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圣棱的星光〉以山为背景,主角为一群雪霸国家公园武陵管理站的工作人员,故事叙述这群守护国家自然公园的工作者的挫折、失望、怨恨、期待、狂喜、争吵与懊悔,在四季流转中,山,包容了每个人的心事,也像一面镜子反射了每一个人的本性……

  阿光(杨佑宁饰)与阿星(张大镛饰),一个活泼搞笑爱耍宝,一个温文绅士有礼貌,个性截然不同的两人同时在武陵管理站服环保替代役,也同时邂逅了回山上照顾父亲的哈日少女小蓝。

  晨昏朝夕的互动与相处,让三人心中的情愫日渐滋长,而生活周遭的人情冷暖,也一件件的影响着他们……

  在热爱拍摄鸳鸯解说员陆清(吴立琪饰)身上,他们看见了爱情的逃避与面对同样需要勇气。

  从历经离婚危机的主任(陈为民饰)经验里,他们学会:爱要心口同步,因为,只放在心里的重视,常常会被生活琐事埋到不见踪影。

  而致力保育护樱花钩吻鲑的副主任(张少怀饰),则直接力行了“人因梦想而伟大”的意义。

  还有许许多多怀着不同使命感而留在山上的人,一一用自己的生命述说出属于圣棱、属于高山、属于自然的动人传奇。从管理站主任、解说员、保育巡察员,到年轻的替代役男,他们用他们的喜怒哀乐、爱很别离、冲突矛盾,以及对大自然保育的积极与热情,交织出一段真实动人的生命乐章。

分集剧情:
第一集

  耶诞前夕,哈日少女小蓝(李康宜),急忙赶回山上照顾年老跟人打架跌断腿的父亲,不料途中机车抛锚,小蓝拦下巴士希望寻求援助,遇见在国家公园服替代役的役男阿星(张大镛)。小蓝灰头土脸的回到山上的家,却始终与抗日英雄自居的荣民老爸鸡同鸭讲,小蓝心中悔恨,不明白自己上山为何。

  小蓝巧遇公车上有一面之缘的林妈妈(沈时华),小蓝问起林妈妈为何上山,看着星空,妇人说起儿子(范植伟)爱山的故事。

  林妈妈上山,勾起国家公园管理站的众人忆起去年耶诞前夕,寻找失踪山友的情景。佳节当前,阿星提早收假,逃离母亲与女友的掌控,宁愿山上与副主任鲑爷(张少怀)照顾樱花钩吻鲑;另一替代役男阿光(杨佑宁),却忙着在网上把美眉;主任(陈为民)忙着公事,照旧无法回家过节,陆清(吴立琪)思念山下的儿子,在山上值勤的巡山员阿郎、霹雳马,对拿着猎枪的族人,在禁止打猎的园区,无可奈何。

  蓝父丢掉小蓝的日文CD,大骂小蓝亡国奴,小蓝忿而决定下山,下山前小蓝于游客中心归还阿星手机离开时,却意外看到布告栏上泛黄的协寻林志伟(林妈妈的儿子)公告,小蓝愣住了---

  小蓝希望林妈跟她一起下山,林妈妈却表示每年都要在山上陪着儿子一起过耶诞,藉着亲近山了解儿子,弥补心中的遗憾;小蓝回家看着鼾声大作的年迈父亲,日本CD却已擦拭干净,整齐的放在桌上……。星空下飘起雪,一群在山上的人,在报佳音歌声中各怀心事…

  阿星对主任表达想要巡山的决心与努力,主任决定让阿星跟着阿郎巡山;阿星女友苏珊却上山,跟阿星谈判,两人一起回英国考律师的梦想是否还在,阿星表示希望多一点时间了解自己到底要干什么;苏珊决定等阿星巡山回,听阿星心底的那个声音。不料在园区研究黑熊的张翎(潘美辰),因与向导(游安顺)于追踪黑熊中发生争执,而落单。张翎却在另一次追踪中摔伤,且丢了对讲机与外界失去联络。主任让在山上的阿郎与阿星去寻找失联的张翎。

第二集

  阿光执勤时与美眉瞎扯聊天,与游客发生争执,被主任痛斥惩罚,光还不改本性,小蓝在找工作时,遇见正在倒垃圾的阿光,阿光向小蓝搭讪…..

  阿星在山上与阿郎学到许多面对山的态度,苏珊却等不到下山的阿星,决定离开。

  阿郎靠着经验带着阿星找到张翎。阿星于这次巡山的过程中,找到了面对生命的态度,决定下山回去面对母亲与女友苏珊,却愕然发现苏珊已离开台湾;小蓝准备下山拿回老板积欠的薪水,遇见在车站的阿星,于是邀请阿星陪她壮胆去要薪水。两人都对对方有了多一层了解

  在雪山冰斗雪训的雪训团接到山友求救的讯息,阿宝教练与学员发生争执。雪训团成员拆成数队,教练带着采访的记者与助教上山救援肺水肿的山友,却有两名女学员在黑森林迷路。

  霹雳马被主任要求带着百般不愿上山的阿光巡山,途中得知雪训团学生迷路,带着阿光于白茫茫的黑森林中找人,管理站同时间,阿郎与九孔小队长出发前往雪北救援肺水肿的山友。

  泼皮的阿光跟着第一代巡山员之子的霹雳马,在山林中穿梭,终于找到迷路且失温的嘟嘟与佩君;另一头阿郎九孔与阿宝教练等人在雪地中缓缓的将肺水肿山友运下。

  在山下主任,因陆清休假,逼着不善表达的鲑爷帮忙到游客中心值勤解说,鲑爷焦虑于冬季不稳定的复育池供电系统,日以继夜的照顾小樱。

  霹雳马与在山庄中欲赶走黄鼠狼的山友发生冲突,并看到山友对巡山员的态度,感叹自己代替父亲的脚守护山林的意义,到底是希望多些人上山好,还是少一点人上山好,被霹雳马救援回的失聪女孩佩君,看着霹雳马的沮丧,以自己失聪却喜爱山林的心情安慰霹雳马…

  小蓝回到家,发现阿星偷放钱在她包包里,感到羞辱;另一方面阿星却发现鲑爷昏倒在新复育中心的地板…………….

第三集

  小蓝找到阿星还钱,阿星跟小蓝解释自己的心意,两人有了更深的认识。小蓝对阿星渐生情愫。到游客中心上班的小蓝对爱跟美眉打屁的阿光,没啥好印象。

  鲑爷在医院焦躁不语,引起护士安安(许安安)的注意,送来报纸希望鲑爷多放松休息;鲑爷在报纸上看到封溪行动遭破坏,拔下点滴逃出医院。引发管理站众人的慌乱,阿光与阿星抱怨,不明白众人在山上的乐趣…

  每日清晨不论晴雨都去拍摄鸳鸯的解说员陆清,藉着拍摄鸳鸯弥补婚姻的失和与抛子的自责,却在停电的放映厅,遇到来山上收集大自然声音的初恋男友世轩(苗子杰),范世轩离去之际,命运为他们点燃了一盏灯,在错愕中,这对昔日恋人终于相见,两人对旧情有着同样的眷恋…..小蓝发现两人有着同样的刺青

  安安对值勤中鲑爷的落跑,一半觉得自己失职、另一半是抱着对鲑爷好奇的心情,上山寻找鲑爷。从光、星口中了解鲑爷…

  鲑爷发现摩托车骑士在河床上飙车,破坏河床,试图阻止,却被误为神经病,被众人围殴。同时安安将药物与补品留给星、光转交鲑爷。及时被九孔小队长解救的鲑爷回到山上只在乎小樱的状态,阿星对鲑爷的执着赞叹,阿光却感叹鲑爷不把握在医院把妹并休息的机会。

  停电中,小蓝跟到游客中心逼小蓝下山深造的父亲呕气,父亲希望小蓝不要把岁月浪费在山上,能下山就下山,要不就到果园帮忙;父亲翻箱倒柜的找着大手电筒希望小蓝不要伤到眼睛,却翻出小蓝小时的宝物箱,小蓝儿时在山上的回忆,一一浮现。

  鬼灵精怪的小蓝发现陆清雀跃的心情,两人对着爱情有着新的解读,小蓝决定把握机会跟阿星示爱,不解风情的阿星让小蓝失望,阿光却对小蓝频频示好

  陆清带着世轩到在熟悉的山林溪间,收音拍照;谈起因误会分开的原因,两人却都因大自然,人生有了新的转变;陆清讲起婚姻与儿子,世轩舍不得陆清如此逃避与不快乐,希望陆清能跟他一起下山,惹恼了好强的陆清,互相熟悉的两人翻起旧帐大吵。

第四集

  世轩拿着一个录音笔给主任转交陆清;陆清在溪边扭伤腰,遇到在菜田打零工的阿郎哥太太春花(柯淑勤),春花希望陆清对阿郎隐瞒怀孕9个月还出来打工的事情。在巡山的阿郎跟霹雳马与阿星许愿,希望能够在春花第三次生产时,能陪在她身边。霹雳马却担心的疑患老年痴呆症的父亲。

  阿光与小蓝看着失魂的陆清,小蓝急着想帮忙,逼迫阿光去挖在垃圾桶被陆清丢掉的录音笔,两人手忙脚乱的搅和着,陆清终于听到世轩希望能复合的告白

  阿光的以前女友,时髦火辣的小柔(杨千霈)山上来找阿光,小蓝看着小柔对阿光的亲昵,与娇嗲有点不是味道,却意外听到两人谈话--小柔怀孕了。小蓝不小心将此讯息告诉到处找阿光的主任,主任要放阿光婚假,阿光傻眼…小柔原来怀的是阿光好友阿强的孩子,挣扎着是否要嫁给阿强。小蓝后来从小柔口中,得知外表不羁的阿光,有着被父母抛弃的阴霾

  阿星终于看到圣棱线,他不禁赞叹造物者的奇妙与圣棱的壮观庄严。霹雳马、与阿郎向阿星解释泰雅族男人爬圣棱线的意义。

  春天的山间,雷声频繁,乌云布满整个天空,陆清忍不住以对讲机传呼在山间收音的世轩,离开危险山区;世轩问着陆清是否听见录音,陆清无语。

  霹雳马急着赶下山,怕耽误带父亲去看医生的时间,阿郎劝阻待雷停大家一起走。霹雳马坚持先离去,不料一阵雷响划过山里的宁静天空,霹雳马被雷打中躺卧在山头中不省人事。

  春花在田间工作却破水,蹒跚的走去求援…..

  阿郎与阿星急忙将霹雳马背回山屋急救,终于将失去心跳的霹雳马救醒;主任等得知讯息,救援行动展开,可是云层太厚,直升机一直在空中盘旋无法降落救援,心急如焚的阿郎背着霹雳马往停机坪走去,却得知春花急产在游客中心

  游客中心紧急封馆,阿光、鲑爷都被叫来接生。慌乱的众人却被坚毅勇敢的春花指挥若定,春花终于生下孩子。

第五集

  管理站众人精疲力竭之后,对女人母亲角色引发不同感想;陆清走出游客中心遇到世轩,陆清感激世轩的提议,但告知自己目前的心情无法再爱,结束了短暂却激情的相逢。

  小蓝终于鼓起勇气邀约阿星,陪她上山寻找当年母亲给她的宝物,并把寻到的幸运手链给要与阿郎哥上山替霹雳马祈福的阿星带着,引发到小蓝家刷油漆想让小蓝开心的阿光醋意,也跟着郎与阿星上山,其实阿光是穷于应付帐务管理公司的讨债,不敢放假下山。

  阿星不悦于母亲(刘瑞琪)的不先告知,就上山来找他,执意跟着阿郎上山,主任理解阿星的心情,并不强迫阿星,没想到星母却带着立委哥哥(倪敏然)上山来对管理站施压,希望不要让阿星再上山。

  鲑爷简报目前复育樱花钩吻鲑的情形,立委却对复育的成果产生质疑,立委觉得这是一件浪费国家资源的事情,鲑爷愤而顶撞立委后离去,护士安安的来访刚好安慰着鲑爷,两人在溪旁聊起自己的心情,安安钦佩鲑爷的执着,鲑爷封闭的心也被安悄悄打开…

  阿光在山上担心着从小养育自己阿公被讨债公司的人抓走,心不在焉的差点害阿星失足,被阿郎痛斥,却无从解释。阿光情绪极为不平,正面挑衅家境富裕的阿星,二人在冷峻的森林间,起争执扭打成一团。

  在管理站没见到阿星的星母,失望的在农场走着,看着在草地上踢球的一对兄弟,却心神混乱的昏倒了;被救醒的星母在游客中心已错乱,以为看到阿星死去的哥哥,众人帮忙星母与阿星联络,阿星却不想再跟控制欲强的母亲在对讲机谈私事,急着关掉对讲机;星母却在对讲机那头失控的喊着星父有外遇…

  小蓝遇到时髦的游客对自己制作的项链与彩绘指甲有兴趣,到饭店中想多赚点钱,却被饭店员工误会来援交…

第六集

  阿郎带着星、光来到群山间祭拜祖灵,希望两人珍惜身体,真正的男人是会爱惜生命,因为有责任在身上;并来到泰雅族的圣山-大霸尖山,告诉两人传说对着大霸尖山喊着心爱人的名字,梦想就会成真,阿光脱口而出小蓝的名字。阿星对着圣棱线大喊等他来。

  暑假来临,山上众人忙着;主任忙着在台风来临前,将新复育池的工程竞标完成,主任对繁琐的公务程序气馁沮丧,还要强颜欢笑应付络绎不绝的访客

  鲑爷带着阿光与阿星赶在台风前疏通河道,希望在土石冲刷的风雨中,小樱能有避难河道可躲避浑浊的河水。鲑爷对即将来临的台风忧心不已

  小蓝趁休假跑到果园,希望在台风来前,帮着父亲抢收水果;却发现父亲的腿已经好了,小蓝气愤不已,责怪父亲为什么要让她疲于奔命,父亲还是老话叫小蓝下山进修,小蓝气急败坏的骂着父亲没人要理,父亲愤而打了小蓝。

  阿星打电话给母亲,发现母亲的捐钱给管理站,施压不让他再上山;阿星了解国家公园的难处,又痛恨母亲,对自己的箝制,痛苦矛盾的阿星遇到在路旁哭的泣不成声的小蓝,两个年轻人互相安慰着彼此的伤口。

  在山上脱口而出喜欢小蓝的阿光看到小蓝追逐阿星的身影,第一次正视自己的感情,却不敢说出,因为正被讨债公司逼得喘不过气,准备逃离山上,屡被主任不经意的拦下…,发奋图强开始找人帮他买乐透

  已发布海上台风警报,小蓝回到果园帮父亲,小蓝父亲焦虑的希望能将水果送下山卖,阿星要下山帮管理站采买,两人在风雨前一同上路

  身为果农之女的小蓝,对于阿星这个有钱人降价卖水果,十分不谅解;风雨的山路上,小蓝叨叨的念着在对风雨的恐惧与讨山生活的无奈。

  陆清在风雨中纪录溪水爆涨的情形、主任应付总管理处的山友名单清点,对无法陪在妻女身旁度过台风,赶到迷惘;阿郎与霹雳马带着家人迁到避难所,以防随着大雨来的土石流袭击。霹雳马决定跟着阿郎回到管理站报到。鲑爷看着天,守着亲手复育的小樱不肯撤离。

  小蓝回到家中却与阿星看到,在强风大雨中维修小蓝家屋顶的阿光………

第七集

  阿星嘲笑阿光没种告诉小蓝自己的心意,阿光却说自己在山顶是随便喊喊的….

  阿星带着备用油到复育池帮鲑爷,却接到情绪不稳的母亲打来的电话,阿星敷衍着母亲的关心,匆忙挂电话;星母寂寞的在风雨中,守着空旷的豪宅喃喃念着找不到星父。

  讨债公司的黑狗、菜圃因为催债的进度耽误,冒着风雨上山找阿光,途中遇到土石流,二个大男人受困游客中心,被巡逻的九孔发现。

  小蓝却因焦虑忙碌的一天又淋风雨而病倒,蓝父焦虑不已

  阿星冲回管理站告知众人,鲑爷却不肯弃小樱离去,旧复育池被溪水冲刷,岌岌可危。主任带着众人将以几近崩溃的鲑爷带回管理站

  阿光欠债的事情终于爆发,主任义薄云天的帮阿光还清债务,引发管理站众人除阿郎的帮忙,阿光深受感动。阿光探望生病昏睡中的小蓝,默默的告诉小蓝与自己要加油。

  台风过后,满目疮痍,复育池被冲毁,复育成果付之一炬,主任忙着带领大家拯救仅存却适应不良的小樱,连黑狗与菜圃也在停电路断的情形下,加入帮忙,而鲑爷却承受不了打击,形同走尸,完全放弃。主任接到老婆(杨丽音)求救的电话,却放不下山上的工作,无法下山,主任老婆愤而摔主任电话。电来了、路通了,阿星却接到母亲自杀的讯息,满心自责的阿星,心急如焚的开车下山。

  阿郎决定带着春花与孩子下山,春花明白阿郎的舍不得,阿郎不愿看春花偷偷打听都市教育的种种,一对爱山的父母为了孩子,决定下山闯闯。

第八集

  主任再也找不到老婆,鲑爷还是行尸走肉,决心振作自己的阿光与陆清忙碌着管理站日常的工作。主任收到妻子寄来的离婚协议书也变成木头人,再也听不到任何管理站的电话声音,却唤醒鲑爷注意,发现一向挺他的老大已经变了。

  阿星守候在医院照顾母亲,为了稳定母亲的情绪,决定顺从母亲心意好好读书,退伍陪她回到英国。

  陆清前夫孟凡(林健寰)带着儿子小杰上山,他们即将移民到上海,陆清带着小杰一起准备星光电影院,把握陪着儿子的最后几天。

  小蓝一心学着泰雅族母亲做的幸运手链,送给阿星当生日礼物替他祈福,阿光忍不住吃味,硬亲小蓝,惹恼小蓝。蓝躲进厕所,对自己被亲的反应不解,打电话给阿星,阿星却忙着照顾身心状况都不佳的母亲,无心回应小蓝。

  鲑爷气喘吁吁的追着突然不顾一切往山上走的主任,两人在溪边停了下来,主任感叹自己爱山的工作,却忽略家人的重要,鲑爷则说起自己害怕分离,因为不敢面对失去的记忆,两个执着的男人在山水的见证下听见自己心底的声音。却在台风后的溪中看到小樱的身影,两个大男人高兴的在溪中狂喜呐喊。

  陆清与儿子小杰看着杰从小到大的照片回忆,杰儿时的种种;杰却提及为什么没有一家三口的合照,陆清决定在儿子到上海前给儿子早该完成的礼物

  主任被大家赶下山去救婚,忙着在部落张罗星光电影院的众人,被愤怒的原住民青年今辉(宋少卿)斥责,原来今辉想回到部落为族人尽力,却因个性太冲而屡受挫,惹得牧师父亲头痛不已

  星光电影院现场,陆清拥着小杰看天上的星座密码,阿星看着星星希望能为母亲找到快乐星座,阿光却将自己的星座好友猎户座的腰带送给小蓝当守护神,小蓝像收到心电感应般,走出门口看着猎户座的流星许愿。

  鲑爷打电话给安安却找不到人、阿郎带着辞呈到管理站,众人却不敢告知山下的主任,主任回到家中,面对寒冰般的妻子慧玉百般讨好,女儿宝贝夹在中间,抒解尴尬气氛。

  阿星日以继夜的紧绷精神读著书,身边的阿光小蓝都想帮着阿星放松,无奈阿星心无旁骛只会读书,但是情绪却日渐焦躁。小蓝鼓起勇气想请阿星重新思考,阿星却恍如不见……

第九集

  阿光知道小蓝的心意,决定成全小蓝与阿星,与蓝成为无话不谈的好友。

  主任老婆慧玉对几年来始终不关心自己与女儿的主任失望,不要这样的婚姻坚持要离婚,主任藉着大吵听到妻子的孤寂心情。

  小蓝偶然间从陆清那里得知宽尾凤蝶及凤仙花的照片,拿来当作服装设计的灵感,整夜不眠的画了两张满意的设计图,却得不到阿星的赞美,阿光偷偷的把设计图放到网路上寄给许多设计公司,并鼓励小蓝到台北学服装设计,小蓝却放不下父亲;小蓝却因父亲不小心看到自己写给阿星的心情而恼羞成怒又与父亲大吵一架。

  蓝父决心离开待了几十年的家,途中遇到阿星,却让阿星误会小蓝不体恤老父。阿星到游客中心将小蓝骂一顿,小蓝气得叫阿星管好自己,急着跑回家,自责自己赶走父亲的小蓝,脑中空白的一路跑着,一直在旁守候的阿光骑着摩托车,拦下焦虑的小蓝,带着她回到家中。慌乱的小蓝只急着哭,阿光帮小蓝确定蓝父的踪迹去向。阿光对不谅解小蓝心意的阿星十分不满,回到游客中心,痛骂阿星,两人扭打被小蓝与陆清拉开,两人当着小蓝的面直说谁该爱小蓝,小蓝尴尬的痛斥两人跑开。

  主任决定想办法调离山上,却接到阿光电话请求主任到荣民之家探望蓝父,主任理解蓝父为小蓝着想的心情,回到家中看着妻子越来越多的白头发,希望妻子再给自己一次机会。

  陆清与鲑爷从溪边回管理站,却听到今辉与九孔、阿郎等人的争执。今辉不满族人的陷阱被拆,九孔重申国家公园警察执法的立场,今辉却质疑阿郎出卖族人的企图,陆清不同意今辉的说法,与今辉起冲突。

  今辉在溪边看到鲑爷补樱花钩吻鲑的种鱼,两人再起冲突,鲑爷带今辉看他努力复育的小樱。鲑爷表示小樱就像濒临丧失自己文化的原住民一样。今辉回部落却看到落单的陆清被喝醉的族人攻击,今辉解救,却不获族人谅解;今辉与陆清却在一路重新了解彼此。

第十集

  阿郎与霹雳马,在劝导游客森林防火的重要时,阿郎却发现自己忘了每年的防火救灾演习,希望主任能够让他做完这个任务,主任了解阿郎为了家人的努力,也无奈于爱山的人纷纷离开山上,主任看着早开的樱花感叹,没有勇气告诉鲑爷与陆清,自己离开的决定。

  阿郎认为父母应该给孩子一次完整教育的机会,承诺着将来能多陪春花与孩子,与春花许诺将来孩子大了要一起回来,反正山都在。

  阿光收到MAIL有设计公司对小蓝的设计图有兴趣,阿光鼓励小蓝下山去找蓝父,还可到服装公司面试,小蓝感动阿光为她的付出。阿光送小蓝下山搭车,阿光叨叨的念着小蓝该注意的事情,小蓝却脱口而出要光照顾自己,光终于看到小蓝的心意,两人面对分离,依依不舍….

  阿郎带着阿光准备防火演习,鲑爷接获通报说山上茶园有火灾发生,阿郎等人前往山上救火,阿光看着阿郎阿星远离的背影决定踏上捷径。阿郎赶到,见到阿光先到达火场而带来的灭火器都是过期的,阿郎把阿光臭骂一顿,三人急忙的将还没蔓延开的火势扑灭,阿郎决定让阿光与自己留守,阿光叫苦连天却只得认命。

  小蓝获得设计师的青睐,希望有天分的小蓝能山下多接触流行资讯;小蓝找不到父亲,却看到新闻,山上大火,联络不上阿光,焦虑的冲回山上。

  大火蔓延着。

  阿郎忙着赶上山救火,却发现阿光一直没追上,回头去找阿光。阿光还是又走了捷径,此回却迷路了,被浓烟呛得昏头的阿光,不慎摔下山谷,体力几近透支的同时,阿郎将阿光救起。阿郎气急败坏的骂着阿光从小就不懂事,才会让父母亲弃他而去,就愤而丢下阿光往来路走去。此话重重伤了阿光,阿光走着走着却挂念着阿郎受伤的脚,决心回头去找阿郎哥,却发现阿郎的镰刀掉落险峻的山谷,遍寻不着阿郎..

  阿郎的生命意外的结束于他最熟悉的山上,所有人都不敢相信,阿光从那天开始也再没有说过话,游魂似的在都市中游走。直到阿公帮阿光收惊,阿光才情绪决堤的抱着阿公痛哭。

第十一集

  阿星的母亲也因为火灾上山来,紧盯着阿星怕他出事,却对山上发生的种种视若无睹。告别式上,众人难掩悲伤的情绪,春花却带着孩子坚强的面对一切;星母紧迫盯星的所作所为,让阿星情绪崩溃,对母亲咆哮,希望母亲不要再用自杀箝制身边的人,只会逼走身边的人,星母被阿星的激烈反应吓到,在陆清的安慰下,终于面对自己个性上的缺失。

  小蓝决定下山去工作,终于在路上拦截到游魂一般的阿光,告白自己喜欢阿光,要他不要再躲避,阿光却自责自己的过失,不为所动的离开,小蓝看着阿光的离去的背影在街头啜泣。

  霹雳马、阿光和阿星不约而同来到阿郎生前最喜欢的火烧大树前,思念着阿郎这位不死的勇者。霹雳马说起生前阿郎曾说过,希望自己死后骨灰洒在圣棱线上,能够永远守护这片山林,随着风声吹起,三人心中皆有了新的目标—

  主任发现鲑爷与陆清、霹雳马等人早已知道自己想下山的打算,鲑爷认为追求家庭的圆满,是每个人的期待,不能勉强,管理站众人在整理阿郎遗物的同时,心又渐渐凝聚起来。星妈情绪渐渐平复,决心不再阻止阿星上山,要放手看阿星飞。阿光到春花家向春花忏悔,小蓝高兴阿光勇敢的面对自己,两人就着昏黄的灯光,说着未来—

  阿光阿星及霹雳马三人带着阿郎的骨灰及保佑,一同爬上棱线,将阿郎的骨灰洒向天际,三人向阿郎哥道别,在天与棱线间欢呼跳跃,他们叫着笑着,不知何时泪水已经爬满他们的脸庞-----圣棱的星光,其实正是生命经过了淬练与洗涤之后,来自内心深处那感动与感激的泪光---

  山与人之间的故事,将一直持续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