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朱文全自幼已对“十兄弟”的故事着迷,希望兄弟姐妹如剧中人一样团结一云雾,生活的开开心心。虽然他的父亲早逝,但凭着母亲曾楚燕的乐观及坚毅意志,终把朱文全四兄妹抚养成人。朱文全为了减轻母亲的工作,不但继承父业,以特种行业--批脚甲为生,更肩负起家中大小事物。

  二弟文佳与女友吴倩仪婚后搬入朱家同住,但因生活习惯不同,最后夫妇二人决定搬出外住,朱文全为了弟弟的幸福,虽百般不愿他们外迁,但仍把自己为结婚用的多年积蓄资助了二人买楼,因此令自己与女友莫丽萍的婚事遥遥无期,莫丽萍因此对朱文全完全失望,一怒之下离开,到国内工作,最后更另结新欢,与朱文全的一段感情即随风而散。

  三弟文安往主兴之所致,鲁莽行事。一次因收养一头流浪狗而兴开设狗场念头,朱文全感到朱文安热炽之情,便与家人合力助之。至于四妹文慧为一积极的事业性女性,偶因工作关系,得以搬进豪宅,离家暂住。曾楚燕见子女相继搬出,又恰逢家乡遇上水灾,热心的曾楚燕决定把大屋卖掉并所得的金钱捐出赈济家乡的水灾,朱文全因此被迫租屋而住,曾楚燕则往狗场投靠朱文安。

  可惜朱文安管理不善,狗场生意日益亏损,最终也被迫将狗场关闭。只好另觅居所,但又因业权问题,无可奈何之下只好与原住客林静旋同住,起初三人不时发生磨擦,其后得朱文全排解纠纷,关系日渐改善,更因机缘巧合,林静旋与朱文安合开设了一个花场。

  朱文慧积极工作,与家人渐渐疏离,朱文全亦难与她见面。此时朱文慧结识一家富家公子,但其父母不满朱文全职业低微,诸般藐视,朱文慧虽想嫁入豪门,但仍断然拒婚,此事令朱文全甚为内疚。随后朱文慧更遇上骗子把所有金钱都骗去受到连番打击的朱文慧一蹶不振,在最失望之时幸得到朱文全和家人不断的支持和开解,终于能够重新站立起来。

  至于文佳夫妇二人因供楼而节衣缩食,弄得生活沉闷无味,夫妻关系日趋冷淡。这时文佳在外遇是沈圣瑜二人志趣相投,很快便成为乱。吴倩仪的母亲的姐姐误会他们有不寻常的关系,故催促倩仪与文佳离婚,当朱文全悉知二弟婚姻出现重大危机,便马上极力挽救,但仍然无法使二人和解,令朱文全烦恼不已。其后文佳发现倩仪有了身孕,再找倩仪重修旧好,更往医院日夜相陪和呵护照顾,倩仪终于答应与朱文佳复合。

  朱文安经营的花厂再次失败,但原来在此期间朱文安与林静旋已互生情愫,成为情侣。朱文全见状也稍感安慰。在朱文全以为自己与感情结缘时,却结识了住在花厂附近的方瑶铃,虽然方瑶铃与其上司洛志冲仍是情侣,但二人因工作压力,濒临分手边缘。经过曾楚燕的鼓励后,朱文全重新开放自己,鼓起勇气,再闯情关,向方瑶玲展开追求。

  朱文佳、朱文安、朱文慧经过一轮风雨之后,终于明白到亲情可贵,更体会朱文全对家庭各成员的重要性。另一方面,朱文安与林静旋再次合作钻研茶道、开办茶馆,最终取得成功。最后,朱文全把各人重新团结起来,继续实现“十兄弟”的梦想。

分集剧情:
第1-6集

  清晨时分,朱家长子朱文全一早起床把家务打理妥当,准备早餐给家人,怎料朱文全出外片刻,朱文全家人已吃毕早餐四散而去……这就是肥仔妈咪的日常生活,当然还不止这些。一会儿,朱文全便接到朱文慧的电话,说忘带文件了,要朱文全马上送去……

  可想而知,之后的麻烦接连不断,但到底是怎样的麻烦,肥仔又是如何应付的呢?那就请你接着往下看吧。

第7集

  文全大受打击,欲向家人、朋友吐苦水,众人却不在意,过后,家人终知道莫丽萍之婚事,欲开解朱文全,不果,朱文全知道大家苦心安慰自己的好意,终能收拾心情。

  朱文全想通一切,主动帮莫丽萍、阿冈办婚事,期间朱文全目睹阿冈关心爱护莫丽萍之处远胜自己,承认莫丽萍选择完全正确,莫丽萍要求朱文全担任主婚人,朱文全欣然答应。莫丽萍大婚之日,朱文全默默替其祝福。

第8集

  文佳返书店工作,见沈圣瑜只为觅职而没有进餐,表示关心,可惜沈圣瑜态度冷淡,文佳返家时遇见沈圣瑜不适晕倒,文佳便送沈圣瑜回家,因而结识瑜父,才知其母患有肾病,瑜父没有工作,弟弟仍求学,只有沈圣瑜担起整个家;启在瑜父相求下,二人合作开面档。

第9集

  瑜父经营面档,生意很好,沈圣瑜为此对前景充满希望。文佳返家见家中无人收拾,与倩仪相见的时间甚少,很是失落。倩仪误会文佳与沈圣瑜之关系,文佳为此努力解释,只是得到倩仪暂时的信任。文慧于聚会上遇到荣超,而被猛烈追求,文慧无动于衷。其后,文慧发现阿基之落魄,便出面相助,阿基感激,误会文慧对其仍未忘情,但文慧帮阿基只为友情,并无他意,后文慧洒脱离去。

第10集

  在面档目睹文佳、沈圣瑜在一起,倩仪更坚信文佳对自己不忠,决定搬回自家,文佳屡劝无效。荣超追求文慧,文慧向朱文全求助,希望朱文全能出面令荣超知难而退,朱文全得悉荣超学识人品俱佳,更发现荣超父亲与朱文全父亲乃师兄弟,反而提议文慧与荣超作深交,文慧气急,最后只有亲自拒绝荣超,荣超大受打击。

第11集

  倩仪决定办理离婚手续,朱文全劝文洼再找倩仪娩回婚姻,但遇阿梅阻挠,最终也未能改变倩仪的立场。办理分居手续当日,朱文全一家久侯仍来见倩仪出现,大感疑惑。原来倩仪因不适入院,更发现已有身孕。倩仪错愕迷乱之余,决定暂停办理离婚事宜。文佳等得悉一切,皆惊喜万分。

第12集

  朱文全得悉倩仪怀了身孕,立即陪同文佳去探望,但却遭阿梅、阿翠劝阻,曾楚燕从中周旋。倩仪终肯与文佳见面详谈。倩仪态度坚决,文佳失望而回。沈圣瑜得知文佳、倩仪离婚,自感应负部分责任,于是主动找倩仪解释,倩仪见沈圣瑜亡夫遗照,知悉对三人是有所误会,文佳不顾辛劳,日夜接送照料倩仪,倩仪开始有所感动,对阿翠再三催促办理离婚之事一再拖延。

第13集

  眼镜店开张在即,朱文全终于找到阿冈,好言相劝之下,阿冈终于明白过来,与莫丽萍和好,并为自己的鲁莽行动向朱文全道歉,一切误会得以谅解,眼镜店如期开张,生意兴隆。倩仪兼职公司的老板早产,幸而倩仪在场悉心照顾,终令婴儿安全出生。倩仪眼老板娘夫妇作为父母的喜悦,大为感动,又见文佳真心真意对待自己,对于离婚一事,已逐渐淡忘。

第14集

  文安不善经营,狗场陷入经济危机,朱文全苦苦相劝,文安才忍痛把小狗卖出,虽可暂解燃眉之急,但朱文全却为此伤心不已,茶饭不思。

第15集

  文佳不分昼夜照顾倩仪,终熬出病来,倩仪感动。反过来照料文佳。二人和好如初,对未来的生活,充满希望。狗场泥足深陷,债主临门,朱文全苦无对策,惟有劝文安结束狗场生意;文安虽万般不愿,但终也别无他法,惟有把狗场廉价出让。文安依依不舍,与哥顿等众狗双双拥抱话别,场面伤感。

第16集

  狗场失败后,文安便与林静旋一起搬回朱文全家住,文安深感沮,林静旋看在眼里,仍常陪文安到外散心。某天,二人经过寿司店后,竟有了做人的信心,文安决定向此行业发展。某天朱文全上门替客批脚甲,认识了方瑶玲的爷爷,二人一见如故,谈笑甚欢。朱文全不小心打破了方瑶玲心爱的公仔,几经辛苦才找到同模样的公仔,正欲把此公仔送回给爷爷,竟在大厦门外与方瑶玲遇个正着,朱文全手上的公仔应声而碎。

第17集

  方瑶玲不小心打破朱文全的公仔后留下名片给朱文全,朱文全无奈地接名片。翌日,朱文全到方瑶玲家和爷爷下棋,竟巧遇方瑶玲,才知道一切都是从打破了对方的公仔而起,二人结成好友。有人向文慧说出赵竞兴的过去,文慧听罢半信半疑,便向赵竞兴质问,赵竞兴直言不讳,文慧伤心难过,决定与赵竞兴分手。朱文全、文全发觉文慧终日愁眉苦脸,追问之下才知文慧为赵竞兴之事而不快。朱文全、文安向赵竞兴质问,文安更向赵竞兴动武。

第18集

  文慧因赵竞兴这事与朱文全闹翻,便找文佳收留。朱文全见文慧仍未返家,大为紧张。文慧极力争取独自在外居住,遭朱文全反对,二人因此再起纷争。文佳、倩仪调解无效,兄、妹几乎反目,最后,朱文全无奈答应文慧搬出。

第19集

  朱文全希望文慧日后所住的地方能在自家附近,所四外为文慧找新居,反而令文慧不满。文安无意中从林静旋口中得知茶馆生意兴隆,文安乘机要林静旋介绍入馆工作。最后文安也能在茶馆工作,更欲向同事偷师,学冲珍珠茶,但同事坚拒把秘方外泻,文安无办法,向林静旋吐苦水。林静旋为文安而约阿雅同事,欲乘机夺取秘方,可惜失败,反引起文安误会,以为同事与林静旋交往,妒忌之下,文安在同事前中伤林静旋,令同事对林静旋不满,对文安感激。

第20集

  阿雅欲对林静旋施以轻薄,并指出从文安口中得知林静旋曾当吧女,为人随便开放,林静旋即找文安理论。朱文安向林静旋道歉。林静旋初时不为所动,及后得知文安因不忿阿雄打林旋主意,才说林静旋乃坏女子。林静旋得知文安好意,最后原谅了他。文安满腔创开珍珠奶茶之热诚,林静旋更肯从旁协助,二人合力创出中式奶茶,得顾客热烈欢迎,生意大增,文安等人感到鼓舞。赵竞兴得知文慧尚未觅得新居,乃将文慧当日极喜爱而由赵竞兴最后购入之住宅转售予文慧,文慧大感欣慰。

第21集

  文佳陪倩仪往医务所做例行检查,知胎儿略有不稳症状。时二人得知阿翠、阿新闹翻,乃前往劝解。不料调停期间,倩仪遭阿翠、阿新意外撞伤,送医院得知胎儿矢折,大感悲痛。赵竞兴在股市损失惨重,极为失意。文慧安慰赵竞兴之时,与赵竞兴发生超出友谊的关系。文安告知林静旋有关扩展奶茶业务之事,二人兴奋忘形,互相拥抱,暗暗有心动感觉。

第22集

  赵竞兴公司职员说赵竞兴于股市亏损过多,财政出现极大问题,文慧知道后担心不已。赵竞兴却表现轻松,更带文慧同赴股坛巨头之约会。约会中赵竞兴为奉承众巨头而赌钱,最后又输掉上笔钱。文慧不认同赵竞兴的做法,二人有冲突。

第23集

  文佳发现倩仪暗中收藏为孩子出生准备之衣物,推测倩仪对流产事仍未忘怀,文佳再次为倩仪担心。朱文知道文安出手打阿有之事,命文安向阿有道歉。不料文道歉之余,无意中向阿如说出阿有曾有轻薄林静旋之心,阿如大怒,与阿有冲突,混乱中却误伤文安。朱文全林静旋送文安去医院急症室,幸好并无大事。而且遇上方瑶玲也送爷爷至,朱文全关心帮助方瑶玲。曾楚燕等千方百计想打听朱文全与方瑶玲的关系,但朱文全只表示是朋友而已。方瑶玲约朱文全到家中吃饭作谢,同时也约了骆志冲来一起吃饭。但骆志冲失约,方瑶玲大感不悦。饭后,方瑶玲送朱文全离开,却遇上迟来的骆志冲。骆志冲、方瑶玲发生口角,不欢而散。

第24集

  骆志冲欲使方瑶玲开心,毅然放假一天,陪方瑶玲游玩。当日更把手提电话关掉,岂料因此而损失了一单大生意。红茶馆开张在即,文安终向其道出爱意,二人暗中拍拖。岂料此时曾楚燕却有意收林静旋为契女,文安虽反对,但林静旋却欣然接受,曾楚燕更因此知道二人之亲密关系。文慧得知有人中伤赵竞兴,当文慧苦心向赵竞兴说明一切时,赵竞兴却不但不理会文慧的忠告,更大量进货。文慧、赵竞兴为了此事而起争辩。翌日,当文慧返公司  的时候,竟收到赵竞兴所买股票已停牌的消息。

第25集

  骆志冲正式向方瑶玲求婚,方瑶琢大喜。爷爷为使方瑶玲日后能过着二人世界的生活,便向骆志冲查问有关老人院之情况及要求骆志冲陪其往老人院去一趟。而此举则被方瑶玲误会骆志冲婚后不欲与住,大为激动。骆志冲、方瑶玲为此事闹至不可开交,方瑶玲最后一怒而去。文慧终找到赵竞兴,原来赵竞兴已在股票上输掉一切。文慧无奈回家向朱文全借钱,但朱文全知事后大怒,怪文慧不应信任赵竞兴。文慧有感朱文全见死不救,并对赵竞兴一直有偏见,愤怒离去。

第26-30集

  阿有老来得子,开心兴奋,文佳、清仪也再次怀孕,喜出望外。

  骆志冲苦苦纠缠方瑶玲,并冲出马路,以行动来证明对方瑶玲的爱;方瑶玲大惊,不顾一切扑出救骆志冲。经此生死考验,朱文全明白方瑶玲、骆志冲是互爱对方,好言相劝,终令二人和解复合。

  朱文全为方瑶玲任主婚人,再一次挽着新娘步人教堂,但新郎却又不是自己……

  朱文全一家得王世联帮助,终可买回旧屋,文慧感王世联真心意,开始接受王世联。众人在旧屋聚首一堂时,一位漂亮姑娘出现朱文全面前,原来她是骆志冲之妹,对朱文全甚有好感,令朱文全重燃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