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妳想的爱】 是由三位独当一面的花旦 (陈秀雯、恬妞、刘美君) ,配上性格 小生 (谢君豪、海俊杰、陈启泰) 等主演的时装连续剧。本剧借助三位女角所 扮演的不同个性、人生目标迥然不同的时代女性,在感情路上挣扎扶持的喜怒 哀乐,带出现代人感情世界空虚的一面,同时亦借三人的友情谅解,滋润现今 世代的寂寞心灵。

  故事开始,乐洛(陈秀雯饰) 在机场遇上了嘉仪(刘美君饰) ,乐洛发现丈夫仲伟 (谢君豪饰) 竟和嘉仪往外地旅行,即往阻止,并展开争夺战。乐洛在自信心大受打击下面临崩溃,最后狼下心肠,比仲伟早一步提出离婚,以挽回一点残缺 的自信。谁知,在公司一次员工招募中,其中应征者竟是嘉仪,一场充满火药 味的面试,却令二人成为好友。

  而另一位乐洛的同事兼好友马慧心(恬妞饰) ,本已移民美国,但因丈夫德宗(张振寰饰) 工作关系,经常要穿梭港、美地,加上事业心重的慧心还是挂念香港的一切,便决定回港从新投入酒店工作,更寄居在乐洛家中,于是顺理成章地和嘉仪结成了好姊妹。

  在同一屋檐下,三个女人不断徘徊在感情和爱情的边缘上,饱受忘年恋的冲击,三角恋的爱恨交缠,还有新欢旧爱之间的抉择等。而这三颗寂寞的心,正好反 影现代女性在爱方面的一套新观念,采取积极态度,面对现实,共同解开对方 的心结,寻找妳想的爱。

分集剧情:
第一集

  维京酒店天台情况一片混乱,Tina正因未婚夫另有新欢而要跳楼自杀,保安 人员想不到办法,高层没有报警,决定以公关部处理事件。公关部经理陶洛乐, 此时正在家中与将要出外公干的丈夫贾仲伟缠绵,岂料一个电话,洛乐需回酒 店,经一番折腾,终把女子救回,两人和好如初。然而洛乐却赫然惊觉,仲伟竟 然有外遇,对方正是白嘉仪,三人在机场碰个正着,洛乐伤心欲绝离去,洛乐为 要挽回婚姻,决暂不与丈夫同住,到维京酒店租房暂住,此事在酒店成佳话,亦 令公关部下属四小花Ada、Emily、Rosa、欣欣感到难以适从。

第二集

  Tina与未婚夫和好,更在酒店设下婚礼,四小花忙个不停,连一向推卸责任 的三才子朱炳洪、莫耀成、吴绍仁也有出力帮手,正当婚礼开始,洛乐触景伤情, 竟在说出自己藏在心里而又不应在这场合说出的话,炳洪见状欲加阻止,但洛乐 却在此时晕倒并入了医院。由于洛乐太伤心,吊着盐水也要往找仲伟,要与仲伟 离婚。公关部招聘,嘉仪竟也来应征,洛乐把握这个机会希望能在见工时击倒对 手。此时嘉仪觉仲伟并非一个那么好的男人,决定离开,于是仲伟又想重投洛乐 怀抱,便假意说自己抛弃了嘉仪,洛乐信以为真,于是嘉仪在见工时洛乐表现大 方。

第三集

  洛乐和仲伟和好,于酒店办理退房手续时遇见嘉仪,洛乐心想嘉仪遭仲伟抛 弃必定很伤心,又觉得嘉仪其实是人材,所以叫嘉仪到公关部上班,嘉仪知道必 是仲伟欺骗了洛乐,于是便设计让洛乐知道谁遭抛弃,岂料洛乐知道真相之后, 对嘉仪又再恶言相向。嘉仪上班的首日,洛乐已作好准备,以一连串攻势打算挫 嘉仪锐气,嘉仪起初无还手之力,但后来已渐渐跟上,更与洛乐斗个妳死我活, 同时,二人的斗争不止于在二人之间,更影响了公关部其它员工,四小花各自在 担忧,而三才子亦慢慢变成磨心。

第四集

  为公关部一个Project,洛乐、嘉仪各施奇谋,希望得到四小花支持,好让投 票时可以得到更多投数,结果两人把四小花力量拆开,各占其二,势均力敌。时 一重要人物从美国回来,此人正是马慧心,以往曾为酒店建下奇功\,连三才子都 对她退避三舍。正当洛乐以为慧心是帮自己之际,慧心竟与嘉仪谈得十分投缘, 而且嘉仪更请慧心食饼,看得洛乐一脸担忧,而那边嘉仪极力想知慧心到底是怎 样的人,于是便偕同欣欣、Emily一起到联谊会麻将房找三才子问个清楚,最后, 嘉仪不知为何在一次与慧心见面时,二话不说就一巴掌打在慧心脸上。

第五集

  嘉仪那无情的一巴掌是为了测试慧心到底是怎样的人,结果嘉仪乐于接受慧 心成为自己朋友,而慧心亦力劝嘉仪和洛乐和好。那边厢洛乐、Ada、Rosa却仍 担忧慧心到底帮谁。最后投票时间到了,嘉仪和洛乐率领的两邦人马都各自期待 着慧心神圣的一票,怎料,慧心此时却作了一个意想不到的决定。及后经慧心一 番努力,洛乐、嘉仪开始放下心头之恨,慢慢接受对方,更渐渐成为朋友,工作 过后更伙同慧心及四小花一起逍遣。此时嘉仪被包租婆迫迁,慧心本着好心叫嘉 仪搬进洛乐家暂住,最后三个女人住在一起。

第六集

  情人节将至,酒店忙于宣传特备节目,一间上市公司将在情人节在酒店举行 股东大会,但由于该公司股价下泻,大家均担心股民情绪会失控,当日只有洛乐、 嘉仪、慧心在场,三人唯有担起大旗。同时,洛乐与嘉仪在公司里收到一式一样 的花,二人以为是仲伟所送,因而显得心不在焉。洛乐为送花一事心中不安,在 公事上不经意地刁难嘉仪。而股东大会股民困然表现激动,嘉仪刚不在场,洛乐 又要赶往处理投诉,场面混乱,最后嘉仪赶至,洛乐埋怨嘉仪处理不当,二人发 生争执。时慧心收到电话,方知花是嘉仪父亲所送,一切释然,洛乐与嘉仪成好 友。

第七集

  洛乐、嘉仪、慧心三人庆祝情人节,嘉仪不胜酒力呕吐,但不适持续到第二 天,嘉仪怀疑自己有孕。洛乐知道嘉仪可能怀有仲伟的BB,暴躁已极,无心工 作,要嘉仪确定是否怀孕,验孕棒结果呈阳性,三人大愕。嘉仪心情差极,向洛 乐请假,并深夜未归,洛乐与慧心担心不已,半夜里四处找寻,终在酒吧中找到 嘉仪。嘉仪向慧心表示会把BB打掉,洛乐深感不安,却忍不住私心,感激嘉仪 的决定。及后酒店发生一突发事件,令洛乐察觉嘉仪不舍得放弃腹中块肉,三人 决定一起抚养小孩,不料嘉仪看医生才发觉自己根本无BB,三人虚惊一场。

第八集

  三才子怕程茵聘请慧心回来有阴谋,欲聘一内奸监视慧心举动,俊生面试成 功\,但三才子给予的福利颇为苛刻,经三才子推介,加上俊生听懂慧心不纯正的 广东话,故终被慧心录用。俊生问慧心她的部门负责甚么工作,慧心竟哑口无言, 俊生继而追问洛乐及三才子,但仍不果。俊生即感慧心无能,三才子反怪俊生让 慧心找到他们,并下令此事严禁再发生。慧心想了一整夜,欲询问程茵该部门职 责,但程茵却叫慧心自己想办法。

第九集

  三才子嘱咐俊生要将慧心每天的举动详细写成报告交给他们,慧心与俊生经 通宵工作后,慧心请俊生食早餐\,但感不适呕吐,俊生送慧心回家,办公室中因 而谣言满天飞。慧心为了多谢俊生,送了一盒朱古力给俊生,令同事间的诽议更 多。俊生受不了,向慧心问罪,慧心委屈,二人反目,俊生往找三才子,说要辞 职,但三才子用激将法令他留下。俊生跟慧心划清界线,尽量避免跟慧心接触, 洛乐与嘉仪看不过眼,教训俊生,并告知慧心亦因此事被伤害。最后,慧心与俊 生和解。

第十集

  慧心对洛乐等说出俊生似对自己有意思,洛乐与嘉仪大为紧张,为免慧心节 外生枝,提议慧心接受俊生辞职,慧心接纳二人提议。俊生离去前接到电话,有 一男子在大堂搅事,二人正要随洛乐下楼,该男子已冲进公关部,挟持慧心作人 质,并把ada弄伤,samson急带ada求医,却仍不敢说出自己心意。男子要其它 人退出公关部,独留洛乐一人,洛乐欲把事件摆\平,嘉仪在外以言语相助,洛乐 不听,嘉仪怒,不自觉走入办公室。时俊生有备而战地走进,却因慧心的关系无 法将事件平息,最后该男子发狂,欲伤慧心,俊生保护她,因而受伤入院。

第十一集

  俊生出院回公司表明要追求慧心,洛乐叫俊生不要骚扰慧心,因慧心已有丈 夫,洛乐与嘉仪坚持要辞退俊生,但慧心不忍,只答应令他知难而退,嘉仪更试 图色诱俊生,但俊生不为所动。嘉仪再提议骂俊生一场,令其自动消失,俊生被 慧心骂,默默忍受,心知慧心辛苦。洛乐在公事上相迫,俊生却问她有否顾及慧 心感受,嘉仪与俊生面谈,发现俊生对感情有自己的一套看法。时酒店冷气系统 坏掉,人客鼓噪,慧心排解不果,终靠欣欣及rosa摆\平,慧心觉自己无用,情绪 忍不住爆发,俊生亦开始崩溃,二人互相安慰,终成好友。

第十二集

  一名恶客又到访酒店,公关部一阵骚动,洛乐与嘉仪欲找慧心应付恶客,无 意中听到慧心跟俊生已成亲密战友,无奈,二人颇羡慕慧心与俊生。恶客在房门 前摆\出一对石狮子,遭同层客人投诉,emily硬着头皮往劝谕恶客,终被恶客欺 侮,洛乐与嘉仪往营救,却被恶客狠批孤独一世。 嘉仪交一张六合彩给慧心对,竟然中了,慧心与俊生领到几百元的奖金后, 打算打算买马,赢多些钱买礼物送给嘉仪,途中遇仙人指点,并相约晚上聚旧。 恶客又在中菜厅搅事,洛乐等人应付不了,冷不防一人向恶客一拳打去,来人正 是丘远。

第十三集

  Peter以为Rosa 年纪比自己轻,误陷情网,到发现Rosa原来比自己大时已 不能自拔。俊生知悉Peter乃暗中帮助自己之人,遂与慧心连手帮助Peter,最后 Ada与Emily等全知Peter追求Rosa。洛乐与嘉仪谈及丘远,二人均推说丘远离 去前是望着对方,实际上嘉仪对丘远有意,丘远关心洛乐离婚后的心情,嘉仪往 找丘远,知道丘远对洛乐认真,遂借Peter与Rosa之事替二人制造机会,但二人 格格不入。而Rosa无意中发现Peter比自己少,自卑感作祟,立时退却,丘远把 二人身份证丢进碎纸机,要他们抛开年龄界限。

第十四集

  嘉仪似要对丘远有所行动,洛乐也一改循序渐进的性格,说要改变以往办公 室严肃的气氛,向众人宣布新例。洛乐向丘远说出自己的改变,但丘远认为仍有 规限存在,果然公关部各人均感压力,嘉仪告知洛乐,洛乐终放弃新例。不过各 人却感朝令夕改,无所适从,欣欣更以为洛乐针对自己。 嘉仪跟丘远已开始发展,嘉仪不想丘远帮洛乐,但丘远最后还是出手,令洛 乐跟四小花和好如初,洛乐由衷感激,对丘远渐生好感。嘉仪正要向洛乐剖白自 己跟丘远关系,但洛乐率先说出自己对丘远有意思,嘉仪暗惊。洛乐往找丘远, 正想说出自己心意,嘉仪突在丘远家中步出。

第十五集

  嘉仪已随丘远出门,慧心见洛乐将自己的衫跟嘉仪的分绳而晾,于是跟俊生 商量,打算安抚洛乐,并决定讹称德宗回来。事有凑巧,三才子偶然在美国认识 德宗,竟真的召了德宗回港,意欲令带走慧心,以消三人之忧。但当三才子闻得 慧心与俊生有奸情时,却不想把事情得太僵,最后三才子决定要德宗回美国, 不让二人碰面。俊生向三才子透露程茵叫慧心回来辞退他们其中一人,三人为求 自保,各自暗地向洛乐游说,三才子亦因而内讧大吵。

第十六集

  德宗突然回来,洛乐劝俊生收手,俊生收到地下组织Am及Samson急call, 原来Am重遇当年暗恋的女邻居淑贤,而俊生讲出德宗回来之事,二人均认为俊 生应该放手,俊生顿感孤军作战。德宗打算在结婚两周年给慧心一个惊喜,向她 再次求婚,却令俊生发现原来德宗手上的结婚介指时有时无,地下组织开会认为 可能是德宗包二奶,遂分别试探德宗,但peter、samson与am全被德宗的说话说 服,俊生正想放弃,却亲眼目睹德宗跟二奶在一起。地下组织开会后,一致认为 俊生应该追慧心,但俊生受洛乐影响,犹豫不决。

第十七集

  公关部气氛比以往融洽,四小花纵有错失,洛乐仍耐心教导。时Emily带了 客人回来谈新计划,那客人竟是一副专业人士模样的仲伟,反观洛乐则不甚自 然。仲伟发觉眼前的洛乐改变不少,仲伟打算追回洛乐,而背后的军师更是嘉仪, 嘉仪献计令洛乐邀仲伟回家,仲伟鼓起勇气提出要求复合,洛乐态度随意,但原 来洛乐的意思是目前只可接受跟仲伟做朋友。另德宗表面上与慧心感情甚笃,实 际上常借故背着慧心与二奶幽会。

第十八集

  仲伟和Samson被困内,仲伟说出事情始末,Samson也透露自己喜欢Ada 却不敢去追。嘉仪想了多个方法帮仲伟追洛乐却行不通,仲伟终用自己方法打动 洛乐,二人重游昔日多个地方,试图重拾旧日的感觉,结果吵架收场,但二人却 感到无比舒服,更确定了二人朋友关系。嘉仪知道仲伟无甚进展,即亲身对洛乐 游说,却令洛乐从点点蛛丝马迹之中知道是嘉仪从中作怪。及后仲伟将到美洲总 公司全力发展事业,与洛乐临别依依,并提示Samson,要放胆追求Ada。

第十九集

  程茵回归在即,酒店人心惶惶。洛乐为嘉仪开惊喜生日会,大伙儿布置办公 室,Anna赶着去公关部回报嘉仪正回来,不料路上被一房客投诉声浪太大,Anna 不耐烦,驳回一句便离去,不料房客正是程茵。Anna通知嘉仪正上来,各人准 备就绪开灯发礼炮,一片「生日快乐」声中骇见站在当中的是程茵。 程茵下令公关部削减开支,并召见Ada,问其工作表现,而公关部通宵赶削 开支计划书,Am等硬堆Samson陪Ada出外透透气。路上Samson仍不敢表白, 二人往买糖水给各人作夜宵,却碰见德宗和二奶,二人商议后,决定告诉慧心。

第二十集

  维京酒店夺得本年度亚太区最佳酒店,程茵打算请电台做访问特辑,同时 程茵向洛乐暗示可辞退嘉仪以达到削支目标,洛乐则叫嘉仪努力做好访问,望能 挽回嘉仪劣势。而Ada想起德宗包二奶事,甚替慧心不值,更认为Samson偏帮 德宗,Samson感无奈惟有带Ada往见地下组织,说出由于俊生要去美国见工, Am等人遂继续监视德宗行为,一切待俊生回港再解决,Ada遂与Samson冰释。 程茵召见炳洪,炳洪离去时嘉仪刚巧经过,程茵以为嘉仪知道二人关系,迫不得 已让嘉仪全权负访问事宜,嘉仪令各部门说出对酒店不满之处,程茵大为震怒。

第二十一集

  Peter收到丘远寄来的一封信,托其交予洛乐,但由于害怕洛乐反应过大,地 下组织终决定收起此信。Samson因倾慕Ada,欲知丘远的信可有帮助,于是使计 把信得到手,看后竟去了一唐楼,回来主动向Ada表白,同时开罪了程茵,Samson 眼看Ada未必接受自己,亦可能饭碗不保,正值失落之际,经众人辅导后的Ada 出现接受了Samson。地下组织正打算信物归原主时,发觉信已落在程茵手上, 程茵更以公事之名著炳洪到访唐楼,看是否能挽昔日之情,惜炳洪从唐楼回来竟 无异样,程茵失望,地下组织想办法令洛乐到唐楼。

第二十二集

  洛乐犹豫过后终走进唐楼,慢慢走上去,经过第一及二层,走上第三层之际, 突然听到楼下有怪声传至,遂加快脚步走上去,并发现第三层的布置竟与第二层 一模一样,洛乐惊慌,转身欲逃,怎料一转身,一个黑影已站在门外,洛乐惊叫, 原来此人正是程茵,由于炳洪到访唐楼后竟无异样,所以程茵便决定亲身到访。 二人到达第四层,终见「鬼魂」老妇,此时老妇说出一段旧日情缘,两女各有反 应,程茵问及炳洪,听后先走一步,剩洛乐与老妇在谈,老妇突然发难,丘远亦 在此时现身阻止,原来老妇竟是丘远之母。

第二十三集

  洛乐与嘉仪各有各的做事方法,令四小花既无所适从。此时丘远以美洲区副 总裁身份回到公司,虽能事事以公为先,但仍隐见母亲病重对其的影响,洛乐在 其身旁关怀,嘉仪看在眼里,更想与丘远亲近。丘远、洛乐均担心丘母,望能完 成寻丘父消息的心愿。嘉仪约得丘远食午饭,本以为可避开洛乐,但不经意说出 洛乐请了半日假,使丘远想到洛乐是为自己而请假,于是抛下嘉仪往找洛乐。二 人同为一目标前进,情感悠然而生。而俊生已经回来,并掌握德宗包二奶的重要 数据,但地下组织碍于怕慧心受不起打击而不揭发此事。时德宗知俊生回来,便 用计迫慧心远离俊生。

第二十四集

  洛乐得知嘉仪找私家侦探暗查自己,怒不可遏,与嘉仪争执,此时接到丘远 电话,发现丘父行纵可能跟唐楼第一层有关,丘远与洛乐遂往查看,竟见丘父神 主牌,同时丘母竟也寻至,房中尚有一遗书提到丘父仍深爱着丘母,丘母感动不 已含笑而逝,丘远痛哀,与洛乐相拥。另Am、德宗、淑贤之间有新发展,德宗 继续拖延决择,淑贤暗气,遂与Am约会,编造谎话欲骗Am金钱,Am受骗向各 人借钱。此时慧心又留住俊生,俊生知道慧心心中矛盾难受,德宗为怕俊生抢走 慧心,又使计叫慧心跟自己回美国。Am、淑贤逛街,慧心碰上他们,竟见淑贤 的手表跟自己的一模一样。

第二十五集

  丘母之灵堂内,洛乐与嘉仪作君子协定,先处理妥当丧礼。而慧心正在灵堂 帮手时,向俊生表示要回美国,俊生感愕然,德宗亦到达灵堂,与俊生互露不屑 之色,更坐到慧心旁,不让俊生有机可乘。Am与淑贤正结伴往灵堂,其实淑贤 只想向德宗示威。俊生见此状,心感不妙,使计拖延,期间Am走开,淑贤与俊 生交峰,并作协议不误大事。程茵叫炳洪入停尸间,迫其讲出多年藏在心中的话, 二人终复合。

第二十六集

   慧心正把自己困在房中,欲与外间隔绝,众人都担心不已。直至深夜,慧心 从房中出来,在厅中听到俊生留言,感动不已,遂约俊生翌日外出。慧心竟提议 回办公室,两人在办公室不停边嬉戏边工作,众人都看得不明所以,直至下班时 间仍然依旧,最后俊生带慧心到地下组织基地,讲出地下组织之事,但慧心却突 然说累,俊生遂送慧心回家,后在电话中得悉慧心没有回家,洛乐、嘉仪、俊生 都十分担心,俊生突然想起,慧心似有弃世念头,三人回到办公室找慧心,此刻 慧心已在天台。

第二十七集

  慧心在天台正欲跳楼自杀,俊生、洛乐与嘉仪赶到欲劝止,但慧心不准众人 靠近。俊生通知德宗到公司天台见慧心,而慧心经过洛乐及嘉仪一番开解后,已 打消自杀念头,正当众人打算回家时,德宗正乘的士赶到,并一把撞上了慧心, 慧心当场重伤昏迷。众人来医院探望慧心,德宗亦受轻伤,但非常不受欢迎。医 院内,慧心突然心跳停止,众人收到消息赶至,情况混乱,时慧心突起身向德宗 提出离婚。及后在一机会下,程茵告知慧心,俊生可能会离开香港,着慧心有心 便应采取主动。

第二十八集

  嘉仪在不知不觉间已将自己的东西搬离洛乐家,嘉仪失去了踪影,连手提电 话亦停用。洛乐怀疑此事与丘远有关,于是往找丘远,丘远劝洛乐不需多疑。酒 店内,众人在开会,炳洪渐露男子汉本色,程茵甚为倾慕,开会至中途,一向不 迟到的丘远这时才回来,洛乐感讶异,认为丘远有所隐瞒。慧心与洛乐在家中谈 起俊生,最终说到想试试独立,欲自己搬走,洛乐无奈。丘远和洛乐进餐,突然 电话一响,丘远抛下洛乐离去,原来是去见嘉仪,此时嘉仪向丘远说出自己患有 脑癌。

第二十九集

  在洛乐家中,丘远终向洛乐道出嘉仪身患绝症一事,洛乐愕然,亦怀疑此事 的真确性。丘远劝嘉仪赴美寻医,但嘉仪却要到日本旅行,更不接纳洛乐相伴的 提议,于是丘远决定自己陪嘉仪住日本。慧心找嘉仪谈及日本之行的事,说会伤 及所有人,但嘉仪却一意孤行。洛乐听慧心再提及嘉仪之事又开始怀疑,于是往 找私家侦探,要求侦探查嘉仪的癌症是真是假,但嘉仪要求侦探欺骗洛乐。洛乐 将一盒录音带交给嘉仪,嘉仪听后感动,但由于太爱丘远,所以不肯退让。经一 番波折,洛乐获悉真相,结果与嘉仪争执,其后丘远遇危险,更因而昏迷不醒。

第三十集〔结局篇〕

  丘远昏迷五年,洛乐、嘉仪一直照顾左右。慧心亦和俊生移民美国,但尚未 结婚,而炳洪和程茵亦再次结婚,但不时斗气。一天,慧心返港探望昏迷中的丘 远,洛乐与嘉仪便陪同一起到医院去,但二人不甚习惯,因在五年来二人也是交 替探望丘远,从未一起探望丘远。病房中三人想起不少旧事,不久,俊生来到医 院,与丘远「倾谈」一会,提到迟迟未与慧心结婚都是因为丘远还未醒来,而且 还连累洛乐及嘉仪受苦,两女不欲听下去,于是一起离开,未几,二人收到电话说丘远终于转醒,于是便即走进电梯,不料电梯竟然在上升途中出意外,往下猛然一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