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二十世纪初的香港,海盗为患,其中以汪洋大盗谭照保(秦煌)势力最大。保常截劫商船,因此与洋买办何乐庭(刘兆铭)结怨。当时官场黑暗,唯有捕头雷振江(冯淬帆)及其子子龙(陶大宇)正直忠厚,尽忠职守。龙好友董鹏飞(苗侨伟)是一名典型机会主义者,千方百计攀附保,以求从中取利。另方面,飞为博取庭赏识,处处表现自己,又百般讨好独生女道蕴(翁美玲)。

  城寨寨主林二嫂(李香琴)之女佩英(翁美玲分饰)暗恋龙多年,但龙不但喜其粗豪作风,对她若即若离。直至龙邂逅蕴,惊为天人,随即展开追求,对英更加冷淡。机缘巧合下,蕴与英相遇,赫然发现双方容貌一模一样,追查后始知两人为孪生姐妹。惟当英发现蕴乃其情敌,顿起反感,一段错综复杂、诙谐惹笑的四角恋情由此展开……

分集剧情:
第1集

  佩英与大海被拉回差馆

  雷振江(冯淬帆饰)率领部下扫荡烟馆赌档,但子龙(陶大宇饰)因暗地里收了各赌档之黑钱,遂通知各赌档作出准备,使振江徒劳无功。 振江为向史密夫表现成绩,决心要在三日内捉十个贼。

  子龙为助振江,向林佩英(阿翁饰)求助,佩英一口答允借十个手下给子龙交差,但林二嫂(李香琴饰)却坚决反对,并劝佩英切勿 钟情于子龙。

  子龙见二嫂拒绝相助,遂找梁大海(李扬道饰)帮忙,大海答允。谁知佩英亦瞒着二嫂暗助子龙,因而与大海发生争执,被振江拉回 差馆。何乐庭(刘兆铭饰)见振江立功,遂命史密夫派振江负责捉谭照保(秦煌饰)。

  照保不满振江向他追捕,向史密夫投诉,并要史密夫放走大海。时二嫂率众至监狱,将佩英救去,并绑走大海。佩英将大海绑在城头作为报复。照保为救大海,找二嫂谈判。

第2集

  大海对丽华(刘淑仪饰)一见倾心

  照保与二嫂谈判破裂,弄成僵局,子龙设计助照保救走大海,二嫂因此对子龙不满,要锁住子龙,却为佩英设计将他释放。史密夫因劫狱一事责骂振江,振江往找玉燕解闷,却适逢子龙与大海到青云楼寻欢,将振江戏弄一番。而大海对丽华则一见倾心。

  董鹏飞(苗侨伟饰)避债至香港,重遇子龙及大海,欲与二人合作骗照保之金钱,子龙假装赞成,欲藉此教训鹏飞。

  鹏飞向照保讹称自己是二嫂之亲戚,并将城寨卖与照保。照保不知被骗,高兴万分地往接受城寨,为二嫂等识穿骗局,照保急找鹏飞算帐。

第3集

  振江奉命要将照保处斩

  照保向鹏飞质问,鹏飞说是因大海要筹钱替照保铸造金佛像才出此下策,照保信以为真,怒气顿消。

  振江花言巧语骗得大海助他捉拿照保,使大海设法令照保到天后庙还神,振江率众在庙内将照保合围,被照保逃去,司徒启暗中 相助,振江终捉到照保。

  振江奉乐庭之命要将照保处斩,大海知被振江所骗,为救照保,向鹏飞求助。鹏飞计划结识何道蕴(阿翁分饰),信助乐庭之势力释放照保。

  道蕴与玛丽(陈安莹饰)留学回来,鹏飞往接船,误将玛丽当是道蕴,接往俱乐部见乐庭,并助乐庭赢得马天禄一单生意,后道蕴出现,鹏飞 知奸计被识穿,尴尬离去。鹏飞一计不成,二计又生,利用玉燕引开振江,然后由大海救走照保,振江发觉后穷追,照保逃进城寨,被二嫂捉去,振江在寨外徒呼奈何。

第4集

  鹏飞向道蕴大献殷勤

  二嫂为向照保报复,要他日间推煤,晚上倒夜香,照保为保存性命,唯有忍气吞声。大海赶至欲救照保,照保却命他归顺二嫂,稍后才 想办法。

  道蕴误将玛丽之内衣送给如霜,美云以为道蕴偏帮如霜,忙向道蕴讨好,同时又与如霜争风呷醋,道蕴对二人甚为不满。

  道蕴与玛丽往裁缝店做衫,鹏飞跟至,欲大献殷勤之际,飞刀钊奉天禄之命追杀鹏飞,鹏飞落荒而逃。

  大海要鹏飞设计助他与照保逃离城寨,鹏飞命大海追求佩英,但佩英早已心属子龙。鹏飞转而命照保追求二嫂。却阴差阳错,二嫂因此而收了大海为契子。

第5集

  米已成炊二嫂与照保结婚

  二嫂请孙秀才作上契证人,鹏飞威逼孙秀才,将上契书改为婚书,使照保与二嫂成婚,二嫂见米已成炊,又要顾全面子,无奈答应。史密夫度假归来,照保向他暗示一番,使史密夫压迫振江停止追捕照保。

  马天禄找照保欲联手对付乐庭夺回猪仔馆之生意,二嫂一口答允,并决定要将此事向鹏飞隐瞒。鹏飞对道蕴戮力讨好,终被道蕴邀请一起游泳。此事为乐庭获悉, 禁止道蕴再与鹏飞来往。鹏飞无意间发现二嫂等欲对付乐庭,诈称合作,从而获知二嫂等之计划,在危急中救走乐庭。

第6集

  照保寻欢振江妒火中烧

  大海与子龙痛斥鹏飞毫无义气后愤然离去,鹏飞不加以解释,心中另作打算。乐庭果然因此事而开始赏识鹏飞之才干,鹏飞为博取乐庭进一步信任,替乐庭捉到凶手,使乐庭因此而得到天禄之猪仔馆生意。乐庭遂聘请鹏飞为其俱乐部之助理。

  乐庭再次向史密夫压迫,要他拘捕照保,史密夫为免除后患,使照保加入警队为三划,照保答允,上任后时向振江呼呼喝喝,振江忍不 住气要辞职,为子龙所劝阻。

  照保到青云楼寻欢,对玉燕百般痴缠,振江妒火中烧,暗中将此事告知二嫂,二嫂因而责打照保一顿。照保为报复,使玉燕对振江产生 误会,振江对照保更为痛恨。

  振江无意中救了一受伤青年冯建国,时振江开办之义学之教师请辞,建国自荐出任。子龙与大海偶遇道蕴,误会她乃佩英,及后发现真相,甚为惊奇。

第7集

  佩英子龙餐厅中出洋相

  子龙对道蕴一见钟情,终日神魂颠倒。丽华从大海口中得知一切,告知佩英,佩英一气之下,模仿道蕴之西式打扮约见子龙。

  佩英约子龙往吃西餐,佩英打扮虽改变,但举止仍粗鲁,子龙对她观感不改,二人更在餐厅内大出洋相。及后子龙获知鹏飞认识道蕴,遂央求鹏飞代为介绍认识。二嫂获悉有一少女之样貌与佩英相似,甚为紧张,千方百计下,终查出道蕴就是她失散了的大女儿。

  二嫂请子龙代为将真相告知道蕴,道蕴半信半疑,由玛丽出面相约见面。另一方面,佩英见子龙对道蕴大力讨好,对道蕴甚为不满。

第8集

  佩英以道蕴身份返何家

  凤仪得知道蕴已获悉其身世真相,唯有坦然向道蕴说出往事。原来当年凤仪诞下一女,却迅即夭折,凤仪伤心之余,收养道蕴。凤仪要求道蕴将此事隐瞒,不可给乐庭知晓,道蕴答允。道蕴相约佩英见面,二人决定对调身份生活一段日子。

  佩英以道蕴之身份返回何家,态度粗鲁,美云等俱甚感奇怪,幸玛丽处处提点,才不至被识穿,但鹏飞却洞悉一切,佩英求他代守秘密,并由鹏飞带她往俱乐部参观,却发现如霜与罗彼德偷情。

  另一方面,二嫂能与道蕴一起生活,甚为兴奋。照保见二嫂举止有异,以为她另有奸情。疑神疑鬼,振江见状,乘机推波助澜,使照保终与二嫂发生争执。

第9集

  子龙对道蕴死心不息

  佩英以道蕴之身份向子龙打探他对自己的爱意,谁知子龙却大数自己之短处,佩英一怒之下,假意对鹏飞相好,欲使子龙知难而退。但子龙却仍旧对道蕴死心不息。

  道蕴生日,乐庭从澳门赶回,玛丽知对调身份一事定会被识穿,连忙通知道蕴赶返,此事为司徒启发现,告知乐庭,乐庭向道蕴质询,道蕴无奈说出真相,乐庭闻讯,甚为激愤,对道蕴之态度冷淡。道蕴百般开解,乐庭才心下释然。

  乐庭相约二嫂见面,要求二嫂尽量减少与道蕴见面,二嫂答应。二嫂将此事告知照保,照保即往俱乐部见乐庭,欲找便宜,却为鹏飞所阻。二嫂获悉此事,一怒之下将照保打伤。

  振江欲讨回玉燕之芳心,却苦无计策,子龙献计,提议振江诈伤,玉燕果然中计,原谅振江

第10集

  乐庭翻云覆雨照保上当

  照保忍不住终日受二嫂呼喝,在振江献计下,欲杀二嫂,屡次失败。后二嫂与佩英往拜祭林二,发生意外,失去踪影。照保以为二人已死,甚为欢喜,但却又感到生活孤独,不禁后悔,时二嫂与佩英突然出现,照保以为二人是厉鬼,尽吐真相,二嫂大怒,责罚照保,照保偷走,二嫂为顾全面子,原谅照保。

  照保欲筹钱买船,重振昔日海上雄风,遂向乐庭求助,乐庭为除去照保,假意答应相助照保开钱庄筹钱,照保不知就里,全力筹备开办钱庄,并辞去警察一职。

  谁料钱庄开业后,乐庭将资金全部调走,使钱庄倒闭。子龙等替照保不值,欲往找乐庭质询,却见鹏飞与道蕴状甚亲热,以为鹏飞有心夺爱,与鹏飞发生争执。

第11集

  振江扮富商讨好玉燕

  子龙与鹏飞纠缠之际,误伤道蕴,道蕴怒斥子龙,子龙没趣离去。子龙在大海鼓励下再次向道蕴示爱,但道蕴表示对他全无爱意,并声言此事与鹏飞无关,子龙颓丧之余,想清一切,与鹏飞和解。

  乐庭介绍道蕴与赵文俊认识,欲撮合二人,但道蕴对文俊全无好感,同时,鹏飞亦向道蕴展开追求,道蕴与他共坠爱河。照保收买医生,假称自己身患绝症,使二嫂给钱他挥霍,然后往青云楼讨好玉燕,玉燕碍于照保乃顾客,唯有强颜应酬,振江甚为不满,乔装为富商金富财,往找玉燕,谁料玉燕却对他产生 情愫,并有意下嫁,振江势成骑虎,唯有继续假扮金富财与玉燕见面。

第12集

  玉燕报警将振江拘捕

  振江放弃再以金富财身份出现,玉燕不见金富财,以为是振江一时妒忌心起杀死富财,遂报警将振江拘捕入狱。振江见玉燕为了金富财而对自己反面无情,心灰意冷,将真相隐瞒。

  子龙为救振江,在鹏飞献计下,以偷龙转凤之法,与振江掉包,振江再以金富财身份出现,使众人得悉富财未死,将罪名洗脱。

  二嫂患上严重疟疾,道蕴甚为担心,欲带她往看西医,为照保反对,玛丽情急智生,自己假扮患上疟疾,威迫医生替她开药,然后将药由鹏飞转交二嫂服食,终将二嫂医好。

  道蕴欲望城寨探望二嫂,找鹏飞一起前往,二人感情融洽。

第13集

  禁止鹏飞继续与道蕴相好

  乐庭得知道蕴偷与二嫂见面,大怒,责骂二嫂言而无信,及后细心一想,终体谅道蕴之心情,准许道蕴可自由与二嫂见面。

  鹏飞千方百计赢得乐庭信任,替他以平价购入西药,欲将此吞占转往上海,此事为子龙识穿,责备鹏飞无情无义。

  此时道蕴忽患重病,性命垂危,鹏飞担心之余,决定放弃计划,陪伴道蕴。乐庭得知鹏飞意欲背叛,将他训斥一顿,嘱咐鹏飞只要忠心办事,必大有前途,并禁止鹏飞继续与道蕴相好。

  鹏飞对道蕴之态度突转冷淡,道蕴甚为伤心,向二嫂哭诉,二嫂向鹏飞质问,鹏飞说出真相,二嫂亦感爱莫能助。子龙得知鹏飞放弃道蕴,再次鼓起勇气向道蕴追求,但道蕴仍拒绝其爱意,子龙甚为颓丧,而佩英得知此事,对子龙更为痛恨。

第14集

  子龙施展激将法佩英中计

  照保与大海等俱责备子龙不应如此对待佩英,子龙亦颇为后悔,向佩英道歉,但佩英不加理睬。

  丽华暗恋建国,对他关怀备至。一日,丽华无意中发现建国之身份,甚为惊讶,对建国之伟大情操更为倾心。一革命党员被程祥追杀,临死时将一张银票留在佩英之赌场内,程祥向佩英追索,佩英不知情,二人发生冲突,子龙助佩英,却一同为程祥捉去,程祥以佩英之性命威胁子龙,子龙无奈往赌场欲拿取银票,却为 照保等人毒打,后终在鹏飞相助下,拿得银票给程祥,程祥得手后欲杀二人,幸鹏飞赶至,救走二人,而银票终为照保抢去。

  子龙见佩英始终不肯原谅,施展激将法,与一丑女相睇,佩英赶至,对子龙大打出手,子龙沉不住气,向佩英还击,佩英痛哭离去,子龙追上解释,二人终和好。 子龙向振江提出与佩英结婚,振江却坚决反对。

第15集

  道蕴终日为鹏飞神魂颠倒

  建国往找照保取回银票,谓该批金钱乃革命军用作起义之用,照保一时贪玩,自告奋勇加入革命军。

  照保与建国往购枪械,黄老板却坐地起价,二人无功而回。另一方面,乐庭亦欲买入该批枪械,派鹏飞出面接洽。道蕴终日为鹏飞而神魂颠倒,白如霸睹状,心生一计,施计使道蕴往旅馆找鹏飞,而后向乐庭诬陷二人有奸情,但为鹏飞识穿,反向乐庭说出如霸与罗彼得之关系,乐庭一怒,赶走如霸及罗彼得。

  一革命党员患上疟疾,丽华向佩英说出一切,使佩英说服子龙相助从警察局中偷出已被充公了的西药,此事为振江发觉,以为子龙与佩英等胡作非为,激愤之余欲杀子龙,子龙说出真相,振江才原谅二人。

  乐庭假意将枪械让给革命军,命鹏飞将枪械送往给建国,然后通知程祥前往夺取。

第16集

  鹏飞表爱意道蕴芳心大喜

  阿祥将枪械抢去,并诬陷是鹏飞通风报讯,大海等对鹏飞痛恨不已。子龙及佩英为阻止该批枪械将运往广州,设计使振江及照保合作,监视海、陆两路。阿祥无法将枪械运走,存放于乐庭之俱乐部之帐房,乐庭没法反对,唯有严加防守,致使鹏飞产生怀疑。

  道蕴屡次向鹏飞试情,鹏飞为表明心迹,在二嫂及大海相助下,约得道蕴在城寨见面,表明爱意,道蕴芳心大喜。乐庭向史密夫施加压力,要他放松陆路防守,照保等为免史密夫碍事,设计使史密夫放假,使乐庭无计可施。

  阿祥想出调虎离山之计运去枪械,鹏飞等果然中计。

第17集

  丽华发现建国原来已婚

  大海等再受挫折,误会是鹏飞做内鬼,对他更为痛恨,只有二嫂一人明白鹏飞处境。鹏飞将乐庭之恶行告知道蕴,道蕴错愕之余,伤心痛哭。丽华对建国一片痴情,却突然发现建国已结婚,伤心欲绝,找大海解闷,喝至酩酊大醉,大海扶丽华到客栈休息后离去,丽华呕吐大作,恰巧鹏飞住在邻房,连忙加以照顾,大海折返,以为鹏飞对丽华有不轨企图,殴之,鹏飞含冤莫辩。

  革命党将陈督军之子陈继祖从广州绑至香港,藏于二嫂处。陈督军派阿祥请何乐庭代为查出继祖踪迹,此事为鹏飞获悉,欲藉此机会向乐庭报复。二嫂答允相助,为怕大海误会,将此事对他隐瞒。

  二嫂与阿祥谈判,要乐庭作证才放走继组,鹏飞假意助乐庭,将建国绑走,而二嫂亦假装无奈,答应交换人质,但大海却突然出现,打伤鹏飞。

第18集

  二嫂等人诈作中枪掺死

  大海坏了鹏飞之计,二嫂甚为愤怒,锁他在房内,大海不明就里,大嘈大吵,照保加以安慰。鹏飞受伤,道蕴担心不已,前往探望,鹏飞甚为感动,却又恐由 此引起乐庭对他不满,设法疏远道蕴,遂假装与丽华相好,使道蕴误会,一怒而去。乐庭获知道蕴与鹏飞反面,对鹏飞更为相信,提升他为俱乐部经理。

  另一方面,大海获知丽华与鹏飞出双如对,忙找丽华质询,丽华为大局着想,毅然承认与鹏飞相好,大海伤心之余,喝致大醉,照保等甚为同情。鹏飞为对付乐庭,命二嫂等假装与乐庭争生意,引起乐庭杀机,然后鹏飞自告奋勇替乐庭效劳,在司徒启监视下,乱枪向二嫂等扫射,二嫂等装作中枪惨死。

第19集

  大海求婚丽华含羞答应

  乐庭以为二嫂等已死,抢去其黄金,运往俱乐部,恰巧史密夫巡至发现,乐庭无奈将黄金交还政府。及后史密夫发现该批黄金是假货,拘捕乐庭,司徒启却担承罪过,乐庭获保释,鹏飞带乐庭往城寨,二嫂等出现,乐庭才知被骗,照保下令软禁乐庭。

  鹏飞见大功告成,便将真相告知大海,大海闻讯,即向丽华求婚,丽华含羞答应。道蕴等见乐庭不知所踪,担心万分,鹏飞告知真相,道蕴求鹏飞 放走乐庭,鹏飞不允,及后凤仪病危,欲见乐庭,鹏飞心软,放走乐庭。

  司徒启为乐庭报仇,率同杀手围攻鹏飞,鹏飞不敌,幸振江及子龙赶至,鹏飞才化险为夷。鹏飞为安全着想,决避往上海,邀道蕴同往,此事为乐庭获悉,将道蕴软禁,要胁鹏飞相见,鹏飞为救道蕴,单身赴会,乐庭欲杀鹏飞,道蕴哀求乐庭放过鹏飞,乐庭不理,向二人开枪。

第20集

  佩英产下双子一家团圆(大结局)

  紧急关头之际,二嫂带同凤仪至,凤仪劝乐庭崖勒马,乐庭终不忍下手杀道蕴,与凤仪远走美国,而道蕴亦答允与鹏飞往上海结婚。一日,振江遇玛丽母亲幸子因找不到玛丽而在街头哭泣,遂带她回家,玉燕发现出事,误会二人相好,醋意大发,振江乘机向玉燕求婚,玉燕欣然答允。

  振江与玉燕婚后度蜜月,照保瞒着二嫂替玉燕打理青云楼,而子龙亦不理会振江之反对,趁机与佩英成亲。照保终日在青云楼拈花惹草,为二嫂获悉,二嫂一怒之下将青云 楼改做茶楼。玉燕度蜜月后返,见状惨然,虽感不快,亦无可奈何。

  振江获悉子龙已与佩英结婚,甚为愤怒,子龙唯有与佩英搬回林家暂住。其后,佩英怀孕,产下一对双子,振江亦终于原谅二人,一家人乐也融融。 (剧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