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流落异乡

  甚有赌术天份的齐欢畅﹝欧阳震华饰﹞18岁便跻身世界扑克王大赛,而且被视为夺魁热门。可惜,畅年少气盛,在赛前关头,受到对手乔正初﹝苗侨伟饰﹞的女朋友蓝小茵﹝郭少芸饰﹞诱惑,一时意乱情迷,竟然遗失3岁的亲弟齐欢乐﹝黄宗泽饰﹞。结果决赛时候,畅彷徨不安,赌不下去,赛事宣布中止。初不费吹灰之力,重重打击了畅。

  畅自始沉沦,以赌麻醉,且交上「衰运」,逢赌必输,结果惹上一屁股赌债,辗转流落菲律宾,可幸,遇上热心助人的周福荣﹝许绍雄饰﹞。

  荣用苦肉计帮畅戒赌,畅感动不已,决重新做人。畅又因荣的关系,重遇当年积怨的初。初竟不计前嫌为畅安排工作,帮他赚钱还债,畅对初感激,视为恩人。畅、初、荣更成为好朋友。

  兄弟相见不相认

  畅返港寻亲时,重遇在菲律宾赌场认识的李青云﹝宣萱饰﹞。云急需还债,强行拿走畅的钱还债去。畅拿云没办法,只好就范。畅搬入新屋,没想到要与隐闭青年张来富同住。

  几经转折,畅查得双亲已逝,决誓要寻回亲弟,未料,富竟是齐欢乐。可惜,富当年被拐后,忘却双亲和兄长,兄弟相见不相认。

  畅发现富甚具赌的天份,能对52只扑克牌过目不忘。畅着初安排让富到赌场当DEALER,算是给富重新投入社会的机会。富不知就里,渐渐视初为偶像,关系比跟畅更要好。

  好友决裂.埋下伏线

  畅获赌场集团大老板赏识,没经初意见,直接钦点畅当赌场监控主任。事情令初对畅萌生介蒂。

  另方面,初对好赌成性的云﹝宣萱饰﹞心动,甚至因她安危而失去理智,踩中老千陷阱,因而承受重大的名誉和金钱损失,被威胁同流合污,策划欺诈赌场。

  畅知悉,劝初收手,奈何,初势成骑虎,反过来对畅起戒心。及后,初借助老千集团势力,陷害畅。两人从此决裂。

  初私心作祟,把富立为入室弟子,将富扯入赌海。初以防万一,还收买了富的梦中情人谭珠美﹝杨怡饰﹞,藉此进一步控制富。

  两雄相斗

  另一边厢,落难的畅得云扶持,熬过难关,两人相处融洽。畅对云情深,奈何,云情倾初。曾经属于畅的亲情、爱情和事业,都恍惚输了给初,更甚者,初为求胜利,既然间接令荣死去。畅盛怒难平,决跟初正面交锋。畅得茵帮忙,参加超级赌王争霸战,年隔20多年,双雄再次在赌台上一较高下。赌局谁胜谁负?

  誓死反扑

  富和初的感情远比畅想象来得深厚。初推波助澜,富反而视亲兄畅为仇人。初利用富的赌技,一方面为钱追击赌场,一方面令富和畅兄弟相残。

  最后,畅和富兄弟会否和好?云对初及畅又如何选择?心谋远虑的初,结局又如何?

分集剧情:
第1集 生无可恋 贵人相扶

  欢畅意外救回福荣,更被他悉心照料。

  青云到了赌场,如鱼得水兴奋异常。 

  在一九九六年的菲律宾,香港人齐欢畅定潦倒在这异地,每天过着亳无义思的流浪日子。自暴自弃的他却在偶然下救了同是孤身在此的周福荣;天性热心助人的福荣收留了欢畅,更替他不断偿还赌债,欲令他回服自信。

  半年过去了,欢畅仍是依然故我,更输掉了福荣的一万美金;福荣与欢畅理论要他振作,可惜欢畅仍执迷不悔。欢畅欲逃离福荣追问之际,却发现福荣被人捉去,欢畅死命追踪,竟遇上十年前「世界扑克王大赛」的对手乔正初,原来他就是一万美金的债主。为避免正初将福荣右手废掉,欢畅自愿交出护照,直至将债务还清;原来,这一切都是福荣与正初这对好朋友的计划。时光飞逝,又十年过去了,到了今天,正初已成为了赌场的CEO、福荣则是渡假村的经理,至于欢畅,成为了一个与世无争的园丁。

  这天福荣来机场接一批客人到赌场耍乐,客人中有一位李青云,她除了特意带来大批「水货」卖及本地人外,原来此次赴菲,也是为了一个「赌」字;另一边厢,欢畅除了园丁的身分外,他亦兼任了「赌场黑气石」,以霉运对付客人……

第2集 迫友回乡 福荣使诈

  福荣为欢畅安排好机票,要他回香港探望父母;正初知道欢畅不肯回港是面对不到遗失弟弟的伤痛,没有面目回去见父母。正初竟提出以好赌成性的青云为赌局,如正初胜过欢畅他就必须回港。

  青云在赌场大杀三方,嬴到大笔金钱,荣与美趁机叫她回香港。云借机会驶开荣再入赌博杀,却被珠美阻止,更着她回到香港以后以该笔钱还债。正初要珠美贴身护送青云到机场,令珠美觉正初是是个好老板,却不知正初是为了嬴欢畅。欢畅知道正初使计要送走青云,特意引起青云的心瘾,让青云回去赌场赌钱,青云趁珠美不为意逃走再赌。赌中一陌生男子翁子维不断嬴大钱,就算出动欢畅做人肉黑气石也不能令他输钱,因此怀疑他出千,要保安请他们搜身,终证实推断正确。

  赌场将维等一干人等列入黑名单,让世界各地的赌场也不让他们进出。畅跟可疑人物时被打晕,被放进后尾厢生死一线;云最终输掉所有金钱,没钱买机票回香港,想卖掉手机筹钱;荣发现畅失踪找初商量,初派人四处寻找,畅在缺水下产生幻觉想起往事。

第3集 濒死体验 顿悟回港

  菲律宾警察在郊外发现欢畅,把他送往医院救回一命。欢畅遇上青云在医院不断向人出售自己的电话,欢畅终向青云买下,令她有本钱再入赌场赌钱。欢畅改变初衷决定回港。正初感好奇,欢畅说出濒死之时,旧事不断涌现,使他顿觉白费了多年光阴,因此希望追回失去的亲情和找回弟弟。

  福荣把失去知觉的云送进医疗室,原来青云只是疲累过度而睡着,最后正初把青云与欢畅送回香港。飞机刚到港青云便收到追数公司和银行的电话;欢畅回到旧居时,发现已变成了商业大厦,连家人去向也不清楚,呆住了。云被畅身上的数万元所吸引,强行要畅租住自己的家;更强夺了欢畅的钱还卡数。青云带欢畅到自己居住的垃圾屋,发现这里有位隐蔽青年来富是同屋主。欢畅在打听父母下落时,遇上偷回收衣服的云时,却同被警察追赶。

  青云把卖旧衣所赚的钱与欢畅平分,更随即到金行选购生日礼物给婆婆。欢畅得悉青云的父母死于意外后,更决心欲寻回自己双亲。欢畅终幸运地寻到老街坊,但见到的却只有父母的骨灰,令他激动得跪地痛哭。

第4集 为寻亲弟 决意留港

  欢畅从老街坊口中知道父母曾有弟弟的下落,亦知弟弟被人从美国带回香港后就下落不明。失去父母的欢畅决心要寻回唯一的弟弟。欢畅与来富住在一起大感不便,来富装在水樽的小便竟被欢畅踢翻,欢畅大怒却发现来富毫无反应,于是将来富的东西全丢了。

  来富发现所有的东西不见了,慌张地在垃圾站寻回;当中竟有一副啤牌,上竟贴有欢畅弟弟的童年照;天意弄人,二人住在同一屋檐下却不知彼此是亲兄弟。富把东西全搬回家,更在上写上「耍」一字;欢畅概叹此人连「要」、「耍」不分,真是个彻底的废人。来富开始大报复,在欢畅洗澡时关掉水喉,在门匙孔注入胶水不让畅开门等;畅发火大骂富为寄生虫。青云发现来富失踪托欢畅一起寻找,欢畅终于了解来富的悲惨身世。此时有人说天台上发现死尸,二人愕然。

  原来来富在天台上躲起来,在欢畅处处忍让下事件终告平息。青云接走水货的工作,找欢畅与来富帮忙带手机回内地。途中来富遇上了当年的拐带他人口贩子,激动得拔足狂奔;最后来富对二人说出当年被人口贩子虐待,被迫乞钱的痛苦经历。

第5集 为达目的 战杀人王

  青云与欢畅与来富回家时,发现福荣已从菲律宾赶来;原来福荣想欢畅阻止正初来港与曾在赌局中杀人的宋程对赌。正初到香港后先探望因沉迷赌博而疯了的母亲;欢畅到酒店找正初,不但没有劝止他,反与他一同研究如何取胜。

  福荣见两人执意去赌,唯有自己出计骗赌场老板;但此事却被正初揭穿,更将他困在洗手间内。正初出发时发现欢畅已等待他一同赴会;原来当年欢畅因弟弟失踪而在大赛中败给宋程,所以此次一定要再与他会一会。

  赌局上宋程因毁容而令正初没法从表情上判断他的想法;宋程更因此要正初答应以欢畅的性命作赌注……青云借姨丈之助将欢畅弟弟的照片以电脑绘画出二十年后今日的容貌,亦因此被姑姐说服去相睇。

  打扮得漂漂亮亮的青云竟发现相睇对象“货不对办”,为脱身竟高调说出自己的各种缺点,最后却发现只是误会一场;更因此给正庆祝取得胜利的正初,福荣及欢畅看个明白,令她羞愧得无地自容。

第6集 重入社会 却被冷待

  青云安排来富到酒楼见工,来富不被重视之余,更无意中拆穿了部长出千之事;部长欲出气要与他对赌,来富凭惊人记忆力大胜,却因此惹来部长向青云投诉。青云不知就里大骂了来富,令他又离家出走。

  欢畅终在天桥底觅得在露宿的来富,欢畅用尽办法仍没法令来富振作;欢畅把来富的杂物掉丢发泄时,却发现小时候送给亲弟的啤牌。欢畅赶回天桥底欲与来富相认,却发现迟来一步;青云陪欢畅四出寻找弟,替他打气。另一边厢,青云的好友婉莹因避赌债暂住青云家,但她赌瘾发作却用计引得青云陪她到澳门赌博。虽欢畅四处寻觅,但来富其实只露宿在大厦后巷,兄弟两人始终缘悭一面。

  正初成功觅回来富,更带他重新打扮;来富与正初倾谈后,觉得正初是唯一明白自己的人,对他十分信任。欢畅与弟见面,向他打听小时候的记忆,但来可惜来富只被拐后的惨痛经历有所印象,令欢畅心痛不已。

第7集 心中有愧 不敢相认

  欢畅向青云表示不知如何向来富说真相,他内疚自己的失误,令弟弟变成隐蔽青年;欢畅要求青云和正初保守秘密。欢畅精心炮制丰富饭餐以庆团聚,可惜来富只把饭菜拿回房吃,欢畅失望不已。青云与欢畅设局引当年虐待来富的豹哥入后巷内毒打他一顿,替来富报仇。

  欢畅兴高采烈地买了同款衫与来富一起穿上,更带富一起拜祭父母。欢畅见来富上香时,激动得热泪盈眶,感慨一家终于团聚。昌介绍琦给正初认识,要二人合作会员制的推广计划,琦对正初大有好感。云见正初被琦缠绕,出言戏弄琦替他解围,正初再次被青云逗得笑逐颜开。来富对欢畅关心感到吃不消,更看见荣替欢畅买内衣裤,怀疑欢畅另有目的。莹被大耳窿追数被丈夫发现大为生气,莹却成功以软功令夫代她还债。但原来莹特意将数目报大以让自己有赌本,青云得悉后不禁骂她死性不改。

  莹与青云找来富吃饭,更因此发现来富的惊人记忆力;莹更因此私自要带他到澳门赌钱,青云得知后赶往阻止,却反被莹说服一同前往。来富的长胜不败惹来赌场怀疑,更将众人带到保安室,幸正初刚与昌到此地,替二人解围。

第8集 安排上学 私下学赌

  正初要来富实时示范可否记下所有牌上的数字,来富紧张得全部记错;青云等终被释放,更可取回所有赢得的金钱。欢畅得知后大骂青云死性不改,青云百词莫辩又感内疚。欢畅为来富的前途着急要他重读中学,青云主动帮忙,三人又走坐一起。青云成功替来富找到学校,欢畅大喜更给钱来富买文具,但来富却用钱去买啤牌。

  青云找婉莹收回金钱,但婉茔又哄她一起去赌,这次更连累青云也得向大耳窿借贷;最后被胁持回家,但二人又成功获得宽限。青云不敢回家,唯有走到欢畅处暂避;她见来富沉迷玩牌,自觉害了来富。云与莹又赌至欠下巨债;青云家人托欢畅寻青云,二人赶回青云家发现已门外已被写满红油字。欢畅怕青云被责,竟独力承担被众人痛骂;青云欲到欢畅家答谢,却发现众亲人已替自己还钱给畅,原来众人早已明白事件真相,青云内疚得拥着欢畅痛哭。

  婉莹为赢钱再拉来富到大档赌钱,却遇上惊察捣破被捕。欢畅与青云同往保释来富,但欢畅气来富私下仍有玩啤牌,更将他的牌全丢弃。学校致电与欢畅,因怕来富对啤牌的特强记忆力影响其它同学,因此要求来富退学……

第9集 阻弟学赌 欢畅出千

  为阻止来富玩牌,欢畅找福荣任评判与来富对赌;来富因记忆力之助大胜,欢畅与福荣利用高科技显影眼镜令来富败阵下来,要他守诺不再玩牌。来富因不明为何输掉而令自己情绪低落,更向青云诉苦;青云因自己也是沉迷赌博的受害者,故不便多言。来富最后更极端至以为自己患上思觉失调。

  欢畅为了来富决定到北京定居,福荣虽要欢畅再加考虑,但仍赠与欢畅大笔金钱,却遭欢畅婉拒。欢畅想在离港前助青云一把,带她参加戒赌计划,但她只觉无聊。众人到欢畅家中替他饯行,但福荣与青云却如贴错门神,各自煮饭给欢畅。来富终按捺不住说自己不想与没有亲戚关系的人离开,欢畅有口难言。来富终逃走,更因听到公园老人谈棋经而有所悟,明白光靠天分是不够,还要掌握技术;于是他主动往找正初,要拜正初收他为徒。

  正初要欢畅接回来富,但来富拚命向正初要求,更说玩牌时才觉自己是个有用的人,希望正初能让他成为荷官;欢畅见此,终明白来富的决心。青云又偷偷到澳门赌钱,终成功赢回所欠的赌债;但欢畅主动要求正初助青云戒赌,青云却不可置否。

第10集 为增胜机 不惜隆胸

  来富随正初到菲律宾,福荣带他到处参观,遇上参加百家乐小姐珠美,更惊为天人。珠美被其他佳丽作弄,令私下加胸垫之事曝光;珠美不忿输,回家问父要钱隆胸,却被当作笑话看待。来富在荷官面试时,因紧张不能介绍自己。欢畅知来富受挫折后,竟欲赶去菲律宾,得青云阻止,并提醒要让弟弟自己克服问题,更要他减肥后才去见来富。

  欢畅致电给正初要他代为照顾来富,正初反而要求欢畅助青云接手婉莹丈夫的二手衫店,希望她有寄托不再沉迷赌博;青云亦因此对正初更有好感。珠美偷偷拿父亲的木雕变卖筹钱隆胸;被父发现追赶,却又遇上来富替她解困。珠美怕独自做手术,硬拉来富相伴。珠美知道来富因紧张考不好考荷官后,教他不要看他人眼睛,只需注视对方鼻尖,再以玩手绳减压,令来富信心大增。

  青云接手二手店后生意不俗,她欲到菲律宾向正初道谢,却被欢畅误会赌瘾发作。来富第二次面试时,因用了珠美建议的办法,果然成功当上见习荷官。众人替来富庆祝时,青云竟借意试探正初是否对自己有好感,但正初却说出“女人烂赌的样子很难看”之说。

第11集 转移视线 坐小型机

  欢畅终赶得及将青云带离赌场,青云自责赌性难改,欢畅安慰她说自己也需一年才成功戒赌;欢畅更提议青云尝试做别样事情来忘记赌博,青云竟说出想坐小型飞机,但因欢畅畏高而拒绝。欢畅带青云到游乐场玩,又陪她看星星至深夜;可惜在青云眼中只变轮盘等赌具,欢畅只好要求正初陪青云坐小型飞机。

  赌场又出现老千党,更发现有荷官合谋串通;正初托欢畅帮忙时,却又有另一帮老千出现,其幕后主使人高名更要求与正初见面。高名竟想要正初与自己合作骗赌场金钱,遭正初拒绝。欢畅青云与正初前往小型飞机场途中,众人始知青云变成病态赌徒的原因。在飞机上,青云担心得拥着正初,更情不自禁的吻他。珠美参选百家乐小姐当天看不见父亲到场支持,感失望之余,被其它佳丽弄跌上衣,以至裸露人前。

  珠美羞愧得无地自容,躲在一旁痛哭,幸父亲一木前来开解才令她破涕为笑。青云不想离开菲律宾,欢畅明白她心思劝她不要有期望。青云终鼓气约会正初,更说出全因正初鼓励,自己才有勇气面对父母之死;而正初亦发觉眼前的女子也有可爱真诚的一面。

第12集 守得云开 恋情开始

  青云终于按奈不住对正初的爱慕,与正初发生关系。福荣见欢畅为青云的事十分着紧,拿二人开玩笑,但见正初与青云拖手出现时,始知青云的目标是正初。青云亲手制作石榴鸡带往赌场给正初品尝。青云偷偷走进正初的办公室准备给他一个惊喜。子维乔装进赌场被发现,汉昌始知儿子在自己赌场搞事。

  正初与汉昌,子维回到办公室发现青云,子维讥笑他公私不分,令正初万分尴尬;汉昌要正初安排子维入荷官训练班,让他暸解赌场运作。正初提出分手,青云接受不到突如其来的巨变,气愤离开。欢畅到酒吧取回遗下的电话,发觉小茵正等待他;小茵向欢畅道歉,欢畅才知正初才是主谋。欢畅往找正初算账,正初承认此事。欢畅气得要来富跟他离开,来富拒绝回港,欢畅有口难言只有自己离开。

  青云为要正初妒忌,竟与富商参加红酒拍卖会。琦见青云丑态尽现暗自偷笑,正初却自动请缨送青云离开。青云终面对现实,决定放弃回港。珠美选美失败后,回赌场时被同事戏弄,更无意中听到太子爷会入荷官训练班,她因此找来富帮忙让她也参加。

第13集 爱郎心烦 青云分忧

  来富高兴与珠美成为同学;子维首天便迟到,正初亳不留情以 CEO 身分要他离开。青云挂念正初,最后只得与婉莹再去澳门赌博。正初因欢畅之事仍耿耿于怀,青云却刚好拨无声电话予正初,青云听出正初满怀心事,于是说小时候故事为正初解闷至天明。

  欢畅为忘掉不快而拚命工作,青云欲开解却不果;正初因公事到港,特意到找青云,又再见青云蓬头垢面的样子,两人相视而笑。青云见正初满怀心事,带他四处游玩,成功让他暂时忘忧。大雨突然洒下,正初决定与青云再续前缘。翌日有女子带青云到高级餐厅,青云以为是正初安排,谁不知原来是高名计策;他要挟正初,如果正初在一小时内不能胜过三名高手,青云性命将难保。

  正初为救青云答应赌局,高名则津津有味地观赏正初如何发挥能力击败对手。正初开用了半小时才能击退一名对手,内心开始急躁;但剩下两人却连手,将钱集中在一人身上与正初对赌。因时间紧迫,正初唯有险中求胜。

第14集 再度分手 青云失控

  正初胜出赌局,高名把正初出千的片段放回给正初看,正初始知被设局陷害。正初怀沉重心情找青云,看她仍沉醉于美梦中,心中有所决定。正初绝情对地与青云分手,青云晴天霹雳;正初更说与青云一起纯是为了要她戒赌,以赢回欢畅的杯。

  青云质问欢畅有关打赌之事,欢畅莫名其妙说只是戏言;青云气愤不已却遇上挑衅,竟情绪失控以车撞车来发泄。福荣通知欢畅说正初因交通意外入院,青云大为紧张亦一同前往。欢畅见正初便说出直觉觉得正初遇上解决不了的事情,正初说欢畅是最了解自己的人。青云欲见正初却不果。珠美与来富在训练班上见子维无心向学,更要其它人陪他出外游乐;正初在分牌房只见来富与珠美工作,对来富加以鼓励。赌场再有老千出现,正初知是高名安排,唯有忍气吞声,等待反击机会。

  欢畅送花遇上汉昌,更被汉昌认出他是赌场的花王;两人一见如故,汉昌邀欢畅看花,最后他更劝欢畅回赌场帮手,欢畅最后决定去回赌场工作。正初成功找到握有高名罪证的高名妻子,但她要正初出价二千万才肯交出罪证。

第15集 蓄意作弄 来富顺受

  子维等人收警告信,众人认为来富就是内鬼;子维叫人把珠美带到天台,珠美以为子维对自己有意,岂料他要珠美喂来富吃安眠药,珠美只有服从。来富昏睡后上课迟到;但因来富没有供出谁是主谋,令子维对他另眼相看。

  珠美向来富道歉,更因此了解他惨痛的童年,两人友谊更进一步。正初决定变卖资产买入罪证;正初成功从高名处取回出千光盘,欲借台湾黑帮之手对付高名。可惜原来高名早已与他们冰释前嫌,更连手让正初入局;高名更落井下石说出罪证之事也是骗局,正初惊觉没有翻身余地,唯有与他们合作。高名欲安插人手出任赌场监控经理,但汉昌却直接委任欢畅担任此职,令正初大感烦恼。福荣安排来富与欢畅共同入住高级宿舍,珠美极羡慕却又怀疑欢畅对来富另有企图。

  珠美考试出猫失败,但子维等却顺利成功,可惜终被子鹏发现。欢畅与正初不约而同发现青云在赌场赌钱。欢畅劝青云离去,正初见青云因自己重投赌海,不禁心如刀割。青云为报复更在正初前说只有赌才令她高兴,但正初扮作无动于衷,令她失望不已。

第16集 恐友轻生 欢畅担心

  青云因正初的说话连赌博的兴趣也失去了,欢畅怕她做出傻事,特意陪伴左右。青云说很痛恨正初却哭不出,欢畅终成功劝服青云回港。子鹏因出猫之事找不到主谋,唯有依正初吩咐将所有学员辞退,来富大受打击。

  欢畅找来子维向他责骂一番,子维终醒悟主动向汉昌认错,请求给学员多一次考试机会。汉昌见儿子有改变因此要求正初收回成命;正初本反对,但汉昌以赌场账目混乱为由施压,正初无奈答应。来富到珠美家助她温习,却被家中各人视作女婿般看待;来富感到珠美家充满家庭温暖,不禁感怀身世。珠美开解来来富,来富则教她以符号代入数字,二人终成功考取荷官资格。子维向珠美透露是欢畅为来富出头,令珠美更肯定欢畅是同性恋,吓得来富处处避他。

  欢畅收到好婆来电说青云失踪,立即赶往香港;欢畅终在变成垃圾岗一般的青云家中的衣柜内找到青云。原来青云伤痛不止自暴自弃,更吃发臭的食物充饥令自己食物中毒;但青云亦因此醒觉,更鼓起勇起将父母亲的遗物旅行袋打开……

第17集

  云问畅借钱报读摄影,畅觉云终于从失恋中清醒过来,安心回菲工作。美看见富与畅同用情侣杯,认定二人是情侣,富百词莫辩。富以为自己喜欢上畅而感到迷茫,致与云讨教,云不知就里支持富。富发现有人换牌,却反遭责骂。畅发现客人有可疑,富向畅说出前事,令畅相信有人出千。高名找人对付畅,幸初及时出手相救。畅向昌说出赌场保安不够先进,昌之后要求初更换系统,令初感不是味儿。初对畅说澳门有监控经理一职悬空,想他调任但畅反对。新保安系统完成却突然停顿,初更藉此要畅离职,畅坚持完成手头工作先会请辞。

第18集

  畅发现客人与荷官有不寻常举动,向初指出有老千集团出现。高名因投机失利,要求初助他打劫赌场金库。畅欲向初说出忠是内鬼时,却发现二人同是一伙。畅用新科技搜集了忠与初出卖赌场的证据,令初大感惊讶。畅希望初能自首,初向畅坦言不想失去一切,畅说给初一天时间考虑;云向众人说出自己将流浪,畅不想云担心没说出初之事。时限已到,畅痛心初未有悔改之心,欲举报时,初亦叫高名可按安排行事。畅被打昏弃于郊外,赌场同时间被打劫。畅醒来得知自己成了通缉犯大感愕然,更赶至荣家说出真相,但荣不信初会害畅……

第19集

  忠怕畅有证据在手,找高名对付畅。高名叫人毒打畅一顿,再带他出公海欲杀之;初孤注一掷出手将畅打下海中。荣与富以为畅躲起来逃避警察,于是有空便四出寻找畅的下落,初因对畅有愧疚之心,欲在富身上补偿将他调离洗牌房。富知美想约会维,主动替她邀约,但维竟然以啤牌胜负为赌注,富大胜。初首次看到富的惊人记牌能力,大感好奇。初常发噩梦,怕有天遭所有人唾弃。初要求收富为徒,富高兴答应。初为试富之能力与他赌,富真的百战百胜,直至最后一局,富凭记忆知初会输,但初最后以技术「偷鸡」取胜。

第20集

  富到美家与美的弟妹玩,藉此练习不让人看穿心意,结果连小孩也骗不到。美以为与维约会,却发觉会错意,众荷官要美在维前重演脱衣一幕,令美哭着离开。高名与陈先生约初饭聚,原来陈欲参加慈善赌王大赛,初无意中知高名欲离开陈,初立即投陈之所好,欲藉此反击高名。初带富到街头行骗,要富练习喜怒不形于色,富失败而逃。美得富之助终令维对自己产生兴趣,富惊觉美是个「大话王」,要美教他骗人的方法。云在国内探望病童,赫然发现畅,畅要求云助他回菲律宾,富通知云将参加赌王大赛,云不敢向畅说出真相。

第21集

  原来云交给畅的不是晕浪丸而是安眠药,畅发现自己被送回香港,云往接畅,被畅责骂后不禁情绪爆发,畅听后衷心反省。畅托云回菲律宾寻回写有茵电话的杯垫,亦要求云阻止富参加大赛。美成功令维要求主动成为情侣,但仍要求富陪伴以防遭人戏弄,富见二人快乐约会,心中不满。云到达菲阻止不了富,却成功寻获杯垫,畅约见茵要她到菲向富说出一切,茵爽快答应更说可替畅脱罪。云到机场接茵不果,令畅心急如焚,富顺利胜出首回合,高名终发觉初私下派出徒弟参赛,初向高名解释只为嬴取外围赌金,要富大热倒灶从中获利。

第22集

  云不许家人借钱给畅偷渡到菲,众人以借口送钱给畅。富因故迟到看不到洗牌,只有凭本事比赛。云发现畅鬼祟地偷入赌场,畅竟将云锁于杂物房内。富因不能记牌而惨败,名妻将此事报告,名大喜下重注赌富输,富终冷静地反败为胜。茵再致电畅,畅求茵再到菲律宾,但茵又失约。畅终向富剖白兄弟之一切,富得悉后呆立当场,畅亦被拘捕。名因亏空被迫逃亡,向初要钱,初趁机通知陈国权的手下。名以刀刺初,富为初挡刀而受伤。权命人把名玩弄至痴呆,更向初表示将与他合作。富伤势严重,云于荣赶往狱中通知畅,畅得悉后不知所措。

第23集

  初在医院问云是否站在畅那边,云反唇相讥,初痛心。茵担保畅出狱,畅要云阻止初带富到港医治却不果。富危殆需换肝,但畅的验血结果显示他不适合。富情况恶化,初决定捐肝给富。茵决心助畅打官司,畅说出只要找到名便水落石出,名却因变得疯癫而无法作证。畅感谢茵之帮忙,但亦说不明茵为何出手相助。富手术成功,对初更为感激,荣要求富向畅报平安,二人终以兄弟身分对话。初回菲作证前,到医院对富为当年之事道歉,富表示从没有憎恨大家,初放下心头大石;但初在法庭上指畅是偷金库锁匙之人,二人再起冲突。

第24集

  畅指初才是劫金库的主谋,引来大批记者采访,荣在庭外大数畅恩将仇报。赌场客人大减,维乘机在昌面前说他不是。宣判在即,畅托云代照顾富,云竟表白说出喜欢畅。茵找来一位超级富豪做证,成功令畅无罪释放,但畅发现茵原来是收买了这位富豪。畅带同弟弟「欢乐」(富)拜祭父母,又带他到处去诉说当年情;可惜富反被畅的热情吓怕。权借初结识昌及美国GC Group财团,意欲合作争取澳门赌牌。维极力反对,更指出权乃台湾黑帮欲借集团洗黑钱,惜昌却同意合作。美找维时见他与其它女子鬼混,维借机说美也只不过是众多女子其中之一,更提出分手。

第25集

  畅终接受富到菲赌场工作之事,富回菲后探美,发觉美像没有失恋一样,美更归纳出失败原因是自己不够「坏」,富为之气结。富见美遇麻烦客人替她换工作岗位,却因而令权结识了美。茵原来是赌场的老板娘,她找畅担任与GC Group合作计划的顾问,但畅的赌坛偶像亦是茵的老爷卓一夫却反对。初与畅分别到GC Group洽谈,初始知茵是对手,茵更借机揶揄初。夫的健康不宜应付国际赌王大赛,畅为能坦然面对富而愿代夫出战。夫在测试中胜过畅,但觉他诚意可嘉,更因此收他为徒让畅代其出赛。在国际赌王大赛发布会上,畅再次与初相遇。

第26集

  初到护老院探望母亲,却遇上云,初知云已与畅发展,感为时已晚黯然离去。权约初及富打高尔夫球,却见美花枝招展出现,富才知权欲打美主意。权要美陪他过夜,幸初出口相助让美与富离去。初出钱要美当卧底,将富的行踪相告,美答应帮忙。美约见富,富以为美终明白心意却只是误会一场。美终得知富喜欢自己,向初说不能再胜任卧底;但初却说服。畅发现富变得身光颈靓,不禁暗暗称奇。畅怕富缺钱埋单,但富却不领情,更替初说好话,认为畅对初过分偏激,令畅大感不悦。畅因经验不足在第一轮赛事大败,初却轻松取胜。

第27集

  因第二名出线的参赛者心脏病发不能继续比赛,畅后补出线。茵交予维一光盘,更说出此碟能帮得上大家,维欣然接受。得云全力支持,畅终克服紧张心情,与初同时出线八强。比赛前夕,昌让初看光盘中永忠的证言,昌亦明言不会再信任初。权眼见与昌之合作告吹,大怒下将荣与富赶走;初向富坦言已失去所有,所以定要胜出以求翻身。初与畅对赛之时,却收到富因并发症入院之消息,初知是富暗中帮助,但畅却欲赶往医院,幸得青云阻止,初乘机令畅大败。另一对手黑木宁明白初难对付,在最后一刻义助畅胜初而出线,令初大受打击……

第28集

  畅终胜出成为新赌场的荣誉CEO,初却独自一人借酒烧愁发泄。畅赶到医院探望富,却发觉富已出院。畅以初名义留言约富见面,富欣喜赶至,却发现竟是畅不禁失望。初失踪,荣决定辞职回港。畅到菲律宾找富,希望他能转到茵赌场工作,富拒绝。初原来一直躲在权的私人俱乐部赌钱,欠下二千万赌债。云遇上初,发现他变得潦倒,初按捺不住,说出当初不是为救云而出千,亦不会沦落至此。云忍不住向畅说出初之事,畅与荣往找初,初误以为畅来示威,最后迫得畅以激将法令初回复信心,初遂主动助权将地下赌场变成正式赌场。

第29集

  初到赌场找富,维却乘机揶揄他。富终决心与初回香港打天下,加入权之私人会所,与初的情谊更加深厚。昌病情恶化找畅聚旧,希望畅能回菲助维打理赌场,畅婉拒。茵见荣无所事事,邀他加入担当公关一职,荣见可与畅共事欣然答应。美从菲来港探富,但富事忙只送美白金卡,亦要她答应不能让云得知自己已在香港。富在会所再遇豹哥,初教富报仇,更放高利贷给豹哥。云与初再遇,令云心乱。富请美到会所参观,却遇上豹哥被大耳窿毒打,美才知富是在地下赌场工作,初要挟美将向富说出她收钱做卧底之事,美恨错难返。

第30集

  畅乔装跟一夫到地下赌场,终证实年轻赌王真的是富,畅要富离开,富认为畅自遗失他当日后已没资格管他。初向云表示没有忘记当天的承诺,特送上云喜欢的戒指,但云说己没可能回头。初对富说出美遇见豹哥之事,更暗示美知道一切。畅为了要富离开赌场,不惜狠下心肠向警方举报,令富对畅成见更深。云在护老院又遇上初,更请他不要再利用富打击畅;初表示自己对云是真心,云终崩溃说出不想再受初的伤害。云最后忍不住与初爱火重燃,与初过了一夜才回家,却被荣碰个正着,云要初给时间来做抉择,初同意。

第31集

  美收拾行李回菲律宾,富为慰芳心,竟决定要与美结婚。权再开地下赌场,畅与众富豪到场与富对赌,畅一路领先,到最后才刻意将筹码输回平手离场,原来畅之目的是要富豪们知道富懂记牌之事。富与美家人谈婚事,要云带畅前往,畅大喜过望欣然赴会,但席上富却骂他假仁假义,更要与畅正式脱离关系,畅失望离去。富向初说出美要度半年蜜月,初竟在富结婚前一刻说出美是初卧底之事,令富当众悔婚。昌病情恶化,再次要求畅回赌场助维。畅觉昌对自己有恩,向茵请辞。畅希望云与他一起到菲律宾,但云因未能作出抉择而婉拒……

第32集

  初在奥力斯开股东大会时出现,更声言已是股东,更带同富回赌场工作。琦向维报告有消息指拉斯韦加斯有地皮出售,可让奥力斯在美国大展拳脚;维认为是难得的好机会,畅为慎重起见,说要亲自前往视察地皮。云徘回初、畅二人之间仍不能下决定,约荣诉苦。众人为畅举行生日会,富送上重手金牌作贺礼,畅感安慰。云想避开畅,畅却送上颈链给云以补偿不能陪伴左右,云益发感内疚。畅送云回美家时,初妒忌得要云跟他回酒店。初更约畅到酒店要畅放弃云。畅以为是初一厢情愿,却惊见云就站在洗手间内衣衫不整,云羞愧得夺门而逃。

第33集

  初以为云会回到自己身边,却事与愿违。云在赌场中突然清醒过来,明白再赌下去只会连幸福也输掉。琦成功让维以赌场股份换地皮,但富无意中得知美国地皮拥有权是初和权;初利诱富,富答应支持初。茵看上了琦的限量版手袋,荣为讨茵欢心,找琦代订;荣却发现琦滥药,琦更把初欲吞并赌场一事说出。富通知初荣已知吞并之事。初要荣放自己一马,荣劝初回头是岸。但荣突被汽车撞伤,初同时收到权的来电要他离开现场。初惊见好兄弟倒在血泊中,不忍见他白白死去,立即送荣到黑市医生处。权赶至要杀荣灭口,初不许权杀荣。

第34集

  初要挟琦骗维说地主要求提早签约,畅觉事出突然需考虑,但维则认为机不可失。茵致电畅说荣失踪多日,畅得知富是最后见荣的人,富却骗畅不知荣去向。荣回光反照,对初说希望他回头,初向荣道歉,荣含笑而逝。初找富阻畅出席签约买地的交易,富情急下打晕畅把他车到郊外。权欲杀富、畅灭口,兄弟跳崖逃走,大难不死赶回奥力斯,可惜赌场已落入初与权的手中。富此刻才相信一直被初利用,跪地痛哭认为自己害死荣。昌病逝,畅悲痛不已,维亦知错后悔。富承受不起自己所犯的错,回复自闭状态;幸畅努力令富终勇敢站起来。

第35集 (大结局)

  富每天也到美家求她原谅,美不置可否。初高兴的踏上赌场大亨道路之际,突然收到母亲意外死亡的噩耗。权知黑道中人欲找初洗黑钱,命初拒绝,初却声明自己才是话事人。云拜祭初母时遇上初,初才惊醒是自己害死母亲,初哀求云留在自己身边。云随初回到菲,目的是为畅搜集初的犯罪证据。畅找初谈判,要他说出荣下落。初被迫疯了,竟用云性命与畅对赌。初输得一败涂地终说出荣之藏尸地点,更和盘托出一切。荣的葬礼上,茵带上荣唯一所送的礼物,悲痛地送别荣。初坦然面对法律的制裁,虽失去了名利,初赢回好兄弟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