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二十年代,叶一龙(马景涛饰)与秦阿牛(岳跃利饰)偶然得到一批黄金。秦阿牛的贪婪之心引来杀身之祸,反害叶一龙被杀,叶妻为此疯傻。秦则失踪......

  十多年后,叶一龙之子刘寒星(马景涛饰)千里迢迢到上海为父报仇,在火车上意外邂逅了秦啸天的养女田晓晴(周海媚饰),二人互生情愫。秦家大小姐秦安琪(陈红饰)与晓晴姐妹情深,但秦妻赖素娟(马之秦饰)却极为排斥晓晴。刘寒星查出上海大亨秦啸天正是秦阿牛,为复仇他加入秦啸天的天利银行,不想却得罪了秦家大少秦守成(孙兴饰)。刘寒星的仆人阿三(屈中恒饰)忠心耿耿,尾随来到上海,一心跟随刘寒星。刘寒星偶然结识安琪,安琪对他心生好感, 却遭遇绑架,幸被刑侦队长李福来(张世饰)所救。李福来爱上安琪,安琪却心系为了复仇而假意接近她的寒星。晓晴不知内情,见寒星与安琪坠入爱河而伤心欲绝,秦家次子秦守业(陈俊生饰)对晓晴关怀呵护。李福来与妹妹李福好(潘仪君饰)与寒星成为朋友,阿三与福好更是一对欢喜冤家。寒星精心策划复仇行动,成功取得秦啸天的信任。本来就一事无成的守成更加不得志,马氏父子马松年和马远志(田少军饰)借机拉拢守成,以达到打跨秦啸天的目标。

  寒星打算在婚宴中,揭露秦啸天当年罪行,为父报仇,却被阿三预知。寒星枪杀啸天,被守成破坏,幸有阿三舍命相救。安琪得知真相后,痛心不已。寒星受伤后四处逃亡,仍念念不忘晓晴。晓晴也在暗中帮助寒星,但被守成发现,将寒星击落大海。

  寒星被神父所救,废了双腿,仍不忘复仇,连累教堂被烧毁。对守成控诉失败,刘寒星愤恨不已,更加自暴自弃。安琪与晓晴同时找到寒星,面对残废的寒星,安琪不能自已,晓晴则坚持留下。安琪对二人情感深厚倍感嫉妒,从此一蹶不振。秦啸天与晓晴断绝关系。

  守成仍不放过寒星,对阿三与福好开的饭馆进行破坏。寒星为不连累大家不告而别。晓晴苦苦支撑,为躲避军阀逼婚而嫁给守业,两人却是有名无实,守业内心苦楚。丫环小兰无意中发现两人秘密,心中惊讶。守成在马氏父子的设计下,偷盗公款,被守业发现。守成与守业摊牌,守业劝守成未果,反被守成所杀,晓晴却蒙上杀夫的不白之冤。寒星回来,已能行走,为救晓晴四处宣扬求助,一名律师慕名前来。

  在法庭上,小兰的供词及警察局的调查对晓晴极为不利,却在律师的非凡辩说下使案情有了新的说辞。安琪为救晓晴故意做假口供,最终晓晴无罪释放,安琪反被众人误解,外出散心。晓晴心中仍不原谅寒星。守成迷恋上交际花,却不想更被马松年所控。秦妻无意中听到守成心虚说出杀守业的事实,大为震惊,决定告诉啸天,守成极力阻止。经过守成几番劝说与忏悔,秦妻终于心软守住秘密。

  啸天病发,守成将药换走,啸天命在旦夕。秦太太再次发现了守成的罪行,决定向市长揭发,自己留下遗书,服毒告罪,谁料守成买通顾妈,将信拿到,丧心病狂之下,对亲生母亲见死不救。秦太太含恨而亡。安琪回来,对守成的话信以为真。守成将安琪与重病在床的父亲赶出家门,只有小兰一人忠心跟随。寒星、福来等人出手帮助,晓晴与安琪决定联合对抗守成,撤换他董事身份。马远志用玷污安琪时拍的裸照要挟,逼迫她帮助守成。安琪经过思想斗争,重新站在晓晴身旁。田晓晴成为董事长,寒星放下仇恨,又回到天利工作。马远志敲诈一事曝光,安琪无颜见人,李福来默默支持。马远志终判有罪关入大牢。

  众人发现帐目问题,守成要马松年作替罪羊,马氏父子与之反目,马松年威胁不成反被杀害。马远志越狱杀守成不遂,反被杀害,守成设计嫁祸寒星与福来。晓晴与安琪被逼妥协交出所有天利股份。秦啸天终于醒来,揭露守成罪行。守成被捕,假意忏悔要带罪结婚,却是想乘机越狱逃走。啸天痛心开枪。

  天利恢复往日生机,福来与安琪走到一起。寒星再次离去。此时战火硝烟四起,日本攻占上海,寒星与晓晴终于在战火中重聚

分集剧情:
第1集

  二十年代初,时逢乱世,民不聊生。叶一龙一家与秦阿牛靠演皮影戏维持生计。这一天他们在街上表演乱军的马车撞了他们的手推车。马车走后,地上留下一个箱子,打开一看,是满满一箱黄金。一龙与阿牛又喜又怕,两人商量决定先埋起来,等时间平静再取。

  秦阿牛看上了醉红楼的妓女,因没钱被妓女嘲弄。一怒之下,他取出金子去嫖妓,不料被正在寻找金子的军官发现,追问金子的来历。军官抓了叶一龙,而秦阿牛则拿了金子逃跑。叶一龙被杀,叶妻带着儿子和女儿到煤矿谋生。矿长看中了叶妻,企图强行占有。情急之中,叶妻用煤灯砸昏了矿长。房子着火,小女儿死了,阿秀疯了,小儿子幸免遇难。十几年后,一个精壮的青年,出现在去上海的火车上,他就是叶一龙的小儿子刘寒星,他要去寻找秦阿牛,为父报仇。由于寒星的车票与一女子田晓晴的票重号,两人就此相识。

第2集

  火车上,刘寒星与田晓晴,聊起了家常。原来晓晴是上海金融大家秦啸天的养女,在外地读完高中,回上海。刘寒星声称他也是独自到上海找工作。晓晴回到家,姐姐安琪责备晓晴毕业不先回家,去当家教。晓晴拼命解释,原来她想上大学,只是寄回来的信被秦啸天的大儿子秦守成截获,破坏了她的计划。

  秦啸天开办的银行正遭遇劫难,局面一片混乱。秦啸天慷慨陈词,终于说服了群众。寒星经过调查,知道秦啸天就是当年的秦阿牛,于是决定到天利工作,接近秦啸天,伺机报仇。

  有一老人,故意撞了安琪,老人的一只玉镯摔碎,安琪不愿赔偿。寒星适时出现,劝其去警察局解决。安琪在朋友的劝说下赔偿了老人,但心中窝火,把事情告诉了天利银行总经理马松年的儿子马远志。马远志一直追求安琪,借此机会找人教训寒星,不料寒星三拳两脚把众人打翻在地。安琪因此觉得丢脸而气愤。

第3集

  安琪气愤至极,决心报复寒星,用了很多招数,但均被寒星识破。久而久之,安琪竟然对寒星产生好感。秦家的下人们都对晓晴冷眼相看,只有秦啸天疼她,同意她上大学。

  大少爷秦守成,纯粹的浪荡公子,不仅在外放荡,对晓晴也心怀鬼胎,晓晴内心惶恐不安,急于离家去上学。守成在外豪赌,欠下巨债,却谎称是做生意缺钱,向母亲求救。母亲拿不出那么多钱,劝他向父亲要,秦啸天早知道儿子劣性不改,拒绝为他出钱。守成恼羞成怒,与父亲大吵。秦啸天火冒三丈,痛斥守成。秦太太在旁边劝解,忽然听到外面有人喊救命,原来是安琪被人绑架了。

第4集

  有人在大堂丢了一封信,称安琪在他们手上,要5万元赎金,否则就撕票。全家人大惊失色,秦啸天更是暴跳如雷。正当大家猜测的时候,警察厅长和侦缉队长李福来来到了家中。李福来亲眼看到安琪被挟持,鼎力相救未果,眼睁睁看着安琪被劫走。秦啸天大骂警察无能。秦啸天在交赎金时击毙一歹徒。而这名歹徒竟是秦守成经常坐车的黄包车夫。秦守成却称自己不认识此人,这引起了警察和家人的怀疑。经侦缉队长李福来仔细调查,终于查明了绑匪的住处。当秦家第三次交赎金时,李福来找到了绑匪住所。绑匪拿到了赎金已不知去向。福来在山坡下发现了安琪,她已经昏迷不醒。

第5集

  安琪伤势不轻,秦啸天请黑帮老大捉拿绑匪。天利号银行来了三个人,大吵大闹要见秦啸天,总经理马松年接待了他们,才知道他们是来向守成讨债的。马松年见状自己掏腰包,帮守成还了赌债,并答应替他对秦啸天保密,同时借机挑拨秦家父子关系。

  队长李福来常去医院探望安琪,调查案情,安琪向他讲述被绑经过。就在这时,有人举报发现两名绑匪尸首,身中百发子弹,是黑帮干的,人们更加相信,得罪秦啸天,没有好下场。

  刘寒星终于到天利上班,被安排在财务部管账。寒星带晓晴看他新租的一套房子,晓晴盼望能早日与寒星一起生活。马松年一方面收买秦守成这个败家子,一方面让儿子马远志接近安琪,父子俩狼子野心,已见端倪。

第6集

  秦守成在外边喝醉酒,回到家大吵大闹,指责父亲对他不公,被秦啸天一顿臭揍。马松年为守成献策,让他收敛自己,争取到天利上班。守成向父亲提出上班的要求,遭秦啸天拒绝,他却仍然主动到秦家的纱厂去上班。秦啸天看他真心学好,打算安排他到天利当信贷部副经理。

  寒星原来的仆人阿三,赶到上海寻找寒星,寒星让阿三回老家,阿三不肯。晓晴劝寒星将他留下。阿三不愿离开,靠擦皮鞋自己谋生。晓晴与寒星交往愈加频繁,感情日渐深厚。寒星在天利写出了一个发展计划,遭主任斥责,说他意图越权。寒星愤而辞职。秦守成经马松年开导,下定决心要进天利。秦太太不断劝说秦啸天,守成终于进了天利。

  安琪发现晓晴有了心上人,央求一睹为快。

第7集

  秦守成上班了,天利的职员都担惊受怕,生怕得罪了这个小魔王,丢了饭碗。

  安琪找寒星,向他讲明了自己秦家大小姐的身份,并对自己一次又一次报复向他表示歉意。寒星也对她的伤势表示关心,两人一下子成了朋友。

  马远志对安琪加强了攻势,经常去看望安琪,频献殷勤。安琪爱慕寒星,对远志愈加冷淡。晓晴与安琪相约邀各自男友去跳舞。晓晴想不到姐姐的男友竟然是寒星,但她并没有说出自己和寒星的关系。寒星为了实现自己的目的,装作不认识晓晴,有意亲近安琪,这让晓晴十分心痛,谎称自己胃疼,匆匆离开了舞场。

  安琪高兴地向父亲说了寒星的情况,秦啸天看到女儿真心喜欢此人,决定会见寒星。

第8集

  安琪把寒星带到家里,遭到秦家老佣人一顿奚落。晓晴是容妈从小带大的,她知道晓晴对寒星的感情,可如今见寒星移情安琪,心里有气却不便发作,只能对寒星冷嘲热讽。寒星心有苦衷,无法辩解。

  晓晴情感受伤,日渐消瘦。容妈在旁细心呵护劝解。秦太太却对晓晴满是嘲讥和鄙夷。守成常对晓晴动手动脚,秦太太竟然说晓晴勾引大少爷,这让晓晴苦痛的心雪上加霜。

  寒星见晓晴这个样子,好言劝慰,但晓晴心中更加悲愤。阿三在街上卖鱼,一名女子请他搬东西,因价钱问题发生了争执,引起寒星的注意。寒星见阿三生活如此艰苦,欲给他钱帮忙,但阿三死活不要。寒星决定收留阿三,一起生活。安琪约寒星共度除夕之夜,并让晓晴也一同前往,晓晴婉言谢绝。

第9集

  马远志追求安琪未果,眼睁睁地看她与寒星打得火热,心中很是不平。安琪与寒星再次劝晓晴一起参加除夕晚宴,晓晴坚持拒绝。

  除夕晚宴,众人狂欢。第二天安琪早晨醒来,父亲便拿来报纸让她看。原来报上登出了安琪与寒星跳舞亲吻的照片。安琪遭到了父亲的训斥。这些都是马松年搞的鬼,意在损害秦家形象。秦啸天召见寒星,威逼利诱,让他离开安琪,寒星爽快答应,不再联络安琪,但钱却一分不收。安琪知道后,与父亲和哥哥大吵一顿,声言金钱买不来纯真的爱情。晓晴担心寒星的安全,告诉寒星不要再找安琪,如有麻烦,可找秦家二少爷秦守业。寒星也在思考,为达目的而压抑自己对晓晴的情感,到底值不值。阿三也劝寒星离开上海这块是非之地,但是寒星决定继续实施复仇计划。他存进天利号20万元钱,这让秦啸天改变了对他的看法,同意安琪与他交往。

  秦啸天请洪市长和夫人等到家里做客。寒星也被安琪请来。宴席上,大家都对寒星赞不绝口。而容妈则与下人们一起,议论寒星的无情无义。

第10集

  阿三与住在对面的李福好因为扔垃圾发生争吵,福好是刑侦队长李福来的妹妹。寒星请李福来喝茶,相谈甚是投机。阿三也与福好言归于好。

  路上晓晴与寒星相遇,晓晴抽了寒星一巴掌。寒星说他心里只有安琪,这巴掌就是两人关系的了断。寒星到秦家拜年,送给秦啸天一个龙雕。安琪说父亲最怕见“龙”字,让他拿回去。寒星心中暗想这一定与他当年杀害其父叶一龙有关。

  大少爷守成坐镇信贷部,表面人模狗样,暗地里又嫖又赌,并开始贪污钱款。永南路重建计划受阻,有两家店铺死活不搬。秦啸天准备采用强硬手段。恰在这时,寒星把两家房契作为厚礼送给秦啸天,这让秦啸天十分不解。马松年与秦守成私自放贷,预谋自立门户。

第11集

  秦啸天收下了寒星的礼物,寒星只要一元钱回报,这使得寒星与秦啸天亲近了许多,却让守成和马松年对寒星的动机起了疑心。秦啸天同意让寒星到天利上班,守成提醒父亲提防此人,父亲没有在意。守成再次对晓晴非礼,被守业发现,兄弟俩发生争执。守成在母亲面前反诬陷晓晴勾引守业,秦太太更加憎恶晓晴。

  守成私放高利贷,惹怒了黑道,险些被人暗杀,但黑帮得知他是秦啸天的儿子后,竟然主动找上门来,希望与他合作。

第12集

  守成有了黑势力支持,私自放贷更加肆无忌惮。守业一直关心晓晴,两人关系愈加密切。秦太太牌友的女儿,被秦太太看中,意欲许配给守业,但守业毫不热心。

  寒星对建楼提出不同意见,深得秦啸天赏识。安琪与寒星的关系更加密切。秦啸天和晓晴去墓地看望晓晴死去的母亲,对着墓碑忏悔当年的过错,没有好好照顾晓晴。守成放债给黑帮,让马氏父子不快,双方关系有了裂痕。阿三与福好一同买菜,福好趁机偷了几只牛蛙,放在家里,阿三被吓,这对欢喜冤家又开始大吵大闹。

  寒星与安琪、守业照相,李福来也来凑热闹。黑帮势力群殴,有人死伤,警察局长却明显要包庇黑帮,不让李福来插手。秦啸天突然遭遇袭击,寒星急忙把他送往医院。

第13集

  秦啸天伤势严重,生死未卜,全家震惊。晓晴去看望养父,秦太太厉骂将其赶走,幸有寒星安慰。李福来调查案情,守成不合作,对待福来阴阳怪气,李福来反唇相讥。守成不知父亲是否留有遗嘱,担心父亲如果死了,遗嘱会对其不利,便找马松年商议。

  秦太太请风水大师看家宅,大师说如果家中有人做恶,受害者肯定是一家之主。秦太太开始担心是不是守成在外边惹事。秦啸天终于醒来,全家欢喜。

  秦啸天交待马松年由守业管理公司,并重用寒星,守成因此极为不满。守成又开始混迹于欢乐坊,常借酒撒疯。守成再次企图强暴晓晴,幸被寒星发现,吵闹声惊动了全家,秦太太袒护守成,反将晓晴赶出家门。

第14集

  晓晴住到容妈家里。安琪让守业告诉父亲实情,守业考虑父亲尚未痊愈,决定暂时隐瞒。李福来破案有了突破,将疑犯抓获。这让秦啸天很是不安。守成在容妈处又企图强暴晓晴,被容妈打跑。为此,守业和守成打起一架来。

  凶手交待是因为守成放债,引起黑道的不满。秦啸天才得知守成私自放高利贷,他愤怒至极,棒打守成,父子彻底翻脸。秦太太为儿子说情,也遭秦啸天斥责。

  安琪看望晓晴,晓晴说自己找到工作,可以养活自己,安琪很高兴。但事实上,晓晴工作很辛苦,并且为学费担忧。李福来同情晓晴,为她安排家教工作,原来要教的学生竟是福来的妹妹福好。

第15集

  李福来预付晓晴三百元,晓晴十分感激。福好误会晓晴是哥哥的女朋友,福来哭笑不得。晓晴的责任不仅是教文化课,福来希望晓晴把妹妹培养成一个有教养、能嫁得出去的女孩。

  秦啸天出院看不到晓晴,知道其离家原因后大发雷霆,独自去容妈处接晓晴回家,并当面向晓晴道歉,对她照顾不够。晓晴不愿意看到因为她而家里不安宁,拒绝回家秦啸天也只好答应。

  寒星、安琪、李福来一起喝酒,福来极力夸奖安琪,安琪十分高兴。阿三劝寒星放弃安琪,认为他和晓晴比较合适,寒星不以为然。阿三与福好因晾衣服又发生争吵,福来在一旁劝解。福好做菜出门忘了关火,厨房着火,阿三与福好奋力扑救,躲过一场灾难。

第16集

  福来福好请安琪、寒星、晓晴及阿三吃饭,大家相谈甚欢。通过阿三救火,福好对阿三产生了感情。

  秦啸天提起守成恨声不已,同时任命寒星为第二副总经理。寒星查账,想找出天利违

  法的证据,却一无所获,遭到秦啸天斥责。守成在外边伤了腿,谎称是从楼梯上摔下。秦太太把他接回家住,秦啸天十分恼怒,要赶他走,秦太太以自己出走相威胁,秦啸天只得答应再给守成一次机会。

  寒星突然接到电报,得知他失踪多年的母亲死在外地医院。寒星赶到医院,安葬了母亲,加深了对秦啸天的憎恨。安琪不见寒星十分担心,寒星回来后并没有对其说明实情。秦啸天对寒星突然离开没有太多责备,并且准备让他与安琪完婚。晓晴似乎猜到一点寒星的用心,很为姐姐担心。晓晴找寒星质问,寒星巧妙应对。秦啸天打算生日过后派守成去天津做生意,守成恨得咬牙切齿。

第17集

  阿三与福好相爱了,大哥福来很是高兴。寒星给阿三一万元钱,让他回家守父母墓地。守成挑衅寒星,不料却反过来被寒星占据上风。寒星把阿三送上火车,可阿三放心不下福好,又跑回家里。无意中他发现了寒星的手枪,内心充满疑惑。

  秦啸天做寿,宴请众宾客,准备当众宣布安琪与寒星的婚事。阿三发现寒星的手枪不见了,猜测他去找秦啸天,于是偷偷溜进秦家,伺机帮助寒星。寒星拔枪直指秦啸天,让他当众说出杀害父亲的经过。守成抢先开枪,寒星受伤,阿三奋力帮助寒星逃跑。寒星挟持安琪,冲出了秦家,安琪伤心欲绝。

  寒星受伤找到深爱的晓晴,向她解释一切,恳求原谅,被晓晴拒绝。寒星昏倒在地,晓晴把他救走。警察与守成带人分头抓捕寒星。守成先找到寒星,一阵乱枪声中,寒星被打落大海,晓晴也因为救助寒星而遭秦家责骂。安琪知道自己感情被寒星利用,心中痛苦万分。

第18集

  秦啸天命令守成一定要找到寒星。为救寒星,晓晴在秦家处境更加艰难,她被守成锁进房里。阿三被抓进警局,福来兄妹劝他把事情说清楚。

  安琪终于明白寒星心里真正爱的是晓晴,十分妒嫉。一对要好的姐妹,产生了深深的隔阂。

  守成救父有功,秦啸天不再派他去往天津。守成与马松年父子勾结一起,整日泡在欢乐坊里赌博,嫖妓。阿三得以保释,误以为寒星已死,暗自神伤。福来兄妹热心开导。寒星被神父救起。一颗子弹打进他的背脊,无法取出,寒星因此不能行走,,寒星痛不欲生。

  阿三为少爷寒星的死一直伤心不已,福来福好兄妹千方百计逗他开心。在街上,福来和阿三碰上守成,阿三愤怒地与守成扭打在一起,因此受伤。

第19集

  阿三受伤回家,福好埋怨哥哥没保护好阿三。阿三为自己不能为少爷报仇而痛哭失声。安琪因为自己感情被骗整日借酒消愁。秦太太怒打晓晴,认为晓晴引狼入室,伤害安琪。秦啸天放了晓晴,嘱咐她好好念书,好好做人。晓晴感谢他原谅自己,含泪离开秦家。

  寒星在教会医院养伤,他回想自己大仇未报,又连累了晓晴,伤害了安琪,意图服药自杀,又被教父救活。秦啸天认为守业太书生气,心肠软,便让守成管辖工程,但执意不让守成管钱,守成对此十分不满。马松年给守成介绍交际花沈如花,守成与她打得火热。这都是马松年精心安排,目的是让守成更加堕落。

  寒星在医院坚持锻炼,盼望自己早日恢复健康,继续复仇。

第20集

  李福来和阿三、晓晴为寒星立碑,伤心不已。

  安琪平静下来,回想从小与晓晴一起成长,觉得这件事情不能责怪晓晴,便主动找到晓晴,姐妹俩和好如初。寒星请教会的人找来阿三。看见寒星还活着,阿三大喜过望。寒星让他保密,再去买枪,继续报仇。阿三很是为难。寒星讲述了秦啸天的杀父之仇,以及他与母亲和妹妹凄惨的经历,阿三听得目瞪口呆,理解了寒星的报仇意图。

  阿三为寒星买了枪,两人到潜伏在秦啸天洗浴的地方,伺机开枪,但因水雾太浓,没有击中,很快被秦的保镖制服。秦啸天向寒星讲述了当年的经过,叶一龙不是他杀的。秦啸天没有杀死寒星,阿三身受重伤。秦啸天警告浴池老板,对外封锁消息。

第21集

  阿三住院,福来兄妹和晓晴去医院看望他,无论福来怎么盘问,阿三怎么也不肯说出真相。寒星认为秦啸天撒谎,发誓继续报仇。阿三在福来和晓晴的一再追问下,终于说漏了嘴。大家知道寒星没有死,但阿三不愿说出寒星的下落。守成不甘心,一心要把寒星除掉。他带人到教堂闹事,不料寒星夺了守成的枪,迫使守成退走。

  守成放火烧了教堂,正赶上阿三出院去看望寒星。阿三奋力背起寒星冲出火海,院长等人均被烧死,一时引起轩然大波。秦啸天大怒,斥责守成。警方找不到证人,明知道是守成所为,却无法定罪。

  晓晴知道寒星还活着,四处寻找。寒星在泰晤士报上发表文章,揭露火烧教堂的内幕。晓晴去报社询问寒星的情况,但是报社拒绝透露。

第22集

  守成被警局拘捕。秦啸天找到警局,但由于烧死的是外国人,秦啸天也不敢一手遮天。为了挽救儿子,秦啸天找到寒星,让他放过守成,但寒星不买账,更加坚信父亲是秦啸天所杀,此次放火烧教堂也是秦啸天指使。秦啸天买通使馆,放弃起诉,守成被放了出来。

  安琪听说寒星残废了,守成还是不放过他,十分难过,醉酒闹事,说什么也要再见寒星,全家对她无可奈何。晓晴也在焦急地寻找寒星。守成托交际花找到了寒星的住址,并且告诉了晓晴和安琪。两人同时找到了寒星,见到寒星已经残废的双腿,姐妹俩痛哭失声。安琪哭着离开,晓晴却坚持要留下照顾他一生一世。不料这时候,安琪又跑回来,看到晓晴扑在寒星怀里的一幕,伤心欲绝的离去了。

  秦啸天发现安琪魂不守舍,责备守成不该让她去见寒星,守成狡辩说是为了让安琪早些死心。

第23集

  法院开庭审理教堂纵火案,由于秦啸天上下打点,虽然有寒星和阿三的指正,但还是因为证据不足,守成无罪释放。晓晴决定随寒星离开,一心照顾他。

  寒星、晓晴和阿三正准备离开上海,却被秦啸天截住。秦啸天打算杀了寒星,晓晴跪地求饶,并以死感谢秦家养育之恩。秦啸天终于放走他们。寒星没有离开上海,住在容妈家,得到晓晴与阿三的精心照料。马远志认为有机可乘,开始纠缠安琪。安琪对寒星已经死心,开始与马远志出入欢乐坊。

  寒星与晓晴靠阿三开饭馆维持生计。一日,寒星在路上碰到安琪与马远志,险些被撞倒,被马远志狠狠嘲弄了一番。

第24集

  阿三与福好开的饭馆非常红火,两人的感情也与日俱增。看着这一切,福来想到了仰慕已久的安琪,看着两人曾经的合影,更是让他心动不已。他决定去找安琪,却还是不敢表白。

  安琪看到寒星与晓晴亲密地在一起,心里非常酸楚。马远志对安琪冷嘲热讽,安琪愤然离去。马远志找到守成,准备暗算晓晴和寒星。他们派人在阿三开的饭馆下药,饭馆被停业十天。债主来向寒星他们讨债,远志打算乘机低价买下饭馆,阿三不卖。饭馆开不下去,守成与马远志计谋成功,寒星和晓晴无法生存。安琪看到这一切,心中悔闷,整日借酒消愁。

第25集

  阿三在街上碰到马远志,恨他们给饭馆下毒,与其厮打,被人拉开。守成又出主意,告阿三打伤远志。阿三被抓,被判入狱三年。远志装病住院一个月后出来,与守成、沈如花喝酒庆贺。

  安琪情感失意,对父亲及大哥的人品失望,日渐沉沦,常常喝得酩酊大醉。远志以为有机可乘,却被安琪打伤。寒星见大家为他如此辛苦,内心十分不忍。晓晴好言相劝。守成与交际花沈如花打得越发火热,一步步掉进马松年的陷阱。

  福来在路上看见一辆汽车横冲直撞,拼死将其拦住,没有想到从车上走下来的竟然是安琪。

第26集

  在福来眼中,安琪永远是个纯洁无瑕的天使,虽然她身边经常有不同的男人陪伴。福来感到十分伤感,认为安琪心中只爱寒星一人。晓晴当了播音员,大家都为她高兴。晓晴成了播音明星,安琪见到晓晴,出于嫉妒,对她冷嘲热讽。眼见安琪沉沦,全家都苦苦相劝。

  报纸上发表了女播音皇后田晓晴“男人”的文章,这让寒星觉得自己被别人怜悯,心里很不是滋味。

  寒星认为这是晓晴故意所为,两人关系出现裂痕。

第27集

  电台老板是守业的同学,守业请老同学照顾好自己的妹妹。安琪又喝醉酒,险些被人侮辱,幸好被福来看到,及时搭救。安琪醒来后,十分感激。

  秦守成找到晓晴,百般侮辱,讽刺她依然离不了秦家的帮助。晓晴愤然辞职。守业与电台老板苦苦相劝,这让寒星更为烦躁。安琪忍不住去看望寒星,见他自暴自弃,她明白寒星真正目的是让晓晴和自己远离他,忘记他。安琪伤心地离开。寒星尽情戏弄晓晴,晓晴终于忍受不了,离开了寒星,不料寒星并不罢手,向晓晴索要八千元,晓晴见寒星已经无可救药,虽然答应给他钱,但两人决意分手。

第28集

  寒星离开上海,安琪追到火车站,寒星劝她回去,并请她转交晓晴一封信,将钱捐给孤儿院。晓晴看到信后才明白寒星的真正用心,后悔不已,四处寻找寒星,但毫无收获。

  上海新来的驻军师长看上了晓晴,为了躲避他的追求,守业送他逃离上海。在车站,晓晴还是被师长的手下抓走。守业恳求父亲出面救救晓晴,秦啸天不同意,守业只好声称晓晴已是自己的女人,全家为之震惊。秦啸天备下重礼,拜访吴师长,将晓晴救出。吴师长想结交秦啸天,提出要做证婚人。为应付吴师长,守业与晓晴商定只做有名无实的夫妻。

  阿三出狱,福来福好却没有接到他,只看到阿三托人转交的一封信,信上说他要去寻找少爷寒星,一年之内再回来。

第29集

  晓晴和守业回到家里,遭到秦母的冷嘲热讽。李福来在舞厅听到别人议论安琪,与他们大打出手,被赶来的安琪撞见。福来劝安琪好好生活,安琪却不领情。黄金价格在欧洲大跌,马松年由于盗用客户钱款,此刻正如热锅上的蚂蚁。守业喝闷酒后回家与晓晴大吵,晓晴却表明自己始终把他当哥哥看待,并提出离婚的请求。

  马松年要挟沈如花让秦守成故意输钱,如花不得不答应。同时,她却一再提醒守成不要赌得太大。守成不听,疯狂赌博,终于中了马松年的圈套,赌输钱三十几万。守成向马松年寻求帮助,马松年便出主意让他去抢自家银行的保险库。守成没有办法,只能照办。

第30集

  守成抢钱后放了火。在银行值班的守业并未及时发现火情。夜里接到电话后连忙赶到银行。保险公司不予赔付,秦啸天大怒。守业怀疑是守成放火,与其对质,却反遭守成威胁。守业用计谋迫使守成承认自己的罪行,并欲将此事告诉秦啸天。守成苦苦哀求,并假装悔改,答应自首,要求守业保守秘密。

  守成找到如花,大发雷霆。如花告诉马松年纵火一事已经暴露,希望马松年将钱还给守业,没想到又被马反咬一口。

  阿三与寒星散步。寒星为了救一名叫小满的学生,被卡车撞伤,意外的是卡车上竟然坐着小满的亲生父亲。误会终于解除,小满一家团聚。小满的父亲为了感谢寒星,请他去日本治疗腿伤。寒星答应。

  丫环小兰搬到晓晴家住,察觉两人的婚姻存在问题。

  守业醉酒回家,与晓晴大吵,晓晴再一次提出离婚,被门外的小兰听到。

  守业再次要求守成将真相告诉秦啸天。当天晚上,守成到守业家中苦苦哀求,并将守业扎伤。

第31集

  受伤的守业打电话报警察局,晓晴正好回到家中,守业在晓晴的怀中死去。秦母对晓晴破口大骂。晓晴被警方强行逮捕。

  秦啸天得知晓晴就是杀死守业的凶手,悲痛不已,安琪在一旁安慰。

  在日本,寒星的手术虽然成功,但他醒来后并未感觉有何好转,再次落入绝望的深渊。

  律师逼晓晴认罪,晓晴不从。法庭上对方律师捏造事实,对晓晴咄咄逼人,所有的证据都对晓晴不利。福来福好也爱莫能助。

  准备回上海的寒星在车站看到报纸,得知晓晴将被判死刑,情急之中突然站立起来。回到上海后,寒星终于见到了已被判刑的晓晴。

第32集

  寒星去监狱探望晓晴,发誓一定要救她出去,晓晴却劝寒星早日离开上海。守成得知寒星回到上海,找人收拾他,众人也劝寒星离开,寒星不肯。寒星在天利召开记者会,公开要为田晓晴上诉,秦啸天见状,知道此刻万万不能伤害寒星,叫守成老实本分些。有位律师在报纸上看到报道,找上门来要为晓晴打官司。众人虽然觉得他说话结巴,但是还是愿意让他试试。

  在法庭上,王律师指出案件的种种疑点,振振有词,形势朝有利于晓晴的方面扭转。秦家虽然不想让晓晴翻案,但是一时也找不到办法。再次开庭的时候,安琪居然站出来作证,并请黄包车夫作假证。寒星误会安琪,质问她为什么诬陷晓晴,安琪大怒。秦啸天知道是安琪暗中所为,劝她不要做傻事,安琪没有理会。寒星找到那个黄包车夫,王律师在法庭上的质问使疑点越加明显。秦啸天知道安琪是为了救晓晴才做假证,大为感叹。

第33集

  晓晴无罪释放,大家欢庆,但晓晴却仍闷闷不乐,她始终觉得自己要对守业的死承担责任,因此不愿答应寒星一起离开上海。晓晴去看望守业的墓,被安琪奚落了一番。秦太太来到晓晴家对其大打出手,晓晴再次容忍。

  秦啸天警告守成不许再对晓晴无理取闹。晓晴继承守业的遗产,再三考虑,将钱捐给孤儿院。阿三与福好终于喜结连理。

  守成听信银行职工说守业冤魂不散的传言,在去过守业的办公室后,精神受到刺激,整天提心吊胆,怕遭到报应。在他自我开解的过程中,秦母无意中得知他才是杀害守业的真凶。 秦母大怒,守成苦苦哀求,二人在雨中争执,守成晕倒。醒来后向秦母忏悔,并表示愿意以死来表明自己的悔意。秦母见状,只好答应不将真相告诉秦啸天。守成带沈如花来见母亲,他正打着另一个如意算盘。

第34集

  守成计划让如花以其女朋友的身份骗得秦母的原谅与信任。寒星到晓晴所在的孤儿院帮忙。安琪从医生处得知秦啸天患有高血压,很是担心。守成偷听安琪和秦啸天的谈话,得知秦啸天患病的情况,又生一计。守成主动提出要坐副经理的位子。秦太太则每天吃斋念佛, 以求得内心的平静。

  马远志跟踪安琪,趁其不注意在她的车上动了手脚。安琪发现车子坏了,焦急中看守。得到马的帮助,安琪与其一起喝茶,不料马又在安琪的茶中下了迷药。安琪昏过去,马趁机欺负了她,并拍了照片作为日后的筹码。安琪药醒后发现一切,后悔和绝望涌上心头。

  守成在马氏父子的引诱下,也开始将钱投到黄金市场。

  安琪觉得自己怀孕,精神出现异常,执意要医生开药打掉胎儿。

第35集

  李福来得知安琪当时做假口供的真正动机后,找她道歉。晓晴和寒星也赶来请求安琪的原谅,可安琪不予理会。晓晴在雨天请求见安琪一面,安琪一口咬定自己不想再见到他们。晓晴希望寒星去爱安琪,寒星婉拒。安琪决定到苏杭一带游玩散心。

  马氏父子帮助守成骗取秦啸天的信任,并以利引诱守成投入更多的资金给他们。天利的钢材出现问题,导致楼房坍塌,秦啸天大怒。秦啸天发现了银行帐目的问题,要求守成将差错补回,并不再上班。此时的马氏父子还在密谋摧毁天利。

  秦啸天请求晓晴的原谅,并希望她能回天利帮忙,晓晴答应。守成见事情不妙,便偷偷将秦啸天吃的药换掉。秦啸天突然中风,情况危急。晓晴得知后到医院探望,又莫名地遭受了秦母的奚落。守成见父亲进了医院,便要求马松年将自己扶成暂代董事长的职位。

第36集

  秦太太觉得事情蹊跷,便将药拿去检验。晓晴又来探望秦啸天。秦母终于明白发生这么多事情,就只有晓晴一直陪伴在身边,她真心愿求得晓晴原谅。守成继续他的算盘,又安排如花来陪伴母亲。

  守成找到晓晴以恶言威胁,晓晴不理会。守成暗中安排如花监视母亲,不料秦母早有防备,并劝如花早日回头。药检结果出来,秦太太知是守成所为,伤心至极,将守成的罪状写成书信,请顾妈转交市长。给安琪留了一封信后,便服毒自尽。没想到顾妈被守成收买,信件被烧毁。守成找到已经服毒的母亲,母亲央求要去医院,守成拒绝。秦母在挣扎中死去。

  安琪散心回来后发现母亲去世,父亲病倒,悲痛万分。晓晴来祭丧,守成趁机挑拨安琪与晓晴的关系。安琪要求接父亲回家住,遭到守成威胁。守成如愿坐上天利董事长的位子,但是却不断苛扣家中开销,在安琪面前逐渐露出冷血的本质。

第37集

  晓晴希望寒星帮助天利度过难关,寒星却还是不能忘记宿怨。晓晴发现父亲的艰难处境,回来与寒星福来商议。福来劝晓晴要拿回家产中自己应得的部分,安琪觉得晓晴有理,也表示同意。守成得知后与安琪争吵。

  晓晴劝说安琪和自己联手对付守成,拯救天利,安琪答应。福来准备找安琪表白,话到嘴边却又咽了回去。安琪和晓晴联合其他小股东,要召开股东大会。守成势单力薄,马松年又给他出主意。马远志拿出以前拍的安琪照片,企图要挟她。股东大会上,安琪果然突然放弃要行使的权利,晓晴感到奇怪。福来找到马远志,得知了事情的真相。

第38集

  福来得知事情的真相后,勇敢地对安琪表达了自己的立场,安琪非常感动。寒星看安琪已经安顿下来,希望和晓晴重新开始,晓晴拒绝。秦啸天的病情有变,安琪不想参与天利的事情,只想好好陪伴父亲。马远志却不依不饶威胁安琪。安琪不予理会,在大会上明确支持晓晴,守成大怒。

  马远志以民间勒索的罪名被逮捕。法庭上,安琪挺身出面,马远志被判刑。福来在安琪的身边安慰她,安琪倍感温暖,两人终于走到一起。守成做假帐,欲将责任推向马松年。马氏父子在情急中想起了手中的王牌——银行失火事件。守成又找到如花寻求帮助。

第39集

  马松年因车祸去世。马远志找守成算帐,守成承认是自己在车子上动了手脚。马远志命令如花去凑钱,否则就杀了守成,没想到反而被守成杀害,而且还编出合理的理由脱罪。

  晓晴联想到是以前的失火案是守成所为,守业也是守成所杀,只是苦于没有证据。寒星意外地发现在守业遇害那天,守成在笔记本上做的记录,可以证明守成与守业的死有关。此时,市长却意外出现,将李福来逮捕,并告诉安琪是寒星晓晴合伙骗了她,安琪不相信。回到家,安琪发现又是守成搞的鬼,大发雷霆。

  守成成为天利的董事长,酒会上,秦啸天现身,并亲自指出了守成的种种罪行,守成被逮捕。经过风风雨雨,秦啸天真正认识了寒星,并希望他能来天利帮忙,寒星答应。

第40集

  寒星开始帮助晓晴打理天利。秦啸天恳求寒星的原谅,寒星见秦啸天身体不好,答应放下恩怨。守成在监狱里受尽侮辱,如花见到守成满身伤痕,心疼不已。守成拜托如花去见秦啸天,将自己写的信送给秦啸天,秦啸天对如花大发雷霆,并表示不会原谅守成。

  寒星希望和晓晴结婚,晓晴拒绝,寒星表示不会放弃。福来苦恼做秦家的女婿好难,寒星帮助他出谋划策。法庭上,守成被判死刑,大闹公堂。东北的形势越来越紧张,寒星和晓晴劝说秦啸天卖掉天利的部分产业,秦啸天不答应。安琪将守成即将执行死刑的消息告诉秦啸天。守成在噩梦中惊醒,继续给秦啸天写信。如花再次冒雨将守成的信带给秦啸天,秦啸天当面将信撕毁。信终于送到秦啸天手上,秦啸天看过守成的忏悔信后百感交集。

第41集

  秦啸天去监狱看望守成,守成表示悔改,请求父亲的原谅,并希望能在死刑前一天与沈如花完婚。婚礼如期举行,礼成之后,守成拿出藏在如花捧花里的手枪,挟持秦啸天,并打伤安琪。守成和如花驾车带秦啸天逃离。秦啸天看清儿子的本质,将钱扔出窗外。守成为了捡钱被警察追上,却用如花的身体做掩护,如花被打死。守成安全回到车上后,被秦啸天打死。

  秦啸天对寒星说出了他父亲的真正死因,寒星还是不能接受秦啸天,并请求晓晴与其一起离开上海。寒星乘坐的火车开动了,晓晴虽然赶来了,但并没有登上列车。

  战争爆发,幸好晓晴提前将天利的钱换成了黄金,使天利没有经受太大损失。秦啸天一家决定离开上海,在车上却意外发现寒星的信。晓晴决定留下来等待寒星。此时的上海已经满目创痍。独自走在街上的晓晴思绪万千。夜幕降临,晓晴和寒星重逢在战火纷飞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