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豹子胆》是一部上、下两代恩怨情仇的故事。三十年代上海,龙蛇混杂,剧中乔、樊两大家族对立,时起纷争。

  姜四﹝惠天赐﹞与姚五﹝董伟﹞本是孤儿院好友,因孤儿院失火,姚五逃出,被江湖叔父招老大收养,以出千、扒窃度日;而姜四则当起巡捕来。时广东千王谭升将临上海,上海各帮急谋对策,决由乔家出面,请退居天津的丁力与谭升谈判。樊老大不满各帮视乔家为一哥,暗中与乔家二老板乔定一勾结,对大老板乔天一进行报复。

  姜四对上司楼东海之女碧笙﹝黄曼凝﹞萌生爱意,唯碧笙已有心上人,乃乔天一之幼子乔震宇﹝汤镇业﹞。乔天一之女婉浓对樊老大之子一见钟情,导致日后宝光欲利用婉浓消灭乔家,但因震宇机智,又工于心计,在姚五和姜四相助下,终于消灭樊家。

  《豹子胆》顾名思义是天不怕地不怕,这群青年人究竟怎样为名利挣扎,及视死如归呢?

分集剧情:
第一集

  广州各赌业大王得知乔、樊二家将建赌场,甚为忧心,遂派代表邀请当代千王之王谭升出面阻止,消息很快传到北京,令城内各人均感震撼。招老大得闻谭升到来,想起往昔交情,光荣之余对徒儿夸口,惹起姚五欲偷谭升财物之心,以试自己偷术是否高明。火车上,谭升与友共赌,姚五扮成工人借机混入,谭升一看便知姚五是招老大的徒儿,便任由他偷去行李箱,好使他欢喜一场。姚五把偷得之行李箱翻看,只见衣服一堆,便将衣服穿上,不料被乔家派来之杀手误认,向姚五连开数枪,幸姚五身手敏捷,逃过大难。乔家知无法避免与谭升一赌,也请当代千王仇大千之孙仇天行出面相助。赌局开始,两人赌术高明,不分胜负,谭升只好以掷银币决胜负,天行便顺其意将银一抛,讵料转落之时,谭升突掏出利刃,向银币抛去。

第二集

  银币被割成两半,半公半字,得了个不分胜负。姚五欲拜谭升为师,但谭升深知无敌是最寂寞的道理,不想姚五步其后尘,遂独自悄悄返穗,使姚五愿望落空。碧笙久居外地,不久将返,使姜四忆起当年青梅竹马的日子,满心欢喜。碧笙偕姜四到寺庙拜祭亡母,巧遇姚五,姚五见碧笙花容月貌,顿生倾慕之情,即展开追求,誓要夺得美人归。乔天一生病入院,定一欲此机谋夺家产,半夜潜入病房,将父之氧气喉拿走,天一奄奄一息,终因缺氧死去。碧笙偕同父亲参加天一之丧礼,宝光为之艳色震惊,如痴如醉,决定展开追求。定一一心以为分开巨额家产,讵料其父已立下遗嘱,定一所得甚少,愤恨难平。姚五欲约碧笙逛街,无奈碧笙早有约会,姚五闷闷不乐,行至一横巷,赫然见一杀手将耀光枪杀,姚五吓至目瞪口呆。

第三集

  姚五被吓得要命,马上去找姜四来看个究竟,此时震宇与碧笙在附近,震宇无意中看到横巷有异样,于是独自跑去看,惊见耀光横尸地上,又见杀手刚才用耀光之血写的「乔」字,震宇慌忙欲擦掉血迹,此时姚五正偕姜四前来,以为震宇是凶手,遂将之拘捕,但因碧笙解释,震宇得以释放。未几,姚五又在街上遇见该杀手,于是尾随杀手,赫然见他与定一交谈,于是急忙找姜四前来,岂料杀手已被杀,但因姚五心有余悸,又不知定一姓名,未有说出真相。耀光之死,令樊老太更加愤恨乔家,遂威胁楼局长,定要查出乔家有罪,楼局长授命予姜四,姜四便找姚五作助手。姚五与震宇打交道,得知震宇乃乔家人,欲混入乔家查个明白。

第四集

  姚五在震宇介绍下到乔氏船务公司找得定一,姚五一见定一便恐其认出面貌,幸定一不甚留意。姚五在船务公司任苦力总管。一日,欲偷进定一的办公室内搜查证据,发觉早有人捷足先登,姚五乃悄悄离去。根据乔天一遗嘱,船务公司交由震岳全权打理,而震岳则派震宇任副经理。贩毒头子郭大富欲与乔家合作贩卖鸦片,为震岳坚拒,郭不欲血本无归,派手下到乔家赌场内暗中售卖鸦片,为震岳知悉,将郭手下打至遍体鳞伤,并逼其说出鸦片收藏处,将鸦片销毁。原来鸦片生意樊家亦有参与,樊老太大怒,派手下杀震岳,又派人到码头杀苦力,姚五被斩伤,震岳大怒,欲与樊家硬拼,但为震宇阻止,震宇打算在邱市长银婚纪念会上使樊家出丑。震宇命姚五将一枚小炸弹放在樊老太车下,以示警告,岂料定一换上大炸弹,将在场私家车毁去一半,楼东海甚为震怒,要樊老太解释此事,樊怀恨在心,派人杀震宇。

第五集

  众杀手围攻震宇,幸姜四经过,将杀手击退,碧笙为此事闷闷不乐,更怀疑震宇干非法勾当,惹来仇家,震宇不便解释。碧笙无法忍受乔、两家频频仇杀,更指责震宇与家人扰乱上海治安,震宇感身不由己,但碧笙并不谅解,令震宇十分痛苦。姚五从苦力口中得知樊家以贩卖鸦片起家,密告姜四,姜四与马骝头二人到樊家货仓突击搜查,搜出枪械,岂料枪械早有牌照,楼东海被樊老太冷嘲热讽,将姜四调职管理小贩。碧笙决往法国读书,婉浓告知震宇,震宇负伤找碧笙,答应一起离开上海。震宇往找碧笙之际,樊宝光派人到医院乱枪扫射,震岳决还以颜色,命辉带众手下到樊家地盘大肆捣乱。樊老太为使震岳离开上海,与定一合谋,着震岳与楼东海谈判,然后四面埋伏。

第六集

  震岳被杀,众人悲愤莫名,婉浓更连夜恶梦,定一假作关怀,但婉浓不知定一原是主谋。碧笙以为震岳之死与父有关,一气之下离家出走,到处投宿,后在招老大家中下榻,玉莲生醋意,对碧笙诸多留难,幸得小五相助,替她解围。小五认为凶手极可能是樊家之人,对震宇提出己见,但震宇竟终日花天酒地,不听小五之言。震岳死后,乔家事务乏人打理,众人感须选一主管,于是推举震宇,但宇推辞不就,定一唾手获得大权。乔、樊二家自震岳死后,相安无事,定一生怕被人猜得他与樊家合谋,遂与樊老太商量,在震岳尾七之日将赌场捣乱,定一装作与震宇及时赶到,适逢小五到来向震宇说出有内奸之事,震宇竟着小五不要理会此事。

第七集

  小五突发现马辉正鬼祟而出,暗中跟踪,见他正与人交易,但小五被马辉发觉,遂拚命逃走!幸震宇驾车将小五救走,原来震宇表面装傻,暗里调查震岳死因。宝光知道碧笙下榻招家,又来痴缠碧笙,却被招家众人赶走,宝光心有不甘,命手下到招家捣乱,一面着楼局长接碧笙返家,但碧笙坚持不肯回去,而小五此时正偕震宇到来欲向碧笙解释,亦遭宝光手下打伤,碧笙见状,甚为怜惜,答应既往不咎。姜四得知樊家将有难,遂急往援救,而小五亦得知此事,告知震宇,三人遂分头行事。樊老太归途中遭马辉暗算,幸得手下将辉斩伤,马辉负伤逃走,在树林中遇到小五和震宇。

第八集

  原来小五与震宇到来帮助马辉逃走,马辉亦说出这次行动原想为震岳报仇,更将天一与震岳之死与定一有关之事告知,令二人震惊不已。定一欲杀马辉灭口,但震宇已将马辉送往外地,而震宇为展开报复行动,诈称前赴法国,将生意交给定一料理。小五与众人在码头赌博,后见有货运到,遂上前充当苦力,却被流氓所阻,小五见其形迹可疑,知事态不妙,乃告知震宇,震宇遂与小五深夜潜入定一之船务公司。查核账簿,方知货物与樊家有关,小五答应替他查个水落石出。小五与阿牛混入货仓,查知仓内藏有鸦片,小五即通知姜四到来,将运货者拘捕归案。樊老太大寿之日,大宴亲朋,岂料姜四突带巡捕到来,令樊老太大感不悦。

第九集

  定一与樊老太同在寿宴上被姜四拘捕,但震宇知樊老太仍有脱身之计,遂故意带同律师到来保释定一,定一称与此事全无关系,震宇亦诈作相信。开审之日,樊家早收买刘老板承认一切罪责,樊老太与定一得以无罪释放,令姜四愤愤不平。樊老太着楼局长对付姜四,姜四被调任文职因而闷闷不乐,欲见碧笙,但到招家后,方知碧笙听从震宇之话,收拾行李返家,姜四见二人态度亲密,心中更为郁闷。小五决意大展拳脚,以讨婉浓欢心,遂与震宇赌博,暗中出千,令震宇输去赌场,但震宇原知小五出千,为助小五遂故意败在小五手下。小五打扮光鲜约会婉浓,但被宝光捷足先登,小五心心不忿,跟随二人到达拍卖行,暗中偷去宝光钱包,令宝光大出洋相。

第十集

  震宇欲与碧笙结婚,但遭楼局长反对,震宇无奈,唯有先与笙订婚,姜四知悉此事,心情落寞。小五为查知刘老板与樊老太关系,遂与阿牛在街上生事,令马骝头将二人带返巡捕房,小五与牛被拘留狱内,见刘老板身怀巨款,知事有蹊跷。小五又查知刘妻已迁往新居,遂暗中在屋外探听,赫然见畲昆到来,将款项交与刘妻,小五知畲昆已倒戈相向,与阿牛将之赶离招家。楼局长知姜四常到岳内找刘老板,告知定一,定一派人将刘老板及其家人杀死,姜四亦被追杀,小五与阿牛急忙保护姜四,逃到神父家暂避。楼局长广布线眼通缉姜四,适巧碧笙订婚之日,姜四悄悄到婚宴上恭贺碧笙,结果被捕。

第十一集

  楼局长与樊老太合谋陷害姜四,指姜四杀死刘大光及刘一家五口,更贿赂证人作假口供,令表面证据成立,但因案情复杂,法官下令押后再审。小五见姜四形势不利,欲找震宇商量对策,但震宇有心无力,小五遂与马骝头计划劫狱,但姜四不肯知法犯法,坚拒逃狱,令小五大为气结。震宇暗中命人搜得楼局长私受利益证据,着小五持证据与楼交涉,楼局长无奈答应不在法庭上指证姜四,令姜四得以无罪释放。定一再与樊老太合作,将船公司货物劫走,更将责任推在震宇身上,并收买手下对付震宇,震宇诈作不知情,被定一手下挟持。定一更无顾忌,说出震岳等人皆是他派人杀死,定一手下却倒戈相向,定一见势色不对,即命人押碧笙到来,原来碧笙早被挟持,令震宇束手无策。

第十二集

  定一挟持碧笙上船逃走,岂料小五突出现,将碧笙救走,定一即乘乱驾车逃去。定一失手,令樊老太忧心忡忡,欲命楼局长阻止姜四到码头搜查毒品,但姜四在小五协助下,已出发找得大批毒品,楼局长阻止不来,将责任都推在定一身上,免樊老太牵涉在内。碧笙指责震宇利用她布局杀定一,震宇百辞莫辩,幸得姜四劝解,始冰释误会。定一在樊老太安排下到樊家大屋暂居,但樊老太又暗中通知震宇,震宇感奇怪,小五与阿辉自动请缨到大屋杀定一,定一知势色不对,暗中驾车逃走,往情妇家中,但见情妇与一男子幽会,气极将两人杀死。小五在震宇指示下不断追杀定一,定一竟逃进日领事馆中找浅见,与浅见商量合作大计,对付震宇。震宇亲自出马,潜入领事馆中杀定一,定一早料有此一着,反将震宇制服,正欲开枪之际,手枪竟失灵,误杀自己。

第十三集

  樊夫人着宝光假意与婉浓相好,以便日后对付震宇,婉浓并不知情,沉醉爱河中,震宇大加反对,婉浓反唇相稽,震宇即命小五监视二人。宝光时对小五怀恨在心,遂命畲昆等人趁大娘生日当晚放火烧屋,岂料小五与大水牛刚巧回来,见大屋火光熊熊,大水牛因救师心切,被火烧死。震宇协助小五对付樊家,将所有船公司收购,句柄头,使樊家货物无法运出。震宇暗中在报章上大爆黑幕,指责楼局长贪赃枉法,楼知震宇从中摆布,即转移讨好震宇,震宇趁机约楼局长见面,然后逼他跳楼自杀。

第十四集

  楼局长跳楼自杀而死,碧笙一直怀疑与震宇有关,但姜四告知碧笙,楼局长生前的确曾私受大量金钱,死因实是畏罪自杀,但碧笙仍不相信。宝光知悉法人将在上海开设跑狗场,为重振樊家声威,欲与法人合作,遂刻意讨好法领事之女Vigo及其未婚夫唐约翰,唐看中婉浓,宝光计上心头,欲出卖婉浓作为合作设狗场的条件,遂将婉浓灌醉,幸小五及时赶到,以楼妻与婉浓掉换,令唐约翰大为气结。震宇为使樊家永无翻身之日,愿以巨款作为小五取得狗场合作权之用,小五查知Vigo喜受古董,遂应拍卖行中借机与Vigo认识,并着Vigo翌日到其家中欣赏名贵古董,Vigo依时赴约,却被阿狗等人绑架。

第十五集

  小五利用英雄救美苦肉计,取得Vigo对之信任,更将招大娘收藏多年之玉蝴蝶送予法领事,法领事大悦,将狗场之主办权交予乔家,令樊家前功尽废。樊家怀恨在心,计划在狗场开幕当日纵火烧售票处,及半路枪杀狗王,幸震宇早料有此一着,将狗王偷龙转凤,姜四接得消息,当场将樊家手下阿泉拘捕。法领事感樊家有心捣乱,着市长将樊家人等驱逐出境,樊老太虎落平阳,仍欲利用婉浓作最后一击,宝光诈作与婉浓难舍难离,离间婉浓与震宇感情,婉浓堕入圈套,诈称已怀有宝光骨肉,誓要跟宝光到天津,令震宇怒极。

第十六集

  小五知宝光欺骗婉浓,半夜潜入樊家找宝光算帐,但婉浓与姜四到来阻止,小五心如刀割,知婉浓沉醉爱河不自觉,愤然离去。樊老太老谋深算,诈作应承宝光与婉浓婚事,着婉浓搬进樊家,婉浓不知袖里,即返家执拾行李离去,令震宇怒极。震宇一心计划在上海提高声望,但千方百计均不得要领,后长春张军长手下古买办突答应帮助,令震宇疑惑,原来古买办想藉此要挟震宇运送军火,令震宇左右为难。小五往找婉浓,被宝光看见,将婉浓责打一顿,樊老太假意维护。畲昆穷途潦倒,在赌场偷窃,被打手刺死,招老大见状,已来不及抢救。震岳死忌,婉浓欲返家拜祭,却被宝光拳打脚踢,一方面小五见婉浓久未返家,连忙到樊家找她,但见婉浓被宝光禁锢,痛心非常。

第十七集

  宝光利用婉浓,威胁小五杀震宇,小五感宝光卑鄙,愤然拒绝,樊老太亦觉时机未到,着宝光将他放走。小五见婉浓已泥足深陷,命阿狗与阿莲捉婉浓返家,但婉浓因已怀孕,诈作不适,阿莲送她往医院,婉浓乘阿莲不觉,悄悄溜走。震宇为进一步提高声望,答应姜四支持整顿市容运动,命马辉封闭赌场,并安排小五到孤儿院任职。宝光到妓院寻欢,小五带婉浓往,看清宝光的真面目,婉浓心如刀割,但宝光反将婉浓掴打,小五更被宝光手下殴打一顿。宝光再次要挟小五杀震宇,未几,小五果然答应,约宝光翌日到坟场下手,宝光不虞有诈,带同手下到来,岂料震宇早有准备,反将宝光杀死,婉浓赶到见状,悲愤不已。

第十八集

  婉浓怒责震宇杀死宝光,要震宇赔命,但婉浓仍念骨肉情,不忍下手,凄然离去。小五答应日后照顾婉浓,但婉浓不领情,并决定离开上海,小五亦知无法挽留,着碧笙到码头送行,婉浓临行前着碧笙留心震宇,碧笙怀疑宝光之死与震宇有关,质问小五,小五支吾以对。古买办命震宇十日内运送军需品到长春,震宇迫姜四帮忙取通行证,以免经海关手续麻烦,但姜四认为需公事公办,不肯答允,震宇软硬兼施亦不得要领,遂悻然离去。樊老太离开上海前,着姜四留意震宇,姜四派马骝头调查后,怀疑震宇私运军火,请小五帮忙调查,但一无所获。楼太太酒后胡言乱语,碧笙知悉楼局长死前曾与人见面,极有可能不是自杀,遂与姜四同往当日揭发楼局长贪污的报馆查问。

第十九集

  报社社长告知碧笙,当日乃受震宇所逼刊登贪污事件,碧笙大为悲愤。碧笙质问震宇有关楼局长之死,震宇直认不讳,碧笙恨震宇不念情,对震宇已心死,震宇亦有点内疚,但知已不可挽回两人感情。姜四知震宇再次与古买办接触,与马骝头搜查货物,见箱内全是军火,招老大身为船公司经理,涉嫌私运军火被拘捕。震宇替招老大保释,并送他入院休养,姜四命马骝头在门外保护,但震宇欲招老大逃往他方,命马辉安排一切。马辉却为免后患,欲杀招老大,招老大机警逃走,后在姜四安排下在山神庙暂居。震宇恐防招老大出庭作证,向小五动之以情,小五念在与震宇多年交情份上,遂将招老大送往他处。

第二十集(大结局)

  军火被巡捕房充公后,古买办突从长春到上海,指责震宇不负责任,震宇不欲再有差错,断然拒绝合作,古买办气极乘火车返长春向张军长解释,却被姜四捉返巡捕房,震宇大惊,立即命马辉布置一切,欲将姜四杀死,姜四侥幸逃出,藏身孤儿院。震宇带同手下搜查孤儿院,见碧笙推一病床出外,即命手下跟踪,马骝头驾车接应,震宇手下乱枪扫射,但车子已撞向山边,马骝头惨死。姜四与碧笙匿居神父家中,小五替二人安排离开上海,但到处受震宇手下监视,小五遂利用调虎离山之计,使碧笙与姜四安然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