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公元1895年,日清战争,清朝战败,一纸绝情的「马关条约」把台湾送进被殖民大半世纪的日治时代,民间纷纷反弹,义勇军此起彼落反抗。一艘载着首任台湾总督的「横滨丸」号,在澳底登陆准备接收台湾,却因此掀起一场腥风血雨,更为台湾第一个女医生丘雅信(叶欢饰演)的一生,揭开序页…

   雅信的祖父林雅堂,因资助农民抗日被捕,命在旦夕,在众人建议下,雅信父亲林之干不辞劳苦,从新竹徒步赶至淡水,向备受日本总督敬重的马偕牧师求救。他的孝心不但救回父亲性命,更与基隆仕绅许尚仁一家结缘,促成了他与许家小姐秀英的婚事,婚后陆续生下了雅信和妹妹雅足。

   无奈好景不常,没几年之干因肺结核过世,生活所逼,秀英改嫁给五股地主丘元家。继父对聪明伶俐的雅信疼爱有加,把她当成掌上明珠极力栽培,不但送她进私塾学汉文,更让她进了台湾第一所女子学校「淡水女学堂」就读,启蒙了雅信的求知欲和世界观。

   只是没等雅信毕业,继父再度辞世,两个父亲都死于肺结核,让雅信立下学医的志愿,并突破重男轻女的旧思想,单枪匹马勇闯日本,不但考上连日本人都不易录取的东京女子医大,更在男人当道的医学界,创下「万绿丛中一点红」的传奇纪录。

   雅信赴日求学期间,认识了台湾留日学生林仲秋(施易男饰演)、彭英(霍正奇饰演)、关马西(叶天伦饰演)等人,并与仲秋展开一场因为同姓,而无法开花结果的恋情。之后雅信学成归国,因文化协会创办人詹渭水做媒,开始与彭英交往,并进而缔结良缘,生下女儿彭亭和儿子彭立。

   只是雅信事业心重,全副精神都放在自创的「清信医院」及附设「产婆学校」。妻子气焰胜过自己,重挫彭英的自尊心,如师如友的詹渭水又在此时过世,让他们共创的「台湾民众党」群龙无首。再加上日本特务不断盯梢,让彭英愈发郁郁不得志,终于辞别妻女,前往中国避难,此后音讯全无。

   两年后,雅信辗转得知彭英人在北京、感染疟疾的消息,雅信赶至中国千里寻夫,却发现彭英早已移情别恋,心痛之余,两人黯然离婚。由中国伤心返台,雅信继而接获初恋情人仲秋病逝的消息,一连串打击让雅信心情百转,下了到加拿大继续深造的决定,并把一对儿女托付给情如姐妹的日籍帮佣雪子(佐藤麻衣饰演)。

   谁知一场单纯的留学梦,却让雅信成为回不了家的母亲。1941年珍珠港事变,美对日宣战,雅信被迫留在温哥华唐人街开业看诊,却被当地医生密告她没有执业执照,开始一段身心俱疲的官司大战。她以一个娇小的东方女子形象,勇敢为自己争取权益的新闻,不但震惊加拿大媒体,更因此邂逅了吉卜生牧师。

   雅信旅居加拿大时期,无时不想回台湾,但她的回乡路却一再受阻。1945年,二次大战结束,雅信被日本外交部当成台湾人,又被中国领事馆认定是日本人,皆不发护照给她,只想落叶归根的雅信受尽折磨,却仍不屈不挠,总算在1946年,排除万难回到台湾。

   谁知时代动荡继续摆布雅信的命运,1947年二二八事变,许多医生同业受害,雅信身历险境,吉卜生牧师专程赶来台湾探视,好友关马西为了保护雅信,劝她下嫁吉卜生,雅信从此成为英国籍眷属。哪知1950年,英国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与「中华民国」断交,外交部以「外侨非法居留条例」把雅信驱逐出境。

   雅信的大半生,一直想要落叶归根,但却像鲑鱼一样,不断在阻力重重的逆流归乡路上,撞得遍体鳞伤…台湾,明明是雅信一生最思念的故乡,但最终雅信却只能被迫离开,在异乡度过寂寞晚年,再也不曾踏上台湾的土地…..

分集剧情:
第一集

  回述台湾第一女医丘雅信一生,就要从公元1895 年甲午战争台湾被割让,日军登陆台湾开始说起,雅信阿姨澳底夫家五兄弟以笔墨向日军求和、全数被杀,新竹雅信祖父资助义勇军被捕,即将斩首,雅信父前往基隆求信教的雅信外公请马偕向日本总督求情,之干赶路遇日军盘查到许家不支倒地雅信母照顾初展情愫。雅信祖父问斩前总督电报实时到,雅信的父亲和祖父提面龟前往许府道谢。雅信祖父和外公谈定让雅信父母成亲。

第二集

  雅信父母亲订情、林许二家结姻缘,秀英怀孕生雅信,因为女婴、在产婆建议下险被掐死而生,5 年后妹雅足诞生。父亲染肺结核被隔离,一日雅信思念父想见隔离中之父亲被驱离而哮喘发作,父着急,雅信父知病情向母秀英交代遗言后离家住院,不久过逝,大伯二伯前来谈分家产,并力劝秀英将女儿送人并改嫁,秀英至米店赊米,米店老板娘亦劝秀英为了小孩着想,还是将雅信送人扶养,秀英陷入苦思。

第三集

  秀英忍痛决定送雅信前往高牧师家去当童养媳,但倔强的雅信因思母而二次逃离高家,长途跋涉单身由大稻埕回万华家,雅信母、高牧师在码头船上找到不敢回家的雅信,雅信求母亲不再赶她走,母亲不舍答应雅信不在送走她。雅信8 岁,媒人婆作媒雅信母改嫁五股地主丘元家,秀英带二姊妹改嫁入豪门,继父元家视雅信如己出常将雅信打扮花蝴蝶带上街收租。

第四集

  雅信上街认识菊池巡佐而建立情谊,之后雅信常在街上见义勇为帮摊贩向菊池求情致使坊间对雅信有「小妈祖」之称。中秋夜雅信被母逼绑脚,夜半痛哭,继父元家不忍而为之解开,父女情谊更进,隔天一早,秀英责打雅信不肯绑脚,继父解围、并允照顾其终生,雅信进私塾认识童伴月里并与私塾中挑衅之男童在街上打架,派出所中菊池替雅信裹伤,并提及有妹似雅信,雅信与菊池的忘年之交从此奠定,时光飞逝、岁月如梭,雅信14 岁了,并前往『淡水女学堂』住校学洋文。

第五集

  雅信学寮初夜想到必须半年才能回家一次难过哭泣,但隔天一早见银姑娘在教室替大家种牛痘,由于对那些医疗器材的好奇加上父亲也是医生而开心的向银姑娘表示将来想当医生。银姑娘马偕墓园中教英文,雅信与众女学生初认识火鸡,并取名「亚当」。

  一日菊池欲调职,到学校与雅信辞行却开不了口,银姑娘见菊池有苦难言,打听下发现原来是雅信父亲重病,便让雅信归省,母透露父病情不乐观。 银姑娘于校园发现情书,怒责下月里认罪,月里母到校拟带走月里,众人不依锁门,双方陷入僵局 。

第六集

  银姑娘承诺让月里复学,但月里需先随母亲回家修养一段时日,众人不舍,雅信初尝离情。

  学期结束前,雅信因父病重而提前回家,但继父元家终究不治,雅信再度失去至亲,随后亲戚便上门提及分产事,秀英强悍拒绝。

  雅信墓园许愿将来当医生,雅信18 岁毕业,银姑娘介绍日本女医学校,雅信喜,但秀英极力反对,母女大吵,邻居亲友皆反对雅信赴日,雅信求助银姑娘,银姑娘见秀英,指出秀英其实不舍,秀英承认,终于让步而答应雅信前往日本开始学医生涯 。

第七集

  在雅信的妈妈、妹妹、银姑娘以及菊池先生的送行下,众人皆不舍雅信去日本留学,大家都到车站为雅信送行,雅信开始前往日本东京,展开一段学医的漫漫长路,也在这一段在日本求学的途中,悄悄掀起一段雅信和仲秋、及彭英三人之间的青春恋爱梦!

  雅信进日本学寮认识舍监河井及室友静香光子,室友光子不甚友善以生番女儿取笑雅信并在生活上多次刁难雅信,在当时台湾做为日本殖民地的当时,雅信承受了次等人民的羞辱与歧视,但是个性坚毅的雅信,终于适应了日本的生活并且考取了东京女子医科大学。直到收到菊池先生的妹妹-本子写来的信,他才想起了应该探望的人。对当时的雅信而言,本子就像ㄧ位在异乡的远亲一样!雅信完全忘了自己正值青春年华,仍每天努力的读书 。

第八集

  同乡的关马西带她参加了台湾留学生的园游会之后,雅信的旅日生活才有了改变!神学院学生关马西前来邀雅信参加留日学生园游会,园游会上雅信认识早稻田大学念法律的彭英及念电机的林仲秋,两人均对雅信有好感,个性率直的仲秋立刻对雅信展开追求,然而ㄧ旁的彭英,却碍于与仲秋之间的兄弟情,ㄧ直把对雅信的喜爱埋藏在心底。ㄧ方面全心在准备议会请愿的诸多事项,另ㄧ方面却也不得不帮忙仲秋追求自己也心爱的雅信!

第九集

  为了宣传「台湾议会请愿运动」,台湾的第一位飞行士许文达特地开着飞机从东京上空洒下上万张的宣传单。彭英主持「台湾议会请愿团」的演讲会,但雅信却因气喘发作无法参加,仲秋心急如焚前往学寮探访,并坚持留下彻夜照顾雅信。室友光子向舍监抗议男生留宿,雅信醒来后惊觉仲秋竟然还在房内,在那个保守的年代男女共处一室是很严重的事情,雅信愤而将仲秋赶出去。彭英指责仲秋应对雅信名节负责,仲秋前往学寮向雅信道歉并承诺会娶雅信为妻,却反被雅信数落一顿赶出去。

第十集

  关马西送家书给雅信,雅信得知母亲秀英将前往日本。为了表达歉意,仲秋饿了一个月才买来的鳄鱼皮包,希望可以获得雅信的谅解,却不被雅信所接受,居中帮助仲秋的彭英,更是不解雅信明明是喜欢仲秋的却为何不愿意表态。雅信母亲来到日本,关马西刻意安排仲秋帮雅信母亲提行李以讨好未来的丈母娘,但秀英知道仲秋姓氏与雅信生父同姓「林」之后,开始对仲秋冷言冷语。众人聚餐,秀英不但对仲秋冷淡,更反而对彭英示好,雅信和仲秋两人心里都非常纳闷秀英的反应,但秀英却强硬地表达了两人同姓不能交往的世俗规定,为了不让母亲担心,雅信连夜赶稿,写下了以遗传学看同姓结婚的文章暗示仲秋,两人已不可能继续交往…

第十一集

  雅信交出「台湾青年」的稿,标题是「以遗传学看同姓结婚 」,同时也算是他写给仲秋提出分手的离别信。雅信从贫民窟找来的帮佣雪子,第一次到学寮与秀英碰面,两人语言不通比手画脚,很久没有吃饭的雪子,甚至趴在褟褟米上喝秀英打翻的牛奶。但秀英终究因无法适应日本的生活准备回台湾,离开之前,为了让雅信从此与仲秋断绝交往,更强制雅信搬离学寮专心读书。秀英回去之后,仲秋立刻找雅信一探究竟,以为两人可以恢复交往却被雅信拒绝,雅信说明了两人的关系在稿子交出之后,就再也互不相欠。

第十二集

  雅信忍痛离开,更搬离了学寮而没有告知任何朋友。仲秋苦苦哀求舍监河井,才得知雅信的住处。关马西拜托彭英陪同仲秋的姑姑到雅信的住处向他提亲,不料雅信却说出两人同姓的事实,仲秋姑姑也深感遗憾。仲秋无法接受这个理由夜奔雅信家,雅信说明了这段得不到祝福的感情,她是无法要的!仲秋失望之际饮酒消愁,面对彭英的安慰,也说出了自己其实知道彭英也喜欢雅信。静香堕胎却因失血过多病危,但因为是未婚怀孕而不敢到医院求救,河井请雅信到学寮来为静香看诊。回家途中雅信发现睡在公园的雪子,才知道原来雪子是孤儿进而收留她与自己同住。仲秋酒醉多日最后终于病倒,彭英看仲秋心情无法平息,遂拜托雅信来为仲秋看病,并且借机支开关马西让雅信能够和仲秋独处。

第十三集

  终于答应去照顾仲秋的雅信,在仲秋病情稳定之后,便留下鳄鱼皮包独自离开。仲秋清醒之后见不到雅信便前往雅信家试图挽回感情,无奈雅信只允诺两人做为兄妹的关系来互相关心。仲秋失望离去。静香因堕胎处理不当过世了,往生之前,特别请舍监河井转达,期许雅信能够为妇女使力做个好医生,雅信也因此全心专注学业转攻妇产科。关马西约雅信外出散心,趁机利用和尚的智慧之语,说明一蹶不振的仲秋正需要雅信她的鼓励,否则就像是看到别人掉到水里了,却还不愿意救他。

  雅信终于毕业在学校实习,彭英特地邀请她参加几位好友的毕业餐会,彭英、关马西、仲秋等人各自谈论着毕业之后的安排,许久不见面的仲秋及雅信终于有了言谈,雅信希望和仲秋能以朋友相待,仲秋却不领情,因为在不见面的这段期间,仲秋无数次的相约与告白雅信都不曾回应,而今还有什么朋友可言?仲秋在回台湾之前还是去见了雅信最后一面,再次提到两人可以离开这里一辈子相依过自己的生活而不需别人的祝福,雅信最后耐不住仲秋激动的情绪而打了仲秋,仲秋只好黯然离去 。

第十四集

  伤心的雅信看见仲秋与她之间的信物纸鹤,忍不住追去找仲秋,彭英告知他仲秋已经离去要返回台湾,雅信一路想追到仲秋,却因为气喘发作而昏倒在途中,仲秋却不知情地离去。雅信在日本的实习结束也即将返台,雪子恳求雅信留在日本开业,但雅信表达了她的故乡台湾更加需要她,遂决定带雪子一起回台湾。彭英帮雪子申请了护士检定考试后便道别前往中国云游,雪子在很短的时间之内通过护士检定考试拿到执照,但此时雅信却接到菊池妹婿阿部的来信,说明他的妻子本子已过世,返台前雅信前往祭拜本子,并且收下遗物传家剑以及珍珠项链,准备带回给菊池。关马西受彭英之托,邀雅信一同回国并代为照顾雅信,河井及光子一同前来道别,光子并宣布即将下嫁为外交官夫人。

第十五集

  雅信从日本学成归国下船受到记者的包围,并登上了隔天报纸头版,除了”台湾第一位女医生”的这个名号之外,雅信所穿着洋装也引起当时的讨论并带动流行。雅信的母亲秀英取出一批彭英所寄的信件并向雅信推荐彭英。雅信前往当时最大的台北医院求职,初报到时受到男同事的取笑,就连身为女性的护士长也对这个第一位女医生不甚友善与信任。主任要求所有新任的眼科医师都必须先带上眼罩以体会患者的感受,雅信也因此被同事捉弄。雅信实习过关,成为正式的眼科医生,仲秋陪同已订亲的连素云来医院看诊,却巧遇雅信。

第十六集

  雅信气喘发作受到男同事的取笑,秀英带雅信见詹渭水医生治疗气喘,却遇到刚回国的彭英正在帮詹渭水准备演讲事谊。 仲秋婚礼在即,关马西与彭英邀雅信签祝福卡要送给仲秋,雅信勉强签下但仍心有不舍。 雅信以怜悯之心决定先替贫童看病,却受到指责,主任教育他医病不分贫富,须视病情轻重缓急来决定,也雅信有所领悟,然而主任也称赞雅信为第一位敢向体制挑战并身为女性的医生,实属难得。彭英邀雅信前往台中参加仲秋婚礼被拒,并顺势向雅信表白心意。

第十七集

  秀英担心女儿雅信整天只顾着忙于工作,特别拜托同为医生的詹渭水帮雅信找对象,詹渭水安排不知情的彭英与雅信相亲,雅信在台北医院为病童治疗,却引来医疗纷争,护士长因抓错药而担心不已,沈医生教他丢弃药单已湮灭证据,却被雅信发现,护士长为了保住工作向雅信求情,雅信遂自提辞呈。院长将雅信及沈医生调派至台中山区「屯仔脚医院」行医以作为惩罚。秀英反对雅信到台中去,雅信说服母亲此行可以发挥妇产科的专长并且累积经验。

第十八集

  彭英以采访为由,陪同雅信和雪子搭火车前往台中,在台中车站却被仲秋夫妇遇见。沈医师提早到达「屯仔脚医院」,并告知雅信这里不是好地方,百姓生活水平、医疗常识低落,三天也没半个患者,就当作是渡假算了。雅信不信邪并且盘算着如何振兴医疗所的生意。彭英协助雪子整理雅信的宿舍,同时也拜访住在台中的仲秋,喝酒言谈中彭英得知仲秋婚姻的不幸福。医疗所办义诊后生意兴隆,雅信与沈医师忙碌了起来,当地医生看了眼红,找了流氓前来闹事,却被满身是血、勇气十足的雅信吓倒,沈医生从此也对雅信另眼看待。过了半年,仲秋终于鼓起勇气来找雅信,俩人也为过去种种释怀,临别前仲秋走纸鹤祝福雅信,却被彭英看见。

第十九集

  彭英决定向心仪已久的雅信求婚,但被雅信婉拒,希望彭英能给他一点时间考虑。另一方面彭英看到仲秋去找雅信,看到两人开心聊天散步,仲秋送给雅信最后一支纸鹤,彭英终于明白雅信保存那些纸鹤的特殊意义。彭英求婚被婉拒后,彭英告知仲秋已向雅信求婚,并希望仲秋不要再去找雅信而伤害三人。雅信发现沈医师有肝病希望他暂时休息但被沈医师拒绝,沈医师最后因为过度劳累而病逝,沈医师临终前向雅信道谢,因为雅信让他重新拾回作为一个医生的使命感,并且发现原来自己也可以是一个好医生。

  彭英决定前往八仙山采访有关林场的议题,采访期间却遇地震,雅信、雪子惊魂未定,隔天一早又从广播报导中得知八仙山灾情严重,雅信心急地出去找彭英,此时彭英也因为担心雅信而下山探视,两人在吊桥上的相遇,看到对方都安然无恙两人都不禁欣慰拥抱,也因此认定了彼此相依的未来 。

第二十集

  陈主任因沈医师生前写信的请求将雅信调回台北担任[北医]的妇产科医生。雅信与彭英结婚,两人前往中国渡蜜月,在北京彭英与友人畅谈政治,雅信不感兴趣,到了鼓浪屿看到了「断臂的十字架」,彭英担心自己将来会一事无成而感到遗憾。雅信怀孕,两人搬往台中并设立清信医院,彭英全心协助院务毫无怨言。菊池前来祝贺但提醒雅信,彭英实为当局的黑名单之一。「文化协会」的友人包括詹渭水、李喜等人到清信医院来拜访,并邀请彭英也出面关怀局势,雅信欲阻止,但彭英仍上酒家谈论政事。酒家女文子初见彭英十分心仪,就在这个晚上雅信孤单产下大女儿彭亭。

第廿一集

  清信医院成立以后雅信更进一步开办产婆学校,希望可以培育更多的助产士帮助更多的产妇和新生儿,彭英全力配合建校计划及院务工作,很快老二彭立也诞生了,一家和乐相处,彭英对政事只剩下偶尔偷看一下报纸关心而已。酒女文子前往清信医院求诊并称认识彭英,雅信想知两人如何相识,彭英却闪烁其词。 詹渭水伙同李喜及文协成员来访,谈及「鸦片事件」并约于酒家相聚,雅信当面代为拒绝,彭英难堪与雅信吵架之后前往酒家。众人提及彭英当年为杂志写稿之文笔及才华,彭英感慨现在能做的已不多,遂将医院器材款捐给文化协会,器材商取款未着,雅信生气与彭英大吵。彭立一个人走失在街上被文子看到并带他到附近玩耍,雪子随后寻到带走彭立 。

第廿二集

  彭英频上酒家,酒醉夜宿都是由文子照顾,文子再度求诊雅信告知已怀孕,文子向彭英示好被拒,便向雅信说孩子是彭英的,回到家又看到小孩无人照顾,雅信冲入酒家找彭英回来大吵,彭英怒言雅信不应侮辱他,并且赶着为「鸦片事件」北上发电报,此事为詹渭水所说的「台湾急诊」。雅信为远地前来的农妇急诊想起彭英的「台湾急诊」而有所悟。菊池再度来访并提及彭英行为已为当局关切。

第廿三集

  彭英等人顺利将「鸦片事件」的电报发送到国际间,日本政府也将要受到调查。回到台中之后彭英立刻质问文子为何要欺骗雅信说肚子的孩子是他的,文子更清楚地向彭英表达爱慕之意,甚至愿意一起远走高飞,彭英不为所动,并说明了他与雅信情感非一般人所能理解。菊池率警到医院逮捕彭英,雅信以命相抵,文子在一旁惭愧不已。

  彭英被抓入狱,看到培火兄在监狱中所写的台湾自治歌,文子向雅信坦承自己的谎言并得到雅信的谅解,彭英获释之后去找菊池,并告知台湾人追求自由的理想及决心。医院生意越来越清冷,旁人提及是因为彭英被捕的关系才导致无人敢上门,出狱后的彭英,也开始受到日本特务的跟监。 詹渭水过逝,彭英痛哭失声,代表着革命无望,豪情壮志难再伸!

第廿四集

  雅信因为急救的患者不治而心情不佳,彭英求欢被拒,却也讲出了内心对于雅信事业重于家庭的不满,再加上日警跟踪已严重影响到医院的生意,彭英遂决定到到中国避一阵子,彭英烧毁过去所有的文件后并与孩子们告别。 中日战争爆发物资亏乏,关马西替修女到医院要面粉,李喜院长告知雅信彭英近年在中国的状况,日本老师来家里要雅信改日本名并列为国语家庭,雅信以丈夫不在家为由婉拒。北京来电报说彭英病危,雅信准备药物与雪子前往北京协和医院探视,并亲自为彭英治病 。

第廿五集

  雅信拿着不明人士留下的钥匙到彭英住处,发现了彭英与女伶崔红的合照,雅信和雪子遂到茶馆想找崔红,碰巧遇崔红在台上演出『红鬃烈马』,正唱到了「大登殿」这段。雪子在后台一见崔红就忍不住开口辱骂,众人围上要讨公道,幸好崔红解围,两人才得以安全离开。彭英病况逐渐复元,雪子责怪他不该如此辜负雅信,还说明了雅信一个人在台湾独撑医院的辛苦,彭英心有所感,又与雅信聊到对中国的失望,终于决定劝雅信回台湾后若有合适对象可以改嫁。雅信与彭英道别,彭英取出已签了字的离婚协议书,不论雅信如何选择他都尊重。雅信看到与彭英与崔红相处轻松愉快,将离婚同意书托崔红转交彭英,崔红道出了他对彭英的感情,并答应会照顾彭英。雅信在『红鬃烈马』的戏曲声中离去。不料回到台湾之后,关马西却告知仲秋病危的消息。

第廿六集

  雅信去探望患了痢疾的仲秋,仲秋自知生命已所剩不多,将饲养的一对鸟放生,说明生命到了最终都应该自由! 雅信也陪伴他听当时台湾的第一首流行歌曲”桃花泣血记”,仲秋像雅信诉说自己一生的遗憾,就是青春已逝却无留下点什么,雅信安慰着仲秋。二次世界大战日本与其它西方国家为敌,取消了给教会的补给品,关马西带外籍修女来医院取面粉。仲秋在雅信的陪伴下离开人世,关马西也因为失去了挚友而嚎啕大哭。日本警察拿着清信医院的面粉袋质疑雅信资助外国人,从此也不时在医院出没,严重影响到医院的生意。修女为了感谢雅信的相助,特地为帮她申请美国哈佛大学的入学许可证,战争越来越激烈,为了家人的安危,以及躲避日本警察的追查,雅信安排雪子先带小孩去日本,自己留下来处理清信医院结束营业的后续事项,离开前雅信将钥匙托付给这辈子的好友关马西。雅信回娘家要母亲一同赴美,秀英以自己年岁大不愿离乡为由婉拒。半年后,雅信终于抵达日本与孩子重逢。

第廿七集

  雅信千辛万苦终于来到了日本,但那也已经是半年后的事情了。到了日本的雅信才发现儿子彭立因为与母亲分离,再加上环境适应不良,已经不讲话好一阵子的时间,即便看到妈妈的出现也不愿意再说话。

  为了让孩子能够安心,雅信答应这次要全家一起做大船去美国,不料从新闻得知日本已经加入同盟国将要与美国为敌,雅信连忙去办护照却不被日本使官接受,认为雅信是台湾的次等国民,身分有待查证。

  雅信转而像当年的舍友现为外交官夫人的光子求救。雅信在彭亭和雪子的协助下,渐渐与彭立沟通重新建立母子情。就在全家人已开心地整理好行囊准备要到美国的时候,光子告诉雅信因为彭英关系,他已经被日本政府列入黑名单之中,必须在5 日内一人独自离开,否则全家人都会被连累驱逐。为了孩子的安全着想,雅信必须忍痛离开,他要彭亭照顾弟弟,却得不到彭亭的谅解,认为雅信这次一定又要食言丢下他们姐弟,让不得不离开的雅信,痛彻心扉。

第廿八集

  赴美临走前,雅信将一生的积蓄和两个孩子托付给雪子,雪子也以性命担保,一定会好好照顾他们姐弟。码头边,彭立在船要开的那一刻,终于愿意开口讲话,但无奈雅信依然必须要离开。雅信赴美就读没多久,就因为生活费太过昂贵而打消念头,但因为战争还没结束,他只能转向加拿大的教会求援,并住进教友颜姑娘家。

  原本预定好的船票也因为「珍珠港事变」的爆发而停驶。雅信以一个东方人的面孔,被当成是日本人,更是让颜小姐感到耻辱,进而奚落着雅信,雅信遂搬出颜家。一个人在唐人街开业,人地生疏的状况下常常无人上门,太平洋战事吃紧,雅信归期更无望,为了生活,她甚至接受BC省的征召到集中营去为日本人治病。然而日后当雅信的诊所生意逐渐好转之后,却遭到当地的中医眼红,进而控诉雅信没有合格执照就执业,雅信在法庭上为自己辩护,并且坚持不肯认罪,她的行为也引起了社会大众的注意,并登上温哥华太阳报的头版,当地记者对不怕吃官司之东方女子感到好奇和佩服。这个事件同时也引来了吉卜生牧师的来访,他鼓励雅信平心等待,终会有回国的一天。

  二次大战结束,雅信前往中国领事馆要申请护照回国,却依然以日本殖民地居民的身分被拒绝,同时也得知彭英过世的消息。经过吉卜生牧师以及各方人士的协助,雅信终于回到离开8年的家乡。

第廿九集

  雅信回到台湾发现人事全非,母亲已经离开人世,两个孩子也辗转到了上海,雪子更是在战争中为了保护孩子而遇难。这八年来所发生的一切,都要在一夕之间面对。关马西也特地来迎接这位多年的挚友,并向雅信说明了国民政府接管台湾这段时间的状况。

  雅信上街碰上年迈之菊池,日本战败之后留在台湾的日本人都很落魄,菊池将本来要变卖的传家宝剑送给雅信,希望这把剑能够代替他留在台湾。关马西安排雅信参加文化协会的演讲,谈国外医学进步,这次的聚会让当年的老朋友都难得聚首,不料这样的场合使得许多当时的精英份子都遭到拍照搜证,日后也多数被逮捕枪决。

  彭亭彭立由上海归来一家终于可以团聚。雅信回到母校想起当年马偕对于这片土地的感情,第二天街上传出天马茶房前因私烟事件引起暴动,爆发了二二八事件,雅信不放心一个人到台中点收药品的彭立,独自南下台中,一路上看到到处都有尸体、枪响,不安的气氛笼罩整个台湾。雅信回到清信医院,希望能够赶快筹备复院的事情,才好医治受伤的病人。

第三十集

  雅信伙同家人重整清信医院,此时外面风声鹤唳,物价也高涨不已, 关马西带来李喜及儿子失踪消息,还有文化协会其它的演讲者多数也 都失踪遇害了。此时中国士兵来到清信医院求见李喜的家属,带来李 喜父子已罹难之消息,并感叹父子两死前坚定的神情,同样做为一个 基督徒,也不愿看到这么多无谓的牺牲者。

  彭亭和夫婿希望回中国居住,但好不容易回到台湾的雅信不愿同行, 为了要保护彭立的安全,雅信更是鼓励彭立往香港念神学院。吉卜生 牧师因为看到新闻报导台湾的状况,渡洋远来打探雅信的消息,关马 西建议雅信与吉卜生结婚取得英国籍,以避免被逮捕,不料英国承认 中共,外交部乃将英国籍的雅信强制驱逐出境。

  关马西送行时,答应雅信会等到她回来的那一天,并且为他祈祷。如同鲑鱼返乡一般,雅信回乡的路途却是如此的坎坷,最后还是一个人在加拿大度过晚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