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梗概:大结局
  《庭院深深》讲述的是一个美国归来的博士方丝萦,为了一个她为之心动的小女孩,留在一个偏僻的地方,当了一个小学的老师。这个美丽聪明的女孩叫柏亭亭,她有一个瞎了眼的父亲,有一个美丽但凶恶的继母。小女孩为了不让瞎了眼的父亲操心,忍受著继母的一切。渐渐知道了小女孩的一切,知道她成绩不好,爱说谎,方丝萦决定要帮助她。方丝萦主动要求给女孩补课,柏亭亭的父亲柏霈文知道后,执意要方丝萦搬到他家里来住,做亭亭的家庭教师。

  方丝萦到了柏家,才知道柏霈文给自己准备了一个特别的房间,方丝萦震动了。柏霈文问她是否满意这样一个房间,方丝萦只能说他不必如此。几天后,柏霈文的妻子回到了家,她不理解这个不受理人的丈夫为何如此地宠爱一个家庭教师,而且打破了他自己定下的规矩,把家里插满了玫瑰花。她刁难方丝萦,希望她能离开,但方丝萦在柏霈文的哀求下,留了下来。

  几天后,柏霈文打电报请来了以前的一个朋友高立德。真相终于大白了,原来,方丝萦就是柏霈文深爱著的、以为死去了的前妻章含烟。

  章含烟原是一个美丽善良又坚强的女孩,为了逃避叔叔的逼婚,为了还叔叔养育她的债,她无奈之下到舞厅做了舞女。可有一天,她被蓄意灌酒,最后失了身,这个打击,使得她觉醒了,她不能继续这样生活下去,她到茶场作了一名采茶工人。

  可酷热的天气却使得体质不好的含烟昏倒了,恰巧柏霈文发现了她。柏霈文被她的美丽迷住了,他让章含烟在办公室当秘书。随著时间的推移,他们彼此爱上了对方,含烟告诉柏霈文自己的身世,可柏霈文爱著含烟,他不顾母亲的反对,仍然和含烟公证结婚,以此逼母亲让步。

  母亲表面上是让了步,可霈文不在时,她就百般折磨含烟,让同情含烟的霈文好友高立德难堪,并让自己的儿子误会高立德和含烟关系不正常。含烟生下一个女孩,这个孩子并没取得柏老太太的好感,也没让心中有阴影的霈文提起兴趣,满腔怒火的霈文找高立德争吵,含烟在霈文也不相信自己的情况下,留下了一本手记,在一个风雨之夜,投河自杀了。

  投河自杀的章含烟并没有死,她遇到了一个正准备出国的同学,结果含烟被说服,也办了出国手续,含烟并将手上的结婚戒指,作了出国的路费。含烟在美国读了几年的书,又教了几年的书,在美国也有了谈及婚嫁的朋友,可是她一直不放心,她一心挂念著自己的女儿。看到女儿的这种情况,使她不忍离去。

  而柏霈文呢,自从他看了含烟留下的手记后,知道了含烟所受的委屈,他痛恨自己,他和母亲不再说话,常常抱著含烟留下的手记,独自流泪,一次不小心,他睡著了,蜡烛烧著了窗帘,引起了大火,烧毁了含烟山庄,霈文救了人后,又冲进了火海去拿含烟留下的手记,结果被砸瞎了眼睛。

  几年后,在母亲的说服下,为了小亭亭有人照顾,柏霈文娶了爱慕他的欧爱琳。爱琳一心一意地爱著霈文,可霈文不能忘掉含烟,致使爱琳将一腔怨气全都发泄到亭亭的身上。

  方丝萦的身份被揭穿了,她想走,可女儿始终牵动著她的心,为了女儿,她不忍离去。爱琳回来后,发现家中的不寻常的气氛,在含烟的保证下,她也改变了策略,变得对霈文温柔多了,可霈文不为所动,他被含烟还活著而震动了,他要重建含烟山庄。

  含烟承诺对爱琳的保证,她提出自己要走,这个打击对依然处于惊喜状态下的柏霈文显然太大了,他跑到含烟山庄的废墟中淋雨,结果生病了。含烟无法就此离开,她留了下来,她向病中的霈文保证永不分开,可想起爱琳,含烟就不知该怎麼办才好,这时,爱琳却给含烟写了一封长信,表示与霈文离婚,成全他们。此后,他们终于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分集剧情:
第一集

  在美国的教堂里,方丝萦和郑亚力正要举行婚礼,但是,方丝萦突然走出教堂。十年过去了,章含烟虽然改名换姓为方丝萦,但她始终没有停止过对丈夫柏霈文和女儿亭亭的爱。方丝萦回到台湾的含烟山庄,但是,以前的含烟山庄已经变成了废墟;以前的花园也已经变成了荒草地;更让她不敢相信的是,霈文已是双目失明。方丝萦还看到霈文的现任妻子欧艾琳凶恶的样子,于是她决定留在台湾,并在一间小学当老师。

第二集

  方丝萦刚好是亭亭的任课老师,其他老师告诉方丝萦,亭亭的现任妈妈是她的继母,亭亭的亲生妈妈已经死了等等。霈文听艾琳的弟弟冠中说,有个叫听雨轩的茶艺馆打着柏家的招牌在做简家的生意,于是他来到听雨轩。霈文很佩服听雨轩的主人简非凡的才华,也很欣赏他的作风。霈文邀请非凡和他的妹妹简梦珂到柏园做客,他们在回家的时候,看到柏园旁废墟的楼顶上有个人影。

第三集

  当非凡和梦珂来到楼顶时,只听到有人在唱歌,艾琳在家也听到废墟里有歌声传出。方丝萦来到柏园,告诉霈文亭亭的手被烫得很严重。翠珊一看到方丝萦就叫着姐姐,霈文解释说,翠珊是他的前妻在11年前收留的智障孤儿,翠珊一直都叫他前妻做姐姐。艾琳对方丝萦前来告状非常不满,想叫霈文的妈妈柏老太回柏园为她撑腰,柏老太却告诉她废墟里真的有章含烟的鬼魂。

第四集

  非凡和梦珂都觉得废墟有鬼的传说很可疑,他们想来看个究竟,却在废墟里捡到一个稿子。霈文听亭亭说方丝萦病了,于是来到学校看方丝萦,并邀请她到柏园吃饭,算是替艾琳对她的道歉。饭后,霈文提出想方丝萦搬到柏园住,一是做亭亭的家庭教师,二是想找个能真正爱护亭亭、关心亭亭的人。艾琳喝得醉醺醺地来到废墟跟章含烟的鬼魂“谈判”,叫章含烟不要再来找霈文了。

第五集

  艾琳突然听见有人说话,把她吓得大声尖叫,刚好非凡经过此地并把她送到听雨轩。方丝萦也来到听雨轩,还说了亭亭和翠珊的手被烫伤的事,因此与艾琳发生口角。霈文来到废墟散步,碰巧方丝萦也在废墟,当霈文听到有脚步声时,直叫着含烟的名字,但是,方丝萦没有承认自己是含烟而是离开了废墟。霈文又一次来到方丝萦的学校,方丝萦答应了霈文的聘请,答应搬进柏园做亭亭的家庭老师。

第六集

  方丝萦搬进柏园,亭亭和翠珊都很高兴,亭亭还对方丝萦说,她和爸爸都在等她亲妈妈的鬼魂。当翠珊看见方丝萦的一件黄色裙子时,马上想起当年的含烟姐姐,深夜,她穿上方丝萦的黄色裙子、手拿玫瑰花在楼梯上自言自语想念着她的姐姐。艾琳却责骂翠珊扮成章含烟的鬼魂吓唬她和柏老太。当霈文闻到方丝萦手上的玫瑰花香时,他想起当年含烟很喜欢黄色玫瑰的情景,并说方丝萦很像他的前妻。

第七集

柏老太劝霈文要接纳艾琳,否则,就等于不原谅她的过错,柏老太也很内疚自己曾经害死了朱秋河和含烟。亭亭指着废墟旁“含烟山庄”的牌子对方丝萦说,含烟就是她亲妈妈的名字,亭亭还指着“松竹桥”下的河水说,她亲妈妈就是跳下这条河淹死的。亭亭看着摆在听雨轩里的,一位母亲紧抱着孩子的一尊母子石像,伤心地想念着自己的亲妈妈。在和非凡的谈话中,方丝萦才知道,非凡也是很早就没有了母亲。

第八集

  方丝萦和翠珊一起唱歌时,翠珊突然紧紧抓住方丝萦的手不放,并说姐姐真的回来了。方丝萦叮嘱翠珊以后记住要叫方姐姐,否则,她就得离开柏园。方丝萦看到翠珊的床和被子都是湿的,马上把自己用的被子和枕头拿给翠珊,自己却着凉感冒了。方丝萦来到听雨轩,非凡看到方丝萦咳嗽,马上脱下自己的衣服给她穿上。非凡看着方丝萦写的“庭院深深深几许”的字迹时,开始怀疑方丝萦就是章含烟。

第九集

  非凡约方丝萦来到废墟,故意问方丝萦为什么经常来废墟,为什么对废墟那么感兴趣。非凡告诉方丝萦,废墟里还有另外一个鬼魂——朱秋荷。梦珂告诉冠中,她和非凡并非是亲兄妹,他们的爸爸是个艺术家,非凡的妈妈在他2岁的时候就死了,而她是现在的爸爸抱养的。霈文再也无法忍受艾琳的无理取闹,提出要与她离婚,艾琳又找柏老太来为她撑腰,方丝萦没想到柏老太会突然出现……

第十集

  方丝萦大惊失色地走出柏园,而非凡已经在柏园门口等她。非凡问丝萦柏老太有没有认出她时,方丝萦担心地问非凡到底是谁,非凡告诉她,自己就是朱秋荷的儿子,也就是冲着对母亲的死因而来到此地的,并对方丝萦表达了自己的爱意。艾琳为了挽回霈文,开始转变自己的心态,可是,当翠珊把她为霈文准备的夜宵洒上冷水时,又拿起扫帚朝翠珊打去。

第十一集

  为了挽回自己的婚姻,艾琳决定把翠珊送去医院,翠珊不愿,气得艾琳对翠珊又打又骂,直到霈文回家才肯停手。翠珊吓得躲在草地里,直到丝萦和亭亭安慰了她,才敢回家。冠中带梦珂到柏老太家吃饭,当梦珂提出送个陶壶给柏老太时,柏老太吓得把手上的佛珠都掉在地上,并自我安慰说,梦珂绝对不可能与朱秋荷有关。非凡把自己最喜欢的那尊石像——母子像,送到柏园给丝萦。

第十二集

  翠珊看着母子石像不停叫着小亭亭、含烟姐姐。霈文听后惊奇地追问翠珊到底到底是什么回事,翠珊马上改口说不是含烟姐姐,是方姐姐。翠珊手拿黄玫瑰,说要送给含烟姐姐,丝萦怕事情暴露马上叫翠珊离开。当丝萦也想回避时,霈文激动地抱住她叫含烟,丝萦坚决否认自己是含烟。亚力和叶霜来柏园找丝萦,亚力的出现让霈文感到很突然。亚力向丝萦提出一起回美国,丝萦因不舍亭亭而拒绝了。

第十三集

  柏老太在秋荷的忌日收到非凡送给她的陶瓷荷花,于是她来到听雨轩找非凡,并把秋荷的死因告诉非凡。但是,非凡不相信柏老太说的话,并一口咬定他母亲是被人谋杀的。柏老太把非凡的身份告诉霈文,霈文也从非凡处得知,非凡也知道章含烟和高立德的故事。霈文开始怀疑丝萦就是含烟,决定叫立德来帮他确认一切事实。亚力来听雨轩找非凡,非凡却说自己爱上了丝萦。

第十四集

  艾琳看到翠珊手拿黄玫瑰、身穿丝萦的衣服非常生气。愤怒地对霈文说,丝萦极力关心亭亭、讨好翠珊,目的就是想取替含烟的地位。正当艾琳打亭亭和翠珊时,丝萦严厉地对她说,艾琳既不是亭亭的生母,也不是翠珊的监护人,没有资格打她们。当晚霈文到了废墟又碰到丝萦,霈文紧紧抓住丝萦不放,说丝萦就是含烟。最后,丝萦还是离开了废墟,去到听雨轩。

第十五集

  当丝萦回到柏园时,看到霈文病得很严重。霈文听到丝萦回来才肯吃药,霈文又一次抱着丝萦叫含烟,并苦苦哀求丝萦不要再走了,丝萦始终不敢说出一个字。当艾琳看到丝萦在霈文的房间里时,非常生气地说丝萦一直都在假扮含烟的角色。丝萦向亚力道出不回美国是因为自己的亲生女儿亭亭。此时,丝萦也拒绝了非凡提出一起离开的要求。

第十六集

  霈文故意要丝萦帮他念“爱妻章含烟遗稿”,伤心的她正想离开霈文时,又看到柏老太,她又惊惶失措地离开柏园。霈文在立德到来之时把丝萦找了回来,当立德和丝萦碰面时两人都很震撼。丝萦伤心地对立德说,不应该揭穿她就是含烟,含烟早在十年前就已经被河水淹死了。含烟也回想起当年认识霈文的故事……柏园茶庄的老板柏霈文,一见摘茶女工含烟就对她动心,要求含烟做他的秘书时,被含烟拒绝了。

第十七集

  含烟的干爹要求含烟与干哥哥夏云龙结婚,含烟宁可答应干爹还他的养育费二百万元,也不同意与云龙结婚。霈文终于说服了含烟做他的秘书,含烟的才华,令霈文暗生情愫。霈文跟好友立德说出对含烟心存爱意,但却对她的身世迷离感到犹豫。立德提醒霈文要对含烟多作了解,霈文也决定要解开含烟的迷。一天,云龙来到茶场找含烟要钱,霈文知道后马上为含烟开了一张五万元的支票。

第十八集

  含烟将认识霈文的事告诉好友叶霜,并说只要一想起自己以前的工作又很伤心。在霈文的追问下,含烟把自己的故事告诉了霈文,但霈文说只在乎她本人。含烟在採茶场看到智障儿余翠珊被人追打,含烟向霈文提议要翠珊到办公室当小妹。当霈文向含烟表白自己的爱意时,含烟却不敢接受他的爱。柏老太听到身为女工的含烟就感到不屑,并叮嘱霈文,娶媳妇一定要经她的同意才能进门。

第十九集

  霈文把自己的家庭背景告诉含烟,并说,由于自己是独子,所以柏老太很早就为他找来很多对象,但始终没有自己所喜欢的。霈文正式向含烟提出求婚,含烟不敢接受。霈文质问含烟拒婚原因时,含烟竟向霈文求饶,要霈文放过她。在霈文的追问下,含烟把曾经在舞厅上过班的事告诉霈文,霈文觉得这个事实对他来说简直太残忍了,眼前这位标致的女孩,曾经也有过这样的遭遇。

第二十集

  霈文痛苦地来到酒廊喝酒,怪自己当初不够理智、太幼稚。霈文看着含烟的辞职信,看着含烟一手布置的办公室的每一个角落,觉得自己不应该把一切的错误归到含烟身上。含烟把霈文给她的十万元支票还给霈文,并请求霈文收留翠珊后离开了。立德劝霈文不应该这样对待可怜的含烟,也不应该以她的过去而否定了她的未来。立德的这番话让霈文觉悟了,他决定去找回含烟。

第二十一集

  霈文来到含烟的住处,看到只剩下空空的房间时很失望。在立德的指引下,霈文在舞厅找到了含烟。一开始含烟以舞女的语气跟霈文说话,气坏的霈伤心地向含烟道歉,求含烟原谅他。在霈文的苦苦哀求下,含烟终于答应了霈文的求婚。为了证实自己对含烟的真诚,霈文把自家的“柏家老屋”换名为“含烟山庄”。因为霈文不想再失去含烟,所以决定先和含烟秘密结婚,事后再告诉柏老太。

第二十二集

  霈文和含烟举行完婚礼后高高兴兴地回到家,霈文在求得柏老太的原谅下,又叮嘱她一定不要让含烟难堪。柏老太虽然答应霈文的请求,但她心里始终没有接受含烟。婚后第三天,当柏老太知道含烟曾是舞女时,就吩咐含烟,除了霈文在场时才可以叫妈妈,其它时候只能叫“老太太”。柏老太把秋荷的故事告诉含烟,叫她不要勾引立德,更要挟含烟,她们之间的谈话不得向霈文透露半个字。

第二十三集

  霈文看到含烟的脸色不好便问她情况,含烟不敢跟霈文说,只敢说老太太是个好母亲。一天,云龙突然闯进柏园,并说含烟是他老婆。柏老太回想起当年自己的丈夫柏云生与朱秋荷的事,不禁担心了起来,更自认为现在的霈文和含烟就等于以前的云生和秋荷。柏老太告诫含烟,柏家已经帮她还了夏家的债,以后别妄想再挖走柏家的一分钱。含烟努力为柏老太做好每一件事,柏老太却对她百般刁难。

第二十四集

  柏老太在霈文的面前假装很关心含烟的样子,霈文也真以为母亲和含烟的相处很好。含烟买了一条珍珠项链送给柏老太,当着霈文的面柏老太好像很高兴,第二天,柏老太却骂含烟是在向她示威,表示自己有办法败柏家的钱。柏老太一直监视着含烟的一举一动,并说含烟对立德有意思。立德把含烟与柏老太之间相处的事告诉霈文,柏老太却跟霈文说,是含烟不甘寂寞。

第二十五集

  含烟终于觉悟到,除非自己死了,否则,柏老太是不会停止对她的折磨。含烟怀孕了,她和霈文都高兴极了。含烟本以为柏老太会看在她肚子里孩子的份上而接受她。不料,柏老太却说只接受她肚子里的孩子,令含烟伤心不已,柏老太更说出自己对这孩子身份的怀疑。柏老太处处跟踪含烟,并告诉霈文,含烟和立德幽会,还利用翠珊替他们把风。霈文也开始怀疑含烟与立德之间的关系。

第二十六集

  霈文本想找翠珊问个究竟,却听到下人在讨论含烟和立德的事。含烟实在不能再忍受柏老太了,说柏老太像是慈禧太后,而她就是珍妃。霈文却不分青红皂白地要含烟为此话向他妈道歉。霈文对含烟、立德的误会愈来愈深了,更对着含烟说自己对她与立德的怀疑。柏老太凶狠地骂含烟,说她肚子里的孩子是立德的。伤心的含烟冒雨来到松竹桥上,正准备跳下去时,立德及时赶到才把她救回。

第二十七集

  柏老太为含烟的事又在霈文面前告状,说立德护送含烟回家,含烟还当着下人的面依靠着立德的肩膀。立德把含烟想自杀的事告诉了霈文,并叫他不要辜负含烟的一片痴心。立德的这番话似乎化解了霈文对自己与含烟之间的误会。过了一段时间,含烟的女儿亭亭出生了,可是,霈文对含烟与立德的误会也又随之而来了。柏老太和霈文都在怀疑亭亭是立德的。

第二十八集

  含烟抱着亭亭本想找叶霜诉苦,叶霜却说她要去美国了。霈文看到含烟母女和立德在松竹桥上,回家后生气地质问含烟,亭亭是不是立德的孩子,并说含烟和立德一起背叛他,还埋怨自己瞎了眼,是自己步上了父亲的后尘,才会娶了第二个秋荷回家的,然后又把立德赶走。当晚,伤心的含烟留下一封遗信和手稿给霈文后就走向松竹桥……回想到这里,丝萦的心仍如刀绞般地伤痛,一再说章含烟早已经被淹死了。

第二十九集

  立德问含烟那天晚上发生的事,含烟说,松竹桥是在她走过了后才断的,所以她没被水冲走,后来她跟叶霜一起去了美国并认识了亚力。霈文为了挽留含烟,不得已答应了含烟提出的条件:不许向任何人说出她的真正身份;除了不准叫她的原名外,也必需与艾琳修好,一切要维持现状。霈文要求立德回到柏园,助他恢复含烟山庄的全盛时期,他要让含烟和亭亭母女团聚。丝萦告诉霈文,亚力已经知道了她是含烟的事。

第三十集

  霈文和立德也把含烟离开柏园后的事告诉方丝萦。当时,霈文以为含烟死了,立德也离开了柏园。三年来,霈文每天坐在含烟的灵堂前念着含烟的手稿。直到一天晚上,霈文突然听到有人叹气,且看到窗外有含烟的影子,霈文马上追出去。这时,灵堂开始着火了,乃至烧毁了整个含烟山庄、烧毁了霈文的双眼。他们谈到这里,艾琳回来了,艾琳也怀疑他们之间有问题,并把此事告诉非凡,非凡也到柏园说起柏家的故事。

第三十一集

  非凡劝丝萦,为了艾琳而应该搬出柏园。霈文却为了让丝萦开心,而把玫瑰花插满整个柏家。艾琳看到满屋子的玫瑰花已知道是霈文的主意,大发脾气说丝萦是冒牌的含烟,并以一万元的补偿费要丝萦离开柏园。亚力为了丝萦能得回亭亭的扶养权而去找霈文谈判,霈文听后很伤心,并让亚力把自己对含烟的忏悔录了下来。亚力这时才知道,原来霈文至今仍深爱着含烟。亭亭和翠珊为了找丝萦而离家出走。

第三十二集

  霈文因找不到两个孩子而打电话给丝萦,并告诉她亭亭和翠珊因找她而出走的事。丝萦听后很伤心,并怪自己没有感受两个孩子的心情,而狠心地离开了她们。柏老太也来柏园看看两个孩子找回来没有,不料,她在养鸽楼上看到了丝萦,把她吓得魂不附体,她误以为丝萦是含烟的鬼魂,更向丝萦忏悔自己的过错,并说自己已经得到应有的报应了,要请求丝萦放过她。

第三十三集

  柏老太躲开丝萦后,碰巧又遇到非凡,令惶恐的她不停地向两人求饶。亭亭和翠珊在外面流浪,不慎被车撞伤。车主把她们送到医院并通知柏家。丝萦在医院里搂着两个孩子哭成一团,此情此景令大家感慨万分,亭亭也再次请求丝萦跟她们回家。艾琳开始改变对丝萦和两个孩子的态度,也要求丝萦留在柏园。艾琳听到丝萦说出不会与霈文重修旧好时,艾琳内心感到了欣喜。

第三十四集

  立德和亚力等人在听雨轩举杯畅饮,酒后大家互诉心声,冠中也在此时正式向梦珂提出求婚。非凡万万没想到,自己来此地开听雨轩的目的就是要查明母亲朱秋荷之死的真相,却因丝萦的出现而令事情弄得混乱如麻。非凡找到了柏老太替算账,柏老太向其说出真正身份原是柏沛德,是她丈夫和姨太太朱秋荷所生,也承认当年亲手推朱秋荷跳楼的事实。霈文责怪母亲为何一直隐瞒此事。

第三十五集

  霈文要丝萦以含烟的身份去见母亲。同时也将非凡找过母亲的事,和非凡的真正身份告诉了她。结果,他们之间的谈话被艾琳听到了。艾琳气冲冲地去找非凡,说非凡是为争财产才到此地的,并说梦珂跟冠中谈恋爱也是另有目的的,冠中和梦珂也因此而闹得翻脸。痛心的非凡找丝萦倾诉,并再次对丝萦表白自己的爱意。亚力脱下了丝萦手上的戒指,称自己不想再套住丝萦了。

第三十六集

  亚力鼓励丝萦应大胆去爱霈文和亭亭,并把上次帮霈文录的录音带交给丝萦。丝萦答应霈文去见柏老太了,柏老太一看到丝萦又被吓得魂飞魄散,尽管霈文和丝萦怎么解释,她还是认为丝萦就是含烟的鬼魂。丝萦也只好第一次在霈文面前一一诉说十年前的冤屈,目的只是想唤回柏老太的神志,要她恢复当年的威风,柏老太终于被丝萦说服了。亚力在回美国前嘱咐立德和叶霜要把握机会、珍惜对方。

第三十七集

  艾琳说非凡是柏家的二少爷,非凡也生气地说,自己不但要柏园还要茶园,并要冠中向梦珂认错。丝萦把自己和柏老太相认的事告诉了非凡,而非凡也对丝萦说出自己决定放弃复仇计划的打算,并提出大家以朋友的关系离开此处。当霈文听到丝萦要和非凡离开时,非常伤心、激动地说丝萦是嫌弃他是瞎子、残废才不愿认他的。丝萦也把她十年来,对霈文和亭亭的思念录在那盒录音带里。

第三十八集

  霈文再以亭亭为借口请求丝萦留下,但却遭到丝萦对其造成多年来骨肉分离的责惫,当霈文抱着丝萦时被艾琳看见了。霈文把丝萦就是含烟的事实告诉艾琳,艾琳怎么也不相信,正当他们争论不休时柏老太出现了,并证实了丝萦的真实身份。霈文向艾琳提出离婚,艾琳伤心地说霈文自私自利,而霈文也向艾琳说出自己十年来的痛苦,请求艾琳原谅他、成全他们一家团聚。

第三十九集

  艾琳不愿意接受霈文的离婚要求,气冲冲地去骂含烟,叫她马上离开柏园。含烟伤心地走出柏园,霈文和亭亭等一直追到马路上,不料,霈文被一辆大卡车迎面撞倒而进了急救室。正当霈文急需输血时,非凡说自己的血型与霈文一样。柏老太感动了,第一次承认非凡是云生的儿子,第一次拉着非凡的手叫沛德。霈文终于脱离了危险期。艾琳在含烟的房间里无意中发现了那盒录音带。

第四十集

  霈文终于醒过来了,他不敢相信陪在他身边就是含烟,含烟也说出这十年来她对霈文和亭亭的思念。含烟请求艾琳只要让她留下,什么名分、地位她都不要。艾琳终于觉悟到,只有含烟才能挽救霈文。艾琳也把自己嫁给霈文四年来的心声,和对他们的祝福录在那盒录音带里,留给霈文后离开了柏园。大家听到艾琳的录音后既伤心又感动,柏家终于一家团聚了。非凡也把当时在废墟里捡到的那份手稿还给含烟后离去。

  (全剧完)