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人死之后,会是怎样的光景呢?没有经历过死亡的人,永远也解不开这个谜团。然而,从宗教的观点来说,「死亡」其实是另一个生命的开端。如果生命在另一个时空中,继续未完的任务或偿还心愿,或许人们对「死亡」这个冰冷的事实,就比较可以释怀了。 一部揭开生死轮回的偶像剧,一场纠葛前世今生的爱情故事。当四散各地的舍利子引发出人性的贪婪,当黑暗中人性的怨怼制造了恐怖的杀机。百年前的双人武僧保护着舍利子,而她窃取的动作却引来了一场残酷的命运……生死交关、爱恨纠缠的他们,将如何保护自己、拯救爱人、守护舍利子?

  聂子良(李威饰)和师宇文(TAE 饰)在前世都是西藏武僧,负责在“玛旁雍错湖”边看守莲华生大师遗留于人间的宝物“舍利子”岂料,遇上了来盗取宝物好解救父母生命的卓玛(洪小铃饰)一阵打斗后,卓玛身负重伤、奄奄一息,两人不忍取她性命,反为卓玛治病,于是三人之间的情感纠葛、错综复杂,他们体验到了最磨人的爱恨得失,最后导致两人失职,于是“舍利子”从此散落世界各地,因愧失职守,子良跟宇文走入湖心,而这段三角恋情最后尽也成了遗憾……

  生死流转,当三人再度转世之后,子良(李威饰)身边已有个在一起八年的女朋友以珍(林立雯饰)两人不知为何被“恐怖的地狱之门”所缠上,而亚薇(洪小铃饰)甚至因此被唤醒前世记忆,但因为她与以珍已成了好朋友,所以亚薇不忍伤害以珍,一度想放弃子良,但两人前世刻骨铭心的爱情却让两人无法轻易割舍对彼此的眷恋,终究还是让以珍察觉出两人的暧昧异状……

  以珍在宇文一番解释后,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她痛苦矛盾,既无法责备子良的背叛,又无法释怀亚薇的刻意隐瞒,在忐忑不安、且三个人都痛苦的情绪中,子良终于下定决心娶以珍,只是一番折腾后,婚礼前夕子良还是开口表示他无法跟以珍在一起,以珍崩溃……她抓住子良的手问子良,难道她八年的爱情真比不上那三百年前的惊鸿一瞥?

  因果轮回支配着他们的爱恨纠葛,而这场前世今生的爱恨情仇,令人屏息以待……

分集剧情:
第1集

  某知名灵异节目制作企画方亚薇为了报导终日忙碌,只要有听说哪里有神鬼、有灵异,她总是一马当先,新闻抢得比谁都凶狠,以新时代女性自诩的她虽说开朗大方,人也颇美,但感情方面却是交了空白卷,从大学时代到现在谈了几次的恋爱,不知道为什么总是无疾而终,也因为如此,亚薇身边的亲友经常为其安排相亲节目,像今天就是如此,亚薇又被姑妈强迫至一五星级大饭店与据说是前途看好的电子新贵「照面」,聪明的亚薇知道如果明言拒绝铁定挨骂,所以她决定使出老方法---以神鬼之说,甚至是中邪的方式来的方式来吓走对方,只是她万万想不到,一突如其来的枪击事件,竟因此将自己卷入一神秘的复仇漩涡中,也改变了亚薇的人生…

  有一日本退休官员田中十藏访台,因其在日本政界实力,在台备受礼遇,就在记者群聚忙着采访之时,突然有一大学教授刘伟明冲了过来,手上拿着尖刀、意图杀害田中十藏!这自然引起骚动,只是这场小插曲、很快就因刘伟明被警方制服而落幕了,但刘伟明眼中的仇恨、口中的血海深仇与田中恐惧却萦绕在亚薇心中,久久不能散去…

  亚薇从警官龙泽口中得知、刘伟明在台湾土生土长、安分守己一路念至博士,实在没有理由放弃大好前途,莫名其妙的行刺田中?亚薇一路追查,无意间得知,刘伟明参加过一神秘的新兴宗教,而这时意外传来田中在医院中,又差点死在实习女医师手里!跟刘伟明一样,该女医师行刺当时口中表示、绝不饶恕田中的恶行!根据其它同事口中调查得知,该女医师亦曾参加过该神秘新兴宗教,此举引起了亚薇高度兴趣,设法深入调查…正当亚薇想追查之时,田中不见了!没有人知道,田中身旁的助理也是该兴新宗教埋伏在田中身边的卧底,平日唯唯诺诺的他,一直到了田中无意间泄露了舍利子藏于何处后,才露出真面目!

第2集

  另一方面,一直在找寻着舍利子的子良,无意间也从日方朋友口中探知,原来他们一直追寻散落在全世界各地的舍利子其中一颗就在田中手上,所以子良分析,那群一直要追杀田中的神秘组织新兴宗教,应该也是觊觎着舍利子。正当子良想追查之时,田中不见了!

  某天,亚薇无意间闯入该新兴宗教后,终于才揭开谜底…原来刘伟明跟该实习女医师都是在加入该宗教,在调查新兴宗教的内幕时,让新兴宗教发现了亚薇的行踪!但说也奇怪,他们并未杀害亚薇,反而将她释回……

  历经生死关头的亚薇、虽然毫发无伤回来,但却从此以后不停遇到灵异现象,路上车祸惨死的鬼魂、难产死亡的孕妇一一缠上亚薇,让亚薇吓得几近崩溃,终于此时与心理医生子良碰上面了。子良一见亚薇就对她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子良催眠亚薇,从亚薇口中得知新兴宗教的藏身之处后,大胆前去碰面,岂料这时已经人去楼空,只留下了『倭人现身、华女引路』『狮子从天而降、教主光明归返』这几句如诗如偈的话语…

  子良疑惑不解,尤其当他发现,那管理新兴宗教的总管居然是他消失多年的桑腾师叔,他更是觉得不对劲,上山找宇文、想与他讨论,岂料宇文一听,脸色微变,几番思量后,决定下山,因为他知道,他必须阻止一场浩劫……

第3集

  宇文摸索走出修行室,以珍正在客厅里收拾东西,见宇文走出,赶紧上前。以珍顺口询问,难得上来台北~以前怎么邀请你、你都不肯来,可是现在却主动向子良提起…应该是跟舍利子的事情有关吧?宇文点点头、并不否认。宇文语带玄机,以珍因为自己疏失之故,所以不愿死心,希望他也可以帮上忙。此时以珍打开冰箱,发现里面已没有食材,宇文闻言大略猜到她的困扰,宇文表示没关系,你想出去就去吧,并顺带提醒以珍,把背包抓紧点,今天可能会破财。以珍一怔,但以为宇文是关心,所以没放在心上。

  以珍走出花店,突然眼前走来了两名少女小爱、小恩向以珍问路;以珍热心为人解说,浑然未察觉有人(凉子)从身后接近,偷偷拿出美工刀欲割以珍的包包。KTV招牌在黑夜中闪烁个不停,包厢里头,三女正用力地飙歌,三女累得瘫在沙发上。

  片刻,凉子想起一件事来,隔壁班那个八婆死了~好像也是因为进入了『地狱之门』才挂掉的,这已经是第三个了!凉子诧异,看向小爱,发现小爱瞬间严肃了起来。小恩、凉子一听,脸色都变了。

  小爱的神情在 KTV 里的忽明忽暗的灯光下显得有些诡谲恐怖。因为昨天晚上,我收到一封伊媚儿,我打开了它~它告诉我,我会被水给呛死;隔几天,凉子不敢置信,家里的传真机就摆放在她回房的必经路上,传真纸此时缓缓落下、挡住凉子的去路,传真纸上写着:『地狱之门将为你而开 (空一行)你将被活活电死...』而小恩却是从天桥跌落在地,手脚呈现不自然的弯曲状态、死状甚惨;令亚薇不得不调查清楚小恩她的死因。

第4集

  学校里漆黑一片,两手电筒灯光照射而来---龙泽手上拿着手电筒,亚薇手上虽也拿一个,但紧紧跟在龙泽后面,脸上尽是害怕神情,两人想追查亚薇表妹的死因?美术教室,理化教室最后来到游泳池旁,两人拿手电筒照了照游泳池底、龙泽跟着亚薇走去,两人未发觉,此时在身后的泳池里有水泡莫名冒出,泳池里,有一主观从水里望向两人,然后慢慢升起,彷佛有人从水里走出一样。亚薇、龙泽进入更衣室后,小心翼翼的查着每间更衣间,突然在亚薇身后有异物从更衣室上方迅速闪过,亚薇感觉到抬头望去,却什么也没看见,亚薇感到奇怪、更专注的看着,这时地上的水往亚薇脚附近涌来,彷佛亚薇就要出事了。当两人离开泳池时,地上出现翦影,长发因风吹动飘啊飘的,原来是班长神情诡谲恐怖的正看着亚薇跟龙泽离去。

第5集

  在修行室里,宇文彷佛有听到亚薇的声音、感觉很不安,说不定又有什么事发生…子良、宇文走至客厅,见以珍昏睡,一股气状邪灵正从点然的香精油器皿中冉冉上升欲包围以珍!两人惊而该邪灵一见子良跟宇文出现立刻消失无踪,子良拿起一旁的香精油看着,特写以珍买的那瓶香精油上标示着『玫瑰』,子良惊讶表示一定又是地狱之门!以珍害怕询问它不是已经除掉了?怎么又会再出现?!难道又有人唤醒它?子良突然想到还有亚薇!亚薇差点没了性命,幸有子良解救,而亚薇甚至因此被唤醒前世记忆,但因为她与以珍以成了好朋友,所以亚薇不忍伤害以珍,一度想放弃子良,但两人前辈子刻苦铭心的爱情让两人无法轻易割舍对彼此的眷恋,终究还是让以珍察觉出两人的异状。

  修行室里,宇文冥想着,一名女子在碧潭桥上,随即又呈现断讯模样,紧接着纤纤玉手紧握着然后手掌慢慢摊开,舍利子就在一女子手掌之中…舍利子其后的背景是名女子,那名女子(白蒂)有着绝美容颜,只是瞬间脸部线条改变,变成了恶魔一般的丑露面孔,宇文睁眼倏然起身…终于有消息了~但心中隐约不安有种不祥预感。

第6集

  经过一段时间的调查,宇文和子良终于找到一点线索—白蒂。于是子良去找白蒂却吃了闭门羹,不过她们还是会想尽办法接近白蒂。子良想到最近她上过亚薇的节目,我想应该可以透过亚薇的关系,找到跟她接触的机会。此时,宇文却 感觉亚薇可能会有危险,心中感到十分不安。   白蒂坐在化妆台前,脸色凝重地看向镜中自己,浓妆下艳不可方。白蒂拿起卸妆棉、往自己脸上轻轻一擦,粉底下出现了皱纹与可怕的老人斑!与脸上其它部位的明艳照人形成强烈对比,白蒂看着丈夫,下定决心、起身走出。

  一轮明月高挂,狗吠声中,一栋独栋两层洋房里灯光隐约透出,白蒂身披连帽披风、从树林中走来,她悄声绕过了走至屠宰场后一扇门前,房里总管坐在盖着白桌巾的餐桌前,有颗鸭仔蛋放在置蛋器皿上,总管拿着银汤匙,动作优雅的将蛋上方的蛋壳以汤匙敲掉,随着蛋清滑入碗里那未完全成型的小鸭子,身上已有羽毛跟长出脚了。白蒂怒,大步上前,把总管桌上的东西全扫至地上,蛋破一地,白蒂气愤的拉下帽子,露出脸来,一边是绝美容颜、另一边则是粉底斑驳下露出的恐怖模样。总管见状举起手、拍了两下,随即两名手下押着一名少女进来,该少女手臂反绑,嘴里也被塞了块布,少女惊恐的摇头挣扎;白蒂知道她没有选择,露出狰狞面孔,伸出干枯的手,将该少女拖至她面前!白蒂将少女嘴里的布拿出!少女还来不及叫,白蒂的嘴唇已覆盖上(如接吻般),少女被人从嘴里吸取青春精华,脸上露出恐惧至极的神情,镜跳墙上翦影,少女浑身不停颤抖着。

第7集

  宇文为了接近白蒂,请亚薇安排他跟白蒂一起上节目。这时,有不明物体迅速接近宇文和亚薇的奇怪气氛。宇文突然停下脚步、让亚薇更是吓了一跳、不明所以。原本走廊上空无一人,但片刻后,走廊尽头的化妆间门口、白蒂如飘一般 走出、站在走廊上,然后缓缓转头看向他们。白蒂眼睛忽然睁大,盯着宇文,眼神中有种动物见到天敌的防备和警觉。宇文则是沉着地面对着白蒂,表情莫测高深。

  摄影棚里,两位主持人面对镜头微笑、分别说出节目。并请白蒂举例一些,自己在拍鬼片的时候、遇过不少撞邪的事情。当白蒂在说话时,亚薇和所有工作人员都盯着棚内的两部电视看。忽然,亚薇脸色一变,指着电视、低声问道。只见电视上的白蒂虽然微笑的说着话,但她脖子后方,竟缓缓伸出了一只苍白无血色的手,并搭上了白蒂的肩。所有工作人员都看见了,他们也脸色大变,并立刻看向白蒂。可是用肉眼看,坐在场上的白蒂身后却什么人也没有!当然也没有鬼手!这才明白遇上灵异现象。众人紧张的看着棚内的电视机,只见这双苍白无血色的女子的手、竟慢慢掐住了白蒂的颈项!白蒂脸色灰败,说话的声音也愈来愈沙哑,还在说一些拍片撞鬼的经验。忽然,宇文抓住了白蒂的手,对她疾言厉色的。宇文问白蒂!你究竟做了什么?为什么她们要缠着你?就在棚内所有人都不可思议的盯着监视器中、白蒂瞪大的眼、和掐住她脖子上的那双「鬼手」时,白蒂突然发出一声凄厉的尖叫,随即向后昏倒。在一片混乱中,亚薇却没注意到宇文,自行扶着白蒂出了摄影棚。却没想到自己将会有危险。

  小罗、蓓蓓闻言正襟危坐,有张单子从小罗的文件夹里掉出,飘落到亚薇面前,单子上写着『解开前世今生之谜…』。医生的嗓音及沈稳模样让躺在诊疗椅上的亚薇稍稍放下不安与焦躁的心。亚薇叙述他感觉得出、目前他所遭遇的种种问题都是来自于一些莫名的困扰,而那些困扰,应该跟她的前世有关。医生制造出一舒服的催眠环境。亚薇陷在前世回忆里的亚薇仍紧闭双眼、但泪流满面,因为她都想起来;亚薇一直很懊恼自己,不该害他们失职!医生突然出声,因为那是你的使命,不管轮回几世,你都注定要成为他们的魔障!亚薇诧异、睁开眼睛,那名医生在微笑的神情中幻化成总管的脸。总管面无表情、不发一语;亚薇冲出…

第8集 (电视剧情大全 http://www.tvpad.cn/)

  原来宇文前辈子与子良都是西藏武僧,负责在雍玛错湖边看守莲华生大师遗留人间的宝物,岂料遇见了来盗取宝物好解救父母生命的卓玛,一阵打斗后,卓玛身负重伤、奄奄一息,两人不忍取人性命,为卓玛治病,却因此造成了两人与卓玛之间的感情纠葛,而开始体验到了最磨人的爱恨得失,最后导致两人失职,舍利子从此散落世界各地,因为愧疚,子良跟宇文走入湖心,而这段三角恋情最后也成了遗憾…

  以珍在宇文一番解释后,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她痛苦矛盾,既无法责备背叛子良对她的情感,又无法释怀亚薇的未真诚对待,在忐忑不安且三个人都痛苦的情绪中,子良终于下定决心娶以珍,只是一番折腾后,婚礼前夕、子良还是开口表示他无法跟以珍在一起,以珍崩溃,选择在亚薇跟众人面前自杀!临死前她抓住子良的手问子良,难道她八年的爱情真比不上那三百年前的惊鸿一瞥?留下了现场欷嘘的众人…

第9集

  手术室里气氛凝重,只有节奏规律且缓慢的氧气帮浦声、和医护人员之间的简短指令传达。两位医生的表情严肃,额上冒出的汗水、立刻被护士擦净。正在为戴着氧气罩的千琦动手术。心电图发出不规则但快速的哔哔声,显现病患正处于极度不稳定的状态。手术台上千琦表情痛苦、氧气罩里一片白雾、显现她换气急促。忽然、千琦眼睛大睁、竟出现以珍的脸。原来千琦身上换上了以珍的心脏。慢慢的千琦发现,他的身体里好像还有另一个人的存在。他所有的兴趣、个性好像全部都变成了另一个人。千琦鼓起勇气告知千惠及父亲,她有种感觉,是这颗心脏在跟我说话,它想控制我的行动!千琦的恐惧模样看在千慧跟父亲眼里,担忧极了。

  深夜放下心中大石的千慧躺下,准备就寝。只是在关灯以后突然听到敲东西的声音,千慧觉得怪,循声找去,发现是镜子里的人敲出声音,千琦求救的呐喊着,姐~救我~我回不去了~她夺走了我的身体~我真的回不去了~~千慧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做了场梦,千慧想走出房间到杯水喝,走廊上,千慧无意间发现到千琦房门缝处透出光线,千慧想起刚刚的梦、忍不住轻轻转动门把、从门缝中偷看她发现千琦在画画,但化妆台的镜子里映射出的是一名长发女孩子(以珍)满身是血地拿笔画画,千慧吓一跳发出了声音,这时画画的人的以珍,回过头来,千慧再定睛一看,以珍已经变成千琦。千慧越想越觉得事情不对劲,许多原本不以为意的事情袭上心头。

第10集

  总管所在处,特写尊贵的婀罗预言没有任何字迹显现…望着婀罗预言,总管叹声传来,彷佛为自己这千年的等待感叹着…这样的等待已经三百年了。教主啊,究竟还要多久您才肯苏醒?再这么等下去、属下怕又得先一步重入轮回…总管手一拨,水中(或婀罗预言纸上)出现了宇文跟子良的现况。总管:到底他们两个哪一个才是您的转世?我该如何确定?…总管起身、思索着方法,无意中看向放置一旁的舍利子。总管下定决心,缓缓说出,声音中充满了魔魅感。

  台北近郊山区偏僻道路上,有名年约30正值壮年的男性身着运动服慢跑而来,随着慢跑者的脚步、先听到了一阵奇异的敲打声,慢跑者循声而去,烟雾中,隐约可见在不远处有一穿黑衣袍男子,正拿着大石头往地上猛砸,而那一群秃鹰聚集在身旁等着,随即那名黑衣袍男子停下,抛出手中物,那群大鸟争食着,慢跑者直觉有异,脚步更是不自主往前,突然一块画有「唵嘛呢叭咪吽」六字真言白布飞来扑到慢跑者脸上,他吓了一跳、急忙将它拿开!而这时、那群秃鹰见有其它人过来,四散飞去,飞过慢跑者眼前、慢跑者以手挡。当他放开手,所有的鸟、甚至那名身穿黑袍的男子已不见人影,人类头骨碎裂在地,身上的血肉被鸟群啃食几近精光,这名慢跑男子居然无法控制自己的大声尖叫…

第11集

  宇文在龙泽带领下从转角处转了出来,身后也跟着两名武装警察,他们来到停尸间门口,龙泽推门和宇文进内,停尸间的正中央摆放了一具盖着白布的尸体龙泽上前,翻开白布,是天葬杀手没有毁尸的江蕙玲,她苍白着脸安详的躺着。龙泽请宇文大师能透过死者的记忆,感应到那个残忍的杀手到底是谁!宇文上前,缓缓伸出手,宇文的掌心似乎映出温暖的白光,轻轻按在死者额头上。

  某天夜晚风转急,快速鼓动他的衣袍,宇文似乎感应到邪恶力量逼近,他闭起眼睛,手结法印,低声诵念经文:阿摩咪巴咪哄、、阿摩咪巴咪哄、、疾风慢慢停了,宇文再次睁开眼睛,前方不远处,赫然站着一个黑衣黑袍的男人,背对着宇文,宇文询问黑衣男子,既然已经现身,为何又以背面示人?难道是担心让我知道是谁吗?对方顿了一下,缓缓的转过身来,竟然是子良,而且是一副邪恶的神情。宇文震惊、一团白光在宇文眼前爆开,子良在白光中赫然消失。宇文惊骇地退了几步龙泽赶紧扶住,龙泽对宇文的反常感到一肚子疑惑和不解,但也不便追问。

第12集

  蓓蓓遇害之后,龙泽跟一些警员到他办公室里,警员甲打开蓓蓓抽屉翻找,仔细找、看看能不能发现什么蛛丝马迹…此时亚薇心情稍稍平复了,开始面对蓓蓓已死的事实。龙泽看向千琦所在方向,她刻意站得老远,请千琦到茶给大家,千琦回答。宇文听到了这个声音,似乎想起了什么,往千琦方向看去…千琦有些紧张小心防范。在警员想多搜集点资料…同时,亚薇叙述蓓蓓的生活很单纯,当亚薇谈着蓓蓓时,千琦倒茶给众人,当她把杯子交给了宇文时,宇文显得有些疑惑不解,众人闻言均感同身受、凄然;原本子良也是如此,但瞬间灵光一闪,他感觉到自己好像快掌握到重点,一把拉住亚薇,亚薇的话让子良如电击一般!剎那间,苦思不解的答案找到了!也因为如此,他们掌握线索,抓到了黑袍使者。

  正当,子良、宇文和亚薇正在讨论黑袍使者时,恰巧千琦走入,见到三人先是一怔,随即因为宇文的关系警戒着,宇文听着千琦的声音,努力去感受千琦身体所传达出来的讯息,千琦也看得出来而有些不安。宇文跟子良反应,上次我告诉过你,我遇见以珍…现在我可以肯定、我所遇见的人、应该就是这个千琦!子良先是一怔,经宇文提点,陷入思考中。

第13集

  亚薇下车来到以珍发生车祸的现场,看着这地方内心感慨不已,耳边又响起那天的情景,她冲入新娘休息室错怪以珍,两人的争吵…以珍最后的惨死,亚薇现在就站在当时以珍出事的那个路口,亚薇深呼吸,往马路中央走去,子良适时赶到叫住亚薇,亚薇表示他受不了那种看着身旁的人一个一个消失的痛苦,没法子再忍受…,让她先回玛旁雍错湖去吧~子良看着泪眼婆娑的亚薇,两人爱意跃然于纸上,但就是无法向对方说出口,此时笨重大卡车快速驶来,亚薇见状,一把推开子良、冲上前去,子良猛然起身,在大卡车距离他们不到几步距离,又将亚薇推开,一只手垂地,子良倒在血泊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