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中国媳妇系列(真爱一世情哑巴新娘我爱我夫我爱子木棉花的春天媳妇的眼泪)之一。

  大企业家慕天宏的独生女慕佩芸与友人出游遇盗,被农学毕业的年轻茶农叶耀华所救,两人在躲避匪徒追随中互生情愫。

  父亲宣称要把佩芸嫁给莫立群。莫立群也深爱着佩芸,但任性的佩芸坚持要与耀华订婚,于是立群指使徐志刚在佩芸订婚当天制造一场车祸。不料车祸中,不幸连累了搭车去学校看女儿小提琴比赛的邹平维老师和他的妻子方茹涵。不仅叶母摔成重伤,当时护着叶母的邹平维伤了腰椎导致下半身瘫痪,方茹涵也被查出患有白血病。

  叶耀华与慕佩芸的订婚仪式在立群的阴谋下被迫取消。耀华为了照顾邹平维一家而与方茹涵频繁接触,莫立群又布局让佩芸加深对耀华的误会,误会耀华和茹涵有暧昧关系。

  在一次次的误会下,命运弄人,佩芸终于嫁给了莫立群,方茹涵在前往教堂向佩芸解释误会的途中病发身亡,邹平维殉情自杀。

  耀华的母亲也病重去世,耀华带了邹平维的女儿邹筱蝶离开故乡,身在他乡,耀华努力工作,并培养筱蝶继续深造小提琴。

  十年后,耀华为了改良的茶叶的品种带着筱蝶回到故乡,同时也遇见了佩芸。莫立群误以为他们还藕断丝连,连连殴打佩芸。佩芸好友冯采微暗恋莫立群,借此机会挑拨两人离婚,帮助立群一步步谋夺慕家财产,毒杀了慕母嫁祸给慕天宏,并策划了车祸欲以除去天宏。不料,天宏的老友郝长寿在这场车祸中身亡,而天宏却逃过此劫。

  长大成人的筱蝶爱上耀华,但耀华心里只有佩芸而不肯接受筱蝶的感情。

  采微和立群狼狈为奸。逼疯了佩芸,夺得了慕氏企业,并将佩芸赶出家门。耀华将佩芸接回家照顾。慕天宏隐姓埋名,为了洗清自己的冤屈,他安排长寿的儿子郝聪明进入慕氏企业工作,调查真相。

  最终,立群和采微的阴谋被揭发,他们自知罪孽深重以自杀赎罪,叶耀华和慕佩芸有情人终成眷属。

分集剧情:
第一集

  某天,大实业家慕天宏的独生女慕佩芸与大学同学出游遇盗,被一农学院毕业的年轻茶农叶耀华所救,二人陷入热恋。

  这天在慕家大院举行佩芸和叶耀华的订婚仪式。场面非常盛大,宾客云门。来的都是上海滩上有头有脸的人物。佩芸的大学同学也来参加。而因为攀上了村里的大财主当亲家,叶母一定要抓只鸡当礼物,村里人也敲锣打鼓的欢送耀华。

  为了赶时间,耀华开的三轮货车的速度快了些。路上遇到男老师邹平维骑车带妻子方如涵去参加女儿筱蝶的学校小提琴比赛,就让他们也上了车。谁知出了车祸,叶母和平维受了重伤,而在订婚现场,众人等耀华不来,气氛非常尴尬。佩芸也心急伤心。

第二集

  由于新郎的缺席,订婚仪式不欢而散。慕父慕天宏本来就对耀华不满意,此时更为恼火,而佩芸也在房内伤心欲绝。受伤的叶耀华和如涵将伤重的平维和叶母送入医院。叶母多处骨折,伤情严重;平维因脊椎受伤而造成下半身瘫痪,需要巨资来治疗。耀华前往慕家解释,佩芸生气不听,慕母吕淑璇得知耀华他们出了车祸,与耀华一起前往医院,意欲慕父医院董事长的身份担下所有医疗费。此时,如涵突然晕倒,耀华无意听到医生跟如涵讲她得的是白血病。而如涵则将病情隐瞒了起来。叶母对车祸非常自责,要求耀华负起照顾邹家的责任,耀华答应。佩芸得知原因,也带补品前往医院看望叶母,耀华为筹集医疗费与方如涵回了茶山村。

第三集

  佩芸坐车赶往叶家的路上回忆着以前和耀华的点点滴滴。在小溪边,从匪徒手中逃脱后的佩芸和耀华浑身湿透,身上都有点伤痛,互相搀扶,感情也在那个时候悄然萌生。耀华将佩芸带回家中,要其替换下湿透的衣服。被在家的叶母撞见,误会了他们之间的行为,并满心欢喜地将衣服给佩芸换上,喜欢上了这个未来的儿媳妇。

  耀华和叶母将佩芸送回慕家。慕家上下真是悲喜交加。慕母和叶母谈得非常投机,慕母也喜欢耀华这个小伙子,听了叶母的话更是将耀华看作是自家的女婿了。而势力的慕父则开出五千的支票给耀华,耀华拒绝。佩芸的表哥莫立群在旁暗自对耀华怀恨在心,因为立群也喜欢着佩芸,视耀华为他的情敌。

第四集

  耀华载着茹涵回到茹涵家中,将房契和值钱的东西都带了出来,然后又前往耀华家。途中被几个长舌村妇瞧见,说了些无中生有的闲言碎语,又被村长和村长夫人看见他们入邹家,误以为他们之间有暧昧关系。当他们在耀华家时,撞见了慕父慕天宏。慕天宏告知他们,他已经叫立群通知翁院长,任何人都不得拖欠医院的医疗费。他们必须付清叶母和平维的前期医疗费才能继续为他们治疗,并威胁耀华与佩芸断绝关系。耀华不肯与佩芸分开,宁愿用家产抵押。茹涵此时晕倒,耀华想到茹涵的病和平维的瘫痪,毅然发誓与佩芸决不往来。此时,佩芸到叶家,在村人和慕父的谣言中,佩芸气愤地离开了叶家。在茹涵的解释下,村人才知道刚才的一切一切都是他们的误会。

第五集

  佩芸伤心欲绝,来到过去常和耀华约会的牧云山庄,割脉自杀。被耀华和玉兰及时赶到救起送往医院。耀华对佩芸感到十分愧疚,泪盈满眶。在医院里,平维因伤而疼痛难忍。小筱蝶跪在院长面前都没有作用。叶母因缺乏救护导致伤口细菌入侵,引发了败血症,生命垂危。慕父怕事情难以收场,碍于慕母的面子,在电话中要求给叶母和平维最好的医疗,医疗费全免。众人皆惊讶。立群得知耀华和佩芸闹翻,心里暗暗得意。慕父因佩芸的自杀迁怒耀华,要佩芸选择表哥立群,慕母则表示相反立场,仍希望他们可以结婚。

第六集

  叶母自知自己时日不多,要耀华以后娶了佩芸后要好好待她。冰释前嫌的佩芸和耀华相见,情意浓浓,也愿意在叶母在世前把婚结了。慕天宏因报纸上对慕家订婚的事情的报道大动肝火,立群在一旁假惺惺地怪自己的不是,其实这一切都是他暗地里设计的。但在佩芸面前,他还是表现得非常体面。由于谣言,筱蝶在学校被同学嘲笑。立群的手下志刚扮成派报人在医院对叶母和茹涵冷嘲热讽,恶言相向。还带来众记者去医院困扰叶母和平维。其实车祸就是在立群的指使下由他干的。在慕父的支持下,立群在佩芸面前表示了自己对她的爱意,表示这辈子一定要娶佩芸为妻。佩芸坚决反对不从。叶母病逝。耀华和佩芸去坟前祭拜,出院后的平维一家生活窘迫,茹涵拿筱蝶的小提琴去典当。

第七集

  平维觉得自己会拖累家人,欲投井自杀,被耀华制止,筱蝶在一旁哭着要平维坚强,平维被感动。茹涵典当小提琴不成,琴被车压坏,自行车也被小偷偷去,哭得裂人心肺。由于没有钱给平维治病,茹涵无脸回家,在街上找工作,但毫无收获。,立群指使村长夫人阿桃及其他村人在佩芸面前制造耀华和茹涵是旧情人的谣言,在多人的口水中,佩芸渐渐相信了他们所说的根本不存在的事情。另一方面,立群又指使志刚派流氓想将耀华扔入江中。茹涵在路上遇到前去行凶的流氓,他们威胁茹涵喝下毒药,并要求她前去耀华家中将耀华骗出。茹涵到耀华家后叫耀华从后门快逃,此时毒性发作,前来寻找母亲的平维父女和正好来找耀华的佩芸撞见耀华抱着体虚的茹涵,又生误会。

第八集

  立群在旁扇风点火,佩芸又一次气愤而走,耀华追出。平维和筱蝶也伤心离去。流氓看见茹涵和立群在屋内,误将立群当作耀华,将其装入麻袋中痛打一顿,等志刚来了才将其救出。立群在慕天宏夫妇面前慌称这是被耀华叫人打的,慕父轻信,吩咐家人不得让耀华进慕家一步。平维在家也和茹涵吵架,耀华前去相劝,道出茹涵身患血癌的事实。平维震惊。耀华前去慕家见佩芸,数次都被挡在门外,没有见成。伤心失望的佩芸答应和立群结婚,耀华收到喜帖,在木棉花下以酒买醉,伤心写下他对佩芸的思念。茹涵看在眼里,决定要阻止婚礼,却因病倒在教堂的外面,离开了人世。佩芸和立群成为夫妻,耀华肝肠寸断。而平维在家中自杀,将筱蝶托付给了耀华,央求耀华照顾筱蝶长大。

第九集

  几年后,村长拿着耀华培育的新茶给慕家,佩芸因此思念耀华。而耀华在平维夫妇去世后带着筱蝶离开了家乡。含辛茹苦的让筱蝶拜师学习小提琴,终于,筱蝶学有所成。此时的筱蝶也长大成为一个亭亭玉立的少女,而且暗恋耀华。而耀华却没有忘记佩芸,只是将思念深深的藏在心底。正巧,村里因为茶叶得了冠军邀请耀华回去,耀华就带筱蝶一同回到了离别多年的家乡。

  佩芸的生日,采薇给了她一张昔日她给佩芸和耀华拍的生日合影。佩芸睹物思人,暗恋立群的采薇见立群给佩芸买了昂贵的项链作生日礼物,心存妒忌,故意说佩芸在看和耀华的合影,从中挑拨。立群愤怒,将照片撕碎,并打了佩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