起生活的不愉快经历。 帆辛劳工作,要赚钱为兵丁交学费,恰巧帆重遇当年欠他钱的人陈炳基,可是基今非昔比,已成富商,更装作不认识帆。帆坚持要讨回公道,坚却劝帆放弃,说帆不可有意外,否则无人照顾丁。怡接拍一广告,刚巧负责人是文。文并不知道怡是才现任女友,怡见文与生的合照,庆幸文感情生活良好,相信文不会回到才身边。另一方面,才因工受伤,被送入医院,在阴差阳错下,竟与文重遇……

第六集

  丁到医院接才出院,巧合与文坐在一起。当才走出来时,丁叫了才一声「爸爸」,文当场知道丁便是自己儿子。文百感交集,一时来不及反应,才见文没有马上认是丁母亲,心中不忿,硬把丁拉到文跟前,当众向丁说文便是他母亲。璇回想起自己当年如何与医生合谋,如何在才家被才抢回丁,以致多年来不断受到良心责备。另一方面,丁虽已得悉亲母是谁,但却不敢追问才有关母亲的细节,父子间感情渐好。琪为了进一步了解生及文,故答允豪的拍摄工作,希望藉此接近豪,从豪处了解文与才的过去。宝再遇初恋情人Debby,但Debby不认得宝,因当年与宝分手时,宝还没现在这般肥胖。宝跟踪Debby,希望知道Debby现在的生活状况。宝始终却因外形尽变,不欲与之相认。 帆终发现好友坚并非如他本人所说般生活无忧,原来坚住在简陋的旧楼中,帆对坚当日为了自己卖车相助而感到内疚,乐天的坚却开怀接受现状。发因过度进补而晕倒,琳送发入院,却被发正室大骂。琳知发的母亲渴望有男孙,灵机一触,走到陆家,借故带丁走。

第七集

  琳以精湛演技赢得陆家三父子同情借出兵丁,要丁认做自己的私生子,以欺骗发家的金钱;发母真的以为丁是自己的孙儿,琳自以为成功在望,可是发母只让琳以附属卡购物,于是琳想尽方法套现。文自重遇丁后母性大发,希望供养兵丁,生大方地表示支持,另一方面,豪接琪到片场拍摄期间,却因肚痛而失尽威风。琪之性格爽朗,豪被其吸引。才与伟跟基合作做酒水生意,听到基在电话吩咐手下打人;另一边,帆与玲买菜途中被多名大汉拳打脚踢,众人苦思其被打原因不果,想到丁跟了琳外出,开始担心。 文与怡于餐厅巧遇,文终知道怡正是自己前夫之现任女友;琳与丁和发母买玉器,却遇上劫匪,贪婪的琳与劫匪纠缠受伤晕倒入院,生在医院认出丁,以为琳就是才的女友,通知文,刚巧文正与怡洽谈广告事宜,怡奇怪谁是才女友,马上致电才;各人齐集医院,等待琳醒来交代事情始未…

第八集

  众人在医院里等琳醒来期间,帆与发母为了丁是谁的孙而争吵,怡则在问才到底有多少个女朋友,璇见情况混乱,各执一词,说要发律师信争回抚养权。原来琳一早醒了,只是不敢面对众人而装昏迷;后来豪来探琳,琳迫豪接她出院,言谈间琳被豪傻头傻脑的性格吸引。帆主动找文,二人互诉两家人当年的家庭状况、苦衷,文对才改观,回想起当年自己与才拍拖的开心往事,决定约才吃饭详谈,郄阴错阳差地被生知道。 多月相处,帆、丁两爷孙感情渐深,才亦开始不自觉地表现出对丁之感情,陆家三代四人相处渐渐滆洽。生对文信心开始下降,怡亦不乐于才与文继续纠缠却装作不在乎。才应文之约,到与文第一次出外吃饭的餐厅等文,故地重游,满脑往事片段,感到自己过往的不成熟。生与怡在餐厅外看到文与才约会,却不知道他们说什么,生与怡各自黯然。

第九集

  才与文再度见面,文原本希望与才商议丁的将来,但最后不欢而散。才被文的说话刺激过后,疯了似的要豪与伟替他打听儿童入读名校的方法;陆家众人在学识上、金钱上都处处显得力不从心。豪工作中不时想起琪,而琪则开始主动接近生,但生却没有报以合适的反应给琪。怡以为自己临时被抽离广告拍摄,认为全因文一手做成,故对文说不用指意可与才复合。陆家正式收到律师信,感到文誓要取回丁抚养权。帆为了丁前途,到警局当认人「临记」,却被璇遇见,璇见状认为自己要取回丁的决定更是对的。 丁欲看才与文及自己的合照,故爬高取相片,却不小心跌了下来,头破血流;才万分紧张的抱着丁跑到医院去,两父子感情更跨一步;丁昏睡间说想见文,才马上到文家,巧文、璇及生三人在,才请文即到医院,文不知如何是好……

第十集

  文见丁受伤,故希望丁到其家短住,以便照顾丁,才感动充许;生误以为文对才还有感情,心中有点失落。豪在脚底按摩店巧遇琳,岂料因此错失了与琪约会的机会,豪买糖果到琪家培罪,因此在机缘巧合,得以与琪倾谈一宵,增进了二人之认识。丁并不适应在文家的生活,不论生与璇如何用心令丁开心,丁也与生合不来;丁挂念陆家各人之余,陆家三父子也挂念丁,才与文因为互相重遇,二人不时回忆起当年与对方相处的片段。丁要文带他回陆家取帆买给他的号角,才终能面对自己过去的不负责任而向丁剖白,说丁留在母亲身边会比在自己身边好;帆同样认同丁应跟文,两父子隔膜顿消。璇、文二人因对丁之抚养权意见不一,争辩间文指出璇不懂为人母,璇深受打击。

第十一集

  丁终于回到陆家,丁一见到才便飞扑到才怀抱,使文感到丁真的很喜欢才。帆找到人力车工作,丁又找到合适的学校,陆家各人均有美好前景。怡发觉自己在娱乐圈开始失势,在Connie穿针引线下开始接触富商基;同时她又感到才与文之间会因为丁而藕断丝连,对工作、对爱情的看法开始改变。电视台到脚底按摩店拍摄,导演见琳有演戏天份,叫豪带琳到电视台洽谈,使众工作人员误以为琳是豪女友。生有机会被英国名医院聘请,要求文与自己到英国生活;文事业正如日方中,难以抽身而去,加上不舍得丁,拒绝跟生到英国生活,生明白文爱丁之心,更明白她与才的关系可能未断,对文的感情开始心淡,加上对事业之执着,决定无论如何自己也会去英国。与之同时,琪终向生说出自己的爱意,但生不作表示。

第十二集

  怡开始放纵,常与男星撘讪,为了还债,想尽办法四处借钱,终迫于无奈返回屋村求母亲帮助,怡却极不满屋村的环境而放弃,最后为求金钱,与专玩弄女星的基撘上。璇在律师行被半疯汉骚扰,璇却不以为意,没再多加防范;另一方面,文终日挂念丁,猜想丁会否因为自己没尽母亲责任而不接受她,后文到陆家送画架给丁,文感到才的改变,变得懂得关心身边的人。琪被生拒绝爱意后,强装潇洒,其实内心难受,经过按摩店,见豪在拍摄,欲找豪相伴以解苦闷,却见豪与琳谈得开心,只好黯然离去;同时,自从文重遇陆家等人后,生与文之间的信任渐淡,二心关系开始疏远。一晚,琪无聊到上次带过生来的桌球酒吧消遣,却巧遇生;琪问生是否仍深爱文,生答是,琪便即主动吻生,生却没拒绝,二人发展成肉体关系。

第十三集

  豪用以往送东西给琪的手法,把花放在琪家门口,岂料此时听到生与琪谈话的声音;豪知道琪与生的关系后,极其失落;而琪与生亦开始暗中偷偷摸摸地拍拖。怡收到才为帮她还债的钱,但却感到才此举已经太迟,因为怡已成为基的情妇,富贵起来。文感到与生之间出了问题,但终认同生对自己的重要性,决定跟生到伦敦,暗自安排下属接手自己的工作;但当文正式向老板辞职时,却被拒绝,文遂开出辞职条件。琳与坚原来住在同一套房中,二人相遇后十分投契,坚感到琳是一好女子;后琳又碰回发,发追求琳,希望琳回到自己身边,但琳不想再过二奶的日子,拒绝发的好意。璇在律师行不断地遇到怪事,但璇却不知道自己将有血光之灾,回到家竟被日前骚扰过疯子袭击,刚巧才与伟和发在酒水生意上有合约,自己看不懂法律条文,特意来到文家救助,却只听到璇叫救命的声音……

第十四集

  璇被疯汉袭击,才为救璇受伤入院,文为此而流泪,才以为文还着紧他,丁误以为才会因此死去,大哭,文看到此情景百感交集。璇欲以金钱报答才,才大骂璇毫无人情味;璇离开医院时看到丁与帆玩得乐也融融,顿悟到原来自己一直缺乏感情。文到医院出入期间,看见生的「蛛丝马迹」,心中充满疑虑,终在一次与生逛街时,忍不住向生问个究竟,生推说只是琪崇拜他,文虽暂时心安,与生却难以回复以往恩爱。怡自从成为基身边红女人后,随之珠光宝气,不时在电视台炫耀,惹来好友Connie不满。琳被电视台欣赏,准备签约顶替怡当家花旦的地位,是晚与豪吃饭庆祝;其时琪欲找生不果,空虚间致电豪,豪却因知道生与她的关系,言语间变得冷淡,琪失落地出外飞车,回来时却发现门口多了一碗面,琪感动不已。与此同时,陆家各人均习惯了与丁一起生活,发觉不可缺少丁。

第十五集

  才与怡及伟到东莞某大酒店拍摄,刚巧文与宝亦要到东莞倾生意,众人住在同一酒店中。怡与才关系名存实亡,但怡仍想打本给才做生意,才拒绝因他不满她为了钱而出卖身体。基为保运气,依相士之见,主动找帆还债,还骗说当年只因误会而令帆入狱,坚力阻帆再次走近基,但帆信基所言。Connie得知怡抢走了基,到酒店拍摄场地公然掴怡一巴,怡与connie当众对骂,使在场众人更肯定怡基之关系;是晚才在酒店碰见怡,怡向才剖白现在关心的只有钱。文与才因宝醉酒,二人一起扶宝回房而再次接触,生在阴错阳差的情况下,致电到文房,才接听,生因而知道文与才同在东莞,猜疑二人;文与才到酒店外散步,二人放开怀抱地互诉心声,二人关系重新变好。另一方面,丁之白血病的病征渐渐出现,众人却不察觉。

第十六集

  基欲请才替他打点大陆的生意,但才舍不得丁,丁却说会好好照顾自己,令才欣慰。琳与琪和豪吃饭却遇上发和发妻,发妻在众人面前羞辱琳,琳伤心离去,琪安慰之,也表明自己不会爱上豪,二人成为好友。文向生说出怀疑生与琪有染,生不认却反说文与才有私情。基欲将帆现所住的单位给帆,由璇作代表律师,但帆却拒绝,并向璇说出原委,璇暗里佩服帆的量度。琳乖巧的态度令电视台欣赏,签约成为旗下艺人,令琳兴奋不已,反观怡因为得基宠爱,对电视台工作爱理不理,令高层甚为不满,怡和才更成陌路人。玲到兰桂坊跟踪菁,被菁发现,大表反感,坚自动请缨,要安全送菁回家。文应承丁到陆家吃晚饭,才往公司接文,文因天雨而截不到的士,文唯有坐才的电单车离去,却因此令二人重拾昔日感觉。

第十七集

  才问文会否再次接受他的追求。生和琪遇上劫匪,生捉着劫匪,心中的抑郁一下子爆发出来,激动下竟错手把劫匪杀死,但录口供时,琪则维护生说因为劫匪想对她施暴,生没有感激琪,且对琪态度恶劣。同夜,文留在陆家为丁完成劳作,众人借意离开,为二人制造机会,时已半夜,才发现丁的金鱼死了,为了不让丁伤心,和文通宵找金鱼。晨曦,才送文回家,才希望文可以再接受她,文婉拒,生却在旁看到一切。怡跟基与上海客人倾生意,却碰见已是上海市长女友的Connie,二人针锋相对。院长对生事件完全信任,表示无碍他到英国面试,但生内心难受。琪因生对她态度恶劣而伤心,驾着电单车乱冲乱撞,终发生意外。是夜,豪把粥放在琪家门外,被琪发现,琪叫豪进去,但豪却拒绝在这情况下和她开始。生终对文讲分手,那刻文深感最爱她和最重要的人只是丁。丁晕倒,玲送他进院,才和文得知丁患上血癌。

第十八集

  医生对才和文说出丁有六成机会痊愈,文要带丁到英国医治,才却说不会让任何人带走丁。才和文向众人及丁隐瞒病情,并决定将丁暂安置于文家。帆、豪父子吃饭,琳和坚跟着来,坚看出琳喜欢豪,而帆则说出玲喜欢坚,琳更欲撰合二人,又替豪call琪。玲对坚体贴,但坚却处处逃避。Connie助基洽谈生意,基觉她聪明且有利用价值,二人惺惺相惜。宝约会Debby成功,原来Debby替宝找来女孩相睇,但宝对女孩没兴趣。饭后宝更到Debby家替她换灯泡,却碰见Roger回来,宝如梦初醒。豪在酒吧巧遇琪,琪说出心中冤屈,豪见琪懦弱一面,情不自禁说出倾慕之情,二人终在街头相拥。文骗丁说自己有病要到医院检查,其实是要替丁抽骨髓化验,才和文也抽骨髓看能否附合丁所需。才和文深感这次因有对方在身边才能勇敢面对,文、才紧握着手,抬头望星空,拥有着共同的信念及希望。

第十九集

  生深受杀人事件影响,心理上受困扰,引致手不停震抖,要注射药物来镇定。基和Connie再次搭上,怡发难,反被基掌掴,还被Connie奚落,怡不忿,暗中放料给记者,基和Connie甫从上海回港,在机场即被大批记者包围。才和文陪着丁接受化疗,许医生却说出二人的骨髓不适合丁。生从英国回港,到医院上班,得悉文到了医院,欲找之,却见文和才一起,另他接到通知被落案起诉误杀。琳得悉琪和豪已在一起,暗暗失落,但她在电视台却越来越受欢迎。另外,琳遇到发,原来发曾招呼琳父母,发表示她不喜欢他,也会尽力照顾她,琳感动。坚一直逃避玲的好意,但玲竟送上毛衣给坚。璇开始接受才,并首次一起外出晚缮,并承认大家是一家人。玲发现菁竟带男孩子回家过夜,大发雷霆,众人一轮争吵后,菁忿然离去,玲遂往找坚,坚见玲为追菁弄得伤痕累累,玲担心的拥着坚哭起来,坚的柔情开始被玲逐步挑出。

第二十集

  基知怡向记者散播消息,欲借机会飞掉怡。另外,基在电视上看到琳的演出,对她大感兴趣,故开始追求琳。璇原来认识丁的主诊医生许,璇往探许时,在医院看见文和丁,璇大惑不解,遂向许打听,许告诉璇丁患了血癌,璇感震惊。怡等待入厂时,在别人口中得知基看中琳,怡不是味儿,趁空档到外面游车河,但车却在公路死火,怡赶不及回厂拍摄,影响拍摄进度,总监借机跟她解约。琪对豪说在医院碰见文和丁,豪即告诉帆,众感大惑不解,遂往文家找出真相。璇质问文有关丁的事,才说不可让帆知,丁听到以为不能回家见爷爷。帆到文家,才和文仍尽力隐瞒事实,众人争吵起来,却忽然发现不见了丁。怡被基终断一切财政,怡到高级酒家找基,却被Connie和基奚落。怡欲服药自杀,却被丁救回。医院内,怡责丁救回自己,激动之时,在众人面前将丁患血癌的事说出。

第二十一集

  才的骨髓对丁的病情起了作用,众人感兴奋,同时使各人放下成见坦诚相对,令陆家和文家的关系更进一步。出庭前一夜,生精神紊乱,想找人安慰却找不着文,又发现琪已有男友。丁病情好转令才和文放下心头大石,才对文说出,八年来一直没忘记文,文为之动容,二人过了浪漫一夜。琪在庭上说假口供,生终被判无罪释放,但生的手抖震得要别人替他完成手术。怡知自己对不起丁,遂带着礼物找丁,丁对前事像已完全忘记,而玲对怡的一席话更令怡对亲情重新认识。电视台台庆剧由刚升为导演的豪负责,而女主角竟由新人琳担任,原来是基暗中助琳,豪知基看中琳,忧心忡忡。基对琳大献欣勤,琳欣然接受,发得悉后,十分担心。基又开的士行予帆打理,帆对他更加信任。坚找到菁在街头卖翻版碟,欲带她走,却被菁男友殴打入院,玲为之心痛,二人终展开恋情。琳请豪、琪到高级酒家吃饭,琪却缺席,豪劝琳不要贪慕虚荣,但琳伤心地说出自己喜欢的是豪……

第二十二集

  文遇见生,见他精神萎糜,暗下奇怪。才答应替基打理上海业务,帆则打理的士行。琳搬进基豪宅,琪看出琳并不开心。Connie搭上Roger,更送上钻石手表,尽管Roger否认,Connie仍看出Debby是Roger女友,而Debby也看出二人关系。生向院长请辞,说要回外国,琪问候他,生却叫她放过他。琳请电视台同事吃生果,豪见片场内人人都变得尊重琳,豪又听见基约琳出海,难掩心内妒忌,情不自禁下竟拉着琳的手。才终到上海工作,而且更勤学国语。尽管坚不愿与基沾上任何关系,但为了看着帆,他加入了帆的士行当司机。生在街上遇到小孩身体有事,上前帮忙,但手震令他无能为力,却被文发现,生逃避文,在文不断的关心下,生终软弱下来。

第二十三集

  文要生回家,她见生家一片混乱,决要为生除去毒瘾,生责文不守二人承诺,文感内疚,鼓励生。才、伟到上海工作,基带他们到卡拉OK消遣,但才却已修心养性,回房向文报告,文对才说刚遇到生,二人表现信任。坚在玲家碰到带男友回来偷钱的菁,纠缠间菁晕倒送院,却发现菁因吸入太多天拿水而严重损毁肝脏,必须要玲的肝脏移植,但菁仍倔强拒绝,玲最后对菁说多年来自己独力支撑家庭的感受和对她的爱,母女前嫌冰释。琳和琪购物,琳说很满意现时生活,更叫琪不要将豪让给她。时琳又遇到发,发告知琳其妻子已跟三个女儿离开他,琳却劝发追回妻子,其实发对琳仍未忘情。许医生鼓励生,生对人生有了新方向。才在上海遇到已当了保险经纪的怡,才答应为怡买保险,洽谈时怡扮醉要才送她上房,但才对她不为所动,怡失望。基表示怡只要愿意付出,就得到其员工的所有保单,怡接受。

第二十四集

  豪抽中婚纱摄影礼券,却将之送给才,豪说出暂未打算结婚,令琪误会他不想娶她。基的上海计划看来一切顺利,才办事妥当,令基觉才父子是他的福将。宝为Debby变得憔悴,而Debby也为Roger而失落,宝碰上Roger而得悉二人已分手。芳发现伟包二奶,一怒之下投靠陆家,伟上门找芳回去,但芳在众人面前大吵大闹,伟遂拂袖离去。琳安抚芳,说有些事情只有妻子才能做到,就是情义。生在家中收拾时,取出欲送文的戒指,怀缅过去开心片段,致电文,才得悉是生来电,识趣的离去,璇表示接受才,并说出才和文要互相信任,文听到一切却感到无形压力。琪要豪拿走放在她家的衣服,原来她不满豪说不打算结婚,二人言语上互相伤害,最后不欢而散。才拆穿伟包二奶的谎话,忽反省自己过往做过的错事,求文原谅他并重新开始……

第二十五集

  文发现自己再次怀有才的骨肉。Debby和宝旧情复炽,Debby更到世美广告工作。伟为二奶放弃投资,向基要求退股,基叫才代为开数。怡以为基会帮她买保险,但基诸多推搪。怡发现有了基的骨肉,着才不要告诉别人,盘算当孩子出生后,就可迫基结婚。怡和才在机场相遇,才上厕时,怡替其接了文的电话,文对才有信心,且欲待才回港才告知怀孕一事。Connie听到怡怀孕之事,即向基通风报讯,基即向怡摊牌。琪有意回避豪,而豪则犹豫着自己喜欢的是谁。丁病情再次恶化,他为了可快点痊愈竟自行服用过多药物。许医生告诉文肚内婴儿的脐带血有机会救回丁。怡以为才向基通风报讯,愤向才报复,对文说自己怀了才的身孕,文相信了怡的话。才回港,往找文,却被文怒斥,文说出有身孕,但肯定不会诞下来。

第二十六集

  才怒斥怡,怡却说因才破坏了她的生活,所以向他报复。Roger告知基上海地盘发现文物,一切工程要暂停,基原来早已知悉此事,更买自己的股票跌,所以损失并不惨重,但Roger却变得一无所有。而才、发、伟等人欲找基帮手,基却爱理不理。丁接受治疗,文陪伴在侧,丁追问才在哪儿,文佯说才还在上海,其实文不许才见丁。怡有了基骨肉的事竟被传了开去,基要手下打掉怡的胎,怡被强行打掉骨肉。才往探丁,丁问才和文是否吵架,才否认,并说自和丁重逢二人就再没吵架。这时,才见文,即重申自己真的没有背叛文。豪感对才、丁的事爱莫能,欲找琳倾诉,而琳也因文物一事欲找豪问才情况,但二人总是失绪交臂。豪最后找到琪说出心事,二人感不能失去对方。发这时也找琳倾诉,琳心软,并说出会支持他重头来过。怡向文说出真相,并说出才和文一起时,才看见他幸福的面容。

第二十七集

  坚安排与玲的婚宴,问才意见,才说文、丁离开自己会好一点,坚叫才别再找借口。芳偷了众人的提款卡,被才发现,原来是因为伟在大陆被公安拉了。基拒绝为众股东负责,但发仍向琳撒谎说可取回金钱。琳带发见琪和豪,并说二人会结婚。帆决为丁做点事,故将积蓄交璇作医疗费,璇得悉文和才关系胶着,文解释明白才成长过程很苦,不会找他是为了顾及他的自尊。文在医院遇才,文说已得知真相,又说出腹中块肉脐带血可以救丁,才放心并交待伟有事,要与芳北上。文说出自己从没后悔认识才,才叫文不要理他自己好好保重。才、芳到大陆救伟,原来伟在酒吧怒打二奶及破坏别人的东西,芳说不会离开伟,二人患难见真情。发向基追讨,基不予理会。才遇旧日师弟,师弟说出美国急需武指,愿替才搭路。琳欲帮助丁的医药费,帆不愿接受。发和怡上了琳家等基,怡上厕时,基和帆进来,怡躲在洗手间静观其变。发和基起争执,基发难将发杀死,基却以才和金钱,要帆替他顶罪。

第二十八集

  帆替基顶罪,二人却发现怡原来在场,但怡因受惊过度变得神智不清。璇为帆代表律师,璇觉帆有苦衷。众人不信帆会杀人,基的惺惺作态,令众忿怒不已。琳欲往见发最后一面,却被发母拒于门外,琳认为是自己累死发和帆。才大受丁和帆的事困扰,文承诺会一直在旁支持。基用计试出怡是真的疯了。帆被落案控以误杀,上囚车一刻,帆看得出才没有当日对他仇恨的眼神,大感安慰。基说琳害死他的两个好友,琳坚强的面对,但心仍感内疚。丁从病童父母口中得知帆坐监,不肯吃药又不肯吃饭,只嚷着要见爷爷,众无能为力大感痛心。才终可见帆,帆说出要好好利用基「还」给他的钱,并道出多年来觉自己未尽父亲责任,要他做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才听进耳里伤心欲绝。

第二十九集

  璇见丁和帆感情深厚,故要丁拍一段短片给帆,帆感动,但仍坚称自己是凶手。才往探怡,得知怡被强行堕胎,感到难过心痛。上海地盘证实了没有文物,一切工程可依旧进行。琳不获电视台续约,琳对豪说已决定离港回乡去,而豪则和琪结婚。琪在替患艾滋病的病人打针时不慎受到感染,遂开始逃避豪。Roger再度向Debby要求重拾旧欢,被Debby坚定的拒绝。生到外地当无国界医生回港,向文交待已和许医生一起,二人再次成为好友。才到美国当武指的事渐有眉目。怡原来一直扮癫,然后趁机离开香港,但最终良心发现,认为自己应该救帆,于是找文说出一切。基得知怡将会出庭,大感震惊,即想出办法。璇告诉帆已得怡为证人,并要帆为其它被基害过的人讨回公道,后Roger进来,暗下告知基已捉了文和丁,帆陷入两难局面。

第三十集大结局

  医生证实怡精神正常,怡指出因怕被基杀害才一直扮癫。生看见文和丁被捉,即跟纵,但最后还是失手,生立即报警,并赶到法庭通知才,基手下致电才,才听见文和丁呼叫,着帆不要乱说话,才即不知所措。才将事情告知璇,璇却认为无论结果怎样,文也一定凶多吉少,决要基知道有钱不是万能。璇骗帆说从才口中得知,文与丁二人已被基手下杀死了。激动的帆终在庭上将一切真相和盘托出,基大怒,即示意手下动手杀文和丁,同时,才已出发往救文和丁。文向基手下说若要交差的话,就杀她,不要动丁,但丁却不肯离去,并要代文死,因文肚里怀有弟弟,纠缠间,文失足坠楼,文生死悬在半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