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一百万个人就有一百万个贪念,一百万个谎言!

  蓝屏(徐子珊)的男友徐风(陈键锋)失踪一年后,巡捕吕涛(黄宗泽)发现风原来已经死了,领遗体的人更是屏自己!不久,风突然出现,叫事情更加扑朔迷离,更叫屏和风已经萌芽的感情胶著。一切,原来跟屏后母的布局和一个老千夺产阴谋有关。涛展开连番追查,期间险象环生,更因此而被开除,幸得跟他一起长大的殷悦妹(杨思琦)在旁鼓励。另方面,屏与风结婚后家人陆续出事。原来,以茅泰(陈鸿烈)为首的千门八将已化身不同身分渗入了蓝家……

  剧中的富家千金蓝屏 (徐子珊饰)与男友徐风 (陈键锋饰)矢志不渝的爱情、巡捕吕涛 (黄宗泽饰)与哑女殷悦妹 (杨思琦饰)的兄妹情谊,还有他们与毫无血缘关系的职业骗子鲁四娘(苑琼丹饰)的亲情,环环相扣,令人欲罢不能。

  剧中黄宗泽扮演的吕涛是一个很固执的人,他年少时受骗子所害 ,长大后成为巡捕后,便极力打击诈骗之徒,但由于性格冲动,往往为求拘捕骗徒而不顾后果。演绎这个嫉恶如仇、正气凛然的角色,黄宗泽表示颇有难度,开始拍摄此剧的时候,与杨思琦的合作可算是一个挑战,因为杨思琦在剧中饰演一名哑女,只能用手语与人沟通,对完全不谙手语的他而言,真的要多花点时间,去记下她的手语动作及剧本上的对白,还要揣摩和适应跟一个不能说话的人沟通的节奏,"开始时,稍不留神便会接不上对白。”

  杨思琦在剧中演绎哑女角色,为此,她特意学习手语及小提琴,还出席一些聋哑人士的活动,留意他们做手语时的神情及动作。在剧中,殷悦妹是一个很有天分的小提琴家,剧中有不少演奏的场面,为此,杨思琦苦练琴技,每一场拍摄她均亲身上阵,演奏乐曲,"拍摄完成后,感觉好像音乐会演出成功一般,非常有成功感。”

  "蓝屏是一个对爱情非常执著的人,这一种执著演变为对爱的贪求,因而陷入感情的圈套中,难以自拔。”现实中性格爽朗的徐子珊表示与角色的性格截然不同,"她对爱情太盲目、太不理智,亦因而受了很多伤害,常常不开心。”在剧中有很多哭泣的戏份,对徐子珊而言,是一个很好的锻炼,"最初找不着窍门,真的有点'欲哭无泪’的感觉。幸好身边有不少前辈指导,后来在拍摄哭泣的戏份时,有时会泣不成声,停不下来呢!”

分集剧情:
第一集

  一九三五年,殷悦妹到上海的病院,探望躲在病榻的蓝屏。虽妹不能说话,但她除努力替屏打气,更说出义兄吕涛与义母鲁四娘已到了上海,一切的事情将会转好……   时间回到一九一九年,年约六岁的妹正与家人一起在上海火车站时,却不慎为拐带集团的四娘所捉去,而刚好遇上此事的涛,因欲阻止亦被拐走。两人被带到广州,准备给毒哑变成乞丐成为集团一分子之际,却因娘的良心发现,而将二人救走,三人亦从此一起生活。一九三二年,涛成为了上海的巡捕,而妹则顺利由聋哑学校毕业,更练得一手好小提琴而为人称颂;涛工作时搭到一只陀表,因此展开了他不平凡的遭遇。

第二集

  涛得娘之助,成功将车站前的喇嘛骗佬集团绳之于法,上司兼好友关炳及Roinson甚对他赞赏有嘉。涛遇上陀表的物主蓝屏,原来屏努力寻找这陀表,因她相信此表与失踪的恋人徐风的命运有关。上海金业大王蓝世凤因第十二间分店开张而极为满足,但可惜因他最痛锡的女儿屏终日为失踪了一年的男友之变得失常,令他痛心非常;但想不到屏变本加厉,竟冒用父亲的字登报,在全上海人前对徐风道歉。凤一气之下将屏遂出家门;无家可归的屏幸得涛相陪到天明,但发现了义兄失踪了的妹却为寻兄而流落街上……

第三集

  涛为让妹的音乐天分得以发挥,努力不懈地秧求着名小提琴家司徒教授与妹见面;另一方面,涛受屏所托调查风的行踪,却发现凤早年曾是黑帮分子。屏不相信父亲会加害风,涛却发现自己暗喜欢上了屏。涛的努力终感动到司徒教授,在家人的鼓励下妹成功发挥实力,令教授答应收为入室弟子。屏的恶梦频生,涛特意开解更提点她不应胡思乱想。突然有一位吕先生自称是风的好友,向凤打听有关风的消息;但凤早已调查清楚其实这是涛所假扮。凤心痛女儿请巡捕调查自己,竟在涛前夸说己将风沉尸黄埔江。司徒教授承认妹实力,更要她参加全国比赛,却因此令妹遭教授的第一门生芷韵妒忌。

第四集

  屏突然失踪,涛担心不已,最后从屏寄来的电报得悉依人到了天津;原来屏收到消息风身在天津,所以在没准备下直奔天津,寄居在前仆人家中。妹寄住司徒教授家中苦练,却苦无寸进,更被教授指责,情绪低落。家人到访欲接妹回家,反令妹重新振作,坚留教授家中练习。屏因手头拮据,特请继母妙芝汇钱;此事给凤得悉后,责骂众人纵容屏只会令她不能自拔。教授约娘与涛及妹晚宴,席中更说出妹将有力夺冠,而可得到往维也纳音乐学院受训的机会,众人不禁大喜。芷韵为止处处针对妹,但却反而令妹的能力更上一层楼。在天津的屏竟以为自己遇上风……

第五集

  因船期更改妹需于比赛后立即登船他往,涛与娘为免妹担心,努力收起愁容,鼓励妹好好比赛。韵最终被妹的真诚感动,将之前收藏了的小提琴归还于妹。司徒教授通知涛妹突然失踪,娘等四处寻找,终给涛在教堂寻回妹;原来妹不想离开家人,决意放弃大好前途。此举得家人及坊众支持,妹得以留下,而结果由韵胜出了比赛。屏得不到金钱接济,为要继续登报竟抵大衣,因此被冻病晕倒街头;老仆人特意送上车票让屏回上海,但屏竟宁流落贫民窟。凤竟放下身段托涛到天津劝屏回上海,当涛到达时,看到衣衫褴褛的屏仍一心等待风,大受感动主动助屏,但竟发现风可能遇上海难……

第六集

  涛通知屏的家人赶到天津,凤等慌忙赶至,屏担心会遭父亲责骂,可是凤全没有此打算,只是慈爱地将女儿接回上海。在归途上,凤更说出自己对屏的期望,但屏私下却与涛说出自己与风相识相恋之经过,并强调相信风仍在生,涛听后无奈不已。经医生诊断,说屏病入膏肓,需静药与吃药。凤痛心不已,为替女儿打气讨其欢心,更屈就自己于生日举办洋式生日派对;但原来屏假装吃药,而她更相信风将在平安夜出现。凤邀请涛一家参加其生日会,席上他听了妹的小提琴演奏后,更答应安排妹到小学教音乐;夜深,屏俏俏地自派对上消失……

第七集

  妹正式到小学任教,却被课室的混乱吓呆;涛不放心偷偷到访,却发现妹已用音乐令学生们静下来。屏病情反复,凤放下尊严,向屏坦白自己对女儿的关心,屏感动。妹最终被学生弄至一身糟,涛关心要她辞职,但妹此次誓死不从,最终涛软化让步。二人在街上遇上屏,屏说出发现自己曾替风立墓碑;涛担心不已,更主动与凤说会多陪屏出外走动,凤大为感激。涛宁通宵工作抽出时间陪屏,可惜始终徒劳无功,屏的病情似乎变更得严重。但原来这一切都是继母芝和弟弟烨的安排,原来芝想迫疯屏,希望令凤将一切交予儿子烨……

第八集

  屏发现继母芝服安眠药自杀,从遗书中芝承认了一切事,更说出因知道凤已得悉一切,自杀是因不想凤加害烨。芝获救苏醒,凤亦赶到医院大兴问罪,更要涛逮捕芝两母子。芝按奈不住说出多年委屈,原来凤一直以为芝刚新婚便红杏出墙,而更深信烨不是自己亲儿;芝为免日后凤将一切只交屏,唯有狠下心肠。在屏的努力下,凤将芝安排到广州,亦接受了烨为自己儿子之事。芝离开前,亦说出因查出风在船难名单上才想出此计;屏在风墓前与他告别,得涛与妹的友情照顾下,亦渐渐回复笑容。但在平安夜的晚上,风竟出现在屏与涛的眼前。

第九集

  在病院上,风说出了失踪一年的原因;原来他被诊断出患上癌症;因风觉自己时日无多,于是不辞而别。但在外流浪的他,却幸运地在杭州遇上德国藉的医生替他治病,令他奇迹地复原过来;得悉此前因后果,凤亦因此对风的警戒松懈了下来。另一方面,妹认识了自广州流落至此地的刘欣欣,妹对落难的欣多番照顾,更从欣口中,得悉她本来是当地大茶庄的女儿,却因受骗徒叶向荣所欺,被呃至人财两失家破人亡。凤主动招待风到家吃饭,更在席上主动邀请风到金行工作,令屏乐透。妹与欣在街上时,竟给她遇上荣,但荣竟就是风!

第十集

  涛特意往找屏,欲偕她一起到杭州寻线索;屏经多番考虑,决定以到北平觅新店址为由离开上海。二人到达疗养院,却发现医生已回德国,院长亦拒绝公开病人名单;两人无助之际,却有一修女主动提供消息,更力证风曾在这里养病。回到上海,屏见风努力为金行工作,心中不忍之余说出一切,幸得风原谅,更说出会与屏一生一世。涛看病床上被车撞伤仍昏迷的欣,担心屏亦会变成如此。凤得悉风有机会是拆白党之事后,赶回上海与涛商量对策;涛到广州觅得大量人证,更带众人到上海与风面对面对质,但是风面对众人指责,却面不改容,一脸无辜……

第十一集

  炳通知涛与娘,妹在杭州犯事被捕;涛与屏到杭州营救,发现原来妹特意到疗养院欲查有关风记录。最后屏以上海金王之女身分担保让妹获释;但屏怪责涛影响妹视风为坏人,两人因此发生争执。屏发现自己有身孕,风主动向凤要求如屏结婚,更为此被凤饕以老拳;凤千万不愿意,最终也得就范。涛始终坚信风是拆白党,更令娘心软出手相助,亲身以计试风是否有问题;风顺利通过考验,却无法令涛释怀。屏胎儿出现问题,风大感紧张,凤一一看在眼中;涛从医生处了解肺癌病人身上应有手术疤痕,欲与风求正时,两人却因此大打出手。

第十二集

  涛思前想后下终有决定,他向上司Robinson说出风是拆白党,更说出已得凤之要求,将风逮捕,为让上司相信,他更发下毒誓及说愿承担所有后果。另一方面,凤因风的表现,终于相信风;但此时涛与众人前来逮捕风。风一面委屈,最后更当众出示身上之疤痕以证自己清白;涛终因此事与屏及凤交恶。欣最终死去,涛连最后之证明亦失去;涛意志消沉,向上司递上辞职信。涛主动向风道歉,屏得悉后主动见涛,得妹之助二人恢复友谊。屏与风终结成夫妻,而在婚宴上,与涛及妹一起出席的娘,竟在席间遇上千门八将以各种身分参加宴会……

第十三集

  千门八将首领,化名为玉石商人夏学祺的茅泰,率其门下到娘家拜候;言谈间更暗示将对涛与妹不利。娘跪求原谅放过三人,更欲自断二指赔罪;最终娘以诈病之法令涛与妹陪她离开上海移居广州。祺以玉石商人身分与凤结为好友,二人更合资公司交预风打理;另一方面,祺门下茅菲亦以祺女儿身分,成功令烨爱上自己。屏与涛等一直以书信联络,转瞬间,屏与风的儿子雨虹亦已三岁。屏与高中同学,上海财政部长之子程子谦重遇,而风亦对谦之妻子孙沪生产生兴趣。另一方面,烨向已退休的凤申告,说出金行之账目在风管理下非常混乱。

第十四集

  生看见风拿着音乐盒缅怀孤儿院的种种,对他印象更好;在广州定居的娘,偕涛及妹经营粥店渐上轨道,但另一方面娘亦刻意撕毁及扣起屏与妹之间的通信,以免涛赶返上海。烨跟踪风,终发觉富将大笔现钞交予他人;烨欲向凤说出这发现,但凤却因病缠身却无暇理会。烨无计可施唯有向屏坦白所见;屏向风质问,风竟坦言承认,却说出金行因被迫害,所以动用该笔钱是用作贿赂政府官员,令屏觉得错怪了风。涛主动约妹看戏,令妹心如鹿撞,不知涛是否对她有意。烨对南京归来凰说出一切,凰深觉风有问题,竟向祺求助;祺派菲与凰一起查账。

第十五集

  凰匿藏在房中拒绝外出,烨质问调查风之事的进展,却令二人争吵起来。菲与凰见面,要胁将凰在祺别墅查账时,与她发生关系之事公开;但菲复又对他热情起来,凰没法接受此**关系,变得既悔疚又混乱。风藉慈善网球大赛,成功拉近与生距离;另一方面,身为医生的谦从屏口中得知风曾患肺癌后完全康复,不禁惊奇不已。菲主动与烨解除婚约,更向凰说已有身孕,要他向祺与烨交待;烨得悉后,愤怒不已当街打伤凰,但凰已无所觉。凰突然自杀,凤大受打击而中风入院;谦向屏查问为何凤的医生会开血管闭塞药给他。屏大发脾气,但凤却偶然听见一切……

第十六集

  烨沉迷赌博,终被屏得悉,烨解释不欲再看见金行金钱任人取去,倒不如败于自己手中;屏大为心痛更答应凤痊愈后将金行回复旧貌。谦发现凤虽不能说话,但似有要事欲说出,遂费尽时间,以一笔一划的问答方式「砌字」,将凤想说的话记下。生在一日之内三次遇上风,两人天南地北,好不快乐;这边厢,在广州的「管家仔粥」涛与娘等正忙得不可开交之际,却遇上炳的探访,从炳口中得知蓝家发生巨变,涛与妹均不明为何屏在信中只字不提。烨在赌场中被骗,误会自己杀了人,忙命地逃离上海;谦致电屏,要她到医院看凤。屏刚得悉事实真相时,风竟尾随而至……

第十七集

  娘私下将屏来信撕毁之事,终被涛与妹发觉;涛得悉屏之惨况,决意赶往上海营救。娘见没法阻止,唯有舍命陪涛回上海对付千门八将;二人要求妹留在广州,妹不想成为负累因此答应。凤病危,临死前成功改动遗嘱,将家产只分予芝与屏二人。祺出手说出金行已欠下他大笔金钱,要屏与芝交出股权;屏表面虚与委蛇,一方面与谦暗中计划将千门八将赶出蓝家。屏成功在众面前否认债项及向风提出离婚。涛与娘刚回到上海,却立刻遇上假修女冰;屏与谦欲带儿子暂离上海之际,却因风早在车上动了手脚,令车堕崖,二人重伤昏迷。

第十八集

  生与风赶往医院探望,医生说出两人情况严重将长期昏迷;生大受打击,不明为何二人会一同遇上意外,风却乘机施计,令生觉得屏与谦之间可能有奸情。涛与娘在上海被黑帮狙击,因此没法与妹通信;涛为要与千门八将作战,不惜要求娘教他千术,欲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妹在广州苦候二星期却亳无家人音讯,最终忍不住到上海寻亲;生高兴地告诉风,谦有机会苏醒,风却杀机顿现。妹在旧居寻不着涛,唯有先探望屏,亦因此目睹风杀谦之经过。风趁机会占有生,千门八将亦准备向生的父亲埋手;此时涛却突然出现在屏病榻前。

第十九集

  屏被风送回蓝家休养,众人本欲待风声稍松便杀害屏以夺家产。涛与娘在赌场嬴下大钱,更以派钱之举,引群众一起往找祺等人,更当众揭开众人千门八将之身分;妹终与涛等人会合,将风杀人之罪证交予涛。祺与风等与芝上律师楼转让股份之际,却发现原来屏已立下遗嘱,如死去便将所有遗产赠与慈善机构,令风等被迫改变计划;另一方面,涛欲潜入蓝家,却被风发现;但原来屏已苏醒过来,只是扮作昏迷以寻脱身之计。风利用生之助,安排千门八将接近她的父亲,前将军孙虎成;娘认为时机成熟,于是带涛与妹欲揭发风等的阴谋……

第二十集(大结局)

  涛带同亲人、巡捕、Robinson与逃脱了的屏到酒楼,在成面前与千门八将对质;虽涛将杀人证据公开,但仍被风等以机智混过;最后涛说出在潜入蓝家时已装下录音机,并将众人谈话内容录下。成在盛怒下,仍提出给五天时间让涛提出证据,但亦明示欲打他主意的人将没有好下场。千门八将表面上并不相信涛会提出证据,但亦透露出不安;祺为平息众人怀疑,主动派人跟踪涛等人。果然涛与娘及妹在不同的地方,带同盒子向巡捕房进发;祺的手下成功阻截了涛与娘,但妹却成功将装有录音带的盒子带回巡捕房。千门八将开始内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