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集剧情:大结局
第一集

  傅家庄正在上演着一出家庭悲剧,少爷(元凯)爱上家中ㄚ环(漱兰),竟让家中的老爷及太太知悉了。业经家庭革命后,小俩口籍由家中的管家帮助下逃走私奔。经过半个月的时光,小俩口回来并告知在外完婚,希望取得两老的谅解,无奈父亲不肯原谅小俩口,逐将小俩口赶出家门。时光冉冉傅家正在举行老爷四十五大寿,正当贺客盈门时,漱兰抱着襁褓中的女儿及少爷的遗体返回傅家。当家中的两老看见自己的爱子,竟然躺在棺木中,不禁老泪纵横。漱兰要将女儿交给傅家后寻死,但漱兰的母亲不允许漱兰如此的想不开。在此同时傅老爷不同意接受嫡嫡亲的孙女,祗要求还给他唯一的儿子。漱兰的母亲见傅老爷子如此不念亲情,于是领着漱兰及小外孙女离开傅家庄。小草自小即由表叔表婶扶养,并由一位唤为海爷爷的长者,出钱给表叔表婶做为小草的生活费。一日隔壁的‘青青’被其哥哥逼迫下嫁一名大她四十岁的男人的财主做为小老婆,‘青青’一直不愿意。乃与小草二人预谋逃家,至扬州傅家庄寻求疼爱小草的海爷爷。在逃家的途中巧遇一位心地善良又文质彬彬的书生,代为解决一些困难等。

第二集

  世纬留下一封信走了,家人心慌到处找也找不到。世纬在路上遇到青青与小草,出手相救被打成伤,幸遇一路过大叔将其救回家中,因此世纬决定亲自将青青与小草送到扬州傅家庄海爷爷手里。到了扬州才知道海爷爷巳离开傅家庄,幸有月娘收留过夜,却被傅夫人误认为自己的儿子元凯回来了。夜晚青青与小草肚子饿的难受,出房找食物时碰到了傅老爷回来,当知道夫人将世纬当成己的儿子元凯,大发雷霆认为是胡闹,欲将世纬、青青、小草赶走,经夫人拼命哀求才得以暂时留下!

第三集

  月娘向老爷表达夫人的想法被老爷斥责,世纬醒月娘说出傅家的事,元凯是老爷与夫人独生子,十年前爱上ㄚ头漱兰,老爷痛斥要断绝关系,元凯带着漱兰走了,一年后躺在棺柩中被人抬回家,三人总算弄明白了。世纬碍于身有重伤想走走不了,又有月娘的哀求及青青、小草的同情,祇好留在傅家庄,夫人威胁老爷要是赶走世纬就要用命跟他拼了,并且找月娘商量要老爷提供一份工作藉此留下世纬,世纬不接受,私下告诉青青、小草他要离开,被夫人、月娘发现,在众人拉扯中夫人被撞倒手折断,世纬无奈暂时留下,并向众人声明自己立场却被老爷奚落。

第四集

  听了青青与小草的话世纬决定暂时留下,夫人心系着世纬连饭也吃不下,正巧世纬来看夫人,夫人拉着世纬述说着元凯小时候的事情。世纬由月娘处得知海爷爷因盗用公款而被老爷赶走,被小草听到,小草不相信心目中的海爷爷会做这种事,惊动了老爷得知小草是海叔的孙甥女,小草想海爷爷会回表叔表婶家,决定回表叔表婶家,世纬和青青决定三人一起走,夫人知道世纬要走,要求世纬留下,老爷为证明自己并没有冤枉人所以决定将李大海找回来对质。世纬带着青青、小草与裴家绍谦、绍文在外玩了一天,回家由ㄚ头银杏处得知夫人担心世纬又走了,在家门口站了一整天等世纬回来,世纬学元凯在门缝夹核桃,夫人听出声音内心有莫大的安慰,老爷震惊之余,厉声告诉世纬他不可能取代元凯的位子。小草为探知海爷爷下落,无意间闯见老爷难过的叫着元凯的名字。

第五集

  绍谦对世纬表示对青青有好感,愿意帮忙撮合。夫人问青青跟世纬在乡下生活的日子里怎么过,青青因有了比较一时难过涌上心头,于是世纬告诉青青绍谦对她有意思,希望青青能把握,并邀请青青到绍谦家中赏花。玩游戏时小草弄丢了桂姨娘的翡翠项链,被疑为小偷。绍谦再仔细搜在桂姨房间找到项链,马上跑来告诉青青、世纬,大伙却找不到小草与绍文,小草要离开去找海爷爷,绍文要与她同行,两人迷路了,遇见拐手欲拐走他俩,被船夫陈三相救。

第六集

  船夫陈三请小草、绍文在观世音生日活动上扮金童玉女,在活动中被绍谦看到,找回俩人,众人才放下心。小草得知老爷因她不见整晚睡不着,向老爷提议为老爷磨墨的工作。青青暗示不祇要做世纬的妹妹。世纬为夫人做了一个拐扙,令夫人感动极了。世纬向青青表示他要去广州的想法,短程他要投入救国行列,长程他要出国念读。青青向世纬表示请他收回他的好心,因为他的好心最后都会伤害到他们。一批地痞流氓在老爷的绣厂闹事,却敲诈,给绍谦找来的人手打跑了。

第七集

  月娘要老爷考虑夫人的心境不要将她俩的事说出来,被夫人听到了要让位,被月娘哀求制止。月娘表示不要身份要一直扶待夫人,让夫人感动俩人内心都有默契。小草要夫人假装手没好,这样世纬就不会离开,夫人才说出她巳经在假装了。绍谦怪世纬不继续帮他追求青青,只顾着想去广州。小学一直没人派人来管,所以绍谦要世纬暂时到小学教书,所以世纬又留下来了。世纬到小学教书,绍文与小草到小学上课,青青到绣厂工作,一行人渐渐地都各就各位。课堂上小虎子恶作剧将蛇放在抽屉,使得世纬没察笕下被蛇咬了,脚起浓了,青青为世纬用嘴吸浓水,世纬却说青青对他这么好是让他走不了,青青为之气结!

第八集

  绍谦到绣厂约青青吃中饭,世纬也跑来,在学校世纬处罚绍文,绍谦表示世纬处处在跟他作对内心十分不满。青青注意到小草颈子上的荷包不见了,知道小草在学校被欺负,对世纬没照顾好小草十分生气,俩人吵起来,弄的夫人也知道了,直到世纬被小虎子的恶作剧扭到脚筋,夫人也要世纬考虑不要做学校的事了,世纬却表示要将这学校导入正轨。第二天世纬不顾众人的劝告,仍坚持要跛着脚骑自行车到学校。世纬告诉小虎子请他做班上同学的班长,藉此机会导正小虎子的行为。世纬吃力的骑自行车准备回家,小虎子主动表示要帮世纬推车,并说以后绝不捣蛋,让世纬十分高兴。绍纬向青青求婚被拒,青青晚上跑去找世纬,并且告诉他自己心中真正的感受﹒﹒﹒﹒﹒﹒

第九集

  绍谦找世纬问青青的态度,世纬告诉绍谦他与青青不是兄妹,而且他爱上了青青。世纬向绍谦道歉,他原先也以为青青跟着绍谦,青青可以名正言顺嫁过去,而他巳订亲了,跟着他得不到名份,绍谦更气大骂世纬是浑蛋。小草放学被车子撞倒卡在车下拖着走,大量流血送到医院。众人查得知撞人的车是税务局魏局长的车,跑去理论,魏局长却推说不知情。绍谦问世纬谁是闯祸者,世纬很肯定的说是魏局长,魏夫人问车子怎么不见了,魏局长说送厂维修,要夫人不要多问。众人到警察厅找于厅长告魏局长车子撞人了,于厅长认为是胡说八道将众人赶走,世纬决定写大字报贴在巷道中,让众人都知道这件事,用公诉的力量使警察厅主动办案。

第十集

  魏夫人问魏局长是否有撞人的事,魏局长否认。魏局长私下串通警察厅于厅长,把世纬与绍谦抓起来。石榴找上魏夫人请魏夫人帮忙让魏局长放了世纬与绍谦,金嫂证实她看到老爷她处理掉的手帕一角上有局长名字,魏夫人心里更是慌,向魏局长求请。魏局长到牢房告诉世纬与绍谦如果继续跟他做对将给他们一个叛乱罚,送军法审判,并要世纬与绍谦给他承诺,这件事彻底的罢手他就放人。小草看到世纬与绍谦回来高兴哭了。 魏夫人对魏局长心里产生恐惧,一下子她先生在她心里的样子全变了。医生告诉众人小草将渐渐朝死亡走,青青听到昏过去,

第十一集

  青青假借魏夫人买布料名义到魏局长办室,表明不知如何到府上请魏局长开车带路,在车上青青拿出刀刺向魏局长,并表示做鬼也要找魏局长报仇。世纬知道青青被关进警察厅里,世纬与绍谦去探监,看到青青一身伤都十分震怒又伤心。魏局长告诉魏夫人是被一个女孩用刀伤到,魏夫人表示如果一开始就让她知道一起承担起责任也不致到今天地步。世纬与绍谦绑架魏局长的女儿小洁,藉此换回了青青,魏局长同时也承认撞到了小草。

第十二集

  魏夫人不顾魏局长的哀求,要带着小洁离开魏局长。奇迹发生了,小草醒来了。世纬劝告青青以后不要冲动去刺杀人,并述说着看青青在牢房一身伤的模样让他又心痛又不忍,这一生都要定青青生死与共。青青要向绍谦表明歉意,绍谦表示他以后不会纠缠着青青。夫人表示好想看到小草的小模样,医生表示最近医院要开立眼科门诊夫人可以来看病。世纬请求绍谦在青青的事情上谅解他,绍谦祝福世纬,也提醒世纬家里提的那门亲怎么办。世,纬的未婚妻华又琳带着余妈、阿福由北京到杨州来找世纬,一路上巅坡到了傅家,见到世纬那一霎整个人昏过去了。

第十三集

  老爷在心里巳接受了世纬成他儿子可是不说出来,因为他知道华又琳的到来代表着世纬将离开,老爷向世纬表示他要走时请不要惊动任何人,这是对他们最大的仁慈。青青问世纬华又琳是谁?世纬告诉青青华又琳是他表妹,青青内心疑惑着,并把她的感觉告诉石榴。世纬老实告诉绍谦华又琳是他的未婚妻,华又琳要跟他退婚由于理亏所以不敢马上同意退婚,他对青青有是有感情的、对华又琳是抱歉的,他会跟华又琳说清楚,相信华又琳是一位通情达礼的人。

第十四集

  华又琳到学校客串老师博得小朋友的喜爱,小草将她、青青与世纬相遇及到傅家庄的经过告诉了华又琳。世纬在青青逼问之下说出华又琳是他的未婚妻,青青告诉世纬早告诉她,她会走的远远的。世纬告诉青青华又琳是来退婚的,绍谦找华又琳表示世纬爱的人是青青,华又琳告诉世纬也许杨州让世纬不走的原因是青青,而让她留下来的原因则是如诗如画的风景,想暂时留下来校书。青青与世纬又吵架,世纬受不了青青把他想成虚伪的人因而提出分手,又理智的唤醒自己马上跟青青道歉,表示今后会控制自己的脾气。

第十五集

  华又琳告诉青青,她与世纬的环境背景有一段距离,并不配合世纬要青青放弃世纬。华又琳、青青与世纬三人吵翻了,华又琳要押着世纬回北京何家,世纬反问当初来退婚的是她,现在又要嫁给他,原本认为可以沟通才留下她,两人虽不能成夫妻但是可以成为朋友,华又琳骂青青不知羞耻,要将在傅家发生的事发电报一一告诉何华两家的人,在众人争吵不休下,小草车祸造成的后遗症使得头痛,痛的昏过去了。世纬顾忌突然的离去会对夫人造成伤害,想到先请西医治夫人的眼睛看如何再说。夫人不想就医治眼睛。月娘劝青青要能跟华又琳做朋友,青青佩服月娘深爱着老爷却又用能同时服待着夫人,让夫人离不开她,俩人关系如母如姐...

第十六集

  小草请菩萨保佑夫人早日接受西医治疗,愿意用自己的头痛来交换,夫人听到十分心痛小草,终于同意开刀。手术后夫人乃看不见,众人跟着慌起来,医生表示要先适应光线一段时间视力才会慢慢恢复。夫人视力恢复了,看不到元凯却看到一些陌生的人在她身边,夫人伤心的接受她失去了她的儿子元凯,却被世纬叫她一声“娘”而感动落泪。青青告诉华又琳她愿意做小老婆,华又琳告诉她不必如此委屈,俩人可以共同一起竞争。夫人想起她有一个孙女决心找回自己的骨肉。老爷表示曾经有找寻孙女下落但找不着。世纬向夫人表示寒假到了想回家一趟,至于华又琳是无可避免的会同行,青青因此不高兴然而还是答应了。小草知道世纬要回北京却不带着她与青青,情绪激动的头又痛起来了。夫人支持世纬回家看双亲,让世纬感动。夫人准备为月娘与老爷辨喜事,并表示与月娘情同姐妹,以后俩人是平齐平坐。

第十七集

  世纬不放心青青托石榴顾照顾青青,青青做了一个荷包给世纬带在身上,世纬也给青青金链手镯,青青要世纬留在身上做纪念。一行人离开傅家往北京去,半路上遇劫匪财物全被抢夺,华又琳又受伤,驴夫看着心里害怕跑了,众人露宿荒野,边吃着月娘带的馒头边聊着,华又琳聊道自己是独生女,父亲把她当儿子一样教养,自己也将自己的思想、个性训练得像男孩子,而世纬的离家伤到她的自尊心,更使得她父亲的颜面尽失,在家每天面对父亲的难堪和失望,当打听到世纬下落就急着到杨州,想为自己扳回面子。一行人到牙儿村,华又琳身体十分虚弱,世纬拿出青青要他留做纪念的金链手镯典当了,为华又琳找大夫,华又琳问世纬典当之物,视必是重视珍贵之物,世纬表明在捐弃偏见之后,对华又琳有深一层了解,有心与华又琳成为朋友,也请华又琳忘掉那别扭的名份,接受他的友谊。夫人让青青了解世纬解除婚约可能性不大,愿意为了青青到北京何家提亲。世纬告诉母亲他中意的人是青青,请母亲帮他跟华家解除婚约。华又琳告诉母亲世纬要解除婚约,他己有了心上人,然而华母却看出女儿己陷下去了。

第十八集

  青青点出绍谦自己都不明白的感情,他巳经爱上了石榴,绍谦恍然大悟向石榴求婚,两人在双方家长的同意下终于订婚了。世纬要回杨州一趟,表示如困不回去会出人命,然而母亲不放人。约定的日期过了世纬还是没回来,青青想到北京找世纬,老爷、夫人劝青青不要冲动,这并不是正确的做法,青青会被人看轻,青青却熬不过内心的煎熬、思念,因此绍谦主动表示护送青青到北京,一行人青青、绍谦、小草、石榴一起出发。一路上青青是心急如焚,小草不断在路上留下记号给绍文,尽也让绍文追上了,一行人终于来到北京见到世纬

第十九集

  一行人终于来到北京见到世纬,世纬留众人住在家中,青青告诉世纬她心急见到世纬,在拗不过下绍谦同意陪她走一趟,世纬欲将他与华又琳尚未退婚的事向青青解释,青青却要世纬表示不让她走,她就有勇气用最大的耐心、毅力来熬。何母告诉世纬无论多少朋友来家里住都没关系,唯独青青不适合。世纬向父母表示这几个人也是华又琳的朋友、学生,人都十分可爱,物以类聚下青青也是位可爱的人,相处了就知道了。青青向何母表示祇想留在世纬身边,其他的不计较,何母对于青青有这一层的了解,也放心了。绍谦怪世纬为何一直无法将退婚的解决,世纬告诉绍谦,华又琳一边帮他挡双方父母一边自己也陷入情网,所以他才迟迟无法果决的切断。当青青知道世纬与华又琳回北京的路上,华又琳挺身挨了一刀,让青青感动再次向华又琳提出愿意做小。青青要世纬娶华又琳让世纬讶异,世纬告诉华又琳他愿意履行他们的婚约。何母打听到青青当初是逃婚离家的,要将青青交给她哥哥。青青的哥哥看到何家大门大户,马上想攀上何家这门亲。青青的哥哥跟何家要了三百两银子才走人,让青青觉得无地自容。青青告诉小草要离家何家,但也不回传家,至于要往何处去并没有目标,小草吵着要跟青青一起走,两人就一起离开了何家。世纬为找青青到青青哥哥的家,找不到人却被青青的哥哥嫂锼与小草的婶婶搞一笔钱。

第二十集

  延着当初来北京的路往回走终于在路上找到青青与小草,世纬向青青大发一顿脾气,青青却在世纬一番话中发现到自己的不对,表示世纬要赶她走她也不走了,并且要回去做出一番局面给世纬看。青青抢着下人的工作拿来做,何母告诉世纬青青并不是ㄚ头,不须要做这么多,世纬表示下人都是服侍两位老人家,青青藉着抢着做就事也可以了解到两位老人家的习性,这是青青努力用心的地方。青青要下厨为二老做点心,世纬负责采买,做出的点心了老都喜欢。

第二十一集

  华又琳离家十多天了,世纬问华父何时可以迎娶,何父表示等华又琳回来再说。海爷爷回到傅家,知道小草来过,夫人、老爷将这一年中发生的事情告诉了海爷爷。海爷爷告诉老爷、夫人,小草其实是他们的亲孙女。元凯死后漱兰也疯了,朱嫂为照顾漱兰,小草交给海爷爷,海爷爷不能带回傅家祇得交给甥子养。老爷、夫人看到疯的漱兰,及老了的朱嫂,朱嫂却表示她们最不想见的人就是老爷、夫人。老爷表示他完全不知道他们沦落这种程度,不祇要认小草,还要认朱嫂及漱兰,并接回傅家庄住。夫人请求嫂给他们一个赎罪的机会,朱嫂却不接受。老爷发电报告诉世纬,小草是他的骨肉,世纬感受到事情复杂,依老爷的交待祇说找到海爷爷的事,其他不提。小草知道海爷爷回到傅家庄十分高兴。正巧华又琳来告诉世纬她要去法国学音乐,世纬向她的求婚证明她是有吸引力的女人,也让她找回了自信心,因此决心去闯一翻。华又琳送给青青的结婚礼物然是典当的金镯子金链子,令青青讶异不巳。

第二十二集

  世纬表示有必要让小草知道身世,青青却不赞成。海爷爷告诉了漱兰尚活着却没说出是小草的母亲,小草表示听她的故事很久想看一看漱兰,海爷爷想正好看一看漱兰的反应如何。夫人忍不住脱口说出小草是她的孙女,小草以为夫人又糊涂了,从海爷爷口中才证实夫人所言不假。小草找到漱兰,漱兰却疯的不认得小草,祇抱着一个枹头猛说是小草。小草看到自己的母亲变成这样子,心里恨着老爷、夫人,就是不肯喊爷爷、奶奶,并且表示要跟着外婆住,帮着照顾母亲,老爷、夫人为了能照顾小草及漱兰,万般肯求,才使得朱嫂带着漱兰及小草回到傅家。小草对于母亲不认得她十分痛苦,也将这份错怪到老爷、夫人身上,月娘劝小草,小草听不下祇问月娘如何让母亲认她。学校要开学了,小草表示要照顾母亲不去上学了。漱兰又发病吵着要找元凯,小草看的她母亲疯起来连外婆都不认得了,看着尽昏了过去。

第二十三集

  漱兰在吃了药之下病情渐渐稳定,因此建议带着漱兰出门走走,看到一座塔竟然是让漱兰想起跟元凯一起在塔里玩的情形,霎间以为元凯就在身边,就关起塔门挡住外人,在塔里越爬越高,外面的人看着心慌,幸有绍谦把她给救下来,竟然让她想起元凯己死,神智渐渐清醒过来,漱兰认清元凯巳死的事实,也要跟着元凯殉情,小草告诉母亲没有了爹还有小草。漱兰决心一死,不肯吃饭,漱兰又想起要跟元凯私奔离家时的情形,两人一起过着苦日子,那时自己又怀着孩子,知道元凯干不了粗活,自己抢着帮忙干,就想为元凯分担一些,孩子刚出生不久元凯就死了,漱兰呼唤着元凯两人要相守一辈子的事。医生表示漱兰没有求生意愿,打营养针也没用。小草告诉母亲她巳经没有了爹了不能再没有娘,漱兰心软了。青青责备小草不认爷爷奶奶,小草说她看到她娘那么难过就说不出口,现在反而不知怎么办了。小草终于认爷爷奶奶,两位老人家高兴的落泪。学校开学了,小草可以上学去了。

分集:35集版本 23集版本 返回页面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