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主要剧情讲女主角瑞希为了见因为看其跳高而一见锺情的的佐野泉,女扮男装进入泉所在的男校就读。并且与泉同一宿舍,结果第二天就被泉发现是女生,但泉并没作声,而知道瑞希的真实身份的还有保健室的校医梅田老师(男同性恋)。而同学中津秀一也喜欢上瑞希,因他不知其为女生,还一直以为自己喜欢上男生而苦恼(非常搞笑的一个人物)。

  故事就是在这样情形下展开,女扮男装的瑞希面对各种各样的挑战:一开始是得知泉不跳高了,後来是受到欺负,再来是哥哥从美国来看她(瑞希是瞒著她哥进男校的)……总之非常好玩的故事。

  中条比纱也的这部《偷偷爱著你》,乍一看名字,实在是为纯情的弟弟妹妹们编织的又一个恋爱游戏。虽然事实上也的确是二男一女的老套爱情戏,但能位列排行榜第二名,不可否认拥有一定的迷人魅力。待拿到手看了第一本,便不禁连著追了下去。

  远在美国的瑞希到日本渡假时,看到佐野泉在一次跳高比赛裏的优美姿态和一种对跳高执著的精神,就深深地被他所吸引。於是瑞希说服她的父母,只身一人来到日本,为了能更加接近佐野泉,瑞希忍痛把一头美好的长发剪掉,化妆成男孩子,来到佐野泉就读的高中——樱开学园。於是,同性恋梅田校医、单纯率性的中津、虚荣好色的南波学长等等人气角色纷纷倾情出演,瑞希危险的男子学校生活就此展开!

  充满青春气息的校园故事,轻松得几乎不用动脑。洋洋洒洒的十二卷,是在十八分的愉悦气氛中读完的。中条对主线的拿捏实在是随心所欲,节奏也张驰有度。不仅尽是养眼的视觉系男生,还有与情节互为表裏、俯首皆是的插科打浑。明亮可爱的彩图配色、个性鲜明的人物设定、轻快跳跃的校园恋曲、随意夸张的搞笑功力,能够为众多读者力捧,也不是吹的哟!

  其实这样一个并无多少新意的故事,在中条的笔下竟能别开声面地热闹起来,首先是老套的女扮男装卖点啦。好在聪明的中条,让瑞希的女性身份在一开始便被泉所察觉,从而使故事後面的发展进入了“幸好他没发现”与“其实我早就知道”的翘翘板式阶段,而乐此不疲地持续进行著男生和女生间的游戏。

  其次不仅是因为立体而丰满的人物塑造,还需归功於灵活的分镜构图和恰到好处的情境处理。清新乾净的画面带给人舒适的视觉效果,也是加分点哦。但若是细看的话,会发现中条原来是个典型的重人不重景的懒惰家夥!一个个美型人物背後的景物,大都草草处理,仿佛力不从心的样子。整页的面部特写和人物造型占了大半江山,这才明白中条何以能用一天十页(吓!)的飞行速度完成画稿。幸好活跃的情节弥补了这一缺陷,甚至令许多人根本未注意到简而又简的环境描绘。看来,中条还不是一般的狡猾走运呢!

  大概近年来,太多沉重的救赎主题和颓废的叛逆情节已使人眼前一片漆黑,在末世情结或多或少开始令人感到厌倦时,真实生活中那些巨细无遗的小品,便显露出了可爱的一面。无需太多的反思,也没有密布的悬迷,只要开心就好了。这也许就是中条这部大作可以让人不亦乐乎地读下去的成功之处吧……

分集剧情:
第一集

  卢瑞莃为了见到自己所喜欢的跳高偶像左以泉,一个人从美国到台湾,女扮男装、就读他所在的樱开男校。

  乍见到泉、并和他同一班,让瑞莃激动不已,为了给他留个好印象,瑞莃勇敢的当众向泉表示:“我喜欢你!可以和你做朋友吗?”结果泉以为瑞莃是gay,立刻拒绝并躲开瑞莃。

  瑞莃一个人躲在男厕鼓励自己,结果遇到了樱开的足球金童霹雳无敌黄金右脚、外加秒杀级的音速小子——金秀伊。秀伊说新生都要当众脱裤子、绕操场跑十圈,吓得瑞莃紧张不已,结果是秀伊在逗她而已。秀伊带着瑞莃参观熟悉学校,并自称樱开没有人跑的比自己快。瑞莃说自己没什么特长,只是练过田径。瑞莃以为早上的表白让泉误会而不喜欢自己,秀伊安慰她说泉独来独往惯了,连寝室都一直是一个人住,不过现在要和瑞莃共用一间寝室了。瑞莃紧张的以为要和泉同睡一张床,担心极了。泉养的狗裕次郎只对泉和女生才表示友好。秀伊对于裕次郎对瑞莃的友好感到惊讶,说她外表的确像女生。

  回到寝室的瑞莃遭遇了泉的冷漠态度,瑞莃只好对早上的事解释一番希望他不要误会,自己来樱开只是希望看到他跳高而已。泉却说,自己已经放弃跳高了。瑞莃反应强烈,质问他为何放弃。泉说与她无关,摔门离去。

  二年级的学长梁思南来看第一天转学过来就引起全校热烈讨论的瑞莃,并带她参观学校并讲解一些宿舍规则和注意事项。结果一名娘娘腔的李成央当面向瑞莃呛声,表示不会把校园偶像的宝座让给她。原来瑞莃被日本侨偷拍的照片已被贴满了公告栏、夺走了央央的头条位置。 秀伊看见,不解瑞莃为何会和梁思南在一起,并告诉她传说只要女孩子和他说话就会怀孕。

  回寝室的路上,瑞莃看见泉坐在树下,于是支开秀伊,想去和泉道歉。谁知泉睡着了,没有听到瑞莃的话,瑞莃撑开衣服帮泉挡风。裕次郎将两人扑倒在地,瑞莃被泉压在身下,泉醒来,有些尴尬。

  新学期开始的体能测验中,瑞莃展示出了她惊人的速度,秀伊觉得她的速度比自己还快。瑞莃看到泉在一个人看别人练习跳高,很想问他不跳高的真正原因。

  瑞莃速度超快的消息很快传遍学校,直排轮社、自行车社、机车社甚至侨艺社的学长们都来找瑞莃入社。瑞莃在逃跑的途中遇到了又在校园里睡着了的泉,瑞莃想偷吻泉,结果学长追来,泉帮瑞莃逃过了他们的追捕。

  秀伊见瑞莃躲过了学长们,一定要和瑞莃比赛一个可以赢过她的体育项目,于是选了自己的强项,踢足球。比试当中秀伊不小心撞晕了瑞莃。泉经过,让速度快的秀伊去拦住快要下班的校医,自己随后再背瑞莃过去,结果不小心碰到了瑞莃的胸部,发现她原来是个女生。

  校医梅田发现瑞莃是女生,支走了秀伊和泉,然后拆穿了瑞莃的身份。泉中途觉得不妥,独自返回及时带走了瑞莃。瑞莃思索着如何应对梅田,泉则在猜测瑞莃为何要女扮男装。秀伊感到非常抱歉,要把随身携带的护身符送给瑞莃。

  日本侨将偷拍的泉压在瑞莃身上的照片贴出来,泉气得找他质问,赶来的瑞莃二话不说打了日本侨一拳。瑞莃感觉泉在躲自己,着急的抓着秀伊的手询问他意见,秀伊却因为这一拉手的举动发现自己心脏狂跳不已。二人偶然看见泉和一个漂亮的女生在聊天。瑞莃偷听二人的谈话,原来泉当年是因为救那个女生语湘腿才受的伤。

第二集

  瑞莃鼓足勇气向校医梅田表明自己来樱开的目的,表示即便他百般刁难也不会轻易离开。而梅田看到这样坚强的瑞莃,声称对她是不是女生一点兴趣都没有,瑞莃开心的当ё琶诽锉硎靖行唬吹弥词莋ay。

  瑞莃在校园里遇到语湘,语湘托她转告泉会在昨天的地方等他。大树邀瑞莃来他和秀伊的酒会喝酒,瑞莃让他邀请泉去,大树等听见立刻脸色大变,说泉一旦喝酒就会变成“接吻狂魔”,到处吻人。瑞莃听了对着泉大笑不止,然后又转告了语湘的相约,泉听了很生气。 瑞莃看见泉流连跳高场,知道他依然喜欢跳高,于是自编自导跳高的戏码。 秀伊发现自己对瑞莃有感觉,怀疑自己是gay,于是跑去找娘娘腔李成央试验,发现自己对他一点兴趣都没有,但看到瑞莃的睡脸却脸红心跳不止,这让秀伊苦恼不已。

  瑞莃洗泡泡浴的时候忘记锁门,泉也忘记她是女生的事,推门而入,瑞莃大惊,泉自责,两人晚上都翻来踩ノ薹ㄈ胨=峁谌欤饺撕托阋炼际切苊ㄑ邸?/DIV>

  语湘特地来感谢瑞莃那天的转告,并警告她不要再接近泉。语湘对名利的重视让瑞莃忍不住反驳她,语湘气得伸手欲打瑞莃,泉及时赶到骂跑了语湘。瑞莃了解语湘的心情所以责备泉对语湘的态度,泉气的走掉,并发现自己竟然不希望瑞莃受到伤害。

  瑞莃的好朋友朱丽亚给瑞莃寄来了女装,被秀伊等发现,以为她有变装癖。瑞莃受到朱丽亚的鼓励开始为缓和与泉的冷战努力,但泉却不予理会,并质问瑞莃到底明不明白为何他会对语湘大吼大叫。瑞莃难过得哭起来,秀伊赶来安慰着瑞莃。

  秀伊找泉谈话,命令他对瑞莃好一点,并要求和他换寝室,泉拒绝。泉发现瑞莃和梁思南在一起,紧张得追过去却丢了两人的踪影,中途发现偷拍瑞莃的日本桥,质问瑞莃的去处并将他交给了火爆的秀伊。

  泉赶到会议室,发现两人在喝咖啡,梁思南知趣地离开,瑞莃感到有些尴尬。泉向瑞莃坦白了内心里隐藏多年的秘密,解释了自己为何不跳高的原因和车祸的始末,其实是因为自己输给了压力。而现在,他想重回田径场,重新跳高。泉说了这个秘密只对瑞莃一个人说过,不过迟钝的瑞莃还是没搞懂重点。

  泉很喜欢每天抓抓瑞莃的狐狸尾巴,觉得很有意思。

  “泉,你刚刚是不是在偷笑啊?”

  “如果我是在偷笑,你怎么会看见啊。”

第三集

  情人节要到了,学校里各种比赛都多了起来。大家都开始期待可以碰到漂亮女生。

  泉开始参加训练,瑞莃买了毛巾和鼓励的纸条放在泉的行礼处,泉结束训练后看见后觉得很温馨并买了瑞莃最喜欢喝的饮料给她,瑞莃很开心却立刻想到纸条这种事只有女生才会做,泉也在考虑要不要道谢,结果弄得两人都很尴尬,泉只好含糊问瑞莃去不去吃饭打破僵局。

  秀伊足球比赛,大家都来为他加油。秀伊不断幻想和瑞莃在一起的情景,越陷越深。

  泉以前的对手申乐偶遇泉他们,忍不住挑衅。瑞莃气不过跳出来大骂申乐“臭男生”之类的。晚上泉提醒瑞莃她说的话太娘。

  情人节,有个女生因为第一次看到有人敢和申乐呛声而送瑞莃巧克力,而另一边也有女生向泉告白,泉拒绝了,瑞莃暗松一口气。

  申乐抓住瑞莃来找泉,泉对瑞莃的紧张让申乐误会泉改变了性向,和瑞莃在谈恋爱。

  瑞莃带着裕次郎散步,和它讲自己过去很胖及在电视上看见泉跳高并对他一见钟情的事情,没想到路过的泉无意中听见,泉虽然觉得压力更大,但认为瑞莃是老天派来的天使,是帮他走出失败的自己。

  清晨,泉叫醒瑞莃,希望跳高给她看,结果几次都跳不过基本高度,瑞莃心疼地哭起来,泉安慰她,希望她可以全程参与他恢复的过程。

  瑞莃再次去梅田那解惑,梅田说泉可能是因为车祸留下的心理上的后遗症才会跳不过。

  秀伊大叔等人来泉寝室庆祝泉跳高的事情,大家喝酒却只给泉水,泉不满。谁知大家都醉倒之后,泉误喝了透明的酒……

第四集

  众人第二天早餐发现泉的左眼青了,瑞莃说出泉喝醉的事情,泉从瑞莃支吾的话中推测自己可能吻了瑞莃……

  不断有人暗中为难瑞莃,瑞莃表面上不在意,其实感到很困扰,决定找出作鬼的人,没想到是李成央,他误以为瑞莃会抢走自己喜欢的南学长,瑞莃激动的表明自己喜欢的人是泉,不是南,李成央放下心来,二人还成为了好朋友。

  瑞莃收到哥哥静希从美国寄来的信,说是会来台湾看望她,急得只好再次找梅田求救,要他帮忙搞一件女装。瑞莃出去换女装见哥哥,泉跟踪其后发现她和那人很亲密的样子,有点紧张。但得知是哥哥后又放心的离开,并暗嘲自己跟踪瑞莃干吗。

  哥哥静希突然来到樱开,发现妹妹读的竟然是男校,很是恼火,他知道妹妹是为了泉才来台湾的,于是给泉两个礼拜时间,如果跳不过去就会带瑞莃回美国。瑞莃苦恼地又跑去找梅田想办法。

  静希嘻哈打扮来到樱开,被梅田截下,梅田的gay态度把静希吓跑。

第五集

  泉为了留下瑞莃拼命练习。终于在春季欲选赛中成功跳过。

  宿舍楼水管整修,所以假期大家都不能继续住校了,瑞莃苦恼不知该住哪。泉和秀伊都邀请她去自己家住。泉对瑞莃的关心被大家发现,并开始讨论泉在瑞莃来了之后的转变,泉不好意思起来。

  瑞莃半夜起来上厕所,迷迷糊糊的回来之后忘记爬回上铺,直接倒在泉的床上继续睡,泉暗责她一点危机意识都没有,整夜无法入睡。

  瑞莃恳求梅田收留自己两周。中途发现梁思南居然叫梅田舅舅,并被梅田使计将瑞莃推到民宿“千年老妖”的姐姐那帮忙打工,自己溜掉。

  泉和秀伊知道后也要一起去打工。并在那里遇到了同在那打工的大二男生石竞航。

第六集

  瑞莃和泉相处愉快,但竞航却觉得瑞莃是女生,故意和她接近并作些亲密动作。泉警告瑞莃离他远一些,可惜瑞莃没有听懂。

  大家都没想到申乐会出现在旅店,而他的大妹妹晴美一见泉便告白,让申乐觉得很丢脸。

  瑞莃突然晕倒,怀疑是自己缚胸太紧、天气太热。瑞莃心里想要泉留下陪自己,但又支吾说不出口。泉明白主动询问并留在房里直到瑞莃睡着。

  瑞莃半夜洗澡结果秀伊突然闯入,秀伊吓得立刻逃出浴室并被自己流的鼻血吓晕。瑞莃趁机溜走。

  晴美一直缠着泉,而竞航则一直在泉面前对瑞莃很关照,泉心里不是滋味。而在旅馆里,申乐和大家的关系也得到了缓和。申乐也非常讨厌竞航,但瑞莃依然觉得他是好人。

  瑞莃换衣服时不小心被梅田的姐姐颖华看见,瑞莃只好坦白一切并希望她可以帮忙保守秘密。颖华终于理解并帮瑞莃做了新的缚胸。

  竞航开车带瑞莃买颖华要的东西,泉叮嘱瑞莃小心一些。但迟迟不归的两人让泉越来越担心,加上申乐在一边火烧浇油,泉终于跑出去找瑞莃。及时赶到的泉救了被竞航正在欺负的瑞莃。受到惊吓的瑞莃开了车门就冲了出去,泉追上去,结果两人在森林里迷了路,并跌到谷底昏迷。

  颖华等发现二人一夜未归,都很担心,竞航觉得心里不安,自动离开。

  发烧的瑞莃神智不清,泉只好用嘴喂水给瑞莃喝……幸好颖华、秀伊和申乐及时找到二人。众人开心地离开旅店,尤其秀伊和申乐的小妹妹相处甚好。

第七集

  校庆在即,南学长招集第二宿舍的人开会讨论对策,并以丰厚的奖品吸引大家努力争分。

  谁知第一宿舍长王天寺及其跆拳道的队友突然出现呛声,约定输的宿舍长要剔光头,梁思南答应。

  比赛中的樱开小姐选拔,大家一致认为瑞莃最有潜力,瑞莃探泉的口风,想知道他对自己穿女装的意见,泉心里明白于是假意说不怎么样。瑞莃有点失望,于是要去参加夺宝大作战,泉知道这个比赛不适合女生参加,于是坚决不准瑞莃参加。瑞莃不理解于是和泉疯闹起来,泉对于自己有点控制不住想要吻瑞莃感到生气,他怕万一事情被拆穿瑞莃就无法继续留在自己身边。

  瑞莃报了名参加夺宝大作战才明白比赛的规则,原来对手会猛烈攻击对方的胸部。瑞莃想了想还是要参加,气得泉暗骂笨蛋。

  李成央希望瑞莃可以参加樱开小姐的选拔,南学长也出现,提出第二宿舍只有她这个樱开小姐的强项而已,但瑞莃还是拒绝了。第一宿舍大队人马再次出现挑衅。

  第一天的各项比赛,第二宿舍都落后,大家只好寄希望在夺宝大作战中,第一宿舍的人集体猛攻瑞莃,泉只好不断甩开对手,一直护着瑞莃,但王天寺的一记猛拳,还是把瑞莃打到昏倒。瑞莃醒来以为因为自己比赛输掉,谁知大树和成央因为瑞莃受伤而发了疯似的要替她报仇而赢得了比赛。

  瑞莃因为夺宝大作战的事有点愧疚于是答应参加樱开小姐的选拔。

第八集

  泉因看到南搂着瑞莃而发脾气。梅田暗示瑞莃如果泉因此吃她醋的话他就有可能是个gay,瑞莃吓坏,连忙告诉泉不要喜欢上自己。泉也想通了吃醋意味着什么而向瑞莃道歉发脾气的事。

  第一宿舍的人似乎开始对瑞莃展开阴险的报复行动,泉要瑞莃小心。瑞莃心里有些担心害怕,晚上做恶梦惊醒,泉要她和自己睡一起也许可以安心。秀伊早上叫瑞莃起床发现二人同床而眠,震惊加伤心。

  秀伊在卫生间里偷听到第一宿舍有人要对瑞莃不利,气愤时要追出去却失了踪影。

  第一宿舍同样参加樱开小姐比赛的江门真来找瑞莃,谈起自己参加跆拳道的初衷,却被学长逼着参加樱开小姐的比赛。第一宿舍突然冒出两个人,掳走了瑞莃。央央赶到却没办法阻止众人。

  门真突然觉悟,跑去找九段学长。九段带着大家一起去找瑞莃,泉等及时赶到救了瑞莃免于被扒光衣服。原来是第一宿舍的贝华克气氛瑞莃对第一宿舍及舍长的无理以及她百米跑出11秒的关系。

  王天寺带着宿舍的人亲自到第二宿舍道歉。梁思南看到瑞莃、央央和江门真都在,突然想起比赛,原来三人因为没有上场被取消了资格,最后被第三宿舍的日本侨夺了冠军。

  最后一天是大队接力赛,瑞莃因为脚踝扭伤,只好找梅田要止痛药。因为这最后一棒是由泉传给她,所以瑞莃忍着痛跑得了第一名,第二宿舍也赢得了总分第一的好成绩。

第九集

  泉询问瑞莃那么拼命的原因,瑞莃说出的真心话让泉震惊并感动,也低声的说真的喜欢瑞莃,但飞驰而过的火车掩盖了声音,瑞莃没有听清楚。

  九段遇到瑞莃,希望她可以入跆拳道。

  秀伊每每看到疯闹在一起的泉和瑞莃就赶到痛苦不已,碰巧有个漂亮可爱的女生池君莉当众向秀伊告白。秀伊以为自己是缺少女朋友在身边所以才会对瑞莃产生不正常的感情,于是答应和君莉交往。

  瑞莃从大家那得知有个体育记者娟姐一直在追泉,并得知原来她就是那个KK,自己以前所知道的泉的新闻都是出自她之手,突然觉得自己作为泉的头号fans的地位受到了威胁……而娟也意外瑞莃竟然是让泉重回跳高届的人!

  瑞莃决定加入跆拳道社磨练自己的意志并增强自己的信心。娟偷进泉的更衣室翻找有用的新闻,瑞莃不知,也进来这里换衣服,幸好泉及时进来,没让娟发现瑞莃的女生身份。

第十集

  娟依旧想要从瑞莃那里找爆料的新闻,谁知碰上梅田,落荒而逃。原来,梅田是她同社团的学长,她有次醉酒以为和梅田发生了关系,从此见到梅田就吓得逃跑。

  泉对娟直言重新跳高是为了把瑞莃留在自己身边,但如果她如果伤害了瑞莃的话,决不会放过娟。娟犹豫着要不要靠着这条大独家重回体育线,但考虑到泉的将来还是放弃了。

  秀伊和君莉交往过程中,完全大条的不明白女孩子的心理,君莉并不怪他。但是一看到瑞莃和泉的亲密模样,秀伊完全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君莉看出秀伊的心不在焉,依然没有勉强他,只是有些失望和担心。

  泉看出秀伊对瑞莃的感情,但瑞莃依然不知问题症结所在。秀伊终于无法忍受向君莉坦白,君莉并不责怪秀伊,相反却鼓励他喜欢就要坦白。秀伊受到鼓励当众大喊喜欢瑞莃,吓得泉拉着瑞莃跑掉,而秀伊却因为说出了心底里的秘密而感到轻松许多。

  这一天,学校里突然出现一个混血美女,南上前搭讪,结果吃了闭门羹。瑞莃走近一看,竟然是自己从小到大的好朋友茱莉亚。秀伊对她们俩的亲密举动感到了威胁,对茱莉亚充满了敌意。

  茱莉亚常常跑来樱开看瑞莃,对于秀伊缠人的态度,茱莉亚只好表示自己是瑞莃的女朋友,秀伊大受打击,泉心知肚明,搞不清楚她为什么跑来添乱。

第十一集

  梁思南对茱莉亚很感兴趣,得知不是瑞莃的女朋友想要有所行动,秀伊大为赞成和支持,结果被央央听见泼了他整碗的面。

  瑞莃想知道泉对于茱莉亚是自己女朋友事情的看法,泉暗笑自己是唯一一个知道她们是好朋友的人。瑞莃无意间发现泉儿时和妈妈、弟弟照片,知道了妈妈去世,现在和继母生活在一起的事情。

  日辉告诉大家这次的校外旅行是在东部地区,而泉的家也在东部,但泉表现得却不是很向往这次的旅行。

  泉家里来电话似乎出了事,瑞莃追上去听到了泉讲电话,原来是他爸爸住院而泉说话的时候很生气也不打算回去,瑞莃很奇怪。

  梁思南欲追求茱莉亚,谁知被茱莉亚过肩摔到失去知觉。

  泉不打算参加校外旅行,瑞莃有些失望,又去找梅田想办法。梅田只好出面帮她解决。

  泉一路上并不开心,瑞莃脱口而出的真心话将泉满心的阴霾一扫而空。

  大家在路上看见一帮少年迎面冲过去似乎要打架,泉喊了一声,一个男孩停住但又立刻跑掉……

第十二集

  瑞莃半夜睡不着,趁大家都睡着,想要去泡汤,结果撞见梅田并被他抢先泡了女汤,瑞莃只好去泡男汤,谁知泉也在。泉呆掉,尴尬不已。瑞莃只好假装男生样、没事似的和泉聊天。

  第二天,有人不小心将瑞莃衣服弄湿,秀伊要瑞莃脱掉湿衣服以免感冒,泉却紧张的把外套给瑞莃披上,这让茱莉亚开始怀疑泉已知道瑞莃是女生的身份。

  瑞莃听到泉和弟弟讲电话的事,沮丧的泉希望瑞莃可以安慰自己,就像对待裕次郎一样。

  泉接到弟弟的电话急忙赶了过去,瑞莃也一起追了过去,二人赶到时发现弟弟森的摩托车和一轿车撞到,森一副叫嚣的样子,泉看对方是黑道,一直道歉,可森却丝毫不领情,指责泉离家出走没有资格管自己,瑞莃气不过,说了森几句,但森毫不客气,掉头就走了。泉终于告诉了瑞莃家里曾经发生的事情。原来泉的爸爸因为腿受伤再也不能跳高,于是非常严厉地逼迫泉跳高,泉的妈妈因此和爸爸争论,爸爸将沮丧和愤怒都发泄在了妈妈身上,妈妈伤心离家却出了车祸去世了,泉因此而逃离了那个家,却没想到对森造成了伤害。

  校外旅行结束,大家一起喝酒聊最开心的事,喝得都晕头转向的。泉回到房间,迷迷糊糊的对瑞莃说,那天在温泉没有喝酒也想吻她,瑞莃听了直嚷不可以,以为泉也要变成gay了……

  瑞莃知道梅田不会买纪念品,于是送他了一个小饰品,梅田也回送了瑞莃一个大礼:原来那天他知道泉去了男汤,于是他就去了女汤。梅田追问细节,瑞莃说最近泉变得开始依赖自己。

  茱莉亚告诉瑞莃她的怀疑,并教瑞莃在泉面前脱衣服测试他是否知道她是女生的事,泉看破瑞莃的小把戏,故意要帮她脱,结果吓跑了瑞莃。

  茱莉亚只好亲自找泉,结果被秀伊打乱,没有测试成。泉明白茱莉亚已经发现自己的事情,在烦恼要不要戳破谎言,害怕这样会破坏现在的生活。梅田找到泉,暗示瑞莃的事情,泉猜测梅田可能也知道真相,就隐晦得说出自己烦恼的事情,梅田变向的开解泉,而泉听了梅田说的一句话之后顿有所悟:真正的爱情就像鬼魂一样。

  泉翘课去找茱莉亚摊牌,告诉她自己因为喜欢瑞莃才一直保持沉默,害怕一旦说出此事影响两人相处气氛而使瑞莃身份被别人发现无法继续留在自己身边。茱莉亚一面为瑞莃开心,一面犹豫要不要告诉瑞莃泉喜欢她的事。梅田及时阻止了她。茱莉亚最终认同了梅田的看法,告诉瑞莃只要默默在泉的身边就好了,知道他会好好的呵护她的。

  瑞莃感伤着茱莉亚的归国,泉安慰她。

分集:台湾剧集 TVB剧集 返回页面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